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小說介紹 
卷一 新世界 
卷二 噬妖之城 
第二十章 金身蠻龍
第二十一章 龍嘯
第二十二章 鬼窟
第二十三章 踢星速龍
第二十四章 邪雷龍
第二十五章 劍癡黑龍
第二十六章 活口
第二十七章 結案
第二十八章 委託
第二十九章 挫折
第三十章 聯繫
第三十一章 攔截
第三十二章 冰寒青龍
第三十三章 暗部
第三十四章 啟程前夕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第三十六章 懺悔
第三十七章 一念無明
第三十八章 同房
卷三 黑暗樂園 

封龍譜
作 者
黎小翔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26
累積人氣
107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第三十五章 超渡大會

  凌晨五點,張資旋正疑惑著阿竹究竟會不會來,便見對街那閃爍的紅綠燈下,出現了一個背著長物的高大身影。

  阿竹走過馬路,笑道:「我就住這附近,別擔心我會遲到。」

  「誰擔心你會遲到了?」張資旋揮揮手,示意上車。「你來也是充當司機,而我車上就有一個。」說著看向後座的黃利源,眼中的惡嫌之意,似乎將他當作累贅。

  阿竹習慣了這樣的態度,並未理會,只是眼睛一亮,發現張資旋今日的穿著和平日不同。

  白色的棉質高領外套,黑色的七分運動褲,一雙白色布鞋,還有清麗的馬尾。雖不是什麼誇張的打扮,可是張資旋一向邋遢,整齊外出已是十分罕見。

  但對阿竹來說,其實更有另一層意義。

  站在清冷大街中的她,身上只有黑與白。就像她的眼睛一樣,也像她的膚色與頭髮,更像極了她的中心思想。

  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不管怎樣扭曲,她的世界,終究是黑白分明。

  「妳怎就斷定我會開車呀?」阿竹笑道:「別忘了我是山頂洞人。」

  「讓你開你就開,少他媽廢話!」後座的黃利源忽然發聲,嚇了阿竹好大一跳。原來他的窗戶開了個縫,聽見了剛才的對話。

  「你幹嘛呀!別突然大聲說話!」阿竹顯得很不正經,咧嘴笑道:「你別生氣,我不是故意放你兩天鴿子的。」

  「你也知道你放我兩天鴿子啦?」黃利源將窗戶搖低,指著阿竹罵道:「俗話說一寸光陰一寸金,我還在當鎮長的時候,有哪天不是為了生活而忙得不可開交?就偏偏遇上了你!跟你來到這南武市區,我他媽足足發了兩天的呆!」

  阿竹笑瞇了眼,無辜地看著張資旋,「妳怎就不跟他聊聊天?害他對我發起脾氣。」

  「我跟他要聊什麼啊?」張資旋腳站三七步,雙手抱胸,轉面對著黃利源道:「你想跟車就別廢話,小心我叫你擔任全程駕駛!」

  崎霖市位於西北方,南武市卻偏極南處,不但要走山路,還會遇上許多塞車路段,兩地相差三天路程。若張資旋所選定的駕駛不得更換,那麼開車的人,將會十分辛苦。

  黃利源雖然一直待在灃水市,鮮少外出,但畢竟當過採買兵,支援過各地營區,對於路段大致明瞭,一聽駕駛可能會換自己,當下怕得不敢說話。

  再者,當鎮長的時候,王蠻就是專職司機,他已經兩年多沒有開過車了。

  見黃利源升起窗戶,低調地偏頭裝睡,阿竹笑道:「那上路吧。」說著將「封龍棍」解下,敲了窗戶,示意黃利源讓開,跟著打開了後座車門。「源兄,封龍棍很少跟除了我以外的人貼身相處,你可別惹它生氣。」

  「封龍棍」太長,斜插入座,有一小節則透出了窗外,更有一部分壓在了黃利源的大腿處。

  黃利源並不覺得如何沉重,反而輕若無物,心中暗想:「這什麼鬼東西?表面上的份量好像都是假的。」

  張資旋上了副駕駛座,阿竹則生疏地發動了車子,三人各有所想,卻不再交談,總算正式踏上前往金剛寺的路。




  三人為求趕路,途中並未住宿休息,只是換人開車,輪流在車上打盹。

  張資旋還算公道,連她自己也下來開車了,技術遠在阿竹和黃利源之上。

  阿竹問她什麼時候學的車,她卻說:人在走投無路的時候,必須要設法生存。創業初期,為了理解相關的營利資訊,她曾跑遍整個國家,靠得就是現在這台破車。

  阿竹肅然起敬,回道:「其實妳比我強,關於生存方面,我其實一知半解。」

  黃利源則心道:「能夠在業界中存活至今,當然不會是個軟腳蝦。這女人雖然不比張元帥,但基因上的傳承還是有的,只要多點成長契機,青出於藍並非沒有可能。」

  要去金剛寺,得先路過崎霖市區。三人拼命趕路,所耗時間自然較少,不過一天半便到達此處。

  張資旋願意陪同黃利源來此,本就是為了傅無常臨終前的那一句話,料想此處龍蛇雜處,多的是小道消息,就算自己對這裡不熟,也能透過金錢引誘等方式得知傅玉崑正在何處。

  可是在市區中停了兩次車,稍微打探了一下姓傅的中年人物,卻均無消息。

  照黃利源所說,傅玉崑原是軍人,退伍後卻沒在父親身邊辦事,而傅無常卻指出這個兒子就在崎霖市中,還不能被政府找到,那麼,其中定有些出人意表的理由。

  張資旋確信,要在這城市中安定過日,必須懂得在黑道中生存。

  黃利源本來是個探知情報的好幫手,可是張資旋知道他的處境。

  他不僅破壞了東岸的生意,還殺了幾隻水魎,讓黑道們無功折返,這已是正面宣戰的一種手段,若非金剛寺的趙莫屈極有權威,又傳聞此寺從來都是黑道禁地,黃利源又怎敢將未來壓在趙莫屈身上?

  也就是說,想找到傅玉崑,只能靠自己了。

  阿竹是除了張資旋之外,唯一洞悉尋人理由的人,但他在跟行途中,卻出奇的寧靜,既不下車幫忙,亦不和張資旋探討尋找方向。

  張資旋明明知道他曾跟蹤過黑道首領,探查過妖兵事件,對於此處的熟悉程度幾乎不下黃利源,可是張資旋亦是怪人,竟直接將他視為空氣,從頭到尾就沒打算從他身上找尋線索。

  當張資旋第三次下車時,黃利源偷偷問阿竹:「你不是旋緝的人嗎?怎麼不去幫你老闆問些消息回來?」

  「我應該不算正式員工。」阿竹看著張資旋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回道。

  「就算是這樣,憑著朋友身分,也該兩肋插刀啊!」

  「在她沒開口之前,我不能干涉她的行動。」阿竹失去了以往的開朗笑容,面色沉重。「我知道她的心意,來自對傅市長的死訊,她正在痛恨自己的軟弱。傅市長死後,她曾罵我見死不救,那是對我的一種鄙視,如果她為了完成傅無常的遺願而反過來讓我幫忙,那就等於在打自己的臉。」

  「嘿!」黃利源露出吃驚的表情:「你怎好像聰明了許多,並能夠看透人心?」

  「啊?」阿竹回望後座的人,問道:「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嗎?」

  「誰他媽知道你以前怎樣?」黃利源縮在後座,突然猥瑣地掩飾身形:「總之……我印象中的你,還挺單純的,不像是能觀測旁人心事的料。」

  阿竹一陣沉默,心想:「如果我早就有了這種本領,就會知道黎曉曉前輩的去向。只要早個一天拿起『封龍棍』,不……一個小時就夠了……悲劇就不會發生……」

  過了半晌,張資旋於二人的沉默之中回來了。

  上車之後,張資旋看了黃利源一眼,問道:「崎霖市不是幫會天堂嗎?為什麼治安這麼好?我本想找些兄弟背景的人試探消息,可是別說兄弟了,就連長相兇惡、態度強硬的火爆之人都沒看見,到處都是熱情和藹的普通百姓。」

  「社會早就轉型,兄弟背景是不會顯露在外表上的。」黃利源以手撐臉,擋住了側臉輪廓,另一手指著街邊一個方向,「那個正在路邊打電話的傢伙,就是江文隆的親信,旗下有三百名剽悍的青少年替他辦事,是這裡的狠角色之一。」

  車上二人放眼望去,只見一名穿著西裝、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人站在側旁,講電話時的表情相當正經,看起來像是個業務主任,正在洽談生意。

  「我來聽聽他在說啥。」阿竹心念一起,便將窗戶降低,跟著轉換銀眼,用的正是慣用的竊聽手法。

  張資旋斜眼打量了阿竹的臉部,心道:「又沒請他幫忙,裝什麼熱心?」

  黃利源則在後視鏡上看見阿竹那側耳凝聽的專注表情,再看見那雙精銳銀眼,立時想起自己秘密無故洩漏的遭遇,不由衝著阿竹叫道:「原來——原來你是這樣聽見我們對話的啊?」嗓門之大,直竄入那江文隆部下的耳鼓。那人放下電話,只覺得這聲音非常耳熟,當下對電話說了一句「你等等」,便朝車內望來。

  張資旋靈機一動,自動自發地降下窗戶,整張臉探出窗外,笑道:「往南武市是在哪個方向?」

  那人見張資旋裝扮尋常,駕駛座的人更無什麼特徵,顯然都是陌生臉孔,當下微微一愣。過了半晌,又覺得方才那耳熟的聲音來自後座,便往前站了一步,想看清後座之人。

  不料張資旋發起了火,惡狠狠地拍了窗緣一下,罵道:「不說就不說!你靠過來是想怎樣?」

  那人身影劇停,冷冷地望著張資旋那黑白分明的瞳孔,卻在凝望之際,漸漸對這張白皙清麗的臉蛋有了興趣,連忙態度放軟,笑道:「別誤會,我的位置有點逆風,沒聽清楚妳剛才說的話。」

  「我的聲音這麼大,逆風也蓋不掉!」也不知是演戲還是發自內心的驕縱,張資旋的找碴舉止渾然天成。

  「打擾了。」那人吃了悶虧,卻並未回擊,只是眉頭深鎖,轉身離去。

  待那人走遠,車上三人同時鬆了口氣,呼氣之聲響遍整個車內空間。

  「都是你!害我錯失良機了!」張資旋難掩憤怒之色,幾乎就要回身去揍後座的黃利源。

  「我我我……」黃利源縮在角落,不停地拍掉張資旋撲來的手,「妳不知道我發生過什麼事!那個混蛋阿竹,曾經用這種卑劣的手段竊聽我的私人秘密!要不是他,我怎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換作是妳,妳也不能冷靜吧?」

  「可惡!」張資旋縮回上身,重重地拍了置物櫃一下。

  「找人的事晚點再說吧,黃鎮長畢竟曾是大人物,帶著他太過醒目。」阿竹笑道:「我們先送黃鎮長去金剛寺吧,晚上再回來市區,以免打草驚蛇。」

  「不然還能怎樣?」張資旋沒好氣地回道。

  「走吧。」

  三人再度啟程,距離金剛寺,只剩下一個小時的路程。




  到達金剛寺邊境,去寺內之前,必須經過一條大橋。此橋名為「大悲橋」,以河為界,以橋為口,正是幫會人物不可輕易跨越的禁地。

  放眼望去,有人正在魚貫過橋,略加清算,至少也有三十人以上。橋的對岸站了兩名僧人,負責驗證這些正欲入寺之人的身份,應是金剛派中人。

  守橋人一老一中,皆批金黃袈裟,手持碩大禪杖,正耐心地和過橋人交談。那些穿橋人的臂上則統一束上金剛寺所分發的布條,上頭標注了清晰的字眼,卻是灃洲中各大城市的分行名稱,這些人竟全都是辦案分行的人。

  「他們幹嘛呢?」阿竹問。問時腳已踏地,正從後座取走「封龍棍」。

  「原來今天是超渡大會。」張資旋走向橋口,道:「跟我來。」

  阿竹心道:「超渡大會是什麼東西?」疑惑的同時,發現這些各大分行的代表,手中都持有一只葫蘆,每個站在橋尾被和尚驗證身分的人,都必須先將其上繳;站在左側的老年和尚,總會手捏法印,輕輕在葫蘆上一按,再將其歸還。

  黃利源雖曾受過趙莫屈指點,因而習得了「解離術」,但他至今也只懂這麼一招,對於其它的金剛派法印全然不知,此刻得見,自然一頭霧水。

  張資旋邊走邊道:「那葫蘆的作用是用來收服妖物的,可以壓縮妖質。現在蓋在葫蘆邊的法印,則是『大金剛伏魔印』,也是一種鎮妖手段,算是在替入寺之人設下安全措施。」

  「壓縮?那不是跟『解離術』一樣?我怎從沒見過?」黃利源問。

  「其實不太一樣。」三人停車位置較遠,故而說話時間較多,張資旋知道過去仍要排隊,快走也於事無補,當下放慢步伐,不疾不徐地解釋道:「葫蘆上的印比較高級,不會傷身,但研習時間較久,又不輕易外傳,所以罕見。」

  「原來如此。」黃利源點頭,開始感嘆自己習得了快速法門,弄得自己精神衰弱,白髮的痕跡已經掩藏不住。如果是正規的金剛派弟子,殺那幾隻水魎定毫不費力,既可強身健體,又可正視自己的良心。

  「妳說『大金剛伏魔印』,是為了雙重保障,那麼……」阿竹對妖怪的感情一向濃厚,所聽焦點自然和黃利源不同。「那是在傷害被困在葫蘆裡面的妖嗎?」

  「葫蘆內的法術雖然高級,但任何咒術都有時效。這個超渡大會是由龐睚同意進行的,所有分行都收到了這個葫蘆,可是沒人知道分行的人會在何時使用,為免法術效力過期,造成妖怪脫逃,必須在入寺之前做好措施。」

  「真野蠻。」阿竹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

  「野蠻?」張資旋狐疑地轉過臉,問道:「你是在替這些妖怪說話嗎?」

  「嗯?」阿竹沒料到她有這樣的反應,登時停下腳步。「就我所知,世上沒有超渡這項工程,只知道妖可以殺害,可以馴服。要防惡妖作亂,一口氣殺了牠們便是,為啥要裝進葫蘆折磨數天,再帶來金剛寺被和尚攻擊呢?」

  阿竹的音量不小,引起了數位過橋人的注意。

  「雖然我不知道超渡是什麼意思,但我知道妖族曾經大肆侵略灃洲百姓,是灃洲人仇視的對象。殺妖本被視為理所當然,直到二伯提出這個構想。」張資旋不再走動,只是和阿竹爭辯了起來。

  「所以趙師傅正在收妖,就跟……」阿竹沒來由地想起了在東岸看見的生意,幻想甲板底下那些活生生的妖,究竟多麼無助絕望,而那些妖,全都是要運去燁龍政府的。

  金剛寺所做的事情,只是一種變相的收貨手段。

  「就跟?」張資旋見他欲言又止,馬上提出質問。

  黃利源是個明眼人,要從一些神色轉變中猜出對方的心思並非難事,自然知道阿竹想說什麼。眼下身處金剛寺邊境,距離入寺只差一步,若阿竹公然詆毀趙莫屈的為人,只讓張資旋聽見那倒無礙,若惹上了金剛派的和尚們……

  情急之下,黃利源連忙打岔:「看這排隊陣容,加上那核對身分跟施印的順序,我看吶……不如先去車上小睡片刻,半小時後再來申請入寺?」

  「有必要嗎?」張資旋馬上反駁,提氣對著橋的對岸喊道:「趙二伯,姪女張資旋前來拜見,煩請二伯下令通行!」

  張資旋這一喊,聲若洪鐘,響徹整個青草空地,連遠在幾百公尺外的入寺人都停止了步伐,吃驚地回望這個內息充沛的年輕女子。

  「那不是旋緝會社的張資旋嗎?就是違抗合併命令的那傢伙啊!」

  「造成博物館前大暴動的傢伙,怎會出現在這裡?」

  「聽說龐元首喜歡她……所以放縱她的行為……」

  張資旋喊話過後,不絕於耳的討論聲便如潮水般湧來,所有人的焦點全停頓在來自旋緝的三人身上。

  「大膽!」一句更具威嚴的叱喝聲從橋尾傳了過來,卻是守橋人中的中年和尚。

  此人名為莫辛,是趙莫屈的師弟,張資旋早就認出了他,卻從未正視這位從小便經常看見的前輩和尚。

  早年前,趙莫屈還活躍於戰場上時,經常在張家藥館出現,給予張資旋之母製藥建議。有些藥經過金剛派的法印加成,除了可療傷治病,還可驅鬼防妖。當時的趙莫屈,時常帶著兩名僧人前來協助,其中一位正是莫辛。

  「金剛寺為僧人研修之地,不容外來者放肆!」莫辛補充,剛毅的臉容上添了鮮明的怒意,看起來極其威嚴,像是從天而降的怒目金剛。

  「如果我是放肆,趙二伯就不會出現,如果他出現了,那就表示我剛剛那一聲喊,是極有禮貌的求見程序。就算不是真的有禮貌,倘若二伯出來見我,那就表示我擁有特權,擁有特權的我,怎能容你這守橋和尚出言訓斥?」

  阿竹和黃利源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人,心中頗感憎厭。

  黃利源憎的是張資旋的公然侮辱,很可能會害自己被驅逐出境,別說要成為金剛寺弟子了,往後要求見趙莫屈恐怕比登天還難,而阿竹厭的則是:張資旋總是這般理直氣壯,總是目中無人,而這世界有多混沌,她卻從來不知。

  若真要用一句成語來形容張資旋,阿竹會說:井底之蛙。

  莫辛眼力甚佳,哪裡會認不出這個從小看到大的張家後代?雖然明知她和掌門師兄關係匪淺,卻仍是從橋上靠了過來,一臉殺氣騰騰。

  在此之前,那手中的碩大禪杖,已然入地。

  從外觀辨識,此物極具重量,起碼三十公斤,莫辛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以單手之力將之插入泥土,杖身竟無絲毫傾斜,可見手勁非比尋常。

  那三十幾名正在排隊的分行中人,全都背靠橋緣而不敢與莫辛有肢體上的接觸,臉上均是一片驚惶。

  「莫辛,別傷了張大俠的子女。」此時,那一直在旁觀看的老和尚說話了,笑容依舊,神態祥和,但這輕描淡寫般的一言,卻清清楚楚地傳入了眾人耳朵,其內功修為已達高手級別,運氣時不露分毫跡象。

  「莫辛遵命!」中年和尚一聲答應,話音強而有力,充氣充沛。

  當他到達張資旋面前時,手中已經結印,是金剛寺用來和人比武過招的「降惡印」,其中並無佛理,亦無殺傷妖質的特異法術,純粹是將人打殘的暴力剛印,修練的目的就是要令人斷筋折骨。

  「身為後輩,卻全然不懂得尊師重道,今日我莫辛和尚,就替妳父親教導妳,讓妳重新認知到什麼叫做倫理觀念!」莫辛運氣於掌,掌背浮出青筋。

  「要說我沒教養,那也不是不行,但我想請教一下,你是在針對我學不會尊師重道,還是在指責我老爸不會教孩子?」張資旋問得有條有理,卻掩不掉口吻中的蠻橫霸道,在旁人眼中,她就是一個頂撞前輩的無知小輩。

  「張大俠俠義為懷,那又怎樣?行事正義跟教孩子是兩碼子事!我若說他不懂教子,又有誰敢反對?」莫辛義正嚴詞,顯然不願退讓。「瞧妳這副德性,我便可當著天下人的面教訓妳,無人膽敢反對!」

  張資旋平素就愛盛氣凌人,說話不留餘地,但真正見她怒氣蓬勃的次數並不多,譬如現在。

  阿竹很清楚地感受到,她是真的生氣了。

  「尊師重道只是狗屁!」張資旋突然發出嘶吼,聲線淒厲,彷彿是要發洩出積壓多時的鬱悶和質疑,怒道:「那些表面上的尊敬和奉承,能夠救回一條在雨夜中掙扎求生的老人性命嗎?我親眼看見一個長輩的死去,親眼看見天下人的無視和沉默,所謂的社會倫理,就是這麼難堪和醜陋嗎?」

  「妳說什麼?」莫辛緊縮視線,面貌變得兇煞。

  「我說——輩分不是用來欺壓後輩的手段,而是一種精神象徵!有種的就放下身段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我倒想聽聽看你在社會倫理上作了什麼貢獻!」

  阿竹一怔,發現張資旋的眼中,出現了一道旁人不易察覺的淚光。

  他想起張資旋的懺悔,想起了那段傷心絕望的自白……

  雨景中的最後一句話,正是「如果我能跑快一點的話……傅伯伯跟小蘭……就不會死了……」

  若再加強補充,那便是:假如這個社會上存在正義風氣,那麼傅伯伯,就不該不明不白地死在夜巷中,事後卻無人追查,無人詢問,無人去解開這段令人費解的暗殺手段了。

  經過連貫,阿竹發現張資旋其實改變很多。她變得更加無理,更加暴躁,也更加讓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原來那表面上放棄一切的消極態度,其實一直對這件凶案耿耿於懷……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封龍譜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