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53
累積人氣
24655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8.0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 故人
跟著老僕穿過玄關來到了寬敞的客廳後,四人就看到一個老人坐在餐桌前用餐。

「老爺,藍家小姐已經來了。」

「嗯,森,你退下吧!」傑爾說完後,便把吃至一半的午餐放下,轉而坐到沙發上再向藍水影揚手,示意她坐過來。

藍水影坐在傑爾身旁,還未曾開口時,傑爾便已經說道:「水影侄女,我到港城的事就隨妳安排吧!我也老了不想管那麼多,妳只需要說明何時出發就可以了。」

藍水影想不到傑爾會這樣說,先是一呆,然後才說道:「傑爾先生,你不用準備什麼嗎?」

「哈哈……老頭兒一個,不需要準備什麼的。」

「那我們明天十一點出發,這樣沒有問題吧?」

「當然沒有問題。」

預料不到的順利,藍水影一時間也不知說什麼好,既然時間定了下來,應該是可以離去,不過,見面不到五分鐘就離去,又好像很不妥。

在她身旁的傑爾當然明瞭藍水影的困窘,主動地說道:「水影侄女,不用不好意思,妳現在就可以離去。」

傑爾主動地拉她起身,剛把她送到保鑣旁,本來還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倏然大變,就好像看到什麼恐怖的景物,驚道:「你、你、你……」

在眾人訝異的目光,傑爾這手指指著易龍牙,「你」了好多次也始終你不出所以然,也幸而他見過不少大風大浪,心情很快便平復下來,說道:「水、水影侄女,我可以和那位朋友說些話嗎?」

傑爾雖然極力令語氣平靜下來,不過,語氣中的驚訝、奇怪始終是掩飾不了。

藍水影望了一眼易龍牙,眼中的目光也和傑爾語氣一樣充滿著奇怪和疑問。

「學姐,我沒有問題的,就讓我和他談談吧!」言下之意,他是答應了。

藍水影多望了兩人一眼,最後才說道:「那我們就先出去吧!」

「等等,森,你去送水影侄女出門吧!」

傑爾這一句話,就等同是把服侍了自己多年的老僕也摒退出外,對於此事,藍水影等人只是感到稍稍奇怪,但對森本人卻是異常震撼──以往傑爾即使談論公司的機密時,他都能坐在一旁聽著,但今日竟然反常地為了一個年輕人而摒退自己,哪會叫他不震撼?

不過,震撼歸震撼,主人甚少有的認真命令,森當然是遵從,直與藍水影他們走出屋外。

「不用奇怪了,我就是易命牙,那個第三勢力的傳說傭兵。」感覺到沒有人再逗留在屋內,易龍牙隨便地找了張椅子坐下。

「果然,我起初還道自己是老到連眼力也糊塗得緊,原來真是你。」傑爾像為自己的視力還算正常而呼了一口氣,說道:「倒是你怎會還是這個模樣,不,甚至是更年輕了才對。」

傑爾和易命牙第一次見面時,易命牙已經是二十歲。

「這個嘛……我算是死而復生,所以就變成這個模樣。」易龍牙不太想解釋自己的情況,因為即使解釋了也沒有多少作用。

而傑爾也很明白地不再追問下去,被列為第三勢力的人士都是能夠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怪人,而尤其是四英雄之一的易命牙死而復生這種事,雖然是很不可思議,不過,也屬於他能相信的範疇中。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總之你就是死而復生,所以就變得年輕吧!」

「哈,正確!是了,有件事要告訴你,就是我還活著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

「……我明白的。」

「這是很緊要的,我不單說其他人,就連聖母、素衣神女、災劍魔等人也不可以說。」

「這個其他人倒是沒有問題……不過連金色聖母也不能說,就難了些吧!」

「拜託,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聖母的恐怖,你總不會想看著我『死』吧!」

「唉!我明白的,我會儘量幫你隱瞞的。」


易龍牙安然地步出洋房後,先是朝著森說道:「傑爾先生叫你可以進屋了。」

森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便回到屋中。

「學弟……傑爾先生沒有對你怎樣吧?」

「他沒有對我怎樣,為什麼妳會這樣問?」

其實藍水影在外等候時,心中其實是猜想著傑爾先生會不會喜好男風,所以看上了俊美的易龍牙,當然這種失禮的想法她是不會說出口,搖手道:「我只是隨口問問。」

「啊……那就這樣吧!明天我們十點半在城南門前等吧!」


與藍水影分別後,易龍牙本來想步行回去旅館,不過,一想到清海城去年剛落成和正式啟用的高架鐵路,就打消了這個步行回去的念頭。

跟隨著架於天上的鐵路,他不用一會就找到了車站。

而雖然票價是高了些,不過,對於旅客身分的易龍牙來說,坐一次來紀念倒是沒有所謂,而且搭完後還可以回到港城向李清風大肆炫耀一番,這是一個很誘人的想法。

高架鐵路是一條圍繞著清海城的環狀線,所以在遠觀或者俯瞰,這一條高架鐵路就如同天使的光環一樣,套在清海城上,不過,雖說是圍繞著整個清海城,但是車站的數目卻是寥寥可數,僅有五個。

而車站這麼少得可憐的原因,當然是因為建造一個車站價格不菲,想想一個要連上二百五十米高空的車站,當然不是一般車站可以相提並論。

由地上車站轉到空中車站,易龍牙坐在椅上稍等了一陣子,列車就來到站上。

車廂並不太大,再加上人多的關係,車廂中可以說是塞滿了人,不過,易龍牙卻很幸運地占到一個有窗戶的站位,而且這個位置還不是出入口,所以不用擔心到站時人群湧入湧出的情況。

一手輕按著「零米納亞」造的窗,感慨地透過窗望著地下的景物,心想:「五十年了,離那個血腥時代已經五十年了,現在竟然有人把鐵路架於高空……這應該是和平的景象吧!」

出於時間的差距,比起遊客,比起城中的居民,易龍牙的感慨是絕對非常深刻的。

在他還是易命牙時代,可以說是新聯邦和聯邦(現在的叛軍或者說舊聯邦)衝突最激烈的時代,在高空架鐵路,這是開天大的玩笑,就連建於地下的鐵路也隨時會被人破壞,更何況是建於高空的鐵路,若果在那時真有人這樣做,恐怕過不了一星期高空鐵路就被炸得無影無蹤。

時代的轉變,易龍牙始終是不太習慣,在那個血腥時代,自己未曾見過竹刀木劍,就被逼著拿真刀實劍去保護自己,自己未曾學會救人就要懂得如何最有效率的殺人,這些都是那時代的環境。

而在當時的落後地方,孩童和弱者更是沒有安全的保證,幸運遇上善良的人倒是沒有問題,但遇著現實的人就注定沒有好結果,因為在其他人眼中,一個不論年齡長幼的人都會虛耗糧食,所以自己想多一餐溫飽,就要趕走或者消除其他人,這也是當年的環境。

「唉……有時要重新適應一個環境還真不容易呢!」

在窗上呵了一口氣,易龍牙茫然地寫上和平兩字,雖然是很難適應,但他心中其實是很高興,戰爭不是令人高興的事情,對於和平會產生的陌生感,還是由他這一代人來承受就好了。

自五十年前海底大戰,聯邦的首領和大量高級人士被斬殺後,聯邦就陷於一片困境,由強轉衰,而新聯邦也藉此機會,一舉把聯邦軍打回星之大陸的北方,造成現在的對峙但卻又慢慢地洋溢著和平氣氛的新局面。

(順帶一提,現在人類所認知和所到達的地方,也只是海藍星的三分之一,在這個三分之一外,都被一層濃霧所包圍,沒有人知道霧的另一面是什麼。)

這時的易龍牙看了車廂中的人一眼,他突然有一種很想笑的感覺。

看他們都是為在哪處吃午飯傷腦筋,為儘早趕回公司而緊張,再有的更是為怕約會遲到而擔心,心中不禁對著他們說道:「為這些都好喔!總好過為怎樣繼續生存而苦惱。」

現在的他是一個集失落、懷念、愉悅等各種的心情交匯的老人,看著後輩的安穩生活,他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自己的手染滿了無數人的鮮血,就是為了換取這一個局面,而努力終於沒有白費,所以他覺得很自豪、很開心。

然而,就在他這樣想著時,他卻瞥見了一件令人厭惡的事情,愉悅的心情就算不是一掃而空,也最少掃走八成,眉頭大皺,想道:「和平留給這種人享受還真是一大浪費!」

循著易龍牙的視線,可以看見一件令人厭惡的事情正在他的咫尺間發生──一個電車色狼正在犯案。

色狼是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人,因為車廂人多擠迫的關係,易龍牙看不清他的相貌,不過,受害女子的樣子倒是看得清清楚楚,原因是她就站在他身旁不遠,而中間只是隔著一個中年男人,所以易龍牙可以看得清楚。

女子不是什麼絕色佳人,然而,面貌清雅、清純再加上如瀑布般的黑髮和一種特殊的氣質,倒不失為一個美女,而且還是孤身一人,難怪會被那個電車色狼看上。

易龍牙皺眉看著時,那個色狼已經將行動升級,一雙醜陋的大手,除了在女子的屁股遊移外,已經慢慢攻城掠地,向著內褲裡面的區域進發。

女子這時臉頰泛紅,銀牙咬著下唇,雖然是想反抗,不過,色狼在身後,而女子一手卻要提著畫簿,只得一隻手能空出來,根本阻不了色狼的獸行。

「唉……一想到為了這種人而上戰場,那些死去的戰場英雄不知有什麼感想。」

易龍牙在以前上戰場時,大多時聽到士兵們的心聲都是快些終止這場戰爭,讓子孫們可以儘早脫離這種血腥的日子,而這是沒有錯的想法,不過,一想到有這種人渣的存在,他卻有一種失落感覺,覺得那些戰場上的無名英雄死得很冤枉。

「若果這種人渣編入我師團中,肯定會不得好死。」

然而,他想歸想,但卻不是站著空想感慨,而是巧妙地閃過與女子隔著的中年男人,來到女子身前。

女子雖然是被人侵犯,但是她的眼眼卻沒有問題,雖然搞不清站在眼前的人是誰,但是為了自己「面子」著想,她還是把畫簿擋在自己下體,間接幫色狼隱瞞著他的禽獸行為。

「唉……做好人有時挺難的。」

易龍牙劍眉一皺一挑,並沒有再理會女子的行動,嚴格來說,理會她是一件沒有意義的行為。

手臂穿過了女子的臂膀,直抓住了正肆虐中的其中一隻手,冷酷而憤怒再夾著感慨的眼神緊盯著色狼,他不需要語言單就是一個眼神,就已經讓色狼嚇得膽顫心驚。

色狼被那雙恐怖的眼睛盯著,嚥下了一口唾液,面上不自然冒出冷汗再加上打了個冷顫後,另一隻手的動作不單停止還乖乖地縮回,不,還連同他下體激昂中的分身,也頓時急流勇退。

色狼是一個慣行犯而且直覺也是挺強的人,知道什麼叫危險和不危險,知道什麼人惹得和惹不得,亦知道可不可以邀他一起凌辱女子……

而現在色狼的結論是對方很危險,自己根本惹不起,而且憑對方的樣貌和氣勢更是不屑和自己一起犯案,所以他很主動的收手,而且還很識趣的想離開對方的視線範圍。

易龍牙見色狼還有點自知之明,倒是放過了他,把緊抓著他的手放開,讓他可以趕快消失於自己眼前。

而身為受害人的女子,在易龍牙前傾還伸手到自己後面,還以為他也是一個電車色狼,內心正無助徬徨時,卻發覺她眼前的人卻出乎意料是一個「王子」般的存在,主動的為自己驅走了那一個可惡可恨的「惡魔」,心內的徬徨頓時轉為感謝和羞愧的情緒。

易龍牙趕走了色狼後,看著女子的眼神還是不與自己正面接觸,反而低頭的望著地下,在這個奇怪的局面下,他唯有主動的問道:「妳沒有事吧?」

「嗯,沒、沒有。」救命恩人的神音一到,女子像受到恩寵一般,昂然的抬頭說著,同時心想:「哇,很好看的男生呢!」

易龍牙的俊美雖及不上電視上那些可以發光發亮的男明星,但是也不失為一俊男,若果硬要說的話,他是有資格去當一個高級男妓。

「那就好了。」易龍牙很自然的答完後,沉默了一陣子才搔著臉頰說道:「我叫易龍牙,算是來清海城旅遊的。」

「呃……我叫洛詩音……先前的事真是多謝你!」

「不用客氣,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罷了。」易龍牙說完後,心中不禁想道:「我何時變得這麼有正義感?」

「是了,妳是不是畫家來的?」

「你怎知道的?!」洛詩音略為驚訝的問著。

「一般人是不會拿著畫簿上街的,而除了畫家這一種人外,我倒想不出還有誰人會這樣做。」

「這也是呢……不過,我不算是畫家,我只是一個大學生,畫畫只是我的興趣。」洛詩音恍然的笑道。

「是了……這裡有一幅畫,是我剛完成的,你不嫌棄的話,就當是我的謝禮吧!」

一談到畫,洛詩音頓時想到把畫當作謝禮,雖然之前有想過用錢,但這是很失禮的行為,正苦於怎樣表示謝意的她,卻靈光一閃想到以畫代替,從畫簿中取出那張剛完成不久的作品出來。

把畫拿到手中看了一看,畫中繪的是一片粉紅色的夜空,天上除了數朵粉紅色雲兒外,就只得數顆繁星作為點綴,而地上的則是一大片紅花組成的花海,整張畫洋溢著一種夜的寧靜氣氛。

「啊?那真是多謝了……雖然不怎麼懂得欣賞畫,不過,這應該是很好的作品呢!」不吃白不吃,更何況是人家送上門,易龍牙自然不會推拒。

「多謝……不過,我想這畫是奇怪了一點。」

「奇怪……有嗎?妳畫得很好喔!」

「你不覺得奇怪嗎?這張畫中可是粉紅色的夜空喔!就連我畫起來也是覺得怪怪的,你不這麼覺得的嗎?」

「啊?有什麼好奇怪,我連真正的粉紅色夜空也曾見過,試問我又怎會覺得奇怪喔?」

「什、什麼!你親眼見過?」易龍牙的話一出口,洛詩音的音量不由提高幾度叫著,惹得身旁的人也不知所以的望著她。

「小聲點,我們可是在車廂的。」

「你、你真的見過?你是在哪裡見過的?」洛詩音紅著臉,低聲問著。

「我的確是見過,我是在華利……唔?」這時列車到站,易龍牙才發覺已經回到一開始登車的南門站,自己不覺地已經繞了清海城一圈:「不好意思,我要下車了,下次我們再說吧!」

趕著下車的易龍牙,把畫捲成圓筒後,就匆匆地下車。而洛詩音想拉著他也已經遲了一步,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跑下了車。

不過……

就在易龍牙下了車後,才想起一件緊要的事情:「呃……她好像不知應該怎樣找我呢……大意。」

易龍牙記起這件事後,縱然有感應氣息的能力,但對於未曾熟悉的洛詩音氣息,兼且有限制的情況下,可是空有此等好使好用的尋人技能而不能用。

易龍牙現在是清海城的半個旅客,所以他並不急著和其他人爭搭電梯,對於旅客身分來說,往往都是有一種慢慢來的心情。

架空鐵路的班次不怎頻密,每二十分鐘一班,而趕著回地上車站的人,只需要十分鐘就已經去得七七八八,所以他不怕自己會不能獨占一座電梯。

在電梯中,易龍牙站在強化玻璃前,曲指敲著至自己腰間高度的欄杆,敲出來的音量,時大時小,若是有旁人在的話肯定會緊緊盯著他,暗示他在製造噪音。

不過,現在他大聲小聲都沒有關係,反正自己獨占了電梯,由空中二百五十米直至到地面之前都不會有人來打擾自己,所以,他除了敲出不明音節外,還同時哼著不知名的調子,一副很自在的模樣。

「真好的景色呢!」清海城因為發展上是傾向華麗的建築,所以大部分的建築物都很有特色,而當這些充滿特色的建築物放在一起,就形成一幅藝術性極強的景象。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8.0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