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壹 深淵地獄
1.登上巔峰的男子
2.力辯孽鏡台
3.動盪時刻
4.枉死城
5.紛亂的時代
6.另一段回憶
7.亡命生涯
8.油釜烹滾小地獄的男人
9.生與死的抉擇
10. 總隊長奇襲
11.墮落的天界人
12.大漠英雄
13.忠誠的抉擇
14.一個計劃
15.南城門的混亂
16.武人的終點

閻王令
作 者
心知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8.06.1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
累積人氣
38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4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4.枉死城
「我的一生奮鬥、努力是為了什麼?
為了發財享受人生?
為了給子女更好的生活品質來炫耀自己成就?
還是只是不想輸給別人?
我都已經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了。
這一年來發現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是,真後悔沒好好體驗人生。
不斷的任性搞得自己被害而死,現在又害個對我有恩的人喪命。

高聳的山峰上天宇不斷的責備自己,這一年下來天宇已經從英氣風發變成滿臉髒污、鬍渣、頭髮凌亂不堪的男子,身上還帶著濃濃的惡臭味。

千山代離非常遠的坐在那靜靜聽著。天宇又繼續說下去:「我三十歲就功成名就,開創的事業沒人敢小看,因此睥睨所有人,認為我是最棒最優秀的。世上只有實力才是一切,懷有本事就是王道,弱就該死是我一直認為的,沒想到自己也淪落到弱勢的一方。回頭想我一生是失敗的,這一年更失敗呀。」

天宇說完哈哈大笑,笑聲之中充滿著無奈,想到李準更是愧疚。接著拿起身邊一塊尖石往自己左手掌上一扎!千山代驚嚇的罵道:「你在幹什麼呀?你死了你兄弟才是白死。」

「這沒還魂水,我的傷口會留下來吧。我要用這記號提醒我自己,從此終結我的自大與任性。」天宇眼瞪著大大地說道。

千山代拍拍天宇肩膀說道:「我感受到你的成長了,把尖石放下吧。」

天宇緩緩放下尖石後回頭問道:「你為什麼會救我?」

千山代托著下巴沈思一下後說:「我說剛好路過你相不相信?」

「相信。」天宇淡淡回應後,就望向前方廣大的山谷。

「喂喂!你就不能好奇一下嗎?不怕我騙你呀?」千山代自己著急了起來。

「都願意冒死救我了,難道還會害我?加上你有什麼理由要騙我?」天宇依舊冷冷的回應著。

「你…太無趣了。」千山代覺得自討沒趣呀。

千山代看了不說話的天宇,自顧自的說起來:「我在地府流竄了四百年,今天一批流魂害我暴露位置,原本要逃走的,沒想到突然發現你,非常有名的賀天宇。」

「非常有名?」

「是呀,一次頂撞兩個殿王還不出名呀,都在地府城傳開了。帶你逃是因為地府不會讓你好過的,不如跟我流浪也多個伴。」千山代笑嘻嘻的說著。

這時天宇才仔細地打量救了自己的這個人。一身黑色的束身衣,額頭上綁著一條頭巾,長相斯文個子不高,腰際掛著一把武士刀,標準忍者裝扮。

「忍者?」天宇敏銳的觀察到了。

「我叫千山代,出生日本,是個忍者,嚴格說起來是日本的甲賀人,是名甲賀忍者,活躍於四百年前的戰國時代。」千山代開心的介紹自己。

「想必你一定是看到我腰際上的武士刀吧,我不是唬爛你的,我真正厲害的可不是刀刃武器喲,是手裡劍,甲賀千山代在當年可是叱咤戰場呀。」千山代驕傲的說著。

天宇沒搭理,只是冷冷說著:「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俗話說人死成魂,魂死則滅。你已經逃亡了,地府一定會通輯你,但還好你遇到我所以不用怕,我帶你去躲藏。」

「躲藏?要躲多久?四百年?」天宇問著。

「你注定要躲一輩子了,到你不小心意外死掉為止。」

「我本來就不該死的,現在淪落成這樣怎麼甘心。」天宇還是有些許的疙瘩。

「人間的事情我不敢說,但在地府的事情是你自己造成的,還要怪誰?你願意回去加重刑罰?繼續吃你的糞便喝著尿?還是再害死一個朋友?」千山代稍稍收起嬉笑的態度,唸了天宇一下。

說的很實在,天宇無法反駁默默的坐在那。千山代又繼續說:「地府城其實就跟人間一樣,只是較為陰暗,依舊需要食衣住行,你是可以好好過日子的。」

天宇起身看著千山代說:「那我們要去哪裡躲藏呢?」

「跟我走,我們去亡綿山脈。」千山代說著。

兩個人一起上路了,地府城對千山代來說再熟悉不過了,畢竟逃亡了四百年。路途中千山代跟天宇解釋了一下現在的地府狀況:「地府城分為十大區域,分別為十個殿王所掌管,十個殿王又由閻王統一指揮。地府城只是冥界的一個區塊,城外有著許多民族與奇珍異獸,如同人類世界一般。」

「所以整個冥界都由地府城在管理?」天宇問著。

「曾經大部份都在地府城的統治之下,現在理論上也還是啦。」

「理論上?所以實際不是?」

「其實一百多年前地府城有動亂過一次,那次之後地府城元氣大傷,有些地方就趁機作亂,變成名義上的臣服,地府實際控制不了他們。例如南方的修羅之境原是重大罪犯關押的地方,現在就不聽中央指揮了,東方還有所謂的反叛軍等等。」

天宇有些訝異,沒想到這個世界還有如此多的問題,人類畏懼的地府也不過類似一個政府機關而已。

「不過畢竟這四百年我都在地府城內,很多東西也只是聽說的,並沒有實際看過啦。」千山代說完自己呵呵的笑了一下,因為總覺的這些事聽起來,有點像在唬爛。

「一切都是如此渺小呀!」天宇感嘆了一下。

「前面就是亡綿山脈了。」千山代指著前方說道。

天宇遠望過去,一望無際的連綿山脈非常壯觀,不禁讚嘆:「好雄偉呀!」

「這種山脈在地府城就有好幾個,你知道地府多大了吧!」千山代補充說道。

「我們……不會要在那麼原始的地方生活吧?」天宇看到都傻眼了,跟想像的有點落差。

「沒錯,我大致都在這裡生活。裡面通道亂如迷宮,奇珍異獸也多,很多人進去都出不來,包含鬼差在內。」

「這樣的環境你還能活下去?」天宇訝異的看著千山代。

「其實是有一年為了躲避追捕我的鬼差不小心闖入的,之後我就在裡面迷路了十幾年才走出來,所以我熟透了,放心吧。」千山代帶著點詭異的笑容。

天宇聽到這有點無言,眼前這個人這樣嬉皮笑臉到底可不可靠?可是也無路可退了,面對未來真的是一片迷茫呀。

「還好我從十歲開始就訓練怎麼在深山生活,才能熬過迷失的十幾年,一般人早死於非命了。所以躲在亡綿山脈絕對安全。」千山代拍胸脯保證。

邊說著千山代邊拉著天宇往渺無人煙的山脈走去,邊走還不斷的提醒著:「山裡不用怕沒東西吃,把它當作在陽間一樣,有果實、水,還能狩獵,只是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你一定要先問過我,我身上只保存一人份的還魂水,一定是給我自己救命用的喲。」

山路非常崎嶇難走,而且風大難阻不時還會聽到怪異的叫聲,只要點風吹草動,天宇就驚嚇的往四周看去,顯得異常緊張,倒是千山代依舊老神在在的引領著天宇。

千山代一路上不斷的告誡天宇,在亡綿山脈該注意的事,走著走著望去前方有一個大洞。千山代說:「這洞穴就是我躲藏的地方了,裡面有很多我這四百年來建設的基本生活設施。」

天宇有點卻步,深不見底的黑洞讓人感到非常不安。千山代哈哈大笑的說著:「不怕地獄的人竟然怕黑?這可是大新聞喲!」

「我…哪有害怕呀!我只是覺得這氣息讓人不舒服罷了。」

「不用擔心,裡面可以生火。只是還有很多生活技能到時我得慢慢教你。」千山代拍拍天宇要他放心。

兩人就此在亡綿山脈生活了起來,也開始慢慢互相了解,天宇還學得不少野外求生的技巧。但千山代對他的過往卻從來不提,不管怎麼問,永遠就是重複著四百年前叱咤戰場的甲賀千山代。

可是天宇發現千山代常常會若有所思的在那發呆,好像在想些什麼?總覺得內心有著一段不願想起的過去。

某日一早天宇被千山代叫醒,雖然地府沒有充足的光線,但微光之中還是能夠區分白天與黑夜。千山代早已著好戎裝:「食物快不夠,今天早點去狩獵吧。」

天宇睡眼惺忪的起來梳理,拿著用竹子自製的弓箭,跟千山代一同前往亡綿山脈的更深處。千山代依舊叨擾著天宇:「跟著我打獵生活也有三個多月了,今天我們嘗試著分頭行動看看,但量力而為喲,沒打到獵物只是被我笑而已。」一臉竊笑的說著。

「沒打到你今天就改吃素,我去摘果子塞死你。」

「咦!吃素的是你喲,我一定可以狩到獵,我可是….」

「名震天下的甲賀千山代啊。」天宇與千山代異口同聲。

千山代逗趣的指著天宇說:「想不到你這個凡夫俗子也聽過本大爺名號呀!」

天宇冷冷地看著千山代:「因為從認識你到現在短短的三個多月,你就說了無數次,還有什麼史上最強的手裡劍。」

「內行呀!小子。」千山代依舊嘻嘻哈哈的說著。

「是啦,上次看過一次,但混亂中其實也沒很注意,到底手裡劍有多強我也不知道啦,但你不是個正經的人我可是很確定的。」

「你知道在地府城待四百年不嬉皮笑臉怎麼活呀!你過幾年就跟我一樣瘋了。」千山代邊走邊跳,搖頭晃腦看似心情很好,跟之前天宇所見的千山代又有些許不同,天宇還是無法搞清楚這個人。

「至於我的手裡劍,不但速度快,還能轉彎、螺旋、彈射,反正很神就對了。」千山代邊講,天宇邊敷衍的搭腔,因為聽到快膩了。

天宇與千山代分道揚鑣,一路往西前進。冥界地形奇特,許多風貌都是人類世界沒有的,不知不覺忘了自己到底走了多久,感覺已經比平常還要深入。

這裡的天空顯得陰暗,山壁看似冷冽,樹木皆為枯枝,枝幹怪異如同要抓人一般,讓人不安。天宇知道自己走太遠了,正想要回頭之時,隱約聽到一些聲音,於是停下了腳步,閉上眼睛仔細地聆聽,竟然是嬰兒的哭聲!

天宇提著弓趨向前找尋嬰兒的聲源。走著走著聲音越是清晰,嬰兒的哭聲來自於一個裂縫深坑之中,坑中漆黑什麼也瞧不見,天宇小心翼翼的趨前探望,正當靠近之時被人一把將拉住!

原來是千山代!「天宇,你也跑得太偏僻了吧?」千山代劈頭就問。

「嚇我一跳,你怎麼來啦?」

「今天打到兩頭大飛鼠,想說夠兩餐啦,想說就回頭找你,沒想到你跑到這麼裡面。」

「我是因為聽到嬰兒的哭聲才不知不覺走到這。」天宇邊說眼睛還不時盯著裂縫看去。

千山代觀望了一下四周,喃喃自語:「冷冽之壁,補亡之爪,灰如死寂,哭音纏纏。這是蔓渠山!沒想到走到這了。」千山代隨之露出不安的表情。

「蔓渠山?看你這表情…….這裡不會不安全吧?」

「嬰兒哭聲……嬰兒哭聲,天宇那嬰兒聲是哪傳出來的。」

天宇往前方裂縫指去。

千山代拉著天宇的手慢慢向後退開,天宇知道情況不對,也小心的慢慢後退。 嬰兒聲再次出現了,而且這次聲音是向自己方向靠近。

「蔓渠山有一巨大妖獸,人面虎身,嘶吼卻像嬰兒哭啼,也以此引誘獵物上門,肉食性動物,特愛人類。」千山代早已經有所防備,將手置於手裡劍的腰帶上。

裂縫之中突然一巨物向前躍出,千山代拉著天宇往旁一跳,順勢將手裡劍朝那怪物頭部射出。哇∼∼一聲哭啼那怪物又跳了開來。

「太好了,打中了。」天宇興奮大叫。

「這怪物叫做馬腹,不會這樣就死,我們慢慢退出去吧。」千山代慢慢拉著天宇持續後退。

一路上馬腹都伺機而動,但都給千山代用手裡劍給擊退。馬腹仍然一直不斷的追擊與靠近。

「知道我手裡劍厲害了吧,招招擊中頭部,要不是馬腹身如剛石早就死多少次了。」千山代在危急之中仍然保持著冷靜,相反的天宇早就嚇的說不出話了。

「馬腹的弱點在於腹部,但是馬腹不會將弱點露出來,所以等等我去引誘牠,天宇你把牠射死。」

「我!有沒有搞錯,我射不準呀。」天宇整個嚇壞了,手一直抖。

「也是,你手一直抖根本射不準,那你去引誘牠我來攻擊。」

「什麼!我?」天宇還是不願意。

千山代一把揪起天宇的衣領,吼道:「不願意?這樣下去我們倆個就一起死在這吧。」千山代總算收起嬉笑了。

難得看到千山代發脾氣,天宇知道事態不妙,為了鼓起勇氣於是大聲喊著:「那我該怎麼引誘牠?」

「亂跑就對了,剩下交給我。」說完一把將天宇推出去。

「啊∼∼!」天宇邊衝刺邊哀嚎了起來,狂奔在那枯木叢中。果然吸引了馬腹的注意,龐然大物一躍而出。

一瞬間千山代甩出三隻手裡劍,互相反彈使最後一隻手裡劍往馬腹腹中射去。哇嗚∼一聲,馬腹翻了幾圈倒下,一動也不動。

天宇嚇出一身冷汗:「沒想到你的手裡劍真的會轉彎呀,沒親眼見還真的很難相信。」

「沒想到地獄都不怕的人剛剛卻嚇得要死,要不是親眼所見也很難相信呀。」千山代哈哈的笑著天宇,恢復了原本的笑容。

「別笑我了,從來沒看過這種怪物呀,誰不會嚇死,倒是你怎麼不會怕?」

「因為我出生的年代,每天都在死亡邊緣徘徊,已經習慣了。」千山代沉起臉來說著。

天宇是個很懂歷史的人,這一句淡淡的回應就明白了。

「今天就來吃馬腹吧。」千山代抽起腹中的刀準備料理起來,但天宇知道那是轉移不想回憶的尷尬話題。

「我們趕快離開蔓渠山吧,馬腹可不只一隻喲。」將肉切割成塊打包後,拉著天宇急忙的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逃亡的日子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半年,這之中千山代也教了一些格鬥技給天宇,日子雖苦但也算安穩,但是千山代依舊沒有告訴天宇自己的過往,反倒都是天宇自己在說,所以千山代對天宇生前包括燕茨這些朋友都已有熟悉了。

「如果按你說燕茨是自殺而死,以時間來看……她現在應該是在枉死城內。」聽完天宇敘述那些往事後,千山代補了一句。

「你…說什麼?」天宇睜大眼睛看著千山代。

「按地府規定凡自殺的人都要先去枉死城坐牢,罪名是不愛惜生命呀。起碼都是十年計算的,聽你這樣說也還沒過十年,楊燕茨一定在那。」

天宇很難想像在這陌生的世界裡,竟然有個熟悉的消息,就是楊燕茨也在這世界之中!

「枉死城在哪?在哪?」天宇有些激動。

「在哪?往這過了那座山頭,再直直走就會看到了。怎麼?去探監呀。」千山代不忘消遣一下。

「很晚了,睡吧。」說完千山代轉身就睡,只獨留心事重重的天宇一個人醒著。

隔日千山代醒來卻發現天宇不在身邊,急忙去洞外查看,看到天宇站在大石上望著枉死城的方向。

「你不會整晚沒睡吧?」千山代問著。

天宇點點頭說:「睡不好。」

「別想太多了。」千山代拍拍天宇肩膀。

「來不及了,我現在有一個想法。」千山代驚訝的看著天宇問說:「想法?還能有想法?」

「我想去枉死城。」天宇話一斷,千山代馬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喊道:「什麼!你真的要去探監呀?枉死城沒那東西啦。」

「我是要把燕茨劫出來。」

千山代看著天宇愣了幾秒都沒說話。「我無法放著燕茨不管,在這未知的世界卻有如此熟悉的人,我怎麼能放下她。」天宇接著說。

「你瘋了嗎?枉死城多少鬼差在把守?後方不遠還有一萬的鬼差軍團駐守,根本去送死。」千山代激動的勸著天宇。

「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你是忍者,有你幫助應該有機會吧?」

「誰要幫你呀!我去機會也是渺茫,就算今天給你劫出來了,從此地府一定將我們視為重大罪犯來追捕,這跟逃亡救你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犯罪呀。」

「難道要跟你一樣在地府城躲四百年嗎?」天宇也激動了起來,回吼了千山代。

「你這混帳,我救你、幫你,還這樣說我。你要去就自己去送死,不要拖累我。」千山代掉頭走回洞內。

「千山代!」天宇大喊。「你有喜歡的人嗎?」

千山代疑惑的回頭看著天宇。

「我知道這次去應該活不了,但我只要一想到燕茨就沒辦法不理她,內心非常的煎熬與難過。這輩子的後半生我失敗了,那是我的錯,但這一次我希望能有個正確的選擇,死也要死得其所。我曾經錯過救她一次的機會,這次為了自己所愛的人我很甘願。」

千山代一語不發看著天宇。天宇繼續說下去:「要待四百年?還是一千年?這樣漫無目的等下去我實在受不了,我願為愛的人去死。」

「你這樣做燕茨也不會知道的呀?」

「我自己知道。」天宇說完拿起早打包好的行李往山下走去,臨走前說一句:「你有喜歡的人嗎?如果有你應該會懂,你不幫忙我是不會怪你的,謝謝你這段日子照顧,告辭了。」說完頭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千山代苦苦一笑,心裡想著喜歡的人?我怎麼可能沒有呢!抬頭看著灰如死色的天空,被回憶帶往豔陽高照的四百年前……………

下回:紛亂的時代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8.06.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