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2
累積人氣
24645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10.3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鞦韆∼
葵花居,客廳

當易龍牙被葵無忌趕走,由飯廳的東門回到主樓時,可嚇著了恰巧由廚房出來的凌素清、凌素清身後的孫明玉、分發刀叉的菲娜、一腳踏進飯廳的莉莎,還有坐在椅上的拉彌加諸女。

「小牙,你又病了嗎?」莉莎一開口就是關切兼訝異的問著。

但聽在易龍牙耳中,這是很接近詛咒。

「天變?」凌素清很認真的說。

「他今天有事嗎?昨天沒聽過。」孫明玉偏著頭,一手按臉頰的自語起來。

菲娜眨著眼的問道:「龍牙,你還好……吧?」

「哎呀呀……」拉彌加意義不明,以指尖放到唇前,古怪的笑著。

「妳們……我再說一遍,我間中也會早起,所以不會天變,也不一定是生病!」易龍牙聽著她們脫口說話,高調的不滿罵著。

「怎能怪我們!」

被他罵到,雖沒惡意只有怨氣,但眾女倒是想告訴他,這完全是他自找。

孫明玉搖了搖頭,說道:「好了,既然你今天早起床,那就好好的工作,廚房那些早餐,幫忙拿出來。」

「喔!」給逮個正著,除了認栽之外,易龍牙也想不到其他反應。

比起平時更有效率,不用等叫易龍牙起床,當早餐完成後,剛才還盥洗整理儀容的眾人也來到飯廳上,開始吃早餐。

「龍牙,想不到你今天會這樣早耶!」

「很出奇嗎?」易龍牙惡聲的反問。

然而,姬月華當作看不見,笑說:「嗯,這個也蠻出奇啦,就好像聽到高官說政府內部沒貪污一樣,很出奇。」

「喂喂,不要把罕有和不可能掛勾!我間中會早起只是罕有而已!」

「龍君,知道罕有的話就應該改掉,不然會教壞希琳。」抵不住他說罕有時的自傲表情,雪櫻皺眉的罵著,這不是值得驕傲的事。

「雪櫻姐姐,不會啦,莉莎姐姐告訴我,如果學了大哥哥賴床的話,就會變得像街邊的流浪人一樣,不過我認為大哥哥很好。」希琳以稚嫩的聲線,說出了一番令人搖頭的怪語。

「這是什麼爛比喻……不!莉莎妳究竟把我說成什麼!」

「還有什麼,當然是反面教材,難道你要我贊成希琳學你賴床嗎?」

「呃!」

莉莎被質問後,可是很不客氣的反擊回去,瞧著易龍牙立時語窒的模樣,傲然的簡潔笑道:「哈!蠢才小牙!」

「嘖!」還真的是無話不駁,易龍牙只能發出不服氣的音節,這話題上,道理永遠不在他那邊。

他認輸的話,莉莎也沒追擊念頭,話題上便是由日常的無聊事開始談起,然後到前日開張的咖啡室,什麼也拿來討論一番。直到眾人吃完了早餐,他們倒是還留在飯廳上,有時發呆,遇到感興趣的話題就在其中參一腳。

難得今天是公眾假期,大學那邊沒課要上,而且作家女士和席家兩姊妹又任性地自發性休息,是以今天,葵花居眾人可空閒得離譜,足有大半天給他們肆意揮霍。

「說起有錢人的屋子……上次去海崖古堡,『那個』還不錯呢!」

當話題天南地北任意轉動時,眾人是談到一次保護某豪門貴婦的任務上,焦點則是那貴婦所住的豪宅,而不知怎解,說著間,姬月華忽然提起了海崖古堡。

最怕聽鬼故事的雪櫻,就算已明白海崖古堡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一旦想起那古堡怪裡怪氣的氣氛,就渾身不自在,急道:「月、月華,無端提起那鬼地方作什麼!」

姬月華被她質問一下,可是露出不服氣的神情,聳肩道:「不是無端,但我真是覺得『那個』還不錯,你說是嗎?龍牙!」

「……月華,妳說的『那個』究竟是什麼?」

易龍牙是整張飯桌上,唯一還吃著東西的人,一手握著長如人臂的麵包,一手撕著麵包來吃,一聽到姬月華的問話,愕然的反問姬月華,他還真不知「那個」是什麼。

「笨,當然是那裡的花園的鞦韆。」

「鞦韆?」飯桌不少人都是奇怪的說著。

「妳說的鞦韆……啊,我記起來了,那裡真是有座鞦韆,好像是雙人用。」

雖然是殘破不堪又長滿藤蔓,只不過易龍牙在想起那座鞦韆後,也想到它要是回復原樣會是蠻好看的東西。

「原來是那座鞦韆,我也覺得不錯,跟周太太那花園中的金製鞦韆有得拚。」曾去過海崖古堡,莉莎也見識過那座鞦韆。

而在她說完後,在港城住久了的孫明玉等人,都是露出恍然的神色,看樣子他們也有不少人去過。

「媽媽,那鞦韆好玩嗎?」看著在場各位差不多都明白,希琳擰著眉峰忙問拉彌加。

曾經看過一次鞦韆的拉彌加,被女兒問著,笑說:「那座鞦韆已經不能玩,不過很久之前,應該會很漂亮。」

「其實也不止鞦韆,那花園本來也應該很漂亮。」孫明玉補充的說道。

「啊……」希琳拉長了音節的嘆息。

易龍牙看著她的樣子,也實在猜不到她在「啊」什麼勁。

只不過,當希琳「啊」了一會,快要停下時,莉莎卻是不冷不熱的道:「嗯……這樣說來,我們家的樺園好像太冷清,真想有座鞦韆。」

「唔!」

在靜默的場合中,有時這種不冷不熱的說話,會引起很大的迴響,莉莎一句無意的話,引起眾人把視線焦點移到她身上。

而她發覺到後,也不見什麼尷尬,很認真的道:「不是嗎?我們家的樺園除了樺樹外,就再無其他,很冷清耶!」

「這樣說起來,也對。」孫明玉率先點頭的贊同,樺園那邊的確太冷清了。

「如果有鞦韆的話,可能會比較好。」菲娜態度似在自言,但是音量上眾人都是聽得到,而她的話,也正是眾女的想法。

雪櫻深有同感的道:「的確,觀感上樺園太空虛了。」

想了想,森流繪即附和著她們的話,亦頷首道:「沒錯,如果多一座鞦韆,看上去應該會好一點。」

「妳作什麼同感的樣子?」

剛才之所以說「也正是眾女的想法」而不是眾人的想法,原因就在於易龍牙的不妥協,易龍牙看著森流繪認真的點頭頷首,心中沒什麼好感覺。

姬月華說道:「我也認為會挺好看,怎樣也應強過什麼也沒的樺園。」

「樺園有樹的。」易龍牙低頭,一面撕麵包一面心想著,沉靜得很,對此話題不想介入。

凌素清喝了一小口茶,漠然道:「的確。」

「哎呀呀……就說了樺園有樹嘛!」易龍牙心想著,如果需要動作表現,其實可以兩手攤開的搖頭冷笑。

席紫苑雙手微搓置於桌上的空咖啡杯,淡淡道:「鞦韆嘛,風鈴草,我們以前好像也有一座。」

「說起來,我也未知她們兩姊妹原本住在哪呢!」易龍牙淡淡的想著。

席悠悠聽見其姐的問話,聳肩說:「它還好。」

希琳忽然道:「啊,姐姐,我們家以前也有鞦韆,媽媽,妳說是嗎?」

拉彌加笑道:「嗯,是呢。」

她說完後,眾人靜了一下子,最後倒是孫明玉在不自覺下,一手按著臉頰,微嘆道:「雖然很突然,不過我真想樺園裡面有一座鞦韆……」

「沒錯喔!」

「最好不要。」易龍牙還是低頭咬著麵包想道。

「真想有座鞦韆。」

「……不好的感覺越來越強。」易龍牙依舊想道。

「有就好了。」

也不知是誰發起,當眾女異口同聲的附和後,視線慢慢地轉到出神似的易龍牙身上。

「糟糕……為什麼會覺得這麼冷?」咬麵包的動作也給定了下來,本來滿輕鬆,在心中左批右評的易龍牙,就像感覺到什麼,驀然停下了一切動作,而在驚異下抬頭,環視了一下,發覺自己成為了焦點後,僅是呆了呆,即道:「妳、妳們又想怎樣!為什麼這樣望我!」

訝異的脫口質問後,易龍牙就像意識到什麼,不,應該是他早就意識到,只不過現在是更加確定罷了,輕咳道:「咳咳,抱歉,我想起有事,先走……呃!」

姬月華按住了他的肩頭,不讓他起來,用其水汪汪的眼睛,盯著他,道:「等等嘛,龍牙。」

「喂……喂喂!妳們不要開玩笑,哪有家庭這樣無聊,只是隨口說一下,就跑去買鞦韆!」看到姬月華那雙眼,易龍牙可是給略帶可憐似的表情騙得呆然起來,但總算過往的吃虧經驗生效,他很快回復過來,吼聲喊道。

「喔!小牙,你吼什麼吼!我們又不是要你買鞦韆,我們才不是那樣浪費,菲娜,妳說是嗎?」

菲娜接下了莉莎的話,挺認真的道:「嗯,的確不是要你買,而且也沒地方買呢!」

「呃……難道是直覺錯了?」

菲娜的信用度可是蠻高的,不過就在他疑惑間,孫明玉也輕笑著,沒好氣的道:「不要這樣懷疑人,我們只要需要你出一點勞力罷了。」

「勞力?是要我搬回來嗎?這樣倒沒問題。」聽到只是出勞力,易龍牙是有點放心,不過當看到孫明玉那漂亮但狡黠的神情,卻是心道不好。

果然就在他還未反應改口前,凌素清已用其冰冷語氣,搶先截下,道:「沒問題就好,鞦韆可是要拜託你製造出來。」

「什!製造,不要給我說笑了!」

「才不是跟你說笑,與其出去買,不如自己親手製造家庭味道的鞦韆,這樣很好喔!」

看見姬月華肯定的點頭,易龍牙轉頭望她,怪聲道:「這是什麼鬼的很好!」

「有什麼關係,反正小牙你應該辦得到。」

「喂喂,妳們……真的當我是萬能的嗎,問也不問就要我當木匠?」易龍牙詭異地問著,只因為莉莎的話,是博得眾女的同意點頭動作。

而給他一問,眾女想了想,眼中多少都有著這種意思。而最離譜的也屬希琳,她心中的易龍牙真是萬能。

「喔!小牙,你就不要像小孩一樣彆扭了。」

莉莎一副姐姐看小弟彆扭的模樣,這可給易龍牙巨大的無力感,叫道:「妳們才不要像小孩子的任性!」

「真是拿你沒辦法,小易,你就幫幫人家嘛!當是素清求你啦,素清平時也沒求過你作什麼,今次可是很少有,就答應人家好不好?」就在易龍牙不憤的說完後,凌素清毫無先兆下,竟換去平時的冰冷表情,眨著似有水氣的明眸,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深深注視易龍牙。

「不行!那是演技、那是演技!」雖然心底是這樣的吶喊,只不過易龍牙瞧著凌素清少有的可憐模樣,憐意大增,還真的是不願拒絕她。

「喔,龍牙,我也拜託你,就一次嘛︱︱答應啦!」姬月華趁他猶豫時可參了一腳。

而莉莎也不落人後,語氣沒了平時的強勢,軟軟柔柔的道:「小牙,我想要一座鞦韆。」

「大姐,妳……妳們不要玩得這麼過份,哪有可能說造就造?鞦韆不是抽籤,可以即時拿出來玩……」

明顯是反抗意思不足,語帶無力的易龍牙強行移開了視線,不再直接給凌素清攻擊,但入目的都是女生,就算別開了視線也逃不到哪裡。

此時,易龍牙正好看到雪櫻懊惱又尷尬的道:「龍君,我認為有鞦韆會好一點,可以拜託你嗎?」

菲娜也加入道:「龍牙,我也來拜託你,可以嗎?」

「嗚呀,不是可不可以,而是太亂來……玉姐,妳來說一下……」看著她們請求的模樣,易龍牙說什麼也不能太直接拒絕,摸著鼻尖說到一半,就是尋求孫明玉幫忙。

只不過「啪」的輕聲響來,孫明玉給予他最後一擊,雙手於胸前合十,蹙眉凝視他,軟語求道:「龍牙,玉姐也求你啦!」

「呃!又、又想用這方法迫我就範,可惡,不能再中計……不過,該死!」呆呆看著孫明玉片刻,易龍牙雖然已不是第一次面對她們這種方法,但看著看著,他最終還是失守,又一次敗於色相之上,方法再老再舊,對他仍是有效得很,他嘆道:「行了,我去造就是了,一座鞦韆就一座鞦韆!」

「果然是龍牙,笨笨色色的,真有趣。」看著他的快速失守過程,席悠悠輕笑地低聲自言。


樺園

既然是答應了,易龍牙自然要開始動手,只不過看著眼前切割好的木材,雙手抱胸的他不由得低喃道:「葵叔,究竟把葵花居看成什麼,竟然在北樓裡塞入這麼多木材?」

要造鞦韆的話,自然不能少了材料,只不過剛才他還在飯廳處,想去木廠買木時,孫明玉就像猜到他想什麼,直說了北樓有材料,不單止切割好的木材,就連鐵塊、鐵枝、磚頭和沙袋等等不常用品,都貯藏在北樓地下三層的物料室內,隨他怎麼用也行。

當然疑問雖有,不過現在既然把木材和鐵枝搬到樺園來,易龍牙也不去在意有的沒的,甩頭不想,反正北樓向來是葵花居中最奇怪的地方。

「唔嗯,造鞦韆還是第一次,總之造得安全就是了。」

兩手按著頸項,易龍牙看著兩樣主要材料,倒是開始想想那以往見過的「私人鞦韆」模樣。

「搞什麼也好,先想個形狀,大概兩邊各有三根鐵枝,成箭頭狀,箭尖向天,三個末端插地,很好,一般公園的鞦韆都是這種架式,然後就是一條鐵枝橫放兩箭頭上,再吊鐵鏈下來,這樣應錯不……」

「喂喂!」

就在易龍牙慢慢整理期間,忽然背後處傳來聲響,回頭一看,就見菲娜和姬月華二人來到自己的身後。

「妳們出來作什麼?該不會是監察我吧?」基於時間只過三十分鐘,易龍牙對諸女的「誘騙」還記恨在心,說話時滿是晦氣。

然而對於他的晦氣,姬月華沒多在意,刮了他鼻尖一下,笑道:「嘻嘻,我也知道剛才難為你,所以為了贖罪,我跟菲娜是特意來幫你的。」

「幫我?」

菲娜認真的點頭道:「是的,我們是來幫你,你一個人工作會很辛苦吧!」

想到剛才的事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菲娜略微尷尬的笑說。

只是對於她二人,易龍牙卻是面靜心不靜,想道:「假的、騙人的,她倆一定是來湊熱鬧!」

眼見二女的眼睛閃出那熟悉的精光,不擅收藏心事的她們,臉上就好像寫著「很有興趣」四個字,熟悉她們的易龍牙自是一眼就看出,心頭湧現詭異的感覺。

「頭痛!」

只聽他似碎碎唸什麼,但又聽不清楚,姬月華狐疑道:「唔,什麼痛,我聽不到。」

「呃!沒、沒有……這樣吧,如果妳們真是想幫我,那麼去北樓,幫我在物料室裡,找一根高闊都是七十點三三公分的木材,我需要的,記住是高闊的七十點三三公分,並不是長闊。」易龍牙眼中閃出一抹精光,立時擺出認真的樣子,清清楚楚地交待下來。

而二女聽後倒是「啊」了一聲,唸了一遍。

姬月華精神十足的道:「我們明白了,菲娜,去找木材了!」

「好的,我們會盡快找過來。」菲娜說完後,便是跟姬月華往北樓走去。

「呼……不要怪我。」向著她倆背影合十一下,易龍牙便是繼續想:「……大概形狀有了,是時候選地,唔,要選硬地的話,整個樺園都差不多。」

放眼望去,由主樓到樺園處,是有一大片半圓狀的空地,偶有兩、三棵樺樹,這是出於平時用來練習的原因,所以選地是絕不能選此處,但偏生又不能太遠。易龍牙最終在空地走了一圈,是選定了正對主樓西門出入口,半圓空地邊緣的地方。

除了有一棵大樺樹在旁,四周都算空曠,可以容納到一座鞦韆,算是最理想的位置。

「好……就用這裡……唔?」

「小牙!」

就在易龍牙選到了地方時,卻剛好聽到莉莎的聲音,他自然地回頭,就看到莉莎跟凌素清正往自己方向走來。

「妳們出來作什麼?」

「嘿嘿,小牙,我們當然是來幫你,放你一個人工作,會很辛苦唷!」

「又來!」眼是靈魂之窗,單看莉莎和凌素清的眼,易龍牙已然皺起眉頭,一臉詭異的問道:「妳們是來幫忙?」

「不滿意?」相較於莉莎,凌素清的表現顯得漠然很多,一如平常……不過這前提,是要排除她那熱烈的目光。

「這……不是不滿意,對了、對了,如果妳們想來幫忙,我正好有事拜託妳們。」

「是什麼事?」莉莎很積極的追問。

而本著不跟她們耗下去的決心,易龍牙強笑說:「妳們跟來就是了。」

當他領著兩女回到放置材料的地方,一手拿過兩把雕刻刀,一手又拿了一根木材,分別塞到二女手上,嘆道:「妳們也知道我品味還是手工都不是很好,如果弄好了再雕花紋可花時間,所以拜託妳們幫我雕一些東西上去。」

「這個算你有自知之明,不過雕一些東西,那是要雕什麼?」

莉莎跟凌素清對望一眼,他不亂來作畫自然高興,但一時間要想繪什麼,則是挺困難。

然而,易龍牙才不管那麼多,道:「放心,只要是妳們雕的話就可以,什麼也行,最要緊,是不要急,慢慢想、慢慢雕……妳們可能不知道,物料室的好木只有這幾根,雕錯一根,就是沒了一根,妳們可要小心一點。」

看著易龍牙合掌衝她們一拜,莉莎即時挺胸自信的道:「沒問題,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素清,我們回去慢慢想。」

「嗯,放心。」

兩女感動似的說了一遍,便拖著木材回去主樓。

至於易龍牙則是無聲的苦笑,剛才的合掌一拜,可不是表達誠意,而是向她們懺悔罷了。

「要盡早完工才可以……不過地點是找到了,但這樣還是不行,有沒有辦法把地面弄硬一點……現在鑲了固定支架的方形鐵還是會有危險……」

本來打算速戰速決,只是決心才起,他又要面對難題,樺園的地不是真的軟得可憐,但離理想的硬度還差了一截。

「唔,總不能用混凝土把這裡弄硬,這樣玉姐會殺了我的……哈,有了!」

當他感到困難之際,忽然腦海靈光一閃,本來愁容換喜色,從一旁的樺樹折下了五枝大小差不多的樹枝,以五角星的五角為點,插在他理想鞦韆位置的五角之上。

「嘿哈,也不得不讚自己聰明,學道術就有這個好處。」

似想到對策的他,稍微自戀過後,手一揮,即作起手印,兼而唸道:「天地五行屬不盡,混沌陰陽無有期,相生又剋自成理,召來火氣換土成,敕令陣始!」

這次造鞦韆也夠他煞費心思,為求硬地,他是在開出一個「烈火換土生法陣」。但見五角星結界之內一道紅火乍現即消,雖說外表好像沒什麼變化,只不過結界內的草地受火氣一灼,已然堅硬得足能媲美混凝土,硬得出奇,至於那些樹枝則是熔回地面。

「呼……法力不夠的人,還是不要亂用法陣……嗄……」

易龍牙可不像凌素清和李清風他們這些道士,用一次法陣,已經夠他感到相當疲累。

「好,現在就是固定方形鐵。」

易龍牙一決定了就是幹,回去把那些鞦韆材料搬來就開始動手,量了量距離,他就開始鑲鐵板在地。

「龍牙?」

「啊!」

努力工作之中,一聽到後面傳來叫喚聲,單膝跪地的易龍牙,臉立刻變得鐵青,果然在他回頭時,看見孫明玉和雪櫻衝自己而來。

而她們二女未曾出聲,他已然說道:「我明白的,妳們是幫忙沒錯吧!」

當中沒有疑問成份,他是肯定了二女「不是來參觀的簡單」。

雪櫻奇道:「你怎麼知道?如果有什麼要幫忙,不用客氣,我跟玉姐可是知道該怎麼握線鋸。」

奇怪歸奇怪,但她說得認真,而一旁的孫明玉則是很有興趣的點頭。

「但我不需要用線鋸!」心中悲鳴是一回事,易龍牙表面還是僵硬的扯起了嘴角,道:「這樣還真好,我正感到人手不足,妳們幫我找幾塊鐵板,切割成不同形狀,最要緊是不能是長方形,妳們也知道這些小品的概念形象是我的弱項,非拜託妳們不可。」

「這也對……不過,龍牙你好像在敷衍我們?」真不愧為孫明玉,對於易龍牙的心思可是有所懷疑。

只不過為免給她們麻煩到,易龍牙可把自己的演戲潛能盡情發揮,苦著臉道:「敷、敷衍!我不造了,給妳們迫著開工,現在還被懷疑,唉!」

「龍君,玉姐不是這意思啦!」

「喔!抱歉抱歉,玉姐錯了,我們去切就是,不要氣。」

最怕他自暴自棄的狀態,孫明玉和雪櫻忙說了一聲,便是立刻拿著鐵塊離開。

「哼……真是活見鬼,我好像已經沒退路了……哩哈哈哈、啊哈哈哈!」

看著她們二人跑開,雖然良心有點刺痛,不過他連多懺悔的時間也沒有,就詭異地冷笑起來,非常可怕。

既然是沒退路,他倒是要速戰速決,量好了角度,便是把六根鐵枝用手刀砍成預想長度,認真的他所砍出來的手刀,鋒銳程度有如神刃魔鋒,銳利得可怖。

把鐵枝插好,再橫置一條長鐵,抵住兩箭頭上,然後也不需工作服,只戴眼罩即開始他的焊接工程。

「喂喂,龍牙!」

此時森流繪和席紫苑來到,當她們叫聲一起,易龍牙本來認真的臉孔,忽然泛起異常明顯的笑容,道:「妳們兩個來得真好,可以麻煩妳們,幫我把那根木材,切成多個小木塊嗎?我有用處。」

「切成那樣子有用處嗎?」

雖然是有心(可能是好奇)來幫忙,但聽到他連一句話未問就要她們幫忙,她倆倒是有點意外。

「繪,妳胡說什麼?木塊當然有用,拜託啦!」

易龍牙很少會求森流繪,一聽到他這樣認真求自己,森流繪即把疑慮消去。

至於席紫苑雖有話說,但迎上了易龍牙單手一拜,她也無話可說。認真做事的男人,可有不能抗拒的魅力存在。

兩女拿走一根木材後,易龍牙的笑容即退,雙眼半開半合,低喃道:「我……完了、死定了。」語畢即咬緊牙關。

焊接已經完工,至於主要的兩條鐵鏈和坐板他早就完成,坐板是一人用的長方形,質料則是特製的隔熱塑料所製。另外鐵鏈部份則是外塗這些特製隔熱塑料,就算給太陽照了大半天也不會熱到哪裡。

把兩鐵鏈的鎖圈鎖到橫鐵上,鞦韆的雛型登時成形,接下來只要用木材包裹起鐵枝,就能起到眾女要求的美化作用。

「還差一點……呃!」

就在他想開始收尾的工作時,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忽然傳來,而伴隨的是希琳的聲音。

「大哥哥、大哥哥!」

「……嘿哈,這樣恐怕……唉!」

希琳來不要緊,但她身後是席悠悠和拉彌加,這足以讓他頭痛苦笑。

「大哥哥,我和……」

希琳跑到易龍牙身前,氣喘吁吁說了一半,易龍牙已經擺手道:「我明白的,妳們是來幫忙吧?」

「大哥哥好厲害,怎麼知道人家來幫忙的說!」聽到易龍牙的問話,希琳兩眼放光的急聲問道。

「哼,當妳把生死置之度外,就會明白……」

唸了一句,拉彌加和席悠悠也隨後來到,易龍牙絕不廢話,即道:「妳們三人來得正好,現在鞦韆快要搞定,只是在上色方面,我是有點猶豫,如果妳們能幫我整理一下,我們家有多少顏色的油漆就好了。」

「整理油漆色類……這樣好像很沒趣。」

席悠悠的回答倒是直接,只是……

「風鈴草,這樣會很有趣!」易龍牙更直接,倏然氣勢大增的朗聲答著。

席悠悠瞧見他那認真神情,只是稍稍「啊」了一聲,即點頭表示明白。而她一退下來,拉彌加和希琳也沒話好說,相視一眼就離開易龍牙的視線範圍。

「……唉!」

長嘆一聲,易龍牙即時動起剩餘下來的木材,把一根四方形的木材由一端砍至另一端,由一根分成兩根後,再以指力把其中一面挖出適於鐵枝大小的坑槽,然後放到鐵枝旁再合起。

他的非人力量有時除了可怕,也可扯上實用二字。


半小時後

「嗯唔,怎麼今天這麼靜?」

時間才到下午,難得有心情想來主樓坐一下,然而,當葵無忌進到客廳時,可不像平時的熱鬧,反而是一片寂靜,兩廳之上居然空無一人。

「才下午就……是了,剛才明玉好像提過龍牙要造鞦韆。」

環視了一眼,還在奇怪當中的他,一想起剛才孫明玉來竹園時曾經說過的話,他就覺悟過來,其他人不說,但孫明玉及至雪櫻五女,他哪會不知道她們的個性如何,她們肯定會去湊熱鬧。

「不知道他們弄成怎樣?」

有了疑問,這個挺懶散的中年男人,是有了興趣去樺園一趟。只不過滿懷看熱鬧情景的他,來到樺園,只見遠處有一個坐在地上的落寞背影,而這背影他認得是家中的唯一管家︱︱易龍牙。

好奇之下,葵無忌不由得趨前上去,直來到易龍牙背後,道:「龍牙,今早你不是很精神嗎?現在搞什麼,沒神沒氣?」

「啊!……呼……我還道追債的,原來是葵叔。」盤膝而坐的易龍牙抬頭看見葵無忌,挺可怕的笑說。

「哇,你這是什麼笑容,好可怕。」

「嘿嘿,要是你知道大限將至,怕也會如此。」

「大限將至?你又幹了什麼,惹怒了誰?」

大限將至,葵無忌並無照成語的原意去想,對易龍牙來說,他的大限應是和眾女脫不了關係。

「哈,你看看這鞦韆。」易龍牙指著剛完成不久的鞦韆,雖然沒上色而顯得有點突兀,但總體來說……

「啊,造得不錯嘛,但有什麼關係?」

「絕對有關係,因為它的關係,我得罪了全屋的女人,上至四百多歲,下至九歲……哼!真是一個天殺的壯舉!」倒難得易龍牙有心情開著爛玩笑。

「不是嘛!你……」

易龍牙中途打斷的強笑道:「不要講了,我也知道你在驚什麼。告訴你,為了不給她們麻煩到,我先騙月華和菲娜去找不可能找到的木材,物料室的木材全部都是一個樣,哪可能找到七十點三三公分這麼畸形的木材。跟著又騙了莉莎和素清去雕用不著的鐵,說來挺好笑,鐵枝是急用,哪有可能等她們雕出來……」

一邊說臉色一邊沉下來,易龍牙搖頭道:「還真是罪孽深重,連玉姐和雪櫻也給騙去,不過……唉!不說還好,說了順口才說,鞦韆坐板不是長方形,還可以有什麼特別形狀,真是的。還有繪和紫苑,叫她們去切木塊,真是挺無謂,不過她們真給騙到倒是出奇,哈哈……」

「就連拉彌加她們……唉!罪孽深重,真是罪孽深重哦……唔?葵叔,挺少見的,怎麼你擺著這副臉孔?就好像看到什麼可……可……怕的事……」

一輪自虐又帶嘲諷的自爆後,易龍牙才發覺到葵無忌的反應有點異於平常,竟然會這麼安靜。而當轉頭望上他時,看到他瞪大眼望著自己微微搖頭,本來還好的臉色變得鐵青,彷彿連語氣也抖震起來。

這時,易龍牙感覺到背後傳來了很多很多蠻奇妙的氣勢。

「咕……不會這麼巧……噫!」

當他回頭時,即看到給他騙到的眾女怒視著他,吞天咬地的怒火大熾。

「龍牙!你也知道自己是罪孽深重!」

「可惡!竟然給他騙到!」

「罪人!騙子!」

也不知道是誰這樣喊,易龍牙冷汗急冒,道:「等等,對不起,我是有解釋,不然我也不用……哇呃!」

當他搖手說到一半,一顆子彈從臉頰擦過,強勢地把他的話頭打斷。

至於放槍之人,則是咬牙切齒的道:「小牙!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只頓了頓,眾女立時猜得著她要說什麼,氣得異口同聲道:「你死定了!」

「等等,我真是有解釋……嗚呀!」

「不要跑!給我站住!」

「你跑的話一百發子彈,不跑九十九發!」

「差那麼一發作什麼!妳們先給我等一下,月華,妳不要……哇!雪櫻!小心妳的刀……嗚呃,菲娜,妳何時學會偷襲……救、救命!葵叔,救命!」

看著色彩繽紛的爆炸還有各種可怕聲響,葵無忌呆了一呆,最終轉身……

「城門失火……還是回去好了。」

易龍牙狠起來得罪了全屋子女人,就算想救也救不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10.3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