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6
累積人氣
246452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1.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二人的心意∼
三十分鐘後

吃完了這一頓份量比前兩餐少,但珍貴程度只高不低的晚飯後,易龍牙便跟姬月華來到了北樓中的練武場。

在北樓眾多古靈精怪的設施中,練武場算是家中的人最常來的地方,雖說在樺園也可以練習,但要是真打起來,練武場內的設備會較多。

而正因使用量多,所以要不時來收拾,就像現在這般。

易龍牙本以為姬月華說來整理練武場是隨便找個藉口,但是當來到後,卻發覺實在有此必要。

「嗚咿──這些都是莉莎留下來的吧?」

「單看上面的彈孔就知道,別自豪。」姬月華拍了一下手,笑著說道。

當燈光一亮,二人就看到場中的凌亂,留有彈孔的鐵人偶和移動靶子,還有散落一地的厚厚鐵板、護具、木製武器等等,都是蠻礙眼的。

「我為什麼要自豪,那麼……鐵板又是誰弄的?」易龍牙問道。

那些在地上的厚厚鐵板,沒被斬成兩半,但是鐵板面卻是穿了一個又一個的洞。

「那些……好像是素清試招時留下來的啦,她說收拾麻煩,下次才一次整理。」姬月華聳肩嘻嘻一笑,隨即不重不輕的拉了易龍牙臉頰一下,道:「嘻!龍牙,先講清楚,女生的秘密可不能深究,別小家子了,快些工作,做完有獎。」

看著她催促自己快整理的笑靨,易龍牙窒呆一下,別過臉的說:「知、知道啦!」

說完後,他們二人倒是工作起來。

對他們來說,整理這兒已經不是第一次,把雜物分類好後,便是把雜物搬放到一旁,待下一次認真的整理時才會一次處理。

「最後一疊。」

低唸了一聲,易龍牙便把手上那一大疊練習用的移動靶子拋到雜物角。

就在他轉身時,倒是瞧見姬月華毫不避忌的盯著自己看,他皺眉說:「妳怎麼盯著我看?」

姬月華滿認真的說:「沒有啦,只不過有獎勵就是不同,很努力耶!」

聽見她的說法,易龍牙就像被誤會什麼似的,立時反駁道:「喂喂,我的信譽不是太差吧,就算沒獎勵,我也會認真工作。」

「那麼說,你不想要獎勵嗎?」

當姬月華稍稍愕然的發問後,易龍牙即道:「怎麼會扯到這個,兩者沒關係吧!」

他會這樣說的原因,其實明顯得很,看著他不好意思的樣子,姬月華「噗哧」的笑了出來,一臉誇張的說道:「唔嘿──果然是笨牙,嘻嘻!」

曲指輕輕敲了一下易龍牙的額角,姬月華在他開口前,先說道:「快些把那張墊子收好,那是最後的了。」

姬月華比了一張平放在場內的白色墊子,易龍牙雖說有話想反駁,但一時間也想不出話來,白了姬月華一眼,便往墊子方向走去。

不過當走到墊子前,他倒是福至心靈,想著:「奇怪?剛才我沒見到有墊……唔!」

就在他站在墊子前奇怪間,他身後的姬月華卻是忽然從後推他,直教他和墊子親吻起來。

「咳,月華,妳搞什麼鬼?」

易龍牙正欲起身時,姬月華卻是盤膝坐在他身旁,輕按著他的背,笑道:「不要起來,現在可是本姑娘的獎勵時間。」

「獎勵時間?」聽見她的說法,易龍牙稍稍一呆便猜出什麼,嘆道:「拜託,就算獎勵也不用這樣突然……這墊子是妳弄出來的吧,妳到底想怎樣獎勵我?」

獎勵也好,安慰也好,他倒是想知道她想怎樣。

「你辛苦工作完,那獎勵就給你來一次按摩……今早幫你按摩時,你的筋肉硬得可怕,是時候需要放鬆,這樣不行嗎?」

姬月華說要幫自己按摩,易龍牙立時心動,直到她反問,二話不說即答道:「可以。」

姬月華被他的快速反應嚇得呆了一呆,但很快就得意揚揚的說:「嘿嘿,就說你今次誠實……要放鬆些……」

姬月華說著間,那一雙搓得暖熱的白嫩柔荑,便是落到易龍牙的背上推按,不過就在易龍牙發出一聲低吟後,她得意的表情轉為平靜,續道:「不過今次雖然誠實,但也有事不誠實吧!」

「呃!」本來依她所言放鬆的易龍牙,一聽到她別有深意的話,心神登時一震。不需多言,她的話明顯是針對李清風一事而說。

「呃什麼呃?肌肉和精神都給我放鬆!」

易龍牙肌肉一緊,正幫他放鬆肌肉的姬月華眨眼間就發覺,用力的一掌拍上他的背,直痛得無防備的易龍牙急抽一口涼氣,喊道:「妳!謀、謀殺!」

「才怪,你這個沒人性的傢伙,快給我放鬆!」這一刻,姬月華就像平時一般,看著易龍牙吃痛怪叫,衝他裝了個鬼臉說著。

「沒人性,還要傢伙?我可是受害……」聽見她把自己說成沒人性,易龍牙不是不想反駁,但是扭頭一望,瞥見她嘴角勾出一道小惡魔笑容,一掌舉起作勢欲拍,不由得改口說著:「抱歉,請原諒我剛才的惡行。」

「這才是嘛!」姬月華瞧他不敢與自己來硬,不無得意的笑著。

而有苦自己知的易龍牙,則強笑地把頭移回正面,雙手交疊在下巴下,托著一邊臉頰,再次放鬆自己。

「喂喂,龍牙。」

「又有什麼事了?」靜了半晌,默默地享受按摩所帶來的溫熱舒服感覺時,乍聽到姬月華的呼喚,他用了點懶音應著。

「你會再哭嗎?」

這個問題一出口,僅一布之隔的雙手立感易龍牙的肌肉又一次繃緊,但今次很快就放鬆下來。

易龍牙沉默了一陣子,最後是堅定的道:「不會了,哭過那一次就不能再哭了,所以妳不用擔心。」

「是嗎,不過……我雖然最沒資格說這種話,但如果你想哭的話,我認為不要強忍,我是贊成你哭出來。」

「咦?這是什麼意思?」姬月華會這樣說,倒是出了易龍牙意料之外。

不過當他轉頭望向姬月華時,姬月華則是衝他淺淺一笑,一雙美目流轉出憂鬱色彩,道:「這個不是重點,我只是想說,開心就笑、傷心就哭,這是人的正常反應,有些事是不用忍耐的……我是希望你不要強迫自己不哭,這樣早晚會悶壞自己的。」

「我才沒強迫……哇!好痛,月華,不用又來吧!」

易龍牙也未說完,姬月華便是往他的厚背多送一記掌拍,打斷他的話,不過雖是如此,但她之後倒沒竊笑還是作弄意思,臉上掛了難得一見的苦澀笑容,語氣淡然的道:「你有沒有強迫自己一眼就看穿,如果不是的話……我們也不用這樣對你。」

就像意識到什麼,姬月華說到後來,語氣和氣勢倒是回復與平常一般。

聽著她的話,易龍牙不滿的道:「怎麼又是我錯?明明是妳們不聽人說,自把自為,硬是亂七八糟的安慰我,我早就說過沒事了。」

他雖是如此理直氣壯的說,姬月華卻沒見退縮,淨是皺眉的道:「嗚哇──這張嘴巴真是跟你現在的肌肉一樣,硬得很,你就是不肯聽我們的話嗎?」

此刻的易龍牙,只感到皺眉中的姬月華驀然又強勢起來,不由自主的把視線移開,道:「我不是不聽……只是我真的沒事……真的……」

話雖如此,但這番話其實說得沒氣沒力。

姬月華看他如此,無奈的嘆道:「你真是很笨,總是要勉強自己……我只是不想你跟我一樣,因為過份壓抑自己,最後弄得失去寶貴東西,我是真的很擔心你。」

「啊?」聽見她的話,本來避著她目光的易龍牙立時回頭。

今次竟是姬月華別過臉不去看他,而推按亦停下來。

如此反應靜待了好半晌後,易龍牙的嘴角不禁微微揚起,微笑的道:「月華,多謝妳。」

語畢,姬月華的頭轉回來,迎上他那溫柔的微笑,臉頰微紅的道:「不客氣。」

吐出一口濁氣,她的雙手再次推按,平常吵鬧的她,這時倒覺得安靜會比較好。

只是頃刻過後,冷不防易龍牙忽然喚道:「月華。」

「嗯,什麼事?」姬月華問道。

「剛才妳說怕我會變得跟妳一樣,這是怎麼說?」

問題才出口,雖一布之隔,但今次是輪到易龍牙感覺到,背上那雙玉手倏然僵硬起來。

「不能說嗎?」易龍牙轉頭望上姬月華為難又落寞的表情,這追問的答案,其實已不言而喻。

「嗯,對不起……」

道歉不算出奇,但她說完對不起後,身子一彎,在易龍牙看傻眼間,那兩片微濕的櫻唇落在他的臉頰上。

被她突然親了一下,易龍牙是愕然得瞪大雙眼,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而姬月華則是接下剛才的道歉,續道:「龍牙,我還不想說,那些事我到現在也不願記起,你可以等下次才聽嗎?」

下次是什麼時候,易龍牙自然不知道,只是姬月華說話時那種嘆息卻是清楚感受到,對於她的請求不假思索的說道:「嗯!就算死我也要等到那個下次。」

看著易龍牙那認真的眼神,姬月華笑了,感激的淺笑道:「龍牙,多謝你……不過,喝!」

「嗚啊!」

話至半路,姬月華那淺笑急變報復似的惡質笑容,嬌喝一聲,推按的雙掌力道大加,用上重手法對待那些堅硬繃緊的筋肉,頓時給予易龍牙一種又痛又舒服的爽快感覺。

「月、月華,妳這是……哇咧!好爽……不對,妳在做什……哇呵!痛……爽……啊!」

「嘿嘿,竟然敢追究本姑娘的事,簡直罪無可恕……接下來是本姑娘的按摩精髓!」

「啊啊!」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她最後選擇了「心狠手辣」的決定,要易龍牙沉醉在痛快得說不出話來的感覺中,而之後的一段時間,易龍牙近似慘叫的呼喊聲,不絕於耳地在練武場內迴盪。

葵花居,北樓練武場

「月華,龍君還在這兒嗎?我想找……呃!」

此時,身穿著武士服的雪櫻,來到了北樓的練武場前,而當她邊說話邊推開閉起的大門後,被門後的狀況嚇了一下,詭異的道:「發生什麼事?」

在她眼中,只見一張墊子上,她熟悉的姬月華正不斷喘氣,雙腿同側在一邊坐著,而這樣本來是端莊的坐姿,但她身子卻是傾向另一邊,雙手支著墊子,不管怎麼看,與其說坐姿端莊,倒不如說她是虛耗過度才對。

不過比起姬月華,另一個她熟得不能再熟的易龍牙,是更為離譜,只見他伏臥在墊子上,雙手和雙腳筆直的伸著,而一張臉面陷進了墊子,身子一動不動。

乍看場內,雪櫻還道自己來到凶殺現場,犯人和死者給她同時逮到。

「你們二人怎麼了?」放開刀柄,雪櫻啼笑皆非的皺著眉頭,直來到他們身前。

而姬月華看見她來著,倒是用活躍的語調,笑說:「唷!雪櫻,妳是來找他吧!」

「嗯,就是來找他……」雪櫻斜睨一眼還靜止不動的易龍牙,作了個怪表情,續道:「月華,龍君怎麼搞到這樣,他沒事吧?」

一說到易龍牙,月華立時擺手的笑嚷:「他才不會有事,妳也不是不知道,他的身體真是很變態耶,就算幾百個胖子踏上去,他也不會有事!」

「嗄?」聽見姬月華答非所問,雪櫻先是露出不解的表情,但是下一刻,她卻是驚道:「哇,怎、怎麼了!龍君,放手、快放手,變態!噁心!」

此時,本應是死寂的易龍牙,竟是動起了雙手,還大膽地微抬上半身,雙手環抱著雪櫻的大腿,但帶哭腔的道:「嗚……雪櫻,救命……我快被她弄死,她果然是女暴君。」

「你先給我放手,男人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輕佻!」雪櫻被抱著大腿,換著別人,早已經是一刀砍下去,但奈何對象是易龍牙,刀是不能砍,不過越抱就越急,最後換上拳頭,賞了他一個爆栗才把他打開。

「嗚嗚……好痛……雪櫻,妳不用這樣對我吧!」易龍牙仍是帶哭腔的說著,受到姬月華的重手法按摩,他現在的精神大概亢奮得很,就算雪櫻不願也要瞎鬧起來。

「我已經不行了,幫他按摩按到手痛……雪櫻,換妳接手了,這個笨人請妳將就點的收下吧,我先回去了。」姬月華站了起來,拍了拍雪櫻的肩頭,又橫了易龍牙一眼,然後徑自離開練武場。

看著她離去,雪櫻倒是狐疑地望住易龍牙,雖是猜到大概,不過仍道:「龍君,剛才月華是幫你按摩吧!」

此時,坐著的易龍牙也跟著站起身,稍稍活動著手臂,苦笑道:「嗯,她差不多全程用重手法,雖然舒服,不過代價也很大,嘿!」

毋庸置疑,現在活動起來,感覺倒是舒適得多,不知這是實際有效還是心理關係,總之他就是覺得身體很輕鬆,當然按摩時那種爽快中夾雜的痛,到現在他還未能忘記。

聽說他受了一整套姬月華流的重手法按摩,雪櫻露出明白的表情,苦笑道:「那真是難怪了。」

「妳也試過?」

聽見易龍牙這樣問,雪櫻則是理所當然的道:「跟她在一起那麼久,沒試過才怪,而且有時更過份得會亂來……呃!龍君,不要再說這些了!」

當說到亂來後,雪櫻忽然間打住不說,白皙嬌嫩的臉頰升起羞赧的紅暈,衝著易龍牙罵道。

本來是無邪念,不過易龍牙看著雪櫻說到中途的羞赧臉紅,而且更沒來由的罵自己,不禁往某些方面亂想,喉結上下的動了起來。

然而在他「咕」的一聲吞了口水後,傻眼的看著雪櫻,幻想得出神之際,忽然間「錚」的一聲,頓把他的心神喚回來。

就見雪櫻眼皮微跳,一臉羞紅而認真的瞪著自己,手中則是握著出鞘的東瀛刀,強笑道:「呵……呵……龍君,你是不是在想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我認為這樣很不好玩的。」

說著間,她一副要砍人的動作,看得易龍牙立時陪笑的搖手,道:「沒有啦,我沒幻想過什麼……而且比起那個,刀劍也不是很好玩。」

雪櫻白了他一眼,倒是收刀回鞘,雖從他那臉色相已知他在說謊,但她卻不想在這話題上打轉,微呼一口氣,改說道:「現在你有沒有時間?」

「時間我是有,是要巡邏嗎?」易龍牙下意識的反問。

不過雪櫻聽到後,卻是搖頭道:「不是,我找你是另外有點事。」

「另外有點事,妳也……我明白了。」易龍牙中途略微一頓,便是點頭說道,現在他並無拒絕的意思。

之後,易龍牙便是跟隨雪櫻走出了練武場。

「雪櫻,妳想帶我到哪兒?」

走在黑漆漆的廊道上,怕黑的雪櫻是很貼近易龍牙走著,而聽著他的話,雪櫻想了想,說道:「龍君,你知道為什麼今晚不是找你巡邏?」

「這……」想不到她會這樣直接挑明的問,易龍牙呆了呆,但很快就回復過來,搔了一下臉頰,聳肩道:「沒猜錯的話,那我是知道。」

「那麼……我先說清楚,待會你不喜歡的話,不用勉強自己看。」雪櫻停了下來,說道。

她停下,易龍牙也停下,還附帶充滿疑惑意思的說:「唔?」

而停下來的雪櫻,則是在他看著下,伸手推開了一旁的門,原來她要帶易龍牙到的地方,只不過是練武場的旁邊,走不了幾步。

「咦?這不是體操練習室?」

易龍牙奇怪的說著間,雪櫻已然一手抓著他,把他拉進了練習室中。

「雪櫻,妳為什麼拉我進來?」易龍牙被拉進練習室後,自然不過的問著,然而回頭一看,卻是看到正瞪著他看的雪櫻。

遲疑了一會,雪櫻先是把東瀛刀放下,然後支吾的道:「再說清楚,不……不喜歡的話不用勉強,但……但你記著不准笑,要是你敢笑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

到現在還搞不清雪櫻想怎樣,易龍牙怪聲道:「雪櫻,妳在說什……哇,妳、妳做什麼!」

看著雪櫻會放下愛刀已夠出奇,但更讓易龍牙出奇是她放刀後,竟是徐徐地解下了腰帶,在他不足三步之距的面前脫衣起來,他腦海中即時被裸露、赤裸、聖母峰、蜜桃等詞佔據,還不禁「咕」的連嚥著口水。

只是他的胡思亂想很快就過去,只因為粉白色的上衣和深藍色褲裙脫下後,並不是看到雪櫻的內衣,而是見著一件淡粉色的體操服。

儘管是失望,但淨是看到那一雙白嫩藕臂、光滑柔嫩的大腿,已夠養眼,再加上緊身的體操服,把雪櫻胸前的雙峰還有翹起的臀部勾勒出來的絕妙曲線,易龍牙可看傻了眼。

灼熱的視線就像有實體般,剛脫去武士服的雪櫻,甫感到視線的侵犯,立時一手擋在胸前,一手從門旁架子上取過圓球,往傻眼中的易龍牙擲去,道:「不要動歪念!」

因發傻而避不了,臉面硬生生吃了一球的易龍牙,被擲得清醒過來,雖然目光還不肯離開雪櫻,不過已經沒剛才的失態,咳了一咳,道:「不要亂擲人,是妳無端脫衣……」

瞧見自己說到脫衣二字,臉紅到不行的雪櫻又拿起圓球,易龍牙連忙搖手,強鎮心神,續道:「我說雪櫻,妳怎麼會穿著這種……咕……體操服的?」

「穿著體操服,自然是來表演……你不是說過想看我表演嗎,現在就是給你看。」雪櫻紅著臉的說道。

「唔……」當易龍牙稍微理解到話中的意思後,雙眼似會放出精光的緊盯著雪櫻,要知雪櫻素來不提不說體操這檔事,現在難得有機會,他怪聲的道:「真的嗎?」

看著他那臉興奮期待,雪櫻心中高興但也感到尷尬,羞紅著臉,無奈的點頭:「嗯。」

有她的確認,易龍牙也不怕她會食言,只是看看四周,不禁皺眉道:「但這裡沒什麼器具,妳想表演什麼?」

空曠的練習室中,他找不著他預想中的器材。

「唉……我學的是藝術體操,並不是競技體操。」長嘆說完後,雪櫻不知按了什麼開關,場中響起了一陣輕快的音樂,然後雪櫻就拿著圓球走到場中心處,羞澀的道:「不喜歡就不要看……這是球操。」

「啊!厲害,原來這是球操!」易龍牙熱切地拍手說道。

但是雪櫻卻連身子也未動過,聽到他的搶先讚美,想道:「你想我殺了你嗎?」

雪櫻因為身材的關係,對於緊身衣本就敏感,每次表演時,女的還好,但男的目光卻多落到她的胸脯和臀部,讓本來就不見得開放的她惱怒得很,雖然沒失了玩體操的興趣,但羞於在人前表演,而現在已尷尬莫名的她,再聽到易龍牙的傻話,腦海中有滿激烈的想像。

只是……想像是不切實際,當她用眼角瞄了一下易龍牙,看著他臉上那臉期待和色相,悶氣再大也不能發,心道:「真是的,戰鬥吧!」

雪櫻一個握拳振奮,便是摒除了雜念,深吸一口氣配合著音樂,舞弄起手中的球。藝術體操中,她每一樣都有涉獵,而球操算是她的強項之一。

「……」

雪櫻默默地表演,柔軟的身體就像要取悅易龍牙的視覺,藉著道具的輔助,不斷作著各種姿勢。而易龍牙亦在靜靜地觀賞間,由站著轉成盤膝坐著。

「哈,個性雖然硬,但身體卻很軟,抱著她一定會很舒服……胸部很大耶!」

「這首是什麼歌?滿好聽的。」

「這是什麼奇怪姿勢,她竟然可以辦到?」

「這裡的燈光……好像不太行,總覺得看的東西都矇矇矓矓……」

易龍牙觀賞著雪櫻的落力表現,腦海中卻是胡思亂想,然而到了後來,彷彿眼睛被什麼牽引,除了眼中不斷扭動身體的佳人外,其他的景象是看不清……伸手揉眼過後也是一樣,不經意下,原來眼睛已是只懂追著佳人來看。

「這樣喔……那麼……也不錯呢!」

當發覺到自己由分心變得專心,目光只懂注意雪櫻,然後又因過度集中而精神渙散,呆然似的他是無聲地泛起一個輕笑。

如夢似幻,就如清晨睡醒迷糊時,不想離開被窩,多眷戀於那種懶洋洋的舒服感覺,什麼都可以想,但又什麼都不想。

直到曲終、表演完結,他的目光依舊鎖定在雪櫻身上,他看著雪櫻拿著球來到身前,然後……

「你發什麼呆……跳得好嗎?」白嫩的臉蛋染上了紅暈,雪櫻來到易龍牙身前,第一句話就是用羞澀的語氣問著。

雪櫻的話,幫易龍牙解了另類的定身咒,他回復了清醒後,抬首以深邃的目光看著雪櫻,半晌才搖頭說道:「我不知道。」

「呃!」想不到他會這樣說,雪櫻吐出一個錯愕的音節,霎時間惱怒和懊喪都衝至心頭。

只是在她呆住的表情快要換上生氣表情前,易龍牙卻是微微一笑,說道:「我不懂得體操,我只記得妳在玩球……但是很好看,妳把我的注意力吸掉了。」

彷彿有魔力般,近距離瞧見易龍牙的笑容,雪櫻頓感身體一陣發熱,小退了一步,別過臉急道:「說、說什麼傻話……原來你是這麼輕佻。」

「這個……不是輕佻啦,只是我說的都是真話。」

易龍牙不好意思的訕訕笑說,他也為剛才的話感到不好意思,但不表示他認為說錯,來多次的話,他也會再說出來,而且雪櫻的反應實是可愛得很,與平日乍看硬朗的她有很大的不同。

眼角偷瞄見他的訕笑模樣,雪櫻眉頭一皺即鬆,似是拿他沒辦法,坐到他的身旁,道:「龍君……」

「嗯?」易龍牙發出疑問音節。

「唔唔……你還記得我怕黑嗎?」

「啊……」

易龍牙楞了楞,他當然記得雪櫻是怕黑怕鬼,不過這是雪櫻引以為恥的事,向來不會多談,現在她會自己提起這檔事,倒是令易龍牙摸不著她在想什麼,奇怪的道:「我當然沒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我到死也不可能忘記吧!」

後面那一句沒疑問意思的問話是多餘的,不過雪櫻聽著卻是滿受用,但表面上是裝出沒在意的樣子,口不對心的道:「我……倒是希望你忘掉。」

「我想……這是個不能實現的願望。」易龍牙很自信的說道,他自問沒可能會忘掉雪櫻怕黑怕鬼的事,不過說完後,又問道:「妳為什麼突然說起這事?」

雪櫻思忖了一下,道:「因為我想告訴你,自從你來了之後,即使巡邏我也不再怕。」

「是因為有多一個閒人吧!」易龍牙訕訕地笑說。

「不是!」

易龍牙才剛說完,雪櫻已經搖頭,脖子一轉,正面望上了他。

而在他不解間,她露出一個滿足似的笑顏,柔聲道:「不是這樣的,因為你是能信任的人,我才能安心,你的可靠我是體會過很多次,更何況你不是閒人。」

凝視著易龍牙,當她說完後,再微吁一口氣,道:「我雖然很想說什麼,不過大道理我不知道怎麼說……然而如果你覺得累的話……我的肩頭可以借你。」

「我不……」

接下的「累」字他沒說出來,瞧見雪櫻那害臊表情,心頭一熱,不禁緩緩地說道:「這樣……可以嗎?」

「嗯。」生硬地點頭,雪櫻再沒正眼看他。

但易龍牙就是覺得感覺很好,看似簡單笨拙,只是那份心意已經足夠了,道:「那……我不客氣了。」

語畢,他身子微微一側,頭便是靠到雪櫻的香肩上。

而緊張兮兮的雪櫻,在他靠過來後,淡笑的道:「請不要客氣。」

這一天的易龍牙……實在勞累得很。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1.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