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上、
序章、封陵原決戰
第一章、河陽城的繁榮
第二章、所傳授的志向
第三章、人情間的冷暖
第四章、西出河陽
第五章、困苦少爺
第六章、所到處不善
第七章、萬里孤行(始)
第八章、萬里孤行(次)
第九章、萬里孤行(終)
第十章、誤入師家院
第十一章、隨民北徙
第十二章、軼聞王完顏智
第十三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上)
第十四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中)
第十五章、三騎三下駕血侯(下)
第十六章、萬軍襲來箭齊發
第十七章、單騎贖父(終)
第十八章、禮運大同之夢
第十九章、河陽慘案
第二十章、慘絕人寰的悲痛之間
第二十一章、初入星月
第二十二章、多情者難忘多情處
第二十三章、有權就是草頭王
第二十四章、幽靈谷之禍
第二十五章、相擁取暖
第二十六章、哀侯悲憤填心胸
第二十七章、山不欲高,海不欲深
第二十八章、所謂玉虛女
第二十九章、刀劍何須忌紅妝
第三十章、收服慕雪
第三十一章、慕雪的趣事
第三十二章、九合劍
第三十三章、神秘師姐
第三十四章、比武堂第一場
第三十五章、三仙臺之亂
第三十六章、逃難
第三十七章、香鳳之間
第三十八章、十眾堂
第三十九章、雨中的多情
第四十章、大難不死無後福
第四十一章、情同兄弟的傷痛之中
第四十二章、但願來生之緣
第四十三章、玉虛宮事變
第四十四章、月下談判
第四十五章、今月古月當下歡
第四十六章、此劍獨居駕龍首
第四十七章、香芙之間
第四十八章、三諫鄭鞏徒無用
第四十九章、不滅星月誓不長歇
第五十章、孤欲以血來正天下
第五十一章、攻城為下攻心為上
第五十二章、夫將之法務攬英雄之心
第五十三章、漪光歸照徜徉
第五十四章、浪人孤寂蕭條
第五十五章、嬌鬟翠袖惹雲庭
第五十六章、天下奇劍見劍訣
第五十七章、不容句讀
第五十八章、修真界的春秋時代
第五十九章、狹山大捷
第六十章、春日水之戰
第六十一章、尚同大捷
第六十二章、扶心皇業一稱雄
第六十三章、以奸制犍,以仁治人
第六十四章、血公子政變
第六十五章、一宴定白玉蓮
第六十六章、掌中玩物
第六十七章、情恩依舊難存
第六十八章、斯思念戀思斯
第六十九章、人生如夢,幾何愁悵空演?
第七十章、上川之戰(上)─呂雍後大戰匡子堅
第七十一章、上川之戰(下)─鬼皇帝一英戰三傑
第七十二章、王豐入黑王宗
第七十四章、血染落風亭
第七十五章、匡貉與羅而蘭
第七十六章、功過總氤氳,看盡少年盲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第七十八章、鬼帝為救玉香獨入垓心,相戰白狼英雄彼此守義
第七十九章、尖龍槍龍憤突關口門,匡子堅千里投黑王宗
第八十章、佈局
第八十一章、第一次正教會議
第八十二章、春日水抵禦戰
第八十三章、貴林抵禦戰──呂勝戰申生
第八十四章、白狼谷之戰(上)
第八十五章、林玉香與九妖
下、
雜、

《孤君◎封神》
作 者
浮雨如煙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3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27
累積人氣
17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0
累積推薦票
0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十七章、白真桓的下落何方


血公子雖然沒有去用臉去見別人,但許多人都猜得到現在血公子的神色,必是相當痛苦不堪,緊閉著雙眼想要止住眼淚,但奈何眼皮卻始終阻擋不住淚水的潰堤。

自誅厲王擒蓮代天之後,血公子的感情也逐漸往下坡,他實在相當迷茫,真的該滅了星月嗎?畢竟星月也有眾人往事的所在處,他真忍心奪取大家的幸福嗎?

獨自莫憑欄,登樓遠眺著白狼谷另一側的火光,那一側的火光正是劍神與音師駐紮的地點。

音淑師姐與魯洪寬則暫且被安置在兩間比較高級的客房,不過音淑師姐並不覺得累默默地站在血公子身後守候著眼前這位由尤虎師兄選擇的小師弟。

夜晚的火光照映在血公子那悲傷的神情上,就連星光也齊聚一堂,本該是一語壯闊講出「星漢燦爛若出其堙v的壯語,不料卻被過去的往事所牽纏讓血公子沒辦法再得意起來。

「師娘……最後有說什麼嗎?師姐。」

音淑師姐搖頭道:

「當時我並不在旁邊,但聽說好像是師娘就算到最後一刻也都一直希望你能夠回去。」

血公子的嘴角稍微勾起,但並沒有特別高興,只是強笑一下就這樣又轉而悲痛並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仰觀著北望無盡之夜。

「跟玉華殿的大家說我不回去了,不必為我擔心,我並不後悔。」

血公子顯然又再逞強了,怎麼聽這口吻完全不像不後悔的樣子,臉色都不是太好看,過去鬼皇帝那春風得意的笑意全都回歸於虛無。

音淑師姐道:

「小師弟!尤虎師兄還再等你回來,你忍心這樣嗎?」

血公子咬唇甚至咬出了血絲,可以知道尤虎師兄在他心中的意義非凡,一提到尤虎師兄就難以招架得住,畢竟當初他剛死的時候自己的悲痛可是更加龐大。

「寧可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音淑師姐道:

「別逞強了!小師弟。」

血公子含起眼淚卻是瞪了回來,撫起心胸哭道:

「當初大家都不同情我,只因為我是凡人、只因為我只是小雜工,我發生任何事大家都漠不關注,到如今我已經成了人人所敬畏的鬼皇帝了,大家才想極力拉攏我,這算什麼?太現實了吧?」

「當時我自刎的時候誰有來真正幫我說過話的,還有那時我一直說曉芙被白真桓騙了,只盼望有人真願意相信我,結果卻沒有半個人,受苦的總是只有我一個,就因為我是雜工、就因為我是凡人,當時天天吃飯總只能吃冷飯,誰受得了?睡也睡不暖,冬天的時候大半夜還得天天被冷醒。」

音淑師姐聽了臉色越來越難堪越愧疚,這確實全是事實,他們確實時常瞧不起凡人,但又有誰知道當初姬玉痕之所以沒被看出擁有天之縱才的原因,那就是擬封神榜這無上神器壓制了鄭鞏的火眼金睛導致鄭鞏以為玉痕是凡人,因此才有這樣一連串的悲情。

音淑師姐被罵哭了,但她現在也只能默默地長跪下來低頭,當面向血公子賠罪。

「對不起!小師弟!對不起………」

血公子將自己內心所有在玉華殿的怨憤一次嘆出,但這樣說完之後卻也讓血公子瞬間又反悔了,不該如此對音淑師姐發牢騷的,害得整個氣氛都變得很微妙。

就如同當初的姬玉痕愧對音淑師姐一樣,因為尤虎師兄之死讓玉痕不知所措,到如今曉芙已死,姬玉痕對這多年那種不合理的對待也終於爆發了,成了鬼皇帝之時,變得音淑師姐不知如何面對眼前的這位少年。

「音淑師姐不必道歉,善惡終究不過是人定之物,這件事本就無關是非。」

血公子看回音淑師姐,卻發現音淑師姐還在跪地痛哭,這還得了!長輩對少年下跪可是會折壽的,但這只是民間信仰的一部分,多半血公子還是覺得音淑師姐真沒必要擔上這樣的罪名。

親自迎上前扶起了音淑師姐,看著音淑師姐的眼眶紅著,讓血公子心有不捨,畢竟是尤虎師兄最愛的女人,對玉痕來說尤虎師兄是讓他尊敬的兄長,音淑師姐就算沒有對他有任何恩德,但也得以嫂子來尊敬才是,來報答尤虎師兄當年的這些恩德,未報完的理當還給音淑師姐。

一想起尤虎師兄不禁嘆道:

「師姐!當時師弟也沒能說聲抱歉,尤虎師兄的死。」

又道:

「但是師弟我已經抓到殺死尤虎師兄的罪魁禍首了,就交給師姐親自制裁替尤虎師兄報仇。」

音淑師姐聽得愣住了,眼前的這位少年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狠心了,眼神上充滿著對恨意的凶光,當年那副天真的模樣真完全消失了。

曾經在尤虎師兄墓前一壺酒澆在墓碑上的那位多情少年如今到哪裡去了?一陣風吹來卻是痛哭不止的那位多情小師弟,現如今卻是眼神充滿血光及恨意的無情鬼皇帝。

「已經夠了!已經夠了!不要再想報仇了!求求你!小師弟。」

因為怨意還有恨意,把這位如同璞玉般單純的少年硬生生的使他徹底扭曲了,眼前的音淑師姐正徹底見證了恨意到底能把一個單純男孩帶到什麼地方去。

她痛哭著抱緊血公子,血公子何嘗不也知道自己已經回不去當年的天真了。

「嗚嗚嗚──!!」

為什麼?為什麼不要我報仇了?那麼我誅厲王擒蓮代天又是在圖什麼?

不久後被安慰得也差不多了,血公子的眼神又多了一分堅強,少了一分天真,閉上眼睛回憶過去的往事,但回憶完後最後那些甜蜜全都一一被血公子給擊碎殆盡。

伸出手來準備奪取北辰,但卻發現力有不及,不過他並不再悲愴了,反以鏗鏘有力的聲音高喝道: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固一世之雄也,在悲愴當中仍然找回了自我,心中所追尋的不僅僅是過去的甜蜜,更要開創將來的安祥,因此血公子選擇了走上了自己這條充滿荊棘的修羅道。

這是一首相當壯碩的歌,但他的結局到底會是悲壯的色彩還真能如血公子所願真正讓亂世天下歸心。

“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之劍、立不世之功。”亂世的英雄們正各自為著實現自己的抱負而秉持著自己所堅信的那個“義”,所以在亂世當中才有一篇篇精采的故事,正因為在這非常的時機才能看到非常的武勇以及非常的執著。

音淑師姐只是個女人家,並不懂得為什麼血公子即使在悲傷之際也仍然要展現出那壯闊的一面,明明想要回來卻仍然逞強地繼續硬撐在黑王宗裡頭。

「回來吧!」

血公子搖頭笑道:

「不了!我不回去了!但願師姐回去之後能替我在尤虎師兄的墓旁幫我立個墓碑,姬玉痕這個師弟已經死了!」

音淑師姐含淚著看著血公子,問道:

「為什麼?」

血公子道:

「如果沒有破釜沉舟的勇氣的話,那麼天下人又怎麼可能會被我感化呢?」

音淑師姐道:

「但是玉痕,你這樣隨時都可能……」

血公子笑道:

「無妨!本來要改變世道這種事對凡人來說就猶如螳臂擋車,師姐莫再相勸了,這件事自我出了三清之後我就十分清楚了,我現在就如風中殘燭,只要三正教真正齊心的話,我是必死無疑的!」

不過確實血公子也悲觀了,論黑王宗的兵力以及精銳程度其實也沒這麼容易就輸了,且天下正在歸心,血公子的黑王宗日漸走向昌盛。



現在就要開始說到天女宮,其實自血公子第二次東征後就召回千玉師姐從春日水到尚同峰,在血公子信上就當場任命千玉師姐為天女宮的副宮主,專門輔助現任宮主段雪。
 
畢竟段雪在戰爭中佔有很高的地位,也就是要疏通補給線,並且將糧食物資按時送到,從這點看來血公子對後邊十分用心且注意,深怕後院起火了。

不過他卻也相當大膽將本來鎮守狹山的杜絕嚴給撤掉來到前線,現在狹山可說是毫無防備,白玉蓮只需派大軍進關必能進入中原。

只可惜三姐妹惟一有這長遠眼光的也只有袖雨一人,其餘的袖舞、袖虹仍爭得你死我活,真可算是浪費了天賜良機,但這也明顯說血公子東征剛開始打得可說相當簡單,但越進入中原就越是難打。

至此回歸正題,千玉師姐乃奉命被任命為天女宮的副宮主,而與她時常在一起的慕雪則被任命為千玉師姐的輔事,畢竟慕雪這女孩本來就讓人傷透腦筋了,血公子認為大概也只有千玉師姐能治她了,因此讓千玉師姐時常跟慕雪一起。

當然其目的有兩個:第一點就是宮主段雪在戰時分身乏術,所以沒辦法顧及兩面。第二點也可認為是最重要的一點,玉香在頂層,血公子目前沒法陪玉香,於是就派了與她曾是同門的師姐韓千玉過來。

確實血公子在這計畫上並不算疏忽,且反而考慮得相當周全,畢竟他也考量到當初千玉師姐可是慫恿玉香來救自己的那個師姐,且當時與玉香並肩作戰,相信兩人之間關係不會太差。

也能想像確實當時對玉香來說,玉虛宮上上下下有多少千個女人,玉香就算貴為玉虛宮宮主的養女也難免沒辦法認識太多,一定有熟的也一定有不熟的。

千玉師姐當初對玉香來說也十分陌生,但自從千玉師姐慫恿玉香參予玉虛宮事變之後當然就開始注意到這位師姐。

而且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遇上同門都是件相當奢侈的事情,相信玉香看見千玉師姐之後肯定也會有種莫名的親近感,這就是血公子的用意了。

千玉師姐在春日水也不是白混日子的,她身雖在黑王宗、心卻仍在星月,但就論這一點血公子也不可能是傻子看不出來千玉師姐的思緒所嚮,但卻也仍讓她與玉香見面。

千玉師姐其實正在調查著那個白真桓的所在處,也正是害得血公子誕生的那個男人,結果當然這白真桓詭謀狡詐始終沒能找出線索,不過千玉師姐卻也有進展。

千玉師姐來到天女宮頂層看著玉香,說道:

「殺死曉芙師妹的是白真桓。」

當然這種事早在星月裡鬧得沸沸揚揚的,早經過玉京元首尊歐陽洐調查之後確定了事情的真相,那就是白真桓殺了曉芙,而姬玉痕隨後而來痛哭流涕氣憤地叛逃了星月。

千玉師姐又道:

「而當初白真桓也是替白玉蓮辦事要奪取玉華殿內的欲邪,因此要問的話大概問蓮代天比較清楚。」

玉香一聽之後正才瞪大雙眼看著千玉師姐,一語就通了,本來血公子對星月的怨氣就是由白真桓一手招來的,如今要救星月及血公子理當要招回白真桓身上。

於是就不多說什麼,千玉師姐就與玉香一同來到蓮代天的牢房前,千玉師姐由於暫且接任了段雪的宮主之位,因此手上擁有牢房鑰匙,打開之後兩人就進去。

蓮代天當場愣了一下,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只管著哭就對了,現在的蓮代天地位卑下,就看三人的武裝就能明白。

唯獨蓮代天肉搏之身,至於千玉師姐背後一把傘看也知道是仙具,而玉香則腰間有一把璇璣,另一邊則是九合劍,自從秋鳳在天女宮攻擊玉香之後就特別允許給玉香攜帶仙具了。

蓮代天手上則什麼都沒有,看著眼前的兩個女人自然也是趕忙窩在床上抱緊棉被盯著那兩個女人到底是想做什麼。

「我……我什麼事都沒做!不要殺我!」

能讓一代雌主蓮代天淪落到這種地步,也不知血公子到底是怎麼地對待她,也許就連段雪也聯合虐待了她,其實這女人在天女宮真是招誰惹誰了。

畢竟天女宮看名字也知道是囚禁天女族的地方,而碰巧蓮代天也是天女族,又碰巧是柳屏屠村的最大兇手,因此天女沒理由不恨蓮代天的。

看著這位曾經風光的蓮教主只覺得真是令人鼻酸,現在可真是年輕人的世代,血公子、呂勝、王豐、匡貉以及風延這些都是年輕輩的英雄,總覺得舊時的英雄正準備淘汰換新。

而眼前這位雌主正是被淘汰的第二人,而第一人正是血公子政變所殺的那個厲王,也正必須感嘆時代已經變了,變成了年輕人的時代了。

蓮代天渾身發抖嚇得都花容失色,抱緊棉被毫無依靠似的倚靠在倚床的牆邊,眼角泛起眼淚。

眼前這位看似花季少女實際上卻比任何人都還年長的女人就是蓮代天,這美貌都只能從傳聞來聽說,如今一見還真如傳聞的那般美麗,甚至該說傳聞也有點貶低蓮代天的美貌。

也怪不得血公子下不了手,畢竟男人嘛!對這種傳奇的貨色難免狠不了心,也幸虧蓮代天有天女血統才保她現在仍能苟且偷生,如果她沒這種血統而只是普通的老婦,只怕早被恨意滿腹的血公子給殺了。

玉香問道:

「蓮教主!白真桓妳認識嗎?」

蓮代天含淚點頭回應。

玉香道:

「是不是你雇他搶走星月教的欲邪劍?」

蓮代天也是點頭回應。

玉香問道:

「那他被妳們藏到哪去了?請實話實說。」

蓮代天搖頭:

「不知道………」

玉香皺眉頭道:

「是妳雇的人為什麼妳不知道。」

蓮代天哭道:

「我真的不知道!他一搶走欲邪之後反打回來把挾持他的人質李瓶瓶給奪走了,之後就下落不明。」

千玉師姐與玉香二女自然是有些不信任,露出一種不太高興的神情,要知道只要二女不高興拔劍而出就足以把蓮代天殺了,因此蓮代天才更嚇得抖動不止,也不知眼前的兩個女人到底脾氣如何。

「真的!不要不相信我!就算我們真要藏的話,對我們來說也沒有任何好處呀!白真桓那傢伙是真的逃了,已經不在白玉蓮了。」

確實講得有道理,現在蓮代天這樣的狀況就算說謊大概也真沒什麼好處,於是兩人就姑且信了。

千玉師姐問道:

「所以該怎麼辦?要將這件事告訴給他嗎?」

蓮代天這相當敏感的性情,哪裡不知道如果將白真桓與蓮代天之間曾有交集,那她還得了,她卻是當場土下座來跪在兩個女人的眼前,哭道:

「求求妳們大人有大量,不要把這件事告訴給血公子,拜託!!!」

她的全身都在顫抖著,讓被跪拜的兩位女子情何以堪,臉都不禁都吃了一驚,再難以想像這個女人曾經卻有風光之時,畢竟現在卻是如此狼狽,就連聽到腳步聲都能使她顫抖不止驚恐一夜。

玉香苦笑道:

「那就暫且不要告訴給玉痕他吧!等真找到了白真桓再說。」

千玉師姐點頭同意,畢竟現在亂說的話會反而讓血公子無法專注於東征之事,現在可是非常之刻,絕不容鬼皇帝有任何閃神。

而蓮代天則是不停地跪著原樣不斷地叩首迎著她們離去,口裡還一直邊哭邊說道:

「謝謝妳們……謝謝………妳們的大恩大德我蓮代天是不會忘的!」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孤君◎封神》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