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42
累積人氣
17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凌晨一醒,玉痕則是沒睡個半刻,就這樣坐了起身之後瞅著窗外,只看著枝頭上面有麻雀正叫著。

現在正值初夏之際,但山上難免有些寒冷,早晚溫差很大,而玉痕所居的這棟樓卻是毫無任何完整的模樣,窗破門爛甚至連階梯都長青苔容易打滑。

凌晨多水氣,且就算是夏季也是冷颼颼,凌晨的陰涼氣息瞬間瀰漫在自己的房間,水氣也這樣直接從破掉的窗邊飄進來。

而玉痕的棉被卻是麻繩所織,且裡面並沒有塞任何東西,就只是空皮一塊,讓玉痕凌晨就冷得跳了起來真不是給人住的。

節儉也不是節儉到這回事啊!看著遠方的玉華殿,這才體會到什麼叫貧富差距,玉華殿有如官邸那般聳著,然而這棟樓卻似貧民窟一樣。

這棟樓因無其名,所以大家都稱為“無名樓”,而鄭鞏幾乎就將此安排為雜工的宿舍,故而又稱為“凡人樓”,至少有名字,因此“凡人樓”這名字就取代了“無名樓”。

雖說是樓也不過是一二兩層,而兩層樓各只有一間小破房,論大小大概也不超過兩坪,當然當時的技術也沒有這麼精確的儀器計算,大約一坪多左右。

放了一張小破床之後也沒有什麼空間能活動,完全與過去自己所住的姬家完全有天壤之別。

站了起來打量一下房間,說真的這間房間恐怕以前是拿來當倉庫用的,連地上的茅草都沒能清理乾淨,黃黑色的甚至還長了許多黑色的汙垢,如果是赤腳踩起來的話只覺得一陣滑潤,且感到噁心不舒服。

而牆邊及地板的交接處卻有幾些都已經破了保持著空氣流通,就算窗戶修好了也不可能使房間保暖,只因為冷風還是會從這兒灌進來。

玉痕看了一下,而眼前的地板處也沒有什麼椅子,只能席地而坐,而地上也有一塊座墊,但那與棉被好像也差不了哪去。

而木桌子卻是四腳缺了一腳,勉強還能站卻也搖搖晃晃,這讓玉痕整體住起來相當不舒服,但總比在外面露宿街頭總好多了。

這間房間就只有這樣,然後走出去外面,這門破爛得大概一腳就能踹破了,剛走出去就是走廊的轉角,然後就是腐木的階梯。

許多層都因為長期的潮濕長滿了青苔,走路都得慢慢地扶著欄杆緩緩下樓,否則一滑空大概就整個人翻下樓來。

玉痕緩緩下樓,便是因為睡不著,而且聽到樓下略有磨刀聲於是就知道樓下貌似有著跟他一樣的人。

一位彪形大漢便是坐在那兒開始拿起磨刀石磨著菜刀,玉痕一見這位大漢右眼下卻有一道刀疤,下意識就覺得眼前這位大漢肯定是痞子。

玉痕嚇得退後不知多少步,而眼前的那位彪形大漢則是轉移注意力放在這位少年身上。

玉痕變得宛若小女生一樣躲到了好遠之處,他手中沒任何武器要是被眼前的痞子鬧事的話肯定扛不住。

而這位大漢其實也看起來沒有玉痕想的這麼兇狠,不過面容看起來好像有點這麼一回事,但看到這樣的狀況卻毫無動怒。

突然一名師姐走過去讓壯漢盯著這位柔弱的師姐,這位師姐正是青芙師姐。

青芙師姐道:

「尤虎師弟!你竟敢欺負小師弟。」

壯漢一聽大吃一驚,急忙道:

「冤枉啊!我才沒有!」

青芙師姐氣得便是捏住了那位壯漢的耳朵,讓壯漢發疼地掙扎,卻沒想到越掙扎越疼。

「沒有的話為什麼小師弟會這麼怕你?」

壯漢苦道:

「我真沒幹什麼,他也才剛下來而已,也沒必要剛下來就欺負他吧?」

青芙師姐這才放了大漢的耳朵,然後冷冷盯著這位壯漢:

「真的嗎?」

壯漢苦道:

「真的啦!師姐,不要這麼不講理,難怪妳會嫁不出去………」

青芙師姐瞬間面貌青筋,整個人笑裡藏刀起來,那殺氣卻是從神情上直刺而來。

「喔!好像有人皮癢了唷!」

壯漢急忙摀住嘴,貌似觸起青芙師姐的一大痛處,不過玉痕感到相當疑惑。

青芙師姐看來芳齡約十八左右,而大漢看起來卻大約三十有餘,大漢卻要喊青芙師姐一聲師姐而不是師妹,讓玉痕感到相當疑惑。

「痛痛痛痛………對不起啊!師姐,為什麼妳老整我啊?」

青芙師姐冷盯著壯漢說道:

「在整片玉華殿中就師弟你最不乖,不嚴看管你怕你出去傷了我玉華殿的面子。」

壯漢則是撇過頭喃道:

「明明就是對我的肌肉感到噁心,少再那邊亂說………」

青芙師姐貌似也聽到了,不過現在趁此機會給玉痕了解一下日後的夥伴應該會比較好一些。

不過也不忘虧壯漢一下:

「師姐我懂了!原來是你這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到了小師弟,確實你的這副模樣長得太對不起人了。」

壯漢苦道:

「師姐說得也太過分了,這長相也不是我能決定的!」

青芙師姐點頭:

「長成這樣不是你的錯,但長成這樣還出來嚇人就確確實實是你的問題了。」

壯漢苦了一聲,然後搔了搔頭有些無奈,明明長得如此凶神惡煞,沒想到卻搞不定眼前這嬌弱的女子。

「所以他是誰?我昨天可沒見過。」

青芙師姐就招了手讓玉痕過來,然後說道:

「這位就是昨天才剛來的玉痕小師弟,就給他自我介紹吧!」

而這位壯漢卻是露出相當恐怖的氣息瞪了過來,眼神好像有些猙獰,讓玉痕嚇了一大跳,但既是英雄之後也得鼓起勇氣。

「我叫姬玉痕,昨天才剛來,不懂的地方還請師兄多多指教。」

壯漢打算開口卻被青芙打趣地介紹。

「這位呆頭師兄叫尤虎,別看他很兇的模樣,實際上他可弱得很,今後你就要跟他好好相處吧!」

這位名叫尤虎的師兄苦笑地看著青芙師姐:

「哪有人這麼介紹的?這樣要怎麼樹立起作師兄的威嚴呀!」

青芙師姐呵呵一笑:

「怎了?難道想樹立師兄的威嚴來欺負小師弟?信不信第一個就拿你來血祭?」

尤虎師兄一聽渾身顫麻,道:

「不敢!不敢!」

青芙師姐說:

「就這樣,今後小師弟就成為尤虎師弟你的小助手,不過膽敢欺負他的話立馬將你的頭砍下來放血。」

尤虎師兄搔了搔頭苦笑幾聲就這樣看著青芙師姐離開,接著就這樣小聲地跟玉痕說青芙師姐的壞話:

「青芙師姐真沒有淑女的樣子是不是,難怪這麼久都還嫁不出去。」

玉痕聽得整個毛骨悚然,眼前這位師兄可真不怕死,不過這也破冰了使得玉痕對眼前的尤虎師兄產生了些親和力,感覺能合得來。

然後就這樣玉痕果然就跟著他一同打著一些雜事,連馬廄的餵養及照顧都需要,後來就是作飯前的準備以及飯後的洗碗,基本上雜工所作的就是修真者不作卻由凡人作的一切雜務。

當然玉痕年紀仍然小,且又是剛來的新師弟,因此也沒法適應這麼繁重的工作,而尤虎師兄給他相當重大的任務那就是………

在玉華殿內有一位著名的頑皮鬼,這傢伙仗著自己爺爺是本殿的首尊就這樣欺負人,尤其是尤虎師兄被整得最慘,於是玉痕就這樣被尤虎師兄毫不猶豫地給丟了過去。

這傢伙的名字叫做鄭曉芙,聽名字也知道是個女孩,玉痕一聽整個人都愣了,原以為他是多麼壞的人,不過就是女孩娃兒嘛怕什麼?

然後一見面之後玉痕就後悔了,從沒見過如此過動的女孩,一見到玉痕就趕忙一個輕功飛上了前一把手握住玉痕的手。

想不到修真者的身體素質都比正常人強得數倍,這麼一捏疼得讓玉痕不停地掙扎卻反而被這位曉芙師姐握得更死緊。

「嘿嘿!你就是新來的小師弟啊!來!咱們一起出門玩去。」

一上來連個自我介紹都不問一聲,立刻就這樣被抓過去玩了,這時玉痕想到青芙師姐和眼前的這位曉芙師姐真都是一個樣,毫無淑女的模樣。

玉痕在內心苦道:難道這裡就沒點正常的師姐嗎?

曉芙一拉就這樣走入了樹林,玉痕整個人完全不想被拖著走,只奈何力量不夠竟完全不足以抗拒。

「來玩捉迷藏。」

玉痕整個人聽得下巴都掉下來了,暗道:都幾歲人了還玩這個?

曉芙便笑道:

「那麼就由小師弟你當鬼,你第一次玩就給你數到十,要好好抓我喔!」

曉芙得意洋洋一踏輕功就飛到了樹枝上就這樣一動不動,她等著看玉痕爬不上樹的笑話。

「小師弟!快來抓我啊!」

沒想到曉芙的如意算盤卻完全被打翻了,因為玉痕也算是習武之人,輕功雖沒比修真人強得許多,但基礎輕功卻還是會的。

一數完,玉痕深知自己被小看了,於是衝刺後一步就踏上了樹幹竟然如從大海掙脫的蛟龍那般直衝天際,瞬間就被玉痕抓了個著。

曉芙當場傻在那頭,苦道:

「你………怎麼會輕功?」

玉痕說道:

「以前有學過。」

曉芙腹中一股悶氣,甚至都有些不高興了:

「小師弟!你竟敢存心讓師姐難堪!!真是的!你這小師弟真是失格。」

玉痕驚了一跳,真不知做錯了什麼,他也是照著規則玩,完全沒有犯規的說,苦道:

「要怎麼做才不會失格?」

曉芙氣道:

「你就算會也要裝作不會!我可是你的師姐耶,怎麼容許身為師姐的我比你還差呢?」

這讓玉痕情何以堪,可從來沒聽過玩遊戲要放水的,這樣多失公平性啊!何況這樣一直都是長輩贏會好玩嗎?

但現在的玉痕才剛入門,還不知眼前的這位師姐的性情如何,暫且先躬揖道:

「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的。」

曉芙聽得更是氣笑:

「才沒有下次了呢!」

然後嘆了一口氣,略是平靜下來,不過仍是不滿:

「真是的!你這小師弟真的一點兒都不可愛!!」

玉痕只是默默低頭,感覺是自己壞事了一般,完全不認為是曉芙在無理取鬧的樣子,當然自然也看得曉芙不知咋地心中愧疚,這種感覺就完全像是被一隻小狗露出無辜的神情看著,完全讓本來發怒的曉芙靜了下來大感慚愧。

曉芙氣指道:

「作為懲罰,你以後都要陪師姐玩你知道嗎?」

玉痕整個人都呆了,下巴可都差點掉下來了,眼前的這個傢伙真是讓玉痕整個人好難待下去,眼前的這師姐可說是蠻橫無理且相當任性,讓玉痕真不知該怎麼相處。

「什麼啊!嘴張這麼大幹嘛?不願意嗎?要知道你能陪師姐我玩可是你天大的榮幸啊!!」

玉痕心中有苦暗道:可是我不覺得啊!

無奈之餘也只能這樣答應了,真不知道未來的日子又會變成什麼樣了,讓玉痕有些苦惱,只怕會被眼前的這位師姐給整死也說不定。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