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第八十六章、白狼谷之戰(中)
第八十七章、居京樓血戰 § 春日水守衛戰
第八十八章、白狼谷之戰(下)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42
累積人氣
17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對法疏來說這次壤外不過是給自己占據根據地罷了,佔完之後應當歇息好好治理獲取民心以德服人,並以地富來修禮樂,然後開始進行安內的辦法,將自己西邊的威脅給一次解決。

等到安內後,到時血公子再次進行第二次東征,然後這時候的戰鬥力必與這次完全不同,更是虎狼之師銳不可當。

法疏的策略便是這樣,拉著布帛畫的地圖卻與師之南頗為相似,觀地域而知古今之大變,由血公子率領的黑王宗將會從西邊大舉併吞諸多本來數於正教的領地,這股力量腐蝕的就如毒藥侵蝕人體一樣十分厲害。

「但公恐怕還是不敵兒女情長。」

一句話正切中了血公子的弱點,也正是地煞星師之南目前輔佐的那位主子林玉香,雖然兩人相交還沒衍生出明確的遲疑,但好漢終究會不敵美人這一關。

法疏最厲害的並不是像師之南這樣觀地圖以演天下大勢,而是觀天觀星通曉自身處境。

法疏一展現他的絕學,這可是古今未有的占星奇術【全象觀星】,即使在白天之際也能進行觀星,瞬間他的丹田內劃出紫黑色的球體將自己框住,然後在它裡面就看得到今夜的星象,禍福吉凶皆知,也可以知道避凶的方法。

一臉就是一種惡人的笑意,臉面都不敢向著光在陰暗之處顯露出他的陰狠:

「一切盡在本人掌握之中!!呵………」

常看血公子練兵,不愧是武將的後裔,果然頗有威信的,一揮旗就看到騎兵部隊往哪兒走,然後再來就是戰鼓一敲就是全軍突擊,然後金鑼一響則全軍無論怎與敵交戰全都迅速後退。

無論進退,陣都不容亂,呂勝看了一下法疏,呂勝不喜歡文人,所以對他頗有輕視之義,問道:

「敢問先生如何,我家痕哥不是蓋的吧?絕非像你這般只懂文學之人。」

法疏露出一絲笑意:

「公練兵仍有破綻,若照他如此練兵日後必因此巇而潰堤。」

呂勝一聽吃了一驚,這練兵的事可不是一個文弱書生能懂得,哪裡有破綻?就連呂勝可看不出來有破綻,幾乎堪稱完美竟然被一介書生說有所破綻。

呂勝道:

「好呀!破綻再哪裡?你且說說看啊!!」

因為呂勝本來嗓門就大,畢竟也可說是壯士之一,這人嗓門大得比老虎的嘶吼還大了一倍,在望樓上就聽到了呂勝與法疏吵起來了。

血公子便急忙鳴鑼撤兵休息,然後來到台下看著兩人,問道:

「怎麼回事?」

呂勝便怒容指著法疏說道:

「這廝竟然說痕哥的帶隊方法有破綻。」

血公子一聽發起楞來,但並不生氣,似乎也感到疑惑,且血公子十分信任法疏這人,雖然只相處幾天,但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也許天上就認識了難怪覺得有種既視感。

「有破綻?懇請先生指教。」

呂勝看到血公子卻是如此卑躬自是有些忿忿不平,法疏也清楚自己對其他武將們而言只是一文弱書生,除了血公子外恐怕都不被人信著,因此就在此大展神威。

雖說大敵當前,但若不邊戰邊練軍,只怕沒辦法分兵拿下春日水以及尚同峰,因此血公子此戰之後變得謹慎,暫且依靠西域的糧草由狹山進入,先進駐於草林茂密的狹山附近。

法疏笑道:

「三天內即成王軍。」

果然法疏之後代替血公子練兵,血公子常常陪同法疏觀看練兵的結果,驚人發現到這個法疏十分敏感,法疏所說的破綻就是血公子引軍只強調陣型順序不能交錯,卻無強調人與人的間距不變。

而法疏確實也完成了這練兵的工作,眾兵全都以身為血公子的士兵而感到驕傲,且眼神透露出相當龐大的殺氣,呂勝一見此狀就真的心服口服了,完全不把這個法疏單純文人看待。

呂勝甚至還賠了一壺酒變得和善起來,笑道:

「那天真對不起呀!我一介匹夫不識泰山,請先生不要見怪。」

法疏本來就沒在意,但呂勝這一信服也讓法疏鞏固了自己在內部的地位了,看著眾人都有了想要東征的慾望,於是就開始分兵二路。

杜絕嚴則留守於狹山一帶,以招安俘虜為其主要工作,簡單來說就是每天晚上就設個小宴與這些俘虜一起吃一起喝加一起聊天,久而久之讓他們都沒有那種想反抗的意識,總覺得這裡不錯。

血公子一見春日水一帶,一望無際的大平原土地豐碩無比,親自領著步兵,左右翼騎兵而來,西域之人不少民夫都是身穿外族的衣袍,十分適合駕馬奔騰而不感到任何不自在。

長年的征戰本來就有不少身手,又加上法疏的治軍可說是士氣奔騰,眼前的那些天門御雲宮的部隊也看就是散亂、喧嘩,而血公子軍嚴整不敢懈怠。

血公子一柄長槍舉在眼前,敵人深知自己有天劍訣,不可能敢用法術,這是場軍爭之戰,兩翼的弓騎早已蓄勢待發想奔騰在這片將來會屬於自己的大草原上。

「天下的興衰你我有責!我們被這些偽君子們稱為魔教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委屈求全處於西域,不停地受盡沙土的襲擾,如今來到這片廣大肥沃的土地,盡情奔馳吧!弟兄們!!」

眾軍一聽無不感動不已,看來這些日子真沒讓他們少過,被他們趕出國門外後隨即就是長年的征戰奔騰,如今總算能歸鄉了,自然是戰意奔騰不已。

血公子一拉韁繩以蠻哥的高鳴來喚醒眾馬的意志,然後眾軍隨之奔馳,瞬間兩翼的弓騎隊瞬間就上前奔騰,打算來個三面攻敵,至於血公子引的槍騎飛騰而上直衝垓心。

血公子率先突入,一柄長槍就是刺倒了多少人,然後敵人多少的槍兵往蠻哥的腳下一砍,蠻哥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蹬起蹄來就飛躍了起來。

血公子一瞬間有如戰神護體右手拉著韁繩跳下馬後左手一槍往下“砰”一聲震音大響,至於後方黑王宗的戰鼓隊也是不停地敲響著鼓,隨著血公子匹馬單槍出重圍,戰鼓的聲音更是威震了九霄天外,甚至連前邊千丈外的山峰都能撞回這強烈的鼓音,可見這鼓聲多麼氣勢磅礡。

黑王宗善騎,尤其是鐵浮屠這種都是從金朝那邊習得的,又良好融合了西北胡服騎射的傳統,而他們各個都受盡氣候及環境的影響都無比力大無窮,果然黑王宗的騎兵一衝入垓心瞬間敵人就如散殺那般倒塌。

黑王宗的軍隊有條有紊,但又不失那種古板的模樣,行軍嚴整無比、入陣卻又有另一套方法,使得敵兵沖散之後,各個伍就是來回迂迴集中擊破。

血公子更是一人當起先鋒直接從敵人的前陣揮舞到後陣去,然後再由後陣再突回前陣,整場打下來血公子可說是最大出力的功臣,瞬間硬是將敵人鬆散的陣一分兩半。

然後兩翼弓騎分別集中前來,一群壯漢們拉起弓箭雖有些彆扭,但這每一箭卻是百步穿楊且萬箭都穿心。

「啊…………」、「啊──!!!」、「敵人啊──!!」

血公子一折返突出了陣後就鳴起了鑼,這時三軍各自都有各自的撤退路線,全都恢復為原本的陣容,變得再次嚴整無比快速退去。

然而光是這短暫的時間就看到許多人都已經癱倒在地上,嚇得都不知所措了,地上的屍體可說是滿遍野,且絕大部分都是天門御雲宮的士卒。

畢竟他們並未受過實戰洗禮,且敵人卻也都是騎兵中的菁英,要讓步兵怎打也不知所措,再配上戰鼓的兇猛與激昂反觀回去自己軍卻是單薄無比,於是血公子率軍一壓瞬間就如同瀑布那般直接把任何大小石頭一樣傾瀉而下,擋都無法擋。

【 凡圍戰之道,圍其四面,須開一角,以示生路,使敵戰不堅,則城可拔,軍可破。法曰:「圍師必闕。」 《明•百戰奇略•圍戰第八十》 】

血公子這一退兵正有如此意圖,讓這群人好好去做思想準備,當然這思想準備是讓他們看清兩軍之間的差距,在戰前都初生之犢不畏虎地大喝想當英雄,然而戰後各個都是害怕無比,才知道戰爭的真正殘酷。

不做這麼絕,讓他們覺得其實有生路,所以不會有決心死戰的念頭,使他們的心瞬間被戰爭的殘酷震得如入冰窟那般冷汗直流,看著同袍們的屍體,畢竟都不是精練的死士,所以都爭相圖自己一條生路。

接著法疏就建議道:

「敵軍必是猶豫不決,心雖畏戰但念及家人必想奮戰,不如就以 “飛箝”之計不戰而區敵之兵。」

血公子問道:

「敢問先生何謂飛箝之計?」

法疏笑道:

「鬼谷子曰:“用之於人,則量智能、權材力、料氣勢,為之樞機以迎之、隨之,以箝和之,以意宜之,此飛箝之綴也。”,公認為現在敵軍所想的是什麼?若公能給個交代必使敵軍不戰自破。」

血公子笑道:

「這還不簡單!敵軍將士必是想念家鄉父老,因此不敢脫離,如果沒有這樣的理由大概全都逃散了。」

法疏笑道:

「那就是寫這封保證信,雖不一定能得到信任,但能再以恩威利誘必使敵人不得不散。」

血公子道:

「好!就依先生之見吧!就有勞先生起草了。」

法疏笑呵呵地遵命了,實際上他也挺喜歡這執筆工作的,當然不代表這人喜歡寫信,純粹只喜歡寫封帶有恩德選項的恐嚇信。

這封書信大致內容可想而知,畢竟血公子現在仍是魔教戰神,就寫得特別危言聳聽,投降就絕對讓你們及家人都留條生路,不投降的話就是大軍鎮壓,要以仁以威對待還是看他們諸將決定。

法疏就找了個在狹山當俘虜的同胞,他們依勢而靠,不過在黑王宗裡過得也不錯,所以讓他把這封信交過去,也不多說什麼,自由發揮,反正你的一席話幾乎就等於同伴們的生死。

對法疏來說儘管他們降不降都無所謂,以精兵對拙將就足夠以一打十了,所以用兵之道最在乎的就是教練,無論是血公子、法疏這些深諳兵法之人都十分清楚的,之所以能贏也正因如此。

不到半天敵軍投降,但血公子並不安心立刻使士卒們列陣,果然如血公子所料有援兵救助,卻不料春日水這麼快就被攻陷了,於是看到血公子黑王宗戰意騰騰,領軍者司馬宗就戰也不打就先領兵退去。

也正式此戰奠基了血公子的基業,佔了一塊肥沃豐碩的領土,並倚侍著人多耕耘休養生息,替將來的血公子東征再奠定更深的根基。

至於呂勝攻打尚同峰如何,咱們下一回再講。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0.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