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第壹一五章 各方勢力的布局
第壹一六章 時空管制局?
第壹一七章 舊金山的收穫
第壹一八章 僑界也有派系?
第壹一九章 聖旨到!
第壹二零章 話不投機半句多
第壹二一章 莫名其妙的3K黨
第壹二二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方覬覦
第壹二三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國籌劃
第壹二四章 黃金爭奪戰之各顯神通
第壹二五章 保皇黨?!
第壹二六章 墨國租界?!
第壹二七章 金融危機前來自國內的鬥爭
第壹二八章 金融激戰下的美國總統就職典禮
第壹二九章 食言政客的代價
第壹三零章 撒手不管的災難
第壹三一章 重新布局
第壹三二章 英國暗戰
第壹三三章 法國混亂
第壹三四章 德國瘋狂
第壹三五 中世紀東歐
第壹三六章 不停歇中歐
第壹三七章 教宗遇刺
第壹三八章 敵人的武器
第壹三九章 地中海風暴
第壹四零章 處女地非洲
第壹四一章 戰火欲來
第壹四二章 新一波多方陰謀
第壹四三章 國內新亂局
第壹四四章 堅若磐石
第壹四五章 偷雞不著的寧夏王
第壹四六章 新四馬聯孫
第壹四七章 甘肅首役
第壹四八章 甘肅再戰
第壹四九章 維和部隊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第壹五一章 平津危機之醫學院學生失蹤記
第壹五二章 平津危機之日方軍營大爆炸
第壹五三章 黃沙滾滾阿拉伯
第壹五四章 所羅門王的寶藏
第壹五五章 錫安來人
第壹五六章 甘肅最後一役
第壹五七章 平津危機後之新何梅協定
第壹五八章 老家遇襲之前後夾擊
第壹五九章 老家遇襲之全力反擊
第壹六十章 全球記者會
第壹六一章 記者會後的各方反應
第壹六二章 行動代號:黑衫末日
第壹六三章 光復遠東
第壹六四章 首次逐日
第壹六五章 各方震動
第壹六六章 蘇聯騎兵的最後一役
第壹六七章 複雜的暗殺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2.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32
累積人氣
22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五十章 捲進四川亂局
甘肅的戰事幾乎快要進入尾聲,王紹源已經出發,在回山東的路上,飛艇都還沒越過陝西進入山西,王紹源就接到滿莊留守負責對內鄧麗珪的緊急聯繫通訊。這個緊急連絡其實是來自王紹屏的命令,只見螢幕上一頭淡咖啡色短髮,有著安瑟標誌的大眼睛、紅唇與白皙肌膚,幾乎和安瑟有八分像的鄧麗珪一劈頭就說:「二堂哥,您可能得回頭到四川去,家主要您親自去協調四川的軍閥混戰。」所有的生化機械王國的成員們已經公開稱王紹屏為家主。

「什麼?麗珪妳有沒有搞錯家主的意思?那是中央的權限,怎麼扯到我們身上來,難道不怕南京翻臉嗎?」王紹源還沒開口,林嘉琳急急忙忙就接上話。

「唉!一言難盡,你們還記得段總理介紹那三個學生嗎?分配到陸一師、陸二師和陸戰一師的砲兵旅擔任旅長的那三個。」鄧麗珪有點頭疼的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正在想想要如何簡單扼要,卻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個清楚。

「保定二期砲科三寶嘛!施北衡、馮鵬翥、劉超常,對吧?」林嘉琳有著超強記憶人名和對的上臉孔的能力,加上人也算冰雪聰明,還有反應也快,能舉一反三,所以才會安排她來代理滿莊的對外關係。只是她的個性還有點毛躁,王紹源認為需要多多歷練,因此才把她帶在身邊觀摩學習。

「對!就那三個,他們和四川軍閥劉文輝是同班同學,前些日子劉文輝找上他們三個,希望透過他們跟王氏集團買一些先進武器。但我們都知道,家主不太想讓動輒開戰的小軍閥買到太先進的裝備,即使和我們的武器有代差也不行。不過,當家主正打算拒絕,沒想到那個林蔚知道了,還告訴了中央。而南京正在為四川混戰調停失敗,連協調員都被劉文輝俘虜而大傷腦筋;於是就把這個調停的任務丟給我們,希望我們協助中央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不過,這次中央的條件放很寬,允許我們可以武裝調停,所以我已經派空騎一旅和你們會合,你們告訴我一個會合點,我讓他們的飛艇飛過去,他們已經滿載裝備和糧食,夠你們至少周旋個半年到七、八個月的。」鄧麗珪算是簡單的說明完了,剩下的細節會發文字說明檔案給王紹源他們。

「什麼?要半年以上?」林嘉琳覺得天快塌了,她真心覺得除了滿莊以外,其他地方真不是人住,尤其她已經受夠了睡飛艇裡狹小的宿舍。「麗珪的意思是給我們的物資充足、夠用,不是真的要調停半年。不過四川其他大大小小的軍閥不算,只算參加混戰的就有八大勢力,這的確不好搞,要花點時間。」王紹源先是幫鄧麗珪解釋,後來又變成像是自言自語的說著。

「二堂哥,別想太多,我們主要是解決劉文輝、鄧錫侯、劉湘之間的矛盾,他們目前在成都附近混戰,不僅嚴重影響了楊森剿共的布置,而且也讓他們徹不下來,南京方面可是希望他們到川南去擋著逃竄到貴州的共軍呢!所以中央希望我們能幫忙實現立即停火。說實在的,這都怪家主在國外搞什麼維和部隊,現在委員長把我們裝備所的教導團也當成國內的維和部隊來使用!真是煩死人了!」鄧麗珪一向不大抱怨,但對於中央一堆奇怪的命令也覺得不堪其擾,還好這些命令不是直接下令給她,不然她非噴得中央滿臉不算完。

「調停應該是對外掩飾的說法,我認為事情應該沒這麼簡單,我總覺得南京有人繼續在挖坑給我們跳。」林嘉琳很快就掌握了重點,連王紹源都不住對他豎起大拇指,說聲「讚」。對於南京那群軍方大佬們的鳥樣,王氏集團的成員都很清楚, 一旦他們決定把看似好康的東西丟出來,那必定是包藏毒藥的糖果,北伐結束後,由於吸收了一堆投降的軍閥,整個國府軍方的思想也不純粹了,尤其好的不學,想出一大堆陰謀詭計來爭權奪利這檔事,還學得挺快的。

不過既然王紹屏已經同意了,王紹源也不得不再度風塵僕僕地趕往四川,還帶著王氏集團內部湘潭派的闕漢騫,以及他所率領的空降一旅,準備制止成都附近的混亂,並從劉文輝手上救出中央特派員程澤潤中將。

當飛艇轉向的時候,林嘉琳又忍不住問起了鄧麗珪有關砲科三寶和劉文輝的關係。她很難想像一向搞笑的砲科三寶會一起捲進劉文輝的事情當中,這三個人看來和劉文輝根本不搭旮啊!

「喔!是這樣的,劉文輝是他們仨人在保定砲科的同學,先是這仨人看劉文輝入學的時候年紀小,所以總是幫著他,在劉文輝跑步跟不上,他們一起拖著他走;出紕漏的時候,幫他擦屁股;被罰不能吃晚飯,他們偷偷幫他留饅頭。一來二去,劉文輝就成了他們的小跟班。除了劉文輝不太會搞笑之外,四人就成了死黨。你們應該從資料上看到了,劉文輝的老爸劉公贊是四川遠近馳名大酒商,家境殷實的劉文輝經常請家境狀況不好的三寶吃飯,並想方設法在不傷害三寶自尊的情況,時常資助三寶。後來他們知道了當時劉文輝有一個年紀比他大,因為輩份關係,反而要叫他么爸的姪子,在四川擔任川軍總司令,所以愛耍寶的仨人還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劉么爸。妳知道的,男人有三鐵,其中一起扛過槍,那感情一定不同嘛!對了!那個姪子就是劉湘。」鄧麗珪耐心的向林嘉琳解釋著四人交好的來龍去脈。

「好吧!這下我了解了,我們不能把劉文輝揍扁,不然三寶和劉湘那也交代不過去。難怪中央要我們出頭當惡人。這擺明就是要我們做壞人,他們再來摘桃子扮好人!」林嘉琳邊氣邊說,看到鄧麗珪也邊點頭,她就知道這次的事情不好辦,涉及裝備所的自家人,還有劉家的親情等感情問題,必須慎重一點來處理,不能一砲亂打轟死劉文輝。這樣一來,就得小心中央把王氏集團推出來當替罪羔羊,讓裝備所去扛劉湘家族的怒火。原本她還真打算一到成都,立刻亂炮齊發把劉文輝打死,然後快刀斬亂麻的解決四川亂局,看來這招現在行不通,得想好更細緻一點的作法。

因為這樣的關係,為了更了解情況,想出更完美的策略,這次前往四川,林嘉琳難得用功起來,把所有四川的情報都拿來分析。「嘖、嘖、嘖,這些四川軍閥還真了不起。」林嘉琳看著浮空螢幕裡的資料,邊嘖嘖有聲的讚嘆著。「怎麼啦?」王紹源邊批閱文件邊心不在焉的敷衍著,即便如此,林嘉琳也不在乎,因為她沒有刻意要找一個聽眾,只是隨興而發的自言自語罷了。不過既然王紹源開口了,她也就樂得兩人對話,避免一個人喃喃自語,像個神經病!「二堂哥,你相信嗎?他們為了打仗爭地盤,稅收竟然開徵到民國一百多年去了。現在民國廿二年,那以後中央政府真的能治理四川的時候,不就得免稅八、九十年?呵呵…,說不定多徵的部分,還得退稅。」林嘉琳邊說邊笑了起來。

王紹源聽到林嘉琳這番有感而發的話,忽然有一絲靈感在腦中閃過,放下了正在批閱的文件,摸摸下巴的說:「嘉琳,妳給了我一個好建議。說不定解決四川的問題就得從妳剛剛說的稅收著手。如果運氣好,我們除了在西北之外,可能在西南也能紮下根來,讓中央偷雞不著蝕把米。不過,我們還得仔細合計合計,如何達到目的,卻不失中央的顏面。」林嘉琳歪著頭:「我剛說了什麼?收不到的稅收嗎?都收不到了,能幹嘛?」王紹源笑而不答,意思是讓她自己好好想想,也是要鍛鍊她的意思。但這卻讓林嘉琳如墬五里雲霧之中,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一個小時之後,闕漢騫空騎一旅的飛艇終於趕上王紹源放慢速度的飛艇,總共加起來,將近卅艘飛艇浩浩蕩蕩從陝南上空進入四川腹地。沒多久,就抵達成都城外北方卅公里處一塊空曠土地上。曾經駐紮過這裡的胡宗南第一軍早已經到隴南、天水和孫殿英換防,這裡一帶只留下軍隊曾經留駐過的痕跡。但除了未填平的壕溝,未拆除的木柵欄之外,胡宗南沒有留下丁點可用的東西。不過即使他留下什麼,也不適合裝備所領先這個時代太多的部隊來使用。工程飛艇打開機腹大門,快速地開出教導空騎一旅工兵營的建築車輛,包括怪手、挖土機、水泥攪拌車…等等,迅速地將原本軍營的遺跡全部拆除一空,壕溝填平,重新整地,把整個地方變成巨大的工地。幾個小時之後,已經用鋼筋混凝土重新建構一個足夠停放空騎旅的直升機、裝甲車和輕型坦克,以及具備有油彈庫的小型空騎旅基地。

「我們該先找誰呢?」工地不用王紹源操心,所以他再度摸著下巴思考著。他只要一認真思考就會出現這個動作,不過他這句話卻是想考考林嘉琳。果然毛躁的林小姐立刻接話:「當然是找劉湘啦!他是四川王,實力第一的大軍閥。」林嘉琳理所當然的提議著。「不!就因為他是最大軍閥,所以他籌碼多,不一定會理我們。妳想想看,他除了一開始被劉文輝偷襲吃了大虧之外,後來一路反擊成功,還穩穩壓劉文輝一頭,他現在的想法,一定是覺得勝券在握,如果沒有變數,他只要等劉文輝像以前投降認輸就好,他幹嘛要現在接受調停?這也就是中央叫不動他的主要原因。」王紹源誘導式的讓林嘉琳深入思考。

「嗯!有道理,那現在最想停戰的應該是實力第二的劉文輝了吧!被劉湘和實力第三的鄧錫侯二打一,敗仗連連,這時他應該苦不堪言,才會找上砲科三寶要我們提供先進武器。對吧?」林嘉琳這次胸有成竹的認為自己應該猜對了。

原本循循善誘的王紹源卻搖搖頭,看看手錶,覺得時間已經有點緊了,再不行動,萬一三方打出火氣來,調停就更難。於是決定直接告訴林嘉琳自己的想法:「不對!最想停戰的應該是鄧錫侯,妳以為他和劉湘聯手打敗劉文輝,奪下來的地盤,他能有份嗎?別忘了,是鄧錫侯主動向劉湘求援的,未來得付出多少代價,也是劉湘說的算。對吧?甚至他可能更擔心劉湘趁著大勝的優勢順手把他吃掉,所以我猜鄧錫侯一定是當中最希望恢復到原來僵持狀態的人,這樣他才能穩穩保住自己排名第三的實力,而不讓劉湘獨自擴大地盤,增強更多的實力。而劉文輝的想法,說不定更極端,失敗者通常不甘損失,希望有翻盤的機會,所以我們要說服他談停戰,他一定會提很多條件。我們第一個找他談,更會給他莫名的期待,甚至希望我們幫他一統四川,也說不定。至少,這個談判時間不會短,過程也不會太愉快,畢竟我們顧忌太多。最少,三寶的面子不能不賣啊!是吧?」王紹源沒能太多時間和林嘉琳磨嘰,決定直接告訴她自己的想法,先取得共識先行動,讓她事後自己再慢慢去思考。

「讓人把鄧錫侯請來,再拿鄧錫侯來壓制劉文輝,只要這兩方都談定了,如果劉湘不停火,我們再以武力震攝劉湘,他就會主動和我們談了。」王紹源做了決定之後,立刻要讓林嘉琳去找人執行,可是這時劉大川卻進來了。

「秘書長,剿共總指揮楊森正在營區外頭,率領各路指揮田頌堯、李家鈺、羅澤洲、劉存厚、王陵基、劉幫俊等七人求見,您見是不見?」劉大川克盡職守的把人攔在外面,先進來稟報。

「這下有搞頭了,可能所有川軍都能收編。快!快請。」王紹源大喜,立刻讓劉大川把人帶進來。

楊森一干人等一進來,廢話也不多說,楊森立刻帶頭對王紹源說:「王秘書長,我們和共軍第四軍血戰數個月,損兵折將不說,糧草彈藥皆所剩無幾,但中央現在卻要我們立刻前往川南支援,圍堵共匪殘餘的第一軍。說是殘餘,也有近三萬人。我們急需補給,中央卻要我們來找你,你能立刻提供我們多少糧食彈藥呢?」楊森話說的不客氣,聽來滿腹牢騷,但他不該把脾氣發在王紹源身上,王紹源又不是中央的官員。

不過王紹源沒生氣,反而笑咪咪的請大家先吃飯:「大家遠道而來,應該還沒吃飯吧,現在接近晚餐時分,我們邊吃邊聊。」楊森很想拒絕,但一旁劉存厚的肚子卻不爭氣地咕嚕一聲的大響,這讓他沒辦法說「大家都吃飽了才來的」這樣搪塞的藉口。而且他們真的餓了一天了,目前在川北殘餘兩萬多不到三萬的川軍聯合部隊幾近斷糧,一路上他們連乾糧都沒有帶,就是打算來吃這裡吃大戶的。尤其在他們原本的地盤上已經壓榨得過狠,實在收不到太多的糧食,如果再逼迫下去,恐怕不是其他小軍閥趁虛而入,就是老百姓真的要起來造反了。

楊森嘆了一口無聲的氣,也不再矜持,就隨著王紹源兩人來到餐廳用餐。本來王紹源和林嘉琳都和部隊一起在野戰食堂用餐,但這次為了招待四川各路軍閥,便占用了原本開會的帳篷當作招待餐廳使用。

會議室的桌子本應該擺成一般た字型的模式方便會議。但戰地條件沒那麼好,加上王紹屏仿效亞瑟王圓桌武士的習慣,除了戰情室是階梯式座位之外,一般會議室都是擺上大圓桌,方便議事,也便於用餐會報。但在國人眼裡,根本沒聽說過洋鬼子的什麼傳奇故事,吃飯一向就是個大圓桌,而且還有主次高低位之分。於是七名軍閥各自謙讓一番,最後還是按實力大小七人依序坐下。王紹源二人看這些四川軍人還是斤斤計較座位排名,兩人互使個眼色,心底都有了計較,決定利用這點分進合擊,依序瓦解四川軍閥的心防。只不過這些操作並不打算在這次餐敘上完成,因為依據「王家」的習慣,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什麼事都得在吃到酒足飯飽之後再說。

楊森等人不知道王紹源和林嘉琳的想法,但各路川軍在面對當前嚴峻的局勢,王氏集團是否願意提供援助?提供多少?平均分配?還是有所側重?心裡並沒有底,於是入座之後,還是戰戰兢兢,擔心自己一不小心在某些地方惹惱了眼前這兩位王紹屏的「親戚」,在爭取援助上,落了下風。

伙房把王紹屏規定的梅花餐,五菜一湯陸續端上桌來,雖然菜色不多,但有魚有肉,份量也十足。王紹源招呼其他七名將領:「不好意思,戰地野營,因陋就簡,請各位將軍將就一下。」各路軍閥餓了一天,聞到飯菜香已經食指大動,但在各懷鬼胎,私下準備暗中較勁的情況下,即便王紹源已經率先開動,依然沒有一個人動筷子。

「各位將軍請用、請用,不要客氣。還是菜色不合胃口?要不要我讓伙房換幾道菜?」王紹源越是客氣,川軍將領們越是謙讓,扭扭捏捏的拿起筷子,夾了幾口菜放在碗裡。不過後來他們看見連唯一在場的女性林嘉琳都大口扒飯,秋風掃落葉似的把眼前的飯菜掃進自己嘴裡,他們一方面對於王、林二人的吃相感到震驚(首次見識「王家人」吃飯都會震驚,所有生化人無論男女,包含九夫人,都是仿效王紹屏的吃相。),另一方面更驚覺到,如果再不下手,五道菜可能很快就連盤子都不剩。於是大家才不顧形象,開始大嚼一番。伙房連續補了三次菜,川軍將領才吃到肚皮圓滾,連打飽嗝,心滿意足地放下筷子。

就在伙房撤下餐具,換上茶水、點心、水果之際,王紹源才開口詢問各路軍閥當前的狀況。各路軍閥雖是有心保存實力,但耐不住共軍打的狠,幾乎七路大軍都被打殘了,每路都剩幾千人,有的連一個旅都稱不上。

「這樣啊!那麼各位將軍現有的裝備武器狀況又是什麼樣的情況呢?我問的是規格與數量,我好統計該如何分配援助物資。」王紹源仍是笑咪咪的說著。

各路軍閥一聽有戲,於是爭先恐後,七嘴八舌的把自己部隊的形容的要多慘有多慘,除了人數儘量往上提,其他什麼受傷人數、缺糧情況,彈藥槍械損壞,能多差就講多差。

「各位將軍,你們現在報上來的人數,加起來總數快要超過七萬人,跟你們一開始說的目前剩下不到三萬人,現在多了快二倍半還多。還有,田將軍,我們知道你之前被共軍偷襲大敗一場,但也不會現在剩下一萬六千多人,卻只有二千多把槍,這八個人一把槍,也太誇張了吧?」林嘉琳一邊拿著計算機,一邊計算著說。

這下無論是原本比較有實力的楊森、田頌堯,還是比較小勢力的李家鈺、羅澤洲、劉存厚、王陵基、劉幫俊,全都紅了臉起來。尤其是誇張過份的田頌堯被人家點名之後,才知道自己的數學頭腦不好,鬧了個大笑話,這時候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這樣吧!我們先給各位將軍補充糧秣,多的沒有,給各位總數六萬人一個月的糧食,裝備所還是給得起的。這些糧食,就算裝備所給各位的見面禮,我們也不和中央計較了,各位應該可以靠這些糧食抵達川南,中央指定的位置,之後的武器彈藥,南京應該會另外給大家補給的。」王紹源也不想逼得太緊,直接送出些禮物之後,打算放長線釣大魚,讓各個軍閥自行回去想辦法,真的走投無路的時候,必然就會乖乖低頭。他自己有充分的自信,中央現在面對匯集的五十萬大軍之後的犒賞問題,鐵定是頭大如牛,根本沒有多餘的資源來補充川軍的損失。所以這些欺善怕惡的傢伙,習慣柿子挑軟的吃,勢必會再找上門來。

沒想到這個美好的設想來得這麼快,這七個軍閥也是有聰明人的。李家鈺也不管其他同伴,直接就開口說:「秘書長是大方了,不過中央可小氣的狠,現在共軍分別向西北、西南逃竄,中央的五十萬大軍勢必得再次進發圍剿,要的糧餉彈藥多得海去了,怎麼會想到我們苦哈哈的川軍呢?秘書長就直說吧?要什麼條件,您才願意給我的部下補給裝備?不然我手上剩個三千人,一旅左右的兵力,到了川南也是送死。」

李家鈺話才說完,原來李家鈺的老長官劉存厚也開口:「格老子的,我也老實說吧,老子原本有一個軍三萬多人,現在手下剩下不到一個旅不到,二千八百多兒郎,不是跟著我從成都簡州老家出來,就是我從老地盤寧羌拉出來的興國軍。之前兵強馬壯打不贏,還能說力不如人,現在缺槍少彈,我再讓他們去送死,那我還不讓鄉里鄉親的父老吐我口水,把我罵死嗎?秘書長,我劉存厚這百八十斤就賣給裝備所了,無論是幫我想辦法推掉到川南這要命的任務,還是隸屬於裝備所,接受裝備所整編,我都認了,只要不要讓我的子弟兵無緣無辜斷送了性命就好。我早就聽過裝備所王所長的大名,我相信這點忙,靠他的面子,還是幫的上忙的。」說完劉存厚還單膝下跪,請求王紹源伸伸援手。接下來,除了同屬一派的楊森、王陵基和屬於鄧錫侯一派的羅澤洲之外,其他人都學劉存厚一樣,單膝下跪,懇請裝備所幫忙。這下王紹源和林嘉琳都傻眼了,事情怎麼會變這樣?成功來得太容易,總是讓人懷疑。

原來田頌堯、李家鈺、劉幫俊都是劉存厚的老部屬,後來雖然自立門戶,香火情還是有一點的,尤其在田頌堯第一次敗北,讓滇系的楊森掌權後,更是把劉存厚這派的人馬往前頂,讓他們當炮灰;被紅四方面軍殺得人仰馬翻,實力大減,雖然楊森一系和鄧錫侯派出來的羅澤洲也沒得到好處,同樣損兵折將。但面對中央卸磨殺驢之舉,還要他們繼續到川南面對紅一方面軍,大家都心有忌憚,所以在南京嚴令之下,並要求他們向王紹源討補給的時候,大家都存了保留實力的私心,這次聯袂而來,就是想試探一下裝備所是否有庇佑自己的實力。

只是劉存厚一系消息更靈通,劉存厚的老部屬賴心輝的新編11師已經被中央頂在川黔邊界,獨自面對紅一軍的多次試探挑釁,屢屢損兵折將,目前局勢危殆,不斷告急。中央才會急急催促他們南下增援,甚至調停成都混戰,也是希望劉湘三人能盡速和解,然後支援川南。

而劉存厚更是打聽到東北軍被裝備所整編後的昌盛情況,尤其是孫殿英更是混得風生水起;他還聽說這次孫殿英在寧夏拖拖拉拉,最後雖然被剝奪番號,但卻能編入裝備所。而這種和中央利益交換的小動作,是完全瞞不過劉存厚這個老軍閥、老江湖的。於是劉存厚把這些消息給老部屬一說,大家在老大哥劉存厚挑頭帶領之下,還沒出發就說好要直接投靠裝備所,而不是要什麼補給。不過,他們的動作卻讓不知情的楊森等三人一下子坐蠟了,不知道是跟著歸順裝備所,還是繼續討價還價才好。

大約猜到劉存厚心思的王紹源馬上開口半推託的說:「各位將軍不要這樣,快快請起,這給我折壽了。納編到裝備所這件事也不是我同意就可以,這樣大事甚至不是我們裝備所說了算,還得呈報中央同意的。之前無法允諾大家給予裝備彈藥補給,實在是我們的武器規格和大家都不盡相同,我不可能從空騎一旅的彈藥補給中撥補給大家,當然也不可能在四川給大家換裝,一是我們沒帶夠足夠的裝備、武器、彈藥,二是改編得中央同意,三是整編之後的編制和現在不同,依據大家目前現狀,勢必得打散混編,才有可能達到我們的標準。當然,如果中央同意,而且大家也不介意打散重新整編,我們是歡迎大家加入裝備所的大家庭。所以這件事,我們還是得從長計議。不知各位有什麼籌碼,可以讓我和中央交涉的呢?」

王紹源提了條件了,原本跪著的幾人站了起來,相互看了彼此幾眼,最後還是劉存厚開了口:「我們也知道勢必要打散整編,這沒問題,我們都同意。至於和中央交涉的條件嘛?就交地盤唄!我們目前也剩地盤值幾個錢了,也就中央才稀罕。而且我聽說孫殿英交了地盤,加入裝備所之後,活得更滋潤了。只要裝備所肯收留大夥,大家也不在乎那丁點地盤。」王紹源在心裡暗罵:「就你們那些收稅收到民國百年以後的破地方,如果沒有我們王氏集團化腐朽為神奇,鬼才要呢!」但明面上,還是點點頭的說:「如果大家願意將地盤讓中央派人接收,那麼我想辦法替大家和中央說說。」然後又偏個頭面向楊森三人:「那麼其他三位的想法呢?」

楊森、王陵基也是走投無路,最後當然同意比照辦理;只有羅澤洲得和他的老上司鄧錫侯商量,沒有馬上同意,畢竟他的地盤是鄧錫侯給的,他不敢自作主張。於是另一封緊急電訊,立刻傳到沙烏地阿拉伯的波斯灣旁的莊園。是的,王紹屏已經從東北非來到滾滾黃沙的阿拉伯半島。

楊森、王陵基也是走投無路,最後當然同意比照辦理;只有羅澤洲得和他的老上司鄧錫侯商量,沒有馬上同意,畢竟他的地盤是鄧錫侯給的,他不敢自作主張。於是另一封緊急電訊,立刻傳到沙烏地阿拉伯的波斯灣旁的莊園。是的,王紹屏已經從東北非來到滾滾黃沙的阿拉伯半島。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