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00
累積人氣
24655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三章 金色聖母的委託
很好,今天是大年初一,所以一次過上傳幾章,不過這些是原稿,錯字應該會有不少,見諒了。

祝各位,新年快樂!!!

p.s看完的,請投票留言。





三章 金色聖母的委託

目送著孫明玉她們出門修練,易龍牙頹然坐在沙發上,心想道:「沒事吧…她們是當世好手,而且又有森流繪和紫苑在旁,應該沒事吧……我偷偷跟上去好不好呢?」

在他想著間,額角忽然傳來一陣柔軟溫暖的感覺,回神一看,才看到拉彌加那美艷的臉蛋和自己相距不到數吋,她與孫明玉一般,是以額角抵在自己的額角上,測度著自v的體溫。

「咕…好厲害…」

不過,與剛才有點不同,拉彌加是俯身以額角抵著他的額頭,即使衣著上是很端莊,但在家裡總會有點放鬆,從衣領處,可以看到拉彌加那頸頂下的雪白肌膚。

拉彌加感受著那額角的熱量,半晌,退後說道:「龍牙,你的臉好紅,看來燒還真是未退。」

「嗯。」被剛才的少許春光惹得心神盪漾,隨便回應著,視線有意無意落在拉彌加那胸脯。

「不要擺著這種反應,我可是當過妻子和母親的女人,要照顧人我可是很在行的,我會很溫柔的照顧你喔。」拉彌加自信的說著,但卻更是惹得易亳牙的臉更紅。

「人妻…人母…咕…溫柔而成熟的女人……不、不行,要冷靜點。」

易龍牙強自壓下那團燒得正旺的慾火,說道:「那真是麻煩妳了,拉彌加。」

「不要客氣,你那日在遺跡處救了我,我也沒有好好多謝你呢。」

拉彌加微笑的說道,與孫明玉和金色聖母一般,她的微笑是高貴、優雅、善良和溫暖,母性的味道在這種微笑中可以表露無遺。

拉彌加取過了凌素清那條圍裙,圍在自己身上問道:「好了,你想吃什麼粥,我弄給你吃。」

「圍裙…人妻…人母……不行,我這個禽獸在想什麼!」

易龍牙看著拉彌加圍起了圍裙的模樣,心中又一次掙扎著,說道:「隨…隨便就可以。」

「那就普通白粥好了再加荷包蛋就好了。」

拉彌加說完後就前往廚房,而同時地,希琳也說道:「媽媽、大哥哥,我也要上學了。」

「希琳,你要小心過馬路。」剛走到飯廳處的拉彌加探頭出來說道。

「是的,那我走了。」

希琳說完後,就走出了大門,剩下易龍牙和拉彌加二人。

「拉彌加,我有沒有什麼可幫忙的?」

「沒有,你乖乖地回房休息,等粥弄好了,我會送上來的。」拉彌加搖頭道。

「呃…我現在還不睏,妳有什麼事可以盡量叫我做的。」

易龍牙跟隨著拉彌加進入廚房中說道。

「真的沒有事要你幫手…」

拉彌加看著易龍牙那深切想幫忙的表情,輕笑道:「你和希琳真是很像。」

「我和希琳很像?」

拉彌加這時把水和米都倒進鍋子中,然後開火弄著白粥,說道:「是的,你和希琳好像,希琳自幼因為沒有爸爸,就變得很獨立和堅強,一年前,我記得她本來已經得了感冒,卻還是死撐著要幫我做家務,最後像你一般弄至發燒田地,你不認為這和你很像嗎?」

「由感冒變成發燒的確是很相似呢。」

「嗯,我不是指病的相似。」拉彌加搖頭說道。

「不是病?那是什麼相似?」

易龍牙的追問,換回來是拉彌加輕笑的回答:「待會才告訴你,你現在快回房休息。」

「耶?但我真的不想回房。」

聽到易龍牙的話,拉彌加皺起眉頭,捏著他的鼻子,柔聲說道:「你就要乖一點嘛,我早就想生個男孩來照顧一下,現在雖然不是男孩而是少年,但也沒所謂,你就乖乖地讓我照顧一下,快些回房休息吧。」

被她這樣一說,易龍牙臉即時紅了起來,別過臉說道:「呃…這個…這個,我明白了,我在客廳等妳。」

他實在很難抵擋著這種母性的溫柔,只好退回客廳,他不太願意回房。

躺在沙發上,呆望著天花板,感受到身體處傳來的疲累感,易龍牙心想著:「身體狀況很不好。」

三十分鐘後

拉彌加已經捧著一碗白粥和一碟荷包蛋出來,並且放到易龍牙眼前的四方桌上。

「有病的小孩是時候要吃早飯了。」

當拉彌加叫著易龍牙時,躺在沙發上的他吃力地坐起身,對於發燒中的他,要跑要走並不困難,最麻煩的是一旦休息下就會很快疲累下來。

「讓我扶你吧。」

拉彌加毫不避嫌坐在沙發上,背靠著沙發椅,另一手輕輕托著易龍牙的後頸,讓他斜斜地躺在自己胸懷之中。

「她真是把我當成小孩子。」

感受著一邊臉頰傳來的柔軟觸感,易龍牙一時也不知該給什麼反應,他實在愛死現在這種感覺,但又意識到這種情況實在叫他不好意思。

「呀!張口,讓我餵你。」

拉彌加在易龍牙呆著間,另一手已經舀起了一匙白粥,放到嘴前輕吹一口,再送到易龍牙的嘴前。

「呃……呀。」

就像小孩子般,張口讓拉彌加餵著,想著:「這、這個究竟是什麼狀況。」

「拉、拉彌加,我自己可以吃的。」

雖然感覺是很不錯,但易龍牙真是受不了這時候的奇怪狀況,即使自己有病被人這樣餵著始終是很不好意思。

「為什麼?」

拉彌加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轉瞬間便明白過來,微笑道:「嘻,我明白了,你不用客氣的,我不會介意的,你只要沒有歪心就不用怕,來…張口。」

「她、她不會這麼傻吧,我現在就是動著歪心!」

易龍牙雖然很想這樣說,不過,仍是很合作張口讓白粥進到自己的口中。

凝望著易亳龍牙那尷尬地喝粥的表情,拉彌加忽然說道:「嘻嘻……男孩子也有趣呢,真想自己生一個出來呢,你說是嗎?」

「咳咳!」

聽到她在問自己,易龍牙立時把白粥咳了一半出來,心道:「為什麼要問我耶!妳…妳是在誘惑我嗎!」

「唔?龍牙,這不行的,雖然是粥但也要慢慢的喝,要不然很容易咳倒的。」拉彌加還是帶著高雅的微笑。

「不、不行,要想個方法,我差點忘了拉彌加是很冒失加神經大條的人,再給她這樣搞下去,我……玉姐回來時,準會宰了我!」

「龍牙,你在想什麼?」拉彌加這時又餵了數匙白粥給他喝。

「呃……沒、沒有。」

「不要說謊。」拉彌加很簡單和直接的說道。

「沒、沒有啦………是了,我只在想剛才妳說我和希琳很相似的事,哈哈。」易龍牙訕笑的說著。

「原來你還想著,那你想到嗎?」拉彌加倒是有點愕然的問道。

「還沒有……其實,究竟我和希琳有什麼相似的地方?」易龍牙到這時,也不見有什麼雜念,他也想搞清楚拉彌加為什麼要說他和希琳很相似。

拉彌加再餵了一匙白粥給他喝後,悠閒的道:「是心態的相似呢,即使是病了,你和希琳一樣,是想極力討好和盡能力幫助所喜歡的人,雖然不知你的原因,但希琳是因為沒了爸爸,所以自幼就強烈地不希望再沒了我這個媽媽,而想幫我去討好我,而你甚至於明玉她們我也感覺到是一樣,你們也是不希望失去大家,所以,我才說你和希琳很像。」

她頓了一頓,把易龍牙那震驚的樣子當作看不見,繼續說道:「雖然沒有血緣,但你和明玉她們在互相幫忙時,總是這麼一心一意,對於利益,你們更多時候是更重視那種能幫到對方的感覺吧。」

「妳……」易龍牙想不到拉彌加會這種觀察力,呆了片刻,才嘆道:「妳看得很透徹呢。」

可能連他本人也沒發覺,現在的他是被拉彌加抱得非常自然,已經不見剛才的尷尬感覺。

「嘻嘻,我只是認為是這樣吧,你們是沒有血緣的牽絆,卻仍能營造一個溫暖幸福的家庭,這沒有相當重視對方的感覺是不行的。」拉彌加輕笑間又送上一匙白粥給易龍牙喝。

「是的,妳說得對。」

易龍牙感嘆的說道,要營造一個沒有血緣卻充滿著溫暖幸福的家庭,重視對方的存在,重視對方的感受是重要的事。

「龍牙,我問你一個問題,世上究竟是愛人幸福一些還是被愛幸福一些?」拉彌加忽然問著。

「這個……很難說,雖然很多人說被愛是幸福些,但要是一個人不能愛人,卻是件很不幸的事,因為愛人本身就是件幸福的事,先不說對方是不是存心戲弄,但能夠幫到自己所喜歡的人,那種感覺已經是非常幸福了,很難說那個較幸福一些。」

「是的,所以我才想知道你會選擇那一樣?」拉彌加微笑的說道。

「唔…這個……」

「鈴…鈴…」

就在易龍牙思索間,一陣輕快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這是易龍牙的手機鈴聲。

「怎麼最近手機總是挑我最幸福時候響起!」

聽到是自己的手機女響起,易龍牙頓感一陣不快感覺,心中不滿罵了一聲。

「你先去聽電話。」鬆開了手,拉彌加帶著微笑,安靜的坐在沙發上,她不作聲時,和一個貴婦人是絕對沒有分別。

「她和聖母真的很像呢。」易龍牙望著她那靜態,很自然聯想起那個名副其實的古宮廷貴婦。

「喂!說話。」

易龍牙取起了手機,接通電話後,第一時間就不滿的說道,並沒有留意是誰打電話來找他,打擾他的享受過程再加上發燒的關係,易龍牙現在可是挺煩躁。

「啊?小牙,你有事忙嗎?」

聽到對方的聲音,本來還在咒罵著對方的易龍牙倏地打了個冷顫,筆直的站起來,說道:「聖、聖母!」

「小牙,說話不要這麼大聲,這樣很不禮貌的。」金色聖母從電話另一端傳來教訓的話。

「呃,是、是的,聖母,妳怎會打電話來的,是有什麼事嗎?」

「該打呢,我打電話找你就一定是有事嗎。」

「不、不是,那即是聖母妳是找我談天嗎?」

「嘻嘻,那又不是,我今次找你的確是有事呢。」電話另一邊傳來金色聖母愉快的聲線。

「原來是消遣我……那聖母妳找我是為了舊聯邦的事嗎?」易龍牙苦笑一聲,隨即想到金色聖母找他的原因。

「嗯,是的,他們說到要在今天到燕子林處交贖金,所以我是來找你同行的。」

「今日,但這個我………我明白了。」

雖然曾想過用發燒的藉口來推拒,但他一想到任由金色聖母一人獨力應付叛軍,他就放心不下。

「那你去城西門那裡,我會在那裡等你的,小牙。」金色聖母說完後,便切斷了通話。

「呼……」呆望了手機一眼,易龍牙轉頭對著拉彌加說道:「對不起,拉彌加我要出去一陣子。」

「但你在發燒。」

拉彌加皺眉的說道,雖然不強烈表示出來,但她顯然有阻止他的意思。

「對不起呢,我自己會小心身體的,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是我必須要做的,請讓我出去。」易龍牙認真的說道,金色聖母和叛軍,事情若是扯到任何一方他都有著足夠理由要參一腳進去。

「這事很重要的嗎?」拉彌加問著。

「是的,很重要。」易龍牙點頭說道。

「…」

「……」

「沒辦法了,那你要早些回來。」

拉彌加默言凝視了他一會後,妥協的說道:「你做事一定有你的原因,但千萬不可以勉強自己。」

「嗯,我會的。」易龍牙得到准許,連忙走至大門前穿鞋,而就在他穿好鞋要推開大門時,拉彌加卻來到他後把一件外套披在到背後,說道:「不要忘了穿外套,你還是在發燒的。」

「謝了,拉彌加。」易龍牙說了聲多謝後,頓了一頓,突然回頭道:「是了,拉彌加,剛才妳問的問題…」

「剛才的問題,你有什麼想問嗎?」

「不是有什麼想問啦,只是我認為………要是同時擁有愛人和被愛的兩個立場,那應該就是最幸福吧。」易龍牙搔著臉頰的說道。

「嗯,你答對了。」

拉彌加略帶意外的微笑回應著,而易龍牙聽到自己是答對了,得意地笑了一聲,說道:「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

拉彌加看著易龍牙從大門處離開後,自言道:「親愛的,我終於遇到第二個可以解答到這問題的男人呢。」

「呃!」就在易龍牙離開了葵花居,穿過了大閘後,突然一陣暈眩感覺襲來,令他不得不放緩本來輕快的腳步。

「嘖!發燒還真辛苦。」


港城西邊

「天行,已經見到紅雲山了,多過半個月左右應該就可以去到離風城。」浮在半空中的加利絲衝著任天行說道。

「嗯,加利絲,最近我總是有點心緒不靈……我想快些去見聖母她人。」

「是嗎我最近也是有這種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般………我們現在先去港城,然後再去由那裡去離風城,港城那裡有車直接前往離風城的。」

「嗯。」


港城西門

當易龍牙下了巴士後,很快就依金色聖母的指示來到一個停車場上,而來到停車場後他很輕易找到金色聖母她人,在她的長形純白色房車旁,擺下了一張純白色的桌子和椅子,而她則是在眾多護衛包圍下,披著一件厚厚的紅色披風,優雅坐在椅子上,輕嚐著不知名的紅茶。

「…還是和以前一樣呢。」

易龍牙看著眼前情景,一陣感觸頓時生出,因為在很久以前,她是不需要那樣多護衛包圍並且保護著著她,只有一個男人,一個地上最強的男人會一臉享受的坐在她身旁,以劍和生命守護著她。

易龍牙筆直的走向金色聖母時,雖然有一眾穿著黑西裝的人攔阻,但金色聖母卻已說道:「不要攔他。」

對於金色聖母的話,一眾黑衣人可沒有不從,徑自讓開一條路給易龍牙,而易龍牙也很友善向他們微微點頭,才繼續走向金色聖母。

當他快要走到金色聖母旁邊時,上次在離風城的渡假屋,曾和他有一面之緣的年輕男秘書一副無心的樣子擋在他和金免聖母之間。

「啊…」易龍牙看著眼前的十八、九歲的男秘書,金色聖母曾為自己簡略介紹過一次,這個男秘書叫作陳維辰,是比李晴遲了三年才跟隨她的人,也是她的第五秘書。

「有什麼事嗎?」易龍牙淡笑的問著。

「…沒事。」

本來陳維辰是想說什麼,但看著易龍牙那一臉好奇的樣子,就說不出話來,無言地讓路。

金色聖母這時放下手上的白杯子,笑對易龍牙說道:「小牙,你來得好遲喔。」

「是的,小牙,參見金色聖母。」

不顧他人的眼光,易龍牙單膝跪下,托起金色聖母的玉手,嘴唇輕啄一下在她的白滑手背上。

「又是這樣!」

六個秘書看著易龍牙褻瀆他們心中偶像的行為,雖然是很惱怒,但苦於金色聖母卻沒有什麼特別情態,反而是接受得非常自然,以致他們並沒有立場出聲。

「咦,你的臉怎會那麼紅?」

金色聖母當看到易龍牙抬頭時,雙頰泛著微紅,略想一想,又是把額角抵在他的額角上。

「社、社長!」

金色聖母被眼前的少年親手已經夠他們好受,再加上現在是她本人主動作出這種親暱的行為,嚇不死他們反而是奇蹟。

對於六個秘書的叫聲,金色聖母似是聽不到一般,片刻,當她退後,才向他們柔聲道:「噓,要靜一點。」

金色聖母直接的命令,可比什麼話也有效,六個秘書登時無話可說,只是狠狠地盯著易龍牙,把過錯全歸到他身上。

「小牙,你既然發燒就不要出來。」

「嗯,沒問題的,這種病還難不倒我。」

易龍牙早就知道是瞞不了她,是以也沒有想否認什麼。

「你這孩子就是喜歡勉強自己。」

金色聖母望著他的神情,不禁說道:「你就是像他一樣,常常勉強自己。」

易龍牙苦笑說道:「這是我應負的責任。」

「那好吧,我們出發後,你可不要說不舒服要回家。」

「我才沒有這種念頭。」

坐在白色房車的車廂中,易龍牙是與金色相對而坐,而坐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二十七歲左右的男人,這人易龍牙記得是叫隆爾,是金色聖母的第二秘書。

在前往交付贖金的地點燕子林途上,易龍牙和金色聖母並沒有多提以前的事,只是簡略說著今次的事。

而在金色聖母解釋中途,易龍牙聽到贖金是五十億銀元後,眉頭不禁皺了起來,說道:「是有什麼目的嗎?抓了這麼多富豪和富豪親屬,竟然只要求這個數目,我還想多一倍才對。」

「嗯唔,他們可能是急著要錢吧。」

「這會是另一個計劃的開始嗎?」

「很有可能。」

當純白色房車和其餘的黑色車群來到燕子林前,即可看到叛軍的士兵已經守在林外。

雖然是守在林外,但叛軍士兵早就接到了不准阻攔的命令,任由金色聖母等人下車進入林中,還派出一個人來引路。

在跟著的中途,除了金色聖母、李晴和易龍牙外,其他人大都是處於極為緊張的戒備狀態,彷彿隨時會有叛軍攻過來一般。

最後,在引路士兵的引領下,眾人總算是來到燕子林的一角,這一角是特別地沒有樹木,是一個空曠大平地,作為這次交易的地點是對雙方面再適合不過。

「流風皇族。」

當易龍牙看到對方的陣容後,一眼就認出那個站在眾多士兵前的金髮男人正是流風皇族的人。

「小牙,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見回正統的流風皇族,有點不舒服。」

易龍牙搖頭說道,相比起對自己血統茫然不知的菲娜,對方的流風皇族氣勢是很顯著,那是一種接受過最正統的流風皇族教育的人特有的氣勢。

「他叫克卡亞,在舊聯邦中雖沒有實際地位,但他一直在幫主戰派的安力治做事,是個蠻有才能的人。」金色聖母簡略的說道。

「克卡亞、安力治………嘖!提起流風皇族就頭痛了。」

在易龍牙頭痛間,隆爾已經衝著對方那邊說道:「克卡亞先生,我們已經帶了贖金來,請放人!」

雙方相距的不是過二十米左右,只需要略為大聲,要對方聽到並不難,克卡亞那邊聞言後,後面的士兵有了動作,把一眾俘擄帶了出來。

「人我們已經帶來,但我們需要驗錢。」克卡亞身邊的男人說道。

「給他們驗。」

金色聖母下了指示後,在他們身後的一眾黑衣人即走上前把手提著的銀色盒子平排放到地上,然後又退回金色聖母等人的身後。

「隨便選一個。」隆爾說道。

「左邊數起第八個!」

對方剛說完話,隆爾隨手就抓起那個被指定的銀盒子,擲到他們的陣營。

當然,這樣一擲是沒有可能傷到人,克卡亞其中一個親信伸手就截下了銀色盒子,並把它交給專家來驗證。

良久,專家對著克卡亞點一點頭,以示鈔票並不是偽鈔。

「很好,那我們分開五次交人,沒問題吧!」

克卡亞的親信在克卡亞示意下,衝著金色聖母等人說著。

「這個…」

隆爾人怯於對方的要求,略感為難,轉頭望向金色聖母,然而她卻是悠閒地問著易龍牙:「嗯唔…小牙,你說這樣怎算好?」

「分五次就分五次,不過,我們也要分五次給贖金。」

「隆爾,你就這樣對他們說吧。」

金色聖母聞言後,微微一笑便衝著隆爾如此吩咐。

「是的。」

隆爾點了一下頭,就向克卡亞那邊說著易龍牙剛才的話,而對方也僅是略一猶豫,就妥協了他們的要求。

基本上,在開始的四次給錢放人是沒有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在最後一次,不過,在於雙方都沒有鬧事的想法,最後一次的給錢放人只是在緊張的情況下渡過。

看著克卡亞他們收到了贖金後就如風般先離去,易龍牙皺眉問道:「這追回贖金嗎?」

「嘻嘻,不用了,那些錢給他們吧,我們現在可是要護送這些人回城。」金色聖母淡笑的說道。

「聖母,妳是有什麼行動嗎?」

易龍牙懷疑的望著金色聖母,以他對她的熟知,她除非有相當大的得著,否則甚少會完全處於被動狀態。

金色聖母抽出粉紅色的絨毛扇子,遮掩著她迷人的笑靨,愉悅的說道:「嗯唔…你看得出來嗎?」

「看不出才怪。」看她的反應,易龍牙更確信她是有什麼大行動。

「嘻,也不是什麼好處,只是他們今次在聯邦境內這樣明目張膽的行動,就總會暴露一點行蹤,所以,結果就是他們暗中在港城一帶設下的據點,也被我知道了大概罷了。」

「難怪妳會這樣不在乎,不過,用五十億銀元作情報費似是貴了點兒。」

雖然能摸清這一帶舊聯邦的秘密據點是件好事,但情報費也實在很昂貴,算起來也不太划算,這一刻易龍牙是這樣的想著,但當聽到金色聖母的回答,他就知道自己是算錯了。

「沒所謂,反正錢是港城富豪提供,又不是政府的,我們可沒有損失的,而且平時要他們贊助一點兒錢也不行,今次就當是一次過給清好了。」金色聖母說得很輕鬆愉快。

「呃……即是說妳是變相用富豪的五十億錢去換取情報?」

「正是這樣。」

金色聖母輕笑起來。

聽著她那輕笑的話語,易龍牙苦笑道:「聖母,妳的智慧還是和以前一樣可怕。」

「這種讚美我收下了。」金色聖母得意的笑道:「我總要教他們戰爭是雙向的事,主動並不一定是好的。」

「不過,這樣給他們一搞,港城的商界多少也有些影響呢。」

「嗯,商界的人際關係也應該會有……小牙,你的臉很紅。」

「唔嗯,是嗎…發燒的確是很辛苦,出來一陣子就已經很不舒服。」易龍牙一臉無神的說著。

「還在說什麼,快些上車,我送你回家休息。」金色聖母皺眉無奈的說道:「就說你和他一樣,常常勉強自己,也不顧別人的感受。」

「知、知道了。」易龍牙可不想惹出她的不快,現在有病倒好可以避一下,但一旦病好,自己可就有得受。


思冰林前

「紫苑,妳沒問題吧?」

當孫明玉等人來到思冰林前時,席悠悠忽然回頭問著席紫苑。

「還好,不用擔心我,我要留在所羅門的原因也沒有了,現在的所羅門對我來說只是個陌生的組織。」席紫苑搖頭說道:「所以,妳們不用理我,我不會在意的。」

聽到她這樣說,眾人也沒話好說,由姬月華和莉莎走在前頭,進入思冰林之中。


葵花居

當易龍牙回到葵花居時,時間剛好是三時正,離希琳回家的時間差不了多少。

「嗄…我回…嗄…來了。」

「嗯,回來就好,肚子餓嗎?」

「不,我吃過飯了……」

當拉彌加看清了易龍牙的臉孔時,發現他的臉色極為不好,臉龐身上都滲出汗水,立時上前扶著他說道:「龍牙,你沒事吧?」

「嗯唔…沒事……只是有點頭暈,我想回房休息一下。」

「我明白了,我扶你上房。」

「謝了。」

拉彌加扶著極為不適的易龍牙上到葬星墓時,易龍牙其實已經沒有多少清醒意識,而當她把他放到床上後,只是聽到他再說了謝,她便急著離開房間去找冰袋。

而在她離開房間後,躺在床上的易龍牙一手按著自己的額角,想著:「見回正統的流風皇族的人真是令人不舒服……不過,我好像是在那感覺過……很奇怪的感覺,直覺究竟是想告訴我什麼?」

他擦去臉上冰冷的汗水,把身體縮到棉被之中,自言著:「嗄……這種感覺是病還是往事造成的…嗄…」

在他昏睡過去時,一幕一幕的往事像走馬燈呈現在他的夢中,就似是要幫他找出那種怪異感覺的源頭…


我是在那裡,這裡怎麼…就在思考間,忽然在我身邊傳來一陣巨響,我只是稍稍別過臉一看,四周本來黑漆漆的景色頓時一變,變成一個我熟悉得很的地方,但我卻記不起這應該是什麼地方。

我看一下手中是握著計都,而在我眼前的是一尊無比的魔神,我認得這尊魔神,這是我今次戰爭的最大敵人之一,雖然我現在不知道什麼一回事,但我已經下意識舉劍擋下了這尊魔神的重拳。

「嗚…厲害!」

現在可是決定性的決戰,我不想死在這裡,更不想我們會作為輸的一方,只好強行壓下手臂的痛楚,輕喝一聲:「絕望懺悔!」

絕望懺悔這招在劍身上同時形成兩種流動方向,截然不同且極為強猛的劍力,是能夠把一切撕裂的劍招。

就在我的劍快要砍上魔神的拳頭時,場景忽然轉變起來,另一尊魔神倒在的眼前。

「命牙,不要多說了,還有其他魔神要我們對付的!」

當我聽到這話,場景又變起來,同時一種怪異的討厭感覺傳來。

「我的名字是卡勒爾。」

「獅子宮降臨吧!」

「蘋果樂園其實是叛軍那邊和新聯邦政府合作的…」

「明大哥,小心!」

「蘋果塔…」

「皇家血技…」

「雪櫻果然是掉了髮夾…這座蘋果塔真古怪…」

「不要!明大哥!」

「嚴禁進入…這塔的地下層數未完工嗎?……呃…又來…這種感覺真討厭!」

「神術.金色制裁!」

「笨牙,我的心會永遠陪著你的,我愛你。」

「不、不、不要離開我……幽蘭!」

易龍牙在走馬燈的夢中,當夢見自己正抱著一個女人,而女人正是含笑地死去,他即時坐了起身,大叫道:「不要!」

這時的他已經渾身滲出冷汗,一手按著額角,一副震驚莫名的茫然樣子,不斷地大聲的呼吸著,喃喃道:「十二星宮…流風皇族…嗄…星星祭壇…嗄……蘋果樂園,就是這些討厭感覺!」

「唔?龍牙…你醒來了……你流了好多汗,等我一會,我拿毛巾幫你擦。」

一道女聲響起,易龍牙才發現自己的床緣上是伏著一個綠髮美人,而這人正是一直在旁照顧他的拉彌加。

只見拉彌加擦著眼睛,正要起身取毛巾時,易龍牙卻先一步下了床,還抱起了她,把她放到床上,說道:「嗄……拉彌加…嗄…我有事要出…嗄…出去一陣子,妳在這裡休息一會。」

「不行,你有病在身的。」

拉彌加已經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外出。

「不要阻我,我現在是有重要事要去確認一下,拜託妳不要阻我!」

易龍牙盯著拉彌加說著,從他的眼神,拉彌加可以肯定自己即使說什麼也不可能改變他的意志。

「不能等明天嗎?現在已經入夜,外面很冷的。」

「不,我想盡快搞清楚!」易龍牙堅決的說道。

「那…我明白了,但你千萬不要亂來。」

「嗯,我會小心自己……不過,若果玉姐她們回來時我也沒回來……你告訴她們我是去了蘋果樂園。」

抓起了一件外套穿在身上,易龍牙便取過放在床頭的計都和手機,眉頭緊皺的走出房間。

「喂,藍學姐,是我易龍牙。」易龍牙腳步虛浮的踏出房間後,就打電話找藍水影。

在電話另一邊傳來藍水影懶慵的聲音:「唔?易學弟,有什麼事?」

「嗄…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學弟,你的聲音怎麼好像不太好,你的燒還沒有退嗎?」

「不是…今朝早燒就退了,不要說這些,我想拜託妳一件事,妳可以答應我嗎!」

「呃…若果是我能力範圍之內,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藍水影被易龍牙的急躁語氣嚇倒,呆了一呆,遲疑的說道,她感覺到現在的他並不像平時的他。

「沒問題的,我想去蘋果樂園,妳幫我安排最快的船就可以了。」

「蘋果樂園?你現在要去,是有什麼事嗎?」

「不要問我為什麼,妳幫不幫我?」

「……好、好的,我會盡快安排。」

藍水影怯懦的說道,她好肯定易龍牙是有不妥。

「多謝,安排好你再找我。」易龍牙說完後徑自切斷通話。

「我一定要搞清楚蘋果塔是什麼一回事。」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