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42
累積人氣
17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且說玉痕及曉芙受困於幽靈谷山峽下,從剛下來時玉痕就不斷地考量著:該如何出去?

眼看著四周無路,且峭壁之高,玉痕也試過使用輕功走壁,只踏上了岩壁之後根本沒辦法往上爬去,乾眼羨慕著天上的太陽能從天上眺望到原本的玉華峰上。

羨慕歸羨慕,但玉痕也不是就這樣坐以待斃的人,靜下心來好好想著,最後想出了一個結論:自救不能,須得外緣。

簡單來說果然也是坐以待斃,畢竟輕功飛不上,曉芙也擁有修真的絕妙輕功,卻奈何這兒的地磁水土竟是使得曉芙的靈氣沒法子順利施展,因此輕功不得能施。

如果輕功可以從這兒飛上天際的話,自然他們也不用這樣在那邊待著,甚至還羨慕著天上的飛鴿擁有一對翅膀能夠升騰而起。

曉芙問道:

「你有什麼打算?」

玉痕半言不語,其實內心也想得夠多也煩惱得夠久了,但結論還是先躺下來吧!

曉芙看到玉痕這樣消極的態度上真是心中一氣,但自己也不好發作,就是因為她才使玉痕也一起跳下來的,如今不知為何沒事,反正曉芙當時是暈了,不知後來玉痕卻施展了一計高級輕功。

總之是活下來了,至少也想掙扎到最後,而玉痕竟是直接躺下來一點也不掙扎,問道:

「你躺著幹什麼?」

玉痕伸了一下懶腰,雖然心中且是著急卻仍故作鎮定且泰然自若,說道:

「躺著不要講話,避免多餘的力量喪失,等外緣吧!」

竟然已是陷入死地,這可不像兵法所說的那種垓心死地,那種是人為死地還尚能脫離,但這片天然死地則如何脫離?

上又不能攀岩只能仰望,下也不能休養生息只能慢慢地受凍受寒受盡疲憊,而且往上一探也不是什麼時候都有太陽的,只有正午太陽從上直射才望得見,其餘都像個晚上那般黑暗。

幸好玉痕早就算計好每次求生,都已習慣性的帶著幾塊打火石,摺了幾根枯枝之後就這樣生了火來。

「我們還有救嗎?」

玉痕不過是躺在地上看著曉芙的臉微微一笑:

「相信其他師兄師姐他們肯定很快就能找上來,曉芙師姐請放心吧!絕對有救的。」

曉芙整個人含起眼淚只能強笑點頭暫且臥在地上,在這片雖然頂著天的地方卻毫無任何光線,除了正午會有一些許的陽光直射進來,其他時刻幾乎就是像這樣必須要以火來生光。

孤男寡女處在一處,且火光遠比日光昏暗許多,這種絕妙時刻玉痕卻沒有生半點邪思,因為那是只有飽暖的時候才會思淫欲,現在連吃飽都有問題了,也沒空管這些欲望了。

玉痕整個人好像成了大哥一樣要照顧的眼前這位雖然年紀比她大但卻仍像個妹妹一樣的師姐,畢竟眼前的這位師姐可不靠譜,如果靠譜的話怎麼可能不明白玉痕的好心勸諫?還落得現在這樣兩人困於死地的地步。

幸好玉痕有下來,假如現在以在古峽下存活為條件只剩曉芙一人,恐怕沒多久就先活活給凍死了,畢竟這些修真者雖會修真,但在外的生存能力可是幾乎為零。

而玉痕已經歷了萬里孤行和單騎贖身,這點小技巧對玉痕來說太簡單了,升起火來好溫暖。

且曉芙空有恐懼卻沒有勇氣面對,一個人到這裡必然不知所措沒有方向,最後枉圖思想準備,結果當然只怕是空消耗多餘的體力反而更早就先虛脫而死。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看似消極的策略實際上卻是把目光放遠後的積極,這走、這裝窩囊真不是給人當龜孫子坐以待斃,而是隱隱不發、待時而動以延續自己的持久。

玉痕的消極並非是純粹的消極,因為早已打量過了許多逃生的可能性,就是因為全無才只能倒下來就這樣先呼呼大睡,多想也無益,且時間過得越久肚子越餓可就越睡不著,不如現在先睡場好覺養足精神好等過年。

曉芙的內心焦急,眼角上卻淚流滿面,很想要趕緊回家,不知道這一受困會被困到什麼時候,很有可能被困死了大家都沒發現,因此就算躺著心思卻亂如麻哪能像玉痕睡得如此安祥,甚至還打了個呼。

一聽到玉痕倒頭就呼呼大睡,真讓曉芙氣死了,這傢伙為什麼能在臨危之間如此悠哉悠哉地睡著,以為這小鬼真是個傻子,根本不會煩惱這麼多。

事實上他早已受盡了生死交關許多回了,說他傻大概也不是,哪裡不知道現在正式困境當頭,但煩惱又何用?玉痕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景色了,滄桑無常不停地逼迫玉痕,使得玉痕學會了從容。

他一生當中到底經歷了幾回了,大者就是單騎贖身被萬箭齊發,小者就如現在這樣雖有危機感但好像又似有似無的感覺,反正玉痕也習慣了這些,因此除非悲傷過度能使玉痕下意識拒絕入眠外,基本上玉痕都能睡得如此香甜,真可說真有睡福。

玉痕睡飽之後伸了個懶腰看了一下天上,果然還是烏黑一片,不過也大概猜想得到睡了不少時辰了,整個精神就充足不少。

反觀看著曉芙,她肯定都沒睡著,黑眼圈相當濃厚且眼神帶著疲憊的感覺,很想睡卻又因生死的煩惱睡不著,使她覺得十分痛苦。

玉痕一見這樣的情況,於是就伸出手來握住曉芙的手,說道:

「沒關係的!我一定會讓我們都能出去的,相信我!」

曉芙這才勉強敞開了心思安祥地閉起眼睛,也無法怪罪曉芙在這種為難之間最該睡足充飽體力時失眠,畢竟她的心思有一半就是因為害怕著死而煩惱,更有一半就是害怕牽連玉痕死而煩惱。

玉痕本該不用下來受苦的,且這是自己的決定理當由自己遭受這樣的報應,卻沒想到玉痕也跳下來連坐了,讓曉芙感到慚愧不已。

玉痕等到曉芙睡覺之後,眾人肯定想不到他想幹嘛,其實很簡單,又繼續躺下閉上眼睛繼續睡了,反正玉痕就是如此有睡福之人,睡飽一起來看著別人睡,頓時睡意而生,再繼續睡去。

但曉芙可沒有這樣過人的睡覺體質,一睡飽之後眼睛睜開,凡是曉芙眼睛睜開的每一次都看到玉痕又是倒頭躺在那邊睡著,讓曉芙整個人不知該說些什麼,怎麼每次醒來玉痕都在睡,真能把一天給睡完了。

「咕嚕咕嚕……………」

曉芙的肚子早已餓得沒辦法負荷了,都開始侵蝕著自己的胃,讓曉芙疼得無法忍受,畢竟她好歹也算富二代的千金,哪裡忍受得了這種飢餓之苦。

面露苦色就搖醒了玉痕,玉痕隨碰即眼睛睜開,真不知道剛才的睡覺是否是裝的,而玉痕就是如此,在睡夢中仍然很敏感,只怕一有點動靜可能就會被吵醒了。

玉痕看著曉芙癱軟坐在面前,就問著:

「怎麼了?師姐。」

「肚子餓了。」

玉痕就這樣頂著睡眼走到周圍,撿起一塊石頭濕濕的,而上頭有點綠色。

「青苔啊!現在大概也只能吃這些了。」

於是就把這塊石頭拿了回去,讓曉芙整個人都大吃一驚。

「小師弟!你該不會要師姐吃這些玩意兒?」

玉痕苦笑幾聲:

「沒辦法,只能把青苔拿去烤乾食用了,不然在這裡也沒什麼果實能吃的。」

曉芙一聽頓時之間真變成了小女孩那般放聲大哭,就在那邊搥地滾地,明明身為姑娘人家竟毫無淑女的形象,只像個無知的小孩那般無理取鬧。

「不管!我想吃羊肉、我想吃魚,我什麼都想吃,就算是我討厭吃的青菜都可以,就是不想吃這種噁心的東西。」

玉痕自然也心中不高興,都什麼時候了還能挑這些,掉頭就返,冷道:

「那妳就等著活活被餓死吧!」

接著就回到了對面,然後緩緩地將石頭上的青苔皮扒了下來,這時都有些被烤乾了,且略焦略焦,怕吃生的會吃壞肚子,畢竟也很清楚青苔能長時間在這裡的話也表示這裡沒多乾淨。

玉痕輕輕撥了一下塵土之後就這樣真吃了,為了生存也沒得辦法,反正對玉痕來說有得吃就不錯了。

曉芙瞅著玉痕好像吃得美味,肚子餓了實在也沒法任性,該接受現實面吧!這裡沒肉也沒魚更沒青菜,放眼望去就是潮濕的泥濘還有滿地的青苔,除了吃這個之外也只能枯枝能吃了。

曉芙也只能含起眼淚把這些東西塞進嘴巴裡頭,然後嚼了幾下也不想感受它的口味,就這樣吞下去了,勉強稍微果腹了一下。

「咳咳………」

曉芙吃完後就躺下去,只是四肢真稍微有點冷,整個人都只能縮起來,就算旁邊有火,但因為枯枝數量有限,玉痕也再控制火勢,不可能一直給火燒得旺盛。

曉芙真冷了縮起身子正在發抖著,玉痕見狀之後就有些捨不得。

「曉芙師姐!師弟有一個方案,是個比較好的保暖方法,但只怕得先徵得師姐的同意。」

曉芙便翻了身翻了過來微微點頭:

「什麼方法?我什麼都同意。」

玉痕說道:

「相擁取暖,這是現在最上上之計。」

曉芙一聽震驚了,怪不得還得徵得自己同意,說真的如果是男男的話倒還可以,但孤男寡女的話卻對女人來說還有一個前提就是先得信得過眼前的這個男人。

曉芙初認識玉痕不算太深,真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會不會趁火打劫趁機強吃豆腐也說不定,這時曉芙難免也發覺自己好歹也是女生,臉上都有些皺眉了。

「這………我先考慮一下。」

玉痕一聽也沒失望,其實這也能看出他到底是出什麼意出策的,在患難之中趁火打劫顯然不是君子該做的事情,玉痕不過以現在兩人彼此的事為著想,能這樣相擁取暖自然能多活幾天,熱量也能充足而不受寒冷的侵襲。

直到一段時間曉芙稍微睡著卻被瞬間降驟的低溫給冷醒了,整個人蜷曲都還不能得解,這才搖醒了玉痕說道:

「快!相擁取暖,冷…………」

兩人便將外袍全部卸下,當然只有外袍而已,那些該遮蔽的地方還是遮蔽,否則這不是相擁取暖,而變得像是洞房之夜。

兩人就在火邊抱在一起,然後將所脫下來的衣物都給曉芙包著,至於玉痕其實也受過這等寒冷了,不像曉芙那樣身虛。

玉痕的鼻尖瞬間被曉芙身上的香氣給惹得整顆心都相當掙扎,不過香氣中參雜土氣,好歹也幾天沒洗澡了,在這患難之中在所難免,就連玉痕身上也滿是這種土濘味。

抱得一位年輕的女孩在懷裡,使得玉痕整個人真很難對此收放自如,明明真想救出眼前的這女孩絕無二心,現在二心真被曉芙的嬌軀給硬生生地逼起了。

「你…別頂我………」

曉芙大叫了一聲,當然這不是玉痕主動吃曉芙的豆腐,而是下意識的,讓玉痕整個臉都黑了。

「不要叫得這麼騷,會害我忍不住的。」

且玉痕的臉可是緊貼在曉芙的秀項旁,看著那鮮美可口的肌膚真很難對這位少年不動情,他可敵過萬軍襲來,能夠咬牙忍過一切困境,卻仍然難過美人關。

曉芙卻是瞪了玉痕一眼,含起眼淚這樣看著他,讓玉痕整個人都苦了,事實上他真什麼都沒做。

「娘說得對!男人真只會用下半身來思考。」

「別用這種被侵犯的模樣看我呀!這個我真控制不住啊!」

「回去一定要叫我爺爺閹了你。」

「饒命啊!師姐!」

不過後來曉芙轉念一想,不正是自己害得玉痕這樣的嗎?後來也就不在意了,應該說也沒體力在意了,雖然有吃青苔果腹,但終究沒吃飽就這樣體力耗損嚴重。

曉芙首先倒了,畢竟許多晚她都沒能睡好,體力耗竭以及精神疲憊讓她比玉痕先倒下,就這樣連站起來的體力都沒有。

「玉痕!我好想要………洗澡啊!」

玉痕便答應了,將曉芙的身體抱了起來然後就放在水塘,雖然稍有點泥濘還有許多青苔,但總比自己的身體乾淨許多了。

曉芙含笑看著玉痕道:

「幫我洗澡!不然全身好不舒服。」

玉痕愣了一下,這也意味著玉痕也要幫她脫衣,且不像相擁取暖那樣,這可會是一絲不掛。

「真可以嗎?」

曉芙整個面色慘白微微點頭,「沒關係!我後背真的好癢。」

玉痕也無奈了,只能就真的不顧外人的眼光,當然這時候也沒有外人,看起來就像是個癡漢幫嬌弱的女子扒了衣服,然後幫曉芙搓背,而胸前的肌膚大概救水沖一沖,玉痕可不敢伸手幫忙撥。

只是玉痕不知咋地卻是含起眼淚,總覺得曉芙的身體狀況日漸趨下,而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才在適中範圍,這樣的狀況預估來看八成曉芙會比玉痕先死,使得玉痕的眼淚直流不已。

不是以小人的眼光看著曉芙的裸身,而是那種感到悲傷之際,玉痕的眼淚甚至直流而下,哭悔道:

「對不起!曉芙師姐!只怪我無能。」

曉芙也是含著眼淚伸出玉手輕輕碰著玉痕的側頰,搖頭道:

「是我才該說對不起,如果當初聽你的話就不致於有今日,如果我先撐不住了的話,就把我的肉拿去吃了吧!至少還能再果腹幾天。」

常言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但玉痕卻是搖頭道:

「縱使會餓死也想守節,我姬玉痕堅決不食人肉,食同族之肉唯禽獸也。」

玉痕的眼神堅定不已,而只看著曉芙癱軟昏過去,玉痕則也幫她穿回了衣服白袍之後又這樣抱回了火旁。

然後曉芙又再次醒來雙手抱住玉痕的頸,然後一口嘴就在玉痕的耳旁,輕聲道:

「如果我們都能活著出去的話,我們可都要永遠在一起。」

玉痕一聽心中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十分激動,他如此身孤卻有人願意陪在自己左右,當然是想要盡著辦法來維持曉芙的生命。

卻看到曉芙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唯恐她身虛體弱沒辦法在這險要的環境下再生存了,玉痕痛哭失聲只得難過。

「鄭曉芙又犯了何罪?天為什麼要把她從我的身邊擅自給奪走呢?」

突然「咚……」的一聲,玉痕看著一顆東西從天上掉下來,當然這哪是從天上掉下來,肯定是從玉華峰頂上丟下來的。

玉痕一望竟是玉華峰上仙桃,而玉痕並看不到頂上有多少隻靈猴每隻各拿許多仙桃往谷裡投擲。

於是仙桃雨而降,「咚咚咚咚………」不停地從天上掉下來,玉痕這才激動得感動不已。

「天不亡我們!我們有救了。」

玉痕急忙撿起仙桃,就往曉芙嘴裡塞,但曉芙哪有力量咬動稍微堅硬的桃子,於是玉痕便是一口放在嘴巴裡嚼接著與跟他以前餵食母親的方式餵食曉芙,嘴對嘴將仙桃送入曉芙的腹中。

曉芙頓然間也有如起死回生,本來呼吸倉促不止卻受仙桃所感,瞬間又恢復了好多氣色回歸本來落難前第一天的良好狀況。

玉痕看著曉芙大喜而泣,說著:

「我們有救了,這麼多仙桃,至少還能撐上一個月之久。」

一顆仙桃與一般桃子不同,這仙桃一顆就足以抵擋一天的吃飯量還有水量,且體力能充足也能起禦寒的效果,而上邊的靈猴至少丟了五六十顆下來,讓玉痕從絕望之中又生出熊熊的希望。

曉芙差點經歷鬼門關,當然也是抱著玉痕大哭大泣。

「太好了!!」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2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