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下、
楔子、上卷之全,下卷之初
第一百三十二章、一切的歸還
第一百三十三章、曦亭之誓
第一百三十四章、鐵公子統西域(一)──登壇拜將戰呂勝
第一百三十五章、鐵公子統西域(二)──遙望百步秋鳳癡
第一百三十六章、鐵公子統西域(三)──秉信遵義保蓮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斷情崖慷慨豪言
第一百三十八章、師之南的煩惱
第一百三十九章、小可的追殺
第一百四十章、天下非一人之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各自的苦衷
第一百四十二章、白柳玉香與慕雪
第一百四十三章、鐵公子統西域(四)──過去的恩恩怨怨
第一百四十四章、鐵公子統西域(五)──星月崛起
第一百四十五章、星月的堅決
第一百四十六章、只想安然地度日
第一百四十七章、天下乃天下之天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二人的城府
第一百四十九章、引龍出淵之計
第一百五十章、御龍殿政變:鐵面碎裂為痕夢
第一百五十一章、新月東出仁世生
第一百五十二章、繼承的鐵公子
第一百五十三章、長江後浪推前浪
第一百五十四章、望天下人共討鬼皇帝檄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痕香結婚
第一百五十六章、玉香獻計痕鳳結姻
第一百五十七章、香鳳的恩怨
第一百五十八章、終成假結姻
第一百五十九章、痕鳳之間的曦亭談判
第一百六十章、總算化解的爭寵恩怨
第一百六十一章、靈氣爆散
第一百六十二章、汝夢妻和季芙蓉
第一百六十三章、杜絕嚴的反意
第一百六十四章、烈岩崗戰役
第一百六十五章、春日水之變
第一百六十六章、荒落川平叛(上)
第一百六十七章、荒落川平叛(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隆興之盟
第一百六十九章、風延歸痕
第一百七十章、一切都是為了當年的誓約
第一百七十一章、天下奇劍(一)──討論會議
第一百七十二章、天下奇劍(二)──一切都值得
第一百七十三章、天下奇劍(三)──開幕式
後記、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2.1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81
累積人氣
3923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百七十一章、天下奇劍(一)──討論會議


目前情勢趨於穩定,天門與中陽也沒再發兵攻打新月,更沒有打算去進攻目前第四大正教獨孤,所以天下正有歸心之向。

就在這時候,玉痕得獲關於天下奇劍的消息,自天下奇劍在過去鬼皇帝之時就沒能辦完就引發了修真界的大戰,自然現在又要再重辦一次。

本該是罪魁禍首的他並沒有受到天下奇劍的大會禁止,反而這些人還直指新月教主姬玉痕為主辦方,使得新月這邊確實感到錯愕。

上次選的是星月,地點正是星月神聖之地三仙臺,這次居然變成了自己要主辦,還希望新月教主能以過來人的身分替各位武者能勉勵一番。

要知道玉痕當時也大概二十五、二十六歲而已,也差不多還是個少年,連而立之年都還沒過,竟然就讓這個年輕人主辦一場隆重的大會。

玉痕誠惶誠恐,稍為有些擔心,但看了一下旁邊玉香的表情挺開心的,也只好硬著頭皮接下了。

於是一個月一次的朝會結束了還留各掌門、幹部一同繼續討論詳全,也替遠到的黑王宗掌門若秋鳳設了客房使她住幾天。

玉痕咳了一聲,裝得有點老成,有點像老教主的架勢一樣,然後說道:

「事不宜遲,那就先來討論“天下奇劍”詳細事項,在天下奇劍上我希望能表現出我們新月對天下的期望,然後也希望能得到更多賢能借輔新月以輔朝廷,所以………」

玉香冷道:

「廢話太多,趕快開始!」

玉痕愣了一下,還真不給面子,苦笑幾聲道:

「那麼人事時地物,時間、事情和人都是天下奇劍已先規定的,需要先定出地點。」

玉香舉手道:

「我認為三仙臺不錯。」

秋鳳舉手露出不屑一顧的表情,說道:

「那破地方才不要,尚同峰比較好。」

蓮代天道:

「天座峰就不好嗎?」

玉痕愣了一下苦道:

「請問妳們剛剛都是認真的嗎?」

王豐這時舉手問道:

「請問教主到底是想辦什麼樣子的活動?天下奇劍雖說是比武,但其實如果能招攬更多天下奇人的話方法是很自由的,大會並沒有限定只比武等等,先知道活動的宗旨再決定地點會比較合適!」

玉痕笑了一下:

「不愧是仲恩,真是提了個好問題,我想想!」

這時王豐看了一下,呂勝已經坐在椅子上打著瞌睡,反正他聽了也沒辦法給什麼太好的意見,就先睡了。

王豐就坐在他旁邊,一個手肘頂了呂勝一下,害得呂勝嚇醒了大叫一聲:

「啊!!」

這時呂勝回過神來都覺得不好意思,趕忙低著頭不敢直接先睡了,好歹也尊重一下玉痕。

而此時玉痕的腦間回憶起過去在河陽城的感覺,還有就是當時在萬里孤行背著母屍回去時經過一城有一種想逛夜市的渴望。

玉痕道:

「我希望能帶給就算不是比武的當事人也會歡笑的活動,這樣好嗎?」

王豐問道:

「更具體一點是什麼呢?」

玉痕道:

「有攤販、有煙花,就算看累了也能稍微在那邊放鬆休息一下,你們覺得這樣如何?」

王豐想了一下,道:

「確實也不錯!比單純的天下奇劍還更吸引人,而且也能為新月賺點賑災的資金,真是兩全其美的方案。」

秋鳳冷嘲看著玉香道:

「所以妳的提案肯定被否決了,三仙臺妳要怎麼讓這麼多村民們上去?」

玉香不太高興看了秋鳳一下,反正秋鳳就這樣,自那次之後其實也還是很喜歡欺負玉香,專門在玉香身上挑刺。

青芙掌門突然說道:

「要不就在城郊外辦如何?要去逛街再去城內就好了。」

王豐道:

「也不錯!能帶給那座城很好的經濟。」

秋鳳問道:

「但哪座城會願意借場地給我們呢?」

玉香問道:

「河陽城………如何?」

玉痕一聽「咦?」的一聲突然之間不知怎麼他的腦間中卻飛起以前的他牽著碧兒的手,一起在河陽城的夜市中看著美麗且炙熱的煙花,眼淚卻是突如其來從他右眼滑了下來很快就如同流星一般滑過臉龐滴落。

「對不起………」

玉痕趕忙轉過身不敢看向眾人,深知現在不該是流淚的場景,沒想到自己依舊忍不住對那種龐大的思念。

其實眾人都知道玉痕對河陽城是十分有感情的,就算當初河陽慘案人已被淨空,但新的人進城之後很快又有那種河陽城當初純樸的民風出現。

也許這次的天下奇劍更可以悼念河陽慘案的亡靈,玉痕的一切也正因河陽城開始,這次的天下奇劍也許能讓他完成身為倖存者最後所盡的義務與使命。

王豐笑得代替玉痕主辦,說道:

「看來地點已經決定了。」

秋鳳問道:

「但是還不知道借不借的成!」

王豐道:

「很簡單!帶來經濟就是帶來利益,彼此相互利益他們哪有回絕的理由?交給我來勸,請大家不必擔心。」

玉痕此時也平復了思緒,回過頭來早已擦乾眼淚,說道:

「此事交給仲恩來辦,我很放心!」

又道:

「好了!這次一定要辦個顛覆傳統的天下奇劍,希望各位都能各盡其職,一起彌補彼此間不圓滿的地方。能讓不圓滿化為圓滿、不完美化為完美,這也許就是“道”的作用!」

眾人看著這個少年教主,他確實天真,但卻擁有著比任何人都還強大的傻勁,因此才能站在眾人之上。

他們從沒有真正討厭他,反而覺得這少年十分討喜,正是因為這種傻勁傻小孩的模樣,都會不知不覺激起疼愛及響應的熱情。

是!這正是“超世之傑”,說起來他並沒有什麼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就如匡貉所說“玉痕常以凡人自居”,他也很容易犯錯、也很容易惹事,還比其他人更容易哭,但他卻始終秉持著自己的“信”與“義”,因為這兩者也正是玉痕這一輩子所信奉的“道”。



而後王豐開始經過努力說服了河陽城的城守與居民,也讓他們答應與新月合作,天下奇劍的這三天將讓攤販從白天工作至半夜,另還安排許多晚間燭光歌舞秀之類使眾人期待。

玉痕則是歸在房間裡面開始述寫著講稿,總是話多的他難免還是擠不出好文章,讓玉痕搔破頭皮真是沒有靈感。

因為天下奇劍可是天下之人皆可參加,論說起來他真的年紀還太輕,說那種人生大道理自己也還沒有這種本事,到底要該怎麼講話才行,這讓玉痕靈感全失。

就在夜半之刻仍然熬夜著點燭寫講稿,此時玉香與秋鳳二女進來,看來也為了玉痕下足苦心,各端一道菜給他享用。

玉痕一看左邊的菜光鮮亮麗,右邊的菜顯然黯淡無光,看也知道是誰做的,當然玉痕一定會挑好的吃。

便堤起筷子打算去挑左邊的吃,突然玉香露出滿是殺意的笑意。

「玉痕!你還真客氣!要不我來餵你。」

玉香立刻搶了玉痕手上的筷子,然後將右邊的菜夾給玉痕。

秋鳳冷道:

「林玉香!這成何體統?竟然硬逼著夫君吃他不喜歡吃的“餿水”。」

玉痕苦道:

「我吃!我吃還不行嗎?」

於是玉痕下定決心先吃玉香的菜,結果整個人都差點從座位上先崩了,臉色十分難看。

玉香愣了一下道:

「水!水!」

秋鳳說道:

「吃我的菜肯定就能中和了,誰叫林玉香這個女人鹽巴灑這麼多,娶了這樣的媳婦還真是辛苦夫君您了。」

玉痕趕忙吃了秋鳳的菜才勉強回復,他有刻意放糖,所以勉強把鹽巴的苦給中和一些讓他好受了點。

玉痕回過神來苦笑虧她道:

「玉香做的菜太神了,本來的睡意全被趕跑了。」

玉香苦道:

「對不起!」

玉痕道:

「不過妳的廚藝也算是進步了不少,火候再調整一下菜就不會煮得這麼老,色澤之所以這麼深就是因為煮得太久了;然後就是調味的問題,鹽巴可不是免錢的請節制,調味的時候可以試吃一下味道,喝點下面的湯汁就能知道夠不夠鹹,如果兩者都能控制好的話應該會是一盤好菜。」

不愧是持家的好青年,畢竟過去的他幹過雜工這一行,與尤虎師兄一同料理過美味的佳餚,他只要一吃就知道其缺點改進的地方。

玉痕並不否定她煮的難吃,但他並不喜歡直接說“真難吃”,因為沒有意義,難吃總有難吃的理由,然而能把理由講出來這才是有意義的,好讓眼前這個有點對做菜沒自信的女人能得到改進的機會。

玉痕這時單吃秋鳳的菜,其實味道並不怎麼鹹,扣除菜本身的鹹味幾乎就趨於無味,唯一的味道就只有那少量的微甜,猜想她大概只放糖沒放鹽。

這讓玉痕暗道:原來如此!是為了配合玉香所做的菜吧!看來妳們真的有好好相處呢!

玉香端著自己的“餿水”準備默默地離開,突然被玉痕的話給打住了。

「等等!玉香!我可沒說不能吃喔!!」

因為秋鳳的配菜剛好就是能中和玉香的苦菜,就等同於太鹹的菜配上白飯一樣能有中和的感覺。沒錯!就算不圓滿也會被化為圓滿,這就是“道”的作用。

玉香看著玉痕先夾玉香的菜之後然後配點秋鳳的菜來嚼,果然從不能吃變得能吃了,有些菜很苦但有些菜是甜的,雖然味道未必好吃,但至少還能下肚,這就是玉痕待人的溫柔了。

秋鳳問道:

「夫君可有靈感了沒有?」

玉痕想了一下,頓時之間大概是自己操之過急而慌了,現在靈感正逐步進入到玉痕的腦中。

他真的太笨了,幹嘛需要對這些老輩們講什麼大道理,他應該只做自己就好了,將這次天下奇劍主辦的意義以及主辦地點的意義全部講出來就好了。

悼念河陽慘案,也悼念亂世早終的犧牲者,也許天下奇劍大會正因為看到了玉痕的理想才會選定新月是這次的主辦方,就是希望玉痕能夠為天下而佈“道”,而並非像東漢末年黃巾起義的張角那樣佈“教”,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所希望的正是“天下歸心”,一切都是為了曦亭之誓,無論自己被這毒咒的烙印得多深也都願意,就想看到天下人能不再流淚,使中原成為最好的理想之國。

玉痕笑而點頭道:

「一直以來只要做自己就好了,我就把我真正內心想說的全部說出來就好了。」



突然間房門聽到有人敲門,玉香便去開門,看著眼前一位男人,這個男人恐怕眾人都沒見過,正是拿下面具的鐵公子。

鐵公子看著玉香,道:

「大嫂!晚安。」

玉香說道:

「怎麼了?完顏智,你怎麼沒戴鐵面?」

其實玉香老早就知道鐵公子的真面目,更別說玉痕了,而在新月之中恐怕知曉鐵公子的真面目也只有這兩人。

秋鳳皺眉問道:

「你是哪位?」

玉痕嘆了口氣道:

「智弟!就算晚上出外就是要戴鐵面,你怎麼又忘了。」

完顏智苦道:

「對不起!痕哥。只是真的很不舒服,想說一段路而已就沒想戴了。」

玉痕嘆道:

「這樣秘密不就傳多了,人多而嘴雜,如果他們發現你是女真王族該怎麼辦?要知道現在漢人普遍都還憎恨著女真人。」

也其實知道鐵公子設立的必要,玉痕就是害怕漢人仇恨女真人,讓完顏智在中原待不下去,因此才讓他學著過去的鬼皇帝一樣戴著鐵面,待到有大功的時候大家大概就不會有太多閒話會說。

完顏智道:

「但靖康之禍本非我意,我壓根兒就沒想這樣統一漢人。」

玉痕點頭道:

「我知道!但是天下人又有誰會去深入理解呢?只會以最膚淺的想法怪罪所有女真人,靖康之禍是所有女真族的錯。」

完顏智一聽其實也知道玉痕所講的不無道理,因為這就是經過許多災難後所體會到的人性,錯的不會是自己而是他人,而且還非要連累到三族、九族之類,一直以來這都是很奇怪的弊病。

玉痕已經突破了過去的思維,在這裡必須提及杜絕嚴,其實他也是有妻小的,但玉痕卻以“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的做法並不採取連坐,不然像天門叛教足以夷滅三族。

杜絕嚴的妻小就這樣被召回三清,受到了相當的厚待,其厚待如玉痕對音淑師姐那般,也算是玉痕悔恨自己忽視杜絕嚴的贖罪。

很多人都很難理解玉痕的思維,其實他的思維已經趨於現代了,他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笨,反而他的思維可能已經高過當時的人們好幾世代了。

完顏智說道:

「對不起!痕哥!我下次不會再犯了。」

玉痕笑了一下道:

「知道就好了!幸好所見的是若掌門,還不向掌門問好。」

完顏智也深知目前他資歷尚淺,雖比得過新加入的風延,但論其他幹部當中真是最淺、最菜的一個,趕忙說道:

「末將鐵公子完顏智在此向若掌門您問安。」

秋鳳聽的呵呵一笑:

「本宮不討厭像你這樣乖順的小弟,晚上好!」

玉香問道:

「玉痕!你請完顏智來是要說些什麼?」

玉痕道:

「因為天下奇劍每個教派都會有一至兩個指定代表,所以我這次打算指定鐵公子完顏智參加天下奇劍,讓他也多學一點實戰經驗。」

完顏智問道:

「那麼痕哥身邊那兩位將軍呢?」

玉痕大笑一聲道:

「呂勝和匡貉他們倆如果上場的話還得了!這天下奇劍就真的不用辦了。」

現在這鐵公子也只是小有名氣,畢竟大家都知道這個鐵公子非過去的鐵公子,過去的鐵公子正是現在的新月教主姬玉痕。

而以呂勝和匡貉那樣的戰績一上場必讓天下許多人才寒心,給他們玩就好了,還上場幹嘛?這樣就毫無意義了,所以這次玉痕親自指定初入新月不久的鐵公子當這次天下奇劍的指定代表。

完顏智點頭道:

「好吧!既然痕哥這麼說的話,那我就去吧!定會拿優勝回來。」

玉痕點頭笑道:

「我可是很期待的!智弟。」

玉香有點躍躍欲試,問道:

「那麼我們能參加嗎?」

玉痕道:

「除了鐵公子與風延外,幹部級以上一律不准參加。」 (最後風延並未參加)

這下子可就限制了好多人,至少姬玉痕自己、林玉香、若秋鳳、許青芙、蓮代天、呂勝、匡貉、王豐、師之南等都是不能參加的。

玉香這時氣哼一聲撇過頭去,道:

「不理你了!」

玉痕急道:

「我也沒辦法呀!你們這些幹部都去參加的話,誰還搞後場啊?而且給你們參加,我怕我的投訴信會瞬間爆滿,這可是天下奇劍,是一場合乎公平的比賽。」

秋鳳看了一下玉香一眼道:

「是呀!妳這女人也別任性了,夫君是自有打算的。」

玉香也只能嘆口氣道:

「我知道了啦!我也會盡全力幫忙的。」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2.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