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388
累積人氣
388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且說玉痕誤入師家院與這位奇女師之南相見,對她許多方面上真是佩服不已,如果沒有師家的規矩,早想能娶到這樣才貌兼具的姑娘了。

玉痕問道:

「我與妳不過初次見面的陌生人,為何要幫我?」

師之南抖了抖肩並不以為然:

「只因為咱師家與星月教世代都有結交,而你正是當年星月聖祖蕭天所說的蒼龍星,所以才會幫你一把。」

玉痕皺緊眉頭問得:

「蒼龍星?那是什麼?」

師之南看著眼前這懵懂無知的少年,自然也不打算多解釋一些,真正懂得人一說這些就懂了,不懂的說什麼還是不懂,根本沒理玉痕又自顧說著:

「不過你現在還尚未成熟,傳說神蛇要過千萬年的修持才能化身為龍,而你目前還只是條小蒼蛇罷了,小蒼蛇君。」

玉痕苦笑一聲,也不知什麼蒼龍蒼蛇什麼的,總覺得一切都無所謂,現在只想趁著精神飽滿之際駕馬繼續北行。一拉韁繩,頓時之間玉痕的背影就消失在兩人眼前。

玉痕漸漸地快馬奔騰,畢竟目前這裡還是宋土,一旦過了黃河之後隨後就是進入到了金國的領土了。

但這一路上自然也有不少麻煩,不過這些都只是小麻煩罷了,比如說有時候沒水了還得找水,冷了還得找多點衣服穿,種種之類的。

又放了幾顆石頭圍圈,上頭撲著樹幹條以及微樹枝,然後拿了打火石點起火來取暖,經歷過萬里孤行之後現在的玉痕早對如何在外面求生頗有自己一套措施的。

然後渡船渡河,其後就是危險的一方,到了金土之後只怕金人可不認得盟約,濫殺漢人說實在朝廷也管不著。

經過了濂城附近果然看到一批又一批被金官帶去北上的民群,金官一看著駕馬的玉痕,並不知道他是從南方來的。

「那邊那個漢人,給我過來!」

不過眼前的金官肯定也不是女真人,看起來就是契丹人,乃遼國耶律的舊臣後因為大勢已去而投降了金國,至於女真人則是忙著繼續打仗去了,因此在這隊伍當中沒有多少實際為金國之人。

於是玉痕就下馬佯裝是想跑的戰擄,不過可惜這契丹人對漢人略點痛恨,畢竟當初也簽訂好盟約,結果卻是漢人背盟與金國簽訂海上盟約,使得遼國才這樣完全抵抗不住的。

一把手就抓起玉痕的領子,「你知道俘虜逃走是死罪難逃嗎?」

用刀子抵住玉痕的頸部,不過玉痕雖喘息不止,但臉上卻絲毫沒有畏懼之色,這小傢伙並不怕死,死盯著這契丹人不放。

「大官爺呀!你們行行好!他也只不過是孩子而已,何必這麼較真?」

契丹人看了一下那些百姓們都紛紛皺緊眉頭,這是民族的團結,他自然也很識相地拿開了刀然後放了玉痕。

畢竟殺了玉痕唯恐這些百姓們驚恐萬分都紛紛逃亡,到時候可不是憑幾個契丹人就能管理得了的,弄不好自己都得掉頭也說不定,真划不來。

於是冷冷地繼續帶隊朝北,玉痕恐怕也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因此才敢就這樣大大方方地走入隊伍被人當作是想逃走。

於是玉痕就牽著馬,被規定誰一旦騎上馬就直接當場處決,畢竟一上馬只會被認為是想逃走,與其讓你逃走不如就殺了你,反正在這隊伍裡面也不缺一二個。

就這樣與其他北遷的漢民相處數日之久,但由於隊伍多是老弱婦孺,因此北上的速度可想而知,一天若能走上四、五里就真能偷笑了。

在途中也有不少因為水土不服而生病的,而這些人多是被丟棄放任於野外,使得玉痕越看越難過不已,但自己卻也不能怎麼辦。

後來又有一隊漢民群多是男丁,走的自然都是相當快,而兩位契丹人互見之後就稍微聊天了一下。

內容大概就是他們不想再北上,想反而去遼國前重臣張覺那處投靠,將百姓都押過去,好與天祚皇帝聯合興遼。

不過這押玉痕他們的契丹人似乎非常怕死,斷然就拒絕了繼續北上,而另一隊人馬卻全都往平州而去,至於玉痕這隊人馬則繼續前往北疆。

玉痕對旁邊一位男孩道:

「金國能興乃因為金太祖從劣勢轉為優勢奠定起良好的基業,因此現在舉旗謀反顯然不是好措施,金國現在正兵強氣盛,最終他們只會落得作死的宿命。」

不過是一句小小聲的話,深怕被他人知道,不過這也證明了玉痕雖年幼,但智力慧眼卻仍不輸過大人,日後的結局也正如玉痕所言毫不意外。

又過了不知幾日,金國主力軍正南下著,由完顏宗翰領隊而來,正與這民隊交錯,於是完顏宗翰眼看天色已昏,就下令暫且與這民隊混伍而住。

而玉痕並不知情眼前的這位大將正是殺自己父親的仇人之一,另一位則同樣也是金國名將的完顏宗望。

不過玉痕卻是十分懼怕這人,雖然臉上並沒有露出半絲懼色,但卻能從行為上表現出來。

完顏宗翰出帳於外看一下這波的民隊,而玉痕碰巧也出了民蓬,望眼看見完顏宗翰便趕忙繞到蓬後面躲起來。

宗翰早覺得貌似有一個人一直在躲他,而後看到此幕更加確信,只有真正的猛虎才能試得老虎之威。

其他百姓不懼怕宗翰是因為他們不是英雄,醉生夢死於此處,而在此處卻有不凡之人,能看出自己身上散發著那種只有老練在戰場上才能感受到的濃厚腥氣。

宗翰就故意暫且走入蓬旁躲起來,只待玉痕見得以為宗翰已走,於是玉痕就呆呆地走了出來鬆了一口氣。

「這人必是金國赫赫有名的虎將,好恐怖啊!」

然後就這樣走過去,只看到宗翰立刻走出來雙手握住他的手腕,接著逼至角落,並拔刀挾持在玉痕的頸上。

玉痕見狀大為吃驚,雖然心中有所畏懼,不過卻仍不敢露出半點懼色,只怕一有懼色就會被認為作賊心虛。

不過面對宗翰這位百戰名將這點卻反而無效,完全出乎玉痕意料,見得此孩兒面無懼色,料想這傢伙來歷不凡。

「你是哪位將軍的兒子?」

玉痕搖搖頭,急忙裝傻道:

「我……父親不過是種地的…………」

宗翰大笑一聲更是從上俯下瞪大雙眼施壓:

「少騙我!如果只是普通種地家的孩子,按理來說現在可是生死關頭,見此狀早就嚇尿了,你們這些漢人無膽的程度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除了南國(宋朝)將軍的兒子之外,什麼都不可能是。」

玉痕咬牙吃驚,沒想到他算錯步了,不應該裝得冷靜,應當要裝得倉皇才對,有些後悔但只怕有點來不及了。

現在宗翰認定玉痕必是將軍之子,確實眼前這位名將真有銳眼完全無誤,玉痕現在講什麼理由也不過是拖延時間罷了,然而對眼前這位金朝名將只怕無法起半點作用。

「我是宋朝將軍姬尚的兒子,姬玉痕。」

宗翰一聽頓時大吃一驚,姬尚也許是他殺的將領裡頭唯一最對他印象深刻的,畢竟北宋將領多虛銜,引十萬大軍攻南京結果調度無方導致大敗而歸。

本來海上之盟要攻克的五京,三京應由金國攻,另外二京則是宋國攻,沒想到南京慘敗之後宋國就沒能調度軍隊了,因此五京全由金國全部拿下,而現在宋國卻還厚著臉皮要討當初所說好的南京和西京。

金國對宋國的態度略有不滿,怎麼覺得金國好像仍臣服於宋國之下,論實力:金國幾千騎就能攻克一京,而宋國十萬軍連攻克一京都失敗,可知北宋當時真只空有兵眾,卻無兵實。

畢竟那些大官們都把這些士兵們當作作工的員工看待,基本上也沒半點操練演習,更別高估那些官兵的戰鬥力了,一上馬就落馬、一拿槍桿就掉槍的官兵可是層出不窮,唯恐經過幾些業餘教練的民兵挺身抵抗都能打得比官兵好。

金國人早看出宋國人這樣的情況,自然許多金國將領都對宋國的態度有些高傲大感不滿,要知道宋國兵多以步兵為主,而金國人多以騎兵,從兵種上看來宋國人幾乎完全被克制住,宋金互打的話宋國並不討好。

正因宋國的態度有些氣傲凌人,所以金國人才這樣把燕雲十六州本該是西京、南京附近的居民全數都遷於北境,不留半點人煙給宋國。

而金太祖完顏阿骨打雖然有時候也會對宋國這樣反反覆覆大感不滿,但可說他確實恨遼不恨宋,因此才在遼國境內起於不臣,以少勝多最終才能建立這麼大片的金國。

從這樣的背景推測,對宋國戰鬥力百般不信任,所以幾乎金國人上上下下都認為漢人簡單來說就是“怕死”,然而眼前卻有一位漢人小孩竟不懼死色,自然認為必是將軍的兒子相當合理。

而這位不怕死的孩子正有一位同樣不怕死的父親,這不怕死的父親真給宗翰記下了,自然相當驚訝不已,沒想到這姬尚的孩子還真頗與姬尚有著一種英氣從眼神上噴發的模樣。

宗翰雖然很佩服姬尚這位南國英雄,但對待他的兒子又是另外一回事,畢竟總不能放虎歸山,沒準兒他將來長大之後會成為殺自己的仇人也說不定。

瞪大雙眼道:

「那我更不能留你了。」

玉痕則急忙道:

「等等!我什麼也沒打算,只想去你們金國的上京見陛下。」

畢竟已入金國國境,在宋國稱呼金國皇帝自然不必稱陛下,但在這裡就真需要了,不然眼前這位女真名將一旦動怒只怕自己的身首將異。

玉痕並非怕死,而是怕死的時候沒能完成自己的抱負,因此玉痕現在還不能死,至少去過上京見過父親的屍體再死,就算只完成一半也無憾。

宗翰看著眼前這位少年,問道:

「你要見陛下做什麼?」

玉痕道:

「請求陛下放我父親的屍身,好讓我回到家鄉安葬,也給我已亡故的母親一個交代。」

不過玉痕其實並不知情太祖完顏阿骨打已亡故了,以為他現在要去見的是太祖完顏阿骨打,卻沒想到王位已轉由其弟弟太宗完顏吳乞買繼位。

而當初阿骨打在位期間就說了關於海上之盟在他還在位時不可與宋國反目,如果他逝去之後就自己看著辦吧!

於是完顏吳乞買躍躍欲試想要攻伐宋國,不過名義上仍然必須親宋,因為背盟總得要個好藉口。

因此當初完顏吳乞買聽說完顏宗翰討伐姬尚整個身子就涼了,這樣擅自背盟民心何在?因此就懲罰了宗翰並小降了爵,但仍不失其大將之實。

宗翰冷道:

「我如何相信你?」

玉痕挺胸保證道:

「就憑我是姬尚的兒子,我賭上姬家的名譽來對天發誓,除此之外絕無二心。」

宗翰似乎早打聽姬尚為人,父子真是一個模子,總這樣在患難之中總稱自己是姬家之子、是周公的後裔絕不背德,因此宗翰真相信了。

放下了刀,玉痕以為宗翰放過他了,卻沒想到下一個動作來得太突然,玉痕根本來不及反應。

宗翰竟用刀柄後的鐵環將玉痕敲暈,而後就這樣把四肢都捆起來丟上馬車親自直接將他入金國上京會寧府。

而自己也隨後跟上,仗是不打了,反正遼國之滅已是無法憾覆的宿命,因此就委任給完顏宗弼。

就這樣完顏宗翰分領了一百騎護衛著馬車將玉痕運回上京,讓新任皇帝太宗完顏吳乞買來決定是殺是留。

宗翰這麼做無非只是借刀殺人罷了,宗翰確實也無法對這十三歲的少年痛下毒手,在別人眼裡肯定會被認為金人野蠻竟對手無寸鐵的孩子下手。

給太宗去訂吧!反正自己也是仁至義盡了,玉痕拜託他去面見金朝皇帝,宗翰也做到了,然而是活是死基本上也與宗翰毫無關係,就論這一點宗翰可說是相當心機。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