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6
累積人氣
246452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10.07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解咒∼
別墅內,擊殺卡夫不久,後來的易龍牙等人終是趕到現場,而當他們來到後,莉莎二話不說便把易龍牙拉到尤加莉和理卡身前,一面訴說剛才的事又一面要他幫尤加莉解咒。

得知剛才所發生的事,更甚至由理卡口中得知卡夫原來是用獨角獸的血作媒介施咒後,眾人也是暗暗意外出奇,不約而同的相視一眼,用療傷聖品的獨角獸血液來施咒,這還真是眾人意想不到的事。

現下把昏迷中的尤加莉放在一旁的沙發上,易龍牙盤膝坐在地上,看了又看,而看完又再看。

如此三遍過後,姬月華忍不住的問著:「龍牙,怎樣,有辦法嗎?」

她可受不了易龍牙時而低喃時而嘆息的古怪態度。

其實最想問這問題的人應是理卡才對,給易龍牙那怪裡怪氣的態度弄得焦急異常,如果不是還不熟稔,她也想放肆去催促質問,但現在有姬月華開頭,她也乘機道:「易龍牙,小姐沒事吧!」

身後有人出聲,易龍牙倒是站了起來,聳肩道:「還好,她是中了麻煩的詛咒,不要問我是什麼詛咒,我也不清楚,總之是屬於高級的詛咒……哎呀!」

聽到他的話,莉莎可氣得送了他一個爆栗,道:「你這個笨牙!這樣算什麼還好!」

「易龍牙,你救不了小姐?」

驀然被賞爆栗,再加上二人的話語,易龍牙啼笑皆非的道:「莉莎妳不要聽一半就打人,我是不知道詛咒,但不代表我沒方法!」

「你真是有方法救小姐?」理卡激動的追問,雙眼死命盯著,就像要確認他說話的真偽。

「嗯嗯,方法總是有的,只不過麻煩一點……」

易龍牙聳肩說到這裡,看似隨意的來到魔法陣旁,半蹲下身,一邊摸著那個用粉筆繪成的魔法陣,一邊又唸著只有他才聽得到的低語。

「小牙,你在作什麼?」雖然看得出他是有目的而作,但看他現在的模樣,莉莎著實不解,而且也禁不住的問了出來。

「……沒有什麼,只是確認一下這個詛咒的程度罷了,雖然我是不知道這詛咒,但我懂得一種專解詛咒類別的高級神術……那是由伊甸園處偷學回來的,滿方便的說。」

三連咒魔射、亡天女、六元素庇護還有失控情緒,這是易龍牙自地底城偷學回來的魔法,他也是在那時學懂魔法陣原理,但真正讓他能發動魔法陣效果的卻是在伊甸園,那時幫希琳和兩小隻鳶、鷲訂定契約魔法陣,就是這樣而來。

額外一提,他在伊甸園時會用功在魔法陣上,這是源於他滿喜歡學不同領域的東西和知識,熟練與否可以略過,但他對於知識是滿感興趣的,而因為他沒辦法像神術使能引導大自然力量進體再轉化(魔力沒問題,但技術上差很多),所以他才力攻魔法陣作為輔助,以求自己也能使用神術。

再額外提及,這屬特異的例子,作為一個非伊甸園又沒經過特殊修練的人,應是沒可能動用到神術,但易龍牙卻是例外,就像在地底城學魔法或天空都學懂幻想模式啟動法則般,他在伊甸園偷學懂了高級神術。

當說出有關於伊甸園,葵花居諸女是有點意外,但對於他提及六大世外之境,理卡則是驚訝,不過甫想到葵花居的人都不像一般人便即恢復過來。

雖然其他人不覺出奇,但易龍牙是頓了頓,其實他挺想看眾女的驚訝神色,然後再得到她們的敬佩眼神,那種帥氣感覺滿受用的,不過既然沒有的話,他不得不收拾心情,道:「不過我要作些準備,還有要……呃……是了,理卡妳先幫塔倫小姐活動一下手腳。」

「活動手腳?」聽到易龍牙不救人反要叫她作「奇怪事」,理卡還道是聽錯。

只是易龍牙卻是點頭道:「嗯,就是活動手腳,不用太複雜,總之就是搖動她的手腳,最好很認真的作,這會好一點。」

「好……好的。」

雖是不知怎麼解,但現在「唯一」能解救尤加莉的人這樣說,她也沒什麼話好說,遲疑一下便即轉身回到沙發那兒,真是把尤加莉的手腳亂搖亂擺,情況有點像易龍牙給人雙重搖晃的時候,當然程度上前者是溫和,後者屬激烈。

諸女回頭看了理卡一眼後,便把目光移回易龍牙臉上,似是等候著他的差遣,連理卡這外人他也動用,恐怕自己人的她們也是避不了幫忙,這是她們的想法。

莉莎說道:「小牙,你還要準備什麼?」

「對,龍君,你還要準備什麼?」雪櫻也加入的問道。

對於易龍牙要作的準備事情,她們都是滿有興趣的,不奇怪他懂神術,但她們挺想看他施展神術時的樣子,工作、私心一併來,她們就不介意幫忙。

只是出乎她們所想,易龍牙並沒有安排什麼工作,只是聳肩淺笑看了理卡一眼後,道:「好了,先說說正事。」

漠視兩人的自薦發言,易龍牙一副自說自話的樣子掃視諸女,其中視線最集中處莫過於姬月華和莉莎二人,當她倆,不,是諸女還猜想間,易龍牙卻忽然雙手提起,冷笑的捏住莉莎和姬月華各一邊的白嫩臉頰,不重不輕的拉扯著。

「哇呃!痛、痛啦,小牙(龍牙),你發什麼傻!」

意外受襲,兩女異口同聲的說著兼有肢體反抗,不斷拍打著易龍牙的罪惡雙手。

「會痛才有鬼,又不是很用力。」

不管拉扯還是捏住的力度都屬於少量,易龍牙還真不怕會弄傷她們,不過也是這原因,兩女的反應才輕度得很,只做著沒意義的拍打動作,即使不痛她們也不想自己的嬌嫩臉頰被人任意拉扯。

心中輕嘆一聲,易龍牙臉上卻露出一些不悅,這看得還在奇怪的眾女知道他是有什麼「想法」,一時間也不出聲。

而他則是道:「我不是發傻,傻的是妳們,妳們是嫌命長,還是認為我太閒?」

滿奇妙的問題,自他擺出一副不悅的表情下吐出。

「什麼發傻?」莉莎莫名其妙的反問,爾後頓了一下,再補充道:「喔,還不放手。」

聽著莉莎的反問是沒什麼,但聽到後面就像故意作對,他的手力大了一點……很公平的是兩手的手力是一起提升,絕不厚此薄彼。

「問我?妳們兩個就算不怕死,也拜託顧一下我不想妳們死的感受,妳們知不知道亂打破運作中的魔法陣是非常危險的事?」

易龍牙表情依然不悅的說著,而此時諸女都是以好奇的目光盯著他,他這個樣子明顯就是有話說。

「我告訴妳們,剛才妳們還有塔倫小姐都是從鬼門關逃過一劫,尤其是塔倫小姐。」

他一開始的語氣本就不是太大,而當提到了塔倫時,語氣就變得更低,他是不想讓理卡聽到,當然只是理卡及尤加莉聽不到罷了,葵花居諸女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多雙美目不信似的直視著他。

「哼!不要這樣望我,我講的是實話,一個魔法陣會升起結界,就是代表著它在運作,而一個魔法陣運作起來,其他弱的不說,但這個會用獨角獸的血作媒介的魔法陣卻非常不簡單,妳們硬打掉魔法陣……」

易龍牙說到這兒稍微一頓,眼光變得銳利的盯住姬月華和莉莎,續道:「還好,今次月華的力量壓得下結界還有結界本身有極高安定性才沒事,但如果妳們遇到更高級的魔法陣的話,不單止失控的魔力會反攻妳們,陣中人更會直接遭殃,被大量魔法貫入體內,活生生的給……弄死。」

彷彿覺得單是說的不足夠,易龍牙說到最後處還加上動作,大姆指在頸前橫劃一下,也算他聲音壓得很低,理卡並不以為意,要是她知道尤加莉剛剛這麼危險,不歇斯底里的慌亂一番才怪。

「不會……呃!」

早知莉莎性子如何,一看她想失聲喊出來,易龍牙本來捏住她臉頰的手,立時移到她的嘴前按著,不讓她叫出聲。

「龍牙,你說笑吧?」

是不是說笑,相識、同居那麼久,她們哪會不知道究竟是前者或後者,看著他那沒好氣的表情,眾女總算明白他為什麼要把理卡支開。

當莉莎不叫時,易龍牙也收回了雙手,道:「我沒開這方面玩笑的興趣,我剛才說的是真話……給妳們臨時補上一堂,如果以後遇著運作中的魔法陣,妳們可要小心點,沒必要的話,盡量不要強破它,尤其陣內有人,而妳們又想救陣中人就一定要小心,寧願它自然停下亦不要強攻。這方面素清也應該很清楚,雖然『能源』和『結構』不同,但『法陣』和『魔法陣』都是差不多,要是給強破失敗,那反噬的後果大多是惡果。」

說得很認真,雖然說起來是虛幻一點,但他沒有打哈哈的打算,因為強破魔法陣真是非常危險的事。

本來還想易龍牙是小事化大,但當看到他的認真時,眾女也是認真聽著,其中尤以凌素清為最,魔法她是不懂,但法陣方面卻是大行家,如果真如易龍牙所說,那剛才尤加莉的確很危險。

能用獨角馬血作媒介,這魔法陣的魔力不會低得到哪裡,貿然強破的確是非常不智,是以當諸女的目光投向凌素清時,她也沒猶豫,頷首道:「的確,非常危險。」

連她也這樣的說,姬月華和莉莎倒是無話可說,只是片刻,莉莎略帶怨氣的道:「喔!小牙,我們哪知這些,總不能看著塔倫給困住也不管吧!」

「就是嘛,還無端拉人家的臉頰,會痛的。」姬月華也加入怨言行列。

而不是說生氣,只是覺得好險,易龍牙自然知道她們是不諳魔法一事,會犯這種攸關生死大失誤,錯不全在她們,不過當聽到莉莎和姬月華的話時,他卻是微怒的再次伸手捏住她倆的臉頰,忍著怒意的強笑,沉聲道:「不要耍嘴皮,而且妳們兩個跟我說無端受襲的話,不會覺得臉紅嗎?」

無端受襲,他可是受了不少。

「對、對不起啦,快放手,快!」兩女似哭又似笑的拍打著易龍牙的雙手。

孫明玉介入的勸著:「龍牙,你就不要玩了。」

領袖大姐出聲,易龍牙自然不敢不從,事實上他也沒捏下去的意思,白了二人一眼,說道:「才不是玩,我可是為妳們好。」

「喔!那也不要亂扯臉頰嘛,要是我破相的話,我要你把貳式子彈給吞到肚子!」

「算我一份,要加進秘製的辣汁!」

指著臉頰,兩女一臉怨懟的噘著嘴兒,發出低微但可聽及的怨言,裝起來她倆真像十足的受害人,而易龍牙則是完美的加害人。

「唉!妳們真是很麻煩。」看著她倆微紅的臉頰,易龍牙無力的嘆了一聲,便再提雙手,但今次不是捏住,而是輕輕撫摸她倆「受傷」的臉頰,溫柔又慢慢的揉搓,道:「怎樣,這樣不痛了吧!」

完全不覺自己逾越了一般男女規範的行為,他邀功似的問著兩女,也不想想這是誰造成的,不過他的問題,愕然中的兩女是答不上,只是兩頰漸紅地盯著他,霎時間反應不過來。

「喂喂,妳們多少也應我一下,妳們不答的話,我會很尷尬的,還是這樣不舒服?」

他的尷尬不是指逾越行為,而是他不想唱獨腳戲罷了。

「不,會很舒服的。」

這是觀眾們想的,看他那揉搓著兩女臉頰時,臉上溫柔中又藏了點憐惜似的笑意,她們其實有點羨慕著兩女。

只是這羨慕不多久就散開,只因為理卡回到了他們身旁,道:「易龍牙,現在可以了嗎?」

「呃!」

由開始的不覺,而逐漸意識到手上的柔嫩溫暖,易龍牙心頭一陣蕩漾,心跳也加速起來,忽然有種不想放開的感受,要不是理卡介入,嚇得他神智回復過來,他才不會這樣快收手。

「龍牙(小牙),你很笨!」

紅著臉,為剛才的事而感到尷尬,兩位向來大而化之的女子,都在聽到理卡的話後喚回了神智,而一旦回復過來,二人均是面紅耳赤地賞了他一記爆栗。

雙重攻擊並未在意,不當一回事的易龍牙一副道貌岸然,勉強裝出鎮定的樣子,道:「咳咳……妳說什麼可……對、對,可以了、可以了!」

差點說出了什麼失禮的話,幸而直覺及時止住了,易龍牙還能迅速改口,而大概心繫於尤加莉安全,對於易龍牙和兩女的怪異舉動,理卡是看到,但卻沒意識到這代表什麼意思,彷彿那種舉動是跟握手一般沒啥特別。

搔了一下臉頰,易龍牙再次輕咳一聲,即把一旁的粉筆取起,這是卡夫繪陣完畢後,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的,早先進來時他便已留意到,所以要畫起來倒不用著人或自己去找。

不過他在畫之前,倒是帶著不安的回頭偷瞄兩女,正好兩女也是看著他,視線一旦接觸,兩女即席給他來了個鬼臉侍候,有見及此,易龍牙稍微一呆後,倒是報以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心情其實有點複雜,雖說她們不在意是好,但他又覺得有點失落。

「還……還是冷靜一點。」

裝模作樣的輕咳一聲又低喃,他就專注回要幹的事上,繪畫起魔法陣。

打起精神,他便在眾女的視線下開始畫下一個單看已經覺得頭暈的魔法陣,直至他暢順無阻滯的完成後,眾女視線中盡是驚奇佩服的意思,均想不到他竟能把這種複雜得要死的圖案畫出來,線與線交錯連接成陣,在陣內更有複雜的伊甸園古文字,縱是外行人也看得出這魔法陣是很高級。

「好,完成了。」

魔法陣完成,易龍牙自是有成就感,世上能像他順暢地畫出此等高級魔法陣的,實是沒幾人,完成了後心道:「沒退步呢,這麼久沒畫又沒複習也可以畫得這麼順利,真想不到,嘿嘿。」

心中響起一陣得意的笑聲,這種成果的確會讓他高興,不過表面上沒有多大表示,只是很沉穩的淡笑,回頭道:「好了,現在可以……唔?」

當他回頭後,可是看到眾女以怪怪的目光看他,一瞬間他就不自在起來,略微不知所措的道:「妳、妳們怎麼了?」

他想要耍帥時沒人有反應,但他沒這種心思時,竟會得到他剛才所希望得到的反應,然而此時的他卻感受不了高興,只是詭異罷了。

聽著他遲疑的話,眾女倒是從敬佩中回到平時,孫明玉的臉頰泛起不容他人察覺的淺淡紅暈,一手按著臉頰,支吾了一下道:「唔……呃……是了,那把塔倫小姐放到陣內吧,不要浪費時間。」

「沒、沒錯,快開始啦!」姬月華輕咳一聲的說道。

「不要淨說笨話。」凌素清偏頭的說道。

三女一連串的話,聽得易龍牙露出古怪的樣子,不過倒是擺手道:「妳們怎麼這……開始就是了。」

雖然奇怪她們的表現,但他並沒有追問下去,問到一半就打住改口,只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問下去是一件滿危險的事,轉身就抱起了尤加莉,把她安置在魔法陣內,跟著再取過了藏在卡夫身上的剩餘獨角馬血。

手執盛血試管,當同在陣內的易龍牙唸咒,發動起魔法陣,讓它升起結界後,手上的紅血一灑,四翼級神術「星辰的解放」頓時出現,白光沖天而起,陣內二人的身影被白光所蓋,陣外之人根本看不清內裡。

「小……小姐會沒事吧?」

看著白光突現,理卡是有衝進內裡的衝動,只不過當她遲疑地說著時,肩頭便是給菲娜一手搭著,道:「沒事的。」

如果現在脫口問她為什麼這樣篤定,她大概也會脫口說「因為他是龍牙」這句話,不過這一問一答終究沒出現。

理卡還真想問為什麼時,莉莎已經笑道:「沒事的啦!」

「但……咦!小姐!」

白光維持不多久便消散起來,而當可視及內裡時,結界也隨白光消去了,至於尤加莉則是給易龍牙抱在懷中。

「易龍牙,小姐沒事吧!」

理卡第一時間上前問著,而隨後的姬月華也插一腳的問道:「塔倫是不是沒事了?」

「小牙,結果是怎樣耶?」

「龍君,塔倫小姐不會有事吧?」

問話氣氛熾熱,對於剛用完高級神術的易龍牙來說,這氣氛很不好受,臉上滲冒出汗水,怪聲道:「我不是那麼信不過吧!」

這是個好問題,所以菲娜是乾笑的解答道:「不……不是信不過你,我們只是怕有變數罷了。」

「原來是這樣,不過少擔心了,沒有變數發生,等等……如果是怕有變數的話,那為什麼妳們不先關心我?」

乍聽是沒問題,但想深一層,易龍牙的表情可怪異起來,語氣中也藏著點兒驚異意思。

「喔!不要那麼小氣,就算有變數,你也不會死嘛!」

真是一句讓人高興和不高興的話,易龍牙苦笑的想著。

而在姬月華說完後,凌素清倒是淡然道:「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比我們早死嗎?」

聽見她的話,易龍牙呆了一下,即皺眉道:「我何時答應過?」

「那──你會比我們早死嗎?」

「那」字稍稍拉長,凌素清語氣還是蠻冰冷的問了起來。

「不會。」易龍牙很老實的搖頭。

而凌素清則是滿意的頷首,漠然道:「很好,你已經答應了。」

「這!」

「你們不要鬧了,龍牙,塔倫小姐她沒事吧?」

他們要鬧其實沒問題,但孫明玉看及了理卡欲插話又不好意思插話的樣子,便代她追問起來。

「就說了沒事……哈,妳們看。」

說到一半,易龍牙就發出事實勝於雄辯的回答,給他攔腰抱著的塔倫,低「嗯」了一聲,眼皮顫動再顫動,不一會,她就再次睜開了眼睛。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10.07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