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公告、
上、清平之奸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三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四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五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六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七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八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七十九章、佈局
第八十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一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二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三章、血公子與韓千玉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第八十九章、焦急的星月
第九十章、薄命之紅顏
第九十一章、承繼的夢雲
第九十二章、亂世爭迷茫
第九十三章、戰場惡修羅
第九十四章、鬼皇帝的掙扎
第九十五章、段雪與許青芙
第九十六章、鬼淵逃難──天重萬雷昭陽
第九十七章、鬼淵逃難──無法被信任的鬼皇帝
第九十八章、鬼淵逃難──魔教徒
第九十九章、鬼淵逃難──姬玉痕與鬼皇帝
第一百章、邕山解危(上)
第一百零一章、難以正視的感情
第一百零二章、邕山解危(中)
第一百零三章、邕山解危(下)
第一百零四章、一日情人(上)
第一百零五章、一日情人(下)
第一百零六章、淚淘古往英雄
第一百零七章、蒼雷槍
第一百零八章、久違的安寧
第一百零九章、第五次血公子東征
第一百一十章、不使罪業痕之手
第一百一十一章、沈宮主獻宮投降
第一百一十二章、玉京元決戰
第一百一十三章、毋相忘
第一百一十四章、無法容忍的星月
第一百一十五章、出使黑王宗
第一百一十六章、星月分裂
第一百一十七章、黑王宗助星月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下再無第二個姬玉痕
第一百一十九章、繞行山觀月
第一百二十章、春暖依舊
第一百二十一章、香與鳳
第一百二十二章、第二次血公子北伐
第一百二十三章、音師歸返星月
第一百二十四章、星月、黑王宗結姻
第一百二十五章、曦亭決戰(上)──仇恨的淵源
第一百二十六章、曦亭決戰(中)──仇恨的臨界
第一百二十七章、曦亭決戰(下)──決戰的終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沈宮主歸隱
第一百二十九章、大雪嶺決戰
第一百三十章、“後天下”的誕生
第一百三十一章、北望無盡星空夜,仰望光暈最耀人
下、亂世之英雄
補、
久、一世之孤君
後記、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4.19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275
累積人氣
5366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六章、曦亭決戰(中)──仇恨的臨界

卻說鬼皇帝並沒有告知任何人就擅自與白真桓進行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了,無論是呂勝、匡貉、王豐甚至是玉香都並不清楚,他們想找血公子卻實在找不到。

尤其是現在的天氣越來越陰,玉香繞過整片玉虛宮,在這片她生活的地方自然是能找的全都找過了,卻始終找不到玉痕的身影,最終卻是來到了玉痕的房間。

輕輕敲了一下房門之後,突然發現並沒有任何聲音,只聽到門「喀喀」作響,並且有些移開,才發現這房門壓根兒就沒有鎖。

玉香就這樣走了進去,首先看向床邊,也沒看到人的身影,而後則看到桌上的一封信,是一封來自白真桓的挑戰信,使得玉香拿了起來。

「玉痕不會是接受了這封挑戰了?曦亭處一對一………」

要知道其實最近血公子的舉止也越發怪異,好像再也猜不透姬玉痕這個人的本質了,甚至也讓玉香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否真正了解姬玉痕這個人。

從第二次北伐開始,他的計畫其實漏洞百出,雖仍能威震北方天門,但最終的結果還是徒勞無功。

即使是姬玉痕應當也等到星月勉強有兵力了,然後分別從三清山與白狼谷兩路齊上共同北伐才是最正確的,但他卻一意孤行執意就是一路直驅,雖仍還是有過去謹慎的一貫作風,但與更之前的卻還是有些許差異。

顯得血公子耐不住性子,甚至有種急於解決一切的感覺,所以玉香看到這封信心中自然十分不安。

雖然不覺得鬼皇帝會戰敗,但現在的他也顯得舉止異常,很可能會有萬一,畢竟只要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太單純了,說要一打一絕對就是說一不二。

玉香總覺得此間有詐,她也清楚白真桓是害得姬玉痕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知道姬玉痕有信,但白真桓未必有信。



血公子喝道:

「仙具解放第三重──武神再臨!!」

然而這次的武神解放可說是與白狼谷之戰不同了,他所解放出來的是以他身上所有靈氣產生的劍之殘景,而這些劍全都是“天劍”,有數以百萬計的天劍豎立於空中。

白真桓一見自然也深知眼前的鬼皇帝已經昇華到了另一層的境界了,這層境界並不是當今戰神呂勝及匡貉能比得上的,正因是另一個境界才足以被稱為“超世之傑”。

「天先象帝,劍貫古始!」

血公子一喃了一聲之後,隨即一把天劍從原本定位飛刺而出,然後刺往白真桓,白真桓退了一步之後,卻看到“萬雷昭陽”的氤氳氣息在天上已經集結。

「轟隆─────!!!!!」、「砰────!!!!」

一陣巨響,但在曦亭的大地卻擁有奇特的靈氣瞬間吸收,不像其他地方這麼一炸必是瞬間夷為平地,但曦亭卻能吸收此靈氣保護這片美麗的仙景。

白真桓看了一下冷笑道:

「原來如此!將所有的靈氣召喚“擬天劍”,然後以擬天劍直接觸發萬雷昭陽,這樣可以減少自己靈氣的消耗,甚至還能使用更多次的天劍訣。」

血公子道:

「一共三萬六千把天劍,你能逃得過這三萬六千次天劍訣的地獄嗎?」

白真桓一聽並非恐懼,而是仰天大笑:

「姬玉痕呀姬玉痕!儘管你過了多少年依然還是如此愚蠢,你真以為你現在就無敵了嗎?我告訴你………」

白真桓突然身影就如此一閃而過,而鬼皇帝的身體突然“噗叱”一聲出現很深一道血痕,如果是凡人的話恐怕早被砍倒在地難以動彈。

不過鬼皇帝擁有霸王功體支撐這臨界點,使他超越極限勉強還能站立,使得血公子自然也是大吃一驚。

又道:

「只要把你殺掉,就算有三萬六千把天劍又如何?」

血公子的嘴角自然也吐出血花,不過他貌似也沒有驚恐的模樣,反而含起一絲笑意,冷笑道:

「原來如此!但我好像沒告訴你,那就是這些天劍即是“天劍訣”,我根本不用念咒就可以直接施展。」

血公子一伸手,突然他身後有一把天劍瞬間發出白光,隨即這把天劍變為黑劍被從中折斷,每使用一次天劍訣將損耗一把天劍,而這天劍訣甚至是無需念咒還無冷卻時間。

一瞬間血公子突然身影消逝,正與白真桓剛才的瞬步不同,正如字面意思就是直接消失,他直接使用誅仙陣將自己傳出世界外。

接著又再折損一把天劍,瞬間又從白真桓身後出現,一劍就這樣刺了上去,但白真桓顯然也沒有這麼弱到直接被殺害,早猜到姬玉痕必會挑背處暗算。

白真桓轉身一斬,差點就反砍到血公子的頸部,就在那一瞬間血公子又折損一把天劍讓他再次被送入誅仙陣。

又從白真桓的背後閃現而出,不過同一招顯然對白真桓毫無用處,白真桓一個迴旋斬,使得欲邪劍直接噴出相當強大的靈氣,黑色的火焰就這樣砍在血公子的身上。

「你確實很快沒錯,但是難道你以為僅憑這樣就能打得過我嗎?鬼皇帝!」


白真桓也耍了陰招了,李瓶瓶從草叢中直接跳出來,然後手抓一把道符一散而開,竟瞬間框住了血公子的行動。

李瓶瓶緩緩走過去,露出笑意道:

「哎呀!沒想到聲名如此響亮的鬼皇帝今日居然會被我們抓住,還真好笑呢!」

血公子卻就如此莫可奈何,他的手腳瞬間被幾十張符咒給擒著,就算掙扎也會越所越緊,沒想到李瓶瓶也是相當厲害的束縛型陰陽師,讓血公子直接動彈不得。

然後李瓶瓶抽出匕首,直接刺往血公子的胸口,沒想到血公子身上的霸王功體多麼強烈,竟直接將她的匕首給彈飛而開掉到地上。

「對了!差點還忘了這種小攻擊是傷不到你的。」

然後她又畫了一符咒,喝道:

「破!」

瞬間血公子身上的霸王功體竟直接驅散而開,也將靈氣盡封,李瓶瓶看著血公子的身體,邪笑道:

「好久沒有做像現在這樣的活人實驗了!這人由妾身處置可以嗎?相公!」

白真桓笑道:

「沒關係!反正已經成了我們的俘虜,認妳處置!」

然後看到李瓶瓶漸漸接近,說道:

「不知道人到底流多少血才會死呢?放心啦!鬼皇帝,姐姐會好好疼惜你的!絕對會讓你很舒服!」

這時白真桓抬頭看了一下,頓然發覺到即使血公子的霸王功體及靈氣盡封,那天劍的殘景卻仍舊存在,才察覺到這是鬼皇帝“欲擒故縱”的奸計,這些天劍實際上就等同於血公子的靈氣,縱使靈氣盡封也沒能封得住放在外界的靈氣。

瞪大雙眼,趕忙往前奔馳,高喝道:

「瓶瓶!小心………」

血公子嘴角突然一上揚,瞬間天劍絕景的劍尖指向他們兩個男人眼前的那個女人。

「噗叱───!!!!」

李瓶瓶瞬間背後中劍,甚至還直接穿胸而過,然後數十把劍全都相繼而來。

「願相公………為我……報仇………………」

含起眼淚回頭看往白真桓,但沒能看到白真桓就有無數把劍繼續貫穿李瓶瓶這柔弱的嬌軀。

本來皎如白玉的肌膚瞬間被鮮紅的血色給染得沉重的絕望,在白真桓的眼前這個人並不是他所想像的傻子。

“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可是姬玉痕成為鬼皇帝之後所習得的精華,白真桓曾經對待鄭曉芙如此,那麼姬玉痕將用同樣的心痛加倍奉還給白真桓。

頓時之間李瓶瓶的嬌軀仍然繼續被扎成刺蝟,正如當初親手殺了尤虎師兄的那個女人毒蠍一樣,這次的姬玉痕可又成了辣手摧花的惡修羅。

血公子用力抓住李瓶瓶的手腕,然而此時的纖手卻已經脫離李瓶瓶本來的軀體,完全被劍刺斷了就只剩一隻手而已。

「我把你的愛人還給你,白真桓!」

血公子甩飛這隻手臂,「叱…」一聲那隻手根本一動也不動了,隨即就被鮮血染紅了她所待在的淨地。

白真桓含起眼淚看著那灘血水,咬緊牙根瞪著血公子道:

「姬玉痕!!!!!」

血公子道:

「你過去曾經給我的傷痛,我就在此奉還給你!」

白真桓喝道:

「你殺了我的妻子,你也休想繼續活著,還有你最愛的林玉香,等我殺了你之後,我也連同她隨你一起陪葬。」

血公子一聽之後瞪大雙眼咬緊牙根:

「此事與玉香無關,這是你我之間的仇恨!休要牽連到她。」

現在血公子最害怕的事情莫過於玉香被殺,對血公子來說現在早已有了計畫,不僅是因為私情的不願意,還有理想,因為玉香是正直且貞烈之人,是個能信任也能有擔當的人。

為了愛、為了情、為了義、為了志,血公子不能輸,他毫無退路了,要是他在這裡敗了,那麼玉香必定被殺,玉香被殺了那麼他所做的一切甚至連存在的意義也全都盡失了。

血公子含憤地將自己的黑袍直接扯破,瞬間赤裸上身,他已經賭上自己的意志要來拚這一局。

現在的姬玉痕已經太注重公平原則了,畢竟鄭曉芙是姬玉痕曾經喜歡的女人,而李瓶瓶則是白真桓愛的女人,這應當算是一命償一命了,但沒有想到這個白真桓卻硬是要將林玉香拖下水。

姬玉痕必然也毫無退路了,他可不想讓玉香被殺,然後成為姬玉痕他的愧疚,咬破了嘴唇,瞬間將自己的靈氣量再次大幅度提升。

「仙具解放──獨尊欲邪!」

血公子背負自己現在的重任以及過去對鄭曉芙的那段回憶,曉芙過去曾也是如此天真的女孩,姬玉痕也曾是如此天真的小男孩,玉痕曾經暗中發誓過絕對會保護曉芙,要履行永遠在一起的諾言,最終卻都付之一炬。

姬玉痕之所以現在如此痛苦,之所以現在如此迷茫,正因為曉芙之死所造成的,而曉芙之死最大的兇手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即使咬破了嘴唇也仍舊沒辦法填滿現在姬玉痕心中的劇痛以及空虛,唯有眼前的男人一死,才能化解這一切的罪愆。

“如果我們都能活著出去的話,我們可都要永遠在一起。”

對!他是為了曉芙而戰的,並不該是玉香,但是……這一戰之後,他就真不知該為何而戰了?

血公子的眼角冒出龐大的淚水,訴說著他真的累了,但他就算累了也不甘願放棄,現在的他雖然看似軟弱卻也相當堅強。

渾身的膚色瞬間被靈氣據滿血色通紅,他的眼神也熊熊冒出黑色的烈焰灼燒著他的眼瞳,他寧願將自己墮入永遠無法超生的修羅煉獄也不願意眼睜睜任憑這個男人繼續殺害他至親的人。

這就是這個男人不停地對自己訴說著一句“寧可我負天下人”的謊言,顯然是因為被世事牽連而不得不出此話,以顯得自己絕情。

「曉芙的命,拿命來償!」

血公子渾身靈氣瞬間激發而出,他的身下瞬間出現一條血色之龍任憑他騰雲駕霧,而自身也爆出相當龐大的氣息。

“戰神功體”與“六龍御天”瞬間融合於一身,產生了血公子這樣武神的模樣,拔起那已經被這血色的憤氣給染黑的天劍,然後一把劍直衝而去。

「砰───!!!!」

直接刺在白真桓的欲邪劍上,不過這還不止,直接將白真桓硬生生地推入了地上,但白真桓也很快就乘風而起。

一把劍反打了血公子一波,「砰───!!!」

「定當殺光你所有與你相關的人,然後再將你所有一切的理想全都擊潰,瓶瓶已死,這天下也休想再安然而過!」

白真桓也瞪大雙眼,顯然瓶瓶死了導致白真桓的邪惡達到頂峰,讓欲邪劍隨其志而響應,那就是他欲想誅夷眼前這個男人十族,無論是他認識的師姐師妹師兄師弟或是朋友等等之類,只要與他有所相關之人全都要殺掉。

白真桓的渾身冒出黑色的氣息,與眼前血公子的血氣瞬間交錯再一起,不錯!在這裡看來兩人都不是為了義而戰,而是為了恨而戰。

因此兩人的眼神沒有半個能如匡貉那般正直且堅強,全都是一個比一個還邪惡的模樣,一個比一個還醜陋,也揭示了憎恨會讓人的面目變得再也無法歸回日常。

血公子一聽自然是憤意盎然,顯然從白真桓的嘴中說了一句非常恐怖的話,那就是他打算將瓶瓶的死怪罪於天下,這遠比鬼皇帝還來得更絕,正因如此才更不該繼續存在。

血公子的血氣灌入了天劍裡頭,本已被恨意染黑的天劍就連字也變了顏色,瞬間滿是血光烙印一般映入眼簾。

白真桓喝道:

「你是打不過我的,姬玉痕!!!!乖乖受死吧!」

血公子一把天劍高舉指向白真桓吼道:

「劍之所在,天下歸心────!!!!!」

白真桓一個踏步而來,而他渾身佈滿的黑氣卻是如黑蛇一般纏於他的手,一掌打上去這威力可遠比別人的掌功更強十倍以上。

「砰──!!!」

這速度卻讓鬼皇帝無法招架,他的全身散發著黑氣所包覆,他的身體素質提升遠勝過霸王功體或更上一層的戰神功體,一掌就把血公子給打飛。

不過這並沒有完,血公子雖然接住此一擊,但他身體素質也已不再像當初白狼谷之戰時候如此狼狽,現在的他已經比修羅更遠勝過修羅了。

瞬間誅仙陣使他消逝,很快又從白真桓的身後出現,白真桓往後揮劍,「颼颼──!!!」

一道刀光閃爍而出,那股強烈的劍氣瞬間直接打散眼前的白雲,兩人的靈氣量已經強大到都已經足以支撐自己的身體飄浮在空中,不再受重力所驅使。

但是血公子的反應更是快速,在白真桓回擊的那一瞬間,他又是一次天劍訣將自己收入誅仙陣中,然後又從白真桓的身後出現。

白真桓反應也算快,又很快再次回過身往回一刺,卻突然血公子這次他卻又再次消逝。

白真桓咬緊牙根恨道:

「別再做垂死掙扎,乖乖去死吧!!」

然而這時血公子的天劍絕景的劍尖全都指向白真桓,然後全部的天劍都飄浮衝來直接打算將白真桓也一同如李瓶瓶一樣亂劍刺死。

「唰唰───!!!!」

白真桓的欲邪一往下刺,頓時之間他腳底出現一個咒陣,劇烈的風全都飄散而開化為風刃。

「唰唰唰唰………」

「鏗鏮!」、「鏗鏮!」、「鏗鏮!」、「鏗鏮!」、「鏗鏮!」、………

風刃與天劍有如天之神兵那般相互對打,使得白真桓面對血公子仍還有餘力應對,不然論正常人大概不出三回合早就被這三萬多把天劍給刺成刺蝟了。

「轟隆─────!!!!!」

一道怒雷劈在兩人的眼前,這並不是萬雷昭陽,而是普通的閃電雷鳴,讓彼此看清彼此現在對自己瞪出怎樣仇恨醜陋的眼神以及面容。

白真桓道:

「天下的一切將會是我的!!!我即是天命!!!」

血公子道:

「少癡人說夢!只要由我鬼皇帝在,天下就永遠也不可能是你一人的天下!!」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