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2
累積人氣
24645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8.3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二章 火鷲血繭
雖然已是夜晚,但是還有些受到了重傷的火鷲不能返回洞中,和要照顧這些傷員的完好火鷲留在洞外,大約有十來隻左右。

這些火鷲一發現到易龍牙等七個人類出現於此,立時發出鳴叫,怒目盯著他們,並且向他們吐出一口火焰,警告著他們。

「果然是好勇鬥狠。」小小的火焰,當然難不倒易龍牙,隨手一揮,就擋下了火焰。

眾人無視於火鷲給的警告,繼續向前走,不過,就在火鷲們想作出第二次攻擊時,易龍牙停了下來,說道:「妳們去治好那些重傷的火鷲,這裡交給我吧!」

易龍牙說完後,雙手已經擋下了數道火焰。

「嗯,你小心了。」

「當然……呃!畜生,竟敢抓我!」易龍牙捉住那一隻剛抓傷自己的火鷲的腳,把牠丟到天上,說道:「好心來救你們,你們這群畜生竟然不懂得感恩!」

「哎呀!小牙,看來忘記了這次災難是誰搞出來的吧!」聽到易龍牙的說話,莉莎苦笑道。

「莉莎,不要說廢話,快些按著這隻火鷲!」孫明玉運轉念力,「治癒」在雙手間使出,治癒著一隻雖然重傷,但是脾氣極為不好的火鷲。

「這隻火鷲真是……唔!素清!」正按著火紅色羽翼的姬月華看到了一隻火鷲的攻擊是朝向自己等人,立時叫著凌素清。

「冰壁陣!」不用詢問什麼事,長時間的合作關係,使得凌素清第一時間明白到她的意思,即刻在眾人周遭佈下了結界,剛好擋住了一道火焰。

「雪櫻,後面,直接襲擊的!」今次是莉莎說著。

「冬刀震!」

倉島的刀閃電般抽出,為避免傷到火鷲而致計劃功虧一簣,倉島只是震開了火鷲,雖然火鷲很強,但論起實力,她們六個女人,除了菲娜外每個人隨時對上六至七隻火鷲也是沒有問題的。

「該死!」同時抵擋住十多隻火鷲的易龍牙,比起後面救鳥的她們更是辛苦,除了要分心在洞口前佈下強烈的氣牆外,又要同時應付火鷲,實在是很消耗體力。

「這種魔力波動是六芒增幅……糟!六元素庇護!」

施了個自保魔法後,火鷲已經在身體前造出一個六芒星,口中吐出來的火焰穿過了六芒星,威力頓時加倍,呈現一個火焰球狀。

「破!」增幅後的火焰對上同樣增幅抗魔力的易龍牙來說,還構不成問題,但這樣急著用這種高深魔法,卻使他分了心,在洞口前佈下的氣牆登時弱了三分。

趕忙修補氣牆的空檔間,一隻火鷲電射般在他身後掠過,並且在他的肩背留下了一道爪痕。

「很厲害的爪擊,護身罡氣不能再調低了!」

若是換作其他人,即使穿了標準的鎧甲,恐怕也會死於剛才那爪擊之下,易龍牙對於這全力一擊,雖然是很痛,但也不得不讚揚那火鷲的攻擊是很厲害。

不過,讚賞歸讚賞,易龍牙可不想死於這種爪擊之下,正想要緊急處理好傷勢時,一道黃符已經早一步貼在他的傷口上,免去了他的麻煩。

「回復術?真是謝了,素清!」在場的人,除了自己外還能夠使用道術也只有一個,所以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幫的忙。

經過了近四分鐘的戰鬥,總算他們的計劃成功了,那一隻脾氣極為不好的火鷲在接受了孫明玉的治癒後,隨即飛到天上鳴叫著。

這一叫應該是牠們之間的語言,隨著牠的康復,其他火鷲見著也總算停下了攻勢。

「總算是……搞妥了。」易龍牙頹靡的坐在地上,佈在洞穴外的氣牆也隨之消失,在洞中飛出了不知多少隻,總之是很多火鷲出來。

「哈!難怪有紅雲山這種稱呼,這些火鷲結集於天空果然很像一大片紅雲!」

「治癒!」在他抬頭望著那片「紅雲」時,孫明玉已經來到他背後,為他處理肩背的傷。

「玉姐,這些傷我自己處理也行的,妳還是去多治好多幾隻火鷲吧!」

「你說什麼傻話,自己人當然是重要過外人,你該不會把這些火鷲看得比自己更重要吧?」

被她這樣一說,他倒是說不出話來反駁,心想:「對呢!還是自己人重要一些,差點忘了。」

肩背的傷雖然深,但由於傷者的體質和處理及時,孫明玉治起來沒需要多少時間,半分鐘就處理好了。

火鷲們這時有的盤旋於空,有的是佇立在地上,而牠們的目光則是看著他們一干人等。

先前被救活過來的火鷲,在天上鳴叫了一陣子後,飛降於他們的身前,羽翼指著另一隻受重傷的火鷲,而且低沉的鳴叫聲也變得正常,發出小鳥般的「啾啾」聲,這正是牠們解除了戰鬥狀態的現象。

沒有受到襲擊,要治好其他火鷲就簡單得多,二十分鐘後,數隻重傷的火鷲也回復過來,隨即天上傳來了火鷲歡愉的鳥鳴。

「小牙,接下來怎麼辦?我們好像不是為了治傷而來的。」莉莎悄悄說著。

「這個……糟了,牠們當我們是朋友了,但要怎樣進去我也忘記去想了!」這時才記起「正事」的易龍牙,冷汗直冒,他竟然忘記了最主要的目的是什麼。

此話一出,其他人立時嚇了一跳。

「龍牙,你很笨呀!」對於他的失策,姬月華已經賞了他一記栗爆,哭笑不得的說道:「現在怎辦好,快想辦法啦!」

倉島把東瀛刀架到易龍牙脖子上,說道:「易君,我們打得這麼辛苦,你該不會是想我們功虧一簣吧!」

「喂喂!現在這種時候,妳要我想辦法也急了點吧……」

「現在怪誰也不行的,還是趕快想辦法吧!」

正當眾人趕忙想著辦法的時候,火鷲們卻很出人意表,主動邀請他們進洞。

「咦?牠們是不是想請我們進去?」看著火鷲們的羽翼輕拍著自己,眾人無不問出這個問題。

眾人呆了好一陣子,孫明玉才說:「好了,我們就進去看看,不會有事的。」

孫明玉這樣一說,其他人也沒有反對,跟著那些火鷲踏進了洞穴中,當然,走在最前頭的人是易龍牙和孫明玉兩人。

在洞中,眾人走了好一陣子,隨著前進,溫度也不斷升高,不過,這亦是眾人能夠承受的範圍。

眾人來到中段後,入目的除了是為數不少的火鷲外,就是一隻與眾不同的火鷲,這隻火鷲像感受到眾人注視的目光,自然地飛到他們的眼前。

牠的身體不像其他火鷲般是泛著鮮明的火紅色,而是像生病了的暗紅色。

「龍牙,這隻火鷲是生病了嗎?」姬月華扯著易龍牙的衣袖問著。

易龍牙眼中閃出濃濃的好奇,嘆道:「牠不是生病,這隻是罕見的老火鷲……」

一隻火鷲的平均年齡是四十五至五十歲,普通火鷲到了這些歲數,大多數會自然地以成年的外表死去。

不過,也有一種例外的情況,是甚少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牠們的第三階段。

一般火鷲只有幼兒和成年兩期,但若有火鷲熬過了五十五歲的時候,那就會變成一隻力氣急遽衰退的老火鷲,但生命卻可以延續至少十五年甚至不止。

有人說這可能是火鷲的力量強弱關係,也有人說是火鷲的求生本能,真實的情況也只有火鷲自己才知道。

不過,老火鷲雖然是年老力衰,但是在族群中的地位,可說是異常超然,氣力衰退是不爭的事實,但換來的除了生命力外,就是比起成年時更強大的魔力,一隻老火鷲,若以單純破壞力來算,足以抵上十來隻火鷲。

而且最令人驚訝的是老火鷲死前的三個月,會重新蛻變為成年期的模樣,強大的魔力仍在,體力也會變得充沛起來。

老火鷲出現的機率本就少得可憐,再加上老火鷲不喜歡外出和死時會回復到成年期模樣,這就是為什麼甚少人知道這秘密的原因。

易龍牙解釋完,盯著他們的老火鷲鳴叫一聲,看來是在感謝他們的幫忙。

「呃……牠看來很高興呢……」

「牠高興又怎樣?我們的目的可是牠們的血繭。」

「話是這麼說啦!但牠高興總好過不高興嘛!」

「都說不是高興的問題啦!我們現在要取血繭喔!」

「那現在怎辦好?」

就在眾人吵著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卻從老火鷲處響起:「人類啊!你……們是要來取我……們的血繭嗎?」

老火鷲的一句話,頓時使得七人嚇了一大跳,驚訝的盯著老火鷲。

「耶?會說話的!小牙,怎麼火鷲是懂得說話的嗎?」

「這個……我怎知道?」會說人話的火鷲,他也是第一次聽到,不,是見到。

「……」

「……」

七個人加上老火鷲,經過了短暫的沉默後,易龍牙壓下心中的突兀感覺,問道:「剛才是你出聲的嗎?」

「……」

「……」

又是一陣子的沉默,老火鷲並沒有回應他的話,姬月華問道:「剛才……會是我們集體幻聽嗎?」

「不……是的……我的確有說話。」

今次在有所準備下,眾人聽得很清楚,聲音的確是由老火鷲身上傳出來的。

「你們……人類的說話……很麻煩……我即使生存了整整八十多年……要整理你們的語言……來說出自己的意思……也是會慢了一點。」

老火鷲說完後,易龍牙等人互相交換了眼中驚訝的信息。易龍牙終究是見多識廣的人,世上是無奇不有的,只要相信這點,自己也不必太在意火鷲懂人類語言的事。

「你懂說話的問題我也不問了,我們……就是來取你們的血繭。」

「好直……接……你們要取的話,我們……是不會阻止……就當作是……我們的謝禮。」

對於老火鷲的慷慨,姬月華不禁問著:「真的嗎?」

「人類的小女……孩啊,我們……火鷲是……不欺騙人的……我會叫同伴……帶妳們去洞穴深處取血繭的。」

聽到老火鷲這樣一說,六個女人當然是歡呼起來,不過,易龍牙卻出奇的面無表情打量著老火鷲。

老火鷲衝著一旁的火鷲叫了幾聲後,一隻成年的火鷲已經飛了出來,盤旋於洞上,看來這就是老火鷲說的帶路鳥。

「小牙,你發什麼呆,快走吧!」

莉莎催促著易龍牙的時候,易龍牙只是說道:「嗯,我還有事要問一問,妳們先跟去吧!我很快會跟上來的。」

莉莎想了一會,說道:「那你要小心了!」

看著莉莎也跟著那帶路鳥走去,易龍牙才回望老火鷲,但話未說出口,老火鷲已經說道:「人類喔……不,是傳說傭兵喔……你是有事要……對我說嗎?」

「果然!我就想一隻火鷲就算有多久生命也好,沒有長時間接觸過人類的話,肯定不會懂得人類語言的……你參加過五十年前的戰爭吧?」

易龍牙眼中閃出一道兇光,如果這隻老火鷲是屬於舊聯邦的話,那自己和孫明玉她們可以說是非常危險。

老火鷲當然明白到易龍牙的意思,用了些時間整理說話,才說道:「傳說傭兵啊!你要明白一件事……就是我們火鷲本就不願理會……你們人類的事情……不管是新還是舊聯邦,我們也不會多理會的……而且真要說的話……我並不屬於這兩派,我是屬於一位偉大的主人。」

「……不好意思,我白擔心了一場。」

易龍牙這時才想起,火鷲之所以參戰是被兩方面的人捕捉所致,根本不是出於本意,這一點對好戰的牠們來說是一種恥辱,幸而這老火鷲應是被牠主人的能力所馴服,所以沒有多少不滿,否則的話,他這樣一說無疑是揭鳥瘡疤,隨時有打上一場的機會。

「不過,話說回來,你的主人究竟是誰,我的直覺告訴我,我應該是認識你和你的主人。」

「傳說傭兵喔……很慶幸……我的主人果然沒……有看錯……你果然是他值得……欣賞的人喔!」老火鷲頓了一頓,又說道:「我的主人就是……」

「什麼?」當易龍牙聽到老火鷲的主人是誰後,臉上流露著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訝異的說道:「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的主人真是那一位手執火灼紅槍,身穿真火鬥鎧的人!」

「我……沒有……騙你的必要。」

呆了好一會,易龍牙才回神過來,苦笑道:「世事真是無奇不有,我竟然會遇上他的火鷲,真是奇蹟。」易龍牙苦笑的說完後,邁步趕上孫明玉等人。

「龍牙,你先前和老火鷲說了什麼嗎?」孫明玉不解的問道。

「嗯,是問了一個蠢問題,沒有什麼特別。」他不太願意說起五十年前的事,即使提少許也不願意,這可能是他對戰爭有所抗拒而不想多說,又或者是他根本不願讓她們知道自己曾經幹過多少驚天動地的事。

隨著越接近洞穴深處,溫度也相應升高,走至中途,凌素清和孫明玉二人已經要放出結界,為眾人抗熱。

「好熱喔……現在最少有五百多度呢!」雖然有著結界,但在結界中的人也感到非常酷熱,莉莎一手搧動著上衣的領口,一手擦去額上冒出的汗。

「莉莎,妳就不要說熱了……我們也很辛苦的。」姬月華也和她一樣,一手搧動著領口,一手擦汗。

而再看孫明玉她們,雖然手上的動作不盡相同,但同樣汗流不已。凌素清是半閉星眸,盡量不想多餘的事,貫徹心靜自然涼的道理。

倉島的情況和莉莎她們二人相同,搧動領口和擦汗,而較保守的孫明玉和菲娜則是因為性子有些放不開,所以只用雙手不斷在抹著臉上的汗水。

六位女人都是香汗淋漓,這情景誰會是最後受惠者?

答案當然是走在一旁的易龍牙,厚厚的外衣早就被除下,她們六人身上都只穿著普通外衣,所以一旦衣服被汗水黏住,女性優美的身段即時呈現在他的眼前。

饒是易龍牙曾見過不少風流陣仗,但遇到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為難局面,色心也盡被挑起,眼光不斷在六位同伴身上移來移去,尤其是莉莎,她搧動領口的幅度最大,幸運的話,可以看到她的鮮紅色胸罩。

「好熱、好熱、好熱!」莉莎還是不斷的叫嚷著,最後目光移到易龍牙身上,發覺到他的灼熱視線後,笑道:「喔!小牙,你在看什麼!你好色喔!」

雖然是笑著,但她也下意識的掩著胸口,免得春光再度外洩。

姬月華嘆道:「色牙。」

「算了吧,男生嘛!總是會對女性好奇一些的。」倉島這時倒是裝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樣,而最糟糕的是其他女人也是那一副「我明白的」的表情。

「喂喂!妳們這是什麼眼神,我早已過了那種心理年齡的!」這是攸關名譽的大事,他這個雖不算花叢老手,但也不是新手的人,可不想讓三十歲也不到的女孩說他在這種事情上還是雛兒。

「是、是,你不是小孩子嘛!素清姐姐我知道了。」令他意外地,凌素清竟然擺著一副溫柔的大姐姐模樣,拍著他的頭說著,算是為他解圍。

「姐姐?素清,妳這是什麼意思,我早就說過……」易龍牙對於她的善意解圍,雖然很感謝,可是不能接受。

「嘻嘻……不要否認了,我們可是知道你的不法行為喔!小男孩!」姬月華聲量不大不小的說著,但是到後來小男孩這三字卻是拖得特別長。

「嗯,是呢!我們早就知道了你的『色行』,所以你也不要否認了,偷窺我們沖涼又拿我們的內……。」

「哎呀!莉莎,妳要死啦!連這些也說出來,妳看龍牙的臉快要紅透了。」菲娜算是幫著易龍牙說話。

「慘……慘了,原來她們是知道的……」聽到她們的說話,易龍牙的心不由得寒了大半截,原來自己的「色行」她們早就知道,心道:「今次真是糗大了!」

跟著的路程,總算她們的良心還在,多笑了易龍牙一陣子便收歛起來,並沒有再「追擊」下去。

當他們走到洞穴的深處後,終於來到火鷲的繭化場,地上佈滿大量的血繭,最少能夠供應他們多年所需,而在血繭旁邊則是雌火鷲生蛋的重要場所。

眾人收拾好血繭後,雖然因人數甚少的關係,只能拿到少部份,不過,這些也足夠他們兩個月左右的所需,而且回到洞穴中段時,老火鷲也因為他們剛才的幫忙和易龍牙的關係,而答應了他們可再來取血繭。

同時,老火鷲也很為他們著想,看著外面還是夜晚,所以也准許他們在洞穴中留宿一晚。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8.3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