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曲 地獄深淵
1.登上巔峰的男子
2.力辯孽鏡台
3.動盪時刻
4.枉死城
5.紛亂的時代
6.另一段回憶
7.亡命生涯

閻王令
作 者
心知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2
累積人氣
15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登上巔峰的男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無法用數字說明的時代裡,那時是個天地無分、混沌不明、雲與地相接的世界,後世稱為傳說時代。

傳說時代有兩大神祉,一為「盤古」另一為「女媧」。兩大神祉掌握了混沌的大地,數千萬年來大地一直寂靜與祥和。而有一日女媧靈機一動想讓這寂靜的大地熱鬧起來,於是動用了混沌之土創造了生命,因此生命初始於大地之上。

盤古知曉之後極力勸阻女媧的行為未果,憤而離開了混沌大地。女媧少了約束之後更是變本加厲的創造萬物,建造心目中的繽紛世界。

數百萬年過去後,混沌大地的物種多到開始互相殘害與侵佔。不同生命生存的利害關係漸漸浮現,生命殘殺更是遍佈於大地之上,尤其當時以「陶諾族」最為強大。

陶諾族是女媧早期失敗的作品,外觀極為醜陋且無固定形狀,但也因此而獲得女媧賜與強大的力量作為補償。一開始陶諾只是與不同民族間作戰來取得更大的生存空間,但隨時間一久與長期勝利的矇蔽下產生了想要取代女媧的想法。

女媧不忍親手消滅自己創造的生命,於是創造了傳承女媧神力的強大民族「神氏族」。如果說陶諾是醜陋失敗的象徵,那神氏就是俊美與完美的代表。兩大民族反而更是水火不容,不但沒達成預想的制衡反而造成戰火蔓延到混沌大地的每一處。

當戰況對陶諾越來越不利的時候,陶諾拉攏了強大的五大部族聯合一起對抗神氏,造成女媧與神氏極大的壓力。這時強大的戰火卻已經震驚了遠方的盤古神祉。

盤古重新出現在大地之上。但無知的陶諾聯盟並沒聽過盤古的威名,於是企圖消滅盤古,震怒的盤古揮舞著盤古巨斧擊潰了陶諾聯盟。陶諾聯盟經過這一役滅亡的滅亡、潰散的潰散,最終以盤古勝利劃下句點。

盤古原本想要消滅女媧創造的萬千生命,但在女媧不斷的求情之下,盤古決定用自己的力量將混沌大地區分為三個區塊。上層為天界,容納大戰中支持女媧的民族,下層為冥界,收容有強大能力不太受控制的民族,而兩界之中的空間就是所謂的凡界,用來收容無威脅性且和善的民族。而盤古自己也因氣力耗盡化為凡界的山水,建構起凡界的盤古大陸。

和平了數百萬年之後,阻擋於天冥之間的結界之眼開始薄弱了。冥界各族不甘願被壓於幽暗的大地之上,由「洛柏克族」所率領的冥界聯盟衝破了結界之眼闖入了天界。而冥界另一聯盟則由九黎族 蚩尤 為首攻入凡界的盤古大地。

神氏族長姬道遠率領族人於天界抵抗洛柏克族的進攻。但當時凡界卻沒有部族能夠抵抗九黎聯盟的攻擊,直到軒轅氏族的公孫軒轅與神農氏族的姜奭聯合起來才抵抗住了九黎的攻擊。

戰火進展到非常激烈的階段,神氏族決定聯合軒轅氏族一起抵抗冥界的侵略。
神氏族將提供智慧與技術,但軒轅氏族得提供靈魂給予神氏族控管。
公孫軒轅為了獲勝接受了這樣的條件並且獻出族人永久的靈魂,從此軒轅氏族人被賜姓姬,公孫軒轅改名為姬軒轅。

姬軒轅運用神氏族提供的武器、智慧、技術等等成功強大了部族力量,並在涿鹿之戰斬殺了蚩尤擊敗九黎聯盟,後來包抄會師於結界之眼大敗了洛柏克族的聯盟。

第一次天冥大戰結束,後續卻產生了許多問題。首先女媧為了填補結界之眼而用盡了氣力消失於大地之中,掌握天下正式從女媧轉移到神氏族的手上。

接著因為軒轅氏族立下大功被特許掌管凡界,卻遭到許多部族不滿。其中以神農氏的對抗最為激烈,最後這些部族與生物全數被神氏族下放到冥界。從此凡界歸軒轅氏族,而軒轅氏也被稱為人類,凡界也被稱為人界。

但和平並未持續很久,數百萬年的發展,冥界早已經累積了自己的力量。冥界最強大的民族「暗龑族」再次突破了結界之眼攻入了天界,而神農氏族則來到凡界挑戰軒轅氏,.最終冥界再次落敗。

此時的神氏族長姬從任知道結界之眼已經擋不住冥界的侵入了,於是決定率領族人攻入冥界,並展開了多次大規模的戰役,最終獲得立足之地並創建了地府城。

從此五千年來的東征西討神氏族大致的壓制了冥界的各股勢力,地府城也成為永不破城的傳說。

直到一個人類的出現,這一切即將改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元2008年 台灣台北

一大早辦公室就傳來了陣陣的怒罵,咆哮又刺耳的聲音讓人聽了都不舒服。所有進公司的員工都刻意的避開了一旁的會議室,深怕被老板遷怒。

「給我說!到底這案子為什麼會談不成?」一名穿著西裝長相斯文,留著俐落短髮的男子,重重地拍著桌子破口大罵著。

「老闆,我見過董事……」一名員工起身解釋著,話沒說完又是劈頭被罵「理由很多啊,我一個月給你薪水多少啊!你說呀!你說!」

那員工站在那沒說話,但斯文男子沒打算放過他,繼續說著:「我一個月給你六萬是這樣幹的呀?如果我去就能談下了,你就是沒用!」

另名資深員工起身緩頰說道:「老闆,我跟小許親自拜訪過董事,真的不好過關呀,還需要花時間去經營與溝通。」

「你還敢說,你都跟去了還這副德性!我平常怎麼教你們的?難道我都白教了?」斯文男子邊說邊用右手食指指著所有人罵著。

小許無奈的回應:「那…老闆,我跟陳哥再跑一趟試試看好不好?看看可不可以……」

「我不要可不可以,我要的是可以。國際大廠鴻展企業的教育訓練若是能夠談下,你知道我們的營業額與名望都能在今年有所突破嗎?」

所有坐在底下的員工都沉默不語,因為誰說話誰就被罵。整個會議室裡只充斥著斯文男子的謾罵聲。終於有一個人開口了:「天宇呀,不要罵了,再罵也沒用呀。不如我陪著他們去一趟好了。」

這個敢直呼老闆名字的人叫做「馬鼎文」。是這間「創崗人力資源公司」的開山元老,原本還有好幾個人,但都在這幾年紛紛離職了,只剩下他還留在公司裡。

而那個一早就破口大罵的斯文男子,就是創崗這公司的創辦人「賀天宇」。

鼎文說話一向比較受到重視。「如果鼎文肯去一趟那我當然放心許多了。想必這案子應該不用我擔心了吧?」天宇口氣明顯緩和許多。

「Of course。」鼎文笑笑的看著天宇。

「多希望你們有鼎文的三分之一呀。不過鼎文我還是希望你也有我的三分之一呀。」說完天宇嘆口氣,揮揮手表示無奈的散會。

一群人非常消沉地走出會議室。陳哥輕碰了鼎文的肩膀說道:「鼎文抱歉呀,害你還要特地跑一趟。」鼎文拍拍陳哥肩膀笑了一笑。

陳哥看著鼎文的笑容總覺得帶著些許的詭異!還理不出頭緒時小許就靠了上來:「陳哥,這是不是標準的年輕得志才會如此跋扈呀?」

陳哥被斷了原本所思考的東西,反倒看了小許一眼說道:「小聲點啦!你活膩了呀?」

「我說的是實話呀。聽說他25歲時就跟幾個朋友開創這家公司,才短短9年就已經跟台灣、香港、中國等兩百多家公司合作,跌破同業眼鏡,都稱他為教育之神。」

「恩…你說的都沒錯啦。」陳哥點點頭回應著。

「但陳哥你看看,這公司的開山元老只剩下鼎文大哥了,這就是問題!他每天這樣罵誰受得了?」小許的悶氣還是宣泄不了。

陳哥忽然手一伸將小許拉到一旁,小許整個人差點跌倒在地。小許本來還生氣的,回頭一望才發現賀天宇走了出來。

天宇停在兩個人面前露出詭異的冷笑,並說道:「半小時內沒看到你們離開公司明天就不用進來了。」

「是是是!我們馬上出發。小許趕快把資料備妥我們出去,順便通知鼎文。」只見小許匆忙的跑去準備資料。

天宇走路速度很快,標準急性子的人。念完陳哥後健步的踏入了辦公室。秘書小桃湊上來提醒:「老闆,您今天中午安排的行程是跟媽媽用餐。」

「用餐?」小桃看著狐疑的天宇說:「老闆這行程您上星期就記錄與安排了。」

「幫我取消吧,我今天改跟巧兒吃飯。」

「老闆…可是您媽媽…」話沒說完只見天宇拿起西裝外套便走向了門口,口中還喃喃說道:「當我秘書就給我好好的聽話,多餘廢話不是妳份內的事情,最好學會閉上嘴巴吧。」聽到這小桃也只能淡淡的回應:「是的,我會通知您母親的。」

天宇帶著巧兒去吃著高級排餐。巧兒開心的吃著桌上一道道的佳餚,卻發現天宇的食慾好像並沒有很好,菜都沒有什麼動,於是嬌嗲的問著:「公∼你怎麼啦?怎麼臉色那麼差呀?」

「最近晚上一直睡不好,半夜都會被吵醒。」

「吵醒?」巧兒皺著眉回應。天宇看了巧兒一眼,好似猶豫著些什麼。

「公∼你就告訴我呀,不是說好我們之間不該有秘密嗎?」巧兒邊說邊勾弄天宇的手指玩著。

「好吧!我每天晚上都感覺會在夢裡被人叫醒,固定三點半左右會突然醒來。」

巧兒停頓了一會。「公你真愛開玩笑呢,不要說鬼故事啦。」笑著打混過去。

「我會跟妳開這無聊的玩笑嗎?」天宇冷冷看著巧兒。

巧兒明白天宇的個性,也害怕他會暴怒的性格,吐吐舌頭的矇混過這個尷尬場面。天宇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於是轉個話題說:「今天忘了要跟老媽吃飯,但已經答應妳了所以還是推掉老媽那了。」

「阿!你跟賀媽有約呀!那你還跟我出來?」巧兒訝異的睜著一副大眼看著天宇。

「我媽那不是重點啦,妳這才是。」

「可是…可是賀媽她不是很久沒跟你吃飯了,你也很久沒回去了….」

「我告訴妳,我媽就是愛錢而已。我每個月匯給她20萬還不夠她花嗎?」天宇激動的打斷巧兒的話。

「只是說…」巧兒還沒說完天宇已經氣憤的站起來吼道:「妳不要教我怎麼做!」

「妳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了解!妳干預些什麼?」又是一陣吼叫。巧兒噤聲的默默坐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

氣呼呼的天宇慢慢冷靜下來後才說道:「對不起,我剛激動了。我等等找司機來載妳,我去別的地方一下。」

「沒關係,我自己回去就好,你是要去那裡嗎?」

「對。跟老朋友聊聊總能讓我輕鬆自在。」說完便起身默默離去。

天宇獨自開著車前往目的地,途中買了束花前往那個可以讓他放鬆的地方-「春秋墓園」。

到這後的天宇不像平常那樣的急躁了,步伐的速度也緩和了許多。走到了一個墓前說道:「燕茨呀!我又來看妳了。」

墓碑上寫道:1974~2003 孝女 楊燕茨之墓。

「唉,只有在妳面前才覺得能夠找到真實的自己。每次想到妳都無比的悔恨。如果當時我細心點或許妳就不會離開了?不過也謝謝妳讓我人生上了紮實的一課,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
天宇拍了拍自己的褲子席地而坐,繼續喃喃自語的說:「自從妳被好友背叛離開後,我永遠記得那天妳跟我說的話,妳死前告訴我人生最後的一個體悟,這世界上是沒有所謂的信任吧?」

說著說著天宇想起當時的事情,時間仿佛漸漸的倒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元2003年 台灣台北

「嗚 …天宇…你在哪?」電話那頭傳來啜泣的聲音。天宇一聽就知道是燕茨打來的。

「燕茨妳怎麼了嗎?」天宇有些許的心急。

「賴恩茹她……她……。」啜泣的聲音打斷了原本要說的話。

「恩茹?妳的好姐妹恩茹怎麼了嗎?」天宇想說難道恩茹出事了?

「恩茹她背叛了我,害我的餐廳倒閉還讓我負債了啦!」燕茨說到這大聲的哭了出來,積壓的情緒在這裡徹底的爆發出來。

「恩茹!怎麼會?」天宇一時還無法相信這個從國中就跟燕茨麻吉的好朋友,竟然……!

電話另一頭崩潰的哭聲不斷。天宇因為在趕隔日的企劃而分不了身。只能安慰的說道:「燕茨我跟妳說,妳先休息,明天我把案子搞完馬上去找妳,不要胡思亂想知道嗎?」

「你會不會也背棄我?會不會?你對我好是不是也是假的?」燕茨歇斯底里的逼問著。

「我怎麼會背棄妳呢!我們從小學就認識了呀!」

「恩茹是我國中同學,也是我好姐妹,還不是出賣我!」

「燕茨我絕對不會背棄妳,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支持妳的。」天宇努力安撫著燕茨的情緒。

「憑什麼我要相信你,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信任,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因為…… 因為……。」天宇欲言又止,最終把話吞了下去。

話筒裡傳了訕笑的聲音。「我就知道!」語畢喀一聲電話已經切斷。

天宇心急如焚,但隔天有關係到公司存亡的案子。天宇選擇了把案子先結束再趕去找燕茨。

凌晨四點天宇衝去了燕茨的家。一到時發現警察、救護車都已經在大樓底下了,燕茨就這樣的離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宇跟燕茨的墓碑話家常完後,起身準備離去。這時看到一個小朋友在墓園邊的馬路上玩球。

「怎麼會有小朋友在這玩耍呢?」天宇納悶的嘀咕。只見小朋友玩一玩把腳一踢,球就彈上了馬路,天宇遠遠看著一輛車疾駛而來但小朋友卻沒發現的衝了出去!

「小心呀!」一個反射動作天宇衝了出去撞開了小朋友,碰一聲摔倒在地的天宇只見車輛急速的朝眼前衝擊而來,劇烈陣痛一下後就再也沒知覺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喂!你老兄要躺多久呀?起來啦。」天宇被人搖醒。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躺了多久,頭還是非常的暈眩,迷茫的看著周遭。

只見兩個奇裝異服的男子,身著赤色的麻布衣服,全身黝黑的皮膚與高聳的額頭,怎麼看都不像在地人。

「還不給老子滾起來,你要大爺我等多久呀?」其中一人拿出類似鐵棒的東西吆喝著天宇。

「你們…兩個是誰?」天宇的右手壓著還在暈眩的頭,用側臉餘光看著兩個怪人。

「竟然問我們是誰?我看他是傻子吧?」另一個嘻皮笑臉的嘲弄著天宇,聲音非常尖銳刺耳。

「可能是撞到頭的關係,反正硬抓走就好。」嘻皮笑臉的那怪人順勢從背後拿出腳銬要銬住天宇。

看到腳銬的天宇瞬間驚醒,並大喊:「你們想綁架我?別傷害我!我有錢,我給你們就是了。」天宇邊說邊抓到機會急忙轉身就跑。兩個怪人默契極佳的一躍而上,一個用鐵棒將天宇亂棒打躺,而拿腳銬的早在這時已經將天宇的雙腳牢牢銬住。沒一會的功夫天宇已經被壓制在地上完全不能動了。

「別抓我!不要抓我!我有錢!我有的是錢呀!」天宇瘋狂大喊著,也希望有路過的人能夠聽到。

碰一聲鐵棒往天宇臉上揮去。天宇吐了口血癱軟的躺在地上。「這樣你就不能廢話了。」嚴肅的怪人拿著鐵棒指著臉早被打歪的天宇。

嘻皮笑臉的怪人貼了過來,一把抓住天宇的頭一手指著說道:「你看看那個是什麼?」

天宇這時驚覺那怪人手指的方向竟然有另個自己,但那個自己早已經頭顱破裂身體嚴重變形了。天宇非常震驚,但說不出話來,只能瞪大著眼睛看著前方。

「我幫你說吧。沒有錯,你已經死了,而我們兩個是鬼差,是要來帶你走的。」依舊嘻皮笑臉的說著,總帶點嘲弄的聲音。

另個嚴肅的鬼差也貼上來說道:「歡迎前往黑暗的世界。」說完手觸碰著天宇,口中念念有詞。

天宇還沒來的及意會過來,就在此時柏油路的地板突然軟化猶如細沙,整個周圍如同流沙般的將三人拉入地面。陷入地面後是個廣大無際的異度空間,只見約有數萬人無重力的漂浮於這空間之中,好似在等待什麼?

過一會中間突然出現一個極大的黑洞,瞬間將所有人往黑洞之中吸入。極強的拉力也讓天宇在不知不覺中的暈厥了過去。

不知道躺了多久,天宇緩緩的張開了雙眼,發現自己身上的傷都已經好了,也能正常說話了。吃驚的還不只是如此,發現自己竟然身在一處極小的房間裡,旁邊站了兩個守衛,長相比帶自己來的那兩個人好看多了,也比較接近黃種人。
                           
但這是哪?還是夢?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回神的天宇還躺在地上望著四周,完全理不出頭緒。

只見其中一個守衛說:「這傢伙醒來了。我去通報。」

而另名守衛跟天宇搭話:「你小子運氣好,有個大人物要見你。」

「大人物?」天宇仍舊一臉狐疑,因為這一切對他來說已經超出所有知識範圍了。

守衛並沒再搭理天宇。沒一會剛出去的守衛走了進來,旁邊跟著一名身穿紅色官袍的人。

只見一旁的守衛急忙行禮問道:「拜見判官大人。」

「判官?」天宇頭微微抬起看著這個人。身穿中國傳統紅官袍,袍中印有四爪金龍可見官位極高,戴著有如宋代的黑色烏紗官帽,臉色白嫩且眼睛細長,並留著細長的鬍子,沒事右手會習慣地摸著鬍鬚,雖一直保持微笑但有種奸邪的感覺。

「罪人賀天宇,這是地府位高權重的判官大人,大人有話要問你。」守衛解釋著來意。

「呵呵∼」判官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後慢慢的靠近了天宇後說道:「賀天宇,我先自我介紹吧。我是地府判官,因為身穿紅袍所以也稱紅判官。負責總領審判管制,也是閻王大人身旁的參謀之一。」
                        
天宇完全沒進入狀況,因為這一切根本難以置信,於是躺在那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睜大著眼看著判官。

「賀天宇是台灣人士,府歷計算為第七代100年出生並於134年死亡,享年34歲。死因為意外車禍。」守衛宣讀著賀天宇的死訊。

判官坐了下來依舊冷冷的笑著說:「因為地府有自己的紀元與曆法。嚴格說起來,以台灣地區來說你在民國97年3月24日就死了。更清楚的說,就是你不但死了,現在還身處在地府裡面。」

「所以我已經死了?」天宇緩緩坐起看著自己的雙手與身體,實在很難想像與接受。

判官知道天宇很難相信,於是給一旁守衛使個眼色。守衛馬上抽出腰際上的大斧並把天宇的一隻手臂給舉了起來,然後大力一揮,只見手臂被甩了出去,血花四溢的噴灑,當然還包含著慘叫聲。

「他媽的!我的手呀!我的手呀!操你媽的!」天宇扭動著身軀在地上打轉著,口中不斷的咒罵。

而判官卻只是在一旁哈哈大笑著。而另個守衛拿著一罐清澈但帶點微藍的水走向了天宇,並將水撒在天與身上。

沒一會只見天宇全身被那藍水包覆,傷口慢慢癒合就算了,手臂竟然還長了出來!

天宇不但發現自己不痛了而且手臂還長了出來,嚇的瑟縮在角落邊不發一語。

「痛覺是真的,血跡還在你身上,但手卻長出來了,你覺得人有這樣的辦法嗎?」判官悠閒的摸著鬍子。
「所以我真的死了?」天宇是個極為聰明的人,已經漸漸相信這一切了。

「沒錯。剛剛那是還魂水,對死魂才有用的。所以來到地府之中的死魂依舊要工作、吃飯與生活。依舊會疼痛、受傷與再一次死亡。還魂水只能在死魂死亡一小時內使用,不然人死成魂、魂死則滅就再也救不了也不能投胎了。」

「那…判官大人找我應該不會只是想解釋我死了這樣簡單而已吧?」天宇雖然還是驚恐,但已經慢慢的恢復了理智。

「哈哈哈!賀天宇果然跟資料上說的一樣機靈,我找你當然是有好處的。」判官非常開心,認為天宇非常上道。

「我既然已經死了,怎麼還會有談判的籌碼?如果可以抵過,大人要我做什麼?」

判官看了天宇一眼,心底覺得這人表現出的氣息好似不太一樣,異常的果決與清醒。「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查過你的資料,你一生有幾大罪,分別為不孝、口舌怒罵、商業鬥爭的心狠毒辣與為人刻薄寡恩。這會讓你在地府接受十殿地獄的刑罰,恐怕要待上個幾十年才能投胎唷。」

「幾十年!」天宇非常吃驚,因為剛剛的斷手讓他明白,就算是在地府,傷痛是依舊的,如何能熬這幾十年!

判官默默盯著天宇不說話。天宇一個人胡思亂想開始急躁了起來,自己問說:「那大人希望我能做什麼呢?只要能抵過我什麼都做!」

判官點點頭微微向後靠著椅背說著:「這就是我來的目的,地府在冥界的力量不斷縮小。閻王大人打算討伐北山經地區反叛很久的部族,但這需要大筆的資金,而你賀天宇生前是企業老板,如果肯貢獻一些…那就是有功於地府,自然可以赦免。」

原來是要錢來的,沒想到地府也有金融問題。天宇鬆了口氣,因為他知道錢能解決的都是小事。「可是大人,我人既然都死了,怎麼還會有錢呢?」天宇試探性的問著。

此時判官身後又走進來一個留著一嘴及地的白鬚老翁,身著灰白色官服。並說著:「我是輔夢官。能協助托夢於你想找的人。」

「如果你能給我們五億府幣,也就是一千萬台幣那就可以讓你自己選擇投胎的地方。只要你找到人買紙錢燒下來就可以了。」判官補充道。

「那就拜託輔夢官讓我前去女朋友盧巧兒那吧。」

輔夢官走向前一手壓住天宇的頭頂然後念念有詞,而此刻天宇感覺頭又是一陣的暈眩後再次昏了過去。

當天宇睜開眼後發現自己已經在巧兒房間了。看著巧兒捲著棉被睡覺的樣子還是依舊那麼熟悉,忽然不捨的感覺從心底溢出,不知覺的紅了眼眶,上一次有這感覺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

「巧兒,巧兒。」巧兒被天宇的呼喚聲吵醒,迷濛的雙眼還在尋找聲音的來源。赫然發現天宇站在床邊!巧兒大叫一聲連同棉被一起拖下床的瑟縮在牆角,一直大喊著:「你…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巧兒妳放心,我不會傷害妳的,我只是要請妳幫我一個忙。」天宇刻意的放低姿態。

「我現在是在做夢嗎?」巧兒的口氣還明顯有著顫抖。

「恩…嚴格說起來這是托夢。」

「托夢!所以這不是幻覺?」巧兒緊盯著天宇看著,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時天宇緩緩向前想要觸摸巧兒的手。巧兒一開始還有一點畏懼,但天宇手慢慢觸碰的時候發現透了過去。

「妳看!我摸不到妳。」

巧兒畏懼的表情慢慢的消失了,冷靜下來後問道:「那…你找我…做什麼?」

「巧兒我需要一千萬台幣,我知道妳有,所以一定要幫我呀。」天宇開門見山的懇求著。

只見巧兒看了天宇一眼,想了一會後就回道:「我才不要。」

天宇愣住了,他完全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也有點慌了,所以原本的個性又爆了出來。

天宇指著巧兒大罵:「妳跟我在一起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我還定期給妳錢又給妳買房子!我給的早就超過一千萬了!幫個忙我就可以投胎了都不肯?」

「原來這一千萬可以給你投胎呀?」巧兒冷冷的笑著。

「對呀。地府什麼判官的跟我說,只要一千萬買紙錢燒下去給我就可以了。」

「那我更不要幫你。」巧兒依舊冷冷的笑著。

「妳說什麼?」天宇又是大聲怒吼著!完全不敢置信。

「你對人刻薄,跟你相處三年以來只有剛開始是開心的,後面我根本受不了你的囂張跋扈!你該下地獄的,你給我的錢也就是我的了,休想我再拿出來。」

「他媽的王八蛋!」天宇氣急敗壞的衝了向前想要痛打巧兒。一開始巧兒驚嚇的閃躲,後來才想起天宇根本碰不到自己,於是坐回床上冷冷的繼續說著:「很可惜你碰不到我。」

天宇知道怎麼做都沒有用了,只能低聲下氣的求著:「看在在一起三年的份上,求妳幫我這個忙吧。」

巧兒沉默不應。天宇嘆了口氣問道:「那妳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巧兒遲疑了一陣子,呢喃的回道:「至少現在我只愛你的錢。」

「是呀!從剛才用你來稱呼我,我就覺得不對勁了。」說到這天宇難過地閉上眼睛,不願再看著這個讓自己傷透心的女人。只聽見唰一聲,天宇睜開眼已經回到了小房間裡。

輔夢官說道:「判官大人,這小子失敗了。」

判官微微的奸笑了一下說道:「真是糟糕呀,那賀天宇你就只好乖乖受審了吧。」

「等…等…等一下大人!」天宇已經急得冒出一身汗來了。判官原本正要起身離開,於是停了下來問道:「還有何指教?」

「可以再給我機會嗎?讓我去找我的好友馬鼎文。」

判官呵呵呵的笑著說:「當然有機會呀。我們對於有心要效忠地府的忠貞人士總是喜歡給多點機會的。你剛說要找誰?」

「我的好朋友也是好戰友,更是我忠貞不二的夥伴,馬鼎文。」天宇說得非常堅定。

判官遲疑了一下,口中喃喃念道:「恩,馬鼎文呀!這真有趣了。」然後冷冷的笑了一下便看了輔夢官點了個頭示意沒問題。

天宇來到了馬鼎文的家。只見馬鼎文靜靜的坐在客廳喝著酒,看到天宇的到來絲毫不顯驚訝,反倒悠然地說著:「天宇你來了呀!」

這次換天宇有點訝異了,依照巧兒的反應來看,鼎文表現得太沉著了。「鼎文你不怕我嗎?」

「怕什麼!距離你出事已經兩天了,我早知道你會回來的。」鼎文說完後靜靜的繼續喝著酒。

「你知道我會回來?」

鼎文看了天宇一眼後說道:「賴科平你還記得吧?當初我跟你還有他,加上另外三個好朋友總共六人一起打拼開創公司的賴科平。」

天宇感覺氣氛不太對,於是很小心地回答著:「當然知道呀,他曾經是我的兄弟。」

鼎文冷笑了一下,喝了口酒又說:「當初他跟你意見不合帶著阿德一起出去開創顧問公司,你為了報復不斷跟他打對臺,最後把他逼的公司倒閉選擇自殺。你都記得吧?」

天宇沉默著。鼎文手指著天宇搖晃著說:「那個時候賴科平就找過我幫忙了,跟你現在一樣,所以我知道你會來的。」

天宇激動的走了向前並說道:「真的嗎?太好了!所以鼎文你會幫我吧?」

鼎文哈哈大笑,一樣指著天宇說:「我才不要幫你呢。」

天宇瞪大眼睛詫異的愣在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腦袋呈現一片空白。

「大家一開始跟著你拼命,兩年後你慢慢穩定了卻開始排擠我們,搞得一個個跟你翻臉,你忘恩負義、刻薄寡恩!」鼎文說到這開始有些許激動了,身體都不自覺地微微顫抖著。

「雖然我跟小賴與阿德有紛爭,或許我也跟其他幾個兄弟有衝突,但我跟你一直都是兄弟呀!你為什麼會這樣看我?」天宇也激動了起來。

「你囂張跋扈、對人怒罵踐踏尊嚴。我跟你賀天宇早就不是兄弟了!」鼎文帶著冰冷的笑意看著天宇,眼中充滿著怨恨。

「真是想不到我們關係到此地步呀!」天宇嘆了口氣知道沒有機會了。

「還有,你的公司我已經接收了。最終勝利的人是我。」

只見天宇詫異的看著鼎文說:「你早就有在計劃了?」

「沒錯,從你害死賴科平開始,我就計劃要搞死你了。」

天宇氣壞了,正要大聲怒罵之時唰一聲的被拉回了小房間!判官緩緩說道:「我沒有那個時間讓你們敘舊呀。看來又失敗了,怎麼辦呢?」

天宇想了一下後說:「讓我去媽媽那吧。」

「媽媽!資料上說你們關係極差,你的很多罪項也都來自於這塊,你還要去找?」判官驚訝地問著。

「現在只剩下她可能會幫我了,沒辦法了。」天宇低著頭有氣無力的說著。

「人到了最後關頭,什麼原則都可以不要了。有趣,真有趣呀!就讓他去吧。」判官呵呵地笑著說,手揮舞著要輔夢官帶他前去。

當天宇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家裡了,一個曾經住過的老家。
天宇環顧著四周尋找著媽媽的身影,一時還未找著,但隱隱約約的哭聲不斷從樓上傳來。

天宇心裡有底,尋著聲音走上了二樓。只看著媽媽翻閱著一本本的相簿不斷哭泣著。房裡只有盞小黃燈伴著媽媽的身影,看上去感覺非常憔悴。

「媽。」天宇輕輕說著。

「天宇!」媽媽驚訝的看著。「這是夢嗎?」並且喃喃自語的念著,更不自覺的往前走去想摸摸天宇,只可惜透了過去。因為這樣老媽哭得更是慘烈,因為她確定了這一切不是幻覺,天宇真的離開了。

「媽,我需要一千萬讓我能夠投胎。」天宇開始解釋著來龍去脈。

「天宇,這當然沒有問題呀。老媽明天就幫你準備。」媽媽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天宇有點吃驚,還是多少擔憂的說著:「可是妳給了我這些錢後還有積蓄嗎?」

「夠了,一點點就夠了。我愧對你呀!當初要不是我愛賭,你老爸也不會因為幫助我發生意外,我們家也不會這樣了。你功成名就後每個月給的錢我都把它存好,是時候還給你了。」媽媽難過的敘述著。

天宇沒有說什麼,應該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草草的結束了對話天宇被拉回了小房間。

判官笑呵呵的說道:「難怪世人總說世上只有媽媽好,母愛還真是偉大呀。」
天宇心情非常複雜,一句話也沒有說的坐在地上。

判官揮著手招呼著守衛說道:「晚上給天宇好吃好睡,明早錢一到就送天宇上路。」說完起身與輔夢官離開了小房間,守衛也隨後步出,只留下天宇一顆不知是該感激還是怨恨的複雜心情了。

隔日的晚間時刻,判官再次來到了天宇住的小房間。「賀天宇,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與一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那就先好消息吧。」天宇看似心情依舊低落。

「就是那府幣五億我已經收到了。」判官奸邪的笑了一下。

「壞消息該不會是你們告訴我被騙了吧?」天宇調侃的說道,因為再怎麼想也不會有比這糟糕的事情了。

「這倒不是,地府很守信用的。壞消息是你媽媽昨日夜晚猝死了。」

「什麼!」天宇大呼了一聲,簡直不敢相信。「怎麼可能?昨天不是還好好的!」

「傷心過度,晚上的時候一時不能負荷就死了。因為一直為你難過呀。」判官冷冷地看著天宇。

天宇口中一直碎念著不可能,有點呆滯的癱坐在那裡。

「我查過了,你媽媽也是逃不過刑罰的。所以這筆錢……你要自己用還是給媽媽用呢?」判官帶著奸詐的笑容詢問著天宇。

「你說什麼?」天宇驚訝的看著判官說道:「這筆錢只能其中一個人用!」

「當然呀,你們已經沒有錢了,就只能一個人,決不會通融。」

「判官大人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天宇拉著判官的袖子懇求著。

守衛見狀一腳將天宇踹開,大聲斥喝:「判官大人是可以這樣觸碰的嗎!」

一腳踢得過重讓天宇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判官奸奸的笑了一下,緩緩的靠近並蹲下跟天宇說道:「看在你很順從的份上,給你一個晚上思考。自己用?還是媽媽用呢?明早給我答覆。」

天宇一句話也沒說,靜靜的趴在那。判官不待回應就帶著嬉鬧的笑聲步出了小房間。接著兩名守衛也跟著出去,將門反鎖了起來。

獨自一個人的天宇陷入了人生以來最大的掙扎,開始許多壞念頭湧現了出來。


怎麼辦?要是把機會給老媽自己就要一直受苦,況且我一向都和她關係不好,所以根本不需要幫她吧?母親只是個稱呼而已啊!養大我是她自己決定的根本不關我的事情,等投胎後各奔東西誰也不顧誰啊!錢也是我自己賺的,現在只是拿回來給自己用啊!她自己憂心猝死怪誰呢?

但往事卻也一幕幕的浮現在天宇眼前,不斷的交織讓天宇陷入極大的痛苦。不知道隔了多久,寂靜的空間裡傳來了明顯的腳步聲。天宇知道判官已經走過來了,而決定的時候也到了……那到底該怎麼抉擇呢?


下回 力辯孽鏡台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