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2
累積人氣
24645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十一章 戰花們初綻,展示少女應有的氣慨
看完的,請投票留言。






十一章 戰花們初綻,展示少女應有的氣慨

蘋果塔

「好了,我們就快可以逃出去了。」

當蘋果塔大堂的人看著塔外的夜風團員愈來愈少,直至現在終剩下原來的三份一不到,這種情況藍天正等人才確定是安全,準備逃出塔外。

「水影、水心,待會妳們記住不要跟緊些我,絕不可以跑失的。」

藍天正交待完畢,藍水心自然應道:「啊。」

「妹妹,妳要好好聽父親的話,如果待會妳跑失了的話,會很危險的。」

藍水影對著藍水心說著,她們兩姊妹是比較奇怪,藍水影是很敬畏藍天正,但藍水心卻對藍天正是沒有多少敬畏之心,反而她是對藍水影言聽計從,至於藍天正的話就是看情況而定。

「我知道的,姐姐。」

藍水心點頭說道,她已經有十四歲,可是有個人的思想,她絕不會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

「水影,不要只顧說水心,妳也是不要跑失。」

藍水影搖頭笑道:「嗯,不用擔心我會跑失的,父親你和妹妹先走吧。」

「耶?姐姐怎麼妳不走?」

「水影,妳知道自己是在說什麼,現在這種情況妳竟然說不走!」

藍天正聽到藍水影不想走,眉頭即時皺了起來。

「呃…嗯,是的,我還要留在這裡等明玉她們上來,所以我不能走的。」

藍水影被藍天正的樣子嚇倒,身子略為縮了一下。

「不要胡說,我剛剛不是說過妳身為未來藍家承繼人就要懂得權衡輕重,孫小姐她們懂得自己照顧自己的,不需要妳費心,再說妳留在這裡是沒用的還有可能成為她們的包袱。」

藍水影退了一步,搖頭說道:「這…不行的,我要留在這裡,這不是她們懂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問題,而是她們是我的朋友,即使是會變成包袱,我也想在這裡等她們。」

這時藍天正的臉上己經多少泛出了惱怒的意思,一抓著她的手腕沉聲道:「水影,不要胡鬧,現在留在這裡是越久越危險,還不知道夜風的還有沒有人來,而且妳要是用這種輕率的態度來對為朋友,那就算一天給妳四十八小時,妳也會不夠用的。」

「父親……」

藍水影被藍天正握著只是說了聲,即甩開了其父的手,怯生生退後的說道:「不行,我還要留在這裡,請你不要阻止我。」

「水影,妳竟然……」

藍天正看著藍水影竟然反抗自己,呆了片刻,才皺眉道:「妳為什麼要這樣固執,連我的話也不聽!」

藍水影把臉別過一邊,低聲道:「父親你不懂,這……這是因為她們是我的朋友,而且………她們並不怕我!」

就在藍水影說完後,一道金色的光芒卻自塔門處射進大堂中,把本來漆黑的大堂照得足以刺痛他人眼睛的光亮。

「聖母,妳的金光爆裂就不能控制一下嗎?」



異次元,魔天山武雪峰點

「多謝我?為了什麼?」雙魚座奇怪的問著菲娜。

這時菲娜的身周起了一層淡綠之氣,說道:「我雖然是什麼流風皇族的人,但龍牙他對我還是好好,不單止教我用回家族的力量而且還常常幫我,或者你可能不相信,他從來沒有在面前表現出恨我的一面……」

「妳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不明白嗎?那也沒所謂……四葉.皇家之刃!」

「妳這樣是什麼意思?」

菲娜打出的這道四葉.皇家之刃被剛才的更為強烈,差不多是能夠把雙魚座的手切下來,但雙魚座沒有什麼動作,只是在進行物質轉換的同時問著。

「我處事不算太聰明,但我想既然是你們十二星宮封印著龍牙,那只要我在這裡打倒你,龍牙也應該會減輕了很大的壓力,沒錯吧?」

「的確,事實上是這樣……妳是想打倒我們?」雙魚座問道。

「不只是她,而是我們要打倒你!」凌素清也開口說道。

「正是這樣!」

「…那好吧,雖然是要活捉,但我對流風皇族是沒有多大好感,所以皇家之女,妳待會痛的時候,就怪自己為什麼要挑戰我好了。」

雙魚座說打就打,一拳即往菲娜招呼過去。

看著拳的來勢,菲娜可以肯定自己若是硬碰鐵定會受傷,但她仍是使出四葉.皇家之盾來硬碰,原因是雙然座的拳根本不容她有完全閃避的時間。

「碰」

沉重的巨響響起,雙魚座只消一拳,就把皇家之盾打出多道裂紋,而且更在菲娜還未曾來得有反應,另一拳已經轟到,強行把皇家之盾打碎,拳頭直接打中菲娜柔弱的身軀,把她擊飛至遠處。

「咳…嗚咳咳!」

菲娜被拳打中後,飛退了一百多米之遠,痛苦的呻吟著,現在的她是盾破事少,直接被拳打中才大件事。

「皇家之女,妳是不善戰鬥的那類人,跟我回去吧,和妳打是沒有意思的。」

雙魚座以驚人速度趕到菲娜的身前說著,本來它是多少有點期待她和自己的戰鬥,但看到她的反應,它就知道菲娜是個不善戰鬥的人,只是有力量罷了。

然而,對於雙魚座的話,攻擊就是菲娜給它的回覆。

「四葉.破壞之雨!」

破壞之雨的雨刃群飛射至雙魚座的身上,雖然是有相當的破壞效果,但雙魚座只消進行一下物質轉換,身上的傷根本算什麼,左手撮成手刀狀斬向菲娜。

雙魚座困惑的說道:「為什麼還要戰鬥,妳只是挨上我一拳就己經是這樣子,再挨多一下妳隨時有可能會死的。」

「那…只要我不再多挨上一拳就可以…嗚!」

菲娜剛說完,連忙移開身體避開雙魚座的手刀,就如它所說,她只要再挨上一招隨時會沒命的。

手刀連連斬下,雙魚座還不時從口中吐射出激光,菲娜在這個生死極限倒是把身體反應大大提升過來,好幾次在她避不到的情況仍是能夠勉強的避開。

「嗄…嗄……嗄…」

「為了傳說傭兵,妳真是不怕死嗎?」

雙魚座的手刀橫削,在這種避不及的情況下,菲娜再次施出皇家之盾擋下了雙魚座的手刀,在它要多補上一記手刀前,即往後跳開。

「嗄…嗄……」

剛一跳開,菲娜的眼前使瞬即多了五個垂直排列的暗金色指頭,她若是遲半秒有反應,她將會被這記手刀砍倒。

「妳已經到極限了,我不明白為什麼妳可以走至這一步。」

「嗄……嗄…這…」

在喘著氣間,菲娜聽到雙魚座的說話,突然沉聲喝道:「皇家之盾!」

再次施出皇家之盾抵擋著雙魚座的手刀,出奇地今次的盾並沒有裂紋,受了雙魚座的一記手刀,仍是完好無缺。

「我已說過你不明白,他從來沒有恨我的意思,縱然我的祖先之輩雖然曾殺害過他的親友和愛人……但他即使知道我是那些人的後代,他還是對我很好,他並沒有因為我的家族而討厭我,並沒有把我當作敵人,我……慶幸遇上一個這樣的他!」

菲娜這說到這時,忽然咬破自己的舌頭,讓自己的渙散精神集中起來,她要更確切感受出靈魂的聲音和鼓動,唸道:「傳遞吾之意志,長存於宇宙間的古代星星力量以吾的血液作為一切依歸以及契約,行使精血與靈魂所刻下、所長存、所深觸的契約,四葉星星魂僅遵吾的意願,請降臨於我面前,化作我的力量……四葉星魂降臨!」

「喚星儀式!妳…」

雙魚座未曾說完,一個淡綠色的球體即展現在菲娜的身前,而這球體正是能和雙魚座星力媲美的四葉星星魂。

「物質轉化,四葉星魔神!」

與十二宮魔神一樣,四葉星也是曾被流風皇族攫奪改造過的星魂,在菲娜的「血之命令」下,四葉星魔神的淡綠如葉子色的身軀即時出現,擋在菲娜的身前。

「四葉星,拜託你,我需要你的力量來打倒它。」

動用到魂力的情況下,菲娜自覺消耗了的體力和精神力被完全補充過來的錯覺。

「明白了,主人。」四葉星只是斜睨了菲娜一眼回應著。

「四葉星,你要為了一個人類要和同為星星的我開戰。」雙魚座沉聲的說道。

「這是契約的問題,你也知道我是反抗不了………但是最重要你是不應該傷害她,這個女孩在很小時候她就時常對我祈禱,在她對我許的願望中全部都是很單純的願望,她是一個好女孩來的,所以我不願有什麼東西傷害她。」

四葉星頓了一頓,說道:「雙魚座,對不起了!」

「四葉……」

雙魚座還未反應過來,四葉的巨拳已經打上了它的左胸口,這個左胸口正是它的星魂所在。

「可惡!」

雙魚座怒喝一聲,即回了一拳給四葉星把定擊開退,但縱然是如此,它藏在左胸的星魂仍是被四葉星剛才的突襲所傷,圓球狀的星魂出現多道裂紋。

「雙魚座,菲娜是有親王血統的,在她全力感召下,我現在是最少發揮到七成力量,現在的你根本不可能和我鬥。」

「四葉星,你真是要袒護她,她是流風皇族來的,是給予我們群星恥辱的家族!」

「雙魚座,我說過菲娜是好女孩,要不然你剛才也不會留手吧?作為存在不知多億萬年的你,應該明白到不是所有皇族中人都是我們的仇人。」

「…」

「……雙魚座,我真的不想和你打的。」

「嘖!」

雙魚座自知自己的星魂已受到相當重的傷,打下去也是沒用,雖然說是命令,但他們接收的命令有限度,也不致干預到它們的想法,而且最重要一點,就是要它和同為星星的四葉星開戰,是件很困難的事。

然而,正當它要解去魔神狀態時,忽然四葉星的身體呈現一個古怪變化,身體居然漸漸變得透明起來。

「皇家之女,看來就算是親王血統,這樣的感召也太耗力量。」

雙魚座自知四葉星是什麼事,語氣中竟帶著困惑的說道。

四葉星回看一眼菲娜,發覺到菲娜已然雙膝跪地,神智早就處於昏沉狀態,只是憑著一股堅定,才能不暈死過去,讓它繼續逗留,只是這種勉強,還是讓它的力量急速回流。

「真不是時候,四葉星,現在的你恐怕也沒能力再打下去。」

「是的,真不是時候…雙魚座,拜託你不要傷它,這是作為四葉星來的個人拜託。」

為著菲娜而可惜,急速回流的它,當說到完後,連魔神狀態也不能維持下去,化回星魂。

看著四葉星巨軀消去,雙魚座可就苦惱起來,走來快要昏厥的菲娜身前,看了一眼四葉星,嘆道:「四葉星,你認為我會答應嗎?」

「會,就你剛才沒立刻致她於死地。」

「……你勝了,我真是有點討厭自己的個性。」

雙魚座消去魔神狀態,續道:「契約能力再強,也只是契約,我接的命令是帶她回去,但有四葉星阻撓,我不得不回去。」

語畢,它即在虛空生出缺口回到星星祭壇,無疑契約的力量強大,但對於星星來說,它們都有著極大自主性,說謊為所有存在於宇宙的星星所不恥,但要玩一下字面遊戲,這倒是可勉強接受範圍。

被親王血統召來的四葉星擋著目標身前,而自己不在狀態,所以要退,這就是雙魚座的理解。

而彷彿感受到它離去後,吐出一大口鮮血,這是她第一次感召星魂降臨,所消耗的力量極為鉅大,稍一放鬆,魂力也隨即失去,讓她回復至平常狀態昏死過去。

「主人,妳自己要小心了。」

失去了魂力和菲娜的意志作動力,四葉星星魂也不得不急速回到宇宙原位,十二宮被感召現世,星力間再次失序,作為星星一員,它也沒時間再待下去,需回到宇宙間作平衝。


「天威神道、地威魔道!」

在另一邊戰鬥著的同時,凌素清這邊也與水瓶座開戰起來,而且他們的戰處還愈益離開菲娜和雙魚座兩者。

「我不明白,妳既然知道了傳說傭兵的身份,為什麼卻要和我戰鬥?」

「……朱雀鬥炎、青滅滅塵!」

凌素清並沒有回話,在跳開水瓶的巨拳時,同時甩出朱雀鬥炎和表龍滅塵攻向水瓶座。

道術的威力很大,在龍和火鳥碰上水瓶座的頭部時,即把它的頭部打爆,但是在物質轉換下,它的頭部卻飛快的回復過來,否定了她的努力。

「妳要為一個曾經殺過上萬人的人而戰鬥,這值得嗎?」

「現!」

水瓶座巨拳再度攻來,凌素清倉卒造成的結界僅是擋下一拳,就即碎裂開來,連帶施術者的她也間接受到傷害,吐出一口鮮血,然而,她卻是冷然盯著水瓶塵,再施出「人威塵道」直射向水瓶的胸口。

呈劍形之相的人威塵道,由胸前刺入,背部穿出,在暗金色的身軀留下一個長而窄的傷口。

「傳說傭兵是個殺人王,與妳們現世的人是不同的……」

「天地四靈正四方,取其之力滅兇光,撕天滅地毀裂殺,四靈聚力震人間……四靈毀裂殺!」

以凌素清現在的力量,這一招道術已經是可以很輕易的施出,如同巨大的銀色能量球,四靈毀裂殺直衝向水瓶的左臂,把它整條左臂消滅掉。

「很厲害的道術,但還是是沒用的。」

水瓶座剛說完,凌素清的嘴角卻緩緩流出鮮血,唸道:「上天下地中為人,三才之力留世痕,極致之力亂果因,威神威魔威世塵……三才威狂道!」

凌素清甫一施法,三把藍芒利劍之相即在空中交互疊在一起,最後更化成一把大型利劍之相,凌素清嬌喝一聲,利劍即如炮彈般射向水瓶座的小腹,在它的小腹位置造出異常強烈的爆炸。

「你很吵……」

凌素清在施出三才威狂道後,體力和精神力急速耗了大半,半跪在地上,冷然盯著已經因物質轉換而回復過來的水瓶座。

「我只是想問清楚妳是否知道在做什麼而已。」

水瓶座解釋般說道,除了小部份星星外,一般星星對人的態度均沒有敵意,即使是身為人類的流風皇族曾給它們相當恥辱,它們都是沒有恨過多少個人類。

然而,在水瓶這樣說著時,凌素清卻是叫道:「你真是吵死了!什麼叫清楚自己做什麼……我肯定自己現在做的事,就是正確的事!」

這時的她把嘴角的血擦去,大聲的斥喝道:「我是個沒人愛的孩子,而小易他是會愛我的人,我是個冷血的魔女,但他仍是會接受我,他即使比我曾冷血地殺過上萬人,但這些我才不管,他曾不顧自己的救過我,而且還說過這是值得,是必然的道理,所以!」

凌素清頓了一下,此時的她的目露兇光,一字一字,清晰無誤的道:「傷害會愛我、會守護我、會接受我的他的你們,就只有死路一條,即使是百般麻煩我也要消滅你!這也是必然的事實!」

「這……是靈魂鼓動!糟糕…她太激動!」

「列位九天,玉帝唱謠,神功赫赫,怒震揚威,斬妖殺惟,雷電星飛,婆羅威震,勝利吹輝,復由陳既,卑鑑緋衣,鼓流微妙,南魯擲衣,付煙石義,夜威斗中,須迎太王……接受我靈魂的怒號,道術,文策……開天風雷禹步制魔神咒!」

凌素清以玉皇大帝之命,召下雷神,以咒語經文,大增雷神威光,瞬間一人一星身處的地方雷光閃動,尤以水瓶座的附近最為強猛,同時一片雷雲憑空出現於水瓶座的上方,而雷雲之上正是雷神威相。

「這種道術!」

水瓶座可以肯定這是招道術若是被擊中,隨時會有滅星魂的效果,但也來不及作反應,只見天上的雷神威相一吼,一道霸道之極的雷電即落在它的身軀上。

開天風雷禹步制魔神咒,是和八威召龍咒威力相當的可怕道術,憑現在的水瓶座就想擋下這種級數的攻擊,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暗金色的身軀連帶星魂也一同消散於異次元之中,星魂正式被消滅,它最少要過五十年才會再次復活過來。

凌素清用完此等大技即昏倒在地上,為求盡快擊倒水瓶而連連勉強地使用道術,而完全不把自己的身體當作一回事,會出現這種昏倒結果是再正常不過。


異次元,不歸沙漠點

「裂月兇華擊!」

「小姑娘,妳真是要和我戰鬥?」天秤座剛才是有說過易龍牙以前的事,但是,她們在聽完之後,姬月華和倉島卻同時對它們發動攻勢,而原因正和菲娜一樣。

「是的,既然打倒你們就能夠幫到龍牙,我想不到什麼原因不打倒你們。」

被倉島纏上了的白羊座問道:「要為一個不屬妳們這時代的人而戰鬥嗎?」

「住口!什麼也不知道的你們,憑什麼說易君的事!」

倉島的東瀛刀雖然是在白羊座的暗金色身軀上留下一道刀痕,但在物質轉換下,這一刀轉瞬就被判無用的攻擊。

「連他的背景也不知道,我不認為妳們是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天秤座可不讓她們放肆下去,在說著間一拳打向姬月華身上。

「嗚……你們才沒有資格!」

硬接天秤座的巨拳,姬月華雖沒有易龍牙那種力量,這一拳就足可壓下她,但卻沒有傷著她,如果天秤座的魔神狀態再多一成,這一拳可就能叫她好受。

「龍牙,可能在以前是殺過很多人,但這些也不重要,他既然能生存至今,也就是屬於我們這時代的人,而重要的他是我們的人!」

「沒錯,易君的事你不們可能清楚,你們認識的只是易命牙,而不是認識我們的易龍牙!」

「妳們的反抗在我們眼中,是沒有作用的。」

正在和倉島纏鬥著的白羊座,巨拳電射而出,以倉島閃避不到的速度把她打至半空之上,然後另一拳再對半空中的她轟出。

「嘖!」

並不像森流繪和拉彌加是有翼,當她見著第二拳來襲時,把身體的柔軟性完全發揮,以近乎沒有可能的姿勢扭身把東瀛刀插上攻來的巨拳背上,順勢借力跳至拳背上。

「雪櫻流奧義,四季刀!」

白羊座也想不到倉島可以做出這種程度的反擊,受了剛才的一拳,還強忍下來即時發動攻勢。

刀勁鋒利,白色的刀鋒在白羊座的頸項一掠而過,把它的頭顱斬了下來。

「成功了……」倉島暗自竊喜間,卻不料白羊座的大手忽然從後抓著了她上。

「快而強的反擊呢。」

白羊座抓著了倉島後,頭顱快速地回復過來,在說完後,大力地把倉島擲向地面。

「嗚哇!」

被它這樣用力一擲,倉島即時痛叫起來,雖然是沙地,但這裡的沙地始終卻不是真正沙地,這樣的沙地只是和實地一般堅硬。

「雪櫻!」

聽到倉島的叫聲,姬月華吃驚的回頭望著,但她的敵人卻說道:「戰鬥時分心是很危險的。」

天秤座的拳連連轟下,第一拳姬月華還可以避開,第二拳勉強避得過,但到第三拳,她已經避不了,非要打出「護月守華壁」和天秤座硬碰硬,而結果是她被徹底壓倒,以雙拳抵住巨拳,只消一下子就吐出一大口鮮血。

「可…咳…可惡!滅月驚塵爆!」

姬月華在和天秤座相持間,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變招,雙手爆發出極強的拳勁,直把天秤座的巨拳震成碎裂。

「啊!」

對於姬月華還能有這種程度的反撲,天秤座倒是挺出奇。

「雪櫻!」

姬月華擊退了天秤座後,連忙趕至倉島的身旁,把她扶起來,問道:「雪櫻,沒事吧?」

「沒…沒事……倒是妳傷得也不比我輕…咳…」

姬月華苦笑道:「我還好啦……只是內息混亂,真氣一時間…嗄…一時間虛耗過度罷了。」

「呃…很深奧的字眼……不過,我也是不礙事……咳…」

「妳們的傷已經重成這樣子還要打嗎?」

白羊座和天秤座兩尊魔神分別站在她們的左邊和右邊。

「嘖!」

看到兩尊魔神一副隨時攻擊自己的模樣,倉島即時站起來,背靠姬月華的背,雙手握緊握的東瀛刀對著了白羊座,而姬月華則是雙手握拳,緊盯著天秤座。

「停手吧,妳們不夠我們打的。」

白羊座出言說道,它對於姬月華二人的力量不算是輕視,但也說不上看得起。

「哼!勝負未到最後也不會知道誰勝誰負!」

姬月華的拳勁破空擊上天秤座的胸口,但成效卻並不大,天秤座連擋的意思也沒有,被擊碎的胸口轉瞬就回復過來。

「為什麼還要打下去?妳們不可能不明白我們的差距是有多大。」

「我已說過,為了解開易君的封印,我們一定要在這裡打倒你們!」

倉島把東瀛刀橫握舉至眉上,堅定的語氣配上認真的氣勢,證明著她們是不會乖乖地跟它們回去。

「為了傳說傭兵,妳們真是要這樣堅持?妳們沒有必要……」

「雪櫻不是已經說過你們住口嗎!妳們不知道龍牙的事……」

姬月華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一字一字清楚的說道:「龍牙平時很笨又很呆……但他是龍牙喔,他為了我們總是常常很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的做事!有時也會做出好多奇怪的事,但他是真心待我們好的!」

姬月華說到後來,雙手高舉,她也終於感受到靈魂處的鼓動,斥喝道:「你們是我們的敵人!新月幽華擊!」

「唔!」

天秤座發覺到姬月華不妥時,卻已經來不及阻擋,姬月華的速度遠超她剛才的表現,身影如閃光般突破天秤座的雙手,一拳印至天秤座的右胸口。

「喝!半月醉亂舞!」

在半空之中急速變招,姬月華的拳腳兼用,在右胸口處的缺口不斷施加重創。

「是對傳說傭兵的思念,讓她注意到靈魂的鼓動嗎?」

天秤座心中雖有多少驚訝,但也沒有影響反應,雙手拍向在它胸前搗亂的姬月華。

「新月、半月、然後就是圓月!太陰清月拳法,圓月無缺式!」

人在半空中的姬月華,急速回到地面上,雙手直伸五指攤開,在原地上自轉一圈,當重新望回天秤座時,右手頓握成拳。

事實上,姬月華因為身世的問題,其實是學不全姬家正統的太陰清月拳法,圓月無缺式也僅是她見過兩次,而自行摸索出來的正統招式之一,她有很多招式其實也只是以姬家的基礎自行創出來。

圓月無缺式是一種需要很高技巧的招式,把陰月之氣在經脈間作一次極高速度的運轉,而雖僅是運轉一圈,但因為疾迅的運氣速度是接近逼傷自己的經脈程度,速度只要稍控制不好,快一點經脈受創,慢一點會造成陰月之氣積蓄在一點,反噬自身,所以圓月無缺式是很危險的招式,不成功就會重傷自身。

「冀求思念所帶來的動力,源於靈魂的力量,予我能展現出擊退萬惡之物的一擊!」

右手貫入接近極限的內氣,姬月華即跳至半空之上,由上而下如筆直的壓向天秤座,首當其衝的頭部在這一拳面前,彷彿豆腐一般被擊至粉碎,隨後就是身體,拳力直蔓延至天秤座的左胸口,天秤座的星魂所在地。

天秤座的星魂被拳勁所傷,生出了不少裂痕。

「天秤座!」

看著姬月華的拳傷及天秤座星魂,白羊座正要趕上去救它時,倉島卻擋在它的身前,連環斬出三道刀勁,把它截下來。

「不准通過…」

「妳給我讓開!」

白羊座的拳在轟至她的身前時,倉島右手握刀,刀尖直指向天,左手抵在刀背上,強行擋下白羊座的拳。

「……該不會連她!」

白羊座也不用疑惑多久就可以肯定,倉島也是醒覺到魂力,嘆道:「就為了一個不屬於妳們時代的傳說傭兵,妳們竟然能…」

「住口!月華已經說過,易君是屬於我們時代的,我才不管他多少歲,我只在乎的是他本身,易君是個很溫柔的人,雖然常常是一副又呆又笨的樣子,但他真是個很溫柔,很體貼的人,總是為我們設想,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易君是屬於我們的!」

「雪櫻流奧義,三日刀!」

與巨拳相持中,東瀛刀上刀勁猛然增強,倉島她也正式用到魂力,面對和感受著自己的靈魂。

「呃!」

白羊座雖然是想盡力抗衡,但它的力量卻沒法完全發揮過來,整條右臂被強猛刀勁由中間開始分成兩半,力量大降的它們。

「白羊座,左胸口就是妳們星魂所在吧!」

倉島把東瀛刀圓揮成輪狀,眼睛緊盯著白羊座的左胸口,喝道:「接招!這是雪櫻流裡奧義,櫻花斬!」

白羊座看著她在原地處像閃光般消失,左手即按著左胸口,然而倉島卻不是直取其胸口,當白羊座發覺到她的位置時不好的預感隨即上來。

「死吧!」

倉島跳至白羊座的右腋下附近,身周聚出了不少形似櫻花之狀的光點,在倉島輕喝之下,櫻花光點似是有生命般,飄聚集於東瀛刀上,把東瀛刀銀白色的刀身照得明亮起來。

「靈魂,妳可要全力鼓動,我需要力量!」

聚足力量的櫻花斬由右腋下處斬向,強猛的刀勁由右至左,直打上白羊座的星魂,在不完全的魔神狀態,白羊座並沒有辦法擋下這強猛之極一招。

櫻花斬刀勁強行破入星魂,由星魂外邊直切入星魂的中間位置才停止下來,但饒是如此,白羊座還是受到非常大的傷。

「退!」

白羊座和天秤座都已經受了重傷,不要說戰鬥就連要維持自身在異次元的存在也是一大問題,轉眼解去魔神的狀態,化作星魂遁逃回星星祭壇。

「走、走了……嗄…妳沒事吧…嗄…雪櫻?」

當心情激動過後,姬月華就再感受不到靈魂的鼓動,失去支撐的躺在地上。

「嗄……咕……沒…沒事……」同樣的虛脫情況,也出現在倉島的身上。


異次元,神罰之林點

處女座的星魂飄浮於半空之中,以極高速的閃躲著一道光能砲。

「停手,我不想跟妳打,妳只要乖乖地跟我回去就可以。」處女座說道。

「雖然你說小牙是什麼五十年前的人,但我才不要管那麼多,既然結論打倒你就可以救他,那你就讓我打倒吧!」

莉莎手腕一轉,貳式即變化出感應砲狀態,在處女座的星魂轉換出感應砲,對星魂進行射擊。

「我已說了停手,我不想和妳戰鬥。」

處女座被莉莎進行射擊已經長達十多分鐘,忍耐也到極限,在感應砲射擊之前,快速進行物質轉換成魔神狀態,擋下了感應砲的光線。

「終於要認真了嗎?」

「不,我還想勸妳,乖乖跟我回去吧。」

「真不明白,你為什麼總是要勸我回去,即使是讓我的也讓得太多吧!」

莉莎剛剛用完感應砲,雙腿似是無力失去支撐地跪在地上,但她仍是盯著處女座。

「…」

「妳怎麼不出聲?」

「妳……妳手上拿著的幽蘭.貳式是藏有了幽冥星星魂的武器,而這武器的製造者和第一代主人也就是傳說傭兵所深愛的女戰神幽蘭.瓦洛斯,而當年的海底大戰中,她就是死於我手上。」

「貳式是小牙所深愛的人的遺物!」

用了貳式己經有好一段時間,莉莎卻是第一次聽到貳式的真確背景。

「沒錯,當年女戰神的父親以兩顆幽冥星星魂製造出幽蘭.零式和幽蘭.壹式,而到了女戰神的時候,她藉著其父的技術,把最後一顆幽冥星星魂製造出妳手上的幽蘭.貳式,直至現在零式還是落於傳說傭兵手上,而壹式則是落於她的異母姐姐手上,最後貳式則是落到妳的手上…」

處女座頓了一頓,又說道:「當年的海底大戰,女戰神在和我們十二宮魔神戰鬥之中,她為了保護傳說傭兵,在我『極限星力』的揮拳間,以身作盾擋在傳說傭兵的身前,硬受了我那一拳,而我那一拳足夠把她已接近虛脫的身體打成無可挽救的重傷,而她最終也香消玉殞。」

「所以說,我並不想與握著貳式又同為傳說傭兵的女人的妳戰鬥,我還記得女戰神擋我那一拳的表情,是多麼的無怨無悔,她對傳說傭兵的愛是世上最真摰的感情,她是懂得真愛的人類,那種為愛而無私的行為,簡直是……世上最美好的東西!」

「身為貳式的第二代主人,我不想傷妳而妳也不可能打倒我,所以請跟我……」

處女座正想多說什麼時,一直望著貳式的莉莎卻衝著處女座的頭部用上了六連快射,說道:「多謝你告訴我這些事,原來貳式的第一代主人是小牙的愛人……」

「沒錯,傳說傭兵和她是很相配,我不單止記得女戰神那種無怨無悔的表情,死於傳說傭兵的滿足笑靨,傳說傭兵流出血淚的極悲而淒美樣子,他們二人簡直是一種藝術的存在!」

處女座可是十二宮中最會追求「美」的星宮,為此,它可是在感情不怎起伏的十二宮中最為特殊的一位。

「輕機鎗!」

無視於貳式的掃射,處女座困惑的道:「妳這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打倒你,解放小牙的封印…受死!」

被榴彈炸至胸前一片焦黑,處女座卻仍是沒有在意,道:「妳對解放傳說傭兵的事還未死心嗎?」

「嗯……處女座,作為回報,我告訴你一件事……小牙平時很笨的,笨得常常會令人哭笑不得…」

「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莉莎沒有直接回答,手腕一轉,貳式即變成爆發彈砲筒,續說道:「…但是他很喜歡哭,我每一次我叫他起床,大約五次就總有一次,他是在睡夢時痛哭起來,以前我不太明白,但現在我想我多少有點兒明白!」

隨著說話,貳式變成迫擊砲、風能砲至到可確切傷到處女座的光能砲。

「他有這樣的過去,我總算是明白到他為什麼要常常哭!感應砲!」

「我的靈魂請給我鼓動的力量,我現在需要力量,我現在有需要動用到力量的理由!我也想擁有守護小牙的命運!」

莉莎的感應砲型態快要解去時,貳式忽然變動起來,頓化作陽電子砲。

然而,當陽電子砲的藍色光芒射上了處女座殘破的身軀時,卻不到一秒暗金色的巨大身軀又再次重組回來。

「嗄…不行,還不只這種程度…嗄…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更能守護小牙的力量」

莉莎在魂力爆發的同時,腦海中突然閃出一種武器的型態,貳式隨著她的意志所想,也驀然作出轉換。

「死心吧,妳只是個普通人罷了,傳說傭兵和妳是不同。」

本來的陽電子砲解去,物質轉換高速轉換成莉莎腦海中的武器型態,那是一支和陽電子砲非常相近的外形,但不同的是砲的末段是有著七個壓力器,那是把七種力量同時壓縮放射的重要部份。

而砲的中段是看得出有七條管道螺旋地糾纏在一起,最後延伸至砲的前端位置,七條管道合成為唯一一個砲口。

「就算我是普通人又怎樣!即使普通人也可以從靈魂中得到力量!處女座,你要為封印小牙付出代價,接受虹彩的洗禮吧!七虹砲!」

扣下扳機,七虹砲的砲口即射出彷如彩虹的七色絞纏在一起的恐怖光束,而前端射出毀滅的光束,而砲末位置的七個壓力器也隨即爆破,可見這一道光束是蘊含多少破壞力。

然而,處女座靜靜看著莉莎的行動,卻仍是沒有行動,由始至終,它都沒有怎動過分毫,在它眼中,消滅不過就是被消滅,沒有什麼好可怕,但讓苦惱的是,它再一次對身人類的莉莎的感情有了興趣,讓它不禁沉思起來。

當毀滅性的光束射上處女座後,光束並沒有貫穿他的身軀,反而是定了下來,不斷累積著源源不絕的光束,最後當要七虹砲要解去時,這個巨大的光束球即時發生爆破,過後處女座已然不在原地,消失了過去。

「嗄…我……我…我才不想再從你口中聽到那個我不熟悉的小牙,就算…嗄……就算要說也要他親口說給我知道……好累。」

用完一次超出太過份的大技,莉莎撐不了一會便即告昏倒,然後,在她看不到的情況下,處女座的星魂卻是再度浮現於她的身前,剛才的七虹砲,威力是有,只不過由疲憊不堪的她來使用,卻仍不足以消滅到上處女座。

「人類的感情嗎……被消滅了,我就當被消滅了。」

喃喃自語後,處女座便丟下了莉莎,自己徑自回去星星祭壇。


異次元,隕星岩場

在其他地方發生戰鬥時,這邊也是處於戰鬥中。

「孫小姐,不要作無謂的反抗了,快跟我回去吧,再打下去也是沒結果。」

射手座的右手五指露出五個鎗口,激射出五道激光,而對象正是渾身是傷的孫明玉

孫明玉眼見激光來襲,也不以結界抵禦,跳至一旁,右手食指指著射手座的左手,輕喝:「熾.重力爆裂!」

經過壓縮的高溫度爆炸有著超強的破壞力,射手座整條臂也被差得近乎碎裂的階段,然而射手座卻是不在乎,右手即時握拳轟到她身上。

「嗚……很痛……」

孫明玉在挨上這一拳已經是痛入骨髓,但仍是不忘反擊,念術風牢展現,巨大的龍捲風纏著了射手座,當中的銳風刃不斷纏繞傷害著射手座的暗金色身軀。

「重爆.龍捲風!」

孫明玉一擊重過一擊,射手座還未受完充滿著爆炸的龍捲風,她已經施出另一招,輕喝道:「隕星…咳……隕星光墮!」

龍捲風的上方,光就像有意識般聚結在一起凝成一個大光球,而在孫明玉的意念引導下,光球即往下壓去射手座的身上。

「咳…這可以……呃!」

孫明玉連續連用大技已經是嚴重透支,再加上一時的鬆懈,暴風剛過,渾然無損的射手座張口吐出一道光線,剛好射中了孫明玉的右臂。

「很痛吧,這樣的一擊足夠封鎖妳右手能力,若果我剛才是有心,妳已經是一具屍體。」

「……那我應該感謝你不殺我嗎?」

孫明玉左手按著右臂上的傷口,雖然痛苦但仍是露著一副微笑的樣子說著。

「不,我只是想說妳和我的差距是很大,就像妳連用大技也不能確切傷害到我,而我卻可以輕易的致妳於死地,所以妳即使如何反抗,結果也是徒然的,如果妳真是想解去傳說傭兵的封印,那跟我回去也可以。」

「呃嗯……我不管龍牙要去投靠什麼新聯邦還是舊聯邦,我只知道我不要讓他再和戰爭直接扯上關係,他所受的痛苦已經夠了,再讓他直接參與戰爭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本來微笑的孫明玉在語氣中透出一種寧死不屈的氣勢,可以肯定她寧願戰死也不會乖乖地跟射手座回去。

「他並不痛苦,他是殺過上萬人的強者,戰爭對他來說並不陌生,他是個作樂殺戮之中的殺人王,他與妳是不同世界的人。」

孫明玉一反剛才的柔聲輕語,大聲的叫道:「他是痛苦!殺過上萬人那又怎樣?證明到什麼!他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誇耀殺過多少人,而且他只是、僅是作樂於殺戮罷了,他並沒有墮落到因為喜歡而去殺人!」

「龍牙他很色,常常偷窺我們洗澡,又會常常撒嬌像個大不了的小孩一般,但即使是這樣,他卻是一個很可靠的人,可靠得會讓人有著種想依靠他的感覺!」

孫明玉低頭說著間,一雙紅翼出現在她背上展現,這是她再次動用魂力後,藉以使出究念力的象徵。

「念力…不,是究念力…」

「究念術,強襲殘像、連牙.爆裂!」

心中輕喝一聲,孫明玉頓時由一分五,四個孫明玉分站於各處,對著射手座進行連環爆裂的攻擊,比起鏡像的殘像,強襲殘像可是有攻擊力。

「這…太弱了……難道…」

射手座驚覺到四個分身的攻擊比起之前更弱後,卻已經是太遲,孫明玉早已站到一處高約他左胸口前的大石塊上,左手挽著一把紅亮的弓。

「既然你們是人類製造,那心臟位置應該是你們的星魂所在,接招吧!」

孫明玉說到這時,紅弓倏然變長起來,足有兩米長,直放的的話,比起一個正常男人的高度還要高上少許。

「他縱然是傳說傭兵易命牙,但請記著……他也是我們葵花居雜工易龍牙!永遠的雜工易龍牙!還有……他只不過是易龍牙!」

右手因傷不能拉絃,但孫明玉卻是把紅平放於下巴的高度,銀牙一咬,本應是虛空無物的弓絃部份即時生出一絲紅絃任由銀牙咬住拉扯,左手盡量前伸,頭部則是盡量向後移。

「我的靈魂,請引導出我能守護家人的力量!空間箭.葵華戰綻!」

孫明玉左手食指指出,對準了射手座的胸口,銀牙一鬆,蘊含強大力量的紅箭,破空飛射往射手座的左胸口。

看著箭的來臨,射手座縱然想避也避不了,葵華戰綻可是有制封施術者和目標物的空間能力,它整個身驅被念力制壓得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紅箭貫穿自己的星魂所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