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00
累積人氣
24655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7.0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一章 咖啡室的女子
新曆九十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易龍牙滿臉傷痕的坐在網球場邊,倚靠著鐵網,嘆道:「真是無妄之災,一早起來就遇到這些不幸的事。」

昨晚易龍牙睡前曾問過莉莎等人,會不會介意自己睡在房中。雖知道這間房很大,但是七張床卻平排放著,而且還非常的貼近,這樣難免會有什麼誤會。

不過她們昨晚倒是說沒有問題,誰知一到天亮,睡醒後總會有一段模糊時期的莉莎,甫一看到他睡在自己旁邊不遠處,就發出尖叫。隨著她那驚叫聲,惹得其餘人等也醒過來。四個女人被吵醒後,也似是忘記了昨晚的保證,還當易龍牙是個色狼,紛紛對他進行重擊,造成他現在滿臉的戰績。

而事後,這群魔女們竟然可以若無其事,不,態度是有好一些,略帶慚愧的說對不起,便把這事了結,直教無端被毆打的易龍牙哭笑不得。

不過,無論這事自己是有多無辜,他也不至於小氣得把這種小事記恨在心頭,只是臉上不久前傳來的痛楚,逼得他要為自己的不幸,悲痛一下罷了!

呆呆地看著場中五個女人,就連一向不習慣熱鬧的凌素清,也被她們拉到場中,玩得不亦樂乎。易龍牙想了一會有的沒的之後,便離開了網球場。

旅館旁邊有個咖啡室,一時悶得有些呆的易龍牙,本來只是想來看看,誰知道進入店後才發覺,這裡的客人雖然很多,不過清一色都是女性。

看著咖啡室的排場陣容,再加上一眾女客的好奇目光,易龍牙還真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投身地獄。正想著要轉身離開時,剛推開店門,天上卻來了一陣間歇性驟雨,而且還下得非常大。

這樣被老天開了一個玩笑,易龍牙當然不能離開咖啡室,再次轉身時,已經可以看到一些女客嘴角優雅地輕揚出一個小弧度,似是對自己的處境深感同情和好笑。

「今早的事,原來是不幸的預兆。」易龍牙暗嘆一聲後,便想搜尋咖啡室中有沒有空的位置。不過,很可惜的,他認真的掃視了兩次,也沒有一張桌子是空的,而隨著時間越久,易龍牙也發覺到已經有人開始抿嘴而笑,這更令他尷尬不已。

最後也不管那麼多,易龍牙決心不能再呆站下去,隨意的選了一張在黑暗角落的雙人桌走過去,問道:「請問,這裡有沒有人?」

易龍牙的對面是一個二十上下的美女,棕色的頭髮長度算是中等,一身上班族的服飾,不難看出她應該是上班前跑來偷閒一下。

女子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望了易龍牙一眼後,別過臉,一手托腮的道:「這個位子是留給我朋友的。」

「呃……那不好意思。」易龍牙正陷於一個很困窘的局面,因為他那驚人的耳力,已經可以聽到輕微的笑聲。

「你好像很困窘呢?」女子再次把視線落在易龍牙臉上。

「我相信,聰慧的小姐,妳會看出我的答案吧!」不知怎的,易龍牙倒是和她開起了玩笑。

「唔?你說話還真有趣呢!」女子說著時,在桌下的腳把對面的椅子推開少許,續道:「我朋友剛剛說不來,所以這個位子是空的。」

聽到位子是空的,易龍牙也毫不客氣的坐了上去,這樣才得以消去一些不安分的眼光。

「……」

「……」

「不說話?」

「說話?我應該要說什麼?」對於女子的質問,易龍牙困惑的皺起眉頭。

「嗯,我見你有趣,才會請你坐下,若是你不說話,我請你坐下來幹什麼?」女子理所當然的說著。

「等等,妳這話有問題。說話和有趣不是掛勾的,所以不說話的人,並不代表不有趣。」易龍牙也理所當然的回應著。

「嗯,也是呢……」女子先是細想一會,然後又笑道:「你果然很有趣。」

「……」

「……」

沉默好一會後,女子又突然說道:「你是個討厭的人。」

「先前不是說有趣嗎?為什麼會變成討厭,我又沒有做過什麼?」正看著外面雨勢的易龍牙,皺眉說著。

「就是因為你沒做過什麼,所以才討厭,難道你是來這裡佔著一個位子呆坐,不讓人家做生意嗎?」言下之意是指易龍牙他沒有點什麼。

易龍牙心想她說得也對,但是被她這樣一說,也覺得有些羞惱,便說道:「妳這話也有問題,難道我有點什麼的話,就代表她們會喜歡我嗎?」

「小朋友,若是站在老闆的立場來說,你不點東西當然討厭,所以你點東西也只是會變得不討厭,這與喜不喜歡是無關的。」

「這……」多說也沒用,易龍牙也只好乖乖地喚過侍應生,點了杯咖啡,然後問道:「那我現在還討厭嗎?」

「還是,因為你是被我提醒才去點咖啡,所以你一樣是很討厭。」女子漫不經心的說著。

「那怎樣才會變成妳所謂的不討厭?」

「做錯事就要道歉,若你真想贖罪,只要向這間店的人大聲的道歉就是了。」

易龍牙看著女子的側面好一會後,苦笑道:「開玩笑也留些餘地,若我真這樣做,那妳會怎樣?」

聽到易龍牙這樣說,女子轉頭凝望著易龍牙一會後,第一次在他眼前展現笑容,雖然是比起微笑來得小的笑容,頂多屬於嘴角輕揚的程度,但也是很有看頭。

「若你那樣做,我會把你踢出這咖啡室。」

「那妳還會要求我去道歉嗎?」

「先說清楚,我只是給你意見罷了,並沒有要求你去做。」女子再次別過臉。

「妳其實比我更有趣呢!」易龍牙無力的說著,直嘆自己怎會遇上一個怪女人。

而女子聞言也沒有多作什麼表情,似是聽不到他的話般,靜靜望著外面那已經開始停下來的雨。望了好一會,女子突然又皺起眉頭。

剛好品嚐著咖啡的易龍牙,看著女子的困惑模樣,出於自然的關懷,雖然和她非親非故,但兩人所存的氣氛卻像是認識了很久般,所以就不客氣的提出疑問。

「妳有事嗎?」

「我似有事嗎?」女子困惑的反問著。

「嗯,妳的確像有事,像是在煩什麼一樣。」易龍牙直接了當的說出。

「啊……沒有煩什麼,只是這場雨很快會停,覺得心煩罷了。」

「這不就是在煩,還否認什麼?」易龍牙心中這樣想著時,也說道:「雨過天青,不是很好嗎?」

「……你是一個有趣的……笨蛋。」女子嘆氣說道,似是在為易龍牙是笨蛋這事深感遺憾。

「喂喂,我這次又為什麼變成笨蛋?」

女子這時又凝望易龍牙,好一會後,再次長長的嘆氣道:「你不笨,只是我主觀認為你是個笨蛋,所以結論是你在我眼中是個笨蛋,而事實上你沒有做錯。」

「妳……妳這個答案有夠奇怪。」被女子的話嚇到,易龍牙一時也不知是哭好還是笑好。

而這時外面的驟雨已經停下,易龍牙高興的道:「嗯,是時候該走了。」

女子還是凝視著易龍牙,說道:「你不喜歡這裡嗎?」

「不是,只不過我不太習慣這種被人當怪物看的眼光罷了!」雖然是坐下了,但是仍有不少女客的眼光若有若無的瞄向自己。

「嗯,你不用介意,她們只是覺得你很好看,又很俊,所以才會多看數眼。」

女子的話,易龍牙當然明白,也不會反對,只不過他還是不習慣被人當怪物看。他苦笑一會,也沒有再說什麼,便結帳離開了咖啡室。

在他離開後,一個女侍應卻走到女子的旁邊,笑道:「美麗的老闆娘、可愛的大股東,那個俊小子好像對妳有意思呢!他連妳那一份也幫妳結了。」

「唔?妳多心了,他是對我有意思,不過還不強烈,他這樣做只是出於男士的禮貌罷了!」女子又一次嘆道,似是對易龍牙的行為很滿意,又很不滿。

「是這樣嗎……那妳對他又有怎樣的感覺?」女侍應好奇的問道。

「感覺嗎?有趣、很好、不錯、好看、風趣……嗯,還有好奇。」女子說完後,卻看到女侍應面露訝色,困惑道:「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就大了,妳平時形容人的感覺,大多是用一個名詞,而妳這次竟然一口氣用了這麼多形容詞,妳一定是對他很有感覺呢!」女侍應緊張兮兮的說道。

「唔?是這樣嗎?難怪他給我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原來是我對他很有感覺。」

女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直教女侍應氣上心頭的說道:「妳真是的,看其他人就看得很準,對自己竟然這麼迷糊!」

女子被罵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不過,在迷糊、漫不經心的臉上,她那雙眼睛卻是連連閃出精光,似是在思考什麼重要事情一樣。


回到旅館後,本想搭電梯回房的易龍牙,卻在經過大堂時,看到昨天那六個地痞流氓,正傷痕纍纍的躺在大堂中央,而雖然各人的傷不儘相同,但是易龍牙看了一遍又一遍後的結論是,他們被修理得很慘,可能會造成一生的陰影。

「你們搞什麼鬼?昨天不就警告過你們不要惹她們,你們卻不聽?現在可好了,終於要遇到教訓才知錯,真是為時已晚。」易龍牙看他們的身上有雷擊、刀傷、骨折等各式各樣的傷勢,那事主不問可知,肯定是和孫明玉她們有關係。

「不、不……不是……的!」一個似是還有正常意識的流氓,聽到易龍牙的話,不理身上傳來的痛楚感覺,否認著。

「唉……還什麼不是的,這是自作孽,你們仍能生存已經是天大的福氣。」易龍牙說完後,便不理他們申訴的目光,走進電梯中。

而留下來的地痞流氓,只能痛苦地說著:「我們……才沒有惹她們……」說完後便暈死過去。

這時,旅館服務生甲站在一旁說道:「喂,你說我們應不應該幫幫他們?」

服務生乙搖手道:「不好吧!你忘了先前的情形嗎?如果我們隨便幫他們,可能會落得和他們一樣的下場。」

事實上,在先前的時間堙A流連在大堂的地痞們,見到孫明玉等人回來,因為想到易龍牙昨天的恐怖樣子,也不敢再調戲,只是首領陪笑的說了句:「啊!昨天那位小弟不在嗎?難道他是結識了什麼美女而丟下妳們,哈哈……說笑、說笑,五位千萬不要當真才好!」

誰知話一出口,本來已經面色不善的五個女人,更是目露兇光,也不說什麼,便開始狠狠的修理他們,而事後也沒有留下什麼解釋,便搭電梯回房,留下傷痕纍纍、半死不活的地痞們。

服務生甲也心有餘悸的道:「也……也對呢!我們還是不要多事好了,不過,若是小梅那小妮子在的話倒好,反正她天不怕地不怕,可能會夠膽子搬開他們。」

服務生乙疑惑道:「嗯,說起小梅這妮子,她一向是最準時的,今日怎麼還不見她來報到,該不會病了吧?」


回到房中,易龍牙第一時間就感到凜冽的寒氣席捲全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莉莎和姬月華還是在打電動,孫明玉看著她的小說,凌素清手持茶杯望著天邊想東西,而倉島正在拭抹佩刀,這一切都很平常,但易龍牙可以肯定,現在這房間裡正醞釀著一股低氣壓。

「我……我回來了。」易龍牙試探她們的反應。

「啊!你這麼早回來喔!」莉莎不冷不熱的回應著易龍牙。

「……」

「呃……妳們今日好靜呢!」易龍牙謹慎的說著。若這種時候自己走錯了一步,則隨時有可能會被低氣壓當場壓死。

「是嗎……我倒是覺得和平常差不多。」倉島說著間,手上的東瀛刀倏然化成寒芒,刀尖抵住了易龍牙的鼻尖。

「雪……雪櫻,我說了很多次,刀劍無眼,妳還是先收回刀吧!」

易龍牙苦笑拜託,倉島以帶殺氣的眼神盯了他一會後,才肯收刀回鞘。

這時,易龍牙暗捏一把冷汗,慶幸自己還未真正踩中地雷,忙打起十二分精神,由這七日內的生活作為依據,決定先從和他最要好的莉莎和姬月華兩人下手。

「莉莎、月華,妳們開口說話啊!現在這種氣氛,妳們不覺得很怪嗎?」

姬月華聞言,抬頭望了易龍牙一眼後,又搖頭嘆氣,把目光移回電視螢幕。

而一旁的莉莎則是從腰間拔出手槍,衝著易龍牙開槍,並且說道:「小牙,你先前說什麼?姐姐我可聽不到喔!」

「小、小心!莉莎,子彈也一樣無眼,很危險的!」

易龍牙竭力的避開了子彈,但仍有數發射中了自己,若非有罡氣護體,他早就傷在莉莎的槍擊之下。不過,縱使死不了,但子彈的衝擊也有得他痛上好一陣。

「哼!」把四十八發的彈匣射光後,莉莎撇嘴輕哼一聲,便不再理會易龍牙。

終於踩上了地雷的易龍牙,忍受著痛楚,再思忖一會後,便向著一旁悠然自得的凌素清求救道:「素清,妳可要救救我。」

凌素清的目光自蔚藍的天空移開,眼神略帶不滿、可憐和得意的感情,凝望了他一會後,才說道:「我才不會救你。」說完後,同樣不再理會易龍牙。

「耶!」連凌素清也採取這種態度,易龍牙心中亮起了緊急危險的紅燈,把最後希望寄託在眾人中最成熟大方、溫柔體貼的孫明玉身上,慘兮兮的說道:「玉姐,剩下妳了,妳不幫我,那就真是糟糕了。」

正在看小說的孫明玉,看著易龍牙那慘兮兮的表情,聽著他那可憐的聲音,不由得猶豫著究竟幫不幫他,想了一陣後,才說道:「龍牙,你先前離開了網球場之後,去了哪裡?」

「離開網球場?……妳們該不會看到我在咖啡室吧!」

易龍牙的第六感可差不到哪裡,甫一聞言,便立時警覺到是和自己去了咖啡室有關,而再看她們那副早知「你是去了哪裡」的表情,更確信這次低氣壓和咖啡室是脫不了關係。

「五位好姐姐,我去咖啡室這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易龍牙這時見她們還沒有太大反應,唯有小心翼翼的問道:「妳們究竟是在生氣什麼?」

莉莎認真的反駁道:「我們才沒生氣,只是很不滿罷了!」

「是、是,妳們沒有生氣,那妳們究竟不滿什麼,我只是去咖啡室坐一坐,應該不至於犯下什麼大罪吧?」易龍牙順著莉莎的話問下去。

倉島輕哼一聲,說道:「我們就是不滿你丟下我們,跑去咖啡室結識其他女人。」

倉島把話說得這麼明顯,易龍牙登時明白過來,苦笑道:「五位大小姐,妳們搞錯了,我不是特意去咖啡室結識女生的。」

凌素清淡淡說道:「那你的意思是指,你是無心的去咖啡室結識女人是嗎?」

「拜託,我又不是這意思,我是說……」易龍牙看她們那不信的眼神,唯有把當時在咖啡室的情況說出來。

而在述說的過程,易龍牙也順便旁敲側擊的得悉,她們在自己走後不久,便商量買一個蛋糕給他,以補償她們五人今早的過失,誰知剛買完了蛋糕,便遇上那陣驟雨,而且她們避雨的地方正是咖啡室的對面,亦即是說,她們很清楚的把他在咖啡室內的一切行為收在眼底。

所以說,雖然五個女人不認為她們是易龍牙的什麼人,但是在旅行途中竟然敢拋下同伴而去認識其他女人這點,就是她們生氣的源頭。

易龍牙把話說了一遍後,看她們回復至平常的樣子,才敢打趣道:「我解釋完了,那不知道我的蛋糕在哪裡?」

姬月華聞言,毫不客氣說道:「你隨便丟下我們,還想有蛋糕吃,不可能!」

雖然錯不在易龍牙身上,但現在她們也不管有理沒理,總之就把所有罪狀全推到易龍牙身上,反正同時惹得她們五人發怒,就是一項天大的罪行,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去解釋。

當女人毫不講理地發怒起來,若是要勸她們,則可得小心和三思,因為女人的橫蠻根本是不需理由而產生的,所需要的只是看她們有沒有這種心情。

易龍牙明白到這個道理,當然也不會傻得去和她們辯護自己的無辜與否,反正最終都是一樣,還是不說話,省口氣暖肚來得好。

低氣壓形成得快,消弭得亦很快,不消瞬間,六個人便如平時一般,雖然還是各自做自己的事,但是氣氛的融洽自然不是先前的情況可以比擬。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7.0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