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曲 地獄深淵
1.登上巔峰的男子
2.力辯孽鏡台
3.動盪時刻
4.枉死城
5.紛亂的時代
6.另一段回憶
7.亡命生涯
8.油釜烹滾小地獄的男人
9.生與死的抉擇
10. 總隊長奇襲
11.墮落的天界人
12.大漠英雄
13.忠誠的抉擇
14.一個計劃

閻王令
作 者
心知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1.14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9
累積人氣
347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13.忠誠的抉擇
川端生前的英勇事跡致使來到地府後被閻王徵召,開始擔任第四代閻王的護衛。隨後又在第五代閻王時期擔任掌管十萬人的中軍長,並參與了西征鬼族的戰役。並且在第六代閻王時期打出了自己的代表作,也就是第三次鬼族西征中的「崑崙丘戰役」。

大約一千年前鬼族發動近兩百萬的大軍開始侵犯地府城的領域,震撼冥界!那時候時時刻刻有在傳聞地府終將被消滅於冥界!而當時閻王決定發動五嶽之軍對抗,但需要時間集結,然後各軍團因為長期在各地交戰分身乏術,又或著兵源後補不足,無法對抗鬼族,造成地府恐慌與危機。

這時候由川端親自培養的輕甲騎射部隊「黑甲軍」躍上了歷史舞台。當時鬼族兩百萬大軍從長留山一路進逼,計劃突破崑崙丘然後往玉山進攻,打至不周山。將地府城以西的領地全部攻下,目的使地府城暴露在鬼族威脅之下。

川端帶領著大將常式松、李平詩的百萬黑甲軍佈局在玉山附近峽谷之間,巧妙運用機動速度達到兵貴神速的道理,將支持鬼族的一臂國與奇肱國給瞬間壓制。少了一臂國,鬼族就喪失了善於製作戰爭器具的民族,而少了奇肱國則是毀了機動部隊,這對基本上都是步兵的鬼族而言有相當程度的打擊。

最後更利用了巧妙的先詐退而後包圍的戰術,成功將鬼族圍困於山谷之中。但鬼族本身戰力強大,雙方廝殺長達半個月,最終鬼族雖然突破了防線,但也造成至開戰以來最大的損失,陣亡了四十萬人。

當時戰爭之慘烈難以想像,傳說連遠在另邊的地府城都能聽到哀號慘叫的聲音,血已成河的流向各地,噴灑的血花與大氣混雜致使天空變成詭譎的暗紅色,堆疊起來的屍體從遠方望去如同高山般的讓人驚駭。而鬼族驚慌竄逃之後向軒轅丘撤退,打算重整旗鼓,但戰機已逝,閻王已經率領著五嶽之軍與閻王劍前來討伐鬼族。

鬼族開始節節敗退,最後不得已只好投降地府城,簽訂閻王令全族被封印在長留山永世不得出山,地府與鬼族千年的戰爭到此終結。而回城之後的川端被當英雄般的迎接,從入城開始處處慶祝喧鬧,人人爭相目睹這位傳說的樣貌。川端一襲烏黑長髮、綁著頭巾,身著黑龍造型的鎧甲,目睹之人皆稱為「黑龍戰神」、「黑甲之虎」,也成為地府城第一個被冊封為府城大將軍的人類。


時間來到了大約一百三十年前,閻王殿內匯集了各地官員,因為第六代閻王 姬康正 準備回歸天庭,然而川端也被提拔將與閻王一起回歸天庭。地府所有官員紛紛前來祝賀,就連鬼門關內的百姓都難得的一起參與慶祝,這是難得的一大盛典。

賈息在宴會上高舉酒杯慶賀道:「經過大王一千年的統治,我地府勢力已經完全征服西山、中山以及南山地區,就連北山經區強大的十二族都大致臣服,功過歷代震撼天下呀!」

「是呀是呀!五千前年建城以來還沒有那麼空前的強大過呀!」「現在只要征服了東山基本上整個冥界都將征服啦!」所有人七嘴八舌的奉承著閻王。

閻王喝得也是迷濛了,開心的一直跟群臣們猛灌著酒。「這要感謝幾個人,第一個就是川端,要不是他在外為我征戰怎會有如此功績,尤其鬼族之戰震撼天下導致許多民族紛紛投降,居功至偉。」川端起身作揖感謝著閻王的栽培。「再來就是鍾馗的協助,替我處理十殿秩序才能使我無後顧之憂。」大名鼎鼎的鍾馗一直以來都是地府管理的核心角色,也是接著川端之後有希望上達天庭的角色。

鍾馗背著一個大大的葫蘆,身著紅衣官服,粗眉大眼一臉落腮鬍,豪邁地在那大口飲酒著,也揮揮手致意閻王。「再來就是狄康了,雖然他是鬼族大戰後才加入我們的,但之後的北山與南山經的戰役,都是狄康在後面運輸補給、調配整合才確保戰爭的順遂。」

狄康是南宋時期的人物,當時元軍攻破襄陽直逼臨安,所有大臣紛紛隨皇帝南奔,而雖為文官當時也默默無名的狄康選擇死守臨安與元軍對抗,最終不敵而亡。其忠毅被提拔任官至今,爬升極快更是人類繼川端、鍾馗這輩人物之後的新興代表。

可是狄康卻是表情凝重的說道:「稟告大王,屬下剛巡視西陲一代歸來發現個重大的問題。」所有人玩得開心、喝得朦朧根本沒人認真在聽狄康講些什麼。「屬下在長留山外側某個峽谷發現了為數不少的鬼族。」狄康繼續說著,但說到這所有人都靜止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盯著狄康!

「怎麼可能!當初協定後鬼族就全被封在長留山內了,不可能還有!」一名大臣不可置信的說著。

倒是閻王冷靜的思考後說著,「其實不是不可能,當初不知道什麼原因遺漏了其中一脈。」

狄康繼續說著:「屬下調查了一下,發現太不妙!帶頭之人是鬼王之子 剎鬼!數量大概有三十萬之多。」

「三十萬也不算少數呀!而且還是鬼族王子領軍,看來當初鬼王默默留有後手。」閻王若有所思的樣子。

三虎之一的大將李平詩說道:「大王,就讓屬下前去剿滅他們吧!」

「可是現在大部份的軍隊都在東邊,若要調動恐怕不方便,加上大王即將屆滿榮升回歸,三十萬鬼族大可先不必在意。」狄康雖如此的說著,可是卻仔細的觀察每一個人的表情。

紅判官說道:「這三十萬想必是又慢慢繁殖出來的,若是放著不管會不會影響到封印呢?」

閻王令的封印是很特別的,是與民族簽訂一個契約,可是當剎鬼一個支系未受到管控而慢慢數量龐大之後,反而會開始影響原本的封印。「不然本王御駕親征好了!」閻王說出了令人驚駭的話!

「大王!」許多朝臣紛紛勸阻認為不妥。「就讓本王回歸天庭前更完美一點吧,讓李時濟隨我出征,狄康探查過那也一起吧!」所有人不語,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勸阻,因為意氣風發的閻王早已經沒以前那樣兼聽擅任了。

「李時濟所屬的五十萬軍隊再聯合西部各族,應該可以結成八十萬的軍隊,最重要本王手持的閻王劍,想必區區三十萬鬼族要消滅一點都不難。」閻王得意的說著,腦袋只想著要立功使自己更加榮耀!

川端有點不放心,畢竟自己見識過鬼族的凶狠,於是立馬跳出來說道:「那這一仗就讓屬下保護在大王身邊吧,以確保安全。」

閻王開心得哈哈大笑,拍著手說道:「還有黑龍戰神川端護衛,本王更是胸有成足呀!」

經過半個月的調配與後勤整備後,閻王親自率領川端、李時濟、狄康等人五十萬的大軍往鬼族封印地長留山進軍。長留山位於西山經西北深山之地,那裡荒蕪沒有生機,四處灰暗孤寂,山脈林立宛如死沉的哭臉,就算是其他民族也不敢太過靠近,但卻是鬼族的發源地,而鬼族根據地長留山外側被群山包圍,唯一進去的道路非常陰暗狹窄,稱為棉鬼道。

大軍到達長留山外側山脈紮營,狄康解釋著這裡一切的狀況,好讓閻王與李時濟等人知悉。「所以一定要攻下棉鬼道?才能夠進逼長留山殘留的鬼族?」閻王聽著簡報思慮評估著整體狀況。

川端身經百戰一看就覺得不妥,提醒著:「我軍五十萬,加上前來支援的四族聯軍將近八十萬,這樣的數量擠進棉鬼道對我們不利呀!完全發揮不了軍力上的優勢。」

「川端大人,屬下知道你身經百戰,但這次領軍將領是我呀。」李時濟出來說話了。這人一直想要成名,這次逮到機會一定要在閻王面前立功表現。

李時濟話一說完立刻向閻王報告:「稟告大王,屬下將軍隊分為三部,前鋒為我親自領軍,中軍就為大王與川端大人,各族聯軍戰力較雜就部署在最後方,以支援還有補給為主,三部輪擊必可擊潰鬼族。」

「哈哈哈哈哈!」川端聽完狂笑不止。「百萬大軍不能展列開來採取包圍,又沒腹地使用奇正之謀,這樣等於是跟鬼族火拼,死傷必定慘重!」川端精辟分析出可能發生的危險。

「這次作戰主要目的是要讓鬼族王子剎鬼履行詔令退進封印內,若不從才允與討伐,所以李時濟的戰略模式才這樣規劃吧?」狄康出來緩解道。

「當然!況且棉鬼道狹小,不分三部互相支援反而危險!」李時濟驕傲的說著。

「驕兵必敗!若是鬼族要在棉鬼道發動攻擊該怎麼辦?」川端繼續說著。

閻王拍拍川端說道:「別擔心,本王閻王劍在手鬼族是不敢反抗的,你就快跟本王去天庭了,就交給他們處理吧,你負責保護本王就好。」

修整之後大軍開始挺進棉鬼道。「稟告大王,據消息鬼族聽聞閻王親征又帶著閻王劍,已經懼怕的退到長留山附近,棉鬼道目前應當是安全的。」狄康已經做好戰場情報的蒐整,閻王也很相信他,於是李時濟所帶領的三十萬先鋒部隊開始進入棉鬼道。

棉鬼道兩處高聳的峭壁與奇異的地形,就算是冥界的白晝光芒都不容易照射進來,所以大軍都必須依靠火把行軍。因為地形狹窄又處於低谷,長留山的風不斷的順著棉鬼道往外吹,呼呼呼的風聲讓人的耳朵都聽不清楚,走起路來都稍有些許吃力。

行軍到一半時有士兵無意抬頭望著天空,赫然發現兩側峭壁頂端有許多一點點的紅色物體。「上面那些紅紅的是什麼呀!」士兵們紛紛驚奇的抬頭看著。只聽見峭壁之上傳來的聲音迴盪在山壁之間:「我是鬼族王子剎鬼,今日就要在這裡將你們地府徹底消滅!」

「備戰!」李時濟還是有點慌了!因為沒想到區區三十萬鬼族竟然真的敢跟地府開戰,何況在還有閻王劍在的狀況下。鬼族身強力壯紛紛從峭壁上躍下,首波都是直接攻擊拿著火把的士卒,沒一會棉鬼道黑暗了起來,只聞峭壁之間淒慘的叫聲來回碰撞加上鬼族如熊般渾厚的嘶吼聲,使地府軍紛紛崩潰竄逃。

鬼族,平均身高兩公尺的民族,黑髮紅眼可以在黑暗中依舊清晰行動自如,力量龐大戰鬥技巧高超,可以數月不吃依舊有體力,儘管徒手爬山壁或是從高處躍下都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所以火炬被一一消滅之後的黑暗中,地府軍已經是等著被屠宰的羔羊了!

前端被襲的消息傳到了在入口處的閻王耳裡,眾人無不吃驚!「各位隨我率軍前去救援!」閻王不假思索的準備率軍前去營救。「大王!現在進去恐怕不妥呀!倒是大軍於此處防守才是上上策!」川端覺得不妙急忙阻止。

「川端我知道你顧慮什麼,但現在也只有本王的劍能夠逆轉,不可能讓三十萬大軍在本王眼前被殲滅。」閻王知道裡面戰況不妙,但說的也是實情,現在只有閻王劍有機會突破鬼族的奇襲。「況且我不想在回天庭前留下汙點,這場戰更是要讓本王能夠在族人面前享盡光榮。」閻王說到這,川端也不好阻止了。

「各位將士們,隨著本王還有黑龍戰神一起殲滅鬼族吧!」閻王騎乘著坐駒來到軍隊面前鼓舞著所有人。川端更是招牌綁著頭巾穿著黑龍戰甲出現在士兵面前,軍隊看到這兩位傳奇人物都放下了剛剛聽到消息的恐懼,大聲疾呼。

振奮之聲連在棉鬼道中央的剎鬼都已經聽到,「真正的好戲要上場啦!」剎鬼興奮地說著。李時濟的先鋒三十萬已經被打得潰散,死傷已經無法計算,士兵摸黑開始往出口處逃竄,過程中許多士兵都是被自己人踩死的。

此時碰碰碰碰的馬蹄聲開始傳進了棉鬼道,一個轉彎處赫見一名騎兵一躍而出直接刺穿一名鬼族的士兵,原來川端一馬當先殺了進來。

「好久不見呀,川端。」剎鬼死盯著這個鬼族的宿敵,牙狠狠地咬著。川端也打量著這許久不見的鬼族王子,比起一千年前剎鬼明顯強壯了許多,當時只有十幾歲的他如今是個強壯的青年男子了。

「長髮、紅眼、血紅色盔甲,好久不見了剎鬼,你長大了。雖然不知道你們這小群人是怎麼沒被封印到的,但今天你們還是必須滅亡!」川端冷冷的說著。

「是你才要死在這邊吧!」剎鬼大吼著,鬼族士兵紛紛衝了向前要殺了川端,而地府先鋒騎兵隊也已趕上,雙方人馬再次於棉鬼道廝殺了起來!

棉鬼道狹窄但雙方人數眾多,基本上已經成為推擠戰,經過幾波衝鋒後地府騎兵也已經慢慢無法強行突破了,地上被屍體堆積的必須要爬在屍體上作戰,於是紛紛棄馬應戰。

對鬼族而言這是民族存亡的戰鬥,所以異常強大!打得鬼差軍團陷入苦戰。此時只見閻王遠遠騎馬奔馳而來,將腰際間的劍猛一抽出,瞬時光芒四射照亮了棉鬼道,鬼族懼怕閻王劍紛紛驚呼!而閻王隨手一揮大地翻動數百名鬼族士兵就被掀飛了起來,閻王加入戰局狀況就開始改變了。

數個小時激戰後鬼差軍團開始慢慢居於上風,正當所有人覺得勝利在望之時,鬼族後方聲聲作響,碰碰碰碰的聲音傳來,所有人不自覺的轉頭看去,地府軍也不自覺的停止動作,而鬼族則是迅速靠向兩側,像是躲避什麼?

一個轉角衝出了許多巨大猛獸,地府軍全部驚呼!此獸頭如犀牛,前額有如麒麟般巨角,身體如象卻大而靈活,身體還披著如刺蝟般的毛皮猛烈的衝向鬼差軍團,川端緊張的和閻王說:「大王,這是鬼族戰獸 鬼角犄 啊!」
只見猛獸全部衝向地府軍將大軍撞散,砍也砍不死,所以只好向後潰逃,鬼族趁此展開反攻,又企圖扭回劣勢。

川端讚嘆的說著:「鬼角犄 還是一樣強悍啊!」

閻王與川端、狄康卻是反常的一直往前進,衝到敵人面前閻王劍一揮,光劍四射,瞬間數十個到數百個鬼族戰士被劍的威力震飛。閻王一路帶人衝入,短短一會已經擊飛數千名鬼族戰士並直接對上 鬼角犄。

眼看猛獸衝來,閻王毫不驚訝的一劍揮去,無堅不摧的鬼角犄也被斬成兩半。地府軍見狀興奮呼喊著:「跟著大王衝呀!」地府士兵紛紛大喊的跟上前去,再度扳回劣勢。

只見閻王所經之處鬼角犄一隻隻的躺下,不一會所有出動的鬼角犄已全部死亡。這時候鬼族的敗勢已經開始慢慢顯露出來了,地府軍開始重組陣勢的慢慢往前推進。

剎鬼見狀況危急,並向鬼族大喊著:「攸關鬼族存亡,所有人不要懼怕,全力攻擊閻王,將他打下馬!」

鬼族紛紛撲上和把閻王護衛住的地府軍展開殊死戰,雙方你來我往各不相讓,慢慢的鬼族居於下風,因為抵擋不住閻王劍的威力而紛紛敗退,剎鬼也被閻王劍所波及而身負重傷。

閻王眼看勝負快分了於是提著劍衝了出來打算繼續追擊之時,唰!一聲閻王瞬間墜馬!只見閻王躺在地上哀號著,右手臂已經被斬斷!正當所有人都還沒會意過來狄康手裡已經握著閻王劍了!並順勢將川端擊飛出去。

剎鬼遠遠看著哈哈哈的瘋狂大笑:「狄康你也太慢了吧!害我等那麼久!」

「我得等機會吧!可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襲擊到閻王的呀!」狄康冷冷的轉過身來看著躺在地上掙扎的閻王。

「狄康你做什麼?」閻王痛苦的說著。地府軍已經紛紛撲上來將閻王拖走,狄康拿著閻王劍開始攻擊著地府軍,而在後方的四族也忽然叛亂的把棉鬼道入口堵住並攻擊地府軍隊,棉鬼道再次陷入混亂!

時間慢慢消逝,那些被屠戮的哀號聲也慢慢的褪去,地府軍已經全軍覆沒,鬼族尋遍各處都沒有找到閻王的屍體。

「閻王沒找到我不放心呀!」狄康焦慮的說著。剎鬼拖著負傷的身體緩緩走來說道:「不會有問題的,地府還有你的內應,到時一起反叛,準備回去佔領地府城吧,閻王大人!」

「倒是這人我要把他碎屍萬段!」剎鬼狠狠的看著重傷的川端。狄康看了川端思慮了一下後說道:「這是人才呀!留著他對我征服地府比較有利呀!」

川端坐在岩石牆邊有氣無力的說著:「我千想萬想都想不到你竟然敢反叛!你們什麼時候連結在一起的!」

狄康走到川端跟前席地而坐:「我其實早在一百年前就發現他們了,當時我就跟剎鬼談好了,這計劃了一百年呀!」

剎鬼也說道:「當時我就跟狄康共同提出了這個計劃,一定要徹底打垮神,然後復興鬼族!」說完剎鬼拍拍狄康說道:「說到一百年前是我們抓到了狄康,當時原本要殺了他,結果他苦苦哀求又提出了這樣的交換條件,我覺得不錯就決定合作起來。」

「我還是無法理解呀!」川端已經沒有辦法反擊了,只默默的聽著。

「不重要了,我要慢慢折磨你至死!」剎鬼雖然受著傷,但還是難掩興奮之情。


「我要留下他。」狄康冷冷的說著。剎鬼更是狠狠的瞪著狄康說著:「把地府城給你已經是很大的禮物了,裡面什麼人才沒有?要跟我搶人?」話才剛斷狄康就一劍揮去,剎鬼反應很快的抵擋但卻擋不住閻王劍的威力,被震開撞到牆壁之上,加上之前的傷剎鬼已經動彈不得了。

鬼族士兵見狀紛紛的向前要對付狄康。狄康拿著劍抵著剎鬼說道:「你們敢過來我就將你們王子當場斬殺!」鬼族士兵不敢妄動。

「你…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嗎?我鬼族士兵還有四族聯軍… 」剎鬼說到這狄康就打斷說著:「四族聯軍聽的是我的話,不是你的話,我承諾恢復他們的地盤所以為我效忠。」此刻四族聯軍紛紛闖入捕抓著剩餘的鬼族。

「你承諾還給我們被地府佔據的地盤!又承諾還給他們被我們佔據的地盤!所以你早計劃好了,也要對付我!」剎鬼這時才恍然大悟,都被算計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不然我幹嘛等你們打到幾乎都消耗殆盡了才出手呢?」狄康冷笑的說著。

「為什麼?我都承諾扶持你當上閻王了!」剎鬼不解!

「我要當閻王了豈能讓你壯大,我可是接下來要統治這土地的人呀!」說完就直接下令用藥將剎鬼迷昏:「留你還有作用!」接著又下令將束手就擒的鬼族降兵全數屠殺。在封印外的鬼族也徹底被消滅了。

狄康處理完這些事情後走回川端旁說道:「剩下你了。」

「這樣的發展真是讓人意外呀!局勢都給你控制了還要我幹嘛?」川端不屑的說著。

「我需要你,這樣就可以謊稱閻王戰死而我們力退鬼族,跟我回去一起管理地府城吧!」狄康誠懇地說著。

「不忠不義的事情我不做,你把我殺了吧。」川端堅定地說著。

「我們生前都是忠於國家的人,死後這樣你真的覺得值得嗎?川端,人死成魂而魂死則滅,你不能再死了。」狄康提醒著川端自己沒有本錢再玩忠貞的遊戲了。

「你到底為什麼要叛變!」川端非常氣憤,想到這根本無法釋懷!

「我要建立人類自己的國度,人類就該給人類自己管,要給人類真正的自由!」狄康說出了自己內心宏大的目標。

「你生前忠於匈奴而死,死後下來繼續為奴,忠於地府然後呢?再提拔你去忠於神?到底什麼時候你才是你自己?」狄康繼續的說著。

「這個世界是強者說的算,人類為什麼要服侍神?就是因為人類弱小。而這些冥界的民族為什麼生存在陰暗之地,那是因為不服神。你不覺得我們應該為自己開創時代嗎?」狄康在地府幾百年的時光,慢慢了解了整個冥界的架構後,開始有了在地府稱王的念頭。

「殺了…我吧!」川端低聲的說著。

「你說自己是忠義的人,但是你卻死忠於個人卻不效忠於團體,其實你是個懦夫!」

川端微微仰著頭看著狄康說著:「我是懦夫?」

「我的目的是希望能夠拯救地府城幾億的生命,而你卻為了一個非我族類的的神而去尋死?這不是懦夫是什麼?我看你是不敢面對接下來殘酷的考驗吧?」狄康邊說邊坐了下來。

「忠誠?什麼叫做忠誠,忠於一個人?還是忠於一個團體?為什麼為你所用是忠而為他人所用就是逆?到底所謂的忠心是什麼?」狄康質問著川端。

川端緩緩的說著:「為人謀就必須忠心,閻王提拔我們又對我們有恩,就該回報,這是基本常識吧。」

「所以你的忠只是對閻王?而不是對環境?那充其量川端你只是為自己私慾罷了。」狄康冷笑的說著。

「自私?」川端聽得有點混亂了。

「你是因為覺得自己有能力,然而閻王提拔了你,所以你是在報恩並不是在盡忠。真正的忠心是要懂得為大環境帶來福份,讓人脫離所有的不平等,不會忠於特定某一個人的。」狄康說著。

「人類被壓制在神底下,完全沒有自己的生存空間,還要淪落在地府為奴,就算當個大將軍又如何?在這數億來計的人類有因此改變嗎?川端,幫助我吧!人類就還是該給人類來管。」狄康繼續的說服著。

「如果我不答應呢?」

狄康看了川端一眼,緩緩舉起了閻王劍說道:「那我就在這裡將你殺死,真正的死亡,再也沒有什麼地獄可以重生了呀!選擇忠誠的你卻是如此下場也是諷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你妥協了。」時間回到了現代,天宇問著。

「恩,當時我的確畏懼於閻王劍的威力,加上我畏懼了死亡,因此…。」說到這川端就沒繼續說下去了,但明顯感覺的出川端非常心痛懊悔。

「就算如此,那你現在找我們不是也很奇怪嗎?」勇權警戒心很強,質疑的問著。

慧安補著說:「狄康所建構的美好世界的確讓人心動,但事實不是如此。你們都親眼所見了不必我多說了吧?」

「天庭沒管這件事嗎?」天宇也好奇著這塊。

「狄康回城後還是遭遇些許反抗,地府城陷入內戰,造成許多人類大逃亡,更使當時北山經與中山經還有南山經的國家與民族紛紛反叛!天庭為了穩定地府選擇妥協,因為狄康畢竟宣稱效忠天庭,不然狄康與冥界聯合會使天庭五千多年的經營都毀於一旦了。」川端補充著。

「那又是什麼因素讓你選擇現在要對抗地府城呢?」天宇說著。

川端看了大家一眼後,說道:「這次是我對所謂忠誠做出的抉擇。」


下回 一個計劃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1.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