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36
累積人氣
1741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玉痕來到了父親的藏書,在裡頭找到了《孫子兵法》,自然是想看一下,不過頓然頭一陣暈眩。

「最近怎麼常常覺得頭暈?」

玉痕的眼神看著自己手上的“孫子兵法”,不知怎地這“孫子兵法”居然已不再是“孫子兵法”,必是一陣幻覺使得玉痕居然把四個字看成三個字:“封神榜”。

玉痕揉了揉眼睛也不知發生什麼事,總算又看回四個字了,這讓玉痕大感錯愕,自問道:

「看來最近真的太累了。」

玉痕便提著這兵書來到父親的書房,看來別的侍女也相當認真,把爹爹的房間整理得如此乾淨,讓玉痕走進來還以為父親住過一陣子了呢!

就這樣玉痕難得利用沒上課的時光好好靜靜地讀讀書,而今天的秋鳳之所以沒來纏人也因為與姚氏練習織圍巾,因此就沒空來玉痕這裡與玉痕玩耍。

玉痕看著兵書有如深入其境,好像把自己變成了大將軍進入到了一個架空的戰局,瞬間玉痕發號施令,敵人有所應對,他來之我應之、他強之我避之。

一交一合,頓然想到與武禜教練的戰鬥之中。不錯!他也發覺到自己的動作太過多餘浮誇,也許正是這樣才屢屢慘敗。

只花半天就讀完整部孫子兵法,但如果以常人的話大概只需要一兩個時辰,之所以玉痕讀得反而久是因為他內心一直再與可能是未來的敵人交戰著。

於是便開始拿起長棍來到院外揮舞著,說著:

「武教練說得對,武術不是為了征戰沙場、破戰斬將而學的,而是為了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想起昨晚那段甜美的時光,雖然十分捨不得,但玉痕相信只要能夠憑自己的力量保護,無論十次、二十次都可以實現與昨天一模一樣的情景。

玉痕的腦內解析了昨天武禜的動作,一槍直刺而來,畢竟不算是身歷其境,所以相當客觀且鎮靜。

武禜這刺擊擺明只是虛刺,退一步想的話其實意圖很明顯,然而玉痕又該如何應對,卻是反槍設法將武禜的槍磨偏。

但玉痕其實也算了解武禜,很清楚教練不是如此輕易就被打倒的,因此武禜肯定會轉一圈身子再使槍刺來。

但是這也只能僅限於玉痕所見的武禜,但真正的武禜肯定還有很多招式還沒有施展。

然而不知為何明明是休息日,武禜卻還是來到了姬家院,看到玉痕明明沒敵人卻有著好像對上敵人的感覺。

武禜自然不會笑他笨,武禜也很清楚有時候腦袋的假想敵是武將所必要的,如果沒有所謂的假想敵,這位武將的才能將只會僅限於此。

武禜說道:

「不錯!小少爺!就算休息也要練習啊!要不然教練我陪你練習如何。」

玉痕看著武禜,自然是相當高興了,比起假想的武禜,貨真價實的武禜肯定遠比玉痕想像。

「麻煩教練了,希望教練這次不要手下留情。」

武禜看了一下玉痕的眼神,這副眼神真的太剛強了,笑道:

「你真的越來越像你父親了。」

武禜含笑一聲,果然這小傢伙不辜負他的期望,雖然很清楚只要發揮自己的實力絕對會把玉痕打倒,但這也是為了玉痕的好,很具有參考價值。

一瞬間長棍而去,那長棍卻如閃電那般蛇轉,讓玉痕大吃一驚,這可是武禜對他的時候從未見過的絕招。

很難想像武禜雖然失去了手,卻仍保留他槍法的犀利,不愧是姬尚所認可的門將,讓玉痕自然是興奮無比。

一棍削過玉痕的頭髮,但是玉痕一個側翻一圈勉強閃過,玉痕的眼神並沒有半點畏懼。

反而是武禜相當驚訝,這種奇招居然不讓玉痕露出半點驚恐,真的越來越有大將的範兒了。

武禜笑道:

「小少爺!你到底為何要這麼努力?」

玉痕道:

「為了“天下歸心”!」 (※姬玉痕從曹操《短歌行》裡面學來的。)

武禜聽得忽然哈哈大笑:

「為什麼?」

玉痕手握拳頭瞬間抱懷著激昂的模樣:

「只有到這個時候亂世才會自此平定,再沒有人需要為另一個人感到寂寞哭泣了。」

雖然是小孩子那般的壯心,這種壯心聽起來確實相當天馬行空,說什麼天下歸心,除非擁有能夠“九合諸侯”的鬼才才能辦得到,否則別談歸心了,就連亂世平定也都只是假想。

武禜自然不可能否定這樣的壯情,笑道:

「很好!但擁有這樣的豪情,你可就要抱懷著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的覺悟。」

武禜一道如雷般的棍擊,瞬間直逼到了玉痕的面前,玉痕確實有些反應不過來,武禜確實也難得對小孩子認真了。

玉痕則是一手馬上反射性地推了武禜的刺擊,硬生生地將武禜的刺術推偏,然後趁著武禜沒法子回過態勢之際,玉痕的棍子已經指向了武禜的喉間。

武禜大吃一驚,完全難以想像玉痕的實力居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不過頓然哈哈大笑,開始摸了摸玉痕的頭:

「好!這才是教練的好弟子。」

瞬間就把玉痕那柔順的頭髮給弄亂得一遭。

「疼死了,果然你搔頭真是一點都不舒服。」

果然把玉痕的一頭好髮弄得相當糟糕,讓玉痕有點不太高興。

武禜突然笑了一聲道:

「果然越來越像你父親了。」

玉痕嘿嘿一笑稍有得意,不過這份得意很快就被武禜破壞了,一棍打在玉痕頭上。

「驕兵必敗,你這樣上戰場可會死的。」

玉痕疼了一聲,可不算太輕,足以讓玉痕疼得一聲,含起眼淚看往武禜。

「哭了?」

玉痕嘟起嘴氣著揮乾眼眶上的一點點濕潤,道:

「才沒有。」

武禜笑道:

「真沒用啊!大丈夫才只是這樣被打一下就哭了,這以後還了得。」

玉痕「哼」一聲:

「以後歸以後,當下歸當下,現在煩惱以後的事實在是毫無意義。」

武禜笑著:

「也對!現在想這麼多也終究沒辦法改變什麼。」

不知不覺武禜卻露出一絲相當悲傷的神情,這股悲傷不是從自憐自己,而是對天下的擔憂。

畢竟外患不止,縱使他們怎麼對敵也終究還有重文輕武的弊端,造成了國力不像前朝,沒辦法輕易平定北方的契丹族,只能與女真結盟而已。

「不知道北方的戰局什麼時候才能安定,血已經流得夠多了。」

玉痕並不知情武禜的悲哀,畢竟他也只不過是小孩子而已,根本還沒有踏入戰場,實在不知道戰爭的殘酷,不是生就是死,不能殺就只能躺在地上任憑黃沙宰割。

武禜卻是輕拍著玉痕的頭,說道:

「小少爺!你說你的目標是你的父親對吧?為什麼?」

玉痕笑道:

「變成征戰沙場的英雄,上能報效國家,下能發揚祖宗………」

武禜卻是一手直拍了玉痕的腦袋,露出柔情的笑意:

「傻子!如果沒有戰亂的話,我們才不想待在北方呢!隨時戰戰兢兢的,見識過多少人的生死,逼不得已還得放棄傷友,背著良心逃回營區,幸運的像教練一樣只有斷一隻手就能得到安寧的日子,不幸運的就再也回不到故鄉了。」

玉痕並不明白,畢竟他從未經歷過這種水火劫煞的擾亂,可是處於亂世其實要見識到這些是不難的。

百姓的哭嚎、城頭上的黑煙,本來繁榮的都市瞬間灰飛煙滅,在地上躺的卻都是滿滿的屍體,血液的乾涸致使蟲子瘟疫滿遍,然後原本倖存的百姓卻得忍受瘟疫的痛楚,反而最大的幸運就是這樣丟失了性命。

武禜的眼神略有些死灰,雖然已經回來到河陽已有五年之久,可是那內心的陰影卻仍然存在,昔日的戰友以及今日的亡靈,使得武禜的內心略有些孤獨。

「對啊!我拋棄了戰友了,大家都視死如歸,而我卻逃回到了河陽,最後我什麼也沒做到。」

玉痕則是拉著武禜那已經斷手的那邊衣袖,道:

「教練所沒做到的事情,我姬玉痕以後來做到。」

武禜的腦間忽然想到了姬尚,曾經那段一起征戰沙場的日子。

姬尚說道:

「已經多久沒回去看到我的兒子玉痕了。」

武禜那時就已經是姬尚下的門將之一,也算成了姬尚的心腹,就這樣說出來讓旁邊的武禜聽到了。

「想念嗎?」

姬尚笑道:

「不會想念的,在戰場上是不能有私情的,來到這裡我不後悔。」

武禜吃了一驚看著這義氣凜然的姬尚,這男人真的是雖然多情卻又無情,很清楚他很常想真正陪自己的兒子玉痕一次,但卻又繼續待在邊疆隨時注意遼國的動向。

姬尚道:

「我只希望玉痕這孩子,就忘了我這個作爹的吧!我只是個失格的父親,就算被那個孩子給痛恨,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

「我只想讓他所生出來的天下,能夠有所好轉、能夠有所安定,讓他不必再踏入這片干戈當中。」

姬尚的銀甲照映在武禜的眼前,不知怎地讓武禜鼻裡一陣酸痛,很想哭但卻又不能哭。

自己也是為人父親,但可沒像姬尚想得多,聽到姬尚所說自然也內心下定了繼續追隨馳騁,為了自己彼此的後代而戰,坦若亂世在這一代終結,那麼後一代就不必再遭受到這亂世的蹂躪以及慘淡了。

所以姬尚雖然思念著家人,卻也仍然停留在邊疆,一絲也不敢向任何士兵喊苦過,他知道只要一喊苦那麼士兵必會士氣直降,只把他的苦默默地悶在心頭。

武禜一抹微笑回過神看著玉痕,不知怎地面帶著一絲笑意,「你將來必能幹出一番大業也說不定………」

「這是一定的!」

玉痕露出一股燦爛的笑意,他毫不謙遜,而是直接做出了承諾,畢竟他的內心早已被自己的父親那些奇聞事跡所感化,就算糟糕也不能成為紈褲子弟那般成天只知玩樂。

自從武禜擔任玉痕的時候,玉痕最喜歡武禜能談到更多關於他爹的事蹟,他父親姬尚總是身先士卒,相當勇猛頑強,總是第一個衝入垓心然後又能毫髮無傷地用馬飛騰而歸,那副朔月銀槍更是被希望之光照射著神話成了英雄人物。

當然姬尚偶爾也會受傷,不過有時候卻仍能逞強反而激發眾人士氣,原本以寡敵眾的劣勢卻居然也打勝了一場,使得姬尚下的士兵更是激昂。

因此玉痕便開始了他的習文習武的單調日子,比起其他玩伴們,玉痕的日子大部分就是學習佔了許多時刻,其餘時間才是玩樂。

武禜聽得便是哈哈大笑:

「坦若將來你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我這個武教練啊!不求別的,你就買幾壺酒當作謝禮這樣就行了,哈哈哈!」

玉痕當然也聽得出武禜說玩笑罷了,笑道:

「當然不會忘了武教練囉!」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09.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