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前章
第一章
第一小節
第二小節
第三小節

王子與黑亡靈
Prince and black souls
作 者
夜月天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08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2017年09月01日
預定價格
免費
本月人氣
2
累積人氣
59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王子與黑亡靈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小節
(三)
  陽光照射在了我的身上,讓我感覺好暖和,躺著的床也好軟,真不想起來啊。

  我一邊這樣想,一邊微微地睜開了眼睛。

  頭上有著巨大的吊燈,往床邊一看,還有一張小茶几,以及一個穿著女僕莊的人站著了我的旁邊……咦!女僕!

  我馬上從床上跳了起來。
  
  「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睡在這裡?還有妳是誰?」我一口氣就連續問了這個身邊穿著女僕裝的人許多的問題。

  不過,這女僕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簡答的方式,把我所問的問題全部回答了出來

  「這裡是倫西傑森首都阿巴達。」

  「大人因為昏倒,而被奈利斯●涅特將軍的部屬送到了這裡休養。」

  「我是隸屬於國王阿姆●特朗所統領女傭團裡的381號女傭,名字是……」

  那個女傭還沒有說完時,一旁的房門忽然被打開了,從外頭傳出了一道老男人的聲音。

  「講話講慢點,碧瑟●艾雷雅,不然人家可是會聽不懂的喔!」

  「是的,國王陛下。」女傭一聽到這個聲音,馬上就彎下腰並恭敬的回應了她口中所說的『國王陛下』。

  一聽到國王這兩個字,我眼睛發亮盯著門口,不久一個人走了進來。

  那個人果然是一個老人,有著足以垂地的超長白鬍子,頭上戴著
不知道是由幾顆鑽組成的閃亮亮的皇冠,手上還拿著一枝做成的鳥類樣子的拐杖。

  「你就是阿瓦希爾國的唯一的生存者是嗎?」

  那位國王全身閃亮亮的裝備真的太吸引我的注意力了,讓我看著看著就看到忘我了,所以我也並沒有立即回答那位國王的問題。

  「喂!不要無視我們國王。」那個剛剛站在一旁看似柔巧乖順的女僕,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了一把銳劍,直直插到了距離我大腿不到一公分的床上,當下,我感覺到了由劍傳出的那種冷冽的氣息,而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

  「喂!艾雷雅,我不是叫你對待客人要有禮貌嗎!?這裡已經沒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退下了。」國王一看到艾雷雅的危險舉動,破口大罵了出來。

  艾雷雅狠心不甘情不願地用力的拔起了我床上的劍後,先是瞪了我一眼,然後就頂著鼓起的臉頰氣沖沖走出了房間。

  「其實也不用這樣啦!我也只不過是個過客而已。」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嘿嘿笑了出來。

  「不,本國以前在不論政治或者經濟方面,都常常受到阿瓦希爾的照顧,所以這次當你們有難時,應該就要換我們來服務你們了,更何況,您還是阿瓦希爾國的最後生還者。」國王握著我的手,用很真摯眼神看著我。
  這時,國王才突然想到,從一進房門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到底叫什麼。
  
  「對了,不知道閣下的名字是?」國王沒有多想,很順口的問了我,然而,我卻還沉思在國王剛剛對我說的話裡。

  「國王,請問我真的是最後一個人嗎?」我問著國王,眼神透露出了哀傷感。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國王稍微呆住了一下,不過他又很快地就回神過來,並回答了我。

  「是的,我們國家前去的支援軍,在貴國的領土內搜索了七天七夜,但很遺憾的是……都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生存者」顯然國王也對這一件事情感到相當遺憾,說著說著眉頭就緊鎖了起來。

  「那為什麼我現在還苟且的活著?為什麼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有死而留在了這個世界上,到現在我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我這樣活下去,到底……到底還有什麼意義?」

  也許是太久——真的是太久了,沒有跟人發洩心情,導致我的情緒現在一口氣爆發了出來。

  我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膝蓋,頭微微低著,大聲哭了起來。

  「哭吧,不要害羞,大聲哭出來吧,這樣心情才會好點。」國王輕輕摸了摸我的頭,臉上保持著一張令人感到溫馨的笑容。

  到後來,我整了人直接撲到了國王的懷抱裡,一直一直的哭著,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感覺到身體有點疲倦,就這樣躺在國王的懷抱中睡著了。

  國王就這樣看著我沉睡的樣子,過了好幾分鐘後,才輕輕地將我放回床上,替我把被子蓋上後,說了句:「如果我的兒子還在的話,應該也該有你那麼大了。」
—————————————————————————————               
  可能是昨天太早睡的關係,我再次起床時,發現窗外的顏色還是黑漆漆的一片,這時我感到一股壓迫感。

  「啊!不妙,膀胱快要爆開了。」仔細想想從不知道多久開始,我就沒上過廁所跟吃過東西了。幸虧這間房間內就有附設廁所,所以我趕緊跑了進去。

  等到上完廁所後,接著就換成了肚子在叫,這時我看到原本床邊沒有放東西的茶几,現在竟然多了一盤咖哩以及一根湯匙,可能是昨天晚上他們特地為我準備的,但我卻一口都沒吃就哭到睡著了,想到這裡我不禁臉紅害羞了起來。

  「不管了,總之先吃再說吧!」我坐在床上,拿起了湯匙,挖了一口已經有點冷的白飯,放到了因為時間過太久而已經有點凝固的咖哩上,用力壓了壓擠下,確定白飯有沾到咖哩後,我這才開始大快朵頤。

  雖然飯跟咖哩都是冷的,但味道卻還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美味,我一口接著一口,在不知不覺中就把整盤咖哩吃完了,接著我把盤子輕輕地放回了茶几上。

  「太好了,你喜歡。」一道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沒發現不對勁的我還跟他對話了起來。

  「恩,雖然是冷的不過很好吃。」不過一講完,我就發現了不對勁,一邊看著四周一邊有點害怕地大喊:「是誰?」

  「我從剛剛就一直坐你旁邊你都沒發現嗎?」原本這個雙人床應該只有我一個人,但現在床位的旁邊,竟然發出了不知道是誰的聲音。


  「啊……救……」我嚇的想大叫求救,不過有一隻手忽然遮住了我的嘴巴。

  「小聲點,要是把國王他們吵死就死定了,我是剛剛的女傭艾雷雅啊!」

  聽到解釋後,我才恍然大悟,急忙地把艾雷雅嗚住我嘴巴的手拿開後,抱怨說:「你躲在這裡幹嘛?是想嚇死誰啊!」

  「是國王命令我,叫我睡在你旁邊,擔心你半夜一醒來,會因為而到處亂跑,而且你也太遲鈍了吧,我從一開始就在你旁邊,你竟然會沒有發現。」艾雷雅無奈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是嗎,對不起。」了艾雷雅真正的用意後,表面上我跟她說了聲道歉,不過心裡卻還是想著:妳的年紀明明就比我還小,派妳來陪我睡覺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對了,艾雷雅這咖哩是你煮的嗎?」我指著旁邊的空盤子問著艾雷雅。

  「當然,雖然我自己是女傭,但我好歹也是教導所有女傭下廚方面的總帥。」艾雷雅在不知不覺中就趾高氣昂了起來。

  「那艾雷雅這道菜是你自己創作的嗎?」

  「你是什麼?你覺得我這種大廚會盜用其他人的創作嗎?」艾雷雅看來是誤會了我原本想要表達的意思,而發火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感覺我好像在故鄉有吃過類似的咖哩,只是因為喪失記憶,也記不清楚是誰做的了。」我看著咖哩盤,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說「如果能再來一盤就好了。」

  艾雷雅偷瞄了我一下,忽然問我:「你失去記憶了?」
  
  我點了點頭,什麼也沒有說。

  「你的名字呢?」艾雷雅繼續問著我。

  這次我則是搖了搖頭,並說了一句「不知道。」

  「這怎麼行?一個人可以喪失記憶,但是卻不能遺忘自己的名字,因為名字了就代表了我們存在於這個世界的象徵啊!」艾雷雅激動地開始對我說起叫來了,但是我能理解她想要表達的真正意思
是什麼。

  在這個由天神創造的世界裡,我們每個人、妖精、地精、精靈又或者是種種的奇異生物,雖然都是以不同的生活方式存活於這個世界上,但我們彼此卻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名字,而且名字與名字間從來不會互相重複,不過要是真的有重複的話,我們將會以生死決鬥來裁定,這個名字該歸誰擁有,生死決鬥當然也代表著有一方一定會失去性命。

  我還記得清楚,有一次的決鬥是一位成人地精對抗手無寸鐵而且是剛出生一個多月的一名人類小嬰兒,起因就是那對人類父母替嬰兒取名字時,沒有先到『世界認證所』查詢他們替嬰兒所取的名字是否已經有人使用,而造成了這樣的悲劇,那名父母也當然極力的阻止了戰鬥,甚至還說如果一定要殺死自己嬰兒的話,他們希望能自己動手,不過當然馬上就被『世界仲裁院』否決了。

  生死決鬥的定義不只代表著一方一定要失去性命,還有代表著,一定要由名字相同的兩人者來互相殘殺來決定勝負,外人絕對不能介入,雖然聽起來是種完全不符合倫理的「戰鬥」,不對,應該是「殺戮」才對,但每年同樣的悲劇都還是會不斷的上演。
  
  從這裡就可以知道,名字在這個世界對我們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但是……我卻把名遺忘了,假如我再想不起來的話,我將再每年5月舉辦的「天神巡邏大會」時,被天神所挑挑選的「守望者」者抓起來,然後移送到世界上最高的聖山「思魯特」進行處決。

  天神統整的法律《世界聖典》(天神統治這世界參考的基準法律,所有人都必須遵守,只要有人沒有遵守,將會被以極度殘酷的方式懲罰)裡有一段寫得很清楚,只要是失去或是遺忘的自己名字的人,將被天神視為「死人」而帶往聖山「思魯特」進行處死的動作,雖然也有很多人曾經質疑,因為天神只有一個,要抓住地上所有犯罪的物種,實在是不可能,不過可惜地是,從古至今,真的沒有任何犯罪的東西能過逃離天神的眼睛,就算是有不同的人在相同時間犯案,天神一樣可以分出分身,到完全處於相反方位的地方來逮補他們。

  總而言之,任何東西,只要侵犯了《世界聖典》裡所寫的事項,都會馬上被抓起來,就算他是用什麼卑劣的方法,也是一樣。

  不過,我有時候也會懷疑一點,那我們只要請天神在《世界聖典》裡添加一項:各國之間不准私鬥,那這個世界不就不會有戰爭了嗎?但是天神卻遲遲未這樣做,有人說私鬥是無法避免的,就算下令在嚴都一樣,也有人說,天神把我們種族間的戰爭,作為一種放鬆地餘興表演,所以才遲遲不願多編撰禁止私鬥這條法則,這樣的話,為了名字這種小事而互相殘殺的理由也就可以清楚了,生存於地表上的我們,對天神來講,只是一種隨意就可以捏死,微不足道的蟲子而已。

  「那你就叫碧瑟●思博吧,這是我哥哥的名字,只是很久以前,他就不知道什麼原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已經不再這世界上了,而且我們也沒有去申請做廢這個名字,你就算代替我哥哥叫了這個名字也不會有人發現的,還可以逃過一個月後的天會(天神巡邏大會)。」艾雷雅的話讓我有點驚呆了,並竟他口中說的事情要是天神發現了我們兩個都是會必死無疑,糟糕一點的話,還可能有連帶責任的問題,到時碧瑟家和我原本家裡的人可都是會被處死的,雖然我已經沒有親人了,所以沒關係,但是艾雷雅可是還有家人的。

  「這……這怎麼行?這個名字對你來說應該很重要才對吧!而且要是被發現我們可是都會……」我一想到種種可能發生的後果後,原本想委婉拒絕掉艾雷雅的好意,不過他突然就生起氣來了。

  「你現在自己的性命都快要不保了,還用擔心別人嗎?」艾雷雅的話的話是不折不扣事實,讓我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只能安靜的看著她。

  「你跟我哥哥很像,假如胎還在這世界上的話,年紀應該已經跟你一樣大了吧,我不想浪費哥哥所留下也是唯一留下的東西,那就是他的名字。」瑟雷雅雖然說話的時候眼神是避開我的,但是我很明顯地感受到她的善良心意了。

  「那好吧,我知道了,我就先以碧瑟●思博的身分活下去,不過相反地你也要答應我,當我找到了原本自己得名字時,你要同意我把這個名字,也就是你哥哥的名字,再次歸還給你。」我很高興的摸了摸瑟雷雅的頭,想著,從一開始到現在一路上都遇到了好多的好人,要不是有他們,我早就可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瑟雷雅聽到我的條件後,她露出了靦腆的笑容,點了下頭答應我。

  這時,為了紓緩一下氣氛,我開了個玩笑:「艾雷雅,妳是兄控嗎?」

  想不到艾雷雅的反應會比我想像中要大的許多,不知道哪裡來的一把菜刀,突然就這樣從我耳邊擦了飛了過去。

  「你說什麼?」艾雷雅頂著一股強烈的氣勢朝我逼近,當然我馬上就感覺到不對勁打開房門跑了出去。

  這個半夜我們的吵鬧聲傳騙了整棟的皇宮,所有人都被我們吵醒,隔天我們兩個人當人也被國王臭罵了一頓,還被罰要打掃整棟皇宮裡的廁所,艾雷雅對這種事已經習慣無比,所以感覺特別輕鬆,但是我卻是累到快要往生了。

  「真是討厭,我之前到底是做什麼的,為甚麼體力可以差成這樣。」我以不會被任何人聽見的音量,對自己抱怨著。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王子與黑亡靈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