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09.22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388
累積人氣
388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且說玉痕被宗翰捆住四肢丟上了馬車運送至金國首都上京,在路上玉痕整個人自然好不舒服,連翻個身都只能扭動身軀來翻一下,然後吃飯還得有名士兵替他餵。

玉痕的四肢完全被麻繩給捆住了,而且異常地緊,讓玉痕的手腕和腳腕疼得只想現在能鬆綁。

幸好餵養玉痕的士兵是漢人,看到一同身為是漢人的小孩自然也是心生憐憫,不久後就替玉痕另綁鬆結,讓玉痕才勉強能手腳稍微抖動一下還不至於麻痺。

在馬車裡頭露出半絲憂愁神色,是讓他如願以償了,但他卻仍然感到憂心不已,之後的事兒又該怎麼辦呢?

迷茫之際只好提詞來對自己精神喊話,吟曰:
「霜霜眩霧滿秋江。
墜英黃,落何方?
壯志空求,往事嘆悲傷。
醉酒消魂撈月淚,花已落,不留香。

滄滄細雨問迷茫。
入聲昂,震高揚。
壯志空悠,往事斷肝腸。
泣涕滴流乾玉露,千載過,志堅罡。」
【宋詞《江城子》】



不過在馬車裡待著整日整夜真也累了,無聊到發慌,畢竟不用手動就可以吃飯,不用跨步就可以行走,簡直就像廢人一樣,只要睡就能到了。

就這樣玉痕一醒來,只不過大半中午,然後又閉上眼睛繼續睡,又醒來三更半夜,那又繼續閉起眼睛再睡。

反正玉痕這人真有睡福,人家說好吃是口福,那麼好睡不就是睡福,這少年倒是有點再享受自己的晚年那樣專心睡就好了,或許還能睡出長壽也說不定。

不知就這樣虛度了多少日,不過這速度也遠比在民俘隊當中快上許多,畢竟是一堆騎兵押送的,至少馬的速度絕對比人的速度快上許多,更別談那些老弱婦孺隊了。

目前已是秋季時分,樹上枝頭都紛紛寒冷結霜,又是一次那種熟悉的感覺,有如當初的萬里孤行。

不過這次並不相同,那位每日都照顧玉痕的漢兵卻給他一件厚衣厚被好讓他不受寒凍,後來就被押了下車,只因為來到了上京會寧府了,直接當場被押入大殿之內。

吳乞買此時正於早朝,正與諸多大將議論決策,卻被宗翰這麼硬入不得不問個所以然。

宗翰立刻半跪於前,說道:

「此人乃南國姬尚將軍的兒子,因臣不知如何處理,所以就把他押送回來請陛下明斷。」

一群大臣們都開始在議論,明明都是女真族在外馳騁的武將,說什麼不知如何處理未免也太唬爛人了,將在外君命不授,就是讓你們這些武將好好在外面施展自己的決斷能力,難道連殺個小孩都不敢嗎?

當然這許多都是那些女真大臣們的想法,並不知道這件事應當謹慎處理,畢竟現在正準備暗中謀劃宋國的時候,如果不得漢族的民心,將來如何統治漢土。

吳乞買不過是點頭道:

「不錯!卿做得十分謹慎,先退下吧!待朕好好一番審問後再作處置。」

玉痕眼見眼前的彪形大漢,果然與漢人的體型有所不同,體格可都比現在朝廷重文輕武下的文弱書生們大上兩倍左右,若眼前的這位皇帝自稱可拉百石之弓,玉痕肯定都會相信。

然而這位皇帝的桌案上也不忘放幾本冊子,已表示他不僅會軍事也懂得治國,可說是文武雙全,使得玉痕頓時寒了心吞起口水,全被吳乞買那種霸氣所震懾的不知該講什麼話。

「你南國人特地來到這裡要做什麼?」

玉痕閉起眼睛屏住呼吸以及被吳乞買霸氣制著的顫抖,然後露出一絲豪爽之氣對答如流:

「特地懇請陛下能還我父親的遺體,使我能如願以償能完成對母親的承諾。」

「就這樣?」

玉痕微微點了點頭,然後也不再回應,就這樣朝中突然安靜無比,只聽到吳乞買說道:

「來人!將此人拖出去砍了。」

這時許多人大感吃驚,就這點事而已有必要殺人嗎?大不了就還回屍體放走他就好了。

玉痕閉起眼睛自然也明白這本來就是很有風險的,就這樣被架了起來閉起眼睛一句話也沒說。

此時吳乞買卻又秉退了來抓玉痕的士兵在旁邊待命,問道:

「這樣你也不說真話嗎?」

玉痕則是笑意勾起:

「這就是我的真話,我專程不遠千萬里從河陽城北上入上京就是為了父親的屍首而來,如果此地容不下我,把我拖出去斬了也毫無怨懟,但這樣只會使想要歸附你們的漢人各個心寒,就連一位漢人小孩都容不下了,如何安定漢民之心、治理漢民國土?」

吳乞買一聽大為吃驚,原以為眼前這個小孩只是普通的將軍之子,沒想到他還有才幹,一語就說中了吳乞買的野心,且吳乞買也認為玉痕很清楚吳乞買不會真殺了他,否則必寒漢人賢才的心,佔據漢土就會難以據為己有。

玉痕不待眾臣思索又繼續說著:

「我國過去有一位偉大的軍事家、政治家,後人都尊稱他為姜太公,他曾對他的主君周文王說過:“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若要殺人或賞人,不宜以己心己欲而施,賞罰不僅要使人心服更要使天下都能心服,而今我又犯了何罪當足以遭到殺頭之禍?」

吳乞買大感驚訝不已,確實吳乞買真沒什麼理由,眼前這個小孩真非同一般,衣說到漢人,現在金人總喜歡這樣用他們怕死且懦弱來調侃,而眼前的這少年竟非與常人。

他在當下被下了死刑,以為能看到這位漢人嚇得尿褲子,沒想到玉痕並不驚懼反而應對如流,使得吳乞買有些不敢輕覷這些,也對日後女真人學習漢典打下了基礎。

沒想到吳乞買卻是站了起身下了皇座這樣看著玉痕的雙瞳,玉痕的眼神炯炯,他也毫不造作。

又道:

「陛下無須懷疑,我族有儒家教化勸人:“人之行,莫大於孝。”,如今父親的屍骨未安,為人子,孝為先,孝順兩字緊相聯。身為父親的兒子對於父親死於異鄉理當是心頭難安,整日愧疚著自己的無能不孝,甚至連作夢都不敢忘念父身在外,子豈敢心頭嚮內?」

整殿的大臣們瞬間都張大嘴巴了,在這樣危機四伏如戰場那般有臨場感的環境下,玉痕仍能對答如流,且不似照本宣科那樣早已備好,而確確實實是真材實料。

吳乞買一聽之後閉起眼睛仔細想了,然後叫原本在旁邊隨時斬殺玉痕的士兵們帶回房內並囑咐以賓客伺候,這才讓玉痕脫離死劫。

而後宗翰聽聞吳乞買放過玉痕,自然他當初也本來就打算借刀殺人,宗翰本人果然還是希望這個幼虎能早早除去。

不過吳乞買卻質疑問了:

「既然卿想殺他,為何當初還要押來上京呢?」

使得宗翰整個人都呆了,沒想到吳乞買不吃這招,於是就沒有招了,就這樣率了些兵離開了上京打算給遼國最後痛擊。

而玉痕得以在會寧府頭暫且待著,說實在任哪位金臣都看得出來這傢伙在這麼年少的時候就才氣凌人,若是長大了必有更非凡的才能。

因此也有不少人都看出吳乞買的真意,虛則是留著是怕天下漢人心寒,實則是希望玉痕能留在金國不回宋土,使他樂不思宋。

因此將一些從遼國上京搜來的一些珍物給了玉痕,玉痕他拒絕了一次,不過使臣又再一次給玉痕,玉痕又拒絕了一次,到了第三次玉痕答應,但卻如拒絕一樣,收了放在桌上完全不動分毫。

並表明說了:

「要是我要回去的時候,一定會將陛下所給的全部珍寶留在桌上,什麼東西都不會拿回去。」

而玉痕雖然將珍寶放在桌上,不過久了會生灰,玉痕倒成了金朝的寶物保養官,拿著布每天早上都來擦這些銀碗金器,擦完後又放回原位就是堅持不動分毫,不留任何恩德機會給人。

而吳乞買也聽信大臣建議強迫把玉痕灌醉觀其情,沒準兒第一天所講的都是虛偽之情,不過玉痕是喝了數大杯醉了,醉了立馬倒頭就睡,挖也挖不醒。

不過玉痕在睡夢之中卻是夢見父親,因而流淚而作,口裡還喃喃語:

「父親…………父親…………………」

因此吳乞買不再質疑玉痕了,甚至常在暗地裡對大臣讚道:

「如果朕有這麼個兒子,該有多好!就算死了能被自己的兒子像這樣百般思念,就算作鬼也能笑。」

吳乞買更不遺餘力待玉痕如親子,而玉痕也感受到金朝皇帝的這般恩情,其實頗受感動的,只奈何自己生於宋土,玉痕仍然思念著家鄉。

吳乞買對玉痕的優厚是第一個漢人對他如此優渥,也或許是最後一個。

金朝名將之一完顏宗幹,有一個孩子名為完顏智,其母為大氏,身性聰敏無比,且對漢文化相當崇尚,一聽說有一位漢人小孩來到府中作客自然是趕快就去認識一番。

因此玉痕在金國上京處也不是閒著只在擦杯碗而已,更多的就是他的心中覺得女真人並沒有朝廷主戰派想像的那樣無理可講,因此在內部開始實施漢化政策。

但玉痕只是小孩子,能力有限,所以所寄託的就是眼前這位比自己小大概三、四歲的年輕小王公完顏智。

完顏智的漢語流利,在他這時候應該也算是少數幾人腔調最為像漢人的,因此與他溝通相當容易。

而兩人的初次見面就更是奇特無比,是完顏智於晚上聽他母親說有漢人小孩子來到府中當客人,完顏智立馬就從床上跳起來了,然後衝入玉痕所居的客房中。

此時玉痕正在作詩中:

「仰星塵封………」

突然間聽到外邊騷動便停下了筆,也少了那分情調,使得這首詩完成的時間卻又延長更遠,但那種感情卻更是加深不少。

玉痕秉燭開門,卻看到活蹦亂跳的完顏智,問著:

「這麼晚了,不知道小弟弟你有什麼事嗎?」

完顏智故意裝作聽不懂,使玉痕撇過頭嘆了口氣:

「看來不會漢語呀!罷了,先讓你進來吧!」

然而完顏智裝傻後趁機發出一口流利的漢語:

「誰說我不會的?」

玉痕整個人就驚呆了,畢竟女真人雖會漢語,但聽吳乞買和宗翰的漢語都差點快聽不懂了,沒想到這人講得倒是清晰不已。

玉痕被完顏智這樣一坑不怒反笑,道:

「年紀這麼小就這麼有計略,這可是三十六計之一的“假癡不癲”呀!看來!你將來必立非凡之業。」

而完顏智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看到喜歡的人不管是有無血緣就隨便拜哥認弟,在完顏世族裡面可被人認為異端。

甚至連剛出生不久的完顏褎,他也立馬去招認,連人都沒法回話就直接去招了這麼個弟弟。

後來在府中看到玉痕拔起刀來正在練揮刀舞,使得完顏智感到相當亢奮不已,且玉痕的輕功驚覺一踏牆壁卻直上屋頂,讓完顏智更是喜得又認玉痕為哥。

從此之後玉痕在會寧府的時光,完顏智總愛這樣形影不離,好似玉痕身後的小跟班。

玉痕讀書時,完顏智也讀書;然後玉痕一朗朗上口,完顏智也跟隨著玉痕左搖右擺開始朗誦一口流利的漢語。

完顏智卻做到了每事問,畢竟他是女真人,對漢字的那些文言自然有許多不懂之處,就這樣問道:

「痕哥!這邊我不懂,這個字該怎麼解釋?」

玉痕一看也樂此不疲,心想如此太平之夢也許能實現,亂世的英雄都有著清平盛世的理想,哪怕只有幾歲而已都渴望懷有壯心,不想再看到又有人因為亂世而顛沛流離。

哪怕影響多麼渺小,玉痕也想抓住這道光線不放,於是就刻意讀了許多儒經,讓完顏智懂得太平盛世的美好。

不可不說玉痕的志向早已從成為像父親那樣的英雄轉成了能讓亂世轉為盛世的能臣,畢竟經過了姬家抄沒、萬里孤行等等諸多苦難,玉痕也已經學會了“現實”二字。

突然完顏智問到相當嚴肅的問題:

「痕哥!你會不會想家?」

玉痕一聽沒有對此抗體,竟是潸然而淚下,他早思念著故鄉了,不知已經過了多少個月了,自然是想念南方了。

玉痕知道這樣身為哥哥的自己卻是突然掉淚必會讓完顏智相當震驚且錯愕,恐讓他多擔心,但又不想這樣騙人,於是就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覆:

「遠有故國,近有異親。難割難捨,不知所思。」

在遠處長存掛念著故國,雖然朝廷待姬氏如此殘酷,但使玉痕想念。而在眼前則有個異族親人,雖無血緣關係卻情同兄弟,更使玉痕罣礙,使玉痕真的難以割捨到底是該在這裡與完顏智一起呢?還是回到沒親人的故土?也顯示出玉痕的猶豫,簡單來說就是連自己都不知道。

完顏智一聽,他身性聰敏,不只聰明也十分敏感,一看到玉痕一聽當下而流淚,自知玉痕身在金府心在宋,說道:

「沒關係的!如果痕哥想回去的話,不要眷思於我,回去你自己該回到的地方。」

完顏智一言不知咋地眼眶稍點濕潤,不過玉痕卻是止住眼淚拍著完顏智的頭。

「放心吧!如果緣分深的話,就算地如宇宙浩瀚無際,咱們有緣必能再相見。」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