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1
累積人氣
2464523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2.09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四章 女生們外出修練
看完的,請投票留言。






四章 女生們外出修練

新曆九十三年,一月二十日

逃亡之道前,夜晚

今早就留下易龍牙在家中而外出修練的孫明玉等人,在入夜後便架起帳幕,並且在帳幕前弄了個篝火,一面吃著晚飯一面閒聊著。

「不知道龍牙的燒退了沒有?」在閒聊時,姬月華忽然提起了,那個本應臥病在床受著拉彌加和希琳照顧的病人。

孫明玉搖頭說道:「應該退了,以他的體質,其實只要他不亂跑亂來,即使是發高燒,也可以不需任何外力就能痊癒。」

倉島同意的說道:「也對,以易君那種體質,還真是不用外力幫助就可以痊癒,恐怕要他染上更嚴重的病的也是不可能。」

「對、對,他那種人類怪物,要他病就已經難得很。」

莉莎笑著的說道,這話也不知是損他還是讚他。

森流繪想到曾與他的交手的情況,不禁說道:「人類…怪物嗎?挺貼切的的稱呼,人類中的怪物。」

「繪,妳想起和交手時的情況?」一旁的席紫苑問道。

「嗯,是的。」森流繪聳肩說道。

「他戰鬥時很可怕?」

姬月華好奇的問道,對於森流繪和易龍牙那一戰,他們始終是不清不楚,只知道當時兩人的戰力相當。

「是的,很可怕,當時還不覺什麼…也不是,其實當時我已經覺得他有點可怕,直到後來回想起來,才覺得不是有點而是非常,先不說他的殺氣,就說他的劍招已經夠可怕。」

森流繪想到當時的情形,一臉奇怪的樣子,而停了下來,半晌,莉莎先忍不住,問道:「怎樣可怕?」

「怎樣可怕?很難說清楚…但感覺上很兇邪,每種劍招就像是為殺戮而成,而且…雖然我沒有完全領教過,但我想他用的劍訣是很完整,完整得近乎完美階段。」

「劍訣完整有什麼特別?」菲娜不是太熟悉戰鬥這方面的知識,是以好奇的問道。

就在森流繪要回話時,忽然一陣異樣感在她們間生出,不約而同望向逃亡之道那裡。

她們望不到一會,就看見有兩個身穿白衣的女性從逃亡之道走出,兩白衣女的年齡相差很大,一個是已有七、八十歲的老婆婆,而另一個則是年輕的女子,年約二十左右。

然而,年齡相差雖大,但二人的氣質卻是極為相似,而且從老婆婆還不算過份受歲月洗禮的臉孔上,隱約可看出她和老輕的女子有著七分相似,而且最為特別是兩人的頭髮,二人都是銀白的髮色。

「兩婆孫?」

這是眾人第一個想法,而事實上也是這樣。

眾女在望著她們間,她們二人也看到她們,當她們走至眾女眼前時,年老的女人主動找上她們,說道:「妳們好。」

與一般老人的聲音無異,但語氣中有著一種輕柔善良的感覺,讓人不禁認定她是個慈祥的老婆婆。

「妳們好…老婆婆,妳是有什麼事嗎?」孫明玉說道。

老女人笑問起來:「不是什麼特別事,只是想問個路,若果我們兩婆孫要去港城的話,那應該怎樣走?」

「這個…是向東南方走,但現在已經是夜晚,妳們還是不要亂走好了。」

「不礙事、不礙事,多謝妳了,小姑娘。」

老女人說完後,便轉頭對著她的外孫女,道:「我們繼續走吧,凱詩。」

年輕女子向著眾女淺笑一下,就和年老的女人沒入漆黑的思冰林中。

「好奇怪的兩婆孫。」姬月華滿臉奇怪的說道。

「風鈴草,那個年輕女子和妳一樣,感覺很輕淡。」莉莎也同意姬月華的說法,要說這兩婆孫不奇怪才是怪事。

「但她比我隨和。」

席悠悠聳肩說道,不在乎的道:「而且我覺得她和素清較像。」

「她也比我友善。」凌素清冷冷的說著。

「妳們兩個身為女生竟然這樣說自己,並不是太好呢。」

孫明玉還真是為她們的話而氣結,低罵起來。

「只是說實話罷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孫明玉白了她們一眼,才拍手說道:「好了,我們還是快去睡好了,明天一早還要進逃亡之道修練的。」


港城,第七碼頭處

在孫明玉等人進帳幕睡的同時,一艘高速船也從第七碼頭處開出,駛往蘋果樂園。

「易先生,你沒事吧?」

在駕駛室,易龍牙面孔仰天的坐在一旁粗聲喘著氣,這看在大副的眼裡,也不禁擔心著他的情況。

大副是僅次於船長的職位,當他升級時就是船長。

「沒事…嗄…還要多久才會到蘋果樂園?」

「現在船剛剛開出,大約要一個半至兩個小時左右,易先生,藍小姐說你是發燒,我們這裡有特效藥,你要不要吃?」

「不用了….嗄……我不想這麼快就睡…嗄……」

「我明白了,那我不打擾你了。」

大副聽見易龍牙的回答也自然地退開回到自己的崗位上,說老實,現在的易龍牙在沒有自制下,戾極的殺氣可是透體而出,可以的話,副船長也不想接近他太久。

「真是糟透了…嗄…我竟然忘了去找清風和聖母……嗄…」

易龍牙暗叫大意時,本來高速行駛中的高速船,卻毫無先兆忽然停了下來,弄得他差點前仆地上。

「什…什麼事?」易龍牙看著到船忽然停了下來,皺眉的問著船長。

「不知道,可能是機件有什麼出錯,易先生,你先等一會,我們盡快會修理好的。」

船長說完後,便與大副和一個海員跑去機房處,這艘船中連易龍牙僅有四人,而船長他們三人是藍水影臨時找回來,所以機房是沒有輪機員和輪機長看管。

易龍牙辛苦的站了起來,說道:「我也去…嗄…幫手…」

「易先生,這些事我們幹就可以,你現在還是留在這裡休息一下,更何況你也不懂得船機房的事。」

易龍牙不當船長的話是一回事,徑自把計都負於背上走至他們的身前,說道:「不要看輕我…嗄…雖然我不是正規船員…嗄…但我也有一點機房的經驗…嗄…可以幫忙的。」

「那……好吧。」船長迎上了易龍牙那雙眼睛,身子不禁打了個冷顫,答應讓他同行去機房。


翌日,逃亡之道

人當眾女在睡飽後,便收拾好行裝走進了逃亡之道,而進了不久,倉島不禁脫口嘆著:「這裡…還真很危險呢。」

「的確。」

凌素清還是以其語氣冷然的語氣作回應。

在眾女所見,逃亡之道其實是一座沒有樹木的小山,一座在仙霞山和巨雷山之間小山。

然而,這逃亡之道雖說是小山,高度僅有一百六十米左右,但他的山道卻是極為險峻,路面迂迴曲折,亦有很多鬆散的土地,而兩旁的仙霞和巨雷更會間中滾下石塊,雖然眾女只是見過半個人身高的石塊滾下來,但看了旁邊有如兩個成年人身高的大石塊,也不禁想到被這些大石塊擊中會是什麼後果。

而且令她們感到心寒的是山道兩旁,逃亡之道的確是連接著仙霞和巨雷兩山,但也有斷開的地段,形成一道裂縫,山道的虛地實地本來就不太可靠,稍一不慎絆倒或者滑倒的話,隨時可能會掉進這些裂縫之中,山道奇怪,裂縫可能是遠在二十多米,也可能是近在腳邊。

「走這種路,真是要自求多福……氣月箭刺擊!」姬月華一拳打出,拳勁隔空而發,擊碎一塊正衝著她們滾下來的石塊,這招氣月箭刺擊是她在回家後的修練中,從氣彈強化出來的隔空拳招,也是她在家修練中的最大收穫。

「結界術!」

凌素清高舉右手,手心向天,即生出一大結界面,為同伴擋下那些落下的碎石。

菲娜嘆道:「這山道真可怕。」

「所以妳要小…哇!」

莉莎話未說完,就到她有事,走最在前的她一腳踏上了鬆散的虛地,整個人即向旁邊的裂縫處仆去,要不是倉島及時伸手拉著她,恐怕她要當上今次修練的第一犧牲者。

孫明玉見莉莎沒事,重重吐出一口氣說道:「這山道真是很危險,大家要小心。」

「各位,有點糟糕。」

森流繪突然抽出檸檬紅茶,展張一對黑色羽翼,神色凝重說道。

「繪姐,有什……唔?蛇!」

姬月華不需要森流繪給答案就已經看到巨雷山那邊的山壁上,有著一條粗約五米,長度不明的暗藍色巨蛇,正盯著她們還不斷吞吐著牠的叉舌。

「我們好像被她盯上了……玉姐,要出手嗎?」

莉莎把貳式拿到手上,雙眼緊盯著巨蛇的動作,雖然盯著自己討厭的生物是很痛苦的事,但她不能不把視線放到牠身上,而這種情況除了姬月華和席悠悠外,也出現在其他人的身上。

「要,要盡快消滅這種噁心的生物!」

「不用多說,絕對贊成。」

倉島把東瀛刀抽出,咬緊牙關的望著巨蛇。

「很好,那我們就開戰吧!連牙.超高溫爆裂!」

孫明玉說打就打,星眸泛著微紅,食指一指上巨蛇,即造出為數不少的超高溫爆炸給牠品嚐。

「天、地威二道!」

凌素清隨著孫明玉的出手,也甩出兩招三才術,配合著孫明玉的超高溫爆炸。

「好,我也…哇!」

姬月華正要上前時,卻不慎踏到虛地,幸而她附近沒有裂縫,只是仆倒在地上罷了。

「妳們要小心,這種地形妳們很難發揮出正常的水準。」

森流繪拍動雙翼飛至半空,在半空的她,飛快向巨蛇斬出兩道究.斬空刃。

「傷到牠嗎?」

眾女還期待著三人連續攻擊之力還有成效,然而當爆風過去,巨蛇只是有多處被炸至焦黑,而凌素清和森流繪的攻擊也沒有多少作用。

「嘖!好硬的皮!」

莉莎心中輕嘖一聲,貳式即時對準巨蛇的額角,喝道:「吃我的六快射!」

莉莎這六發子彈可不是普通的子彈,而是破甲彈和爆發彈的混合子彈,破壞力極為強猛。

六發子彈本來在同一點擊上,威力已經是得到幾何倍增,但縱然如此,巨蛇中鎗後,額角也只是滲出少許鮮血,並沒有重傷到牠。

「呼……不是嘛,這樣也重傷不到牠。」

對於剛才的鎗擊,莉莎本來是極有信心,但眼見結果只是這樣,禁不住失望嘆氣,剛才的鎗擊可是極消耗魂力。

森流繪自半空中忽然警示說道:「妳們小心!」

「牠要撞過來!」

在菲娜的叫聲中,巨蛇的蛇頭,就如落石般全力撞向她們立足之處。

然而,在森流繪的及時警示下,一眾人等也總算趕得及避開牠的頭撞,姬月華攔腰抱起了凌素清,一個翻身就踏上了蛇頭之上。

「很噁心!」

當踏上了蛇頭,蛇皮那種滑溜溜的感覺,讓姬月華不期然打了個冷顫。

同時間,倉島也在避開時抱起了菲娜,落到蛇身之上。

「嘿,用頭撞過來,就是你自找苦吃!絕月穿海心!」

姬月華暗笑一聲聚力一拳直打向蛇頭,然而巨蛇那種滑溜溜蛇皮下的堅硬是超出她的估計,聚力的一拳只是打得牠的中拳處凹陷。

「月華,待我來。」

就在姬月華的拳無功而返時,席悠悠的聲音卻自高空處傳來,抬頭一看,就見她被森流繪拉至半空之上。

「風鈴草!」

凌素清也察覺到席悠悠是要借下墜力作出攻擊,即時向她甩出朱雀鬥炎。

「槍.道合技,炎舞小蒼蘭。」

在席悠悠的輕叫聲中,白槍巧妙地把朱雀鬥炎融於槍擊之中,帶著熾烈的火團,黑槍直插入姬月華剛剛打至凹陷的地方,火勁槍勁同巴時轟進蛇頭之內。

巨蛇頭部受創,本來就已痛苦非常,而且在牠的身上也是受著相當猛烈攻擊,令牠有幸感到一種陌生感覺,痛楚,而且還是非常的痛。

「念.皇.刀合技,四葉.熾四季刀裂!」

倉島的東瀛刀納入了孫明玉的熾.重力爆裂和菲娜的四葉.皇家之刃,雙手緊握刀柄用力一斬而下,直把堅硬的蛇皮斬出一大傷痕,再加上壓縮爆炸的威力,蛇血似湧泉噴射而出。

若果巨蛇的發聲器官不是這麼弱的,現在吃痛的叫聲,肯定可以直達九天,吃痛的牠猛然迴轉粗長而滑溜溜身軀,把一眾在牠身上搞破壞的人甩到開。

「繪,妳行了沒有?」

一直沒有攻擊的席紫苑,單腳站在一旁巍峨的石上,黑槍橫放胸前,左手虛按槍身不斷聚勁。

「嗯,出招吧!囚禁於虛數空間的暴殛之雷,現在以我的名義解放你的毀滅之姿,聽從我的訴求,與我合奏憤怒的樂聲,頌唱毀滅之歌曲,願你化作我的力量,合你我之力毀滅我眼前的一切………神.劍合技,暴雷.究.舞天碎神襲!」

「比幾千朵薔薇,比幾千朵金盞菊,比幾億朵康乃馨,我寧希望,一朵卡多利亞……和胸前插著一朵卡多利亞的的你,一起漫步,這正是我所希望………飛舞吧!屬於美麗新娘子的鮮花……花飛舞槍訣殺招,卡多利亞!」

眾女中最強的兩人,同時打出最強的一擊,劍勁槍勁如大海怒濤席捲巨蛇。

只是眨眼間,黑槍以純白色的槍芒由蛇腹上刺,槍勁直由下而上,直刺穿巨蛇堅硬的蛇皮,而檸檬紅茶則是帶著黃白色交錯劍芒,插上席紫苑的槍勁所洞穿的腹部傷口,隨即橫向一斬,在蛇腹處留下一道深而厚的劍痕,劍痕直達蛇首次處才終告停下。

「呼……應該死了吧。」

森流繪擦去了臉龐的汗水,剛才的一擊即使是四翼狀態她也不能常用,更何況現在回到雙翼狀態的她。

至於席紫苑也是同樣的情況,剛才的的卡多利亞是花飛舞槍訣其中一招極大殺招,要說不虛耗體力和精神力才是怪事。

看著眼前的巨蛇倒在地上不斷蠕動掙扎,眾女也相繼地走至她們二人的身邊,姬月華嘆道:「雖然是殺了牠,但我們好像沒有得到什麼修練成果呢。」

「嗯,這也沒辦法,要拿這條巨蛇當修練對象,我可不想。」這是倉島的意見。

莉莎微一聳肩的嘆說:「唉…不知道這條蛇是不是外面傳著的『那隻怪物』,若果是的話,我們今次的修練可是要完結了呢。」

姬月華嘆道:「若果真是的話,那我們今次就是白來一趟……真希望有另一個較好的修練對象。」

「呼…我們再走前一些,看看有……呃!」

孫明玉還未說完,忽然一陣黑影蓋住了她們,不,甚至連附近也這一個廳大黑影所覆蓋。

「啪」

一聲詭異的聲音隨著黑影出現而響起,眾人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高約十多米的巨人,以其大手抓起被打得半死的巨蛇,並且用力在半空中捏爆蛇頭,然後,大口大口的喝著蛇頸噴射出來的腥臭蛇血。

被巨人的噁心行為嚇倒,除了席悠悠外,其他人的臉上也寫著吃驚的意思,良久不能說話,只是呆呆的、茫然的望著巨人吃蛇行為,最後,當她們回復神智時,巨人已經把整條巨蛇吞至肚中,而他的不友善視線則是落在她們的身上。

「看來……今次的修練我們不用失望了,這個山巨人,絕對是有修練價值的對象。」

也顧不得身體還是處於虛弱狀態,席紫苑提起黑槍,一臉肅殺之色盯著山巨人。

「是呢,一個不小心,我們隨時會被殺死。」

森流繪也不顧身體還處於虛脫,橫劍胸前。


蘋果樂園,東面入口

「激氣!……拖了這麼久…嗄…才能來到!」

易龍牙下了船後,手按著額角,在有意感受下,他對蘋果樂園那種突兀的討厭感覺更是清晰感覺到。

昨晚就出發的易龍牙,在中途遇上了高速船停下來的問題後,船上四人足足到了清晨,才把船弄回正常,但事實上,他們也不知怎船是發生了什麼事,船上的機器在他們反覆檢查下是全然沒有問題,至於停下來的原因,就只能歸究是靈異問題。

「嗄……就快到蘋果塔了…嗄……就快可以確定…」

「易先生!」

就在他下了船走不了多少步,船上的海員抱著一大袋蘋果走了下來,說道:「這是給你的。」

「蘋果?」

海員點頭說道:「是的,由昨晚開始,你和我們也沒有吃過什麼,這些蘋果應該可以幫你填一填肚子。」

「是了…由我起身後,我也沒有吃過什麼…」

易龍牙取過了那袋蘋果,說道:「多謝。」

「不用客氣。」海員把蘋果交給了易龍牙後,便跑回船上。

「喀」

一手抱著那袋蘋果,一手飛快拿起蘋果來吃,易龍牙沒有再看海員他們,徑自走進蘋果樂園,直往蘋果塔方向行著。


逃亡之道中

「喝!」

倉島以三日刀中最為強猛的晴刀砍上了山巨人的腳踝,然而,山巨人卻是渾然未覺一般,不當她是一回事,握起巨拳打向飛在半空的森流繪。

避不了的一拳,森流繪中拳後,即被打飛十多米之外,幸而是半空中拳,要不然在地上中了這拳,她肯定會被打成肉醬。

「繪姐!可惡!」

在莉莎的意念下,貳式也進入物質轉換的作戰狀態。

輕機鎗的掃射仍不能傷他,莉莎繼續作出物質轉換,而貳式也不斷換成自動步鎗、榴彈砲、爆發彈砲筒、迫擊砲、風能砲以及光能砲。

貳式的火力是無庸置疑的強大,縱然是山巨人,一旦連續受其襲擊也直教痛入心扉,而且莉莎的射擊能力更是精準非常,全是對準山巨人的左手手肘射擊,以減低甚至癱瘓他的左拳。

不過,山巨人的皮肉鐵定強是過巨蛇,縱是受了貳式的連續攻擊,亦僅達只痛不傷的程度,而對他來說,弄痛他的莉莎自然是罪不可恕,含著憤怒的右拳轉眼間就送去她的面前。

菲娜眼見莉莎在連續射擊後,身體受不了貳式的支出而陷入短暫虛脫,趕忙擋在她身前,祭起皇家之盾,並且把盾改成半圓狀,全力抗衡山巨人的巨拳。

然而,拳是擋住了沒錯,但盾也被山巨人打至粉碎,這身為施術者的菲娜自然免不了受到間接衝擊,雙膝跪地,嘴角處流出一行鮮血。

「菲娜,妳沒事吧。」

莉莎深吸一口氣,雖然身體還是未完全回復過來,但她也一手抱起了菲娜,趕忙避開山巨人的第二拳。

「沒事……只是他的拳真重,近八成力量的盾也擋不住。」

「晴刀襲!」

倉島在山巨人追打著莉莎的同時,利用山壁進行多重跳躍,急躍至他的面前揮刀斬上他的右眼,希望能破壞他的一目,然而,山巨人卻在東瀛刀快要斬上時,眼皮即時合上,讓刀只能斬上厚實的眼皮。

「糟!」

一擊不成再加上人在半空不能閃避,眨眼間,倉島的身子已經挨上了山巨人的巨拳,整個人飛撞至一邊的山壁。

「雪櫻!」

盤旋於空中的森流繪見著倉島被巨拳擊上,連忙飛至她身前,把她抱走,不讓她直跌落地上。

「咳……沒、沒事,繪姐,妳也不要分心,我還可以打下去的。」

倉島吃痛地以握刀的右手按著左手手臂,她撞上山壁時,就是左臂最先撞上,現在她整條左臂也是軟弱無力。

「這……那妳自己小心了。」

森流繪雖然看出她的左手傷得不輕,但戰況實不容她多作無謂事下去,只好飛回天上,繼續擾亂山巨人的視線。

「嘖!左手不能再用。」

剛避開巨拳的姬月華,退至她身旁擔心的問著:「雪櫻,妳沒事吧。」

「沒問題,只是左手還不能隨意發力…」

「妳們小心!」

倉島未曾說完,森流繪的警示自半空傳了下來。

在山巨人的拳打來前,姬月華也以雙拳迎上,全力打出一式護月守華壁。

巨拳碰上雙拳,一時間竟然也奈何不了姬月華,不過,這也苦了她,這一拳過後,她已經痛得單膝跪地吐血,千鈞重擊,豈容她能小覤。

「妳們快走!」

森流繪的急聲警示再傳來,場中只見山巨人第一拳不成,左拳已經由她們的頭上筆直打下,「轟」的一聲,霎時間沙塵亂飛,巨拳直把地面打至凹陷下去。

「月…月華、雪櫻!不要呀呀呀!」

孫明玉看著巨拳的威力,她知道到二人沒有易龍牙那種鬼神莫測的力量,中了這一拳的她們是死定了。

一念及此,彷彿是時間、空間以及周遭的一切人事物也定格起來,孫明玉聽到了一種自心之中傳來的聲音,這種聲音很輕微,輕微得只要稍有落針之聲也可以蓋過,然而,在這個彷彿一切停頓的情況外,她是聽到了這種聲音。

「怦…怦…」

這種輕微聲音就似是心臟的跳動聲,但又卻不像,這種聲音纏繞著孫明玉整個心靈和身體,它彷彿是無處不在。

「這……靈魂的聲音!」

孫明玉不需要什麼言明,她只是記起易龍牙當日說過的話,隨即想著:「不要懼怕,而是坦然接受自己的靈魂………我不會懼怕,而是會接受…」

就在孫明玉想到此處,一的切彷彿即是回到實際戰況,剛才的一切只是發生在短短的一秒鐘之間。

「我要相信自己的靈魂!」

孫明玉在輕喝間,她不但聽到自內心深處傳來的靈魂聲音,而且還有他的鼓動。

奇事倏然發生,孫明玉在動用上魂力後,一雙眼睛泛著紅光,而且背上還生出一對紅色的光翼。

「潛藏於我身體之中的力量,展現你們的力量!究念術,強襲殘像!」

當孫明玉施出比普通無實際威力的殘像更強大的強襲殘像,一瞬間多分出四個自己,圍著山巨人,喝道:「給我滾開!」

五個孫明玉同時以食指指向山巨人,數百個超高溫爆裂即在山巨人處生出,不斷生出強猛的爆炸。

而就在孫明玉爆發間,凌素清也同樣地動用上魂力,一向都是表現出冷淡的氣息的她溢散著一種詭異的冷酷殺氣,雙手在虛空中劃下一道符令,唸道:「八威吐毒水火欲,生海遊輪轉山嶽激崩,龍牙縱壑蛟虬翻洋龍王從宮,靈寶天尊元始高上真人巳召八威制伏龍王………八威,即威神、威鬼、威俗、威偽、威毒、威狩、威非和威物,吾以此八威文策召制海真龍王………道術,八威召龍咒!」

「給我鬆手!」

在魂力的作用下,凌素清施出大大超出現時的她的強大道術,以元始天尊所制下的八威文策召制海真龍王,襲向山巨人,龍力無敵,龍力絕對,龍王雖僅是一掠一纏而重回到天上,但已足夠把山巨人的四肢吞掉。

同樣的心痛之感,一旁的莉莎也感受得到,已然化作光能砲的貳式,在主人的衝擊下,倏然轉回手鎗型態。

「不要…不要……」

不同於凌素清和孫明玉,由使用貳式開始,魂力她一直都有直接觸,正因如此,雖受到強大的精神衝擊,但熟悉感覺反而讓她錯失了「失控爆發」的機會,一次過的展現出可怕能力。

不過,藉著此契機,她卻下意識把靈魂那大大鼓動的力量,盡集於一擊之上,驅使著貳式,組織她還未曾動用過的型態。

不斷吸收莉莎那震動的魂力,貳式的鎗身忽然消去,只浮現出圓球體的幽冥星魂,彷彿心有相連,莉莎一手緊握著星魂,輕喝道:「現!」

物質轉換無視距離性進行,在空中造出十多個圓錐型態的砲口,對準了已失去四肢的山巨人,進行連續及超重的射擊。

「不夠…….還不夠!陽電子砲!」

莉莎這時已汗流滿臉,在感應砲消去後,放開星魂,讓她進行物質轉換,化成一支約長七米,有著銀白色窄長砲身的陽電子砲。

「給我去死,天殺的畜…呃!」

莉莎怨憤的扣下了扳機,不過,卻沒預想的效果,剛才的一擊已然違反了貳式的轉換規律,陽電子砲砲身瞬息消失,換回了手鎗型態,至於莉莎本人,在這勉強得不再勉強下,身體所有力量似是被抽乾,連貳式也拿不住,伏倒在地上。

不說別人,就像是要呼應一般,另兩個失控爆發出魂力的人,第一次動用上魂力,充滿憤怒的一擊過後,身體進入了大虛脫狀態,坐在地上,四肢不斷發抖,然而……身體的不適感覺也比不上她們心中的痛,淚水沒有阻礙地流出。

「明玉,妳沒事吧。」

森流繪飛降至孫明玉的身前,看著眼前的茫然失神的她,急聲說道。

「沒了……月華和雪櫻…死了!」

「明玉!明玉!」

森流繪抓著茫然失神的孫明玉雙肩搖著說道,但孫明玉卻毫不客氣的轉身甩開了她的手,雙眼失去焦距般,喃喃道:「沒了……我守護不到,我又守護不到家人,純姐姐是這樣……現在連月華…」

「明玉、明玉,妳醒一下!」

森流繪看著孫明玉那快要崩塌的樣子,摑了她一記耳光,急道:「沒事,她們兩個沒事!」

「沒事……妳說她們沒事!」

孫明玉聽到森流繪的話,似是有回希望茫然的思緒也清晰起來,一手按著被摑的臉頰一面睜大雙眼問著。

「是的,妳看那邊。」

依著森流繪所指,孫明玉可以看到倉島和姬月華,正在一個大凹洞旁邊,而席悠悠則站在她們身後。

「剛才在拳快要擊中她們時,幸好風鈴草趕得及拉開她們,否則她們現在已經變成肉醬了。」

森流繪解釋著的同時也重重吐出一口氣,要不是席悠悠在救人之際,冷靜的把白槍擲向山巨人的左手手肘,讓他的拳稍慢下來,要死的可不只二人,而是三人。

「…」

「……」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看著姬月華和雪櫻坐在地上衝著她們揮手,雖然那種揮手是很慢,但這已經足夠了。

孫明玉不自覺的雙手掩口,不斷地說著太好,慶幸和感動之情剎那充斥於胸口,眼淚也再度的流下。

「明玉,她們既然沒事,就不要哭了。」

「沒事……嗚,讓我流淚吧…嗚…這是幸福的淚水。」

孫明玉只是感動的捂住了口部,她不想擦去淚水,因為現在的她明白到易龍牙曾說過的話,這是證明著自己幸福的淚水,流下來是不會白費的。

「…奇怪的說法。」森流繪看她的確是沒事後,皺眉的笑道。

今次對上山巨人總算是有驚無險,孫明玉在激動過後,也很明智地下了離開逃亡之道的決定。

「呼……總算走出來了。」

回到逃亡之道的入口前,眾女才停下來,她們為了盡快離開逃亡之道可是沒有多停下來。

「嗄……很累。」

當眾女停下來後,凌素清、莉莎和孫明玉都跌坐在地上,一臉快要昏倒的樣子。

「妳們沒事吧?」倉島擔心的問道。

「沒事……只是…嗄……原來認真動用魂力是非…非常累人的事。」莉莎說著時搖了一下頭,似是想要自己清醒多一點。

「雪櫻,不要說了,先治好妳的左手才說。」

孫明玉深深吸了一口氣,星眸再次泛起微紅。

「玉姐,妳現在這樣子就不要顧我啦。」

倉島哭笑不得的說道,比起自己,現在的孫明玉才更讓人在意。

孫明玉沒好氣的說道:「我也想休息,但妳左手的傷再不及早治療,以後要完全治好就要多費時間。」

「不行啦,玉姐。」

「在我還未昏去前,妳就把手給我吧。」孫明玉執拗的說道。

「妳們兩個也說得對,小姑娘妳的傷是要及時治療,而另一位小姑娘也不要勉強自己呢。」聲音乍落,眾女就看到昨晚的白衣老女人,站在她們的旁邊,在她出聲前根本沒有人發現到她。

「老婆婆,妳…」

倉島還未問清楚她是什麼一回事,老女人的雙眼忽然閃出微紅之光,雙手泛出了一陣白光,老女人正是用上念術中的重治癒,她的雙手只是輕擦一下倉島的左手,她頓感到左手即回復正常,治癒速度比起孫明玉也不知快上多少倍。

「好了,妳的左手已經好了,其他小姑娘也只是皮外傷不礙事的,只要好好調理一下就好了。」

老女人說完後,也不管眾女的反應,徑自沒入思冰林之中,就如她出現時的突然,離去時也很突然。

對於她的出現和離去,眾女僅是面面相覷,也不知應說什麼才好,良久,姬月華轉頭問著倉島:「雪櫻,妳的左手沒有問題吧?」

「沒有、沒有問題……她完全治好了我的左手。」

倉島搖頭說著,還揮動著左手,其實她也不信左手的傷能這麼快就就治好,不過,這卻是事實,她的左手的傷的確在一瞬間被老女人治好,完全沒點問題。

「這就是隱世的高人嗎?」

孫明玉茫然地問著,這是她頭一次遇到一個同樣使用念力的人,而且還是高強過她數倍的人。


蘋果塔前

「嗄……感覺越來越不妥!」

易龍牙來到蘋果塔前,汗水還是斷斷續續滲出,一臉痛苦卻又似興奮的樣子。

推開了蘋果塔門,易龍牙深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著:「感覺越來越不舒服!」

穿過了蘋果塔門,就可以看到一個華麗的大堂,但是易龍牙卻沒有閒情去欣賞,只是一踏進大堂視線就落到一扇門上,這扇門是緊緊閉上,在門前則有一個站牌寫著「嚴禁進入」。

「呼……要走了!」

易龍牙立於站牌前,重重地吐出一口濁口,右手從大袋中拿起了一個蘋果,只消了一口,就把大紙袋和那個未吃完的蘋果拋至一旁。

「哼!」

當雙手再沒有東西,易龍牙像控制不住也懶得去控制自己,一手抽出背後的計都直砍開站牌和門,露出一條通向地下的螺旋樓梯。

「嗄……嗄…感覺越來越討厭!」

他一面自言著一面走下這條螺旋樓梯,手上緊握著計都,他已經沒有打算收回計都的想法。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2.09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