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53
累積人氣
24655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2.2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露營的死者
護雷洞位於在港城北邊的巨雷山山腰上,是以一行十二人在抵達巨雷山的山腳下,就要憑自己的雙腿走至護雷洞。

要用雙腿爬山,對於易龍牙和姬月華這兩個練有內氣的人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是對於其他人就不是這樣的說法,本來二人只需要半小時的路程,給他們一拖下來,變得要近三小時才能走完,但二人倒是沒有在意或抱怨,這種體能上的差別他們早已經見怪不怪。

護雷洞前其實是一處突出來且長滿草的平臺,這個平臺對著的就是港城,只要站在平臺邊緣處直望去,可以一覽整個港城的景貌,是個有良好風景的地方,而在護雷洞的不遠處有著一條自山上流下的清澈小河,要捉魚還是取水都是極為方便。

來到營地,眾人第一時間就是搭起帳幕,而理所當然最快搭好帳幕的,就是有很多這方面經驗的易龍牙二人,姬月華自然是經驗多,更不用說易龍牙這個野外求生的專家。

當眾人完成了搭帳幕的工作後,已經是入夜時間,易龍牙把枯乾的樹枝堆在一起,再塗上酒精膏點火,一團可燃燒很久的火團應著「劈啪劈啪」之聲升起。

護雷洞前的平臺本來有著一個大型的營火架,而他們會帶酒精膏的本來目的就是想用於這營火架之上,但不知為什麼,他們來到後就發現營火架似是遭到什麼破壞般,斷掉的粗長木枝散落於地上,而只剩下底層的營火架他們根本不能使用,所以也只好把酒精膏用在篝火之上。

當然,如果是易龍牙肯幫手的話,要重新修補已有底層的營火架倒不是難事,但在於他不想鋒芒過露,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女的可以不說,但現場還有數個男性生物存在,若是招致了他們的嫉妒,就可惜了這次露營。

一行十二人,六對男女圍著篝火席地而坐,手上拿著的碟子裝了剛剛女生們在長形烤桌煮弄好的肉片和蔬菜,他們一面吃著晚飯,一面閒聊起來。

十二個年輕人聚在一起,閒聊的話題極為廣泛,可以說是天南地北,無所不談。

而在中途,其中一個喚作廬倩螢的女子道:「是了,你們最近有沒有聽過關於港城附近的特別傳聞?」

「我們沒有?你們呢?」姬月華第一個搖頭應道。

「我也是沒有聽過……」

一連數人也是搖頭說著,直到這次露營的女主角張樂怡,她先是望了身旁的那位男伴,也是這次露營的男主角洛恭邦一眼,見他也是茫然不知,才搖頭說道:「我們也不知道,妳是聽到了什麼嗎?」

「你們竟然沒聽過,那就怪了,我還以為很多人聽過的。」廬倩螢沒有吊他們胃口的意思,只是皺了一下眉頭就說道:「我最近聽到港城附近有著兩個特別傳聞,其中一個是和城北門那座海崖古堡有關,你們應該聽過那古堡的傳聞吧!」

「當然聽過啦,不就是說很久以前有位吸血鬼住在古堡當中,這應該不算最近的特別傳聞吧?」

「當然不是這些,我今次聽到的是近期才傳出來,你們也應該知道,海崖古堡那裡一向是被人搞試膽大會的絕佳地方,而事情就是發生在不久前其中一次的試膽大會當中……」廬倩螢在說話時,逐漸的把聲量調低,又刻意裝出一副陰森森的樣子,說道:「……據聞那次試膽大會是十來個星港高中的三年級生發起的,他們本來只是想玩一下,誰知道只是這樣玩一下就出了事……」

「出、出了什麼事?」

「嗯,其實他們不是依照一貫的玩法,不單止主樓部份,就連後主樓部份和別館都是他們的路線,十六個人分成了八組,以後主樓的鋼琴室作目標前進。本來遊戲起初還是沒問題,只是當其餘七組人在鋼琴室等了一段時間,仍是見不著最後那組人來的時候,事情就出現了不妥……」

「什、什麼不妥?」

「嗯,他們見最後那組人連影兒也沒有,就散開去找,但是找了很久、很久也找不到人,而且更可怕的是,去找的七組人在集合時才發現到又有一組人失蹤,然後當不知第幾次分散和集合後,最終只剩下兩組人能安全回大廳上集合……」

「其、其他人怎麼了?」

「這就是離奇的地方,據說剩下的兩組人當時已經有點精神崩潰,正當他們想拋下其他人不理而逃走時,他們卻聽到大廳上那道螺旋樓梯傳來了一陣怪異的聲音,聽到這聲音的他們雖然很想離去,但一方面卻又想搞清楚事情,最後當聲音越來越大時……」

「那、那又……又怎樣了?」

「怎樣?他們注視著螺旋樓梯不消一會,就知道聲音是來自兩個身軀滾下來所造成的,而這兩個身軀,他們認得正是他們失蹤的朋友……」

「討、討厭啦!螢,妳就不要再說這些話題,很可怕耶!」一個喚作李家碧的女子手拉著旁邊的男伴衣袖,在六個女子中就屬她最怕這種陰森可怕,令人心寒的話題,要不是有這麼多人在身邊,她才不能忍到現在才爆發。

「呃……家碧,難得的大好氣氛被妳搞垮耶!」廬倩螢被她的話嚇得呆了一呆,然後苦笑,沒好氣的罵道。

給李家碧這樣一叫,什麼陰森的氣氛也要給她叫得煙消雲散。

李家碧尷尬而小聲的說著:「但……但是我真的很怕嘛!」

「真是的,總之……剩下來的四個人就是因為很害怕的關係而逃離了海崖古堡,而這事在之後就傳了開去,先是他們的朋友,然後傳著、傳著就傳到我的耳中。」廬倩螢雖沒有怎樣怪李家碧,但仍是白了她一眼的說著。

「好了,螢妳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個性,能撐到這時才叫出來也算她厲害。」喚作趙子柔的女子打圓場的說道。

「沒錯啦,她最怕的就是這種話題,妳可不要怪她了。」姬月華附和完後,又咬了一口碟子上的牛肉排,然而她只是咬了一口,眉頭就皺起來,把那還剩三分之二的牛肉排夾到易龍牙的碟子上,說道:「龍牙,這給你,我現在飽到吃不下。」

「耶?妳又來,既然吃不下,剛才就不要嚷著要這片牛肉排吧!」易龍牙看著自己的碟子上又多了一份食物,略帶不滿地道。

「這沒辦法啦,我剛剛很想吃,而且我還想著吃得下耶,你就幫我吃了它吧!」姬月華帶點不好意思的嚷著。

「真是的,我可不是人型垃圾桶耶!」

對於姬月華這種行為,易龍牙其實已經有過不少經驗,沒好氣的嘀咕一聲,也不避嫌地咬著那片曾被姬月華咬過但吃不下的牛肉排。

雖然二人對於這種行為是很自然,但其他人對於他們這種男女間親暱的行為卻是看傻了眼,姬月華食量少不是奇事,但姬月華會拜託男子吃下自己吃不下的食物,卻是他們第一次目睹。

「不是人型垃圾桶啦,我只當你是人型焚化爐而已,是人.型.焚.化.爐.喔!」

他們本就坐得很近,再加上剛才廬倩螢說話時凝造出來的陰森氣氛,縱然不是太怕鬼的二人也早就下意識地坐得貼在一起,是以姬月華可以輕易聽到易龍牙那小聲的嘀咕。

「還不是一樣……唔?我們臉上有什麼嗎?」易龍牙白了姬月華一眼時,發覺到眾人正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二人,一臉奇怪的問道。

「呃……沒、沒、沒有啦……」他的問題倒是破去了眾人訝異的思緒。

因為你們很像男女朋友,所以我們才看得呆了──這種會令人困窘的話他們心中是有說,但可不敢明著說出來。

趙子柔為了轉移話題,急道:「是、是了,螢妳說過聽到兩個傳聞的,那另外一個是什麼?」

廬倩螢哪會不明白趙子柔想轉移話題的意思,登時配合說道:「是、是的,第二個傳聞是關於兇獸林的事。」

「兇獸林那邊會有什麼事?」

聽到廬倩螢說著另一個傳聞,眾人也不由得把注意力移回廬倩螢身上。

「這個傳聞說穿了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好像是有一隊探險隊在兇獸林的一處發現到一個未被注意和功能沒有損毀的古代遺跡。」

「古代遺跡!是兇獸林哪裡?類型能知道嗎?還有是什麼年份?」提到古代遺跡,易龍牙這個遺跡專家不禁有了相當的興趣。

「在兇獸林的哪裡和類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說好像是流風皇朝時期。」

「流風皇朝嗎?想不到除了仙霞山和妖靈山林外,港城附近還會有古代遺跡。」易龍牙心中是這樣想著。

妖靈山林就是當日耶誕節時,易龍牙他們要去殲殺巨妖靈的不知名山林,當日的事情過後,由伊洛起名為妖靈山林,直至前幾日得到新聯邦正式確認定名。

趙子柔的男伴馬明義好奇的問道:「螢,還有沒有其他傳聞或者事件什麼的說一下?」

「沒有啦,我們也說了很久耶,不如早些睡吧!」廬倩螢可不是慣於晚睡的人,而且來的時候已經是累得很,要再熬下去,她實在是熬不了。

「說起來我也很想睡耶,那不如大家早些睡吧!」趙子柔點頭說道。

對於早睡,其他人也沒有什麼反對,因為他們也感覺到疲累,收拾好那些碟子杯子什麼的,他們就各自走進自己的帳幕之中。

「嗯嗯唔!給妳拖來忙上大半天,現在總算有時間好好休息了。」在帳幕內,易龍牙伸著懶腰,沉聲道。

「龍牙,這些就不要記住啦,以你的身體,就算多忙數天也不會有問題耶!」姬月華刮著他的鼻尖笑道。

「是、是,不過說起來,這次露營真的能幫到張樂怡嗎?那個洛恭邦好像對她沒有特別意思呢!」

「怎知道,要想一次團體露營就成功,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想法,重要的是我們要去做嘛,而且還是要盡力去做。」

「啊?是這樣嗎……」易龍牙錯愕一下,即道:「月華,想不到妳也會發表這麼成熟的想法。」

「喔!你這是什麼說法,好歹我也年長過你,怎麼要被你說到好像我是個不成熟的人!」

「我只是說實話罷……呃!」

易龍牙還未說完,姬月華已經曲指敲了他額頭一下,一臉「要你好看」的神情說道:「喔!本姑娘給你機會再說一次。」

「沒、沒有啦,我沒說什麼,快睡吧!」看到她那副進入了作戰狀態的樣子,易龍牙才不會傻得繼續刺激她,要不然帳幕鐵定會在一、兩分鐘後要重新搭過。

「嘻嘻,算你識趣。」


半小時後

姬月華已經睡了過去,而易龍牙卻是沒有睡著,躺在毯子上的他呆呆地望著帳幕頂,心想道:「嗯,看來有機會要去兇獸林看看。」

想到港城可能還有未被發掘的遺跡,他的心情不禁有點興奮起來。

然而就在他想著遺跡的時候,睡在他旁邊的姬月華卻忽然轉身,手肘打到他的面門。

「呃……妳的睡相就不能好一些嗎?」

易龍牙和她們住了這麼久,每一次外出都是和她們睡在一起,自然知道她們的睡相、睡姿問題。葵花居諸女中就屬她和莉莎的睡相最不好,踢被子的事情會常常發生在她們身上。

忍著無端受到的劇痛,易龍牙本來是想拉開她的手,但是在觸及到那白滑的肌膚,他不禁生出了奇怪的念頭,手輕按著她的手背,想道:「好香……這是月華的體香……該死,我在想什麼變態事!」

發現到自己那不正常的思想,易龍牙心中暗自罵著,急忙把那白嫩的手放回主人的身上,然而當他把手放到姬月華的胸口時,男性的意識卻頓時佔據了他的腦海,他不禁輕輕地觸摸姬月華那高聳而柔軟的右乳。

易龍牙的動作很輕,姬月華雙眉只是緊皺一下,就恢復原來如仙女般無邪的睡相,而見她沒有被弄醒,即使他知道這是很不妥,但卻沒有辦法壓下燃燒中的欲望,他渴求著女生的柔軟身體,尤其是美女的柔軟身體。

「很美……真是很美,很吸引人……」

易龍牙望著姬月華那仙女般的睡相,那桃紅色的濕潤紅唇,像是有吸引力一般,他一步一步的把臉湊到她的臉旁。

「不、不行!不可以對女同伴出手的……這是錯誤的!」

雖然意識上是這樣的警告自己,但卻不能阻止他的行動,葵花居的女性各有特色,但卻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對他都有一種不同的溫柔,給予他一種可依賴的心態。

易龍牙是一個能夠給予他人一種可靠、可寄託、可信任感覺的人,但他對於「愛」這種東西也需要依賴,而且這點還是極重要的一環,是以姬月華現在的情況可說如置身於餓狼口前,隨時會被他這色狼「吃」掉。

然而,就在他快要吻到姬月華那柔軟的嘴唇時,他的腦海中卻閃出一個金髮美女露出了一種俏皮卻又帶著溫暖溫柔的微笑樣子,新月般的微彎雙眉,堅定而清澈明亮的碧瞳,小巧高挺的鼻子,性感的紅唇,白嫩的彷彿吹彈可破的完美肌膚,這一切一切加起來,刻劃出一張足令易龍牙縱使死幾百次、千次也不可能忘記的臉孔。

「幽蘭!」

一念及幽蘭,易龍牙恍如遭五雷轟頂,一臉震驚愕然的樣子,如疾風般急退回自己的毯子上,片刻,臉上不單止冒出汗水,還有一種自我厭惡感覺從心底深處升起,心想道:「對不起幽蘭,又偷襲對我信任有加的月華……殺千刀的,我真是個大差勁的爛人!」

「啪啪!」

連環兩聲的摑耳光聲,在自我厭惡之下,易龍牙不對自己客氣,徑自給了自己兩記狠狠的耳光。

「嗯唔……龍牙,為什麼你還不睡……」

兩下摑耳光聲雖然不大,但在寂靜的帳幕中卻是有著相當的聲量,吵醒了剛入睡不久的姬月華。

「沒、沒有……妳睡吧,我很快就會睡的。」易龍牙可料想不到她會突然醒來,支吾的說道,一時間要應對這個剛才差點被自己破身的女性,他不知應說什麼才好。

「……」

然而,和他相處了這麼久,姬月華自然聽出他是有心事,雖沒有多少光可憑藉,但她仍可看到易龍牙臉頰上不自然的紅色。

準確地扶著他的雙頰,姬月華把他的頭拉進自己高聳豐滿的雙乳間,低聲道:「笨人,想起什麼不好的事也不要打自己嘛,這會痛的。」

「月華,妳……」

「乖乖去睡,姐姐會保護你的,不要想著不好的事喔!」姬月華似是不覺抱著易龍牙有什麼問題,半夢半醒的她輕笑唱道:「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五穀豐收堆滿倉咯……老老嫩嫩喜洋洋……」

聽著姬月華用心唱著一首哄小孩子睡覺的神州民謠,本來還驚訝於她驚人而不避嫌舉動的易龍牙卻意外地平伏下心中那種負面情緒,心中只想道:「……晚安了。」


翌日,早晨

「起床喔,龍牙!」

「讓我多睡一會,只是一會。」

「不行,快起身!」

「不、不要搖我……嗚……真的只一會,只要十分鐘,不,五分鐘也可以……」

「不行,快起床……」

「……」

本來正處於熟睡中的易龍牙,在姬月華又吵又搖的攻勢之下,終是忍受不了而投降起床。

坐在一塊大石上,把濕漉漉的毛巾在臉上擦著,易龍牙抱怨的道:「月華,為什麼這麼早就叫我起身?我還睡不夠耶!」

「因為要進護雷洞嘛!」

「嗯唔唔……我說這真是可以嗎?為了製造那個張樂怡和洛恭邦單獨相處的機會,特意弄一個護雷洞探險,這點子雖然不錯,不過有意外發生時就不是說著玩的。」

在剛才起床後,易龍牙也從姬月華口中得知了在他未醒過來時,她們幾個又商量出對策,就是藉探險護雷洞之名,製造張樂怡和洛恭邦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但是護雷洞本身雖不是什麼路線多到交錯複雜的洞穴,不過也不致完全沒有分岔路,內裡也是存在著相當的危險。

「所以,他們的安全就要靠我們,真正會入洞的人只有我們和樂怡二人喔!」姬月華笑嘻嘻的說道。

「耶?原來是要當保鑣,真是個無趣的行動。」

易龍牙微微一愕就猜出她話中的意思,露出失望的表情嘆道,他一開始聽到要進護雷洞探險其實是多少生出了期待。

「耶!你是對我提出的提議有不滿嗎?」姬月華不滿的說道,曲指輕力敲上易龍牙的額頭。

對於她那副隨時會開戰吵嘴的樣子,易龍牙由失望轉為沒好氣的嘆道:「真是的,保鑣就保鑣吧,要放任妳一個我可不放心。」

聽到他的話,姬月華吐舌,笑道:「嘻嘻,我就知道你人最好!」

「要當好人真不簡單……嘿……嘿……」易龍牙苦笑的說道。

完成了簡單的梳洗後,二人肩並肩行至護雷洞前找其他人,避過了洛恭邦的察覺,一眾知情者飛快進行了多次眼神的交流,意思大致上是給予另外真要入洞的三人加油。

在經過一輪不公平的抽籤後,最先進洞的是張樂怡和洛恭邦二人,隨後的就是易龍牙和姬月華二人,而一副準備要進洞的其他人當然是排在這兩組人之後,他們可是要依照計劃留在洞外。

然而,計劃只是剛開始,就因為一件事而硬生生被止住。

「嗚……呃……嗚嗚……」

張樂怡和洛恭邦剛踏進洞數步,洞中即傳來一陣男人的叫聲,聲音像是身上有什麼痛楚而大叫出來一般,這種痛叫聲得到洞中的黑暗和洞壁迴音效果輔助,不由得增添其詭異的氣氛。

張樂怡二人聽到痛叫聲,二話不說就一起退到洞口,而其他人也是同樣退後了一定程度。

「嗚嗚……呃……嗚嗚……」

隨著痛叫聲愈來愈大時,眾人就見到幽暗的洞口處正有一個男人手按著洞壁,藉洞壁輔助才能勉強穩住身子不倒,困難的行著,而他赤裸的上身和已沒有褲管掩蓋的腿部均有著多處傷口,其面容更是被利器劃下了不少血痕。

男人走出洞後,再沒有洞壁幫助,走不了多少步就倒了下來。

看著男人這樣子,易龍牙和姬月華對望了一眼,不需要言明就有了默契縱身上前。不過接近男人的只是易龍牙一人,姬月華則距離易龍牙身後少許,她是準備有什麼突發情況時也可以最快捷地支援易龍牙。

易龍牙來到男人身旁,還沒有開口說什麼時,早就已經看到他的男人先一步開口道:「……設……設……計師……」

「喂!喂!什麼設計師?」把男人扶起,讓他的頭枕到自己的手臂上,易龍牙拍著他的臉叫道。

「碧鳥……設計……師……嗚呃!」未曾完全回答出來,男人忽然渾身一震,隨後整個人軟倒下來,生命就這樣子消逝。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男人詭異的出現和死去,眾人面面相覷,心中均有著這一個問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2.2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