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 
卷二 噬妖之城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活口
第二十七章 結案
第二十八章 委託
第二十九章 挫折
第三十章 聯繫
第三十一章 攔截
第三十二章 冰寒青龍
第三十三章 暗部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第三十六章 懺悔
第三十七章 一念無明
第三十八章 同房

封龍譜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06
累積人氣
105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黃利源在這睡了兩天,就是有事要找張資旋幫忙,卻沒想到她一直將自己視為空氣,首度過來談話,居然是反過來要問自己事情?就算是黃利源這樣見識多寡的人,也不知該做何反應。

  「如果你不想回答,我也不會勉強你,但這會直接影響到我陪你去金剛寺的心情。」張資旋很認真、很嚴肅地道:「我這個人向來不會隱藏情緒,希望源叔你能適應。」

  「不……不是……」黃利源尷尬了起來,「妳有話就說呀……我都能放棄一切來這待兩天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又何必知而不言,故意耍妳呢?又不是非得要在妳身上撈個好處。」

  「既然如此,那我就問了。」

  「問吧,問吧。」黃利源無奈地揮揮手,心想:「這小妮子也太直白了,簡直沒有教養。想當年張元帥一表人才,待人有禮,行事作風完全顧及人情事故,兼具黑白分明,哪像這小妮子,這麼沒有禮貌。」

  「源叔,我知道你在二戰時期,跟傅伯伯是同一個營隊的。傅伯伯比你年長,有個兒子,他兒子只比你大了幾歲,還曾經跟你睡在同一個大通鋪內。」

  「他兒子?妳怎麼知道這麼多?」黃利源頗感意外,驚訝地道:「原來妳這兩天一直在調查我?」

  「有些事必須弄清,如有冒犯還請多多包涵。」

  「妳……」一股濁氣直衝胸口,悶得黃利源幾乎說不出話。半晌,黃利源順了呼吸,這才驚魂不定地道:「想問什麼就問吧……我會照實回答的……」

  「如果我猜的沒錯,政府正在尋找傅伯伯兒子的下落。」

  「傅玉崑那人,為什麼會被政府盯上?」

  「就我所知,傅伯伯和市面上的妖兵生意有關,一直在壟斷妖兵對外的銷路,也許是他開始成長了,不聽話了,讓某些人心有疙瘩,所以派人前去暗殺。」

  「妳……」黃利源抓抓腦袋,顯得不知所措。

  「是你說會照實回答的,不會這麼快就反悔吧?」張資旋的臉上,沒有一絲笑意。「哪怕是政府不願讓人觸碰的禁忌,也必須照實回答吧?」

  「我沒說不答啊!」黃利源略顯煩躁,輕輕「嘖」了一聲,道:「這些事情阿竹也都知道,對我而言更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秘密。妳是想說……傅無常的兒子一定和這件事有關,所以才會被政府盯上吧?」

  「傅伯伯臨死前,似乎是說……」張資旋說到此處,回想起當夜的傾盆大雨,又想起傅無常臨死前的語調神色,一時心寒,語調便也冰冷了不少。「要我別讓他兒子被政府找到。」

  「我是不知道他兒子跟這生意有沒有相關。」黃利源清了清喉嚨,道:「但我可以告訴妳,他兒子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就算面對的是燁龍政府,也未必會被輕易針對。」

  「什麼意思?」

  「我跟他認識的時候,當時正在打仗,軍方很重視士兵的個人戰力,所以經常舉辦比武。傅玉崑不僅在領兵上表現出色,還連拿三屆比武冠軍,是家傳鐵掌和八極拳的高手啊!」

  「鐵掌和八極拳都偏於硬功,同時修練應該不難,但那個時候,傅玉崑差不多是我這年紀,有可能達到那種境界嗎?」張資旋臉露質疑之色。畢竟自己從小習武,幾乎天天練功,還從父親那得到了部分內力,但和一些專攻武科的青年人比起來,未必就能出類拔萃。

  「是真的!同期兵幾乎都有印象!妳若有心要查,應該能查的到當時的影像紀錄。」

  「那之後呢?為什麼我認識傅伯伯這麼久了,都不知道他兒子的存在?」

  「我記得……」黃利源搔搔下巴,「退伍八年後,我曾經回營探望長官,就看過傅玉崑在操演戰技,聽說他那時已經是士官長階級,經常突破各種競技的記錄。」

  「也就是十年前……我還在上高中的時候……」

  「是啊,但之後就沒再見過他了。」

  「照理說,傅伯伯從政期間,最需要的就是人才輔佐,如果他兒子真的這麼優秀,應該是要待在伯伯身邊才對。」

  「這個嘛……我倒沒去留意。」

  「那……最近有張訂單,必須到崎霖市辦事,對於那裡的風氣,你了解多少?」張資旋想起傅無常臨終前的話,卻又不願透露太多,只好隨意編了藉口,假裝試探。

  「這……」談到崎霖市,便得和當地的幫會系統扯上關係,黃利源和其羈絆之深,短期間內恐怕無法說盡。再者,他可不想透露太多有關黑白掛勾的事,乾脆不提,只是笑道:「身為灃洲人,都知道那裡龍蛇雜處,是黑道人物的天堂,如果能不接這單,就乾脆別接吧,免得惹禍上身……」

  「所以你是不想說?」張資旋直視著黃利源,眼中綻放兇光,「金剛寺就在崎霖市邊境,要不是接了那裡的單,我幹嘛要陪你去見我趙二伯?」

  言下之意,答應黃利源的請求,只是因為順路,這問題若回答的不夠謹慎,雙方話題便該到此為止。黃利源是個聰明人,當然聽出了話中之意。

  「想要進入崎霖市,必須經過重重盤查,尤其是在夜晚。」黃利源臉容緊繃,顯得相當無奈。「市中最強盛的幫會,名叫『狂雲幫』,聽說和政治人物多有來往,一般的行政手續是突破不了他們門檻的,想要入內辦事,後台必須夠硬。」

  「那如果……」張資旋頗有深意地壓低了音量,「我是要去那找人呢?」

  「找人?」黃利源眼睛一亮,但隨即呈現黯淡之色。「若在過去啊……找人只是小事,無論妳找的是誰,我三天之內定能掌握目標蹤跡,可現在……」

  「這麼說,你對那很熟嘍?」

  「以前熟,但拜阿竹所賜……」黃利源深深嘆氣,「我現在已經和他們沒有關係了,只要能不被追殺,已經算是走運了。」

  「那……」張資旋收起了盤問時的氣燄,向後一躺,道:「我問完了,明早動身。趙伯伯那邊我會先聯絡好,至於會不會再收你為徒,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嗯。問完就好,問完就好。」黃利源如釋負重般呼了口長氣,對於自己的未來去處,總算開始感到安心。




  夜晚,張資旋外出長跑,來到了一座公園。

  這幾年,南武市的部分地區,有了很大規模的美化,商機變得比以往更加蓬勃。這座公園是新建的,上個禮拜才開始開放入內,供民眾運動。

  張資旋所沒想到的是,竟會在途中遇上阿竹。

  阿竹坐在一座鞦韆上,呆呆地凝望夜空,似乎全天下就只剩眼前的景色。數星在天,令他眼神癡迷。

  「你怎麼還不回去啊?」張資旋拐了方向,直入園區,一邊擦汗一邊道:「明天暫時沒有任務,你怎不趁這空檔好好調養身體?」

  阿竹略一回頭,跟著又轉頭看天,笑道:「這裡烏煙瘴氣的,我真不習慣。就拿那星星來說吧,連我家鄉的一半都不到。」

  「是嗎?」張資旋露出狐疑神色,道:「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明白,你這山頂洞人為啥非要來這市區辦案。」

  「妳明天……」阿竹又回頭看了張資旋一眼,笑容僵硬。「會帶黃利源去金剛寺報到吧?」

  「會啊。」張資旋取下毛巾,將之蓋在頭上,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你不用跟來。」

  「去金剛寺,不是會路經崎霖市嗎?那裡太危險了。」阿竹道。

  「白天經過就不會。」張資旋起身,做起了拉筋的動作。「只是,我想在那找一個人,可能不會很快回來。」

  「誰?」阿竹起身,驚慌地看著對方:「我去過那,那裡是黑道的地盤,想要找人就得和那些牛鬼蛇神接洽!妳一個人去太危險了!」

  「我沒辦法帶人去。」張資旋翹了高腿,腳跟高舉過肩,臀部曲線一覽無遺,「傅伯伯臨死之前,只有你我在場,你也聽見了。他要我保護他的兒子,別讓政府找到。」

  「妳是怕風聲走漏?」阿竹卻只是看著張資旋的臉孔,對於那幾乎完美的身段毫無反應。

  「我不是不相信自己人,而是想要低調行事。畢竟……我還不確定傅伯伯想不想讓人知道他有這個兒子。」

  「那為什麼現在動身?妳不是說不想管這些事嗎?」

  「我……」張資旋放下長腿,道:「我這兩天想了又想,才發現傅伯伯雖然不是一個真正正直的人,曾因野心驅使而收取黑金,可是他曾經幫助過我,又從未索取回報,作為一個姪女兼虧欠他恩情的人,我應該要幫他完成遺願。」

  「妳找不到他兒子的……」阿竹低頭,「傅市長並沒有給妳相關資訊。」

  「我問過你帶來的前灃水鎮鎮長,他有跟我提到一些傅玉崑的事。」

  「一些?是哪一些?」

  也許是這個世上,就只餘他們兩人待在那場雨夜中,見證到了傅無常的死,所以對於這事,張資旋對阿竹較無防備,當下便將自己聽見的都說了。

  聽完張資旋所陳述,阿竹一直無法克制地將幫會系統和政治體系聯想在一起,這一經聯想,便覺得東岸的生意是最明顯的同流合汙,妖兵實驗更是令人可憎,如果照實說了,張資旋或許就會打消前去崎霖市的念頭。

  只因政府若要找傅玉崑,也許會動用上幫會的首腦人物,張資旋若從中打岔,恐怕會身陷危機。

  百般思索,阿竹一直搖擺不定,卻在張資旋準備發問之際,阿竹想起了龐睚的一句話:

  「我寧可她一直主張正義,盲目前衝。雖然無腦,最起碼她能夠快樂。」

  「妳快樂嗎?」潛意識中,阿竹忽然很想知道這個答案。傅玉崑到底是誰,又發跡何處,阿竹根本就沒有興趣。

  「快樂?你發什麼神經?」張資旋失笑。這個人的焦點永遠都這麼奇怪。

  「也沒什麼……」阿竹尷尬一笑:「就想知道妳這樣替人辦案,到底快不快樂。」

  「沒什麼快不快樂吧?」張資旋道:「既然要走這條路,那就不要後悔。我沒想過要追求快樂啊,只知道我現在最該做的事,就是把公司搞好。」

  「那……妳為什麼不讓我陪妳去崎霖市?」

  「你想去?」

  「我來山下,是為了認識灃洲。我想在最短時間內看清一切,再決定是不是要回到山上。」

  「看清一切?幹嘛把這麼複雜的東西當作理想?」張資旋笑道。

  「我有個前輩,叫黎曉曉,我總覺得她看懂了這個世界的運轉,了解萬物凋零的原因,可是她卻選擇一條最笨的路,去埋葬自己的未來。」阿竹輕輕嘆息,「待在山上的那十八年,其實我都在逃避。我早就想理解曉曉前輩的想法,想知道她是基於什麼理由而決定犧牲,只是我……一直沒有勇氣去探。」

  「那為什麼最近……」

  「妳讓我不要見死不救,這讓我想起許多事。如果我的救人之心夠強烈,那我就會懂得守護我最親的人,曉曉前輩也許就不會……」

  「阿竹,陪我走走。」張資旋打斷了他,忽然之間很想知道有關阿竹的一切經歷。




  行走途中,阿竹注意到了張資旋的裝扮。

  衣飾倒沒什麼奇怪,怪的是腰際那一只灰白布包。

  張資旋向來樸素,不喜歡裝扮自己外貌,別說髮夾飾品了,就是綁個馬尾的模樣都十分稀有,此刻外出運動,理應更為輕便,不知為何多了個先前從未見過的腰包?

  二人行走片刻,一直由張資旋領在前端,阿竹靜默地跟隨在後,二人心中各有所思。當他們止步時,不知不覺已入公園深處,到達了寬敞的圓狀廣場。

  放眼望去,四下樓梯多達百階,寬約一甲。公園才剛開放,人本不多,加之此處並無運動設施,純屬約會場所,故而靜謐的連鴿子振翅之聲都能輕易聽聞。

  廣場是這般的大,連同二人在內,卻只有十二個人。

  張資旋走過半數樓梯,席階而坐,跟著拍拍身邊空位,示意阿竹坐下。

  「六年前,我們在墓園見面的那一天,我正在祭拜養父。」阿竹坐定後,劈頭就是這麼一句話,跟著又補充道:「這十八年,我並非沒有下山。事實上,有好一段時間我都在南武市度過,一直在查我黎曉曉前輩的去向。」

  黎氏一族的最後血脈,就在黎曉曉身上,黎曉曉將阿竹帶回南武市的那一年,睚眥之戰已經開打,北部軍正在頑強抵抗。張資旋較阿竹年幼,其時僅有六歲,對於活躍在戰場中的人物皆無印象。

  雙方相識至此,張資旋卻還未聽過阿竹提及此人,並不知他曾有一位前輩參予戰事。也難得自己有心要去理解別人,便不打算說話,只是等對方繼續陳述。

  「我以後就叫妳阿旋……可以嗎?」沒想到阿竹轉了話題,笑容燦爛。

  「隨便。」張資旋白了他一眼,不說多餘的話。

  「為啥我叫阿竹呢?其實我也不知道。」阿竹並無多想,只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道:「在我懂事之前,聽說養父還很健全,可惜當我懂事之後,養父已經沉淪在一樁兇殺案中了,成天喝酒,將我當成了打不壞的寵物。」

  「打不壞的寵物?」張資旋一笑。這輩子還是首次聽見這種形容。

  「後來妖怪攻村,養父死了,我被黎曉曉前輩帶到南武市。」阿竹拍拍身後的「封龍棍」,「戰爭來臨之前,前輩就說過,我可以拿起這根棍子。它叫『封龍棍』,裡頭封有龍魂,可以用來替蒼生行道,瓦解塵世間的一切罪惡。」

  張資旋狐疑地轉過臉,心道:「又在胡說八道了?」

  這不是她第一次聽見「封龍棍」這個詞了,可是她仍然不信。

  「人格分裂就人格分裂啊,幹嘛要說是龍魂的因素?」

  「我……我哪有說?」

  「你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張資旋板起臉孔,語調極衝,「我是不知道什麼棍這麼厲害,可以封印龍魂,更沒聽過有人可以利用龍魂,來達到什麼替蒼生行道的理念。」

  「是真的!」阿竹焦急了起來,跟著卸下棍袋,將龍棍從中取出。「妳自己看!外面的工藝再巧,也無法做出這樣的兵器!」

  看著那銀輝透徹、亮滑如鏡的棍身,張資旋確實深深被其吸引,但華貴的外表和此物功效並不能混為一談。

  「妳所扭曲的人格分裂,就是這些龍的個性。最近牠們有所成長,似乎能主動衝破封印,我不是跟妳說過,我自己也很苦惱這種狀況!」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只要能及早拿起這根棍子,就可以避免你前輩的死?」

  「這……」阿竹表情一呆,默默地將龍棍放在側旁。過了半晌,他才無奈地道:「是這樣沒錯。『封龍譜』內曾有記載,這根龍棍是不祥之物,曾害死了多任繼承者。當時的我太過軟弱,一直不敢和龍棍接觸。」

  同為灃洲人,張資旋自認身分特別,認識了許多尋常人接觸不到的人,也因人脈極廣,所以認知到了許多旁人無法體會的事,但她每次和阿竹對話,都會有種異樣的懵懂之感,好像阿竹的知識遠比自己充足。

  只聽阿竹又道:「黎氏是製造兵器的專家,而我黎曉曉前輩,就是前元首龐天豪的直屬部眾,我相信龐天豪一定從前輩身上竊取了某種製兵機密,所以才會延伸出今天的妖兵市場。當年他差點被睚眥所殺,我根本不該出面制止。」

  「這個……」張資旋聽他越說越奇,不由起了排斥之意。「你可以別再說這些天方夜譚了嗎?我無法想像,也不想去想像。」

  瞧阿竹年紀,當睚眥領兵攻來時,最多不超過十歲,一個十歲大的孩子,怎能干涉這場戰局?那「封龍棍」再神奇,也要看操作者的心智和體力,方能發揮威力,連初中都沒念完的孩子,憑什麼將自己說的像是無敵?

  「上回我去見了龐睚,他似乎對黎氏沒有興趣,我以為黎氏已經在灃洲歷史上留下精彩的一頁了,人人都該認識我曉曉前輩,可是如今的灃洲,好像只剩我一個人知道那些傳奇,我曉曉前輩的名字,甚至沒有登上戰爭歷史博物館。」

  「黎曉曉到底是誰啊?我真的完全沒有印象。」

  「唉……沒有她……那場戰爭不會這麼快結束……」

  「她做了什麼事?」

  「當時的戰役,雖然被稱為睚眥之戰,可是妖王卻有兩隻。睚眥乃九龍中的七子,另有一位五子也在征戰行列,名為饕餮。那饕餮正在大鬧特鬧,卻被我曉曉前輩單獨擊潰,所以妖軍大受打擊,戰力銳減。」

  「這兩隻妖都是龍族,人的實力怎能單獨對抗龍?」

  「所以我說黎氏該是傳奇,可是卻已不存在於任何人的記憶當中……」

  張資旋當然不會輕易相信這些話,但見阿竹一臉落寞,便似在說一件親身經歷的事,好似隨時都要情緒崩潰,大吼大叫,當下心腸一軟,並未給予回擊。

  「阿旋。」雖然是阿竹自己提議要這般稱呼的,可是經由口出,總是覺得忸怩,臉頰上不禁微微泛紅。「龐天豪,趙莫屈,張定山,三位人類方的主帥,我只欣賞妳父親。明天去見趙莫屈,我陪妳去吧,我也想看看崎霖市的規矩。」

  「你在調查妖兵的時候,不是已經知道幫會在暗中護航了嗎?既然牽扯到幫會,你對崎霖市就不陌生,所以我猜,你只是單純的不放心我。」

  「是啊,這妳也能猜到。」

  「晚了,回去睡吧。」張資旋起身,往階梯上層走去。「如果要跟,明天就要早起。五點來公司門口,我們盡早出發。」

  「好。」阿竹沒有回頭,只是又再凝望夜空,獨自一人觀看星象。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