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5
累積人氣
19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5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徐向前、李先念、程世才、陳昌浩四個人站在城牆上望著原本作為犄角的兩個山頭,上面有著可以垂直起降的飛行物,正在上上下下,雖然他們四人不知道那垂直上下的叫做直升機,也不清楚剛剛空中爆炸的白粉是王氏集團從麻痺氣體改良的麻痺粉末彈,不過他們確信那兩座山頭上的三萬同志們是完蛋了。

「撤退吧!我們連夜撤往山區,孫殿英的裝甲師就拿我們沒輒了。向前,做決定吧!如果不撤退,我們轉進新疆保存實力的企圖就落空了,趁著還有三萬五千人,和國熹會合之後,我們的戰力還有五萬,沿著山區走,大不了在青海面對雙馬,我們還有一拚的實力。」陳昌浩難得一次雄起,堅定的要求徐向前撤退。

徐向前艱難的點點頭,他不能白白犧牲一路一起走過來的同志們。接下來的問題就比較簡單化了,李先念等三人圍在指揮部的地圖上規劃著撤退路線與梯次,徐向前則向被吸空了靈魂,呆呆坐在一旁椅子上猛吸菸,弄得滿地菸蒂。

許久,徐向前才發現自己的跟前有道人影,這時他才抬頭一看,原來是李先念,程世才和陳昌浩站在他的後面。「向前,你這樣不行,我們還需要你帶著我們走出甘肅山區,我是個野路子,程世才是個木匠,陳昌浩雖然管理後勤是一把手,但他畢竟是書生,只有你是正規軍校出身,黃埔一期的資優畢業生,你怎麼能被這樣的小事打倒呢,一路以來我們損失了多少同志,曾中生、曠繼勛、余篤三、吳展…你還記得嗎?有的人倒在蔣匪的手上,有的人被自己人整肅,我們都沒懷憂喪志,因為我們有我們的理想,我們要建立共產社會新中國,今天不過遇到裝備好一點的匪軍,比起我們蘇聯老大哥應該還是差很多,你難道不能堅持到到新疆接受老大哥的裝備,又怎麼為今天犧牲的弟兄報仇呢?」李先念一口氣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完。

徐向前用力的把煙頭丟在地上,伸出右腳掌把它踩熄:「先念,你說的對,到了新疆,獲得共產國際的幫忙,我們再殺回來,找這個盜墓賊報仇。現在撤退方案是怎麼規劃?」徐向前一想通,整個人像活過來似的,再度神采奕奕、活力四射。

「你擅長規劃路線,昌浩長於後勤,我們希望你們兩先率主力兩萬人撤退到舟曲山區,再退往卓尼,找楊土司幫忙。如果你們順利突圍,程世才會率一萬人緊隨你們後方,幫你們擺脫追兵。我領最後五千人留下來斷後,等追兵都離開,我再殺出城外,讓盜墓賊措手不及。」李先念侃侃道來,絲毫沒有把自己陷入死地的覺悟。

徐向前緊緊握住李先念的雙臂,眼中泛著淚光:「那就拜託你了!」他知道線再多說什麼都沒有用,如果說四個人當中誰留下來斷後,最有可能逃出生天,莫過於李先念不可,他的靈活性,連軍校出身的徐向前都不如。「何時出發?」徐向前簡短的再問一句。

「半個小時後,我們已經看到孫殿英營裡的炊煙,預估他們準備吃晚飯了,這時是個好機會。」李先念迅速的抓到撤退最好的時機點。徐向前點點頭:「我和昌浩去準備,時間一到立刻出發。世才,部隊離開後,如果沒有追兵,十分鐘,你馬上跟上。如果有追兵…。」程世才馬上接口:「我知道,我會狠狠踢他們的屁股。」徐向前在歷經砲擊之後,第一次露出笑臉,他拍拍程世才的右臂,隨即帶著陳昌浩離開去整隊,準備撤退。

李先念這時候對程世才說:「你也去吧!不用管我,讓我抽根菸冷靜一下。」程世才知道不久前的砲擊對每個人的打擊都很大,李先念是硬撐過來,該給他一點空間和時間恢復,於是點點頭,也跟著離開。

李先念看著諾大卻空空蕩蕩的指揮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抱著頭偷偷的哭泣起來。

「秘書長,假造炊煙真的有用嗎?他們會跑嗎?」孫殿英有點擔心的問著,他的部隊早就都用電器,哪來什麼炊煙,為了搞這個東西,炊事班忙得不可開交,都耽誤真正吃晚飯的時間。

王紹源向在沙發上休息的林嘉琳歪歪頭,意思是這個問題不該問他,應該問始作俑者。孫殿英雖然會意,但他才不敢去捋那隻母老虎的虎鬚呢!乖乖地閉上嘴,用夜視增光望遠鏡看看隴南城的狀況,沒多久只聽他大叫:「真的動了!真的動了!林秘書真是女諸葛,這年頭真是變了,要放敵人走比殺光他們還要傷腦筋啊!」王紹源微微一笑,心裡的負擔終於放了下來:「這下終於可以回滿莊了,事情應該堆積如山了吧?」

隴南南方的某座山岡上,紅四方面軍的士兵完全不敢交談,也不敢敬禮,默默地從兩個司令員的身旁走過。「向前,我有個感覺,他們不會來追趕我們了,我總覺得他們好像是要放我們走。」陳昌浩低聲的說著,深怕路過的士兵聽到丁點風聲。「不管怎麼樣,下次再見到孫殿英,我一定要讓他好看。」徐向前凝神望著遠方41軍點點篝火的營地,重重揮了一下拳頭,陳昌浩則在旁邊苦笑搖了搖頭,心裡想:「這麼容易嗎?」

紅四方面軍狼狽的退往卓尼山區的時候,南方遠處,貴州遵義縣城裡有另一群狼狽的人,正在開著一場決定生死的會議。

「三天前,我們接到紅四方面軍的最後通報,他們向南接應我們已經不可能,決意向西北突圍,轉進新疆,以擺脫蔣匪的大軍包圍。」周恩來話剛說完,底下一片竊竊私語。周恩來心裡明白這個打擊十分沉重,等於黨中央就被困在這個貧脊的小地方,三萬人要吃要喝,恐怕撐不了多久。

這時一個湖南腔調適時發言了:「我認為紅四方面軍這個決定是對地,保存實力才能壯大自己,所謂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這是我們堅決與蔣匪鬥爭的最高游擊作戰指導原則。現在劉湘和劉文輝叔姪兩人正打的如火如荼,四川一片混亂,我個人建議,我們紅一方面軍向川南進發,經康區(1938年成立西康省),繞道青海,到新疆和紅四方面軍會師。」一個前額突身高一米七一,身材壯碩的男子佔到掛圖前面邊說邊用紅筆畫了一道斜放45度角的L型線條,用堅定的語氣說著。

「我反對!」原名何克全的候補委員凱豐首先對朱德、毛澤東、周恩來這三人新的領導小組開了第一槍。「我們在湘江大敗,同志們已經精疲力竭,不可能穿山越嶺繞過大半個中國抵達新疆。目前四川八大軍閥被紅四方面軍吸引在成都一帶,劉湘、劉文輝、鄧錫侯三人還發生衝突,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盤據有鹽井之利的川南以圖未來發展,不需要勞師動眾、爬山涉水到新疆。」共產國際軍事顧問李德本來只有旁聽權,但他這時候卻舉手開口表示贊成。

新的領導梯隊對這位共產國際唯一倖存的代表非常頭疼,認為他好比太上皇,重要的是半調子軍事常識卻愛瞎指揮,常常靠一張不準確的地圖,也不管走的是山路、平原還是河道,亂規劃行進路線一通,這次橫渡湘江大敗,三人都認為他該負最大責任。「連哨位該放哪,迫擊砲該怎麼放,都要橫加干涉,這不是瞎指揮,這是什麼?」未來的毛主席有次氣極了脫口就罵了出來。

「你們倆以為國民黨還是四川軍閥會放任我們在川南大辣辣採鹽嗎?你們以為老蔣蠢到像頭豬,不會再招集五十萬大軍包圍川南嗎?還是你們根本就是豬,才會以為我們這次不是逃難,只是住膩贛南,想換個地方住住?」朱德也受夠了李德這個死老外,忍不住開罵起來。

不過這時周恩來並不想讓黨中央再次分裂,於是出來打圓場:「不然這樣吧!反正都要經過川南,我們先突圍到川南,再做打算。」這個和稀泥的提議,最後竟然在雙方劍拔弩張的情勢下,獲得全體中央委員無異議通過。就這樣,另一股共軍最後的勢力,也跟隨著紅四方面軍的腳步,趁隙獨力突圍,讓這次國府的圍剿,劃下另一個不完美的句點。不過,這倒是讓委員長有了餘力,關注中國其他地方的亂象,其中甘肅再次發生的戰鬥,還有四川亂局,和日本對峙的東北軍所盤據的華北,都成為他和南京天子門生們遙控插手的戰場新目標。

4月22日早上十點,孫殿英部的偵搜排確定了共軍完全離開隴南縣城之後,才堂而皇之的進駐這座山邊小城。不過礙於和楊永泰的約定,演戲必須演全套,直到當天下午過了中央規定的時間才發電南京,對外宣布隴南光復。當然,該下手的還是會下手,軍令部果然仍以41軍未能依令準時克復隴南為由,撤銷41軍連同唯一的一個師第40師的番號,以敬效尤。並要求孫殿英部原地待命,等待中央進一步懲處。但過不了兩個小時,南昌行營則又另行發來另一封電報,修正南京的命令,讓孫殿英所屬裝甲軍、師即刻歸屬裝備所教導團本部直轄,由裝備所給予番號與後續補給,並由裝備所直接調度,確定其未來行止。

「講的好像過去中央有給過41軍還是40師薪餉補給似的一樣,真是好大方啊!」林嘉琳再度發揮她的毒舌功力,彈了彈這封電報不屑地說。對於林嘉琳的怪話,這次難得孫殿英贊同的舉起大拇指,給她一個讚。畢竟在王紹屏接手之前,中央只負責給番號,後勤補給都是孫殿英自己想辦法解決,不然他也不會去盜墓了。

「好啦,孫將軍,我得回山東了,剩下就交給你了,你和朱紹良主任多商量駐地的問題,我相信南京或南昌已經和他溝通過了。當然,如果可行的話,越過酒泉,強佔新疆哈密,到新疆腹地直接堵住蘇軍南下的滲透,這樣就功德遠滿了。」王紹源拍拍孫殿英的肩膀,然後也不理會孫殿英拍馬屁式的「決不負使命」說法,轉身和林嘉琳帶著隨從、衛士一起上了飛艇,離開了甘肅。

對王紹源和孫殿英他們來說,甘肅戰役就算不是完全了結,也算畫上一個分號,暫告結束。但對紅四方面軍來說,真正的苦難才剛剛開始。他們在舟曲山城裡會合了攜家帶眷的張國熹後部,連同最後趕上來的李先念,終於又湊滿五萬名士兵,連同眷屬老弱,又能號稱八萬人。殘餘紅四軍在楊土司的二兒子楊復興的前導下,艱辛的度過崇山峻嶺、溪流峽谷,一路退到卓尼,然後打算計畫從碌曲縣穿過省界,借道青海,沿著甘、青邊界山區,直插酒泉。

當共軍消失在連綿青山之中,孫殿英仍不敢大意,讓多批偵蒐排和空騎旅突擊隊銜尾追蹤,好確定共軍真正全部離開隴南地界。這當中發生一段小插曲,那就是當某部搜索排找到楊積慶的村落時,這位老土司和他的大兒子楊琨、長媳、孫女等七名老小,自縛雙手,主動束手就擒,希望換取國軍寬大處理,沒想到搜索排連理都不理,連一眼都沒多看,就丟下一句:「好好過生活,魯大昌不會回來了。」然後即繼續尾隨共軍追蹤而去。

「喂!軍爺,你們也幫我們解開繩索再走吧?」自作聰明的楊土司沒當成後來的所謂紅色烈士,倒是花了好幾個小時,才把自家人所有的繩索都解開。大兒子楊琨在吃晚飯的時候,自言自語了一句:「國民革命軍好像也不全都是壞人吧?」

而當最前鋒的搜索排發現共軍進入青海地界並接近蘭州時,這才緊急用無線電通知孫殿英最新戰況。孫殿英立刻將戰報轉發朱紹良,讓他全面戒備。不過,朱紹良這時根本沒有心情防範共軍來襲,因為這時蘭州正被青海雙馬兩人的無法無天,以及毫無軍紀可言的青馬馬家軍搞得烏煙瘴氣,攪得朱紹良疼痛不已。所以這則共軍進入青海,逼近蘭州的壞消息,對朱紹良來說,卻是天大的好消息。「終於可以把這群牛鬼蛇神送走了!」當他派人通知馬步青之後,在辦公室鬆了一口氣,做出唯一的感嘆就是這句話。

自從敗走隴南,共軍跌跌撞撞在山區整整走了一個禮拜,非戰鬥減員高達三千人,才接近青海西寧山區地界。但這時卻遇上收到朱紹良通知,立馬回援青海的馬步青第五騎兵師和馬步芳的第二軍100師,雙方在不知名山谷間的道路上展開激烈戰鬥。

這是一場遭遇戰,相遇的當時,共軍正在橫越兩座山脈之間的峽谷道路,前鋒已經爬上前面的山頭,後衛則還在前一座山坡上,中間的隊伍正在搬運稍重的行李、裝備和糧秣彈藥,所以隊伍拖得很長。斥候發現遠處騎兵的煙塵後,負責後勤的陳昌浩立刻命令道路上的人員,馬上向兩邊山上疏散。不過很多負責搬運物資的運輸中隊人員捨不得那些瓶瓶罐罐,還在費力掙扎地想把東西拖回山邊。

「快!快!帳篷不要了,武器彈藥糧食優先,那輛卡在石縫的雙輪拖板車就放棄不要了,把驢子解下來牽走就好。那匹驢子不能用鞭子打,你越打,這頭驢子的倔脾氣就越上來,有沒紅蘿蔔?拿去前面引誘它,不然豆餅也行。快點!」陳昌浩在靠近後隊的大路山邊,不斷對還在路中間耽擱的士兵高喊著,嘗試讓他們趕快退向兩邊山麓,只要上了山坡,騎兵就無法發揮威力。很可惜最後還是有廿、卅個人,無法順利退回山坡上,被逼近的馬家軍遠遠用騎槍射倒了許多人。

「開火!」就在馬家軍即將試圖擴大戰果,對路中央的倖存者發起衝鋒之際,道路兩旁山坡上的共軍逮到機會,一聲令下,兩側排槍同時齊射,立刻轟倒了不少馬上騎士。

「哥,這樣不行,我們一人一邊,下馬從山側迂迴過去,只有在山坡上對射,才不會讓人居高臨下的屠殺。」馬步芳對自己的哥哥說,馬步青立刻點頭同意了這個方案,兩邊各派一個營五百人從遠處上山,打算從側翼襲擊紅四軍。

「快!馬匪上來了,迫擊砲就定位,輕機槍前出,沒有我的口令,都不要開火,穩住、穩住,預備∼開火!」負責掩護側翼的連隊,在指揮員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依序反擊。

「咻∼咻∼!轟隆!轟隆!」射程雖然只有250公尺的37毫米鐵鍬迫擊炮同時發威,也能炸得第五騎兵師和100師的側襲部隊人仰馬翻、血肉橫飛。「噠…噠…!」從川軍手上繳獲的捷克輕機槍隨後開火,「啊!啊!啊!」幾聲,幾名衝在前頭的馬家軍,胸口迸出血花,紛紛倒地。

「撤!撤!快撤!對方有迫擊砲!」兩邊發起側襲的馬家軍兩名營長不約而同的下達撤退的命令。第一次側襲完全失敗,馬家軍灰頭土臉退回攻擊發起處,兩側攻擊部隊各自在撤退的沿路丟下十幾具屍體。

「小弟,咱辦?對方有迫擊砲,我們的弟兄沒辦法硬扛。」馬步青一臉鐵青的問馬步芳。「他們有,難道我們沒有嗎?我從朱紹良的軍火庫房裡順走不少好東西,20具60迫擊砲,30挺捷克輕機槍,還有200支中正式,100把盒子炮…。」馬步芳得意洋洋地炫耀,全然忘了他完全沒有告知他的親大哥。馬步青臉色由青轉黑,一臉憤慨的說:「好啊!好東西你自己藏著,早知道我就去軍火庫,而不是聽你的鬼話,去什麼糧倉,朱紹良的糧倉老鼠都搬家了,我什麼都沒拿到,你這個渾球…。」不等自己大哥繼續罵下去,馬步芳已經知道自己得意忘形隨便亂說話了,於是他趕緊陪笑臉:「這不,聽到共匪直搗我們老巢,匆匆忙忙來不及告訴大哥嗎?我現在說出來,就是要分大哥一半的貨啊!」雖然有點肉疼,但大敵當前,如果自己的老哥哥丟下不管,他這一萬兩千多人的100師,而且只有接近一半的騎兵有馬,其他步兵不是騎從蘭州商隊搶來的驢子,就是騎搶自保安團的騾子,絕對沒辦法應付號稱八萬人馬的赤色匪軍。

馬步青聽到自己老弟要把蘭州順來的贓貨分自己一半,終於臉色好一點。「那先把迫擊砲架起來吧,有人會用嗎?」馬步芳聽到老哥這麼說,知道這件暗藏軍火的事算揭過去了,於是摟著自己老哥的肩膀:「我從朱紹良那裡拐到幾個砲組,我跟朱紹良說是借用,等教會我們孩兒之後再還他。現在我讓那幾組火炮人員先教幾個聰明伶俐的,把迫擊砲架起來再說。我聽一個帶頭的砲組班長說過,迫擊砲不難用,只是要練到精準打擊需要時間。」馬步青點點頭,同意自己老第的安排。

沒多久,隨著十數聲「咻∼咻∼!」迫砲砲彈劃過天際的聲音,共軍陣地也傳來「轟隆!轟隆!」的爆炸巨響,準頭的確不行,很多都飛到共軍的外圍去,但也有幾顆掉到共軍士兵人群中,雖然數量不多,但耐不住紅四軍沒防備,士兵紮堆的躲在一起,還是有數十人傷亡。當然紅四軍不干示弱,立刻還以顏色,一時間兩邊都傳來連續爆炸的聲音。

「世才,這樣不行,我們的迫擊砲口徑太小,射程太短,繼續互射下去,只要對方一個衝鋒,我們前出的炮隊要吃大虧的。」徐向前一邊招呼弟兄們散開,一邊對身旁的程世才說道。

「楊復興已經找到一條小路通往馬家軍後方,根據偵查小對的回報,馬家軍的輜重只有二千人看守,我已經讓許世友帶五千人,從後面包抄馬家軍,等聽到他們後隊的爆炸聲,馬家軍一慌亂,我們就可以衝下去撿便宜。」

徐向前點點頭:「這個楊土司的二兒子的確很能幹,不過熟悉這一帶山區地形的嚮導,目前只有他一個,要找人保護好他。」程世才點點頭:「我已經交代下去了,讓先遣隊重點保護他,定會護得楊復興人身周全。」徐向前點點頭,對於這個木匠出身的老戰友,他還是挺信任的,於是沒有多說話,繼續舉起望遠鏡觀察遠方馬家軍動向。

稍早,在馬家軍後衛的輜重營附近,幾個灰藍布軍裝的士兵躲在營區大約五百公尺外的灌木叢裡觀察著大營的動向。

「許指揮員,看來青海雙馬是浪得虛名,兩個師二萬多人的輜重,竟然只派兩個團兩千多人護衛,而且看來漫不經心,連巡邏小隊都沒安排,只是幾名衛兵站在出入口守衛,我們大概一個衝鋒就拿下了。」一旁的副官對程世才的老搭檔許世友如此說道。

許世友笑了笑搖搖頭,副官以為自己的上司有不同的看法,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難道指揮員認為他們有埋伏?」「不!我是在笑你剛剛說青海馬家浪得虛名這件事,無論青海也好,甘肅、寧夏也罷,馬家軍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土鱉,這叫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遇上我們,他們算倒了八輩子楣,等等讓五具迫擊砲給我狠狠地打,五挺輕機槍對準出入口,只要有人跑出來,格殺勿論。」許世友一開始還輕鬆微笑的談笑風生,講到最後已經是面露猙獰,咬牙切齒。

「咚、咚…」隨著五聲迫擊砲出砲口的聲音,五個巨大爆炸聲隨即在馬家軍輜重營內炸開。「調整座標,三發急速!」許世友對第一次的齊射不大滿意,有兩發落在大營鹿砦外面,但機槍效果很好,慌慌張張衝出木柵欄圍一出入口的士兵,紛紛倒下。調整方位角度之後,鐵鍬迫擊砲再度發揮他的威力,十五發砲彈,最後換來一聲巨響。「成了!打中他們的火藥庫!」許世友高興地拍起手來,然後大聲呼喚隱藏在後方樹林、灌木、草叢間的五千名士兵:「同志們!跟我向前衝!」

許世友還沒發起攻擊之前,在峽谷對峙的兩軍迫擊砲互射遊戲,大概只進行十五分鐘就結束了。主要原因是馬家軍前軍攜帶的砲彈打完了,馬步芳正在催促後面輜重營把砲彈送上來;而另一邊的共軍則是想節約砲彈,因為下一次補給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金貴的砲彈還是悠著用。於是看到對方砲聲啞了,也跟著停火。但過不到五分鐘,馬家軍後衛的輜重營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爆炸聲,隨即烈焰沖天、濃煙密布,對峙的兩軍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時之間馬家軍人心惶惶,而另一邊的共軍則是摩拳擦掌,準備大顯身手。馬家軍很快就一片混亂,一開始先是馬步青和馬步芳出了昏招,要中軍部隊回師後方搶救糧草彈藥,但不到一分鐘兩側山丘上殺聲震天,兩人又要中軍立刻回防支援前軍,搞得陣勢大亂。最後在紅四軍前後包抄的情況下,兩人只和身邊十幾個衛士衝出重圍,逃回蘭州。

兵敗西寧山區的馬步青、馬步芳兩兄弟,打算從蘭州搬救兵。他們企圖威脅在他們眼裡軟弱無能,可以予取予求的綏靖公署朱紹良主任。讓他把蘭州最後守衛力量的兩個保安團交出來,護送他們回青海重整隊伍。但蘭州這個時候已經容不得兩人撒野,因為孫殿英部的前鋒已經抵達。

本來在定西的馬鴻賓新編七師,則是馬不停蹄過蘭州,武威、張掖,直撲酒泉,預備在酒泉狙擊紅四方面軍,進一步削弱對方實力。青海雙馬求救無援,面對毫不熟識的孫殿英部,只好徒呼負負的在蘭州當寓公,靜待紅四軍離開,再回青海。朱紹良還是挺厚道的,最少有把共軍的動向通報兩人,兩人才願意乖乖待在蘭州不吵也不鬧。

「哈哈哈,現在吃掉青海雙馬的兩萬多人,我們的實力又恢復到接近八萬人。」張國熹很開心,覺得這樣才有和盛世才討價還價的空間。但馬上就被徐向前潑了一盆冷水:「這些人都是回回,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到時候不陣前倒戈就不錯了,別忘了新疆幾乎是回族的天下。」

陳昌浩看張國熹臉色不好看,連忙打圓場的說:「我們的政工人員正在加強政治教育,應該情況不會太糟,我現在倒是比較擔心的糧草問題,一路西行到哈密還有一千三、四百公里,一路都走山區的話,恐怕還要將近一個月。雖然我們從隴南縣魯大昌倉庫搬了不少糧草,但沿路山路難行,消耗超過預期,加上山區募集糧草不易,依照目前糧秣的消耗,加上多這兩萬人,一路人吃馬嚼,最多再撐廿天,我們就要吃草根樹皮了。」即便是調和雙方衝突,陳昌浩還是把後勤窘境說了出來,希望分散這兩隻一路鬥得起勁地公雞的注意力。

李先念看著手上的地圖邊說:「到了酒泉地界,必須出山區才能抵達新疆;那裡一向是西出嘉裕關的最後補給站,糧商不少,據說官方的糧食儲備也夠多,我們可以想辦法奪取酒泉城獲得補給。據楊復興說,酒泉城只有一個裝備不齊、訓練不全的保安團守衛,如果我們動作快一點,趕在酒泉援軍抵達之前行動,應該可以一鼓而下。」眾人聽到李先念的建議,紛紛點頭。於是在不知道馬鴻賓已經快速抵達酒泉的情況下,紅四方面軍又即將面臨另一場惡戰,而且是最艱難的攻城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