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篇 
卷二 封龍篇 
第十七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一)
第十八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二)
第十九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三)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心洞

噬妖之城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52
累積人氣
69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七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一)
第十七章 迎向未知的世界(一)

  當阿竹順利拿到任務申請單後,他又再度回到旋緝所在的老舊大樓,可是他並沒有去打攪張資旋,而是直接上了天台。

  徒步爬往高處,穿過那扇生滿鐵鏽的門,阿竹看見夕陽斜照的畫面,熱情的像是在迎接自己;天台上放了張躺椅,椅上有人正在觀日喝酒。但其實他的雙眼呈現半開,意識朦朧,說不定並不知道眼前的是日,還是一朵鮮艷的花。

  此人正是每日酗酒的楊博元。

  阿竹走向前去,蹲在楊博元身邊,一一拿起酒瓶審視。

  其實都是同一牌子的酒,阿竹的動作並無意義,他只是在吃驚這等酒量。

  「哇!你一天能喝這麼多啊?」阿竹怪叫著,碩大的眼珠直盯楊博元。

  楊博元微微點頭,卻不知有沒有聽見阿竹的話。

  阿竹一聲驚呼,伸手抓下貼黏在下顎處的黏土。「是我啊!你認得嗎?」

  楊博元又再點頭,卻不知是因打盹而點,還是為了回覆而點。

  「你放在山上的東西,現在還在山上。」阿竹突然壓低了聲線,移除那高昂時會出現的沙啞音調,他的聲音其實十分動聽,「我知道你不想這樣的,一點都不想,你只是缺乏一點勇氣而已。」

  「勇……」楊博元垂著臉對其說話,卻只說了這一個字。

  「在我有所成就之前,我無法勸你什麼。」阿竹的眼中充滿深意,「但現在,我要去探索世界了,不會再對這個社會置身事外。希望有一天,我能見你取回屬於你的東西,我將由衷崇拜新生的你,我們也都將對得起自己的姓氏。」

  不知道為什麼,阿竹很想喝一口楊博元喝過的酒。

  但他沒喝。他不確定那些開過瓶的酒水變質了沒有。

  二人映著腥紅幕簾,背影充滿蕭瑟。

  「我走了。」阿竹起身。

  站在陽台邊緣挑望遠端,千萬個生命盡收眼底;有些看得見,有些看不見;大多生命都在車上或屋中忙碌著,一棟棟的屋宅都代表了一個家庭。

  沒有人注意到天台上的阿竹。

  他的雙眼泛起七彩霞光,周身圍繞燦爛彩虹。

  阿竹浮空,如離弦之箭般衝向雲層,消失在夕陽的餘暉之中。




  當阿竹來到景山鄉時,鄉長正在家揣測不安地來回踱步著。

  這是一個炎熱的午後,距離阿竹從旋緝出發已過一天。

  阿竹尋著地址找到了鄉長的家,並過去按下門鈴。

  年近五十的矮胖鄉長開了門,隨即展露驚喜的笑容。

  「恩人!您終於來啦!」鄉長熱情地對其招手,想將阿竹請進屋內。

  「不。」阿竹揮手擋開,笑嘻嘻地道:「咱們來辦正經事吧,看看要如何開始。」

  「這……」鄉長頗為意外地看著阿竹,問道:「恩人吃飯了嗎?」

  阿竹愣在當地,肚子正咕嚕嚕地叫著。

  「吃飯!先吃飯!我叫我老婆弄點吃的讓您墊墊胃。」鄉長爽朗一笑,「恩人,咱們先別吃太多,今天是我們鄉鎮獨有的『安心日』,是為了乞求上天給予安心生活而慶祝的,菜餚可豐盛啦,慶典之熱鬧,連隔壁鎮的居民都會過來同歡呢!」

  「這……」阿竹語塞,他沒想過要逗留太久。

  「恩人,您別看我這樣。」鄉長後退一步,衝著阿竹挺直腰桿,「我的出身雖然卑微,卻曾在二戰時期擔任過傳令兵,見過的高官可多啦!官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屑掩飾個性的人,因為他們權力大!我在大官身上總結出一個道理,你猜是什麼?」

  「不知道。」阿竹愕然。沒想到鄉長是一個這麼健談的人。

  「他們都貪!」鄉長直接了當地道。

  「貪?」

  「正是!」鄉長說出了興致,又道:「盡忠職守而升職的人,貪的是高階官位,走後門快速升遷的人,貪的是權,明明可以盡情發揮才能卻硬要往別處鑽的人,貪的是財,可恩人您啊……眼中就沒有官的貪性。」

  「這麼說……」

  「我知道恩人不是當官的,我都明白,但恩人您既然開口允諾了,我又不可能見著龐先生,那我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未破案之前先喊您恩人了,至少還有一點微薄的希望。」

  「你的希望……已經渺茫到必須借助我這個來歷不明的人了嗎?」

  「渺茫總比無望好,我一直是這麼想的。」鄉長微笑,輕輕扶住了阿竹的外肘,「瞧,您這不是來了嗎?我沒做錯呀!」

  「鄉民的希望寄居在你身上……你卻將所有希望寄居在我身上……」阿竹碎念著,似乎不太相信鄉長的言論。

  「您太年輕了,不知道深陷絕望的人在想什麼。」鄉長收回了手,語氣頗為感慨,但一語過後,卻又驚覺自己說錯了話。

  自己有求於人,怎麼能這樣消遣對方?

  豈知阿竹露齒微笑,並在鄉長面前掏出蓋有燁龍政府紅印的任務單。

  「我帶了這個。今天晚上,咱們就去讓所有人得到希望。」說著一抖紙張,得意洋洋地道:「我會盡我所能助你們破案的,只因為我不能見死不救。」

  鄉長的衰老視線,忽然之間充滿精力。

  這一次……真的遇上好心人了……

  「恩人……今晚盡量吃飽……」鄉長感動地道:「慶典後……咱們來安撫鄉民的不安好嗎?」

  阿竹點頭,大步跨進了鄉長的家。




  鄉長說今夜會有慶典,阿竹卻只看見廟口前的鄉民聚餐。

  廟中的神,是擁有天眼的二郎神,雙目輕閉,第三隻眼威嚴地看著眾生。

  宴席期間,阿竹就坐在神像的正對面,廟裡的神就像看著他吃飯似的,令他頻頻分神。

  他疑惑的是這神像究竟有沒有生命?它裡面究竟有沒有住神?

  神的傳說比妖魔奇幻,在人們心中流傳千年仍只有一個形象,真正見過神的人說不定根本就不存在。

  ——那麼,人為什麼要向一個形象祈求心安呢?

  阿竹滿腹疑惑,卻又不想否定旁人的信仰,故而隱忍不問,搞得自己整夜心緒不寧,總覺得自己那憤世忌俗的心態很不妥當。

  ——為什麼別人選擇信神,而自己卻什麼都不信?

  待得宴席到了尾聲,鄉長拉著阿竹的手上了廟前的臺階,對著三十多桌的鄉民道:「各位鄉親父老,這位便是從南武市過來的高官,負責替我們結案申冤!」

  鄉民們早有訊息,知道今晚定有救星,自然熱烈地拍手迎合。

  失蹤的人變多了,他們早已期待救星的出現。

  「恩人,您姓啥?」鄉長不好意思地說起耳語:「一直忘了問您,只顧著恩人恩人地叫……您現在跟我說說,我好給鄉民引見引見!」

  「在下……」阿竹看看鄉長,又看看鄉民,發現他們眼中皆在發亮,就像是從中藏了一顆星星,心想:「我答應過前輩,不能亂用這個姓名,如果當真要用,定要能對得起天下蒼生。那現在的我……是不是可以用了?」

  前輩說過,欲用此名,必須為蒼生行道,換得天下太平。

  很簡單的理念,卻極難辦到,可是阿竹心意已決,定要替蒼生服務,這十多年前的告誡於此時浮現腦海,讓阿竹慶幸自己從未忘本。

  阿竹朝著底下拱了拱手,誠摯地道:「我姓黎,叫黎天齊。」

  「是洪福齊天的齊天嗎?」一位年幼的孩子問。

  「是與天齊高的天齊。」阿竹回答時沒有任何怠慢。

  「與天齊高?那豈不是齊天大聖了?」一位醉眼惺忪的大漢開起了玩笑,聲音大到讓所有人都聽得見,眼中卻充斥不屑,質疑的心境全都寫在臉上。

  「您是孫悟空託世?這麼說來,您跟二郎廟裡的二郎真君是天敵呢!」漢子旁邊還有一位高瘦男子,也是一副半醉模樣,口吻中充滿譏諷。

  「我前輩說過,效仿大聖之名,是為了歌頌那不屈不饒的抗天精神。當然並非崇尚抗天,以此替我命名只為替我增加勇氣。」

  二漢無語,只是頗不服氣地和阿竹對看。

  鄉長識得這二人,知道他們皆有親屬失蹤,便也不去喝止他們行徑。

  「是的,燁龍政府正是欽點這位黎兄弟來為我們消災解厄!」鄉長高聲道:「晚飯後,請各位鄉民攜帶失蹤親屬的相關訊息來最前桌找黎兄弟,這位小兄弟將會親自了解失蹤人口的最後蹤跡,一一為大家動身尋獲!」

  鄉民們不再拍手,只是露出祈求的眼神。

  不管是二郎神般的天眼,還是齊天大聖般的勇武之姿,鄉民們都只期盼此人能夠完成自己心願。

  是人是神都無所謂,他們只奢望能夠得到恩人的救贖。




  三個小時後,阿竹聽遍了所有人的冤情,亦了解了有關這鄉鎮的風情。

  景山鄉四面皆山,鎮民們若需要採購生活用品,通常得翻山越嶺到達鄰鎮,開車得花一個小時。那裡的事物高檔得多,也豐富得多,一趟採集可撐十天半個月,是鄉民們重要的物資站。

  這半年來,負責採集的人都失蹤了,車輛隨意棄之。

  有些車停在路旁,有些撞上山壁,慘烈一點的會直接摔下懸崖。

  奇怪的是物資一樣沒少……只是開車的人憑空消失了。

  曾有青壯年認為是山賊下山截貨,為防風聲走漏而擄走鄉民,成群結黨外出一探究竟,不料這夥人仍是失蹤,除了車上兵器沒動過外,附近壓根就沒有打鬥痕跡。

  後來有人另開道路,試圖通行,結局仍是一樣。

  鄉民們開始謠傳山中有鬼,專門對付景山鄉的鄉民。

  只因鄰鎮人可以來回通行,不受異狀干擾,景山鄉的人卻定會在返途中出事。

  鄰鎮人為了維持和景山鄉人的物資交易,特地派人運物販賣;而景山鄉有一特產,名為高山梨,此梨的汁水具有療傷奇效,深受醫界重視,價格日漸高漲,今時要價已然超過黃金。

  此梨故然神妙,珍貴非凡,產量卻異常稀少,不足以將之視為主要的醫療用品,故而大多流落私家藥商。

  這是一個小盤與中盤都青睞的區塊,本該熱鬧昌隆,但因四面環山,其中三處山勢陡峭難行,災禍極多,不宜作為運貨通道,唯一可行的東面山路,便成了唯一路徑。

  而景山鄉的交貨規矩,向來不許外人入鄉收購,只能在鄰鎮集貨交易,在這個東面山道意外頻繁的時節,外銷出口便等於被完全封鎖。

  也正是這個契機,鄰鎮人開始勤奮地進行著以物換物的工作,並在短期內成為最大的高山梨經銷商。

  至於本就會從外地來此購梨的中小盤們,不知何時竟已不再出現。

  鄉長用了一套特殊的方法讓鄰鎮人無法窺知山梨的栽種方法,暫且得過且過,心中只想著尋求鄉民們的活路,再次重現山梨的真正價值。

  「鄰鎮的名字是?」阿竹看了旁邊的鄉長一眼,低聲詢問。

  「灃水鎮。」鄉長趁著鄉民交接之時,迅速答道:「此鎮沿海,南北皆能通行,這幾年的水路行銷特別好,似乎有國外勢力在跟他們接洽。很多本鎮鄉民都說他們在灃水鎮看見過奇怪的人,大熱天仍穿著大衣,據說還擁有一對紅眼呢!」

  「紅眼?」阿竹露出驚疑的表情。

  「是啊!」鄉長趕緊補充:「藍膚紅眼,不知是哪個島國的奇異種族!」

  「有這種事?」

  「不止一人說過,可信度高達八成。」

  阿竹陷入沉思。

  這個時候,最後一位參見阿竹的人到了,正輕輕地拉開椅子。

  是個身材豐腴的中年婦女,臉容充滿疲憊。

  「大人你好,我姓石。」石婦人坐下之後立即動作。只見她愁容滿面地上繳一張照片,道:「黎大人,這是我家的獨生女,五天前失蹤於景山鄉。」

  「失蹤於……景山鄉?」阿竹認真地理解著石婦人的話,半晌才道:「難道……妳不是景山鄉的人?」

  「我……來自灃水鎮。」石婦人一邊說一邊掏出一只布包,「這裡是我後半餘生的生活費,請大人……」

  「妳幹什麼!」阿竹沒等她說完,突然高聲喝道。

  石婦人驚懼地看著阿竹,連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我來這不是為了求財,誰讓妳這樣幹的!」阿竹幾乎要起身離席,卻被鄉長一把按住。

  「妳……妳說妳來自灃水鎮?」鄉長瞪大眼睛。這婦人的出現,直接打破了他剛才對阿竹的一番簡介,而事實上,灃水鎮的人確實從未出事過。

  「是……」石婦人還未醒神,說話時並沒有看著鄉長。

  「這可奇了……」鄉長手按桌面,狐疑地道:「我一直以為這是灃水鎮人的謀財手段……所以灃水鎮人才不受異象影響……可是妳……」

  說完這話,鄉長立即摀住嘴巴,低聲道:「我……我剛的意思是……」

  石婦人似乎已找回了思緒,低頭避過阿竹的眼,落寞地回著鄉長的話:「我知道您的意思……這種事我也有想過……可是鎮上並非不受異象影響……只是資訊被鎮長封鎖了……所以外人都不知道……」

  「什麼?」鄉長愕然,阿竹亦是瞪大了雙眼。

  「那灃水鎮也有高官過來辦案嗎?」阿竹問。

  「沒有……在那裡不可提及失蹤案件……要不是我在外出之前便向上報備了我的私事……我根本就不可能會過來……我的女兒也就不會……」

  「妳的私事?」鄉長和阿竹幾乎同時發問。

  「我這次來,就是為了勸我前夫放棄扶養權的。」說著回頭看了剛才鬧事的漢子一眼。首位鬧事者別過了臉,顯然這才是石婦人的前夫。

  「妳女兒在哪消失的?」阿竹幾乎忘記了剛才的憤怒點,語氣轉為同情。

  「市集上……」石婦人熱淚盈眶,話音微有哭腔,「我一轉頭她就不見了……」

  「奇怪……為什麼外出補貨的人特別容易失蹤,市集消失的人卻只佔了大約兩成?」阿竹綜合著鄉民集中彙報的訊息,「這中間到底有什麼分別?」

  「不知道……」鄉長垂頭喪氣地道:「如果是陰謀論……意思是不讓我們外出補貨而物資短缺……那麼鄰鎮的人便能藉由援助一說而用日常物品換取本鄉的高山梨……但市集人口的消失卻又和此謀論毫無相干……」

  「這樣吧!」阿竹一手推回石婦人拎出來的白布包,並收起了石小妹的照片,「我明天會環山查探山中異樣,一天之內應可查完,妳先回灃水鎮待命,回去後不要洩漏這裡的情況。這是為了保護妳自己,也是為了不打草驚蛇!」

  「這……」石婦人看著白布包,卻沒有伸手去拿,「我的誠意……」

  「遠道而來就是誠意!我看見妳為了女兒而犧牲奉獻的誠意了!」

  石婦人呆愣半晌,忽然激動落淚,並妥善收回了布包。

  散席之後,阿竹卻未直接回歸旅社。

  他開了銀眼,一直悄無聲息地跟在石婦人後面,直至確認她上了最後一班列車,這才安心回歸。

  阿竹的行為,並非是在懷疑婦人立場,而是婦人的出現,讓他對母愛有了想像。

  阿竹的母親丟棄了他,原因不明。

  也不知為何,他始終相信母親有難言之隱,她在拋下自己後肯定是痛苦的。

  若母親還在,肯定也會在自己生死難料的情況下失控落淚吧?

  石婦人有著典型的母親形象,那其實是阿竹隱埋在內心深處的真切渴望。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噬妖之城 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