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曲 地獄深淵
1.登上巔峰的男子
2.力辯孽鏡台
3.動盪時刻
4.枉死城
5.紛亂的時代
6.另一段回憶
7.亡命生涯

閻王令
作 者
心知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2
累積人氣
15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2.力辯孽鏡台

迴廊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了,代表著天宇離決定的時刻也靠近了。倫理道德、大眾觀感與恐怖真實的地獄讓天宇思考到瀕臨崩潰。到底該怎麼決定才是正確的?

喀一聲小房間的門開了,守衛與判官走了進來。守衛依舊往角落一站,而判官拉個椅子坐在那裡,冷冷的笑說:「賀天宇你決定好了嗎?」

天宇跪在地上額頭緊貼著地面,雙手緊握的拳頭已經被自己的指甲搓傷了。判官看在眼裡倒是有那麼些許的興奮,心裡不斷嘀咕著:「有趣的人性呀!」

「大膽賀天宇!判官大人問你話竟敢不回?」守衛喝斥著跪在那的天宇。

判官呵呵的笑著,並揮揮手示意並不在意。「畢竟這是非常難抉擇的事情呀。」判官已經難掩想知道答案的興奮表情了。

「媽我對不起妳了。」天宇緩緩又小聲的念道。

「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剛說的是?」判官欣喜的問著。

就在天宇要下定決心的時候,腦裡突然閃過那天回家探望時媽媽一個人哭泣的身影。此時天宇的心突然抽痛了起來,整個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

守衛看到天宇顫抖有點擔心的靠上來,卻被判官制止的說:「才正有好戲看呢!不要破壞了。」

「給我媽投胎吧。」

判官與守衛都愣在那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你說什麼?」判官完全無法置信。

「哈哈哈哈哈哈!」天宇大笑了起來,身體還是不停顫抖。「就當是我賀天宇做人失敗的報應吧。」大笑過後天宇默默的補了這一句,算是對自己人生的最後評價吧。
「你真是讓人意外呀!」判官收起了一貫的嘻笑,打從心底的重新評估這個人。

「我這一輩子很少有事情能夠讓我猶豫,這次真的讓我想到快要發瘋了。內心有好多聲音不斷的折磨我,這就是我以前給人的感覺嗎?一種無法掌握的痛苦。」
判官看著天宇一句話也沒說。

「如果這是我該受的,那我就去承擔吧。」天宇繼續的說著,但聲音非常無力,顯得無奈。

「知道這決定會使你面臨多麼可怕的世界嗎?」判官嚴肅的提醒著天宇。

「我賀天宇永遠都是直接面對問題的。」判官被這句話震懾住了。這傢伙真不知天高地厚呀!不過有意思。判官開始覺得眼前這個人很有趣。

「至今還沒有人不是為了自己的,你真特別呀!那就給你一個特殊獎勵吧。」判官再次露出了那招牌的奸笑。

「獎勵?」天宇狐疑的看著判官。「讓你跟母親見一面吧。」

聽到這的天宇沒多說什麼,只是眼眶不爭氣地流出淚水,並紮實的對判官磕了一個頭。

判官起身離去,守衛依舊跟著出去。到了門口守衛忍不住的問著:「判官大人,感覺賀天宇是個人才呀,怎麼不收為己用?」

判官陷入了沉思不時還露出詭異的笑容,瞄了守衛一眼後便離去。「這個人呀,你不覺得太有智慧了嗎?」離開前的判官只留下這句話。

「你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守衛將媽媽帶了進來。兩人一相見媽媽卻是一個耳光賞在天宇臉上,大聲吼著:「為什麼那麼好的機會你要放棄?為什麼?」

天宇什麼都有沒說的將媽媽擁入懷裡,輕聲地說道:「這是我對您盡的最後一次孝道了。」

「我們都死了,這一刻我們的緣分也就盡了,你根本不需要管我了呀!」

「或許吧!但這個時候我們都還是有意識的,就像媽媽您不是還擔心我嗎?」

「那你怎麼辦?刑罰很重嗎?」媽媽越說越是哭個淒慘,話都有點說不清楚了。

「死了之後才發現真的有地獄,以前所說的因果都是真的,那我現在做的一切都更應該選擇最正確的道路才能幫到我自己。媽媽放心吧,我有自己的打算。」天宇強忍著淚水說著,希望媽媽不要為自己擔心。

媽媽點點頭,因為知道自己也不能改變什麼了,事情已成定局了。「而且我是為了救個小朋友才死的,我想應該可以幫助到我。」天宇補充說道。

「小朋友?」媽媽納悶的看著天宇。「對呀,我看到個小朋友衝出馬路時要被車迎面撞上,我才衝出去推開小朋友,然後就被撞了呀。」天宇解釋著。

「可是目擊證人與警方都說你是自殺,現場並沒有小朋友呀!」

「怎麼可能!是不是小朋友跑走了?」天宇非常驚訝著。

「不對,真的沒有小朋友呀!」媽媽堅定地說著。

「怎麼可能?明明就…」說到這守衛打斷了對談說道:「時間到了,人我要帶走了。」

「等一下!我還有事情要問。」天宇阻攔守衛卻反被一拳重重的打躺在地上。

媽媽要向前關心也被守衛直接硬拖著走,兩人在互相喊著對方之下被強硬的拖開,直到門碰一聲的關上恢復了原本的寂靜後,天宇明白這一切已經成定局了,還有那未解的疑惑也一併被帶走了。
      
天宇在焦慮、悲痛之中早已經筋疲力盡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的睡著了,當醒來的時候看到一名鬼差在一旁拿著許久沒有看過的肉食大餐。「判官大人特別交代要讓你吃一頓好的,吃完準備上路了。」

天宇雙手捧過這一大碗配著肉的飯就猛吃了起來,因為實在餓太久了。邊吃之餘還不忘問道:「吃完是要去哪呢?」

「小子你慢慢吃呀,別以為魂魄就不會讓你再死一次呀!等等吃完去爬心頭山。」

「心頭山?」天宇非常疑惑。

「廢話少說,等等你就知道了。」鬼差有點不耐煩了。

吃完飯的天宇並沒有休息就被鬼差拉了出去。離開了小房間後到達了一望無際的廣場,並看見數十萬的人都在廣場待著,人人雙手都拴著枷鎖然後在一起,天宇也被綁入其中,再也沒有特殊待遇了。

不久後所有人都被押著走在崎嶇蜿蜒的道路上,由一批鬼差押解著。路途非常遙遠,途中還有些人失足掉下一旁的山崖,還有些人嚇到腿軟走不動。鬼差打的打、抽的抽,還是不行的直接砍斷手腳往山谷丟下去。

原來在地獄人命是完全不值錢的,天宇知道一定要走到那所謂的心頭山,不但如此還要鼓勵著周遭的人,因為一個人掉下去可能拖著一群人往下掉。

不知走了多久,應該有好幾個小時了吧,已經有越來越多人走不下去了,天宇也覺得自己的腳步越來越沈重了,此時前方遠遠望見一座高聳入天的峭壁。

仔細一望峭壁上寫著心頭山三個大字,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眼看就在不遠的前方了。「大家加把勁,快要到了。」鬼差也在那嚷嚷。

終於到達了山底,其中一名鬼差出來說道:「這是心頭山,待會所有人分批徒手往上爬,有德之人就可爬到山頂直入天庭,相反的會掉入山下的地獄洞,平凡的人則會在山中央看到一條進入交簿廳的路,各位好自為之。」

這時所有的人心裡都只想著一件事,就是拼死的爬上山頂。鬼差開始將數十萬的人分批分組,指揮著一批批的人上前攀爬。天宇心裡也是這樣想的,如果爬上山頂就不用受苦了。

人群開始按照鬼差隊長的指揮紛紛爬上了心頭山上,只見開始有些人陸續地往山底下掉。天宇非常納悶,為什麼那些人要自已放手?還是有什麼玄機呢?

疑惑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輪到天宇要爬了,鬼差喝斥著所有人往上爬。天宇開始往山頂爬去,爬著爬著周圍的一些人開始哀嚎然後紛紛掉了下去。天宇雖然狐疑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拼死的往上爬。

沒一會心頭山三個大字突然發出強烈的光芒,照的天宇幾乎睜不開眼。「難道這就是所有人掉下去的原因嗎?所以我真的是帶有罪惡的人?」天宇仍不肯放棄的拼命往上爬。光芒逐漸覆蓋了天宇的全身,灼熱疼痛的感覺讓天宇也忍受不住的哀嚎起來。

天宇牙一咬忍著痛繼續的往上。並大喊著:「所有人撐下去,只要爬到山頂就不用受地獄之苦,比起那些現在的苦算什麼!」

「光芒擋不住他的行為,疼痛燒灼不了他的鬥志,那個人是誰?」站在山下的一名鬼差隊長問道。

「報告隊長,經查此人叫做賀天宇。」

「好個賀天宇,從來沒有看過有罪之人可以抵抗心頭山的灼熱光芒呀。」鬼差隊長打從內心的佩服與讚嘆。

「可是隊長,此人已經造成一些人拼死往上爬,這樣下去恐怕會破壞法度。」鬼差擔心的提醒著。

鬼差隊長點個頭後說道:「你說的沒錯,把他們該下地獄入籍的全部給我射下去。」命令一下所有鬼差紛紛拿著弓箭往天宇等人方向射去。天宇身中數箭後終於再也支撐不住了,手一鬆就往那漆黑的山底掉了下去。

眼一睜開,天宇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漆黑的室內,遠處有微弱的光芒。還沒有理出頭緒的時候,光芒處緩緩的走來一個鬼差說道:「賀天宇我是來帶領你的。」

天宇緩緩的站了起來說道:「這裡是哪?我們又要去哪?」

「這是陰陽界,等等帶你去交簿廳入籍,正式成為地府城的管制人員。」鬼差拉著天宇手銬引領著。

「所以我真的下到地獄了!」天宇難以相信自己帶有罪孽,一直以來都深信自己做的事情,沒想到今天會是如此下場。

「其他人呢?」天宇問著。

「爬上山頂的人到天界入籍,天庭所用。中間的人直接進入交簿廳入籍進入鬼門關,而你們是先去一殿審判定罪。自殺的人會先入枉死城關押。」鬼差邊走邊說道。

「我沒進枉死城所以不是自殺囉?」天宇興奮的問道,因為心裡盤算著可以用救小孩來換取減輕刑責的方法。

「不是喲。以資料來看你是自殺的,但因為判官大人要見你所以才跳過。加上你有捐獻所以有優惠。」鬼差回著。

天宇對此事依舊疑惑,但也知道現在爭辯無益。到了交簿廳入了籍,天宇正式成為地府城的一份子,也更確定了往後悲慘的命運。

鬼差帶著天宇入籍後又引領著到達一處較為明亮的地方。一走出來是一望無際的草原,但遙遠之處明顯佇立著高聳無邊的城牆。
    

一體成型的特殊建築根本不是人類的工藝可以打造成的,況且城牆上的雕刻藝術淨是些沒看過的奇珍異獸。尤其城門上佇立了一隻高大壯碩且頭上有一支長角的怪物,更是特殊。

「好壯觀,遠遠看都如此的震撼!」天宇不禁的讚嘆了一下。

「那就是鬼門關了,無罪之人的所在地,在那生活、工作,等待時間投胎。但是那城牆是由神所建造,所以人類世界是看不到的。」鬼差說道。

「那上面的那隻怪獸是?」天宇深深被那怪物雕像吸引。

「你倒是第一個我看到來這還能東問西問的呀!」鬼差詫異的看著天宇。

「我還能如何呢?怎麼做也都改變不了我命運呀!」天宇回道。

鬼差點點頭,但內心不禁打量起眼前個人。「好吧,看你勇氣十足我就告訴你吧。那尊雕像是 巴洛克華。傳說時代暗龑族的首領,曾經跟神爭霸天下的一支強大民族。後來暗龑族投降時,神為了紀念這偉大時刻將巴洛克華的雕像刻在上面。」

「所以這個世界的民族不只人類與神了?」對天宇來說這一切實在太驚奇了。

「地府城只是冥界的其中一塊區域,整個大地可大到你看不到邊際,民族多到你數不清呀。我知道的大概也只有這些了。」鬼差說道。

「那暗龑族呢?現在在哪?」

鬼差聽到這突然回頭看了天宇一眼,有點驚恐的說道:「相信我,你不會想看到他們的。」

說著說著已經到達了第一殿,雖高聳但看得出是中國傳統式的建築。大大的牌坊寫著第一殿,兩旁寫著「一殿秦廣斷身過,一身罪孽終須算。」

牌坊底下已經有許多人排著等待進去受審,人人哭哭啼啼因為現在才發現真的有地獄,後悔做壞事的、覺得冤枉的都在那裡哀嚎著。甚至有人不敢進殿還被鬼差連打帶拖的拉進去,地上四處是刑囚後的血跡。「地府的人命不值錢呀!」天宇這時心裡只有這個念頭。

在那等待的天宇雖然強裝堅強,但身體仍舊控制不住微微的發抖著,畢竟眼前滿是悲淒、殘酷的景象。耳裡都是淒厲的哀嚎、哭鬧。鼻裡聞的盡是刺激、噁心的味道。

「傳賀天宇進殿。」時候終於到了。天宇發現步伐怎麼如此沈重!有點走不太動了,原來已經緊張到無法控制自己雙腿了。兩名鬼差見狀左右各一邊架著天宇往裡面走。

宮殿內兩旁站滿了鬼差,大殿內一條寬敞直直的大道通往正廳。只見中央坐著一個人,留著滿臉大鬍子,身材高大壯碩穿著帶有古典味的傳統黑色官服,而面目猙獰讓人看了都會畏懼幾分。

「看到秦廣王大人還不跪下!」鬼差怒斥著。

天宇急忙下跪說道:「拜見大人。」

秦廣王並沒理會天宇,只翻翻簿冊然後又看了天宇幾眼,又再繼續研讀著手上的簿冊。反覆看完後說道:「賀天宇有罪,需要入二殿詳細審議,把他帶下去。」秦廣王聲音低沉雄厚且威嚴,光聽說話都能讓人寒毛豎起。

鬼差上前要押走天宇,完全搞不清楚怎麼回事的天宇大聲喊著:「大人大人!我犯了什麼罪?我犯了什麼罪?」拼死抵抗的天宇被鬼差們亂棒痛打倒在地上。

天宇已經無法反抗了,鬼差企圖強行拉走。天宇一直喊著:「我不服氣,我不服氣。」

「慢。」秦廣王說話了。鬼差也將天宇放倒在地上。

「賀天宇,看來你有話要跟本王說。」秦廣王說道。

天宇已經受傷,有氣無力的說著:「大人,您什麼都不說我怎麼知道犯了什麼錯?」

秦廣王順手拿起簿冊說道:「賀天宇,打從你出生開始的一言一行都被記錄在這之中呀。本王看一看就知道了,等你到了二殿會依據細項實施評判。」

「我以前聽說人一生功過相抵,我因救人而死,我想知道抵了多少罪過?」天宇問道。

「從簿冊記錄來看,你是自殺而非意外。」秦廣王看著簿冊的記錄回應著。

「不對不對,我真的是為了救一個小朋友而死的。」天宇激動的說著。
鬼差們見到天宇不斷頂嘴又紛紛上去踹了幾腳,天宇傷重到已經爬不起來了。

「地府法規非常嚴明,是非對錯非常清晰,記錄一生也是非常清楚,不容你賀天宇質疑。」秦廣王話說得非常強硬,一點都不認為有誤。

「那….地府就可以貪污嗎?」天宇氣若游絲的說著。

天宇話一出整個大殿都安靜了下來,沒人知道該回什麼。

「判官收取賄賂來讓人可以不經過法治便可投胎,大人如何解釋。若是地府當真如此嚴明,請查明此事。」天宇繼續說著。

秦廣王大拍桌子,氣憤地站起來吼道:「大膽!你竟敢要告判官大人!」

「大人,我要靠這個換取我的刑罰。」

「別異想天開了小子,捐獻是地府閻王大人的德政,不容許你汙蔑。」秦廣王持續罵著。

聽到這天宇大吃一驚,原來是整個地府貪污呀!我失算了,沒辦法靠這個來換取自己的緩刑。

秦廣王手一揮鬼差們又衝上來一陣亂打,打到快死就潑還魂水再打,一直重複的折磨天宇。

天宇忍無可忍打算整個豁出去了。「混帳秦廣王,是非不分讓人不服!草率定案禍害天下!」憤怒嘶吼的聲音傳至殿外都聽到了,無論鬼差還是犯人都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過一會兒所有人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起裡面的這個人。

秦廣王眼看事情不好解決了,深怕天庭的督查會來徹查。於是回說:「本王都是依據簿冊記載所定,何來不公?」

天宇冷冷笑道:「凡是大公無私的人,斷案均有案由與經過,才能定人罪惡讓人心服,如今大人憑個簿冊就能定罪,那殿王給我當就好啦!」

秦廣王狠狠瞪著天宇說道:「竟敢懷疑與汙辱本王,簡直狂徒。本王就說幾個罪惡讓你好好的服氣。」

「經營公司對待部屬每天怒罵、污辱。對待母親也都是不孝的言行。還不能治罪?」秦廣王說道。

天宇冷冷的笑了一下說:「大人聽不懂我意思,那簿冊不能算數,因為那是誰記載的?記載是可以亂寫的,辦案講求原由與因果,這也是你們提倡的。但今天的簿冊都只記錄果卻沒有記錄因,所以我不服。」

「你太目中無人了。」秦廣王已經憤怒罵道。

「不是我目中無人,是我眼前沒看到人,只看到跟我一樣犯有罪孽的貪瀆之官,是心已經腐爛的怪物。」天宇手指所有人笑道。

秦廣王沉默不語,靜靜地看著天宇。心想任職一百多年來從沒人敢這樣反抗。「你這小子倒是特別,今天就讓你心服,本王就讓你在孽鏡台前現形吧。來人呀!把孽鏡台推出來。」一說完鬼差滿上推出高達七層樓的大鏡子。

「俗話說,孽鏡台前無好人。它會把你一身功過都重演出來,誰都逃不過。」秦廣王得意的說道。

鬼差把天宇拖到孽鏡台前跪著,頭壓著低低的望向鏡面。只見鏡面慢慢浮現出一些畫面,都是天宇生前跟媽媽爭吵的片段。

看了一會天宇頭稍稍的撇開不想再看下去了。秦廣王得意的笑了一下後說道:「不孝之罪可入阿鼻地獄,你還有什麼要辯解的呢?」

天宇內心非常悲慟,想著自己怎會跟媽媽走到這一步,還好人生的盡頭做對了最後一次的選擇。天宇頭微微抬起看著秦廣王得意驕橫的嘴臉,不服輸的個性不知道怎麼的又從內心竄了出來。

「請大人跟我解釋何謂因果?」天宇緩緩的訴說著。

突如其來的一問,秦廣王也傻愣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有點慌亂的回道:「這跟你認不認罪有何關聯?」

「如果大人能夠讓我明白所謂的因果,那就更能使我了解自己的罪過呀。」

秦廣王緩緩的坐下後回說:「因果乃是記錄著每個人一生的德行,然後依據此作為評估所獲得的福報,所以每個人所受的待遇與面臨的問題,都是跟自己有關係的。」

「所以才會勸人行善,就算至今生活再多問題、命運再多變都要保持正向的心態來修業,讓以後的自已能夠更好是嗎?」天宇突然恭敬的回應起來。

秦廣王看天宇氣燄慢慢消退後放心了不少,表情也和悅了許多。「可以這麼說,要不然就會進入惡業的循環,永遠得不到福報。」

天宇聽到這突然大聲的咆哮起來:「既然事事都有因果,那我老媽現在的果不就是她前世的因嗎?為什麼算在我的身上?什麼鬼孽鏡台也只照得出果卻反映不出因,如此矛盾要人如何信服?」

全場譁然!每個都想這賀天宇是發瘋了嗎?至今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人!秦廣王先是張口無言,一時回過神來也破口大罵道:「混帳賀天宇,原以為你肯改過向善,沒想到如此劣根。因果論是自身之命,你母親的因果是呈現於母親之上,你的行為依舊是你的行為,兩者豈能混為一談。」

「通通不合邏輯,如果老媽的不被孝順是因為前世的因所造成今世的果,那關我屁事?而我所謂的不孝到底來自於我的因還是來自於老媽的果。如果是因為老媽前世的因才導致今生的果,那我所造就她的果又何來產生我的因呢?」天宇非常快速地論述著。

「停停停!你這小子在叨念些什麼本王全部聽不懂…」秦廣王還沒說完天宇就斷話反擊:「如果大人聽不懂就聽我說,簡單來說就是如果我老媽前世之因造成今世之果,那是正常因果效應,如此說法我何來有罪?」

秦廣王早已經失去理智的跟天宇吵了起來,大吼說道:「因果之間相互牽連,母親的果雖來自於前世的因,但你對她的行為卻是你自身造的因,將來必須嚐自身帶來的惡果,因為孝不孝順是你可以選擇的。」

「如果因果不能避免那我所造的因卻只是完成老媽的果,而我又卻為了這個因而造就我的果,這不是陷害是什麼?不就跟你們貪污一樣無恥了嗎?」天宇不客氣的反擊著,已經絲毫不留後路了。

「你!賀天宇!」秦廣王氣的張牙舞爪指著天宇喊道。鬼差們也都傻愣在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爭論的聲音一路傳到殿外等待的犯人耳中,人人都爭先恐後的往裡面瞧,連鬼差們都紛紛的探望著。

秦廣王揮揮手要孽鏡台繼續的照映天宇的罪行。這次顯現的都是天宇怒罵、污辱員工,待人傲慢的畫面。

秦廣王緩和一下情緒後說道:「怨天尤人狹怨報復,刁難陷害樣樣來,這又是一罪。你還不認?」

「不認罪!」天宇人雖被壓跪在地上,但銳利的眼神直直看著秦廣王。

「你……太惡毒了。」秦廣王明顯有點被天宇搞到疲乏了,懶得再爭辯些什麼。

「惡毒?從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與社會教育都會影響著每一個人,所以善惡價值觀也有所不同,何況如果沒有惡又何來有善?我沒傷害人的狀況下如何認定我是惡的?我內心是希望能夠使他們奮發向上,大人可以說我方法或許不妥,但不能定義我為惡類。」

秦廣王嘆了口氣說道:「你的言語曾經讓人困苦、不安。你的鬥爭導致許多人身敗名裂,這樣還說自己無罪?」

「在這世界上如果自己的不行都要怪罪他人的影響,那還有誰不犯罪?不把壓力當成長、不把競爭當動力這是他們的過錯不是我的。至於鬥爭與陷害,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本來就是我不贏別人,別人就會來吃掉我,公平競爭怎麼又會算是犯罪呢?」

「賀天宇!你如此強詞奪理的意義何在?顛倒是非的目的又是為何?」

「強詞奪理?顛倒是非?在這世界上有誰說的話是不變的真理?還不就是有權、有勢、有名、有利的人說的算,根本沒有所謂的絕對。」說完天宇冷冷的笑了幾聲,帶著一點調侃的意味。

秦廣王再次起身並緩緩的走下臺階,靠在天宇旁說道:「你小子油嘴滑舌本王不跟你辯論了,但要告訴你一件事情,本王比你有權、有勢、有名、有利,我就是法律與規定,你能如何?」

說完秦廣王大聲喊道:「把賀天宇給我押到第二殿受審。」

天宇沒有再說些什麼,反倒只是不斷的狂笑,笑聲讓秦廣王聽的刺耳急急揮手要鬼差儘速押下去。

只見天宇嘲弄的笑聲迴盪在殿內之中慢慢的遠去直到消失……只留下難堪的秦廣王與啞口無言的鬼差們。


下回 動盪時刻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