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 
卷二 噬妖之城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活口
第二十七章 結案
第二十八章 委託
第二十九章 挫折
第三十章 聯繫
第三十一章 攔截
第三十二章 冰寒青龍
第三十三章 暗部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第三十六章 懺悔
第三十七章 一念無明
第三十八章 同房

封龍譜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5
累積人氣
105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你你你……你聽見我們說話了啊?」黃利源邁出步伐,伸手指著那瞳孔綻放銀光的不速之客。

  「聽見了,我也說出我的訴求了。」男子聲音更為低沉,參雜在夏日的風中仍會令人感到發寒。而這聲音,正是來自阿竹。

  雖然曾在查案時有所迷網,但阿竹最後想通一件事。

  那便是,如果灃水鎮也有居民失蹤,而鎮上卻有如此規模的生意在運作,那麼此鎮之長的手中資訊定然極多,失蹤案他定知其由。

  如果連這點消息都不知道,那該如何去控管整個山梨生意?又該如何安插水魎在陸上活動?而大船上的那些人,更不可能和鎮長毫無關係,他們定是同一夥人。打從山梨被人壟斷之後,他們就一直在進行著不為人知的交易。

  說不定——更早之前就已經密切合作了,只是方式較為繁複,需要多耗人力或財力。

  果其不然,阿竹在鎮長宅邸外全都聽見了。

  銀眼所帶來的功效,不光只是身輕如燕、疾行如風的速能,視力和耳力亦有提升,而且是大量提升,只要挑個順風的方位喬裝成路人,便能輕鬆得知所有資訊。

  若非江文隆那句「隔牆有耳」,阿竹可以知道更多,這些人的秘密——將不再是只屬於他們的營利手法。

  而會議中的黑道們,有半數以上都曾被阿竹跟蹤過;徹查妖兵集團的那個禮拜,查找的就是這些不被法律拘束的人。所以阿竹知道的不比鎮長少,他甚至知道船艙裡面的那些「東西」究竟是什麼,又將被作何用途。

  在聽完黃利源的肺腑之言後,更加接近真相的阿竹實在無法冷靜,他的心中充滿怒火,並希望封印在「封龍棍」中的「龍」強硬地支配自己。

  完全支配,沒有人類該有的顧慮……

  就讓最狂暴、最邪惡的龍來取代自己吧……那樣就可以毀掉這裡的一切……殺掉所有看不順眼的人……

  可是阿竹辦不到,為免波及百姓。而那些龍就像在呼應他的本性,至此全無異動。

  在還能保有理智的情況下,阿竹只想尋求一個最好的解決方法。

  那便是他所說的「合作」。

  「誰讓你在那偷聽的?你說話啊!」黃利源從來沒有向人吐露過心聲,剛才是第一次,其中夾雜了許多生意上的機密,除了王蠻之外,沒有人可以聽見。

  一旦讓人聽見了——定要滅口。

  「王蠻,你可別讓他跑了啊!要讓他逃走,你跟我可就完了!」黃利源雖然憤怒,卻終究有怒無膽,走了兩步又退了回去,對王蠻道:「上啊!先打再說!打到他剩半條命再帶回去探探他知道多少!」

  「好像沒有別的辦法了。」王蠻大步繞過黃利源虛胖的身體,猛力按壓指節,清脆的指響猶如炮竹。

  阿竹雖然主張合作,卻沒有迴避王蠻的挑釁,只是笑道:「你認真的?」

  二人各自朝前站了三步,雙方距離已十分接近。

  王蠻用眼神示意:認真的。並問:「你不使用兵器?」眼睛牢牢盯著阿竹背上的長物。那長筒袋不算粗厚,外皮卻十分紮實,裝著類似長棍的物體,王蠻看這事物雖然極長,但並不影響阿竹的步伐,可見重量只是一般。

  是木棍呢?還是其它更輕盈的長兵刃?

  「不用了。」阿竹一口回絕,道:「我想,它並不會影響到我跟你的戰鬥。」說著調整背袋,讓棍身完全貼住整個背部。

  看來,這場架已然無可避免了,而阿竹勝券在握。

  黃利源向來不敢恭維王蠻打架時的狠勁,一套「延骨拳」端得是拆毀人體的爆發勁道,見他準備開打,便即踉蹌竄入了那破損不堪的老屋內部,從一扇崩裂的窗口遙望街上對峙。

  對於阿竹的自信神態,他不置可否。過去有多少這樣的人被王蠻一拳爆頭,那已經算不上什麼奇事。

  放眼望去,周遭三十多戶老房早已沒人居住,只要別打出這條街外,隔日的騷動便能輕易壓制。

  是用重建社區來搪塞過去,還是用天災人禍呢?

  不,也許他們之間的對決不會造成大規模的傷害,未打之前就想理由實在言之過早。

  黃利源吞了口口水,只盼這個不明來歷的小夥子不堪一擊,否則的話,風聲便有走漏機會,自己的鎮長地位隨時不保。說不定……一條命就得掉在一時的口舌之快上……完善美好的人生……就這麼糊婼k塗地被自己送葬掉了……

  然而王蠻異常平靜,並未直接開打,只是仗著巨大的身體壓制對方,就看對方會不會眼露怯意。

  真正的一擊必殺,其實取決於敵人的狀態。

  驕傲,亢奮,昏沉,急躁,甚至是眨眼。只要稍有疏忽,就是王蠻殺人的機會。

  抱有殺人覺悟的幹架高手——觀察的部份就是這麼簡單。

  可是站在他前方的阿竹,一直不受這種壓迫的影響。

  兩人身高明明有所落差,強壯程度完全傾向王蠻,可是阿竹氣定神閒,步履穩健,那揹著「封龍棍」的身影散發出驍勇善戰的氣勢,也是一副逞凶鬥狠的模樣。

  如果王蠻是滔天巨浪般的存在,阿竹便是浪上的一艘大船,哪怕浪再高再大,這艘船也終將能夠看見海浪平靜的那一刻,再一次回歸它原有的安寧。

  王蠻已經知道,想要打倒眼前的人,光靠氣勢是沒有用的,只有最純粹的暴力,才能碾碎對方的從容。

  而這套方法——正是自己最拿手的。

  王蠻忽然就打,無預警中左拳倏出,揮拳途中沒有發出聲音,乃是一招刺拳,那雙沉著的眼睛就像在說:倒下吧!

  以王蠻的力氣,簡單的突刺,可直接打崩車子的擋風玻璃。

  阿竹就像當初應付張資旋的剛掌一般,以腳底輕觸王蠻的拳尖,跟著膝蓋彎曲,想借力讓自己高速後躍。可是王蠻看似憨直,對於戰鬥一事卻甚是敏銳,肌肉的神經反應已然超過大腦所思,每一次出招都會自動安排出後著。

  就像現在,王蠻直接就將肺部空氣吐盡,關節像是瞬間拉長,餘勁比想像中猛烈,阿竹還未取巧,王蠻的力量已如排山倒海般向前衝擊;此刻的阿竹,就像一片被狂風掃中的落葉,凌空翻轉兩圈才狼狽落地。

  ——這是何等驚人的力道!

  翻圈是阿竹洩力的一種方式,若非如此,他的整條腿都會殘廢。

  然而王蠻並未給足阿竹調整姿勢的空間,第二拳又再跟上。

  這次是右拳,狹夾著上百斤的力道轟向地上的阿竹。

  阿竹右腿痠麻,一時不能自主,當下雙手按地,如蟋蟀般高高向側方彈去。

  這一彈,足足彈了三十公尺,並以背部著地,全身沾滿髒土。

  原來王蠻拳風掃至,地磚崩裂暴飛,阿竹受到風壓驅逐,這才一口氣飛那麼遠。

  王蠻挺立上身,卻不繼續追擊,只是淡淡地道:「我看你剛才那胸有成竹的模樣,一直以為你能有所成就,沒想到……」眼中流露出強烈的失望。

  「你幹什麼!」黃利源低聲催促,「你他媽耍什麼帥!他可是聽見我們秘密的人!快幹了他!」

  王蠻卻不理他,只是對著阿竹道:「就憑你這實力,咱們無法合作。」

  「還他媽合作!」黃利源快崩潰了,「我真服了你了!」

  阿竹從地上慢慢站起,藉此伸縮右腳,發現損傷不大,但要高速奔馳卻有困難。

  但即便如此,他的表情依舊從容。

  「是啊!面對絕對的暴力,取巧不會獲勝,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你這麼可怕!」阿竹先是一笑,後來才忽然陰沉著臉。眼色轉金之際,右臂筋骨繞圓舒展,竟自動自發地向王蠻這個怪物走去。

  王蠻察覺出當中的異樣,五指向掌心收縮,凌空揮出一記重拳;那長滿肌肉的右臂看似愚鈍,卻在擊打時猶如猛蛇出洞,整條手臂瞬時活了起來!

  他本來就打算使出這招「延骨拳」中的「破勁」,用以隔空飛擊,直接衝撞阿竹身體,只是期盼阿竹還有發揮空間,所以停頓;要不要打死阿竹,之間只差了一句多餘的感嘆,就算黃利源不去督促,此招仍然會發。

  然而阿竹在切換金眼後,體格竟在無聲息中變高變壯,一個如同王蠻一般的拳擊破空而出,二人竟在三十公尺之遙完成了力量的拼鬥!

  兩股拳勁相互衝撞,於半空中爆出數萬絲勁氣;這些氣流無比蠻橫,所經之處無不引發震盪,方圓十尺內石磚爆裂噴飛,沙塵漫天飛揚。

  王蠻正吃驚對方也有這樣的力道時,一抹龐然巨影突然破塵而出,猛一揮拳,強大的風勁吹到了王蠻身上,令他有了被其撕裂的幻覺。

  黎氏「封龍譜」有載:金身蠻龍,為「封龍棍」中的第二條龍,名為「力土」,以一招「五指山」為貫徹暴力之形象,每一拳都蘊含了破開山壁的力道。

  阿竹眼色轉金,乃受「力土」影響,雖然只開一階封印,威力有所落差,但用來和人類過招,已是相當受用。

  果見王蠻仍沉溺在方才的隔空震盪中而無可自拔,阿竹這追擊而來的重拳,全然在他反應之外。

  可是王蠻畢竟是人類中罕見的搏擊高手,大腦未動之前,右臂已自動回擊,二人拳頭相碰,億萬塵埃頓時被這股力量衝得煙消雲散。

  ——又是一次齊鼓相當的對拼,各自都承受了部份威力;拳勁雖已互抵八分,還有兩分卻衝入了體內,那是翻攪內臟的痛苦,僅能靠意志力撐過。

  阿竹收回右拳,打出左拳,王蠻彷彿和他有心電感應一般,也是出了左拳。

  手臂在空中勾出彎弧,拳勁再拼!

  「五指山」對決「延骨拳」,正是一場力與力的火爆饗宴。

  拳勁四散,地面碎石猶如重量全失,高速向旁噴飛——

  阿竹穩住腳步,還要出拳,王蠻卻已看準了拳頭路徑,手腕一扭,由下而上擊打阿竹的手腕。阿竹右手上揚,失了前衝的力道,門面登時有了空檔。

  這是王蠻追擊的好機會,可是阿竹反應更快,左拳以傾斜姿勢打在王蠻臉上。

  王蠻的脖頸拉撐至極限,頭顱似要飛走,但向下凝視的眼神卻很堅毅,彷彿並未受傷;阿竹在打中他的那一刻也已察覺異樣。

  拳頭觸感雖然扎實……但那種感覺,就像是打在塞滿棉屑的枕頭上,力道已被徹底抵銷。

  ——這個世上,居然有這種人?

  阿竹打死不信!只靠頸椎扭動,不可能抵掉這可以打崩頭骨的力量!

  王蠻強硬地擺正臉孔,惡狠狠地舉拳要打,阿竹為他剛強的氣勢所震,開始丟了硬拚的勇氣,眼色由金轉銀,切換成適合逃難的狀態。

  王蠻看穿了他的意圖,喝道:「想跑?」右拳一揮,激起狂風,讓正在跨足離開的阿竹身體一斜,如被水漂打翻的蜻蜓般凌空打轉。

  只是擦過便有這等威力……若正面擊中——五臟六腑焉能無恙?

  阿竹鐵青著臉,手指按地的同時,雙腳已蹬上了王蠻不及回收的胳膊,猛力一彈,以魚躍龍門之姿拉開了雙方距離。

  王蠻殺紅了眼,哪肯輕易放過?沉重的步伐向阿竹的身影逼近。

  阿竹知道王蠻好戰,方才的互毆已激起了他的鬥志,如果不分出勝敗,王蠻定不會輕易罷休,若想奪回主權,定要叫這頭怪物心服口服。

  還在思索迎戰策略,王蠻卻已靠近。

  王蠻開始綿密地砸出拳頭,每一拳都凝聚了全身的力量,見人就砸,見影就揍,雖然頻頻落空,只是徒增周遭房舍的損壞,但王蠻堅信阿竹躲得過拳,卻避不開風,只要再揮幾拳,遲早會被風壓震傷,到時候定然身軀虛弱,不會再有躲招的體力。

  等待阿竹的,只剩支離破碎的慘烈死狀。

  阿竹卻作夢也沒想到,自己下山不過數天,便在城鎮中遇上了這樣的猛將,心中倍感徬徨。可是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唯一可以幫助自己的人,如不在今夜將之說服,日後定無機會。

  說不定……對方很快就會查到自己身分,旋緝會社定要遭受波及。

  一想到自己來自旋緝,其中包含了張資旋的信任,任務失敗倒不打緊,倘若引回敵人,令公司遭殃,那豈不是一輩子良心不安,永世愧對於她?心念及此,阿竹不再迷茫,眼色轉金,瞬間切換的氣勢令王蠻停下了動作。

  王蠻的呼吸漸漸粗蠻。他瞪著正在靠近的阿竹,方才輕易得來的主權正在流失。

  阿竹闊步向前,隨著行走而擺動的手臂肌肉,線條凹凸有致,和王蠻相比竟只瘦了半圈。

  王蠻額冒冷汗,一顆圓滑的光頭映射出稀疏的路燈。也不知是自己剛才沒有看清,還是阿竹的強壯來源與眼色有關,總之眼前這個青年人已經和剛才不同。

  ——那是可以跟自己匹敵的狠勁!

  阿竹站到了他的身前,右腳隨興一踢,將一顆巨大的石塊踢開,跟著臉露獰笑,喉嚨一鼓,吼聲如轟雷般炸了出去:「沒有障礙物了——不打做啥?」

  這一聲叫喊,差點震損王蠻耳膜。黃利源身在數十步之外,又有牆壁掩護,加之雙手緊遮耳鼓,仍感覺頭昏眼花,眼前似有金星飛舞。

  王蠻意外地退了半步,隨即露出爭強好勝的怒容,緊接著咬牙揮出右拳,威力仍完美地保持著方才的水平。

  阿竹勾動手臂,正面和他拳頭互擊,傳入地下的勁力瞬間推開一地石屑。

  ——阿竹居然不閃不避,直接選擇對拼拳勁?

  王蠻看懂了他的意思。

  阿竹打算進行一場最危險的對毆、最沒技巧的蠻鬥,只是拼誰的拳頭硬,誰的氣場強,然後從中選出勝者。

  無腦,可是刺激。此次對戰,唯一的勝利技巧就是想辦法撐到對方手骨崩碎。

  黃利源感覺強風襲來,刮面生疼,暗道:「這兩人都是瘋子!不折不扣的瘋子!」

  升起躲避念頭的那一瞬間,二人則開始了極致的暴力互毆。

  他們皆發怒吼,以壯聲勢,拳頭不停對砸,皆無呼吸;高手比拼注重換氣程序,但街頭鬥毆卻是無呼吸的激烈運動。他們在拚肌耐力和肺活量,拚到頸冒青筋,臉頰脹紅都不能停止,一定要有人先垮,才有人夠資格呼吸空氣。

  拳頭互碰,等於以骨對打,皮肉會先血肉模糊,才會看誰的骨頭先裂。

  他們不痛嗎?

  不。打出第一拳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痛到幾乎閃尿,咬合的牙縫快要滲血。他們痛到恨不得快點砸崩對方的拳頭,並向不存在的信仰禱告對方快點崩潰。

  只有這樣,才能停止一發不可收拾的狂暴對決。

  然而悶沉而富有規律的聲樂演奏至此,這首從頭到尾由高潮組成的暴力樂章,並沒有終止的跡象,二人彷彿在拳頭接觸的那一瞬間被惡魔附身,咬牙切齒,怒目猙獰,眼中映著對方的眼,拳頭卻不偏不倚地屢屢對毆。

  幾十拳過後,阿竹越打越狠,表情居然變得暢快滿足,逐漸不將疼痛放在心上,反觀王蠻滿額冷汗,面色惶恐,雙腳隱有顫抖跡象,力量正在衰退。

  還是「五指山」對決「延骨拳」,兩人的招式差異卻在這時候顯現了出來。

  其實王蠻真正能力,在於分脫骨骼。他能製造多重關節,力量泉源在於分裂瞬間,分裂時的骨骼縫隙中會產生推力,脆弱如頸骨亦能如此操作。所以當阿竹打中他的臉部時,並沒有受力的感覺,因為頸骨迅速分合而緩衝了力道。

  王蠻的身體就像是一台馬力驚人的機器,以心運作,以骨殺人。

  王蠻因身體機制而間接作弊,反觀阿竹只是猛砸拳頭,扎扎實實地吃下了所有力道,這讓心高氣傲的王蠻不禁有了聯想;倘若自己沒有比其他突變人更優異的力量,這場架還有得打嗎?

  很明顯,阿竹才是運用暴力的天才,王蠻雖比常人強壯,但終究無法超越人類該有的極限。

  當他們對至第十七拳時,王蠻的負荷力已經超載,骨骼所能分裂的頻率大幅降低,但對方那驚滔駭浪般的拳勁並沒有減弱的跡象,這讓王蠻的痛處越漸鮮明。

  現場血肉暴飛,骨骼崩裂之聲已能清楚聽聞!

  有了痛,便有了怕,有了怕,這場架定然要輸,若非這個光頭大漢有著與生俱來的傲性,阿竹早該將他打垮,並結束這場驚天動地的戰鬥。

  又對三拳,阿竹猛然大喝一聲,在最後一拳使出了最顛峰的力氣,揍得王蠻身軀向後一彈,幾欲摔跌至地。

  「夠了!你打不過我!」

  「我打……不過你?」王蠻怔怔地看著對方,如見惡鬼。

  「我是來要求合作的——不是來跟你打架的!」阿竹激烈地喘著氣,叫囂方式居然像個孩子。

  在場三人在同一時間呼出胸口中的濁氣。

  終於……打完了嗎?就這樣……停止了壓榨鮮血的痛苦過程了嗎?

  黃利源戰戰兢兢地走出破屋,發現屋舍只剩一半,另外半邊不知飛去哪裡,又或者崩成多少塊碎石。

  他看看一臉恐懼的王蠻,再看看那挺立在夜風中的阿竹。

  後者雙拳是血,臉上身上沾有不少向外噴灑的血漬,但眼放金光,神威凜凜,就彷彿雕刻在地上的精實神像。

  這個說要合作的人……會不會……

  真有救贖自己的力量?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