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幽闍血印
序言
第一章權威下的安寧
第二章內鬼
第三章傳承
第四章布的染料
第五章 蜂鳥的祝福
第六章 十二兵團
第七章 雲重村之劫
第八章 救世力拔英雄傳,夜襲兵團人不還
第九章 破蛹
第十章 消失的男人
第十一章 古拉依爾
第十二章 誅殺
第十三章 失衡的天秤
第十四章 盜屍賊
第十五章 館內的聲音
第十六章 幻魘
第十七章 晴天客棧
送給讀者的話
第十八章潤濕衣襟的淚痕
第十九章 月限之約
第二十章 醫院裡的密室
第二十一章 道觀年紀(情人節快樂~~)
第二十二章 瓊院長
第二十三章 別有用心
第二十四章 幫忙的理由
第二十五章清白
第二十六章 孤心一意報親讎,不撞南牆不回頭
第二十七章 閻道口
第二十八章 國家的意圖
第二十九章 烽火魂爐起,踏世決

鍘痕史
作 者
工藤維壽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21.03.09
發行公司
說頻文化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開放價格
本月人氣
4
累積人氣
44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100 / 1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鍘痕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2.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三章傳承
話說瑤奇博物館裡頭,在六年四班的大家撤離不久,柏良帶著歉意,對護衛軍道「對不起弟兄們,平白無故把你們扯進來。」

護衛軍們起身笑道「前輩千萬別這麼說,我們都還是有辦法活下去!倒是委屈這位小朋友了。」

康靖殤尷尬點頭道「沒什麼啦,我也想看讓州銘長官頭疼的對手長怎樣。」康靖殤這句是段假話,畢竟要不是黃國豪,他也不想留下。

此時一名叫蔡羽的護衛軍嘆道「小孩子就是這樣,假如你有機會活出去,一定要好好愛惜自己生命,不能再這麼傻了,知道嗎?」

康靖殤心道「真是暈了,天啊!這下反被他們當成好奇又不知死活的小孩了。既然如此看我怎麼反擊!」康靖殤尷尬一笑回道「如此一來,就能跟叔叔們一樣,為國家犧牲了!」蔡羽等人聽後直搖頭。

而在眾人陷入一片靜默氛圍時,柏良面部抽搐一會,頓感左腳使不上力,心想同時,伸手一探,卻又感毫無異狀。

「嗯......倒是左腿比右腿消瘦了些,該不會方才有人在我身上放了血蝠?」柏良想至此,步履蹣跚朝康靖殤走來道「小朋友,等下敵人闖來,我們也沒法全面顧及,因此我想先教你一招逃跑用的招數,你聽著。」康靖殤點頭示意。柏良微笑續道「這套步伐的秘笈先給你,你好好鑽研。它叫淩海流步。逃跑時最好用,非這招莫屬。」

康靖殤接過秘笈翻了幾頁,道來「大鍾、太溪定,待內元至,都、白、兌輕抬,陽交、外丘有感,以根為軸,其生五,其氣三。趾踏淩海流步。」

康靖殤內心充滿疑惑,不禁抬頭,問道「這什麼意思啊?」

在旁的蔡羽笑道「看好了!大鍾、太溪定。」只見蔡羽後根蓄力,近乎紮住般,牢固非常。

康靖殤雙眼直瞪,不敢置信眼前所見。

「再來,我的內元已全聚在後根了,此時腳趾微抬,撥些許內元聚在腳踝,將腳根視為軸心,輕扭接踏!」蔡羽說完,足一踏,轉眼已不見蹤影,身形行如流水。瞬影萬千。令康靖殤看的天花亂墜。

「雖然速度很快,但他也在這博物館繞了數圈,看似雜亂無章,卻有固定點位。當他走到東北,下一個就會在......。」想至此,只見康靖殤身動,人留。

「西北!」驀然,蔡羽停下腳步,看著康靖殤笑道「不錯啊!前輩你看這小子頗有天份的!」而在蔡羽看向柏良時,卻驚喊一聲「前輩!」

只見柏良突然跪倒在地。康靖殤一行人望去,柏良左腿細小的有如木材,皮膚燥如死皮,卻不見傷口。柏良神情痛苦的在地掙扎道「有內鬼,有內鬼!護衛軍裡有內鬼!」

眾人欲將柏良身軀扶起,柏良猙獰吼道「快走!現在快日落了!被血蝠咬到的人,最快會在今晚突變。我不想傷人......。」柏良躺臥在地,再也沒清醒過來。

蔡羽拭去眼眶淚水說道「前輩說有內鬼,那代表學生那邊也有可能出事了。」

康靖殤心想「我還想為什麼Kenna 可以那麼快就說出需要留下的人數,我看根本是為了避免地下道人過於擁擠......難不成她也是嗜血族裡的人? 」

康靖殤焦急道「那得趕快過去救他們!」

蔡羽道「如果地下道真的是有限制人數,那麼也要裡面的人減少,才能進去。」康靖殤回道「那只是Kenna將我們分散的幌子。」蔡羽不解其意,問道「小朋友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康靖殤解釋道「Kenna她有可能嗜血族的人,人多的話,他們不好辦事,故和剛剛叫阿三的串通好,演一場肥皂劇給大家看。」

康靖殤頓了會又道「於其在這爭執,不如追下去看推論有沒有誤。」護衛軍一聽,也覺得有理,正欲離去,外圍再突生變,只聽一聲巨響。

灰濛逐煙消散,館內遍地蠻荒,殘破不堪。一人哀嚎遍野,宛若斷線風箏搖曳著。

「啊!啊!」只見鄭州銘重摔在地,血流如注。「長官!」護衛軍齊聲喊道。

說回在佉羅騫馱將奉雲蹤封印至仙靈棺後,卻仍想進瑤奇博物館,但鄭州銘誓死一抗,無奈實力相差懸殊,故得此局面。

康靖殤揮去塵埃,瞧佉羅騫馱從容走來。

「可悲的子興州,還不知自己守護的究竟是什麼。」

那是康靖殤第一次體會到恐懼,陰寒的氛圍,直逼他打著哆嗦。

蔡羽咬進牙根怒道「大家死守防線!」護衛軍將鄭州銘輸氣後,隨即擺好架勢,一抗佉羅騫馱。

佉羅騫馱娛笑道「你們的長官已臨瀕死姿態,爾等憑何與吾抗?且說你們再不讓路,潛逃之人,只怕是要給你們收屍了。」

蔡羽收起氣勁心想「他是要來幫我們的?這怎麼可能。」又問道「你什麼意思?」

佉羅騫馱說道「這是吾答應好友的請託。雖然吾懶得插手此事,但他要吾將此地嗜血族據點破壞,不可食用閒雲野林精華。」

康靖殤心道「看來我的推論沒錯,大家有危險了。」而在康靖殤欲拔腿離去。佉羅騫馱眼神卻看向他不屑道「這裡竟也存不學無術之輩。」康靖殤暗驚糟了,隨後使勁將氣勁匯至腳根,欲踏淩海流步,但卻是徒勞,基礎尚未打穩的他,卻想一步登天,實在過傻。康靖殤不禁想著。

這時康靖殤感到褲襠濕潤難耐,往下一看,急忙用手遮住陰部,傻傻望著佉羅騫馱。

蔡羽等人見狀擋在康靖殤面前道「他只是個小朋友,放過他吧!」佉羅騫馱輕笑一聲,毫不理會,輕掃掌,蔡羽等人竟全數被擊飛。

眼看佉羅騫馱步步朝康靖殤邁進。康靖殤雙腿癱軟,跌坐在地,他不斷敲打雙腿,哭喊道「動啊!快點動啊!」但雙腳恍若無感,依舊在地上顫抖著。

康靖殤盼了盼,見右側有塊衝擊後的碎玻璃,便不再多想,拾起就是朝腿用力一刺,麻木無感的雙腿也終於起了反應。

「啊!」鮮血醞釀於皮膚表層,在康靖殤痛苦呻吟一聲,衝破,血濺當場。濺起的血液也潑至佉羅騫馱。佉羅騫馱伸手沾了沾,放進舌尖,神情也由輕浮轉為凝重,不過會兒,佉羅騫馱笑道「哈!他終於找到了。」

博物館地下道,Kenna引領眾人走過階梯,往地底前行。周圍陰暗寒冷非常,不時可聽唧呀聲。令在場更感恐怖陰森。陳厚任忍受不住拉著Verna老師的衣肩問道「老師,我們還要多久才可以離開這裡?」

Verna也察覺異常,但卻不想引起恐慌,於是笑道「我們馬上就到了,再忍耐一下哦!」

「記得從這裡出去不用耗費那麼長的時間,她到底在搞什麼。」Verna咬著指甲深思著,眼神也望向Kenna,卻見那微微上揚的笑容,她暗叫一聲「不好了!」

Kenna心道「真的不該再拖下去了,老娘都快忍不住了。」她停下來,回首問道「老師怎麼了嗎?」

Verna眼神帶點惶恐,卻故作鎮定說道「沒什麼,只是想說這裡太冷,學生可能不適應。」Kenna停下腳步,不再前行。

同時大家也停下,Kenna笑道「說的也是,原本是想先收拾那些護衛軍,再來處理你們比較快,但現在先殺了你們,再回頭收拾他們也沒差了。」

只聞Kenna嘶叫一聲,翠綠眼眸在瞬間轉換腥紅,手指指甲長成彎曲狀,其形令人毛骨悚然。

Verna見狀回頭喊道「大家快跑!」

羅湘柔心想「發生什麼事了?」卻見大家倉惶離去,而後方一人攔住娛笑道「最近獵場都被他們佔據,我們都用些爛肉,實在難以活下去。」陳厚任難以置信驚道「阿三你在做什麼啊!」

「毛小孩就要死了,還一堆問題。」阿三吸食著幾名孩童身上血液,隨後褪去身上鎧甲,雙眸通紅,尖齒參差,身材走樣極端,茸毛遍布,宛如狼人。阿三步步靠向眾人吸允鮮血,作為殺戮時的振奮劑。

剩餘學生們緊密靠在一起,喘息聲未曾間斷,恐懼佔據心頭。

阿三率先揮尖爪朝羅湘柔揮去,鄭德馨見狀急忙推開羅湘柔,為其擋下殺招。「呃!」鄭德馨悶聲道。

「鄭德馨!」眾人喊聲叫道。鄭德馨腹部血流如注,直退數尺,跌坐在地。

羅湘柔扶起她哭聲問道「為什麼要這樣做?」鄭德馨有氣無力道「康靖殤都不在了,沒有我還有誰願意這樣救你?」

「我不值得你們這樣做啊!」羅湘柔哽咽道。鄭德馨喊道「快跑。」

驚愕未止,後方再傳來一聲慘叫。大家望去,黃國豪被Kenna緊緊摟住,貝齒咬著頸部,興奮吸允著鮮血。黃國豪扭曲著身體,最後沒有了動靜。

再觀後方戰況,阿三疾如電閃,出現在鄭德馨身旁,眼看扁爪欲過鄭德馨頸項時,突然劇聲一響,阿三不及反應,只能收手,回神間,鄭德馨已從眼前消失。

阿三撕吼道「是誰壞了好事?」

「對一個將死之人,說太多只會造成彼此的困擾吧。」言畢。眾人同時望去,只看眼前一人佇立牆柱上,雙手橫抱鄭德馨身子。俯視在場眾人。

「世上有兩種人最該死,一種是為了守護他人而犧牲自己,另種是仗勢欺人,殘害生命,這也該死。顯然你是後者。那能請你去死了嗎?」

鄭德馨緩緩張開緊閉的雙眼,看向那人臉龐,小聲問道「康靖殤怎麼會是你?」

康靖殤放下鄭德馨身軀,柔聲道「你先在這待會兒。」只見阿三近乎失去理智,一跳二躍,疾如殘影,撲面而來。但對康靖殤,在看過淩海流步,其速度簡直無法比擬。康靖殤輕踏淩海流步,剎時已至阿三身後,阿三不察,只感下秒脊椎碎裂聲。

康靖殤再轉移阿三眼前,掄起身子嘆道「有句老前輩在傳的俗諺,但我記不得了。柏良叔因你們的奸計而死去,現在你也將因你的罪惡而償命。」

阿三面色猙獰的吼道「才不!那是他罪有應得,好處全是他,什麼都是他!以前升官就是這樣!」阿三咬著牙又道「我永遠都不能被看見!我不是惡!」

康靖殤怒不可遏,左手凝氣,掌風將至時,卻感身軀飄然,使不上任何力。康靖殤心想「不好了!佉羅騫馱給的藥帖效用到了。」

阿三嘴角揚起,凝氣,氣空力盡的康靖殤再也壓制不住阿三,手一鬆,臥倒在地,眩暈過去。

阿三身動,擒住羅湘柔道「Kenna快天黑了,反正他們也活不久,離開吧!」Kenna扶起黃國豪身子道「據點已經被破壞了,再待在這,也沒意義。」羅湘柔掙扎道「放開我!」求救的呼喊聲在阿三、Kenna撤離後也消聲匿跡。

過了許久,眾人從恐懼中清醒過來。陳厚任雙眼呆滯,問道「羅湘柔是被抓走了嗎?」Verna拭去眼角旁的淚水點了頭。

頃刻鄭州銘、蔡羽等人一瘸一拐的趕來。蔡羽嘆道「看來這裡真的出事了。」

「大家都沒事吧!」鄭州銘環顧四周,摸摸鼻子又道「為了安全考量,我覺得先在瑤奇博物館待上一個晚上,據我所知這裡已成嗜血族的據點。但以現在情況到最近的飯店也是凶多吉少。」

陳柏霖搖搖頭道「我不想再待在這個爛地方了!」

陳厚任也夾著哭腔道「我想回家了!」

鄭州銘道「任性不能解決問題,倘若你們真的有想活下去的念頭,我有辦法,但代價就是結束後,你們每個都得加入十二兵團。」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鍘痕史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21.02.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