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伍六章 山東!我來過年啦!
第伍七章 討個好多老婆好過年
第伍八章 過年大建設之麻煩
第伍九章 港口經營初探
第陸拾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吳佩孚遇刺
第陸一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造訪少帥
第陸二章 全是不請自來
第陸三章 收服了大佬、嚇倒了宵小
第陸四章 酒酣耳熱之際
第陸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
第陸六章 淚灑關東橋
第陸七章 有關教育三、兩事
第陸八章 又都是不請自來
第陸九章 再論經濟發展
第柒拾章 少帥的請求
第柒一章 港務風雲之威海衛
第柒二章 少帥駕到
第柒三章 多方交易
第柒四章 港務風雲之青島市
第柒五章 哈利的告別與王紹屏的安排
第柒六章 中央裝備實驗教導團
第柒七章 東北軍回爐之鳥槍換砲
第柒八章 東北軍回爐之雛鷹展翅
第柒九章 留洋軍官團報到
第捌拾章 山東特區的再規劃
第捌一章 堂哥的出現
第捌二章 諜雲再起
第捌三章 元宵節前夕之來往送迎
第捌四章 元宵節前夕之合縱連橫
第捌五章 什麼革命立場?
第捌六章 元宵節前夕的肥水之戰
第捌七章 元宵節前夕之折衝樽俎
第捌八章 元宵節之暗潮洶湧
第捌九章 元宵節之大事諧矣
第玖拾章 日本人在行動
第玖一章 歡樂元宵節
第玖二章 少帥的決斷
第玖三章 泡湯行動
第玖四章 熱河的複雜情勢
第玖五章 不平靜的周末
第玖六章 衝突迭起後的各方反應
第玖七章 上海行之真正敵人出現
第玖八章 上海行之街頭驚魂
第玖九章 上海行之真正危機
第壹佰章 上海行之海軍整合
第壹零一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蒞臨
第壹零二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夜談
第壹零三章 上海行之接艦典禮
第壹零四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空軍大捷
第壹零五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陸空立體戰
第壹零六章 上海行之尋親紀實
第壹零七章 上海行之浙江商幫
第壹零八章 二一六海上衝突
第壹零九章 上海行之熱河善後建議
第壹一零章 回到山東
第壹一一章 多的是有心人
第壹一二章 劍拔弩張後的意外結果
第壹一三章 王氏集團人才輩出?!
第壹一四章 美國行之日本小動作不斷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349
累積人氣
125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零八章 二一六海上衝突
菜才剛開始上了三道,酒還沒過三巡,忽然一個人匆匆忙忙從門口跑了進來,服務生想攔都攔不住。「好啊!台生,自己來吃好料,都不帶我!」林蔚已經把台語中的「好料」變成他日常必備的生活用語了,來的人就是他。王紹屏招呼侍應生在自己身邊加張椅子,加副碗筷,正想叫他坐下,幫他介紹一下周遭浙幫大佬。林蔚卻忽然把王紹屏拉起來,拉到一邊牆角沒人的地方,然後說:「大事不妙了,日本海軍真的突擊了葫蘆島,不過情況不明,我是從南京那裡得到消息的。除了你能聯絡之外,我沒管道可以聯絡赤峰,所以事實倒底如何,我無法證實。」

王紹屏聽林蔚如此說,覺得有點奇怪,他並沒有接到任何戰報,而且目前在錦州已經蓋好了機場,增加了一個聯隊,下轄兩個戰鬥機大隊、一個轟炸大隊、兩個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大隊和兩個TBF復仇者魚雷機大隊,共計七個大隊的超級聯隊。

「好吧!我會給你一個聯絡電報位置,到時你就能自己查詢。不過車上有無線聯絡機,但我也沒收到消息,會不會是南京的消息搞錯了?」王紹屏疑惑的說著,招來王志平讓他去確認。

「不知道南京是否有沒有搞錯,因為委員長回到南京不久,就親赴山海關前線去視察。這個消息在委座離開後才開始風傳,沒有人能證實。但搞得軍委會上下人心惶惶,還有謠言說,日本會同時登陸青島,砲擊上海。」林蔚嚴肅的說。

「可能是日本人放的假消息,你知道跟著我的美、英、德三國使節,今天竟然一起來找我,說是日本找他們幫忙調停中日衝突。我還以為熱河衝突是對外國使館保密的,結果現在全天下都知道了。日本人可能放出這個消息,希望中央讓步。你知道的南京實在太多日諜了。」王紹屏推敲著原因說。

林蔚點點頭:「好吧!先吃飯!我餓死了!到處找你,還好你的秘書王念平剛好回來,不然沒人知道你去哪。」王紹屏覺得奇怪王念平怎麼會出去?直接就問:「他出去了嗎?」「也沒去多遠,就是安排一個表演團體叫什麼明…對了!明月歌舞團,入住你開的飯店,他幫忙去辦些手續。老哥哥我急嘛!所以到處亂找,還好他回來了,就找人帶我過來。」林蔚不好意思的說。

正當兩人邊說邊想回座的時候,王志平走了過來:「老闆!日本艦隊才剛剛離開旅順,還在渤海上兜圈子,好像是在等天黑,才要靠近葫蘆島救出那三千名日軍。」

「情報已經送給張少帥了嗎?」王紹屏隨口問一下。林蔚大吃一驚:「你把指揮權交出去啦?」「不然呢?他是軍委會北平分會副委員長,我是個屁啊?我是管裝備,不是管軍隊!前面是他跑了,我幫他擦屁股;現在他回來了,難道我還要幫他包尿布嘛?」王紹屏不屑的說著。

當戰事一結束,王紹屏就讓堂哥王紹源把指揮權交還給張學良。當時張學良十分訝異,雖然如同叔父張作相所說,王紹屏果然沒有打算吞掉東北軍,但是當時他的心情很複雜。面對熱河大捷,他自嘆不如;對於自己疑心王紹屏,則是內心感到十分羞愧。尤其王台生的磊落行為,不僅「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於既倒」,卻毫不居功,把功勞都給了自己,讓自己洗刷了不抵抗將軍的臭名,對於這樣一位真正的朋友,他真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

原本他想透過王紹源感謝王台生,但這位堂哥卻只說了:「我去安排訓練了,少帥有什麼話直接找台生說吧!」這讓張少帥第一次惶恐了,甚至感到無地自容。和王紹屏一樣不居功,還若無其事繼續自己的工作。難道王氏整個家族都是這樣家教的嗎?那我還有什麼資格領導人家?

當日本艦隊駛出旅順港的情報送到他桌上,他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應該說他沒拿起來看。這時他的乾叔父張作相終於看不下去,直接怒斥他:「小六子!如果你還要自怨自哀,你不如去電南京辭職,把位置讓給王台生!如果你不想辜負王台生對你的期望,和為你做的一切,你就振作起來。東北軍在等你的命令,老家在等你光復!」

張學良這時才完全清醒過來,看完桌上情報之後。要求空軍每十分鐘回報一次偵查報告,如果日艦接近葫蘆島卅公里,達到戰艦岸轟最大距離廿公里的前十公里,飛機就立刻起飛警戒,廿五公里就發動攻擊。然後吩咐陸軍,只要空軍攻擊開始,立刻將三千名圍困日軍繳械或殲滅,本來這就是王紹屏刻意留下來吸引日本海軍的誘餌;既然魚兒上鉤了,魚餌就用不著了。

對於中方的布置,至少對於那三千人的誘餌,日本第二艦隊司令津田靜枝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一開始武藤信義來要求幫忙撤出這三千名第八軍團的殘兵時,津田靜枝原本的打算是希望援用1931年九一八事變的時候,他拒絕關東軍要求增援同樣的理由,以山東局勢不穩作為艦隊無法出擊,必須前往營口鎮攝的爛藉口,避開這次第八師團的救援行動。

但大本營海軍軍令部卻來了命令,讓他兼任旅順要港部司令官(原定要到今年4月20日他才會兼任),又將他從少將提升為中將(原本要到1934年11月15日才會晉升)。這意思很明顯,就是要他肩負起關東軍和滿洲安危的海上責任。當然,這不必然包含要援救那三千名被圍困殘兵。但是如果真不救,大本營會怎麼想呢?命令他要鞏固滿洲安全,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拋棄被圍困的守軍?這樣是不是代表著他根本沒有決心保衛滿洲,隨時想要斷尾求生?

反覆思來想去,津田於是決定先出海繞繞,一方面讓支那方面不知道自己的去向,以為自己可能出現在任何支那的海岸,藉此讓國民政府備感壓力,主動施壓東北軍,為第八師團解圍。(可惜他並不知道中方有空中預警飛艇和無人偵察機無時無刻的追蹤,他的任何行動都讓王紹源一覽無遺。)

如果國民政府不上當,津田靜枝則另外等待時機,尤其是等天黑。據未確認的情報顯示,中方現在擁有非常先進的飛機,將陸軍炸得毫無招架之力。但他認為現今這個世界上要找到能對付海軍軍艦的飛機屈指可數。

不過他依然很小心,因為他的艦隊中的艦艇多是驅逐艦,最大的不過是兩艘5500噸的球磨型輕型巡洋艦,和一艘更老,才五千噸的竹馬級巡洋艦,最大的主艦砲才140MM,仰角到35度時,射程才20,574公尺。那表示他得盡量靠近海岸,才有機會砲擊到包圍第八師團的支那軍隊甚或機場。靠近海岸太近,將讓支那航空隊有機會運用大量的機海戰術,前仆後繼的攻擊,使他的艦隊受到損傷,尤其是較小型的驅逐艦。

在那個時代,到了晚上,飛機根本不可能起飛,更遑論夜間作戰。因此他決定利用黑夜的掩護,在渤海上一邊欺敵,一邊等天黑。可惜他沒料到,王紹屏出品的所有飛機都能夜航(原本不能的也要魔改到能),還有空中預警飛艇導航,甚至能引導炸射。

而另一邊的武藤信義也沒閒著,拉到這位海上盟友,又清楚知道津田的想法後,他決定幫助津田擴大欺敵效果。命令川島芳子啟動她在南京佈署的間諜,到處放出日本海軍即將登陸山東、襲擊上海的謠言,尤其南京政府裡面日諜最多,所以也傳得最兇。

就在南京謠言滿天飛的時候,日本東京大本營天皇御前會議則是口水滿天飛,陸海軍各自分為議和和主戰兩派,加上天皇的軍事參議官也分兩派,六派人馬吵得軍事參議院屋頂都快掀飛了。

陸軍參謀本部總長閑院宮載仁親王因為熱河事變之前強力主張入侵,但最後卻灰頭土臉,所以不發一語。而參謀本部第二部部長,統制派領袖永田鐵山少將、陸軍省次長杉山元皆極力主張像918事變時多方向進攻支那,杉山元甚至說:「支那航空隊不可能遍佈滿洲、山東和上海,我們多方並進,支那一定會屈服。」

陸軍省大臣皇道派領袖荒木貞夫,和同是皇道派的參謀本部次官(副總長)真崎甚三郎、參謀本部第3部長小畑敏四郎;以及本來被貶到陸軍兵器本廠,現在卻因為熱河局勢變化被調回參謀本部升任少將第一部部長的石原莞爾;四人皆是反對繼續擴大化的陸軍軍官。皇道派一向把蘇聯當成首要大敵,認為入侵中國東北是不智之舉;而發動918事變的石原莞爾則只是持保守看法,認為:「先搞清楚支那航空隊的實力,再重新制定帝國的支那方針。」

海軍軍令部總長伏見宮博恭王本來全力支持閑院宮載仁親王入侵熱河;但失敗後,他和次官永野修身改為推動日德海軍合作,以取代已經漸行漸遠的英國海軍合作;尤其是根據情報顯示,英國剛剛賣了一批艦隊給支那,中英軍事合作的情況不明,日德尚未真正合作,日本孤掌難鳴,於是他也贊成先按兵不動。永野修身甚至說:「支那海軍正在加強戰力,甚至可能已經和英國簽訂攻守同盟,我們很難像1931年128事變一樣,隨意進出上海,所以先搞清楚這些情報,再制訂對支那的策略,會比較妥當。」即將卸任海軍省大臣的岡田啟介和軍令部第一部長谷口尚真也贊同這個看法。

但預訂新接任海軍省大臣的大角岑生卻不這麼認為,他是海軍艦隊擴大派。他認為任何支那海軍擴張的苗頭都得提早扼殺,他拉上海軍當中知名的好好先生海軍省次官藤田尚德中將,極力主張襲擊上海支那剛剛購得的英國艦隊,以免支那海軍成軍後對日本形成威脅。

天皇的參議官支持擴大派的有陸軍本庄繁、松井石根和海軍的野村吉三郎;反對的有小林躋造、山梨勝之進和陸軍菱刈隆。尤其目前屬意由菱刈隆接任關東軍司令,因此他的意見備受重視,他說:「我們不能在情況不明的情況下開戰,我認為拖延戰術是可行的,目前關東軍讓土肥原賢二進行談判拖延戰術,只要我們不派出正式外交官,就不能代表是大日帝國的意思,這樣進可攻、退可守。爭取到時間讓我們的特高課搞清楚情況,再決定帝國策略,這樣才是穩妥的作法。」

一向不在御前會議爭論時發表意見的裕仁,最後用玉音說:「濃霧不散何見朝陽?春蟬不鳴等待東風。」眾人會意,決定一面積極調六個師團前往滿洲,並派出第一外遣艦隊支援旅順第二外遣艦隊;另一方面讓武藤信義和土肥原盡量推延時間,讓板垣征四郎立即重新接掌特高課,探查清楚支那航空隊實力。

就在東京大本營在晚間七點多終於達成協議的時刻,津田靜枝也下達艦隊向葫蘆島進發的命令。

沒多久球磨號輕巡的艦長熊岡讓大佐聽到一陣類似夏蚊群集的聲音,於是他在艦橋指揮室問道:「大家有聽到什麼聲音嗎?」情報參謀中島紀夫大尉曾待過海航水上飛機大隊,於是說:「聽起來像是飛機編隊飛行!」

熊剛讓立刻下令拉警報、開探照燈,並讓槍砲官指揮臨時架設的機槍(因為當時還沒防空機槍,只能臨時改裝陸用機槍架設起來防空),以及將艦上七座三年式140公厘艦炮全部換裝短引信砲彈,這是在出發前由艦隊武器官集體想出來的絕招,利用140公厘艦炮能上揚35度角,裝填短引信砲彈,以便在一定距離開火,讓空中爆炸的炸彈碎片,重創編隊飛行的機群。

但這些沒見過世面的日本海軍軍官,從來沒想到會有從八百米高空以近似70度的角度俯衝而下,進行精準轟炸的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和貼著海面飛行的TBF復仇者魚雷機。

第二外遣艦隊在球磨號示警後,也紛紛開啟探照燈、架設機槍、砲管上揚到最高角度。開啟了探照燈的日本艦隊,就像是一座聖誕樹森林一樣明顯,更方便葫蘆島航空大隊的襲擊。

「魚鷹大隊已經抵達指定空域,準備俯衝投彈,請求攻擊命令」,兩個SBD無畏式大隊分別取名為魚鷹和燕鷗,就是取自這兩種鳥類高空俯衝而下,氣勢猛,速度快,讓觀者驚心動魄、震撼不已的景象。「請求批准,立即攻擊。」預警指揮艇下達了攻擊命令。這次由魚鷹先發,燕鷗第二波。

「翠鳥大隊,進入魚雷投射範圍,請求攻擊!」翠鳥、黑鳶兩個TBF魚雷機大隊也是採用喜歡貼近水面飛行捕食魚類的鳥類名稱命名。翠鳥抽籤抽到先發,黑鳶第二梯隊。

在預警指揮挺的指揮下,兩個先發大隊像餓虎撲羊,分別由空中、海面對已經加強過實力的第二外遣艦隊,總共三艘輕巡、七艘驅逐艦,進行攻擊。

「敵機!敵機!開炮!」仰角35度,根本搆不到70度俯衝的SBD。瞬間最老舊的平戶號被擊中鍋爐引起連環大爆炸,已經斷成兩截,迅速下沉,艦上官兵414人無一生還,包含未來會升任海軍少將,現今的平戶號艦長藤森大佐也跟著殉職。

「魚雷、魚雷!閃避、閃避!」若竹級刈萱號驅逐艦根本閃避不了TBF貼近海面投下的魚雷,一下子也炸成兩截,迅速沉沒,艦長有田貢少佐連同110名官兵全數殉職。

葫蘆島航空聯隊在攻擊時是稍微分工的,由TBF對付、清掃外圍的驅逐艦;SBD澤直搗核心,直接攻擊三艘輕型巡洋艦。對於皮糙肉厚的SBD、TBF來說,日軍除了7.7釐米的機槍還能刮刮漆、搔搔癢之外,沒有任何防空武器能威脅到這批空中凶神惡煞。

在高空擔任護航的飛豹大隊隊長,原東北空軍一樣職位的趙翔陸很無奈的說:「我都不知道我們是來幹嘛的。」本來已經要去新疆擔任盛世才航校校長的張念勺,現在出掌第二波攻擊的SBD燕鷗大隊大隊長,更是無奈的說:「趙教官,你們還名正言順的護航,我們呢?是名為攻擊,實為護航!您可不可以告訴魚鷹大隊的陳鴻陸教官,留點小蝦米給我,行嗎?」趙翔陸心理想,你在無線電裡講這麼大聲,陳鴻陸能沒聽見嗎?我看連TBF翠鳥姜興城、黑鳶葛白冰(原名葛世明)都聽見了吧?

果然除了葛白冰也跟著哀嘆之外,無線電裡一陣沉默,大家專心一致的搶著獵殺日本艦艇,沒人想理這些哀怨的看倌。

大約半小時,整個日本第二外遣艦隊就沒有一艘完整浮在水面上的艦艇,連艦隊司令津田靜枝都跟著球磨號沉到水底。大本營本來還想讓津田靜枝接替小林省三郎擔任駐滿洲國海軍部司令官,促使津田更加賣力保衛滿洲,這下什麼都不用想了。

海面上載浮載沉一、兩百名日本海軍士官兵,被從威海衛前來支援的東北海軍,也就是裝備所教導團直屬的第三艦隊,救了起來。一艘隨同第三艦隊出任務的救護船,是王紹屏特意為這次戰果製造的,目的就是將這些落水生還的日軍士官兵納入忠誠計畫,以便展開後續的安排。

在葫蘆島空軍展開攻擊的同時,董福亭的107師配合著生化機械兵團向葫蘆島叼龍咀岬角進發,在此之前葫蘆島空軍的爆虎轟炸大隊隊長聶恆玉,自己帶著第一、第二中隊長白景豐、袁國維,讓第三中隊葛世昌留守,讓飛鵬戰鬥機大隊大隊長陳海華率領著戰鬥機護航,向叼龍咀日軍投下大量催眠瓦斯彈。所以107師很輕鬆的就俘獲這批第八師團的殘軍敗勇,並由生化機械兵團送入訓練飛艇進行忠誠改造。

至此,二一六海上衝突與陸上戰鬥全數結束,而已經結束餐會,並回到上海家中的王紹屏也接獲了此一消息。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