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2
累積人氣
2464524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8.20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任性的女皇,金色聖母神無華
金色聖母高深莫測的瞪了他一眼,然後不滿地冷哼一聲回到自己椅子上。

而「罪人」身分的易龍牙也緊跟著她找了張無人的椅子坐下,並遞上那支價值不菲的紅酒,說道:「聖母,這是禮物呢!」

眼見易龍牙所謂的禮物是一支紅酒,其他人無不暗笑他的不智,在他們認識的金光集團社長,是一位非常討厭紅酒的女性,甚至是仇恨紅酒,每次若是見著有人送紅酒給她,紅酒隨手丟去就不在話下,而送的那個人也一定會倒大楣,這件事可說是上流社會公開的事情,所以是沒有人敢送紅酒給她的。

不過,事實卻與他們所想的大有出入,金色聖母見著紅酒,非但沒有他們預想的反應,反而像是緬懷著什麼,展現出一個溫柔的微笑,說道:「你還記得我最喜歡喝紅酒。」

「咦?最喜歡?」這時,紅髮女子發出低呼。

「晴,我喜歡紅酒有什麼問題嗎?」本來緬懷著什麼的金色聖母,臉上帶著疑惑,望著她的首席秘書。

「呃……不、不是,只不過,社長妳不是很討厭紅酒的嗎?以往有人送紅酒給妳,妳都是隨手丟開的。」

喚作晴的女子,全名李晴,是金色聖母的首席秘書,也是現下所有人(易龍牙例外)中,跟隨她最久的人。

金色聖母柳眉一挑,然後微笑道:「晴,那是送的人身分不同。」簡單回答了李晴一句後,就轉頭對著蒂迪說道:「蒂迪,幫我收起它。」

「呃!是、是的,社長。」

看著蒂迪離去後,金色聖母又對著剩下的五人說道:「對了,現在有的是時間,你們不如打一場二對三比賽,我很想看呢!」

言下之意,是要他們離開,她要和易龍牙單獨談一談。

五人雖然不太願意,只不過,社長的意思就是一切,他們也只好「領命」去打一場不想打的比賽。

「聖母,他們看來很迷戀妳呢!」五人離開時,不論是男或是女,都對易龍牙投以敵視的目光,現在他可以說是變成了一個公敵。

「嘻嘻!小牙,不要轉變話題了,你不想被我勞役到死的話,就乖乖地把事實說出來,如果不說的話,你知道後果是怎樣吧?我剛好想到三種不同方法,可以把你弄得生不如死呢!」金色聖母優雅的微笑著,但是說出來的話,卻令易龍牙寒入心扉。

「這麼快就想要折磨我?」他失聲的叫著,雖然預料到她應該是很生氣,但這麼快就想定懲罰方法,也有點太過了。

「若不是看在你擊退了叛軍,又收拾了生木魎,再加上那支紅酒,折磨你的方法至少有十多種,小牙。」

「妳知道了?」

「剛剛猜出來的,能夠以一人之力去敵一部黑紅色的凡利爾,而且又能夠收拾生木魎,我想除了你之外,也沒有多少人可以這樣做。」

「呃……整理和預想能力還是這麼強。」雖然從前就知道她很聰慧,但易龍牙仍是為此讚嘆著。

易龍牙心中讚嘆,口中則是說著自己死而復生的事,他現在不想放過任何一秒可解釋的時間。


當年海底大戰完結後,易命牙同時喪命,這是金色聖母眾人眼見的事實。

不過,在海底城要爆炸時,眾人都趕忙離去,只有李清風一人還留在最後決戰之地──星星祭壇上,而且還藉著十二星宮同時降臨於地面,又相繼被打碎所產生的星力混亂,把紫微星魂強行扯落,並且打入易命牙的靈魂之內,結果就是幽冥、計都和紫微星三個星魂產生著超共鳴,令他得以違反常理重活過來。

然而,紫微星終究是與太陽、太陰(月亮)、海藍、魁首其餘四星同等級數,縱使當年的易命牙是掌控魂力最強的人,但若非他是在介乎生與死之間,魂力得到幾何級數提升,也絕對承受不了紫微星的星力,將爆體而亡。

他平時不會解封魂力和星力,本已是雙星承繼者的他再加上紫微星力,他的魂力已經呈飽和狀態,因為這樣,一旦發生星力失控,保守估計整個海藍星最少有一半以上會被摧毀,所以他只好封著星力和魂力,免得過這最懷的情況發生。

封著魂力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魂力受到封印的束縛可慢慢地成長。而經過五十年的成長,易龍牙漸漸可以安全的運用星力和魂力,不必擔心失控的情況。

當然,在海底大戰結束後的數年間不能再隨意使用魂力和星力,他本來就有些無所適從,再加上愛人幽蘭的死亡,自己義兄明滄海的逝世,還有多個好友的戰死,他更是心灰意冷,決定了藉著這機會而隱姓埋名。


聽完易龍牙的解釋後,金色聖母也明白,眼看自己親友、愛人的離去對於心的摧殘是有多厲害,所以也沒有再怪責他的「不負責任」。

「難怪,你能夠兩度復活過來,原來是小清風他藉著星力間的超共鳴。」

她所說的兩度復活,第一次是在海底大戰,第二次則是在十八年前。

「不過……即使這樣,你瞞著我這事,又應該怎樣解釋呢?」

屬於強勢一方的金色聖母,淺嚐了一口紅茶,還是保持著微笑,雖然是不怎怪責他,但她仍是很「不爽」他的隱瞞行為。

「這個嘛……今日的天氣真好呢!聖母。」

「解──釋──呢?」她像聽不到易龍牙的話,還是保持優雅而高貴的微笑。

「聖母,妳饒了我吧!」

易龍牙有著無數被她迫害的經驗,虛假的解釋對她來說是沒有作用的,她的測謊能力比起什麼機器也要強得多,直接求饒反而是唯一的生路。

「嘻嘻……算了吧!看在每年你送紅酒給我的份上,你瞞我這麼久的事就算了吧!」

她隨手一掠,一把粉紅色絨毛扇子已經在她手上。這種扇現在會用的人不多,是屬於古代流風皇朝時,貴族女士所用的扇子,大多數的用途都是在她們笑時,為了能保持優雅儀態而用來掩著笑容。

「耶?這妳也知道?」

「每年我生日時,小清風送禮物給我,就總會送上一支紅酒,不過,小清風愛茶就多過愛酒,這明顯是你出的主意吧!」

「呃……被發現了。」

「好了,那你肯冒險來找我究竟是為了什麼事?」

「呃……我是來拜託妳幫我的。」提到正事,易龍牙也自然地正色說道:「我想開一間賣古代能量的店,所以想弄一個售賣古代能量的經營權。」

「啊!你原來認識那位菲娜.蘭格爾度小姐的。」

對於她是怎樣猜出他認識菲娜,易龍牙也懶得去問,說道:「所以拜託妳幫我弄一個古代能量經營權。」

「嘻嘻!沒問題、沒問題,我會幫你的。」金色聖母本來放下的絨毛扇子再度掩著小嘴,只露出一對明亮美艷的星眸,發出清脆悅耳的笑聲。

「唉!今次真是自找苦頭,咦?這是什麼?」

金色聖母一手取扇子掩嘴,一手把一本外形可愛的電話簿推到易龍牙面前,說道:「嘻嘻!交出聯絡電話和地址。」

「是、是,我寫就是了。」易龍牙拿起了附在電話簿上的原子筆,一面寫著一面嘀咕著:「想不到聖母妳都差不多百多歲,還用這麼可愛……呃!」

一道神術箭無聲無色的擦過他的臉龐,金色聖母這時本來溫柔的眼神,倏然變成冰一般的眼神,但臉上還是掛著溫暖的微笑,道:「你剛才說什麼?我聽得不怎麼清楚喔!」

易龍牙差點兒忘記了金色聖母的另一個身分──伊甸園的天使。


六大世外之境之一的伊甸園,內裡住著的都是神術使,而極少數心智堅定的神術使修行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得到「聖恩」,覺醒到聖潔天使的變身力量,昇華為正式侍奉他們的神的使者──天使。

而他們所謂的神術與魔法、道術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是以魔力引起大自然的共鳴而產生力量,也不是憑藉法力直接驅策大自然的力量,而是藉自身為媒介去吸納大自然的力量,再轉化成自己的力量,這和他們的神沒有半點關係。

而金色聖母則是眾多天使中的一個異數,她的羽翼並不是聖潔天使的白,也不是墮落天使的黑,她的羽翼是高貴而不可侵犯的金黃色。

而作為聖潔的天使,本來就不能夠動用到屬於暗的力量;反之,墮落天使也不可動用到光的力量。然而,金色聖母卻是他們中的例外,雖然是天使但卻可以像魔法師一般,隨意動用自然界中六種系統的力量。

「沒、沒有,我沒有說什麼,哈哈!」

女人是很注重年齡的生物,而金色聖母也不例外。易龍牙記起在五十多年前,還是處於戰爭階段時期,舊聯邦一位女名將和她在一場談判中發生了一場男人不能介入,只屬於女人間的爭執,當中,她就是為了「老女人」三字,在談判後連連追擊這位女名將。

而最恐怖的是女名將也有著不下於她的實力和智慧,最後結果雖然是勝了,不過,身為她部屬的軍隊卻落得傷亡慘重,而「任性女皇」這名號就在當時傳遍軍隊之中。

事後,她本人雖說過這位女名將是非除不可,對付她是基於戰略出發點。這話是沒有錯,不過在聰明人的心中,這次追擊戰最少有六成出於私怨,戰略出發點也只佔得四成罷了。

兩人閒聊了不知多久,雖然沒有明言,但是那三男三女顯然是很不滿易龍牙獨霸著他們的社長。

易龍牙說道:「看來我還是先離開好了,我可不想無端多了六個敵人出來。」

對於他的說話,金色聖母當然明白,她也看得出她的六位部下那焦慮的心情,笑道:「那我遲些再找你吧!小牙。」

「是了,你沒有忘記『他』?」在易龍牙臨離開時,金色聖母突然問了這樣的一句話。

易龍牙當然明白「他」是指誰人,笑道:「大統領的生忌、死忌,我易命牙五十年來從沒有缺席過一次,也不敢缺席。」


翌日

黃昏時間,易龍牙終於回到港城。

「龍牙,你回來了。」他剛進客廳,躺在沙發上看雜誌的姬月華就看到了他,而其他人也是各坐在沙發上。

「嗯,我回來了。」易龍牙找了張沙發椅坐下後,對著她們說道:「售賣古代能量的經營權沒有問題了。」

「耶?你說真的嗎?」本來各做各的她們,在易龍牙說完後,幾乎是同一時間說出同一句話。

「當然是真的。」

「你是怎樣辦到的?」對於店舖能開張,想必最高興就屬菲娜了。

「這個嘛……我有相識的人當高官,所以要弄一個經營權出來也不算是什麼難事。」簡單的回答就好了,他可不想說出自己和金色聖母的事。

而眾人也沒有追問下去,因為比起追問原因,現在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就是材料的難關。

食人花汁液和絕情花粉等等材料,雖然是屬於高價品,但是因為它們在製作時所佔的比例不多,加起來也只是兩成,反而是菊珀這種廉價品才是他們頭痛的問題核心,要製作洛瓦或者希瓦所需要的菊珀量非常的多,比例是佔著五成,而剩下的三成則是火鷲血液這種中價品。

每一次製作洛瓦或者希瓦,所需的成本價是三萬五千銀元左右,然後把水晶切割成市面流通的小水晶大小,大約可以分割出十一、二塊,而每一塊市價是三千銀元,所以他們的材料若是在商人處購買,就不用想賺錢這回事。

孫明玉把現在的情況說了一遍後,拍了一下手,微笑道:「好了,現在的情況大家也很清楚,有什麼解決辦法就說出來吧!」

眾人想了一陣子,莉莎第一個發言道:「玉姐,不如向黑市商人買吧!他們賣的東西很便宜的!」

「黑市商人?菲娜,這有沒有問題?」

菲娜搖頭說道:「不行啦!黑市商人的東西雖然很便宜,不過,品質很參差的,製作能量是一件很危險的工作,如果用一些來路不明的材料,會很容易發生意外的。」

莉莎的意見遭到駁回,就輪到姬月華說道:「玉姐,食人花汁液這些高價品就由我們自己來解決吧!」

這個意見,孫明玉想也不想就駁回,說道:「月華,雖然單打獨鬥我們是沒有問題,但是食人花都是在兇獸林的深處,我們不熟悉兇獸林的事情就進入內裡是很危險的。」

兇獸林位處於港城南方,是野獸、怪物甚至異獸所棲息的地方,因為坐落的位置是介乎於離風城和港城之間,所以牠們常常出沒襲擊兩城間的遊人和商人。

就此事,新聯邦政府對這兇獸林發動過數次大規模的肅清,只是一直無功而返,所以只好在林外佈下結界,免得牠們會再襲擊連接港城和離風城的沿海公路。

一個接著一個,倉島說道:「玉姐,我們提高售價不就可以了。」

「這是不可能的,售價是政府規定的,我們不能更改。」孫明玉嘆息道。

凌素清說道:「玉姐,我們可以一次向商人買下大量材料,取優惠的折扣。」

「這方法……有用就是有用,不過,即使有折扣也幫不了多少,而且我們又不熟這方面,很容易被人騙的。」

孫明玉說的是實話,整個葵花居中,沒有人有這方面的知識,要他們和商人談生意,肯定會被那些已經成精的商人連骨也吃掉。

而孫明玉雖是商業學系高材生,但她不並熟悉商場的事,所以一樣沒用。

其後,每個人雖然提出了不少意見,但全被否決,而在他們當中,就只有易龍牙沒有提出過什麼意見。

「龍牙,你由開始就沒有提個意見出來,你就快想一個吧!」姬月華催促著坐在她身旁的易龍牙。

「這個嘛……或者可以用直接一些的方法,火鷲血液我們自己負責去取不就可以了。」

「要去殺火鷲?我贊成!」

「我也贊成喔!」

「贊成、贊成!」

莉莎、倉島、姬月華先後舉手贊成。

然而,孫明玉卻是嘆道:「火鷲雖然有強大的攻擊力,但論起單打獨鬥,我們要殺上十隻、二十隻也不是難事,只不過還是不行的,火鷲是屬於群居的鳥獸,而且還很齊心,所以我們要殺的話,就一定要同時對付上百隻火鷲的。」

「上百隻!那很難應付的。」

「小牙,你好笨喔!」

「唉!失望。」

三個支持者,瞬間倒戈相向,矛頭當然是直指易龍牙。

「喂喂!妳們也太過份吧!」被指責的易龍牙哭笑不得的說道:「我只是說由我們去『取』火鷲血液,並沒有說過要去傷害或者殺火鷲和牠們為敵。」

「龍牙,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不殺傷火鷲怎可以取牠們的血?」姬月華皺眉的問道。

孫明玉和凌素清聽到易龍牙話語中若有所指的意思,登時明白過來,孫明玉代他答道:「是牠們的蛻變期!」

孫明玉所說的蛻變期,是指小火鷲蛻變為成年的過程,在這個蛻變的過程中,一群要步入成年期的小火鷲會集體留在巢穴中,讓身體滲出大量血液,從而製造一個血繭保護虛弱的自己,直至牠從沉睡中甦醒過來為止。

而這些血繭在火鷲破繭而出後,也就會失去作用被棄置在巢穴中的深處。

顯然,易龍牙的目標是要去取這些被棄置的血繭。

把火鷲血繭這事說了一遍後,凌素清困惑的說道:「但是,雖然這種取血方式是友善一些,不過,火鷲這種兇猛好鬥的鳥獸是不會讓其他生物進入牠們的巢穴,更何況要走進巢穴中的深處,就更是難了。在牠們的眼中,巢穴的深處是有著懷孕雌獸生育和小火鷲蛻變的重要意義,這個是牠們的『聖地』,我們要進去就等於和牠們宣戰。」

一向少言的凌素清肯說這麼多,證明她也很重視這個問題。

凌素清冷靜地把主要問題分析出來後,眾人的眼光無不移到沉思中的孫明玉身上。

「各位,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孫明玉望了眾人一眼後,等了一分鐘左右,見還是沒有人想到辦法,說道:「龍牙,你有沒有什麼解決辦法?」

易龍牙聳肩說道:「沒有,素清說的都是事實,要取血繭就一定要進到火鷲巢穴的深處,而這樣做就等同對牠們宣戰一般,這是避不了的事。」

「玉姐,我們還要去嗎?」

孫明玉思忖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下定了決心,拍了一下手說道:「我們就試試去取那些血繭!」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8.20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