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27
累積人氣
17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報……敵……敵人進攻了!」

天門御雲宮少了將領司馬宗及匡貉,本陣也只剩下風延,自然風延大概也料到血公子必會開始渡河。

既然已經佈陣了,只在那邊原地徘徊會被當作病貓,他認為血公子必是猛虎,早就料到不可能這麼簡單。

看到血公子的動向,風延也是個英傑之一,一看到此狀也知道司馬宗及匡貉那邊必是被打得很慘。

「堅持住!等師兄他們回來。」

但到了第二張書信來的時候徹底改變了風延的指揮,那就是屬於糧草聚集地的倉凜被打了,杜絕嚴早領一軍從下游平原處渡過了河繞到背後拿下倉凜,一切都支撐不住了,畢竟糧草已失直接影響軍心大亂。

「快送信給師兄他們,撤守到後邊的青雲峰。」

因此不費吃灰之力,血公子就占領了天門御雲宮臨時陣營,不過血公子一見此狀,自然讚嘆不已:

「敵將何人?真是個人才呀!」

下人報道:

「他的名字叫風延,字子長,傳聞他少年時力大無窮,能有百臂之力百步穿甲,可謂是神射手,而他也善用槍戟,據說能在萬軍之中輕易脫出。」

血公子一聽不禁嘆道:

「可悲呀!天門御雲宮有如此厲害的將領卻不懂得重用,若是我的話必會重用他。」

血公子本來拿下倉凜就打算連同呂勝一同三路夾攻本陣,不料風延以退代攻,使一切雖看似黑王宗告捷,但實際上卻有點原地踏步,只拿下幾個小地方而已。

況且補給線要過洛水,洛水地帶仍是敵人的地盤,要運送物資真有點危險,讓血公子真有些擔心戰局的發展。

「先生!該進還是該退?」

血公子卻是反射性地隨口就這樣說,卻沒發現當初幫他打下黑王宗的那個最大功臣天罡星法疏早已不在人世,讓血公子頓時臉色黯淡不已,無人可商量大計,只能全憑血公子裁定。

但是血公子靜下心來仔細想之後也大概知道了,使得全軍已經渡河進入敵人已棄守的臨時本陣,然後又讓呂勝一路東進渡河後從隱密的三川古道一路攻到可能會成為天門御雲宮的臨時糧食聚集點天井。

結果完全如血公子所料,天井正是一處相當廣闊的地方,本來又適合種植又加上糧倉興建許多適合供給及儲藏。

風延本來剛想到天井是個好地方,卻沒料到還沒實際動作就先被呂勝給拿下了,這次天門軍的三傑一出可說是已經危在旦夕。

正在苦惱之時司馬宗及匡貉過來了,原以為將會送來好消息,卻不料卻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那就是經此救司馬宗一戰,消耗了許多兵力且士氣,現在硬戰必敗無比。

「可惡的血公子,我們被算計了!」

風延點頭同意怒道:

「是呀!咱們已經完全被包圍了。」

呂勝在他們的東北邊不遠處、血公子則在西邊不遠處,至於劊子手杜絕嚴則在他們的正南處,無論要撤退都必須經過其中的小道,也正是只要撤退就必會遭遇一軍,而在遭遇一軍的同時剩餘的兩軍必會很快群湧而上,完敗了!

風延大概也想得到天井必會被打,但卻沒想過卻這麼快就被打下,因此才導致這樣的失策,世人總說“說曹操,曹操就到”,正好“兵貴神速”正是兵家的精髓所在,而血公子卻早已預先好了下一步進行了計畫,果斷定策並迅速執行,如此用兵如神使得風延心想到都冷汗直流。

這種等級的敵人並非是他們所敵得過的,風延是如此認為,深知這個名叫血公子的男人相當習慣戰爭,竟把他們耍得團團轉。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眾人一聽這鼓聲的節奏,自然是心中十分忐忑,這是血公子故意在自己親征之時所打得只屬於自己的專用親征鼓奏,凡是只要一聽這鼓聲的節奏無不嚇得倉皇逃生。

鬼皇帝御駕親征:這位從星月小雜工的小人物瞬間成為鬼皇帝這等大人物的英雄親自登場了,若非鬼皇帝武藝過人即使發出這等特殊的鼓樂也不會畏懼,但鬼皇帝血公子不巧正是縱橫天下最厲害的狠角色之一。

血公子跨下一匹血侯馬,更堪稱一絕,手上拿著普通的凡戟,這把仿照呂勝的仙具鬼天神戟所打造的方天畫戟,然而無論凡劍在手配合血公子體內那無上的神器瞬間也都能靈氣俱滿,變成擬仙具。

前有血公子、後有呂勝,南面杜絕嚴,無論是哪一面都是相當棘手的人物,尤其是絕不可能直接上前與血公子抗衡,天門三傑徹底被黑王宗三英所包圍。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鬼皇帝陣曲》不停地敲擊著敵軍的信心,瞬間被耳朵聽見的聲音給埋入了無限的恐懼,這就是血公子刻意編此曲的原因,正因為自己有尚同大捷、誅厲王及擒蓮代天之威而足以撼動千秋。

戰鼓也漸漸近了,而戰鼓車上的兵士越打越是激昂,每打一次都更加賣力,使得眾軍頓時氣勢磅礡,有如瀑布準備從上往下之洶湧,一舉覆滅天門軍。

不戰而屈人之兵,血公子的此曲確實讓敵人未戰就已輸一半了,使得眾人的臉色無不慘白,就算是匡貉的臉色也十分難堪。

「糟了!正中黑王宗的下懷了。」

探馬又來報果然來個三路夾擊,血公子、呂勝及杜絕嚴,劊子手杜絕嚴的力量也許還好說,但血公子及呂勝的力量卻是未知,畢竟兩人出道較晚,完全不知道這兩人的極限。

風延咬緊牙根,卻是單騎而出,提起弓箭,一箭凝聚著驚人的靈氣直接狙擊血公子,但血公子早知風延善弓,變也提起弓來回敬風延。

風延鬆弦一出,見箭矢精準地打向血公子的頭顱,但血公子放箭一出,誰都沒想到血公子的弓術更加精準,竟能在正面直接把風延的箭矢直接打掉。

風延整個人都大吃一驚,要知道風延瞄準血公子的頭顱,雖然確實在百步之外目標不大,但血公子竟能一箭把飛衝且渺小的箭矢彈開,可知道血公子的弓術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了。

風延再放一箭測試,結果如上一箭一樣又再次被血公子一箭給抵消,讓風延整個人的眼皮都跳了。

「居然比我還準!」

但其實兩人的弓術都相當厲害,畢竟他們都已事先考慮到烈風及沙塵的問題,竟都能準確無比。

不過在此看來,血公子的弓術還是更上一層,畢竟血公子所瞄準的目標可是箭而非人,這物體更小更不規則,風延正是因為如此不懼反而突然狂笑起來。

「終於遇到了能與我抗衡的敵人了。」

血公子、呂勝及杜絕嚴可都是黑王宗的菁英中的菁英,而另一邊司馬宗、匡貉及風延也是如此,兩軍戰前自然都互相興奮不已,畢竟這可是舉世無雙的眾英雄們第一次相互對決。

血公子見風延,更覺得有種莫名的親切,就算在這恐懼之中也仍然能冷靜出箭,且還是如此精準無比,讓血公子也突然對風延愛不釋手起來。

「風子長!確實是個不錯的猛將!!」

很快地黑王宗軍全都逼近包圍了天門軍,但他們並沒有直接先進攻,且匡貉也覺得很奇怪。

畢竟天門軍雖然氣勢大輸,但實力仍然還存在些許,正常來說兵家忌諱就是在敵人還有實力的情況下十面埋伏,會致使眾兵背水死戰,通常必留一路誘使眾人都有渴望生存的軟弱。

血公子、呂勝二人卻是直迎上前,兩騎一來讓三傑十分驚訝,他們並未帶任何兵馬。

呂勝大喊道:

「我家痕哥仰慕三位英雄已久,因此不希望就這樣趕盡殺絕,如果你們答應我們一個請求,我們會放你們一條生路。」

果然這就是一條真正的活路,比起留個縫隙,匡貉不覺佩服起血公子姬玉痕對兵法的活變。

司馬宗怒道:

「憑什麼我們能相信你們?」

血公子低聲道:

「就憑我是血公子,而且現在你們全在我的指掌當中,沒必要為了殺你們這樣迂迴,大可率騎兵衝殺你們。」

司馬宗一聽也無法反駁,說得倒也是,畢竟黑王宗的鐵浮屠可被堪稱天下無雙,無非都是菁英中的菁英,更別說其他本教弟子的精銳程度,完全是三大正教無法比較的。

匡貉自然是相信,總覺得眼前的鬼皇帝無論身分如何都仍還是當年的那個多情多義的少年姬玉痕。

呂勝又道:

「我家痕哥欣賞你們,所以特別來這裡提出決鬥,而痕哥希望你們三個一齊同上。」

風延笑道:

「師兄!就接受吧!這太有趣了!!」

呂勝一聽大笑道:

「你叫什麼名字?不錯嘛!」

風延笑道:

「本人叫風延,字子長,呂雍後!你可要記住我的大名。」

司馬宗想了一下不接受也難,如果不接受的話將會被衝殺,這時候可不是背水一戰的問題,而是變成是自己人想作死的舉動。

畢竟他們所領的不是常規軍,上下階級必是沒有辦法同心,一拒絕的話反而不怨黑王宗只怨天門,居然想把自己致於死地來後生,軍心必亂也達不到背水一戰的效果。

司馬宗嘆道:

「畢竟也沒路了,只能答應了!」

呂勝大笑道:

「很好!雙方各退兵三舍,在中間各留空間決鬥。」

於是黑王宗的包圍圈擴大,而天門則退到叢邊,留下一些空間給鬼皇帝一人對抗司馬宗、匡貉及風延。

血公子拍了拍蠻哥,笑道:

「好了!蠻哥!我去去就回。」

跳下了馬,想也沒想到這場決鬥完全對天門有利,鬼皇帝竟打算憑一己之力對抗三位豪傑,讓天門軍以為這血公子根本是來送死的,是笨蛋吧?

但決鬥一開始之後,徹底就對這樣的決鬥改觀,血公子天劍一出瞬間靈氣一爆。

「解放第一重──天先象帝!」

頓時天劍劍上的八字發出紅色的光耀。

「仙具解放──龍戰於野!」

「仙具解放──神弓索命!」

「仙具解放──符天御龜!」

匡貉率先打先鋒,而風延則後撤,至於司馬宗則保持原地舉起符咒,直貼匡貉的背後,瞬間匡貉的力量直接提升。

「姬玉痕!」

匡貉龍槍傲天,瞬間從前打來,而血公子以天劍硬扛,雙方卻是露出一絲笑意。

風延則是繞到了血公子的側邊放箭,沒想到血公子竟徒手直接將靈箭給握住,讓風延大吃一驚。

接著血公子一推劍就將匡貉給推開,然後司馬宗則是一個快步上前,「致死符」

血公子早料得如此,一個閃身瞬間閃避開來,然而風延卻是跳起來翻滾數圈之後竟飛到血公子的正上方一箭放出。

匡貉及司馬宗卻趕忙後撤,可知風延的這靈箭絕不一般,果然打下去「砰啪──!!!」一聲巨響直接爆炸。

不過血公子竟是將天劍往地一刺,產生一道防護罩徹底保護了血公子,血公子露出相當愉悅的笑意。

以手劃過了劍鋒流出鮮血,說道:

「解放第二重──劍貫古始!」

瞬間天劍爆發出青色強大的靈氣,但一流入血公子的體內瞬間變成鮮紅色的靈氣,正如其名血公子。

一瞬間迅速地貼近到匡貉身前,一劍劈下,「砰───!!!」

匡貉來不及閃避只得硬扛,想不到這硬扛卻是讓他站不穩,手臂瞬間麻痺完全失去了知覺。

司馬宗即刻從血公子身後貼近,甩了一符,眼見血公子底下有一個血咒出現,血公子急忙閃避。

而風延則從旁狙擊,一箭打來準備穿心,血公子天劍瞬間變將風延的箭矢給彈開。

「好……好厲害!」

一旁的人都不由得看得冷汗直流,敵將血公子竟能與三傑抗衡,可見這個男人絕非英雄、英傑這麼簡單,果真是“超世之傑”。

血公子就是為了證明這一點才一英戰三傑的,也讓眾人畏懼他的武力,在日後的戰爭中給敵人建立了一定程度上的恐懼。

血公子對後邊的呂勝喝道:

「雍後!你的方天畫戟暫借給我。」

呂勝便大笑一聲很豪爽地拋擲過去,然而血公子卻是收起了天劍,面對眼前棘手的對手,天劍的威力是更具有破壞性的,因此對現在想保留他們的情況下沒法施展真正的技能。

血公子卻是雙手持戟,一把普通的方天畫戟、另一把則是呂勝的鬼天神戟,戰神一出天下無雙,讓眾人都啞口無言了。

血公子看起來嬌弱,但實際上臂力也非同一般,竟然雙手持長戟,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得到,且甩舞起來如甩竹竿這麼簡單。

鬼皇帝血公子竟然以雙戟變得足以輕鬆應付三傑,風延弓提起,沒料到血公子卻是一戟由下往上勾住了風延的弓,然後硬生生地從他手上打飛。

司馬宗的符咒大印橫飛過來,但血公子又是一戟斬破,然後匡貉飛衝而來,尖龍槍如龍一般咬著血公子的鬼天神戟,但被鬼蛇所纏住,且另一把方天畫戟卻也化為了蒼色的龍,讓匡貉大吃一驚。

仙具解放所花的靈氣可說是相當繁重,更別說鬼皇帝他一次解放了三個仙具,一把是天劍解放二重,另兩個就是眼前的半仙具鬼天神戟以及擬仙具方天畫戟。

※擬仙具:與半仙具不同,半仙具還是有一半的仙具,但擬仙具卻是實實在在的凡器,乃因姬玉痕體內的擬封神榜而實質轉化,從凡器直接升級為仙具。


不!看得方天畫戟的銀光及白龍,應當可說是“銀天龍戟”,血公子身上卻被鬼蛇和神龍所纏繞,再配上他的“霸王功體”,幾乎已經堪稱無敵存在了。

血公子的瞳孔瞬間都被兩把仙具所汙染,一邊瞳孔乃金色,另一邊瞳孔則是血色,金色瞳孔的眼白成了銀色,另一邊血色瞳孔的眼白卻成了黑色。

血公子由上往下砍去,匡貉咬緊牙根扛下了,但他卻敵不過血公子這強大的靈氣,竟然使得腿麻了只能蹲身無法動彈。

而風延則提起普通的大戟砍來,但結果就是一橫揮就把風延砍飛出去,至於司馬宗的幻術符烈火地獄開始焚盡血公子之軀。

但血公子卻也只是輕輕拿戟往地上一刺就破除乾淨,讓司馬宗也不知如何應對。

「鬼皇帝打贏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鬼帝陣曲》一直都在那邊響著,伴隨著鬼皇帝的勝利使得天門軍全都大驚失色,原來他們一直以來都這種敵人對決,難怪會輸得這麼徹底,也對此陣曲更加無法這種絕望之情。

而血公子則是收起戟來,伸出手拉了匡貉一把手,匡貉也只能含笑地祝福勝利者。

「你始終還是姬玉痕對吧?」

血公子含笑盯著匡貉,但匡貉並不知情血公子的城府,故意如此深情地看著匡貉露出一種溫馨的感覺,讓匡貉也覺得倍受溫暖有覺得惋惜,雖笑又悲。

匡貉心裡是如此,但看在他人眼裡又會如何?兩人如此交心,雖是英雄彼此間的惋惜,但凡人可難以體會這種美好的友誼,必覺得子堅必反。

「痕哥打得真是太精采了!」

呂勝自然也覺得自己不如痕哥,畢竟自己也頂多能與匡貉只算是勉強戰勝,但血公子卻是一個人力敵三傑,完全已是不同層次的猛將了。

鬼皇帝力戰三傑,雖看起來是愚蠢的舉動,實際上卻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一舉雙得之宜:

第一點就是能讓中原正教更懼怕自己東征無法輕覷,第二點就是讓司馬宗生起疑心,使他不信任匡貉及風延,以此來爭取自己伸手奪得這兩人的機會。

鬼皇帝一英戰三傑的威猛確實足以跟隨血公子一輩子,在日後的戰爭中凡是一聽聞這位力戰三傑的鬼皇帝親征,未敵大都臉先慘白,更無膽的人只怕是聞風瞬間破膽而亡。

血公子親自迎著天門軍離開,畢竟血公子乃以信義來威震天下,因此完全不必擔心血公子會從後偷襲,而是看著他們離開。

「可惜!這好戲我作弟弟的沒能參予!」

血公子大笑不已看著呂勝:

「你在說什麼呀?好戲才剛剛開始!!」

第二次血公子東征伴隨著鬼皇帝一英戰三傑更是震威海內,但這戰三傑只是第二次血公子東征的始章,血公子自然會趁著這士氣的持續一舉繼續攻打其他地方。

正如血公子笑對呂勝所說:好戲才剛剛開始!!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