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公告、
上、清平之奸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三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四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五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六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七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八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七十九章、佈局
第八十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一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二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三章、血公子與韓千玉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第八十九章、焦急的星月
第九十章、薄命之紅顏
第九十一章、承繼的夢雲
第九十二章、亂世爭迷茫
第九十三章、戰場惡修羅
第九十四章、鬼皇帝的掙扎
第九十五章、段雪與許青芙
第九十六章、鬼淵逃難──天重萬雷昭陽
第九十七章、鬼淵逃難──無法被信任的鬼皇帝
第九十八章、鬼淵逃難──魔教徒
第九十九章、鬼淵逃難──姬玉痕與鬼皇帝
第一百章、邕山解危(上)
第一百零一章、難以正視的感情
第一百零二章、邕山解危(中)
第一百零三章、邕山解危(下)
第一百零四章、一日情人(上)
第一百零五章、一日情人(下)
第一百零六章、淚淘古往英雄
第一百零七章、蒼雷槍
第一百零八章、久違的安寧
第一百零九章、第五次血公子東征
第一百一十章、不使罪業痕之手
第一百一十一章、沈宮主獻宮投降
第一百一十二章、玉京元決戰
第一百一十三章、毋相忘
第一百一十四章、無法容忍的星月
第一百一十五章、出使黑王宗
第一百一十六章、星月分裂
第一百一十七章、黑王宗助星月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下再無第二個姬玉痕
第一百一十九章、繞行山觀月
第一百二十章、春暖依舊
第一百二十一章、香與鳳
第一百二十二章、第二次血公子北伐
第一百二十三章、音師歸返星月
第一百二十四章、星月、黑王宗結姻
第一百二十五章、曦亭決戰(上)──仇恨的淵源
第一百二十六章、曦亭決戰(中)──仇恨的臨界
第一百二十七章、曦亭決戰(下)──決戰的終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沈宮主歸隱
第一百二十九章、大雪嶺決戰
第一百三十章、“後天下”的誕生
第一百三十一章、北望無盡星空夜,仰望光暈最耀人
下、亂世之英雄
久、一世之孤君
後記、

初版《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7.0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9
累積人氣
650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初版《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二十七章、曦亭決戰(下)──決戰的終章


玉香於玉痕的房間裡靜靜地坐著發呆,看著屋外的景色昏天暗地,甚至還有幾道雷聲交錯而響。

這使得玉香才察覺到自己的心到底是什麼時候才嚮著姬玉痕這個男人不放,那天不正也是現在這種天氣嗎?在一間空屋當中,姬玉痕獨自一人獨擔全責,獨自一人出外尋找食物留下玉香一人。

便是“雨中多情”那一次,讓玉香察覺到自己的渺小,也讓玉香察覺到眼前這個被人稱作是星月小雜工的男人卻有不同凡響的才幹。

「轟隆───!!!!」、「轟隆───!!!!」、「轟隆────!!!!」

雷聲頓時變得十分頻繁,使得玉香都不知覺地站了起來來到窗邊看著玉華峰,玉香的內心也頓時有些焦急,她真的好害怕如果姬玉痕在曦亭決戰後戰死,不知道一切會變得怎麼樣。

玉香左踱步、右也踱步,最後她也不願如此等待,而是不顧大雨滂沱,一個女人獨自來到馬廄解開潔雨的繩栓後飛奔往曦亭。

內心裡始終想著姬玉痕當初是如何拯救自己的,自己如果不做點事情絕對自己是最不容許這樣的事發生,就算是旁觀者也想進入到姬玉痕的視野當中。

縱使雨落於泥濘之上,把林玉香淋得全身好不狼狽,頭髮濕得完全看不出她本來最為亮潔的模樣,但也正因情的力量讓她即使被淋得不舒服也想趕快往曦亭處奔去。

「玉痕,你等著!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孤單了……」



兩人的氣息互相交錯,正如兩人之間的交戰一般精采,白真桓化為了邪龍,然而血公子卻化為了武神,兩人之間互相交戰,不愧是已經久違的正邪之戰。

兩人你來我往,互不分出勝負,兩人之間必要有一人死才能結束這場戰鬥,就是這一點兩人必然都相當清楚。

「姬──!玉──!痕──!」

血公子自然也毫無愧對的神色,畢竟是白真桓先出手殺害曉芙的,殺了李瓶瓶也是定然的事,畢竟就是因為她間接讓白真桓殺了曉芙。

頓時雷電再度交加,正當於雙劍交錯之時,兩人皆面露猙獰,怒得相當難看,甚至怒氣將髮衝直。

一道,玉痕身上噴出一條血痕;一道,真桓的衣服削了一塊下來;一道,落雷劈在兩人的仇恨心頭;一道,玉香不安地看著曦亭上空的這一頭!

砰───!!!

巨響一聲,只看到鬼皇帝硬是被白真桓打落在地上,不過血公子刻意往後滑步使得這股由上往下的力量勉強抵銷,就這樣滑步至湖面上。

湖面揚起了巨大的浪花飛濺而上,至於白真桓也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姬玉痕,由上往下飛打而下,但是數萬天劍縱使有氣刃牽制也仍舊能抵禦得住。

仍有十多把天劍繼續追著白真桓不放,尾隨其後隨時都能一劍刺穿他的胸膛,他則以飛快的輕功俯衝繼續往血公子打去。

「噗唰───!!!」

一聲巨響掀起浪花,將曦亭長久以來的些許濁塵被這神仙湖的聖水洗得略是清晰不已。

不過白真桓也發覺到沒有實感,大概又是血公子逃入了誅仙陣中了,果然他又是再次出來,從他正後方十步距離一出,飛沖快步一劍斜下劃開湖水的漣漪,掀起更是劇烈的浪水飛快衝來。

兩人都十分清楚,彼此之間的實力是相當的,恐怕就連血公子也都沒有料到現在的白真桓竟是如此強勁,本來在星月之時不過是星月第四人罷了,現在卻足以跟打敗星月第一人的鬼皇帝相互較勁,可見這些年頭來白真桓肯定也少不了繼續修煉。

血公子一揮出浪花,但白真桓則以欲邪擋之。

「劈啪───!!!!」

一道怒雷直下電擊神仙湖中央的浪水導電而來,兩人之間的劍也都冒出了龐大的電流。

而他們的眼神都是互瞪著彼此,非要殺了彼此否則絕不罷休,可說已經是不共戴天了,不願與他處在同一片天地之間。

兩人的劍又再度交錯數回合,但依舊還是難分難解,明明兩人的喘息聲伴隨著決鬥的時間越來越大,但他們的恨意卻始終永無止境。

「姬玉痕!你已經沒有資格繼續存留在這個世間了。」

血公子喝道:

「白真桓!你也沒資格活在這個世間!」

「鏗鏮──!!」、「鏗鏮──!!」

又是數回合的雙劍交鋒,這兩把神器之間的對決也對彼此帶有著相對的恨意,伴隨著主人的恨意而激發而起。

正如前次修真大戰一樣,手持欲邪的前代厲王與手持天劍的蕭天決鬥一樣,最終卻是欲邪處於弱勢。

白真桓一把欲邪放至腰間,又要再次一個瞬步直取姬玉痕的頭顱,當然血公子也十分清楚這招可是星月的速劍式,正如當初與玉香初次見面所使用的那招差不多,雖然剛開始見到會有些反應不過來,但現在都已經達到鬼皇帝這樣的境界了,也不可能憑著直覺來招架。

不過血公子他所選擇的卻是避其鋒芒,一瞬間白真桓的靈氣將神仙湖水滴飛噴而起,在他的眼裡現在的時間一秒就如同十秒那般使用,讓他的劍法超越本來招式的最大活化。

白真桓踏步一起,則看到他飛快地速度直接迎向血公子,而血公子則是不停地往後,他的速度卻毫不比白真桓慢。

天劍不停地飛來牽制住白真桓,但白真桓這次全都能輕鬆應對,只是血公子那飛快地後撤卻使他難以貼近。

「咻咻咻咻…………」

從平追之後,到後來血公子索性又是直接仰衝到上空,由上往下看著白真桓。

不過白真桓可沒打算就這樣輕易讓血公子看扁自己,繼續仰衝直追,又把血公子逼到了湖面上,使他踏步之時都必須依著湖水上。

「唰唰唰………」

白真桓的欲邪仍緊追不放血公子,血公子則趕忙伸出手往前,突然一把天劍又再次折損,白真桓很快就知道大概是萬雷昭陽出現。

他卻是反應靈敏直接由下往上將湖水掀起,然後以靈氣來凝固劃為水盾牌給萬雷昭陽直接電擊。

電完之後,自己隨即從這水盾中衝破而出,一劍也是直逼鬼皇帝首級,不過等他衝破的那一瞬間卻再沒看到血公子的身影。

「在上面!!」

白真桓隨即很快往天一看,果然血公子使用誅仙陣又再次出現在他的上空,白真桓這時的氣息已經相當急促了,畢竟從剛才開始一直死追血公子不放,現在卻迎來血公子準備一次主動攻擊。

血公子頓時將腳的靈氣給用散,使他隨著重力往下,然後一把天劍直刺而來,白真桓也自知剛才血公子是避其鋒芒,於是他也有樣學樣。

趕忙後撤一去,只看到無數把天劍繼續憑空追擊白真桓讓白真桓難以招架,而血公子卻仍舊死追不捨,但白真桓實在難以應付這萬千把的天劍。

突然又看到一把天劍又折損了,大概又是誅仙陣使他消失在這個世界,然後再一把折損直接出現在白真桓的身邊直刺而來,白真桓稍為也有點厭倦血公子這樣的攻擊了。

然後又看到一把劍折損,血公子的身影又這樣消失了,然後就開始看到天劍不停地多數折損,使白真桓的心中也有些忌憚。

「轟隆───!!!!」

這次卻是天重萬雷昭陽,一陣強大的陰陽氣息渦流於其上空,直接直劈而下,完全不顧曦亭如何,但他們無論怎麼打曦亭卻依舊毫髮無傷。

白真桓自然也勉強脫離出來,說道:

「你死定了!你的天劍大概也用得差不多了吧?但是我的欲邪可不只這樣而已!」

隨即白真桓他卻是將欲邪劍直接刺入自己的胸口處,然後一劍拔出,只能感覺到欲邪劍那龐大的戾氣直接被白真桓自己的鮮血給激發了,無數道因為被血煉成欲邪的亡靈全都渴望起鮮血。

這些亡靈們都早已知曉天機,深知眼前的這個男人正是本次封神本星,因為自己已成了亡靈是無法超脫這無間地獄,所以對這顆封神主星既憤怒且嫉妒,既然他們永遠都在地獄輪迴受,那麼就休想有人藉由封神超脫成仙。

而白真桓的眼瞳也隨即變成黑色,然後黑色的血跡從他的眼瞳而出,頓時之間他七孔流黑血,但他的模樣卻比惡魔更像惡魔。

胸口本來的傷口也瞬間變為了如宇宙那般漆黑的黑洞,他本來留有烏黑亮麗的長髮卻直接變成了白髮,渾身都被恨氣所佔據,再也不是普通的人類了。

一瞬之間,他直接一把手就抓到了數十步外的鬼皇帝,捏住他的喉間直接把他抓到撞地。

「砰───!!!」

血公子自然也沒這麼容易就被他打倒,很快就一劍揮散煙塵,讓他知道這場決鬥還未結束,還只是開始而已。

「嘩啦嘩啦───!!!!」

隨著雨下的越大遮蓋住他們彼此的視野,但他們對彼此之間的恨氣卻仍舊清晰,就算是怎樣的滂沱大雨也終究洗刷不了他們現在憤恨且激昂的情緒。

「哈哈哈哈!你死定了!欲邪劍的一切已經徹底與我的意志融合了。」

只看到插在白真桓胸膛上的欲邪,本來只消失劍尖部分,現在連劍柄也徹底消失了,現在的他如被欲邪的所有亡魂所纏繞著他們對封神的嫉妒及對天的恨意之情。

血公子顯然也受了不少傷,嘴角不停地流出鮮血,大概自白狼谷之戰後就再也沒有這麼親身進入死地,但是正因身處於絕境才能更超脫自己的潛能,覺醒的蒼龍必要打贏眼前的這個“邪胤龍”。

白真桓一揮袖子,本來是天劍的絕景,卻突然轉換到了一個漆黑絕望的惡土當中,一切正如血公子眼上所看到的一樣滿滿的全是絕望。

「這就是你惹毛我的下場!!姬玉痕。」

血公子雖然頗為狼狽,但他仍舊還是不動如山的表情,沒有半點絕望,而是繼續相信自己的意志:

「劍之所在,天下歸心─────!!!!」

血公子將所有意念集中於一劍,將自己的心化為了劍、將自己的志向化為了劍、將自己的血軀化為了劍,也將自己的靈魂化為了劍。

這只有置生死於旁外,就算死了也絕不後悔的烈士才辦得到的“人劍合一”的境界!

是!這又是一次如白狼谷之戰中的生死賭注,一樣是姬玉痕將自己的命運掌握於自己的手中,他不怕生更不怕死,他只怕志向的枉徒以及諸多人因痛楚而哭泣。

“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教會了姬玉痕即使無知是非功過,卻又仍舊繼續秉持著自己內心中的正義,掩飾自己內心的迷茫學會戴上那冷血無情的假面。

現在錯的應當是白真桓而非自己,所以他必須為天下而戰,比起鬼皇帝當權,若讓白真桓上了檯面,亂世必然永不能完。

這一劍背負了多少人的希望,還有背負多少專屬於自己的罪業,在他內心中所想起的那些人讓他全都在這一刻全都看到了。

一片光明的天地是姬玉痕內心所嚮往的“大同”,在這個世界看到自己的爹娘、張老師、尤虎師兄、鄭曉芙、法學勤以及千玉師姐全都還活著,他們正露出笑意地看著自己拍著他們的肩。

血公子跨步而出,一瞬之間直接奔向白真桓。

白真桓冷道:

「到現在還想掙扎已經為時已晚了,你已經死了!姬玉痕。」

一道血光閃爍而出,讓白真桓頓時之間感覺到身體異樣。

「噗唰────!!!!!」

頓時之間白真桓的渾身癱軟跪地,勉強以劍撐起,看著自己的胸膛卻直接被姬玉痕狠狠地揮出了很深一道傷痕。

「怎麼可能!!我居然輸了!」

血公子冷道:

「天劍其實並非是一把普通的神器,他最真實的本體其實就是信念,只要主人背負得越多罪業以及責任,天劍就越是呼應主人變得更強,終非是你的欲邪以血換取力量所能對抗得起的!」

然後血公子冷冷地走到白真桓面前,說道:

「白真桓!我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我能不殺你,但是你必須將欲邪給我來封印,並向曉芙正式道歉,我就能原諒你了。」

白真桓聽聞之後冷笑一聲:

「要我道歉?不可能!!是你該給我道歉!!不殺了你我絕不罷休!」

血公子道:

「畢竟這恨是你先挑起的,你我就這樣恩怨斷絕、互不相欠!」

白真桓冷道:

「你殺了瓶瓶,這我怎麼可能會滿足………」

血公子看著白真桓死性不改,只能高舉天劍,說道:

「那也沒辦法了!只能在此處死你以絕後患。」

白真桓道:

「姬玉痕!早知如此,當初真應該就在河陽城直接把你給殺了,還任憑你在玉華殿不斷阻撓我。」

血公子道:

「是!我知道這也算是師兄你曾對我一次最大的施恩,所以現在才給你一次改過的機會。」

白真桓道:

「其實你根本就沒打算饒過我,還在這裡假惺惺地這樣對我說!少在這邊憐憫我了,你要殺就殺,何須多言!」

血公子道:

「不錯!我內心確實還是覺得饒不得你。」

白真桓冷怒道:

「哼!好個痕心,真如狗狒!!!」

語畢之後,血公子的天劍親自處斬,一劍斬下頓然白真桓的身首異處,也結束了這長達五年半載的復仇之路。

「曉芙!!!我………終於為妳報仇了………!」

血公子的淚水終究沒有因為白真桓被砍頭而結束,反而更是湧現,而雨天也並沒有因為這兩人分出勝負而停止,反而是下得更為劇烈。

頭仰著蒼天,淚水與雨水互相膠著著,卻讓眼瞳更為刺痛,那已經從惡魔般的眼神變為了凡人般的慈憫,不覺都看得見其略略的血絲。

他已經有些分不出哪些是真實的了?儘管書讀得再多、修行修得再深也終究難以不被陰陽兩儀的牽制,所以才多了一分迷茫。

他看著白真桓身首異處的屍體,而他則是將這屍體抱了起來,然後帶到神仙湖中央將白真桓的屍體直接與曉芙一樣葬入湖中,說道:

「白大師兄!你下了黃泉之後還是請你向曉芙賠罪吧!」

將屍體妥善處理完後,然後血公子他撿起了本來白真桓手上的欲邪,這把欲邪因為白真桓被姬玉痕給斬殺了,所以也失去了本來的靈氣,它又再次沉睡了。

就因為這把劍讓血公子輾轉許久,姬玉痕剛見這把劍的時候是當初他與千玉師姐一同阻止曉芙奪門出玉華殿的時候,到如今欲邪終於回來了。

這次的鬼皇帝很毅然決然不要再將這亂世的禍害繼續延續下去了,當初的星月也正有一種僥倖之心想要駕馭欲邪的銳氣才一直存留著,最終導致這一齣悲劇出現。

而血公子也深刻明白欲邪非凡人能駕馭之物,終究一把天劍直接將已經沉睡的欲邪給斬斷了,而這些沉睡的亡魂全都飛奔出來灌入姬玉痕的體內給吸收了,將它們全都納入到擬封神榜的書頁當中,從本來的恨靈直接淨化為仙靈。

血公子已經失去了所有方向,現在的他正如坐落在茫茫大雨之中已經不知到將來何如了。

「踏踏踏踏………」

只聽到馬蹄聲越來越近,而座上的身影便是那個一直關心自己的林玉香,玉香看到玉痕現在這個模樣肯定也知道,這場曦亭決戰是姬玉痕贏了,但他卻始終沒有任何喜悅之情,反而又如三清之戰一樣還是無盡的迷茫。

玉香急忙下了馬看著如此憔悴的姬玉痕,也深刻明白縱使報仇也終究滿足步了玉痕內心中的空虛了,反而空洞也越加明顯。

血公子道:

「就算已經替曉芙報仇了,但是曉芙她終究還是………回不來了…………,我到底又該為誰而活?」

玉香卻是急忙抱住玉痕,兩人都不畏懼大雨如何摧殘著自己,就是想要如此在大雨之中。

玉香鼓起勇氣,含出這五年半載對玉痕的思念的情緒,哭道:

「算我自私!玉痕!你還有我,為我而活好嗎?若不行的話,就把我當成曉芙也沒有關係。」

玉香趁著玉痕渾身疲憊卻是就這樣一嘴親吻向玉痕的嘴,玉香與玉痕兩人總算已經有了連結,兩人互相彼此激吻著。

玉痕也下意識地摟住玉香的後腰,就這樣把玉香抱得緊緊的,似乎害怕玉香就這樣離開了,就像曉芙一樣這麼一離開卻再也無法相見。

玉痕的臉頰卻是通紅無比,眼前這個女人不斷地一直跟隨著自己的心意前進,玉痕怎麼可能會討厭玉香呢?當初玉香知道玉痕喜歡的是曉芙也仍舊如此無私地奉獻,為了血公子也逞命了多少次,雖然都是許多瑣碎的事,其實血公子從沒忘記或忽略過。

玉痕的眼角不停地再次流淚,縱使兩人渾身都被雨水玷汙了也無法阻止兩人的情感,縱使玉香已經吻畢了,也移開了自己的嘴,沒想到玉痕卻是主動再次接吻。

那誘人的體香再配上那粉嫩的嘴唇,又配上玉香那堅貞的眼神與羨煞天神般的美貌,讓玉痕根本無力招架住玉香。

暗道:如果人生能重來的話,我真的希望能跟眼前的這位佳人一起攜手偕老。

“春朝光燦欲留香…………”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初版《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