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幽闍血印
序言
第一章權威下的安寧
第二章內鬼
第三章傳承
第四章布的染料
第五章 蜂鳥的祝福
第六章 十二兵團
第七章 雲重村之劫
第八章 救世力拔英雄傳,夜襲兵團人不還
第九章 破蛹
第十章 消失的男人
第十一章 古拉依爾
第十二章 誅殺
第十三章 失衡的天秤
第十四章 盜屍賊
第十五章 館內的聲音
第十六章 幻魘
第十七章 晴天客棧
送給讀者的話
第十八章潤濕衣襟的淚痕
第十九章 月限之約
第二十章 醫院裡的密室
第二十一章 道觀年紀(情人節快樂~~)
第二十二章 瓊院長
第二十三章 別有用心
第二十四章 幫忙的理由
第二十五章清白
第二十六章 孤心一意報親讎,不撞南牆不回頭
第二十七章 閻道口
第二十八章 國家的意圖
第二十九章 烽火魂爐起,踏世決

鍘痕史
作 者
工藤維壽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0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開放價格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4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鍘痕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 誅殺
誅殺

晚間九時,站鎮區爆發衝突,兩名嗜血鬼闖入褚蕙茹住宅,若臺雙手一擋,康靖殤向前一助,卻遭一襲黑影攔阻。

那人落地,抬頭裂嘴一笑道「他媽的,是該斬斷我們之間的緣分了。」

康靖殤定睛一看,大驚,隨後壓抑情緒問道「這是在做什麼,你不愛你老婆了嗎?」那人露出邪笑道「我要如何,你也管不著。」此時褚蕙茹佇在一旁,哭聲喊道「三朗是你嗎?真的是三朗嗎?」她心知阿三身形已成狼人,但那雙深邃的眼眸她依舊忘不了。阿三嘶吼一聲道「不是,我不是莊三朗。」阿三說完欲取褚蕙茹,康靖殤見狀踩淩海流步擋在面前。阿三停下,忌憚看著康靖殤。康靖殤道「她為了找你,受了日夜摧殘,瘦成這樣,好不容易等到你,你卻是要殺了她!」阿三咬牙道「耖你媽!我說我的事與你無關!」言畢,阿三鼓起勇氣,舞動尖爪朝康靖殤揮去,康靖殤挪動步伐,輕鬆應對,雖未習得武學,卻也讓阿三傷不及,兩人也膠著一時。

再觀他處,若臺一敵二,戰上羅伯特、蘭潔。若臺合掌道「你們生前已造無數孽業,是該重入輪迴。」羅伯特大怒,張開羽翼,配合蘭潔佯攻,直取若臺,卻見若臺掄法珠,不偏不移,先擊毀羅伯特羽翼,再踏淩海流步閃過蘭潔虛招。

若臺合掌道「我欲殺你們,輕而易舉,但一來便失去修行意義。」羅伯特雙瞳透紅道「誇口!」三人再交戰,蘭潔、羅伯特不再大意,謹慎應對。轉眼雙方已拆至十餘招。

若臺藉隙退後數尺,拈法指,揚聲出極招「金剛經•大乘正宗!」羅伯特召血蝠朝若臺下盤襲去,蘭潔再加速,提早佯攻時機。若臺心道「當我出此招,佯攻已於事無補。你們就一起入西方淨土吧!」

再看回康靖殤、阿三之決,阿三速度略康靖殤遲鈍,遲遲傷不到康靖殤,康靖殤遊走間,亦努力找尋阿三空隙,藉機揮拳。時間下來,過片刻,阿三汗如雨下,殘喘不已。「為什麼抓不到你!為什麼!」此時阿三心已浮躁,動作越為猛烈,回身之間,真氣一滯,已顯拙態。康靖殤見狀,不敢錯失機會,旋踢撲面而至,正中阿三側臉。「啊!」阿三哀嚎一聲,跌坐在地。康靖殤怒道「你把羅湘柔帶到哪了?」阿三心想「待月圓之夜,將是我武力回歸之時,一定要撐到那時候。」心思把定,撐起身子,邪笑道「打倒我自然會告訴你。」阿三拭去嘴角血液,續道「你很快,但卻沒什麼殺傷力。我看你也就這樣而已吧!」

康靖殤瞧著阿三,溺笑道「也不看現在是誰先被我打趴在地上。」阿三聽了為之惱怒,嘶吼一聲,再攻向康靖殤,褚蕙茹喊道「老公,停下來啊!」

康靖殤對褚蕙茹吼道「退後一點!」只見阿三利爪這次不是鎖定康靖殤,而是要取褚蕙茹,康靖殤心知阿三這次不會再有顧及,自己再踏淩海流步,褚蕙茹有可能會受傷。無計可施之際,康靖殤咬緊牙根,心想「我就不信你完全對你老婆不存一絲情份!」隨後意念一下,踏淩海流步瞬至阿三左側,同時阿三極招至,只見他急忙煞止,直退數尺,怒道「想不到你城府如此深沉,卑鄙之輩。」

康靖殤不容停滯,再動身揮拳。阿三嘲諷道「看來你是認了!想不到我老婆竟找了個廢物。」阿三仰天嗚呼,吸收玉盤之力。若臺見狀分神道「師弟注意!越趨滿月,狼人會吸收月亮的能量,轉換成自身能力。」

康靖殤對若臺喊道「師兄那我該怎麼辦!」話未完,阿三已撲至面前,康靖殤倒抽一口氣,急忙踏步,但時間已晚半秒,閃避不及,右肩遭鈎爪劃破,鮮血潑灑當場。「呃!」康靖殤按住肩膀傷勢,雙眼惡狠狠盯著阿三。阿三譏諷道「話說回來,你說的那位女孩她可是好的很,好到非常渴望死去。」康靖殤吼道「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阿三吼道「我們都一樣賤,你不也利用我老婆將我吸引過來,將我除掉嗎?」

康靖殤怒道「才不是!」隨後撇過頭,康靖殤正是想藉此機會報仇,他咬緊牙根道「對!我就是想殺你,你把我的朋友、我珍視的人鬧成這樣!果然只配作狼人!」阿三望著康靖殤笑道「我生下來就是狼人。」阿三仰首續道「我們見不得光,需要人肉,鮮血。我別無選擇。」阿三說完,目光投向康靖殤,只見康靖殤低下頭,平了先前怒氣問道「那這樣為什麼你還要來這殺害你最愛的人?」阿三握拳,不甘道「一個在底層掙扎的人,又有什麼資格兌現諾言,給我愛的人幸福。」

此時若臺緩緩走過來,合掌道「阿彌陀佛,您二位夥伴,貧僧已送他往極樂世界渡劫了。」阿三聞之,面色猙獰問道「什麼意思?」康靖殤亦用惶恐的眼神,看著若臺道「師兄你將他們全殺了?」若臺說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宿債。」

阿三癲狂的笑道「佛家不過是笑話,自成一派,一樣殘害生命。」若臺掄法珠,頌金剛經,攻向阿三。

「等一下!」危機之際,只見康靖殤擋至阿三喊道。若臺煞止,心中大為奇怪道「師弟你這是在做什麼?」康靖殤嘆氣道「他還不能死。」若臺正色道「告訴我理由。」此時也近月圓之刻。阿三獰笑道「呵呵呵,時間終於耗的差不多了!」康靖殤不解問之「你這是什麼意思?」話未完,阿三猛然起身偷襲康靖殤,速度、蠻勁都較先前快上兩倍,康靖殤措手不及,首當其衝。只聽一聲悶響。「呃!」

「你終究還是太幼稚了,我為什麼裝成可憐的樣子,為的就是消耗時間,待月圓之時到來,我會恢復獸性,能力大增!」此時的阿三其形正如一頭西北狼。凶悍的瞪視康靖殤、若臺二人,牠輕踏一步,二人不寒而慄。莊三郎仰天嗚呼,嘯如長號。若臺對康靖殤道「在不該慈悲時慈悲,我們將步入險境。」

月圓之力吸納,莊三郎呼狼鳴,方圓狼群有感,紛紛聚集站鎮區。康靖殤按住自身傷勢,自責流露在表情,心想「一切是我,是我害了師兄、讓他們陷入危險。」康靖殤握緊拳頭,內心充滿愧疚,心想一路來,總拖同伴後腿,總在判斷上錯誤,康靖殤恨,恨自己無能為力救出朋友;恨自己故作聰明,牽累眾人。康靖殤咬緊下唇,唇瓣流露鮮血。

「喝!」只聞康靖殤不甘的怒喝一聲,猛然揮拳,朝地重擊,剎時,血液潑濺在指間,周圍陷入寂靜。前方狼群已聚集褚蕙茹住家,危機僅在一瞬。絕望之間,卻見康靖殤周圍氣流匯聚,撼動地殼,震懾霹靂。若臺亦感受一股氣勁環繞在康靖殤身旁。心道「師弟尚未習武,但為何身上竟有此等內元?」

康靖殤恍若無感,身上血脈噴張,沸騰方圓,感受不到苦痛,他雙眼仇視眼前狼群,低聲吼道「給我滾!」狼群見其氣場,先是懼怕退後一步,但隨後搖搖頭嗚呼一聲,奮力衝向前。

若臺見狀,不再藏招,雙眼閉合。佛光浩現,金光閃耀。口中唸唸有詞道「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大乘正宗!喝!」佛元凝聚,形成強大氣勁,佛相現,夾帶沛然浩氣滅之。

狼群心知此招非同小可,採雁形矩,擴大間距,減少擊中機率。再由兩側夾擠若臺左右,若臺暗道「果真一群狡詐的動物!」砰!危機之際,康靖殤踏淩海流步旋踢,接後旋,夾擠的狼群,登時被踢飛數尺遠。

「閃遠去!」康靖殤吼道。莊三郎見狀,高聲咆嘯,疾如流星,朝康靖殤奔去。康靖殤嘴角上揚,說道「成全你好了。」只聽劇烈一響,但見莊三郎重摔倒地,血流不止。狼群見其頹勢,不再戀戰,紛紛逃離。

戰聲趨漸銷止,僅留一片狼藉。煙灰瀰漫,攪動著各自心緒。命運是這樣出生就被注定了嗎,此時牠不禁捫心自問,但身體卻無法動彈,或許也是種解脫吧!牠微微一笑,帶著這樣的想法,流下最後一滴淚,迂緩闔上眼眸。

「三郎啊!」褚蕙茹放哭道。她抱住莊三郎身軀苦喊道「三郎!」此時莊三郎狼身亦變回人形,褚蕙茹摸著莊三郎頭,哭道「你總說怕我太累,要我在家,當貴婦享受生活;我心懷你別太累,我不想榮華富貴,我只想你平安回來,和我們小孩一起,那才是我想要的財富。」哀慟的泣聲伴隨今夜的子興州,悄然拉響白晝。康靖殤靠前,對褚蕙茹道「我很抱歉。」褚蕙茹搖頭啜泣道「不是你的問題,其實我早就知道我先生他是嗜血鬼了。」康靖殤聽了面色錯愕,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說回在康靖殤擊退Kenna和阿三後,兩人倉皇退回據點。路上,Kenna嗔道「就是因為你辦事不利,才讓『瑤奇博物館』據點被破壞。」阿三抱著羅湘柔,蹂躝她身子,悠悠道「是我們都沒想到那名少年竟有如此深厚的內元。」Kenna聽了,再也壓不住火氣,怒道「反正就是你的問題,還有這件事絕不能被古拉依爾知道!要趁他做據點調查前恢復原狀。」阿三說道「瑤奇博物館是嗜血族據點這件事也不能讓他們傳出去吧!」

Kenna嚙齒著,阿三續道「依我看,國防部親衛軍你一定會派人處理,那麼少年的行蹤由我打聽及處理。」

Kenna朝阿三打量一番笑道「如果這次你能處理好,我會幫你跟古拉依爾說點好話,讓你升爵位。」阿三聽了笑道「你不也被貶來這裡了嗎?你要怎麼幫我?」阿三嘲諷道,Kenna勃然大怒,伸腳踹了阿三,阿三跌倒在地,嘔了一口鮮血。Kenna放聲笑道「憑我美色我自然是有辦法,不像你只是個狼人,劣等種。」阿三握緊拳頭,縱使心中憤怒至極,為了生活,阿三努努嘴,站起身子繼續路程。「我知道了。」

當日夜晚,空清明,弦月吊掛,似微笑,恍若嘲諷世間,阿三獨坐山崖,拿起tphone撥一組號碼出去。另頭馬上接起,裡頭傳來一名女子聲音道「三郎怎麼了嗎?」「老婆我有事情想拜託你。」莊三郎說道。褚蕙茹馬上答應。

莊三郎說「我想你配合我演一場戲。」「是什麼戲?」褚蕙茹問道。莊三郎續道「瑤奇博物館據點被破壞了,裡頭還有倖存者,我們必須要殺掉知情者,然後恢復據點。」莊三郎嘆口氣續道「我是負責殺掉一名少年叫康靖殤,你幫我調查一下他背景,然後騙他來家裡,由我收拾他。」

此時電話裡頭傳來褚蕙茹哽咽的哭聲,她說道「三郎,他還是一名少年,為什麼要這麼做?」莊三郎答道「這次做得好,我又能升官了,現在我官位已經非常高了,他們都很喜歡我。」褚蕙茹知道莊三郎是不想讓她擔心,而捏造的假話。她泣道「好吧!我答應你三郎!」

「謝謝你老婆。」處於底層的人,往往最沒有選擇的能力;若自己在任由擺佈,只會更被蹂躪在深淵。

康靖殤難以置信自己聽到的一切,他問道「所以這一切都是你們佈好的局?」褚蕙茹點頭道「對。」褚蕙茹抱起莊三郎屍身,轉頭離去。康靖殤處在原地。卻見褚蕙茹停下腳步,說道「我很感謝你讓我們解脫了,不再被這世間束縛。為此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康靖殤瞪大雙眼,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鍘痕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