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卷 列印機器闖時空
第二卷 初到山東捲風雲
第伍六章 山東!我來過年啦!
第伍七章 討個好多老婆好過年
第伍八章 過年大建設之麻煩
第伍九章 港口經營初探
第陸拾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吳佩孚遇刺
第陸一章 曾老再訪北平之造訪少帥
第陸二章 全是不請自來
第陸三章 收服了大佬、嚇倒了宵小
第陸四章 酒酣耳熱之際
第陸五章 踏破鐵鞋無覓處
第陸六章 淚灑關東橋
第陸七章 有關教育三、兩事
第陸八章 又都是不請自來
第陸九章 再論經濟發展
第柒拾章 少帥的請求
第柒一章 港務風雲之威海衛
第柒二章 少帥駕到
第柒三章 多方交易
第柒四章 港務風雲之青島市
第柒五章 哈利的告別與王紹屏的安排
第柒六章 中央裝備實驗教導團
第柒七章 東北軍回爐之鳥槍換砲
第柒八章 東北軍回爐之雛鷹展翅
第柒九章 留洋軍官團報到
第捌拾章 山東特區的再規劃
第捌一章 堂哥的出現
第捌二章 諜雲再起
第捌三章 元宵節前夕之來往送迎
第捌四章 元宵節前夕之合縱連橫
第捌五章 什麼革命立場?
第捌六章 元宵節前夕的肥水之戰
第捌七章 元宵節前夕之折衝樽俎
第捌八章 元宵節之暗潮洶湧
第捌九章 元宵節之大事諧矣
第玖拾章 日本人在行動
第玖一章 歡樂元宵節
第玖二章 少帥的決斷
第玖三章 泡湯行動
第玖四章 熱河的複雜情勢
第玖五章 不平靜的周末
第玖六章 衝突迭起後的各方反應
第玖七章 上海行之真正敵人出現
第玖八章 上海行之街頭驚魂
第玖九章 上海行之真正危機
第壹佰章 上海行之海軍整合
第壹零一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蒞臨
第壹零二章 上海行之委員長夜談
第壹零三章 上海行之接艦典禮
第壹零四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空軍大捷
第壹零五章 二一四情人節之陸空立體戰
第壹零六章 上海行之尋親紀實
第壹零七章 上海行之浙江商幫
第壹零八章 二一六海上衝突
第壹零九章 上海行之熱河善後建議
第壹一零章 回到山東
第壹一一章 多的是有心人
第壹一二章 劍拔弩張後的意外結果
第壹一三章 王氏集團人才輩出?!
第壹一四章 美國行之日本小動作不斷
第三卷 遊歷世界敵蹤現

1933時空逆流
Change the starting point of history in 1933
作 者
黃晁
故事類型
虛構歷史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348
累積人氣
125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壹零九章 上海行之熱河善後建議
烈焰沖天,爆炸聲不斷,即使遠在營口的日軍觀測站,都能用肉眼看到遠方劇烈的火光。很快地武藤信義就收到觀測站的電報:「第二外遣艦隊,司令官津田靜枝以下,全體玉碎。」武藤信義拿著電報的手不停顫抖,口中喃喃自語:「這仗沒法打了!這仗沒法打了!」他知道這件事情瞞不住,立刻密電通知東京大本營。

而腳不停蹄的土肥原,拜會了北平英、美大使(當時北伐結束沒多久,又爆發中原大戰,各國政府唯恐時局動盪仍多駐北平,時至1936年,南京政府日趨穩定,才陸續遷往南京),沒有獲得確切消息,隨即動身前往南京,而當第二外遣艦隊全軍覆沒的時刻,他已經抵達南京。

一下火車,他就立即前往南京國府政府拜會委員長,可惜出來招待他的是國民政府行政院長汪精衛,而不是委員長。詳問之下,才知道委員長去了山海關視察。平時土肥原還會敷衍兩句,現在火燒眉毛了,隨即匆匆告辭,回去另外想辦法,留下一臉不快的汪兆銘。

由於臨行前,武藤信義特別交代,不能動用外交單位參加和談,以免未來將帝國政府捲進來,變成正式的和約。於是土肥原不敢去設在日本駐南京總領事館的日諜指揮總部,而是到日本情報分部,南京鼓樓附近的上海內山書店分店休憩。在這裡他接到南京總領事日高信六郎的電話,他告訴土肥原,領事館將派副領事藏本英明協助他和國民政府和談。

土肥原非常訝異外務省會公開介入這項拖延時間的計謀,但日高信六郎告訴他:「情勢有了變化,第二外遣艦隊在渤海灣失蹤,判定是被支那飛機殲滅,目前我們要制止事態惡化,必須由外務省和關東軍齊心協力。先讓藏本英明和你去試探支那國府的態度,確定帝國政府要讓步什麼地步。對了!蘇聯新任大使丹尼斯·瓦西里耶維奇·鮑格莫洛夫願意協助我們調停日、支糾紛,你們可以先去蘇聯大使館聯繫看看,看看他們能給我們什麼幫助。」

土肥原對於第二外遣艦隊全滅消息的訝異,不會輸給東京大本營。第二外遣艦隊可能被殲滅的消息傳到東京大本營,本來預備散會的各級將領,停住了向外走的腳步,天皇裕仁也從後面走回到座位上坐好。

負責替天皇發言的宫内大臣牧野伸顯開口說:「先等內閣總理大臣齋藤實、總理代理(副總理,當時他正式職位為負責財政的大藏大臣)高橋是清、外務省大臣內田康哉列席與會,然後諸君再針對目前獲得的消息,提出看法。」

在等待的時分,現場一片嗡嗡聲,底下議論紛紛。無論陸軍、海軍,沒有一位將領相信,不到一個晚上的時間,擁有十艘戰艦的第二外遣艦隊會全軍覆沒。看來支那軍獲得相當先進的飛機,遠遠超過帝國現有陸航和海航的實力。

等內閣成員進來,大家才稍微肅靜,等宮內大臣牧野伸顯伯爵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又將電報讓內閣三位大臣看了一遍。之後,牧野才問:「諸君有具體看法嗎?」

天皇御前現在一片寧靜,和幾小時前爭論的吵雜聲有著天壤之別。陸海軍現在都打不過,難道投降嗎?沒人敢提這種會被天誅的話題。

過了很大一會兒,石原莞爾才開口說:「卑職認為稍早達成的會議結論還是有效,利用和談爭取時間還是可行的。支那可以買到的飛機,皇軍不可能買不到。加上編練成軍的時間,大概拖個兩年應該可以形成戰鬥力,到時再與支那一決高下。」

這時杉山元避開和談與否的話題,直接針對和談內容:「萬一支那提出要我們還出滿洲,我們是同意不同意呢?」

這時外務省大臣內田康哉開口說:「依據國際慣例,撤軍需要一點時間,拖個一年半載,甚至兩年應該都沒問題。所以我們可以答應,但在撤軍時拖拖拉拉,勢必能為新式航空隊成軍,爭取到時間。不過,我建議先由外務省派出低階事務官先前往試探支那政府的意思,我們再做決定。」

齋藤實點點頭:「這是老成謀國之言。」

大角岑生這時說:「那第一外遣艦隊還增不增援旅順呢?」杉山元也趕緊接口:「原本預定前往滿洲六個師團,還要從國內調動嗎?」

永野修身先發言:「以目前這個狀況,第一外遣艦隊去了也是送菜,即使派遣整個聯合艦隊,情況都堪憂,我建議按兵不動,等待談判結果。」支持他的還有陸軍參謀本部小畑敏四郎:「我也認為調六個師團去也於事無補,靜待談判結果是最好的,萬一情勢不諧,目前的關東軍要撤退回朝鮮也比較容易…。」

小畑敏四郎話還沒說完,與皇道派一向針鋒相對的永田鐵山立刻怒吼:「小畑敏四郎,你說的是什麼話?難道現在已經在討論放棄皇軍浴血奮戰奪得的滿洲了嗎?」大帽子一扣下來,正反兩方霎時間又開始激烈爭執,從陸軍皇道派和統制派互相噴口水,後來擴大到了海陸交鋒。杉山元忍不住打了用他年輕時的綽號「傻瓜元」,來諷刺他沒大腦的海軍軍令部部長谷口尚真;接著相對比較年輕的陸軍石原莞爾、永田鐵山、松井石根和海軍永野修身、藤田尚德、野村吉三郎、小林躋造、山梨勝之進,從原本的拉架,到最後變成群毆。

這時即將接任關東軍司令的菱刈隆心急地大吼一聲:「諸君難道要在天皇面前失儀嗎?」實際上在天皇面前已經是失禮了,不過菱刈隆想趕快擺脫這些糾紛,趕快得到一致的意見。畢竟是他要去滿洲,所以他有意為大家開脫,故意這樣說,好像打得亂七八糟的這群高級軍官只是預備犯。

在菱刈隆一聲吼之後,大家才忽然警覺到這是御前會議,不是海陸自己的關起門來,可以打得你死我活的海陸聯席會議,於是紛紛停下來。這時總理代理高橋是清也把動手的杉山元和還手的谷口尚真拉開,然後對眾人說:「目前國庫艱難,不管決議是什麼,我認為都要加緊從滿洲輸送財貨物資回國內,這樣才有財力和底氣發展航空飛機。」

最終大家達成協議,先試探性和談看看,等支那的反應結果再決定下一步行止。天皇等大家意見一致之後。低頭向身邊宮內大臣牧野伸顯交代了幾句,牧野隨即開口說:「這件事就由外務省和關東軍通力合作,為帝國爭取最大的利益。」於是才有晚間日高信六郎聯繫土肥原賢二這件事的發生。

就在土肥原前腳離開國民政府,接到希特勒電令負責調停的陶德曼,後腳踏進了國府的大門。負責接待陶德曼還是國民政府行政院長汪精衛,這位院長還真的很閒,沒事幹就當政府禮賓官,負責接待所有外賓,不知道外交部部長在幹甚麼吃的?喔!對了!外交部長羅文榦前往美國參加羅斯福總統就職典禮,現在由國民政府行政院長代理外交部長,所以算是錯怪他了。

現在汪精衛感到非常,喔!當然不是錯怪他很閒這件事讓他感到鬱悶,而是他真的很閒…。好吧!他鬱悶的是「真的太閒」這件事,因為陶德曼聽說委員長不在,也馬上告辭了。你說他能不鬱悶嗎?怎麼每個外交使節幾乎都沒把他這個國民政府的行政院長放在眼裡呢?「喂!我好歹算是國家總理啊!怎麼大家有事都不和我說呢?」汪精衛在心裡怒吼著,然後…就沒然後了,誰叫他沒掌握軍權呢?於是他無可奈何的提早回家抱老婆哭訴去了。

「要不要去拜訪日本領事館呢?」陶德曼站在國府辦公大樓的大門外猶疑了許久,最後還是決定不要降低外交格調,屈尊去拜訪日本總領事。他自言自語的說:「還是等日本上門吧?」然後就驅車前往新整修過的德國領事館。在年中德國大使館即將搬遷至此,這也算他提早入住罷了。為什麼陶德曼這麼有把握日本人會找上門呢?因為日本海軍軍令部總長伏見宮博恭王正積極在推動日德海軍合作,所以他料定如果日本遭到外交困難,一定就會找上門。

這一夜,委員長夫婦在葫蘆島度過。他們抵達時,剛好一架又一架的戰機閃著頻閃燈紛紛落地,後頭還有很多架開著左舷紅燈右舷綠燈盤旋在天際等待降落。

沒錯,委員長到了山海關並沒有多停留,就提出要前往葫蘆島視察,萬福麟在請示了赤峰的張少帥後,確認前線安全狀況。隨即派軍車載著衛隊,以及多輛裝甲車,護衛著委員長隊前往葫蘆島,沿途看著兵強馬壯的東北軍,委員長感觸良多。他不再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因為他身後有一輛引爆車和幾輛王紹屏送他的裝甲車護衛著他的安全,而是感嘆著:「王台生果然沒有騙我,只要給我們時間,中國必將崛起!」

他和蔣夫人站在跑道尾端,一一和跳下飛機的飛行員握手。蔣夫人一句:「大家辛苦了!平安回來就好!」感動了大多數飛行員的心,這就是後來她超越小敏成為空軍之母的開始。回南京後,她第一件事就是拜託他的先生,也就是委員長更改了杭州中央航空學校旗桿下精神堡壘上面寫的:「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的誓詞,她用了王紹屏貼在東北軍各大機場的標語:「珍惜生命,再次駕駛更新更好的飛機,不斷讓敵人兵艦陣地和炸彈同歸於盡!」她告訴委員長:「台生說的對,以前我們沒有好的飛機,所以用人命去拚,但現在飛機有了,生命就比飛機更重要!飛機沒了可以再造,但生命沒了,誰來駕駛飛機呢?」

這位有毅力的夫人開始關注空軍的一切,就像原本歷史上她做的一樣,關懷烈士遺屬,收養烈士遺孤;照料著航向生死未卜飛行員的子弟妻女。她永遠帶著銀翼飛行徽章,雖然這是小敏親自繪圖製作的(其實就是從歷史資料上抓的圖檔),但她卻無時無刻不戴著,取代了原本華麗的項鍊首飾;樸素的旗袍裝上永遠就是一枚銀翼徽章。

而她開始代表著空軍的精神,是帶領著大家合唱王紹屏剽竊的每一首空軍軍歌,每次空戰後,她一定會就近和空軍眷屬一起到機場,等待著歸來的勇士;每每看到激戰過後,千瘡百孔的機身艱難地降落,她會和眷屬們一樣揪著心,一起為無法歸來的烈士流淚,或者一起為生還者歡呼。

這一切都是因為在這一晚,她看到強大空軍降落的震撼場面。尤其是在簡報室裡,她得知144架飛機成功擊沉十艘日本軍艦,而且全數安全返航之後。從此她的心裡除了她的丈夫,就屬於空軍。女人不干政的文化傳統,讓聰明的她用柔情感化著空軍,讓空軍對中央的忠誠從此未曾改變,即便後來她的丈夫幾次陷入險境,空軍依然護衛著他們夫婦倆頭上天空的安全。

勝利來的太突然,讓委員長不禁想和空軍健兒們徹夜狂歡;但南京的電報讓他不得不把歡樂的心情放到一邊,重新思考當前中日間的關係。就在他困擾不已的當下,他的夫人輕聲的建議著:「何不問問王台生?」

「台生說過電報和電話都不安全,除非我們回去,叫他立刻到南京開會。但我卻想先避避日本人,晾晾他們,這樣條件才能高開一點。」委員長揉著眉頭說著。「那問問這裡的指揮官、聯隊長王立序,我猜他們一定有和王台生連絡的秘密方式。」委員長這才點點頭,讓副官去請王立序過來。

這位東北老將是安徽人,個子不十分高,但很壯碩,他見了委員長之後,行了禮,問了委員長何事之後,又禮貌表示:「委員長,機場的緊急聯絡方式的確能聯絡上王所長,但是因為這是為了飛機設備出狀況時專用的緊急頻道,是否讓卑職請示一下王所長是否能用緊急連絡通道讓委員長和他通訊。」委員長不知道這項緊急連絡方式就是視訊,所以要保密的是通訊管道本身,而不是通訊頻道的呼號。不過委員長本身是軍人,他知道戰時占用緊急頻道,的確會妨礙軍事機密通訊。於是擺擺手:「那就算了!我發電報跟他聯繫一趟好了,我到山東跟他會合。」

王立序退了出去,沒多久又回來,報告說:「王所長在線上等委員長,請委員長跟我來。」委員長夫婦莫名其妙地跟著王立序在機場大樓裡東繞西拐,最後來到一座電梯前,請委員長夫婦搭乘電梯後,王立序按了電梯鈕,卻退出電梯,並請委員長的衛士也跟他在電梯外頭等。衛士當然不肯,最後還是委員長發話:「你們就在這等,我相信王立序司令的安排。」電梯門就在衛士眼前慢慢闔上,委員長夫婦搭著電梯來到不知地下幾層的機密單位。

電梯門一打開,一名長相可愛和小敏長相有幾分類似的女軍官(這是九姊妹透過堂哥計畫啟發的點子,名為堂妹暨表姊妹附屬計畫,方便自己克隆一些分身來主持某些機密計畫。)行了個俏皮的軍禮,然後就帶著兩人穿過一道兩側都有燈光的通道,來到一間只有一個螢幕的房間。

女士官說了聲:「委員長請稍坐,連線需要點時間。」沒多久就看到王紹屏叼著一個大餅出現在螢幕上:「開始了嗎?怎麼不早說?」邊把咬了一口大餅放下了邊和同時張大了嘴驚訝不已的委員長夫婦打招呼:「委員長、夫人,抱歉,剛好肚子餓吃點點心,呵呵!這是我們最新的技術,只是有點耗電,也有點不穩定…」話才剛說完,螢幕就出現一條條雪花紋,似乎在證明王紹屏的話。這當然是王紹屏故意耍的花招,他可不想讓委員長覺得這項技術已經很成熟。到時萬一要求南京各單位都裝一套,那咋辦?花錢事小,洩密事大,以南京篩子的狀況,很快列強就會虎視眈眈地聯合要求技術轉移了。不過,王紹屏倒是真的想和委員長建立秘密聯絡管道,以免老有誤會發生;身居高位者難免多疑,如果能多多當面溝通,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衝突。所以王紹屏才會刻意在通訊一開始裝瘋賣傻,代表自己毫無心機,是個率真的誠實人。

也真剛好,委員長夫婦還真吃這套,夫人立刻笑呵呵的說:「除了你剛講的缺點之外,還得注意服裝儀容,不然連臉上的雀斑都看得很清楚呢!還好你剛是在吃餅,不是刷牙呢!」

王紹屏假裝不好意思地搔搔頭:「以往開機需要一段時間,忘了剛剛王隊長已經用另一套語音系統先談過一下,已經開機了。」

委員長笑了笑開口說:「這南京可以裝一套嗎?」果然!不出王紹屏所料,於是說:「可以是可以,但最好裝在委員長家裡,還得搞個大型發電機…。」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嫌南京保密太差,你派人來中山門外小紅山官邸裝一套吧!那是新完工的地方,保密周全,應該就沒問題了。」王紹屏允諾,他知道這座被詬病亂花錢的別墅官邸。到時找人幫委員長弄安全一點,算晚送給他們的結婚禮物吧。(不能算結婚紀念日禮物嗎?這好像只有夫妻互送,外人不能參與,是嗎?)

「委員長找我有什麼事?」王紹屏知道一定是討論對日談判的事情,但是依然裝傻的問著。畢竟比老闆聰明不是什麼好事,三國時代的楊修就是個好例子。

「你知道剛剛葫蘆島的空軍殲滅了日本一個分遣艦隊,董福亭也消滅了日本第八軍團嗎?」王紹屏繼續裝傻到底,開玩笑現在總指揮是張學良,他為什麼會知道?但完全不知道又太假:「剛剛王隊長提了一下,說是委員長親自坐鎮指揮,是嗎?」稍微拍下馬屁,只是倒楣的王立序背了黑鍋。

委員長笑的很開心:「哈哈!胡扯!這個王立序拍馬屁也拍的太離譜,我到的時候,飛機都返航了!」然後又收斂笑容正色道:「南京來了電報,說是土肥原下午造訪,似乎是要和談,你有什麼看法?」

王紹屏面色凝重的沉默了一陣,然後才開口說:「以現在的準備和日本全面開戰,誰都沒有萬全的把握。所以到今年底之前,我們最好還是採取守勢;爭取時間替中央軍整訓換裝,之後才有一戰之力。但我個人是希望最好能拖個四、五年,讓政府府庫充盈,稅收盈餘足夠面對任何挑戰,這樣打起仗來比較有把握。」委員長聽了以後,覺得和自己所想的不謀而合,於是點點頭:「我和你想法很接近,但是民眾知道了熱河、渤海大捷,勢必會要求政府收回東北,逼得政府不能和談,這該怎麼辦呢?你有想法嗎?」

「我也有類似的擔憂,但我認為這是危機也是個契機。」王紹屏摸摸下巴佯做思考狀的說。其實王紹屏已經截獲日本密電,並破譯了內容,知道日本打算假意答應自東北撤軍,先拖個兩年再說。

「怎麼說?」委員長沒有日本的情報,不知道日本人的底線,所以好奇的問。

「第一,在目前空軍優勢下,日本必會退讓,所以我們可以大膽提出要求,至於最後會是怎麼樣,那我們不管,只要我們不開火,日本就不敢有任何動作。而且我認為日本最後會退讓,可能會把滿洲國定位為我們自己的內政問題,故作大方假意撤軍,讓我們內部自己解決。但卻在撤軍時限上敷衍我們,藉此拖延時間,整軍備戰。等日軍重新取得空中優勢,就會撕毀協議,捲土重來。不過這樣一來,就跟我們想法類似,大家都在爭取時間,對我們來說不見得是壞事。」王紹屏把和九姊妹商量好的話套了上來。

「繼續!」委員長點點頭,這和他預料的也差不多,但是關鍵在於國內。

「第二,無論有沒有達成協議,中國孱弱,天下盡知,所以政府藉此倡議生聚教訓,整軍備武;並趁機推動改革,讓國人全力支持。即使有心人想要利用這個機會搗亂,只要政府先扛起抵抗外侮的大旗,在改革方面有具體成果,這些跳樑小丑勢必無法達到目的。」

「嗯!」過去委員長一向主張安內攘外,但是揹著中央這個大旗,在力有未逮的情況下,還不如地方小軍閥來的輕鬆。過去在日本壓迫下,委員長有極大的危機感,才會力倡安內攘外;而在當前連勝兩場大捷的情況下,鞏固江浙附近幾個省的既有勢力範圍,透過逐步變革,再慢慢擴張,變成一種可能的選項。於是他開始轉換自己的思考:「是否扛著抵禦外侮的大旗,讓東北軍頂在前面呢?但是東北軍會不會聲望大漲,失去控制呢?」

「其實不把日本逼得太緊,也有好處。東北尚未收回的情況下,對於喜歡抗議的學生們,我們可以號召他們入伍;反正我們海空軍技術兵種都很缺人。想想看啊!這徵兵桌往抗議人群前面一擺,嘖嘖…,他們是搖頭說不要不要呢?還是轉頭就跑,一哄而散呢?這絕對比水肥…呃!我是說比灑水有效。」

委員長夫人咯咯地笑個不停,邊說:「就你這傢伙,鬼點子真多!人家學生是國家棟樑,你卻要人家去當兵!讓他們父母知道了,非跟你拼命不可。女孩子怎辦啊?難道也去當兵?」「夫人,我沒強迫啊!他們要嘛當兵,要嘛回去讀書報國,如果不當兵非要遊行,那就不是政府不抗日,而是他們不愛國啦!女孩嘛,一樣啊!我們空軍就有許多女飛行員,夫人沒看見嗎?」王紹屏雙手一攤無奈的說。「是嗎?天太黑沒看清楚,明早再去看看,是不是那些華僑啊?」夫人很關心的問著。

王紹屏先是點點頭向夫人說聲「是」,然後繼續對委員長說:「另外,委員長,以練兵的角度來看,中央軍在整訓之後,陸軍和東北軍一師一師、空軍一大隊一大隊的輪調,在不影響戰備的情況下輪流和日軍對抗,倒是不錯的練兵方法,也能培養各單位默契,現在實在太區分什麼中央軍、地方軍的,不該都是國軍嗎?抗日之前都是國軍!」王紹屏似乎猜透他的心意,無意間講出這段話剛好打中他的心思。

於是委員長再度點點頭:「好!這是個好辦法。」不知道是講前兩點,還是後面補充的兩點。總之委員長十分滿意的結束了通話,由小敏的堂姊李誠熙送出秘密通訊室,開心的運用普通電報機發出密電,讓何應欽主持對日談判。自己則悠哉悠哉地參觀陸、空軍的裝備,校閱東北軍的軍容。

1933年2月17日星期四,日本南京副領事藏本英明正式向國民政府提出解決中日華北衝突備忘錄,要求展開停火協議。本來中央還想端個架子,給個下馬威,打擊一下日本囂張的氣焰,順便試探一下日本的耐性與底線,準備讓己方能獅子大開口。但沒多久,遞交國書的蘇聯新任大使鮑格莫洛夫和德國大使陶德曼分別向國民政府表達兩國都願意介入調停的意願,使得國府找不到藉口再拖延談判。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1933時空逆流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