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42
累積人氣
17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血公子一行進入封陽城裡,一進封陽城就見到了熟面孔。

匡貉如今卻已是英俊的模樣,身穿著銀色的鎧甲,內邊就是穿著天門御雲宮的青天袍,然後背後掛著一把尖龍槍。

一見匡貉兩人大喜不已,看來匡貉他並不知道玉痕叛教,其實玉痕叛教還真只是小事,畢竟姬玉痕也不過玉華殿的小雜工而已,憑什麼這小雜工能讓星月教發通緝令?

「這位不是……匡子堅嗎?」

血公子原本整日寡歡,一見匡貉竟能忘了所有悲傷,畢竟同是英雄情,自古英雄惜英雄,一見匡貉便是樂得從嚴肅冰冷轉成那天真的姬玉痕。

匡貉也是一見玉痕之後更是心頭一暖,沒想到當年一別卻已過了大約四、五年了,兩人之間的眼神互相交流卻是相互不知傳達了多少的感情。

匡貉一看血公子的白袍就說:

「想不到玉痕兄加入了星月教了,哈哈哈!這樣以後咱們可以一起共聯抗敵了。」

血公子搔了搔臉頰,顯然有些心虛,前些日子血公子也離開了星月教了,正是與正教撕破臉,也不知該怎麼與匡貉講。

“夫主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三略•上略》

血公子深明這道理,於是就想辦法與匡貉交流,畢竟匡貉與在星月時期的玉痕一模一樣遭遇,比較好的至少匡貉還是修真士,但依然是懷才不遇。

血公子一見匡貉就是那種龍氣噴散而開的感覺,而他那股龍氣卻是匡貉所練的“六龍御天” 這功體有關,這每一功體都有修真者防身或是加大素質的效果,且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學得想要的功體。

匡貉必有龍氣,擁有被龍認同的志向及氣魄,也就是與龍相似才能習得“六龍御天”這功體,但匡貉這功體可是相當難煉的,共分乾道六爻:“初九潛龍,九二見龍,九三惕龍,九四躍龍,九五飛龍,上九亢龍”,六龍俱齊則可御天。

目前匡貉也才在“潛龍勿用”階段,因此其龍氣不易被人真正察覺,即使火眼金睛這等神器也看不出來,但血公子只憑直覺就覺得匡貉這小子有龍氣,可見血公子的眼力可非比尋常,真是一對好眼睛加好直覺。

匡貉也覺得血公子面貌不凡,且眼上的氣息熊熊噴發,血公子目前已經有了“霸王功體”初段,基本上也跟匡貉差不多就是仍在潛藏著,難以使人看得到,但匡貉卻是見得著。

於是血公子就暫且就先休息了,就與匡貉兩人一起共飲一杯,只留下千玉師姐和慕雪兩女在這邊滿是疑惑。

千玉師姐看著慕雪,道:

「那麼死小鬼,妳想去哪裡?」

慕雪一聽氣死了,在那邊胡亂蹦跳:

「慕雪才不是小鬼呢!妳這個臭八婆。」

「砰───!!!」一聲只看到慕雪安分許多含起眼淚,哭怨道:

「不帶這樣的!說不過慕雪就打人。」

千玉師姐冷道:

「這才是成熟的表現,比起耍嘴皮子,不如比拳頭硬還比較省力。」

慕雪露出輕視的神情:

「粗魯!野蠻!!臭八婆妳這樣怎會被玉痕看上呢?」

一絲賊笑,瞬間千玉師姐都紅著臉愣了。

「為……為什麼妳要提到師弟?」

慕雪竊笑不已:

「啊啦!被慕雪講到了嗎?明明在夢裡就在那邊講夢話,真丟臉!年紀都一大把了,還想老牛吃嫩草。」

「砰────!!!!」

「嗚嗚嗚嗚!不帶這樣的!說不過就打人。」

千玉師姐冷道:

「我好歹也是半天女族,對男人來說不都這樣,年紀什麼的還是其次,美貌才是最重要,這樣難道還不行嗎?」

半天女族也正意味著是天女族與普通人混血,而天女族這種族並不是只有女人,而是也有男人的,在《黃帝內經》可考察遠古之人顯然比現今的人都比較長壽許多,雖沒說這種族叫什麼,但演化過來就被人們稱是天女族。

天女族之所以被稱為是天女族,正是因為天女族的女人特色比男人還更突出,每個都擁有天上宮女般的美貌,各個都麗質非凡,且十八歲之後就不改其模樣,保持著永永遠遠的青春。

“天女,眾君之所慕也!”

多少人找天女來不及了還嫌天女的年紀,即使青芙師姐年過三十也怕是仍有許多追求嚮往者,而玉香身於柳屏村的倖存者自然也是天女族。

至於千玉師姐這半天女族則是稍比天女族遜了一籌,二十八歲才能固定其貌,所以才顯得千玉師姐比青芙師姐還成熟。

慕雪聽得倒是不以為意,偷偷笑道:

「臭八婆只是空有美貌,連點內涵都沒有,我家的玉痕可是很挑食的。」

「砰────!!!!」

慕雪蹲在那邊摸著她的頭,「慕雪聰明的腦袋呀………快被妳打壞了。」

千玉師姐冷道:

「本來就壞了。」

不過千玉師姐也替玉痕感到憂心,道:

「但他明明是這麼喜歡玉香師妹的。」

慕雪一聽之後也就恢復了一些嚴肅且悲傷,就算是慕雪也看得出玉痕心中的無限感傷,但他不離開難道還要繼續認同星月的做法嗎?被無數次的迫害,玉痕總算已經忍不過了進行實際叛逆的行為。



匡貉與血公子已然到了茶館,原來喝一杯的意思是去喝茶,怪容易誤會的。

「玉痕兄不知最近過得如何?」

血公子嘆口氣搖搖頭道:

「別提了,真的挺累的。」

匡貉大笑道:

「人說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嘛!越苦就越該當吃補!」

血公子看著匡貉,他確實也覺得匡貉這人倒也樂觀,為人大方且待朋友都不錯,處世圓融重點就是他那顆能進能退的聰穎,這匡貉的素質讓血公子確實也覺得他絕對是個頂尖的人才。

血公子也明白吃苦吃補的道理,但是他這樣繼續待在星月真是埋沒了自己的才學,明明自己雖然想平淡,卻又想在平淡中求取壯志,這就是血公子在玉華時期心中的矛盾。

他想如尤虎師兄所說的知足常樂,但現如今曉芙之死,自己的抱負未能施展,於是就毅然決然與星月斷絕了。

「子堅又如何?在天門御雲宮還過得行嗎?」

匡貉笑了一下,但眼神也稍微略帶點孤獨的味道。

「我常向宗師提應當聯天下所有正教共滅魔教的,結果已經講了不知幾百次,宗師也不聽,還講我是一介武夫只懂戰爭不懂和平,就不再讓我找他了。」

血公子問道:

「那你覺得天下形勢將會如何?」

匡貉道:

「目前離上次修真大戰約有五十年之久,而這段期間正教卻是不欲興師練眾,過得太過安逸而戒心太散,此乃正教傾頹之兆。然而魔教雖目前在西域整日內鬨不休,定是相當苦疲,但他們至少兵強馬壯、武精藝熟,若魔教能得統一大舉東征,只怕正教是凶多吉少。」

血公子一聽大吃一驚,這就是《司馬法》中“故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安,忘戰必危。” 的道理。

黑王宗與白玉蓮就屬於前者,兩者在西域卻是勢不兩立在那邊征戰不休,至於正教卻是後者,早已忘卻了魔教當時的恐怖,所以只要魔教統一之後大舉興兵攻克中原,攻必取戰必勝,天下正教階下囚。

血公子之所以驚訝卻是因為匡貉所想與他不謀而合,血公子此番一去正打算統一魔教並興兵東征一舉攻克正教。

匡貉也算是智勇雙全的將領,雖然目前他在天門御雲宮的地位大概就是個“卒”仔,血公子就想要讓匡貉過來。

就以茶當作酒來,不過這並非是互相暗鬥,所以就不論英雄了而是以茶代酒論天下,而這兩人確實都各有著非凡的才能,這完全不是正教那些高位者所能比得及的。

兩人越談越歡,卻不知已經直接過了中午了,還忘了叫點午餐吃,到了談得差不多才開始吃飯起。

血公子這時就與匡貉上大街,兩人就是肩併肩表示友誼,且也讓匡貉感覺到血公子真像自己的大哥,血公子則擺出很像尤虎師兄的感情對待著眼前的這位弟弟。

血公子心頭一暖,貌似也懂了尤虎師兄為何救自己的內心了,在血公子眼裡看來匡貉算是一塊璞玉,若就這樣死了太可惜了,且內心也由衷地想要保護他。

「哇啊啊啊啊────!!」

只看到酒館前有一群人匆忙忙地逃了,然後轉過身大吼道:

「呂勝!你給我記住!!!」

這時有一位壯漢大笑地走出來,手持方天畫戟,身上則穿著粗布麻衣,嘴裡叼著一根小草,笑道:

「明明是你們主動挑釁本大爺的,現在倒好!讓大家誤以為是我欺負你們啊。」

那壯闊的胸襟有如熊那般,手上的方天畫戟一甩起來就好似甩竹竿似的,血公子一見便是對這男人也大感興趣。

「呂勝啊?!看來也是不錯的人才。」

於是吃飽飯後就故意拉著匡貉走入了酒館點了幾杯,而呂勝豪飲數杯有種向外族喝酒那般的豪爽,一口就直接把一杯給喝得乾乾淨淨,且他喝起酒來就是狼吞感覺就是連吞都沒吞,嘴巴宛若無底洞那般不停灌酒。

「老闆!再來一壺!!!」

只見老闆苦笑一聲道:

「大爺呀!您好像賒了不少了。」

呂勝一聽勃然大拍桌子:

「什麼?方才不也保護你的店了,小二!還愣什麼!快上酒。」

老闆苦道:

「不要這樣!我也要做點生意,不然就快倒店了。」

呂勝道:

「不就再賒幾天嗎?就說有錢一定還。」

老闆苦道:

「可是大爺您一年前的帳也都還沒付清。」

呂勝一把方天畫戟便是舉出勾住老闆的脖子讓老闆嚇得當場面色驚慌,不過血公子卻已經手捏住方天畫戟的後柄。

「大丈夫不殺手無寸鐵之人,這樣成何體統?」

呂勝愣了一下,總覺得身後這公子絕非凡人,竟然直接握住方天畫戟的後柄完全讓呂勝難以移動,這男人不簡單。

呂勝急忙轉身將方天畫戟指前,說道:

「你是何人?膽敢妨害我?」

血公子便是躬揖道:

「失敬失敬!絕對沒敢妨礙您,只是我聽說天下英雄絕不濫殺無辜。」

呂勝一聽都露出輕蔑的模樣:

「原來只是普通的讀書人,唉!去去去!本大爺對讀書人沒意思,成天就只在那邊空空談論抱負,什麼都不會!」

血公子冷笑道:

「在您眼裡我只是普通的讀書人是嗎?那要不在外頭切磋切磋如何?」

呂勝一聽哈哈大笑:

「就憑你這樣這麼瘦弱的身子想打過大爺我,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行!你贏的話任憑你,我就都聽你的。」

血公子看向匡貉:

「子堅,有事相求,可否借我尖龍槍一用?」

匡貉吃驚心中有點不想,但卻也想起血公子過去就拿過尖龍槍了,尖龍槍完全不會拒絕,於是就對血公子操縱尖龍槍有些興趣,於是就借了。

到了外頭只看著那位如熊一般的壯漢手持方天畫戟有如戰神的模樣,至於血公子則是手持尖龍槍,兩人互相對笑之後正式開打。

呂勝打算一戟就是直接打倒血公子,卻沒料到血公子耍槍也是精湛無比,一瞬間就把呂勝的攻勢直接拆了,接著換做血公子一刺,呂勝反應倒也不錯。

然後下腰之後一腳踢向血公子,血公子露出一絲享受的笑意,卻是以手擋住,接著尖龍槍柄推開了呂勝的踢擊。

呂勝整個人雖看起來壯大卻異常靈敏翻了一圈回過身子站起。

「不錯!!」

血公子笑了一下致意,然後一把尖龍槍再次與呂勝的方天畫戟交錯。

「鏗鏮鏗鏮………鏗鏮鏗鏮…………」兩人卻是勢均力敵,頓時間群眾紛紛圍觀,卻見識著這兩位英雄的勇武,這場世紀決鬥就這樣持續進行著。

呂勝一揮戟,血公子斜身而閃,然後轉身之後持槍一刺,呂勝也是蹲身豎戟而擋,然後呂勝打算反戟攻擊血公子的下盤。

血公子卻是跳了起來,一陣長槍連刺使得呂勝連退數步,雖然血公子跳在空中是好時機,但他居高臨下毫無死角狂刺使呂勝不得不敗退一次。

兩人身上略都有血痕,但就對亂世的男兒而言這些血痕絕不是普通的傷痕,更多的都是對對方的褒揚。

呂勝到底也是個戰神,渾身發出那種似霸王般的氣體卻又不似霸王,顯然他區區一介凡夫沒經過修真界的薰陶卻擁有屬於自己的功體實在不簡單。

呂勝一揮大戟,由上而劈下瞬間地板陣裂萬分,但威力強對血公子來說可毫無懼怕可言,一把尖龍槍卻是尖上真冒出了白龍出現在尖上螺旋,一瞬間刺出。

呂勝早料到於是擋住,突然“噗叱”一聲腹部噴出血來,讓呂勝大吃一驚,原來是血公子這一發虛刺引住了呂勝,卻沒發現這槍才出一半就收起,然後又刺出傷了呂勝的右腹。

呂勝這才疼得蹲了下來,他也知道自己受傷了再打下去必輸,很清楚眼前這個男人絕非凡人,真與他說的一樣不是普通的讀書人。

「是我輸了!你好強!!好!贏的人就是爺,我呂勝什麼都聽。」

血公子一聽卻是伸出了手露出微笑:

「那就跟隨我吧!」

呂勝聽得哈哈大笑:

「可別反悔喔!我可是個大壞人,不信的話在城裡可以去打聽打聽一下我的名聲。」

血公子笑道:

「現處亂世急於用人之時,無論你以前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我不在乎,不過如果你真是大壞人的話大概也不會就把這個詞直接掛上了口。」

呂勝一聽之後頓時張大雙眼整個人都呆了,笑而接起了血公子的手一把被拉起來後,說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行!我呂雍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2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