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53
累積人氣
24655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05.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淵源∼
戒海城,一個位於離風城以西的城市,規模沒港城和離風城大。

事實上,作為新聯邦有意打造的「三重巨都走廊」,港城、清海城和離風城不管哪一個的規模都是屬於頂尖級數,拿它們作比較,也沒幾個城市可以比得過。

多個政商勢力統合的是港城,商業主導的是離風城,政府獨大的則是清海城,而雖然三種不同營運方式,但它們這些年來卻是緊密合作得很,算是很罕見的現象。

不過雖說拿離風城與之比較是有不妥,但實際上,戒海城因為本身的問題,所以在規模和發展才會連追及離風城的背影也不行。

同樣以商業為主導的城市,但戒海城與離風城卻有很大不同,以金光集團為首,離風城的商家多是正當商人,手段姑且不論,他們表面上很合法就是了,然而戒海城所謂的商業卻是走上偏鋒歧途,城外城內,大型毒品培植場至少七個,中小型更是數不清。

毒品氾濫甚至向外傾銷,幫派不時火拚,當地政府的貪污腐敗等等,小小的一個戒海城可謂黑色事務聚合體,是以不少犯案的罪犯、逃犯,甚至到被追殺的人都會逃到這兒藏匿,堪稱犯罪者天堂。

當然,說的話是非常糟糕,但除非執政當局有八成是腦殘弱智,不然就算地下社會多猖狂,政府也不會容許「它」凌駕於政府本身,換言之,只要不受好奇誘惑又不走偏僻地方,旅遊人士始終是安全得很,再簡單來說……

「就是表面很平靜。」

此時天色早已換上黑幕,某輛以穩定車速行駛的出租車的車廂內,握著方向盤的易龍牙是向對方解釋著。

菲娜披著毛毯,側臥於後座睡去,為了接下來的換手駕駛,她需要相應的休息。很自然地,現下坐於副手席,跟易龍牙對話的便是這次委託的委託人。

不清楚地下社會的法則,甚至連戒海城是個怎樣的地方,洛詩音本來就是全不知曉、一頭霧水,不過當她聽過易龍牙大概的解釋,臉色已見鐵青的她不禁狐疑自己是不是不應詢問。

努力平伏思緒上的混亂,當她勉強控制好微亂的呼吸節奏,又問道:「戒海城真的這樣糟糕?」

「嗯,這是我所知道的。」

瞧見易龍牙苦笑點頭,她不禁沮喪的嘆說:「我真的很笨。」

原先她是沒想過戒海城會是如此糟糕,至少以往在電視上,她也看過不少介紹戒海城的旅行特輯,即使當日聽見賊人們會在戒海城集合,她也從未想過那兒會是個魔窟。

仔細想想,能夠容納犯下大案的賊人的地方又哪可能正經到哪兒。如果早些些想到這點,她或許會打消出來尋畫的念頭。

「妳也不用這樣說,況且那兒雖是危險,不過我們是有自信保護妳,才會讓妳跟來的。」眼角瞧見她的失落沮喪,易龍牙輕笑說。

其實他們葵花居一開始是認定她清楚戒海城的事,會答應讓她跟來也是出於尊重委託人的決心,偏偏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對於她這次出來尋畫的舉動,除了用心能受讚揚外,其他一切都不合格。

「多謝……不過不用安慰我,跟你們相處過,不,或者說一冷靜下來,我就知道自己是多麼魯莽。」

待在葵花居的那一天,她可是接受了很多善意或無意的提點批評,再加上看見易龍牙二人雖然臨時起行,但準備和考慮都比自己周到,她是感到汗顏,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看,她也是很感謝二人的幫忙就對了。

如果用顏色來判斷感情,現在的洛詩音是很灰色,瞄了她一眼,易龍牙沉吟苦惱半晌,道:「那個……安慰人的話我不太懂說,至少沒菲娜她們厲害,不過妳真的不用介懷,妳的生活本來就和這方面無緣,就像叫我繪畫,我除了地圖外,其他就一竅不通,和妳的狀況一樣啊!」

想不出適合的話,又不想用「笑話」來緩和氣氛,他是老實地把某些立場對調過來,不過效果倒是意料之外的好,聽過他的話,洛詩音是窩心的向他道謝,就算不擅說話,然而他的擔心和真誠,洛詩音是很容易聽得出來。

「也不用多謝,而且也說過多遍,救回理卡這人情要還喔!」

其實葵花居跟理卡,感情真的不算什麼,但好歹照顧過一段日子,而且又知她背負著不少重擔,這是讓眾人拉近對她的感情。

然而這番本人認為完美的總結,卻在說出口後,洛詩音本來回復精神的臉色立時沉下來,苦笑說:「這件事……我也說過很多遍,真的不用謝。」

先前還沒有發覺,但在這個寂靜得教人耳鳴的狀況,易龍牙剛好瞄到委託人小姐那一閃而過的愁容。

「錯覺?」

心中升起這樣的問號,不過答案卻久久沒出來,他不是沒懷疑過洛詩音,事實上,看似不甚在意的他,一直都沒完全相信過洛詩音,只不過,在另一方面,他亦沒把洛詩音看待成敵人。直覺告訴他,洛詩音是有隱瞞但並沒惡意。

……

當某人陷於沉思而沒接話,本來就熟稔的二人的氣氛立時冷下來,易龍牙倒好,陷進自己的世界,不過對洛詩音來說,她是覺得自己說得不客氣。

以為易龍牙的深刻表情是因為惱怒而生,她強行轉移話題,道:「易、易龍牙,你怎會是傭兵的?」

「唔?」洛詩音強行轉移話題的結果,是招致易龍牙的狐疑,不過當易龍牙瞧見她慌張的避開自己視線,不知所措的支吾,他倒是明白怎麼一回事,笑道:「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這個……傭兵不就是那種打打殺殺的職業,跟你好像不太配。」洛詩音似是豁出去的說完後,又在後來補充道:「而且你又年輕。」

易龍牙的身材並不高,雖然身上盡是肌肉,單從手臂已看出來,但氣質斯文又穿起衣服的他,除了那把大劍外,如此普通的一個年輕人,委實令人難以想像他居然是名傭兵。

並不奇怪洛詩音的質疑,對於傭兵,戰鬥通常是普通人第一印象,幾乎是誕生、洗禮於戰爭之中,傭兵的工作就是戰鬥,清楚又難聽一點說──為錢而進行破壞、殺人等事宜,而傭兵本身則是慓悍、凶惡、頑強等等,這是一般人心中的普遍形象。

像易龍牙這樣一個十七、八的少年,不好好唸書和尋找正常工作,反而一股勁投身於其中,老實說,洛詩音其實到現在也還未能接受,不,應該說,對於葵花居的人都有著超越常人的力量這點,她都抱有相當懷疑。

「年輕嗎?其實也不算了……話說回來,妳眼中的傭兵是不是一定要凶神惡煞的巨漢才可以?」洛詩音不是第一個問他的人,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所以易龍牙沒有發怒,反而饒有興致的反問。

「咦,那個當然不是,我只是奇怪你還年輕,甚至比我還要小,會去當傭兵……總之,很奇怪啦!」被看穿心中所想,洛詩音的回答是含有大量緊張和懊惱,她要表明自己沒歧視傭兵,只是奇怪易龍牙跟傭兵兩者的不協調關係。

「在妳眼中或許會很奇怪,不過,就算別人再怎樣說,我是不可能完全明白,對我來說,會當上傭兵是必然的事實,我出生的時……在我出生的地點,當傭兵是件很平常的事。」

「但你才多大?傭兵是很危險的!」洛詩音說得很認真,因為風氣使然,所以就當上隨時都會送命的傭兵,這一點她不能苟同。

「用地方代替果然不行。」聽見她的反對,易龍牙心中無奈地想著,不過臉上則如平常,聳肩說:「危險當然是有,不過比起這個,我有更多要當傭兵的理由,我不可能因為危險所以就不當傭兵的。」

沒辦法理解話中蘊含的真意,但又能聽出這並不是敷衍的回答,洛詩音只能聽得愕住,皺眉苦思。不過一直過著充實正常人生,她就算想破頭也不可能想出真正的答案。

當然,易龍牙也不想她得出答案,因為她能有答案的情況,只有兩種,一個是充份體驗過不正常的生活,另一個就是她接近自己,兩種情況都是易龍牙不願意發生的。

「……」

「……」

自易龍牙說畢,二人間的氣氛再度沉靜下來。

等待良久也聽不見對方的回應,易龍牙倒是偷瞄向副手席,而當看見洛詩音雙眼半開半合,目光渙散地呆望前方,他是明白到為什麼沒有回話。

「龍牙,讓她去睡吧,我來坐副手席。」

正當易龍牙發現到洛詩音一臉睡意,菲娜的輕聲正鑽進他的耳朵,本應睡熟的人,現在是滿臉精神的坐著。

「咦,妳何時醒來?」

「有關係嗎?」

對於菲娜的反問,易龍牙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道:「當然,妳是哪時喜歡上偷聽的。」

「咦!我才沒偷聽!」雖然語氣很重,不過匆忙否認完畢,菲娜是急說:「這就不要說了,停車先讓她睡在後座吧!」

「是、是。」

依言把出租車停下後,易龍牙抱起熟睡得不知周遭的洛詩音到後座,讓她能躺著的睡去,至於菲娜則是代替她坐到副手席。

不消太久,一度停下的出租車便是再次出發。

「龍牙,你在想什麼?」當出租車再出發時,頭腦一片清明的菲娜很容易就發覺到易龍牙是在出神。

「沒有,我只是在想妳何時有偷聽的習慣,妳以前不是這樣子的。」

「龍牙!怎麼還說這事!」聽見他在開自己玩笑,菲娜立時帶警告氣息的道:「我沒偷聽的習慣!不管現在還是以前!」

「唉,現在妳怎說也行,反正都給妳偷聽過了。」

儘管知道他是在戲弄自己,不過正因他知道自己所在意的事,所以才能戲弄成功,菲娜不滿道:「龍牙!」

不像莉莎她們的強悍態度,菲娜甚少會想動手教訓易龍牙,不過看著他得意洋洋的臉龐,她難得地有想揍人的衝動。

「只是開個玩笑,妳別那樣瞪我嘛,抱歉啦!」

雖沒期待他又跪又拜的道歉,不過這種敷衍過頭的道歉,聽起來恐怕更有殺傷力,菲娜不滿唸說:「真是的!你就是這樣才會給明玉她們唸。」

「妳也在唸我耶!」易龍牙心中是這樣想說,但沒有宣之於口,靜靜地聽著菲娜的碎碎唸,但腦海中可是想另一回事。

「龍牙,你有沒有在聽?」

「嗯,當然有。」

對於他毫不臉紅的扯謊,菲娜雖然聽得出,不過念及他應是在想委託的事,沒他辦法之下,只好把氣悶在心底,說道:「就算有聽,還要再專心。」

「是、是。」

瞧著他那賠笑的樣子,菲娜是有點哭笑不得,罵他不是、氣他又不是,最後白了他一眼,取過放在一旁的寶特瓶灌了小一口,想著不要管他。

這時,易龍牙倒是假咳一聲,道:「嗯,專注那些事遲點再說,倒是妳今次沒有問題嗎?」

「問題?」

驀然聽見易龍牙沒頭沒腦的問題,菲娜的臉上是爬上了名為茫然的反應。

「嗯,今次委託雖然多少跟妳有關係,不過為了那張畫出來,我是覺得不太像妳的作風。」

以菲娜的個性而言,她會以主動出擊報仇的立場介入這次委託,實在不像她的風格。

在易龍牙眼中,菲娜斷不是如此小心眼,因為賊人們只是傷到其母的畫,而不是傷到她母親本人。

「看、看得出來嗎?」

「妳說呢?」

聽見易龍牙帶嘲諷語氣的反問,菲娜臉紅的訕訕笑了一聲,隨即又灌了一小口清水,道:「其實說起來是因為巧合,還記得早兩、三個月前,你不是跟我去過那間雜貨店,找過一本兒童書刊嗎?」

菲娜會答應委託,易龍牙原先是想她應該是同情洛詩音才編藉口答應,不過聽見她現下的解釋,易龍牙倒是呆了一呆,皺眉道:「是說那本妳有得過獎的東西嗎?」

「就是那本。」

眼見菲娜滿意的點頭,然後又用期待的眼光瞧著自己,易龍牙定格片刻,困擾的道:「等等,菲娜,我腦筋其實不太好,我想不到妳答應委託跟那本東西有什麼關係?」

「你腦筋不好是世界新聞,不用強調。」與其說想不通,倒不如說他根本沒用心去想,菲娜不悅的低罵過後,也沒迫逼這個「腦筋不好」的人多想,道:「你還記那一期的結果是雙冠軍嗎?你想想跟我同時奪冠的人是誰。」

「不是嘛,無端考我記憶,咦,等等,我記得……唔!」

聽見她要自己去想東西,易龍牙是有點不情不願,還想撒個嬌什麼混過去,反正菲娜對自己向來寬厚,不過才想到中途,把這次的重要人物聯想進去後,霎時間豁然開朗。

只是在他驚訝的想轉頭時,菲娜倒是像小女孩一般,無聲無息把食指放到他的臉龐,一旦轉頭,白嫩的食指立時戳進他的臉頰。

「菲娜。」知道是被惡作劇,易龍牙無奈地喚著,真不知她是在鬧還是說正經的。

「想到了吧?笨牙。」

雖然之前他一副不願動腦的樣子,不過菲娜總覺得他會自行想起,所以才會小惡作劇一下,來個小小還擊剛才的被忽視……這方面的報復她倒是樂於進行。

「原來真是那樣。」

「呃,別像小狗亂咬!」

菲娜的反應已是肯定他腦海的回憶,不過當他想著這事的反應時,是反擊起造就臉頰不自在感的源頭,輕咬,不,輕含那白嫩指頭,致使菲娜不得不收手,橫了他一眼。

要是洛詩音看到這幕大概又會感到沮喪,不過在兩位當事人眼中,這種親暱行為反而像不時發生,意外地很能接受,臉上找不到半點的尷尬。

「妳就是因為她……那個……緣份,所以才想幫她?」

如果這樣想,倒是想得通。

「嗯,因為你那時好像不想幫她,所以我才會幫一下忙。」菲娜乾笑說。

洛詩音拜託之時,她是看出易龍牙的猶豫,而不是她自大,要不是有她幫忙,易龍牙有很大機會會拒絕委託。

「我說妳,真是這樣的話就早說。嗯,那妳母親的畫也……」易龍牙一邊看著她手上的寶特瓶,一邊沒好氣說著。

不過他說到後來,菲娜是搶下了話,道:「那是真的,我沒騙人。」

「咦,那張畫真的被燒到?」易龍牙略帶訝異的問說。

其實想清楚,洛詩音沒有跟她夾口供,被問到「黃昏的田園」這張畫,也自然是老實回答,並沒有說謊的餘地。

「嗯,我就說沒騙人,幫洛詩音雖然是原因,不過媽媽那張畫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我想盡點孝心,她很喜歡這張畫的。」

說到盡點孝心,易龍牙先是遲疑,然後不確定似的問道:「菲娜,妳到現在還沒有跟他們聯絡嗎?」

葵花街的眾位住客,與雙親關係不是沒有,就是挺複雜,唯獨菲娜她是例外,健在的雙親加上單純的親子關係,除了有些財產的貴族這點外,她的一切可謂與普通人無異。

然而在父母眼中的好女孩,堅持己見的離家已半年有多,但是除了易龍牙救起後跟家中報平安外,直至現在,她都沒跟家裡有過一丁點的交流,連書信也沒半個。

「嗯,我還未想到怎樣跟他們解釋。」菲娜嘆息,就像小時候第一次出現零分考卷時的狀況,不特別嚴重,但非常惱人。

「傭兵這身分也太刺激他們了。」

其實以菲娜擁有的名銜──研究導師,她大可以用這絕不失禮人的身分蒙混過去,但偏偏她沒法子隱瞞,一旦和父母交流,勢必會把自己是傭兵的事說出。

明白菲娜的想法,易龍牙皺眉道:「他們真的接受不了嗎?」

其實這種問法是多餘,看菲娜的禮儀,明顯是接受過淑女禮儀、貴婦人禮儀等等訓練,可想而知,她的父母的教育方針如何。

「不行,他們一直認為身為女性應該要弱於外而強於內,平時要有儀態,即使工作起來也要優雅,與灰色或黑色地帶有關事務是男性的專門,身為淑女是不能弄髒自己的手。」

說畢,她本人倒是乾笑兩聲,連人也殺過,還說什麼弄不弄髒,而且就算他們肯接受,皇家血技也必定要說出來才行。想到這些,她不由得想學易龍牙常說的話──「我的頭很痛耶」。

「妳可別染上我的頭痛症,這個會比較糟糕,哈!」

「龍牙,我是說認真的!」

被菲娜薄怒地橫了一眼,易龍牙訕訕一笑,道:「抱歉,但這事急不來,船到橋頭自然直,再不行的話,我親自去跟妳父母談。」

「不是我說你,你想用什麼說服他們?」菲娜苦笑說,事實上,要他去,倒不如讓孫明玉去還好。

被質疑能耐,易龍牙倒是聳肩接受,反正他也知自己口才不好。

不過聳肩過後,他倒是說真心話,道:「我是沒什麼好藉口,也許直接用我的性命保證妳這一生的安全,這好吧?」

「才、才不好!」菲娜臉紅的罵說。

「不用這麼否認吧,我的性命蠻值錢的。」

他倒是說認真的,但這種認真話肯定不受菲娜歡迎,所以他是被罵:「就說不好,別再說這話題!」

罵說後,菲娜是再喝了一小口清水,而當她喝完後,倒是皺眉望了易龍牙一眼,然後把寶特瓶遞給他,道:「拿去吧,想喝就要出聲,別一直望。」

雖然不算特別,然而留意到易龍牙不時會注視著寶特瓶後,她是沒好氣說著。

「也不是特別渴啦!」易龍牙神色複雜的搖頭,就像想回什麼,一臉糟糕。

連菲娜也看不出他在搞什麼鬼,收回寶特瓶,惑然說:「你怎麼?如果累了,就換我來駕駛。」

菲娜原以為他是累了,殊不知易龍牙聞言後,眼皮一跳,苦笑道:「我也想累,可惜不是……」

「唔?」

望了正狐疑的菲娜一眼,易龍牙打從心底的唸道:「怎麼越夜越……真糟糕。」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05.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