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 
卷二 噬妖之城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活口
第二十七章 結案
第二十八章 委託
第二十九章 挫折
第三十章 聯繫
第三十一章 攔截
第三十二章 冰寒青龍
第三十三章 暗部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第三十六章 懺悔
第三十七章 一念無明
第三十八章 同房

封龍譜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6
累積人氣
105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三章 暗部
第三十三章 暗部

  阿竹回來晚了。

  黃利源在旋緝客廳中待了兩夜,倒也沒遇見常在公司中走動的活躍成員,自前天至今日正午,一直在他身邊徘徊的,就只有魏寧寧和陳鬥甫。

  至於張資旋本人,他一共才見到兩次。

  張資旋身為主子,卻不出來招待賓客,整天躲在內室裡不知忙些什麼,即使面對的是黃利源這位前鎮長,亦不主動釋出善意;見到的那兩次面,黃利源只聽到她的聲音一次。

  第一次見面時,張資旋似乎有事出門,來去皆無留話溝通。

  第二次見面,就是張資旋首次開口的那次。距離前次會面,足足過了半天,黃利源一共看了三部重播的老電影。

  「買飯時多買一份,別讓他餓到。」張資旋視黃利源為無物,明明這人就在身邊,她卻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對著魏寧寧交代道:「如果他想去外面睡,帶他去好一點的旅館。」

  黃利源原想趁勢上前搭話,卻見張資旋轉身走入長廊,關在那辦公室內不再出現。隔日的三餐,皆由魏寧寧送飯服侍,張資旋本人再也沒有出現。

  此處環境僻靜,使人安寧。黃利源其實很意外聞名灃洲的旋緝會社,居然會只有這點規模,搞得像是一般的偵探社或工作室,毫無霸氣可言。可若撇除工作性質,一廳三房倒是挺適合獨居生活。

  魏寧寧曾要替他預定飯館,他卻堅持不用。

  行李內有足夠的換洗衣物,也只有盥洗的時候,黃利源才會離開客廳一小段時間。

  魏寧寧還不知他的底細,只知這人是阿竹帶回來的賓客,是要找張資旋說一件要緊事的,阿竹既然還沒回來,黃利源除了乾等之外,倒也不知要去何處,只要別惹上了張資旋,讓自己跟著挨罵,他想怎樣就暫且順著他吧。

  電視後方的白牆上,掛著五十多張相框,框內照片毫無疑問是張資旋生活時的點點滴滴。黃利源無聊時便看,看到幾乎記住了所有照片的位置;有幾張照片令他想起了從前的時光,那些打仗時的舊識容貌,沒想到就近在眼前。

  ——他要找的趙師父趙莫屈,也在照片裡頭。

  「這個旋緝會社的張大小姐,認識這麼多灃洲大有來頭的人物,兩代龐元首都曾經和其照相,姿態還如此親密,資源可說取之不盡。」有一次,黃利源心中忽起感慨:「看來這女人很執著啊……寧可困苦,也不受人恩惠。」

  黃利源推敲得不錯,張資旋確實沒有借助照片上的人分毫幫助,除了傅無常。而那是傅無常念在與其父的交情上堅持的,幾次過後,張資旋才不知不覺地依賴上他。

  看著那個曾在東岸甲板上,當眾嘲笑自己的前傅市長,黃利源卻早已沒有恨意;他甚至在想,如果沒有這個曾叱吒風雲的首都市長,往後的自己能否成就今日的政績?並在前些時日和阿竹屠殺妖邪,還將一方百姓託付給了一位善者?

  窮極無聊的生活,卻也並不如何焦慮,黃利源甚至開始覺得,如果能在這一個小小空間裡打工度日,倒也不錯。如果東岸一戰沒有後顧之憂,他其實未必要找趙莫屈收留,若能於此落地生根,新生活將會正式重啟。

  胡思亂想間,一人從廚房走出,滿臉鬍渣,身材寬厚,服侍全黑,外觀看起來很是憂鬱,正是陳鬥甫。

  這人天天來此打雜,最忙的時候就是跟魏寧寧抱怨老闆的苛薄行為,看起來就和一般的打工族沒兩樣,只是年紀大了點,多了點憤世忌俗的負面情緒。

  黃利源雖然經歷過大富大貴,見識過各式各樣的人,但其本質還算靦腆,並參有圓滑的處事手段,來到這陌生環境,基本的客套是一定要表現出來的,所以坐椅子的時候選擇角落,盡量不去打擾到這空間裡的人的日常作息。

  陳鬥甫平時喜歡廢話,這幾日倒是沉默低調的很,幾次和黃利源同坐大廳吃飯,除了深鎖眉頭不停嘆氣,躁氣十足,倒沒刻意上前攀談。

  黃利源無聊了好一陣子,這時候突然很想找人說話,便問:「甫兄?請問貴姓。」見面的這幾次,魏寧寧一直喊他「阿甫」,所以黃利源只問姓氏。

  「陳。」陳鬥甫端著咖啡,輕輕啜了一口,眼睛不離電視。

  「陳兄弟,你好。」黃利源怯生生地打起招呼,很高興有人可以對談。

  陳鬥甫顯得意興蹣跚,只是輕輕點頭。

  「陳兄弟看起來很煩惱啊。」黃利源上胸前頃,手肘輕擱兩腿膝蓋,坐姿四平八穩。「雖然我們不太相熟,但小弟我沒別的強項,就愛聽人說話。如果您不介意……不如咱們聊聊?」

  陳鬥甫斜眼打量著黃利源,見他尖長的臉容上略微凹陷,眼角帶有皺紋,頭上幾十根明顯的白髮,顯然比自己年長,便道:「大哥,我這個人看似沉默寡言,其實熱情如火,對人只講求一個『誠』字,這你應該看得出來吧?」

  黃利源微微一愣,卻很快便做出反應,笑道:「當然,當然。」

  「那為什麼……」陳鬥甫瞇起眼睛,語氣像是質問:「像我這樣完美的男人,要在這種地方當雜工?」

  黃利源沒想到這人這般怪異,要嘛裝酷不說,要嘛直說重點;如果不是自己有找人消遣閒聊的需要,恐怕無法適應,三兩句便要將之打發。

  「是這樣的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刁鑽問題,黃利源並無錯愕,只是從容一笑,道:「我父親跟我說過,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雖然用在專長沒有發揮上,是有些嚴重了,可是人生起落,本不該為此煩惱,冥冥中早已注定。」

  「你……」陳鬥甫吃驚地望著對方,跟著落寞地低下頭來,道:「說話很有道理。」

  「還好。」黃利源露出謙虛的笑容。「主要是陳兄弟不嫌棄。」

  「所以我其實不用想太多,船到橋頭自然直?」

  「能夠開悟陳兄弟,算是我的幸運。」

  「你來找我們旋姐,不知道是為了啥事?」陳鬥甫露出淺淺的笑容,算是回饋黃利源那粗糙淺顯,卻十分受用的勸慰之語。

  「我……算是有事請她幫忙。」

  「不如跟我說說?我的能力是關燈,很酷,可以在各種情況派上用場。」

  「關燈?」

  「正是。只要聽我指響,你立刻就會失去視野。」陳鬥甫舉起右手,作出打指響的前置動作,笑道:「要不要試試看?」

  「不……不必了……」黃利源連忙拒絕,笑道:「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同伴去哪了?為什麼還沒回來?」

  「你的同伴啊?」陳鬥甫喝了口咖啡,問道:「有喝咖啡的習慣嗎?我去幫你沖一杯,順便問問旋姐知不知道他的去處。」

  「好。好。」黃利源面色略有焦慮,連連點頭答謝。「那就麻煩你了。」

  「嗯,你稍待。」陳鬥甫起身,準備前去後廳,卻在這個時候,一人從長廊內走了出來,恰好與陳鬥甫會面。陳鬥甫愣了愣,雙腳定在當地。

  「坐回去。」來者話音清朗,態度強悍,正是旋緝會社的主子,張資旋。

  「喔。」陳鬥甫聽話回坐,臉上出現怨意。

  就如方才對黃利源所說,陳鬥甫待在旋緝的這幾日,一直對張資旋的安排方式感到不滿。他總認為自己被大材小用了,能力無從發揮。

  ——尤其是龐睚那句簡單的邀約,更令他魂牽夢繫,一直妄想要上位出頭。

  在外打拼的這些年,雖然不算風風雨雨,亦非大起大落,但陳鬥甫也有夢想,也想高人一等。為了生活,愛乾淨的他連工地都去,為了吃飯,他甚至放棄了自己的設計天賦,決定找地方運用自己的突變異能。

  旋緝的工作內容就是辦案,雖然五成以上的案都有相當的危險性,和他的個性本質不太契合,可是如他所說,他的能力是關燈,在不露面的情況下同樣可以發揮作用,若然遇上暴力衝突,可以有效制止敵人。

  但據他觀察得知,張資旋近期接了幾件案,都和武力有關,其中一件大案便需要正面攻堅,破敵擒賊。張資旋算是一個會用人的人,從前陣子的暴動中就可看出,行事安排粗中有細,看似亂無章法卻簡潔有效。

  關燈能力在於攻堅行動,絕對無比吃香,搭配上狙擊手陸羽夜的遠程射擊,再厲害的匪徒都無從迴避。

  可是那場任務卻缺了自己,陸羽夜花了三倍時間才搞定對方,而且差點丟失開槍良機。

  ——陳鬥甫心想,那全都是因為沒有自己。

  為什麼像自己這樣的人才,會被張資旋關在房屋內打雜?明明可以讓自己成為主力,卻為何遭受冷落?陳鬥甫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越想越是鬱悶。

  這兩天,魏寧寧對他很是溫柔,既不打罵,亦不刻意針對,顯然知道他懷有心事,不願多添滋擾。

  畢竟這個男人,曾在張資旋生病之時,表現出了極度的關心,還有極度的忠誠。

  陳鬥甫的心性轉變,她一直都看在眼裡。

  她幾次都想找張資旋談談陳鬥甫的問題,可是近日張資旋正在埋首用功,理解張家武藝,除了基本的工作勤務外,幾乎不和同事說話,魏寧寧就是想說,也不敢說,只怕說錯了時機,只會火上加油,間接害到了陳鬥甫。

  然而張資旋此次出現,雖然態度仍是惡劣,對話上卻有了轉折——

  只見她坐在沙發中首,拍拍身邊的座位,示意陳鬥甫坐近一點。

  陳鬥甫心不甘情不願地靠了過去,坐定後一語不發,表情鬱悶。

  「拿去。」張資旋手中拿著幾張白紙,紙上密密麻麻地印著許多文字,遞紙時看也不看身邊的人,甚至連黃利源這位賓客都不放在眼裡。

  黃利源愣愣地看著這位必須喊自己叔叔的妙齡女子,心中略感不安。

  模樣雖然挺像張元帥,但脾氣十分古怪啊……如果不能好好溝通的話,那我的事情可就難辦了……

  還在暗自思索,便聽張資旋怒道:「拿去啊!手是廢了是嗎?」

  「幹嘛?」陳鬥甫勉強接過紙張,卻對上頭內容毫無興致,是以沒有正眼去看。

  「這些是燁龍政府的執勤單位,你挑一個吧。」張資旋翹起二郎腿,漫不經心地看著桌面。「我想過了,與其留你在這虛度光陰,不如推薦你去更適合你的領域。」

  「啊?」陳鬥甫瞪大眼睛,捏著紙張的手微微顫抖。

  「啊什麼?快挑!」

  「妳……妳要推薦我去燁龍政府?」

  「是啊。」張資旋手按膝蓋,語氣真摯地道:「你不像寧寧他們是畸魂種,到處受人排擠,所以不必一直賴在我這。燁龍政府的特殊單位,很需要你這種能力特異的人。去了那邊,你會有更好的待遇,說不定可以成為隊長。」

  「可……可是旋緝中也有別的突變人啊,你為什麼沒推薦他們去?」

  「你是說文小藝?」

  「嗯。」

  「小藝的歷練不夠,無法應付那些官場上的暗潮洶湧,但你可以,因為你懂得卑躬屈膝,也懂得認真執勤,而且在關鍵時刻,能力運用的很好。」張資旋始終沒有看陳鬥甫一眼,就像在自嘲般笑道:「要不是你,那場暴動……我可能已經沒命了。」

  陳鬥甫一驚,全身皆顫。

  「所以……妳一直在思考我的去路?」

  「也沒有一直啦!少臭美了!」張資旋起身,不悅地道:「臨時想到,手邊又剛好有這些資料,所以就拿來給你了。你慢慢看吧,挑好就來找我。」

  「現在就要決定?」陳鬥甫已大致了解張資旋的脾氣,知道她不喜等待。可是這些資料還算其全,燁龍政府現有的各大部門都寫在其中,想要立刻了解豈有這麼容易?

  「是也不用。」張資旋走入長廊,聲音脆如窗簾邊的銀鈴,「但越快越好,因為我不是一直有空。」

  「那……挑好之後,要多久才能正式受聘於燁龍政府?」

  「龐睚太忙,用預約面試的方式要等很久,只要你確定志向,我可以立刻安排你跟他的會面時間,幾個小時後就可以過去上班了。」

  「可……可是……」陳鬥甫早就深受龐睚當天的話語誘惑,一直想找時機去看看燁龍政府的職缺招聘,可是為免被視作叛徒,他一直不敢有太大動作。尤其是公司的資訊網,向來掌握在魏寧寧手中,那可是張資旋最親信的人。

  隻身前去燁龍政府,就怕被同行發現,暗地在公司調查,又避不開魏寧寧的耳目,陳鬥甫有時會刻意壓制念頭,最起碼先幹完這個月再說,可是慾念一起,正是宣洩之前只會越漲越大,執念一深,想要逃脫便難上加難。

  ——卻沒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歸屬之地,現在卻握在手中?

  阿竹沒回來之前,黃利源也不急著找張資旋開口,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一有機會便想找人說話。

  看著陳鬥甫那驚愕模樣,黃利源拱手笑道:「陳兄弟,恭喜。」

  陳鬥甫一一翻閱著手中資料,並不回應,過不多時,忽然一聲驚叫,對著黃利源道:「原來燁龍政府中還有暗部編制!沒想到旋姐連這資料都能弄到手!」

  「你說什麼?暗部編制?」黃利源側頭問道:「你是說十幾年前的舊制度?」

  「不錯!聽說暗部原本是最黑暗的特殊部隊,專門殺人,後來在一次任務中失去所有主力,導致部門潰散。後來南派統一,認為和平已經到來,加上前任龐元首以和平為政治理念,就公開宣布再也不組織暗部了。」

  「我也是這樣聽說的。」黃利源當了幾年鎮長,和黑道人物常有往來,一些有關政府的內部消息長有耳聞,加之自己在政壇上略有影響力,消息自然靈通,可是有關這現役暗部一事,他倒是從未聽說過。

  「你看看!」陳鬥甫興奮地對黃利源招了招手,「連成員名稱都有!旋姐的辦事方法太狂了吧!」

  黃利源坐了過去,仔細觀看上頭資料,發現這資料不假,果真便是不折不扣的勤務內容,當下輕聲說道:「這老闆娘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說是湊巧有這些資料,其實她是費了許多心思,好不容易才拿到了這些複印。」

  「我從第一眼看見旋姐開始,就知道她是我的貴人,果然時間會證明一切,終於讓我盼到自己的理想!」陳鬥甫兩眼發直,話音激顫,情緒明顯失控。

  黃利源拍拍他的肩膀,表示替他高興,跟著探頭去看資料,發現現役暗部僅有十位,其中一位卻居然是皇家團的寒字部隊長,藍芷寒。

  以前的暗部雖然精於刺殺,但大多都在保護政要,一支暗部又分黨分派,和水魎中的暗殺兵相差無異,而水魎的族中制度,大多是從人類那學來的。

  「唉唷!」黃利源看著看著,忽然一聲驚叫:「這人我認識啊!」

  「哪個?」陳鬥甫攤開任務單,好讓黃利源確認。

  「這不是白參謀嗎?以前是南派軍師啊!一戰時期很有名的!」說著指著其中一張照片,上頭是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眼中流露出精悍狡黠的光芒。

  「白……聖……連?」

  「這老兒聰明的很,總能未卜先知,幾乎掌握了整個一戰時期的軍權調度,要不是二戰時雙方兵力相差太大,這老兒還是有辦法拯救灃洲的。」

  「從前的暗部著重於武力和機動性,怎麼這動腦的傢伙也進了暗部?」陳鬥甫輕撫下巴,低頭沉思。「看來現今的徵招標準和從前不同。」

  「這說明現今的暗部著重於特殊能力,需要的不是壓倒性的力量,而是奇技。」說著指著另一位中年人,「這傢伙叫姚安邦,能力是操控紙張,本是前南武市長的精銳隊隊長,卻沒料到市長死後,他就加入暗部了。」

  「現在的南武市,是由皇家團直接掌控的,市府精銳已經併入燁龍政府內部。這個姚安邦一定很有能力,才會立刻被龐元首相中。」

  「可不是。」黃利源說得起勁,音量大了,開始比手畫腳,「這傢伙精熟殺人技巧,哪怕是一張鈔票,也能凌空切斷人的動脈,這是心思極細膩的人才能辦到的事。據說這人不只能力特別,腦袋還很靈光,是傅無常第二心副。」

  「這麼說……」陳鬥甫一陣感動,轉頭望著黃利源,問道:「如果暗部成員需要奇技,那麼我的能力……」

  「關燈是吧?」黃利源笑道:「如果你的關燈異能可以不限距離,在無聲息中奪去敵人視野,再搭配上這些暗部的能力,那可真是太可怕了……只可惜啊……剛剛聽你說必須聽見……」

  「那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指響本身只是用來耍帥!」陳鬥甫說話速度起碼快了三倍,「如果龐元首要我去掉,我可以立馬修正!」

  「唉呀!那可恭喜你了!」黃利源再度拱手,眼神炙熱,「要知道現今灃洲已經沒有內戰,對外更是沒人敢惹,就算暗部機制還在,能做的事頂多是探探國外情報或擔任元首的維安作業,無論是哪樣工作,那都比一般衛警或皇家團的職位要來的輕鬆啊。」

  陳鬥甫點頭。黃利源又道:「重點是待遇好,而且身分特殊而受人尊重,所需的只是一項別人沒有的特殊技能。陳兄弟能力之奇異,在下前所未聞,若能和龐元首盡快面試,進入暗部的機率很大呀!」

  「不錯。」陳鬥甫咧開嘴角,臉孔堆滿笑意。

  能夠讓自己的關燈異能嶄露頭角,從此不再被社會上的人輕賤,一直是他現下最遠大的目標,既然張資旋親口允諾了,此時不給予回應,更待何時?

  還在觀看其它部門的資料,想要繼續尋寶,張資旋卻在這個時候自動走了出來。

  「那些資料盡快看完,等等要全部燒毀。」張資旋看了一旁的黃利源一眼,似乎終於打算正視這位客人。「豆皮,你有一天時間可以考慮,看熟了就把資料留下,先回家休息吧,我有事要跟這個人談。」

  陳鬥甫興高采烈地道了聲「好」,便即起身離去。

  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就沒必要去記其它的公家職稱,因為最理想的位階,已經深烙在他腦海裡了。

  待陳鬥甫走後,張資旋才收起桌面上的資料,坐下對黃利源道:「阿竹來了電話,說他等等就回公司。源叔,我想問你兩件事,其中一件,和我傅伯伯有關。」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