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序曲 地獄深淵
1.登上巔峰的男子
2.力辯孽鏡台
3.動盪時刻
4.枉死城
5.紛亂的時代
6.另一段回憶
7.亡命生涯

閻王令
作 者
心知曉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7.11.20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152
累積人氣
15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總評
 
 暱稱:
 密碼: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5.紛亂的時代
西元 一五九八年

一個小男孩緩緩走到佇立於村莊的小山頂之上,不發一語且若有所思的看著東邊。

「你在那邊做什麼呢?很危險呢!」突然旁邊冒出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沒…沒有什麼呀。」那女孩很可愛,纖細嬌小而且皮膚白皙透紅、脣齒潔白透嫩,讓男孩有點不好意思。

「大家都說東村這邊的山上有個怪小子,每天癡望著東邊不知道到底在做些什麼,我想他們說的就是你吧?」那小女孩說道。

小男孩不說話就算了,反而將頭慢慢的撇開想要離開。那女孩馬上追上去拉住男孩的手說道:「我叫做小雪,你呢?」

大大深邃的眼睛與那天真無邪的笑容,讓那男孩不自覺的卸下心房說道:「我叫千山代。」

那一天小雪陪著千山代聊了好多好多事情,但其實都是小雪在說,千山代只是靜靜的聽,這之中小雪一直握著千山代的手不曾放開。

千山代的內心開始有股暖意充斥著,漸漸的願意講起自己的事情了。「其實我父親兩年前戰死了,父親臨走前要我照顧好母親,我記得那天父親是從東邊出村的。」

小雪更是緊緊地握著千山代的手,暖暖的微笑了一下說:「兩年前的大戰我知道,當時我也難過的跟父親道別。我為你父親致哀也感到驕傲。」

「母親也在幾個月前病死了,我現在是孤兒被村裡寄養著,我的人生目的還有什麼?」千山代繼續的說著。

「你可以保護我呀!」小雪輕輕甩著千山代的手說著。

「保護妳?」千山代一臉狐疑的看著小雪。

「保護我還有你的朋友呀。」

「我…有朋友嗎?」

小雪拉起了千山代的手說:「你看我們的手現在牽在一起,不是朋友是什麼?我就是你的朋友,鍛鍊自己保護我們呀。」

「保護妳……朋友…。」這念頭開始慢慢在千山代腦中萌芽著。

隔日小雪又跑來找千山代,還帶著一個男生朋友。「你好,我叫做崛,住在小雪家附近,跟小雪平常都玩在一起。」

小雪興奮地拉著千山代與崛的手大聲說道:「等我們長大後,一定要成為能夠保護村莊的最強忍者。」

崛也興奮的大喊著:「我要繼承父親大人三大忍的名號,成為甲賀最強忍者。」

千山代靜靜的看著兩人沒說什麼,小雪一直逗弄著千山代要他表態自己的願望。「那我…要加入你們,然後保護你們。」雖然氣若游絲,但總算說出口了。

小雪聽到千山代總算說出來了,開心的大叫著,並轉頭跟崛說:「還要等什麼繼承,我們三個以後就是新三大最強忍者。」

從此在小雪的牽引下千山代也加入了忍者的培訓,並與崛也成為莫逆之交,千山代心中一直記得那山頂上的約定。

當忍者後的千山代才發現小雪原來是甲賀忍者眾首領的小孩,而崛是甲賀最高殊榮三大忍其中之一 『正太』的小孩,都是名門之後,而他們竟然願意跟自己交朋友,因為千山代的父親只是甲賀名不經傳的下忍罷了,千山代默默的感激在心。

之後的晉任中忍也是三人互相幫忙而成功的,還在多次任務之中展現出完美的默契搭配逆轉任務,漸漸的村中無人不知這三人名號,爾後連其他忍者村落都有聽聞。

西元一六零五年甲賀村發生一件大事,一直壓倒性的甲賀忍者村在戰略上開始被伊賀忍者村壓制,取得新政權江戶幕府的支持的伊賀開始強大,而且在一次會戰伊賀出現了一個天才忍者『黑羽 太郎』一次將甲賀兩個三忍擊殺,其中包含崛的父親。從此甲賀村採取保守的防守態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元 一六零八年

眾議堂內氣氛非常凝重,因為消息傳來在村落外的據點發現多名自家忍者的屍體,目前總總跡象來看,伊賀恐怕要配合幕府發動全面性戰爭。

一名長老嘆口氣說道:「效忠豐臣家已經是不明智的舉動了,現在連甲賀都分裂了,去年好多人離村投奔了新幕府,我們人力衰減如何對抗日益強大的伊賀村?」

首領『望月 吉守』堅定地說道:「豐臣家與我們有恩,只要豐臣家還在的一天,德川氏都是偽政權,我們望月一族絕對不會效忠。」

一名上忍說道:「首領,那現在是要發動全面攻擊嗎?再這樣下去恐怕會削弱我們呀。」

長老也說:「三年前那場大戰死了我們超過五十名的忍者,包含幾個望族,損失慘重,從此我們就被動到現在了,首領不要再猶豫了。」

另名上忍也說道:「我們避開幕府的力量就好,只對伊賀攻擊,這樣以後還好跟幕府方面解釋。」

吉守狠勁的拍了大腿一下後說道:「這次就給伊賀點顏色瞧瞧,四郎你編組七路小隊前往伏擊伊賀據點。」

長老四郎也是甲賀村的戰爭英雄,這次的攻擊負責人。七路裡面分別有崛與小雪的隊伍,總共35人出發前去報復伊賀的襲擊。

隔日傳來了驚人的消息,一名忍者探詢了消息後回來說道:「報告首領,雙方交戰原本非常順利,但是後來突然遭受伊賀忍者大規模的反擊,才發現……才發現我方被誘入口袋包圍了!」

吉守與眾多大老驚呼得的站了起來!吉守激動地說著:「繼續說下去!」

「四郎大人早已經反叛了,很久之前他就跟幕府與伊賀有聯繫了呀!」

吉守氣憤地搥著地板大吼著:「四郎………,四郎你這傢伙呀!」

其他家長老紛紛建議急忙派援軍前去協助,但是現在出去恐怕也來不及了。吉守起身來回踱步,嘴裡只能碎碎的念道:「小雪,父親對不起妳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戰場方面

小雪與崛的小隊被逼到一個山谷之中,已經被圍困了,四處召集而來的殘員只剩下十個人。

一名忍者喘呼呼的跑了回來說道:「小雪大人,已經查到了,這次伊賀的指揮是……黑羽 太郎。」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氣,連崛聽到都有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小雪知道狀況很糟,但這情況也只能提振精神,所以大聲疾呼的說道:「援軍一定會來的,我們一定要撐過今晚,明天一早就可以逃出去了。」

崛坐在地上一臉絕望驚恐的說道:「伊賀百年難見的天才忍者,人稱速神 太郎。」

「崛,難道你怕了嗎?」

「他可是連我父親都可以殺死的高手呀!曾經僅用二十人就偷襲掉一座城池的天才……。」話沒說完小雪一巴掌就打了下去,並怒斥道:「你給我冷靜點!如果千山代在這會這樣心緒混亂嗎?」

這一巴掌把崛打醒了,崛拍拍自己的臉站起來說道:「黑羽的進攻模式都是利用疲乏與恐懼,現在他們包圍我們,一定會趁黑夜輪番進攻消耗我們鬥志與人力,所以今晚不管如何都要堅守到底。」

小雪也說道:「我們每天辛苦訓練不就是等待這一天嗎?難道我們的戰力會輸給伊賀嗎?不會。絕對不會。我們不為誰,就為我們彼此奮戰。」

兩人的言論總算激起剩下一些人的鬥志紛紛跟著疾呼大喊著:「為夥伴,為村莊。」總算恢復一些生氣。

崛回頭笑著跟小雪說:「謝謝妳打醒我。」小雪微笑的回應。

深夜異常的寂靜,肅殺之氣掩蓋掉了些許的蟲鳴聲,小雪等人一直處於備戰的狀況。崛看看四周嘆了口氣說道:「今年才二十三歲,沒想到還沒當上三大忍就面臨這樣絕境,恐怕我與它無緣了。」

小雪其實也感覺到絕望,但還是努力的擠出笑容說道:「不要那麼悲觀,說不定你這次成功回去,功績彪炳就順利被提名了呀。我會說靠你指揮我們才能撤退成功的。」

崛無奈的笑笑說道:「謝謝妳呀,但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說。」小雪轉頭看著崛一臉好奇著。「在這危急的時刻,妳腦中有想著誰嗎?」

小雪想了一下:「爹爹、娘吧。」

「只有這兩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突然好想看到千山代。」小雪望著天空,想著千山代現在出任務到哪了?

崛聽到這沉默了,默默看著小雪,猶豫了一會後說出口:「我喜歡妳。這次逃出去我想要跟首領提親,娶妳為妻。」

小雪一臉尷尬,有點不知所措。崛有看出不對,於是問道:「你不喜歡我嗎?還是你喜歡千山代?」

「你不要胡說,我沒有喜歡千山代。」小雪急忙的反駁。

「你沒喜歡千山代那為什麼要拒絕我?」崛有點心急了。

「我沒喜歡千山代不代表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呀!」小雪聲音也大了起來。這是第一次,小雪與崛的爭執。

「聽長輩說人瀕臨危險時會想起最愛的人,剛剛不是有千山代嗎?」

「千山代是我們好朋友,想念他不奇怪吧?這問題我不想跟你討論!」

崛先是悶不吭聲,後來喃喃說道:「算了,先能活著出去再說吧。」

「誒,你覺得千山代現在正在做什麼呀?」小雪被崛這麼一說更想念千山代了。

「他出任務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在做什麼我不知道,我知道要是他回來發現我們不在了,一定會發瘋的。」

「恩…。」

就在此時黑夜之中突然竄出了好幾名伊賀忍者!崛發覺後大喊:「敵人來啦!」兩方人馬瞬間廝殺了起來,其中一名在一衝進來時就脅持住了小雪說道:「放下武器投降,不然全得死。」

崛冷冷笑道:「你太小看望月雪了。」

「什麼!這女的是望月雪……」敵方忍者還在驚訝之餘,小雪頭一轉一個翻身,纏在右手食指上的鏈子瞬間甩出。一套就扣住喉嚨,因為鏈上有小利刃,一使勁就把那人的頭顱給扯了下來。

伊賀一名忍者喊道:「情報顯示只有斬狂 小川 崛。沒想到一指鏈的 望月 雪 也在其中,所有人小心。」
崛大喊道:「知道我們的名號那就要明白你們只剩一條路,那就是死!」

經過十幾分鐘的纏鬥後,奇襲的伊賀忍者都被殲滅。一名忍者盤點後回報:「大人,伊賀陣亡八名,我方五名。」

聽到這數字原本冷靜的小雪都有點驚慌了起來,心裡想著剩下五個人還能逃出去嗎?

崛無奈的說道:「一定還會有下波攻擊,我看時間也快清晨了,清晨前必有攻擊。」心裡驚恐的想著今天要栽在這了。

敵方陣營傳來回報,黑羽聽著探子的敘述也頗為驚訝,緩緩的起身跟眾人說道:「看來甲賀真的缺人才啦,連望月 雪都派出來了。」

「黑羽大人,那現在該怎麼辦?」

「我們不能再耗損人力了,如果是斬狂與一指鏈的雪都出馬了,看來只能我親自上場了,等等下一輪攻擊發動全面進攻,一次將那些螻蟻全數殲滅。」

「剩餘20人全數進攻嗎?進攻策略是什麼?請大人示下。」

「就把斬狂與雪交給我吧,其他雜魚交給你們。」

絲毫不敢休息的崛一夥人,聽到遠方草叢擺晃激烈的唏噓聲都知道伊賀發動總攻擊了。

雙方在即將清晨的暗夜裡強碰了起來,黑羽直接鎖定了崛就一陣猛攻,速度極快的黑羽壓著崛打。

「這傢伙的速度好快!我的刀根本跟不上他!」崛吃驚著自己與黑羽的差距,沒一會崛已經中了好幾刀重摔在地,在一旁支援的小雪見狀急忙衝了上來抵抗黑羽。

雙方又是一陣決鬥,小雪手中的鏈鞭完全擊不中黑羽,因此漸漸落於下風。「黑羽 太郎!真的是忍界最強的高手。」小雪剛說完就被黑羽一腳給踢翻,翻滾了一下倒在崛得身邊。

黑羽冷冷地說道:「這次你們二位再死,甲賀就只剩下那個叫千山代的了吧!」

崛看了一下四周,剩餘夥伴都已戰死。「村子裡的人會為我們報仇的!」崛不甘心的說著。

「你們三忍有兩個死在我手上,現在又兩個未來的希望死在我手上,甲賀還有誰能打敗我?」

就在絕望的時刻,忽然間草叢旁又竄出了一些人對伊賀展開攻擊!伊賀被突如其來的攻擊打亂了陣腳,只見襲擊者以極快的速度將伊賀忍者一一擊倒。

沒一會襲擊成功,伊賀忍者除了黑羽外也全都陣亡了。「這樣就剩你一個了,你還能如何?」

「千山代!」小雪興奮地大喊著,沒想到千山代竟然來了。

黑羽驚訝地看著傳說中的千山代,然後又看了一下四周後冷冷的說道:「你身後的那幾個雜魚根本威脅不了我,這邊又躺著兩個傷患,也就是說只要打敗你甲賀千山代,勝利就還是我的。」

千山代哈哈大笑的說著:「此時你還能冷靜分析,不愧是號稱伊賀百年難得的奇才。你分析得很對,但是你能打敗我嗎?」

「那就看你傳說中的手裡劍快還是我移動速度快囉。」黑羽冷冷說道。

話一斷千山代的手裡劍就已經射出,而黑羽也迅速地閃開衝到面前展開猛攻。速度之快讓千山代的刀都還沒完全抽出只能用刀柄抵擋。「這傢伙的速度真的好快!」千山代心裡不斷嘀咕。

千山代邊退邊找機會,一個空檔手裡劍射出劃過黑羽的臉頰但還是被閃過了,但卻趁隙拔刀一揮逼退了黑羽的攻擊,暫時拉開了距離。

摸摸臉頰的傷,黑羽笑了:「能在那急迫的時間裡甩出手裡劍,還劃破我臉…。」

「彼此,我的刀還第一次差點抽不出來。」千山代一直評估著黑羽速度的問題,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黑羽又一次衝了向前,千山代迅速往後彈躍藉此觀察黑羽的攻勢,兩人的戰鬥開始僵持。

千山代開始發覺黑羽的攻勢越來越急,好似在擔心什麼。經過幾波交手後千山代好似發現了什麼!

原來是步伐呀!與其說黑羽快到攻擊不到,真正原因是他前進腳步非常奇特,再搭配著速度所以才攻擊不到!原來就那麼簡單,破綻往往簡單到令人訝異,難怪他一直想速戰速決。

發現問題後千山代開始往腳攻擊,試圖緩下黑羽的進逼,又抓到一個空隙千山代拔出手裡劍射向黑羽。

這次不一樣了,千山代一次射出五支手裡劍呈現扇形的方式逼近黑羽。黑羽眼看不對!急忙腳步一剎躍上空中意圖閃過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黑羽一騰空千山代馬上也一躍而起拔刀順勢揮去。

兩人交錯而過黑羽卻摔落地面,黑羽的一隻腳被千山代砍傷了。「難道你是故意把我逼到空中再攻擊我的要害?」

「速神黑羽。你速度雖然很快但離神還有段距離,之前能屢戰屢勝皆因為你奇特的進攻腳步讓人難以捉摸。但是你和我交手之際頻頻急於速戰速決,我就判斷你不擅久戰,但觀其體力卻不見微弱,我就預判你戰鬥技巧的問題,詳細觀察之後果不其然呀。」

黑羽極力的緩緩站起,撿起掉落的刀子說道:「你可別忽略我的近戰格鬥技巧。」

千山代先是哈哈大笑,忽然收起笑臉嚴肅的說道:「我從來不會輕忽我的對手,即便你現在行動上有問題。但你也別忽視我甲賀千山代的實力。」

話一斷千山代提刀立馬衝了上前,腳傷不便於行的黑羽根本無法抵擋,這伊賀的奇才終於落得身首異處,給自己的自大下了最諷刺的結局。

--------------------------------------------------------------------------------------------------------
千山代、小雪、崛與倖存的人帶著疲憊回到了村莊,受到村民英雄式的夾道歡迎,因為很久沒有重挫伊賀流了,況且這次還把對方高手擊斃,村人不斷喊著千山代的名字歡呼著。

小雪看在眼裡也替千山代開心,跟著崛說:「我有感覺以後甲賀流會是千山代的天下了。」

崛面無表情的看著千山代一句話也沒回應,因為此刻崛擔心的是三天後的村中大會,千山代的功績是否會影響三大榮譽忍者的選拔。

「崛,你怎麼了嗎?」崛勉強露出了笑容說道:「沒什麼,只是沒想到當初在村落邊的小鬼如今成為村莊的支柱,我為他感到高興。」

「恩…。」小雪沒說什麼,但心裡總有感覺到些許的不對勁。

三天後吉守召集長老以及上忍群於眾議堂。眾人到齊後吉守愉悅地說道:「好久沒有大勝一場了,這次雖然損失不小,但徹底將伊賀第一線戰力全數殲滅。」話一斷,底下振奮的歡呼聲四起。

吉守又說下去:「甲賀流歷代都會將三大榮譽忍者的稱號給立下功績或是技能高超的人,也是世上所稱甲賀三大忍。今天在長老的討論下決定好了,會於今日眾人面前正式授與稱號。」

一名長老緩緩起身說道:「除了原本的半兵衛外,我等決議替補上兩名,也藉此昭告天下我甲賀流依然不衰。」

崛坐在底下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身體微微發抖。千山代看在眼裡,拍拍崛說道:「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你是名門之後又有眾多功績,不會有問題的。」崛沒回話,默默的聽著長老們的發言。

「這次決議第一個是 望月 雪。雪很有組織結構與領導能力,多次任務均能順利完成並且減少損失,這次與伊賀一戰雖然多次被逼入絕境,但都呈現出沉穩內斂的態度,我們一致認為授與榮譽忍者當之無愧。」

「屬下的榮幸,以後定當為甲賀盡力不辱榮譽之名。」

「接著另個人就是千山代。」一說完崛怔了一下,完全不能接受。連小雪跟千山代都知道這結果不太好。

長老說下去:「甲賀千山代。光這稱號還需要我們多說嗎?」說完吉守與長老們紛紛大笑恭喜千山代。現場一片歡樂只有崛遲遲不語,沒一會兒就走出了眾議堂。

「崛你要去哪?」千山代追了出去。

「噢!偉大的榮譽忍者找我做什麼?」崛冷冷回應著。

「長老們不是不認同你的實力呀!」

「我知道,只是因為千山代你太厲害了,這我知道呀!」

「崛……你……」

「這次要不是你,我可能已經在黃泉了吧,我還能說什麼?」

「崛,你一定有這資格的,半兵衛大人年紀慢慢大了,之後他歸隱後一定就是你,到時我們三人就是名符其實的甲賀三忍了。」千山代拼命地說著。

「我真不懂,當初一個在村落邊緣的小鬼,區區低階下忍的兒子能到如此地步。」

「崛你說的太過分了吧!」小雪也已經跟了出來。

「小雪也來啦,剛好你們門當戶對了,可以走在一起了。」崛很諷刺的說著。

「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了一個稱呼你有必要這樣嗎?我們不是朋友嗎?」千山代苦勸著崛。

崛突然勃然大怒的罵道:「只是一個稱呼?你奪的是我的夢,我努力的目標,我的一切。不止如此你還把我一切喜歡的都奪走了,你還敢說是朋友?」

千山代有點不明白,想要往前走過去。崛把刀抽了出來說道:「你要再靠近我就對你動手。」

「不能對自己人動手呀。」小雪擋在兩人中間。

「我一直想知道到底是你甲賀千山代厲害還是我斬狂厲害?今天來會一會吧。」

「我不會對你動手的。」千山代完全不想跟著起舞。

「瞧不起我嗎?覺得我一定會輸嗎?千山代從今天起,我跟你不是朋友。」說完崛收起刀轉身離去,從那天起三人的友情產生了變化。


西元 一六零九 年

吉守單獨把千山代找到了住處進行密談。客套後吉守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豐臣家已經沒落了,我們再支持下去也遲早要面臨滅亡,我有考慮要效忠德川幕府。」

「首領大人,這是明智的選擇。」

「但是現在面臨的問題是,這一代都已經由效忠幕府的伊賀在活動了,加上之前的對抗,幕府一定無法輕易接受我們。」

「首領這考量點的確必須要解決。看來今天就是商討解決方案吧?」

「沒錯。我的想法很簡單,伊賀流最強大的集團就是 服部半藏的兩百人忍者團,也是德川幕府強力支柱。」

「首領的意思是去挑戰服部?然後讓幕府見識到甲賀的實力,這樣才有可能獲得接納?」

「千山代聰明呀!就是這個意思。」

千山代思慮了一下後說道:「這想法是可以,可是服部半藏這人雖然年事已高,但他的忍者團隊可是可以作戰攻城的,正面進攻恐怕以我們的實力勝算等於零。」

「這就是我找你來的目的了。」

「首領請說,屬下一定盡力完成。」

「有聽說德川幕府要徹底消滅豐臣家,而且也開始要對效忠豐臣的我們進行攻擊,而服部半藏的伊賀流就是主攻部隊,我們擊退他們之後在與幕府談判才有機會。」

「但又像你說的正面進攻難度很高,所以必須佯攻。以你甲賀千山代的名號率人正面進攻一定會吸引伊賀流向你包圍,但你必須死守。」

千山代沉默一會後說道:「為村子犧牲沒有問題,所以首領還會派另支隊伍奇襲服部本人?」

「沒錯,那隊由小雪領軍,我會再派些精英去她隊裡,而且沒人知道那隊的存在。」

「所以我要大張旗鼓的進攻讓所有人都以為我是主攻吧。」

「沒錯。但還有一點我要說,我會派給你這任務是因為相信你會回來。」

「很感謝大人,我一定會回來。」

千山代離開後直接去找崛。崛一開門看到是千山代後說:「我跟你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是來告別的。」

崛感覺出這次氣氛不對,還是讓千山代進來了。「說吧,你要告別什麼?」

「我只跟你說,這次首領要我去執行個任務,有可能回不來了。」

崛驚訝的看了千山代後說道:「有什麼任務可以讓你千山代面臨如此大難呀?」

「我要直接率領村人正面對抗伊賀的服部半藏。」

崛遲疑了一會後回說:「就算是面對他,輸了你也不至於逃不走吧?」

「因為我只是佯攻,首領要靠我吸引大部份的攻擊,另外派出精英團襲擊服部本人。所以我不能隨時撤退反而要戰到他們成功為止,這次死亡機率太大了,我希望能獲得你的諒解我才心安。」

崛沈思了一下後說:「等你回來再談這些吧,甲賀千山代不是浪得虛名的。這次把服部也解決的話,伊賀就要沒落了,加油。」

千山代苦苦的笑了一下後便告別了崛,準備整裝踏上這場硬仗。

--------------------------------------------------------------------------------------------------------------
千山代帶領了六十人逼近了服部的區域,企圖將伊賀忍者全數引出。於是千山代毫不避諱的率領眾人直接挑戰伊賀忍者的防衛。

千山代這雖然人數比較少,但是奮戰的結果也讓伊賀吃盡了苦頭,逼著伊賀援軍陸續而來,也成功讓服部本陣的力量開始削弱。

隨著戰況的推遲千山代收到了一項驚人的情報,就是小雪所率領的人馬全數遭到伏擊,下落不明。

千山代整個心慌了,無心戀戰。於是跟半兵衛說:「半兵衛大人,剛消息傳來小雪那失敗了,你帶領眾人慢慢退卻,我去找小雪。」

半兵衛詫異的問說:「你自己去沒問題嗎?」

「不用擔心我,你帶夥伴撤退比較重要。」

「好,你身邊留十個人好了,其他人我帶走。」半兵衛隨即下令慢慢後移轉移陣地。

千山代帶著十個人急忙前往小雪作戰的區域尋找。現場只見四處狼藉,到處都是雙方的屍體。

千山代很敏銳的發現其極少數的女性腳印,並延伸到前方不遠處的一間破廟。一眼望去發現廟外有數名甲賀的忍者,千山代驚喜的向前詢問:「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千山代你來得太好了,我們被包圍而且小雪受重傷在後面廟裡,現在只能死守在這。」一名忍者說道。

「看來我們是刻意被放進來的呀。」千山代知道情況不妙了,但這時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請大家防禦好後自己進去找小雪。

千山代走進去後發現躺在裡面的小雪,不但全身是傷連右手食指都給切斷了,基本上一指鏈也無法使用了。

「千山…代…你來啦。」小雪氣若游絲的說著,但還是聽得出有些許開心。

千山代忍住泛紅的眼眶,避免不爭氣的流下淚水。故作堅強的說道:「不用擔心了,我來了。」

「呵呵…。這次狀況不一樣了,你能…到這就該…知道他們是準備好… 的吧?」

「別忘了我多次戰勝逆境呀。」千山代勉強擠出笑容。

「我們…都是身經百戰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你自己還是逃…的出去… 的。」小雪伸手推開千山代。看著那受傷的手與全身多處的刀痕,千山代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心湊向前緊緊的把小雪摟在懷裡,大聲吼道:「可惡的伊賀把妳傷得那麼重。」就在此時淚水再也忍不住的灑落出來。

「千…山代?」小雪有點訝異千山代的舉動。

「我要帶妳走…..我要帶妳走!」千山代難過的一直嚷嚷。

「你…快…逃。消息…洩露…我們…輸定了。憑你還是…殺得出去的。」小雪邊說淚水也開始滑落。

外面開始傳出打鬥的聲音,千山代知道敵人開始攻擊了。

「快走…」小雪用最後的力氣想推千山代走。

「那天我原本是想自殺的。」千山代突然這麼一說。「妳的出現才讓我再次找到生命的希望,一開始是想保護你們兩個難得的朋友,後來我更想保護妳。」

聽到這小雪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出來,也緊緊抱著千山代。千山代又說了下去:
「我願化作妳的鏈,為妳清除阻礙。
 我願化作妳的盾,為妳承受傷害。
 我願化作浮雲、化作風,變成村中大樹,只為永遠守護在妳的身邊。」

「千山代…千山…代…」小雪一直喊著。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愛妳。」千山代說完後起身往門口走去。受傷的小雪拉也拉不住,只能穿過淚水看著千山代離去的模糊背影。

千山代一出門口便喊道:「甲賀千山代在此,放馬過來!」

數十名伊賀忍者看到這讓伊賀蒙羞的仇人出現,紛紛狂暴般的衝向千山代。千山代隨即抽出手裡劍開始與數十名忍者決鬥,伊賀忍者紛紛被手裡劍擊斃,一會兒後已經十幾名伊賀忍者躺在地上,也暫時逼退了伊賀的攻勢。

「甲賀千山代!簡直不是人呀!」伊賀忍者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甲賀千山代有名的是手裡劍,他手裡劍剛剛已經用完了還有什麼好怕的呢?」突然其來的聲音。

「在下服部半藏,久聞千山代大名了。」原來這包圍網的指揮官就是服部半藏。

「服部大人,第一次見面呀,真是晚輩榮幸。」

「千山代你是人才,就算今天不死遲早還是會死,原因是你一直單打獨鬥,這不會讓你長久的。」服部說道。

「是呀,一人對抗數十人根本不會贏。」

「那就投降吧,一起為德川家效力。」

「現在不是投不投降的問題,是信念的問題。」

「信念?」

「為保護值得的人而死。」千山代說完刀一拔就衝向伊賀忍者群決戰了起來。血濺大地的慘烈,千山代的黑衣也不知不覺地變成了鮮紅色,有敵人的血也有自己的血,汗水與血水也早就分不出來了。

但千山代慢慢覺得刀重了,速度慢了,也開始慢慢後退。但伊賀還是沒能馬上把千山代殺死,連服部都不禁讚賞。

此時一個蒙面人衝了出來逼向了千山代。此人刀勁猛狠,砍下去又沉又重,幾招過後千山代已經猜出這人是誰了,也想通為何情報會洩漏了,現在的千山帶已經沒體力抵抗了,於是慢慢把刀放下,而蒙面人的刀也順著刺入千山代的腹部。

一代天才千山代終於倒地。「你…為什麼把刀放掉?」蒙面人驚呼著。

「崛,小雪……在後面的廟…裡呀!」千山代一過招就發現這人是崛了,沒想到他已經叛逃到伊賀那了。

「你怎麼認出我的!」崛非常驚訝!

「救小雪…。」千山代說完後就被一堆伊賀忍者一陣亂砍,慢慢失去意識,眼睛也慢慢模糊,什麼也都不知道了。

----------------------------------

千山代想著天宇的話,回想起了以前的往事,無奈的說著:「我當初會逃亡,在地府打混四百年,就是想等到小雪的消息阿,天宇你什麼都不知道阿。」千山代無奈的搖搖頭。


下回 另一段回憶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閻王令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7.11.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