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00
累積人氣
24655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10.1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六章 悠悠的風鈴草
「唔?我去應門。」

照慣例,是孫明玉出去應門,不過在她臨離開前,卻丟下一句:「龍牙,乖乖地坐在椅上溫習,不要想著可以轉移我注意力喔!」

一句話把剛慶幸計劃成功的易龍牙打回地獄之中。

「呃……」易龍牙聞言後哀色難掩,那副慘兮兮的樣子看在莉莎諸女眼中已足夠引發她們的同情心。

「好可憐喔!」

雖然同情,但她們可沒有救人的想法。孫明玉的教學方式雖然是直接得可怕,但效用的確非常顯著,易龍牙這個笨人在她的教授下,應該會趕得及在聯考前追上落後的進度,考上大學。

易龍牙坐回椅子上不一會,就看到孫明玉帶著一個棕髮而眼熟的女子進到客廳之中。

「玉姐,這位是?」倉島問道。

「這位客人……是要來租房子的。」好明顯,孫明玉說到租房子三字是充滿著疑惑。

倉島偏頭問道:「租房子?玉姐,我們不是已經不收租客了嗎?」

「是喔!收了個蠢笨的小牙後菲娜又住了進來,我們不是決定不收租客了嗎?」

「喂喂,莉莎……『蠢笨的』這三字是多餘的。」

「這些小事情就不要計較啦!男人的胸襟要寬闊一些喔!」莉莎毫無悔意的反駁他的抗議。

「你們兩個不要失禮!」孫明玉說道:「雖然我們不收租客,但這位小姐說她是得到葵叔的准許才會來的。」

「咦!是葵叔?」

眾人會驚訝也不是怪事,身為葵花居正主人的葵無忌,當然是有資格讓人住進來,就算是炸了整間葵花居他也有這權利,不過怪就怪在他甚少會管主樓的事,所以他們才會覺得驚訝。

「是的,我的確是問過……」棕髮女子一開口,易龍牙似是想起了什麼。第一眼看見她,易龍牙就覺得很眼熟,直到她出聲時,他才想起是當日在溫泉旅館「秋葉」旁的咖啡室所遇過的女子。

「妳不就是上次在咖啡室的女人?」易龍牙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哎呀!怎麼你現在才認出我來,我可是剛進來就認得你喔!」棕髮女子自然的說道。這個「重逢」對她來說可沒有什麼震撼力,她來之前就查過易龍牙的住處正是葵花居。再加上身世問題,才令她動了來葵花居的念頭。

「是、是嗎……」對於她的態度,易龍牙一時間也不知說什麼好,半晌才道:「妳的態度真普通呢!」

「我認為比起這普通態度,如果我剛才是撲倒你,然後說著『我們又見面』之類的話,我想情況會比較糟糕吧!」

「……說……說得也對。」易龍牙剛開始不明白,不過當他發覺到周遭的銳利眼神時,他也明白過來,那個情況一旦發生的話的確會很糟糕。

「咳咳……」代表著眾人的不滿氣息,葵花居的首領孫明玉輕咳了兩聲,打斷兩人的說話,問道:「是了,小姐,妳剛才是不是說『問過什麼的』?」

「嗯,是的,我的確是問過叔叔他本人,得到他准許才會來的。」棕髮女子說著,電話的鈴聲卻很不識趣地響起,為她這句話伴奏著。

易龍牙最靠近電話,自然是由他接聽,當他拿起聽筒,就聽到葵無忌的聲音:「喂,是我!」

「葵叔!」易龍牙訝異的音量不大,但也足夠吸引眾人的注意力,讓全場靜了下來,簡直是落針可聞。

「喔!原來是龍牙,我有事要說……」

「等等,無聊事先不要說,現在有件麻煩事情發生,一個女人說要入住這裡,還說得到了你的准許的。」

「啊!原來她來了,我還想叫你們好好招呼她一下。本來她應該是幾日前來的,不知為什麼她到今天才來?」

「那她真是有你的許可?」

「嗯,她的確是新住客,事先不通知你們,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

「又是驚喜!」易龍牙心中暗嘆一聲,對著在場的人說道:「各位,這位小姐的確是得到了葵叔的准許。」

「喔!是真的啊!」

「討厭,怎麼不事先通知我們?」

就在眾人起哄間,隔著電話的葵無忌也聽得到,臉上滲出冷汗。為了自己回家後不會被她們唸到死,葵無忌即時說道:「龍牙,你聽我說,席侄女的父母在三十年前本來是葵花街的人,也是我的好朋友,直至我上次說過那件事發生前,他們二人因為要私奔關係,所以才趕得及在那科學家逃來這裡之前離開,並沒有受加利托斯病原菌影響。雖然隔了三十年,他們夫婦已經死去,但在情理上,他們二人的女兒,我半個的侄女是有資格住進葵花居的。」

易龍牙聽著,突然有一種不好預感,說道:「葵叔,你為什麼說這些事給我聽,還說得這麼詳細?」

「嗯,沒有什麼,只是說給你聽聽。記著……男人要百忍才能成鋼成材,獅子也會為了幼獅的成長而推牠們下山。」

「咦?你這樣說是……」

葵無忌似是不想易龍牙多問,搶先道:「好了,叫明玉來聽電話,我有事要告訴她。」

易龍牙雖感到不妙,但也依言把聽筒交給了孫明玉,她有些納悶地接過來聽著。

「葵叔,找我嗎?」

「嗯……原來如此……沒有什麼麻煩的……」

「嗯……是這樣的嗎?」

「是……事情全部交由龍牙處理,我明白了。」

前半段還好,當易龍牙聽到後半段,終於明白葵無忌剛才說話的意思,明白到他的用心解釋是多麼「狠毒」。

「不、不會吧!那個死傢伙為了自己脫身,竟然把責任推到我頭上!」心中大駭,易龍牙急道:「玉姐,讓我和葵叔講一下!」

「呃……他已經掛斷了……」孫明玉把聽筒放下,說道:「葵叔說你知道了大部分事情,所以這件事要交給你處理。」

「好狠!」易龍牙心中雖然暗罵著,但環視了眾人一眼,看出她們等待解釋的目光,此刻她們的焦點已經不是在葵無忌身上,而是在自己身上,無奈下只好嘆道:「這、這個……席小姐妳先坐下來吧!站著說話很累的。」

「嗯,多謝。」棕髮女子點頭說完後,就找了離自己最近的沙發椅坐下,易龍牙也很明白事理的坐到她旁邊,不過,他此舉卻惹來了同伴們的不滿目光。

「你人很好,很溫柔喔!」棕髮女子讚譽的說道。

等到孫明玉也找了個位置坐下後,莉莎語氣帶著不滿說道:「小牙,葵叔說你知道整件事,快些說出來吧!」

「氣氛好像很不妙呢……葵叔,你回來時我一定要捏死你,竟然把我的立場弄得這麼尷尬。」易龍牙暗暗叫著,整件事中他是最無辜的人。

易龍牙訕笑兩聲,把葵無忌剛才所說的話大致說了一遍,不過其中隱瞞了加利托斯病原菌事件。他和葵無忌都不願意讓她們知道這些事,只說席家夫婦是私奔離開葵花街。

而棕髮女子雖然是他們的女兒,但對於葵花街的事,她卻是一無所知(事實上,席家夫婦也不知道加利托斯病原菌事件)。她只知道父母出身於葵花街,到他們死時還記掛著出身的街道,所以她對葵花街起了相當大的興趣,追查了數年,終於查出父母出身的街道的所有權,已經歸於葵無忌所有。

當她知道街道已經易主,而且又莫名其妙的荒廢起來,只有一座古老大屋──葵花居還在住人,她也提不起勁來這裡。往後數年雖偶有濃厚的來訪之心,但也只是短時間的衝動,促使不了她付諸行動,只是平靜地經營著父母留給她們姊妹二人的咖啡室(在她之上是有一位姐姐,不過已經失蹤了一段時間)。


可沒想到事情卻發生得非常巧合。她在第一次遇見易龍牙後的一個月,發覺自己對他還有相當深的印象,便用強勢手段從秋葉員工處套得了易龍牙的住處。當她發現他住在葵花居後,思考了多天終於有所行動,主動聯絡上葵無忌,決心來探訪一下父母死前也記掛著的街道,順便來港城調查一些事。

當然,她對於自己來葵花街,只是提到自己想來探訪父母的舊居,即使她性格再奇怪,也說不出自己來訪葵花街是和易龍牙有關係。

易龍牙把事情解釋了一遍後,棕髮女子續道:「……就是這樣子,我父母生前很想回來,但懼於羞見祖父和外公,直到死時也沒有回來過一次。他們死後,我想由我這個作女兒承繼他們生前的遺願,回來這裡住下並且在這裡開一間咖啡室。」

「她的身分這樣的特殊,也難怪葵叔會讓她住進來。」其他人都是如此想著。

易龍牙說道:「既然妳的身分和立場是這樣子,我們也歡迎妳住進來的,席……席小姐。」

對於讓棕髮女子入住,其他人著實不怎同意。

為什麼她們不同意?答案很簡單,當她們得知她是當日在咖啡室「被」易龍牙搭訕的女人,心裡就很不爽。

「不要叫我席小姐……是了,我還未曾自我介紹,我叫席悠悠,但妳們叫我風鈴草就可以了。」席悠悠自我介紹道。

「風鈴……草?這沒問題嗎?」莉莎奇怪的問道,她不太明白為什麼席悠悠會這樣稱呼自己。

「是的,叫我風鈴草就可以了。」席悠悠如同她的名字一般,很悠閒的說著。老實說,由她自進客廳的一刻算起,她也不曾有過身為客人的尷尬和不適感覺。

「那……風鈴草,以後多多指教了,我叫孫明玉。」孫明玉離開沙發椅,主動伸出手。

「多多指教了。」席悠悠自然地回應著,與她握起手來。

隨後凌素清、倉島二人也相繼自我介紹的與她握手。到姬月華時,當兩人的手握在一起,姬月華突然眼神一變,但又隨即搖頭,笑道:「多多指教了,我叫姬月華。」

「嗯,妳好。」

每個人也私自介紹了一遍後,就到了安排房間的問題。葵花居的房間多得嚇人,主樓二樓的七間房雖然是全滿了,但三樓還有許多房間,不怕席悠悠會沒有房間住下來。

席悠悠的行李很少,完全不像一個搬家的人,行李簡單到只有一個背囊,輕便的令人咋舌。

主樓的三樓並不是太骯髒,這全賴於孫明玉每個月總有一天會逼眾人來這裡清潔整理,至於再上一層的四樓則是兩個月才清潔一次。

眾人領著席悠悠來到三樓,本來只需要易龍牙一人領路就可以,但有一件事叫其他人看得非常不爽,就是席悠悠在離開沙發椅後,把背囊拋給易龍牙提著,同時又一手抱著他的手臂並肩而行,情態猶如一對親密的戀人般。

而更令她們不滿不爽的是,易龍牙這個人雖然對她的舉動表面上是有些抗拒,但他卻沒有真的反抗出來,而且臉上還為這飛來艷福泛著一抹幸福表情,他的手臂更有意無意的擦過或者頂著席悠悠那高聳柔軟的胸脯,而女方對此也沒有多少表示,任由他小小的放肆著。

對於這件小事,孫明玉她們當然是看不爽席悠悠的逾矩舉動,但更氣人的是身為受害人、或說是受益人的易龍牙那不抗拒、不反抗更享受其中的樣子,這看在孫明玉她們的眼中,就更令胸中不滿的情緒再推上一個層次。

「真是沒節操的男人!」

陶醉於艷福之中的易龍牙並沒有發覺到自己已經犯了眾怒,臉上還是那副強忍幸福笑容的樣子。

三樓的房間擺設和樣式都是一模一樣,而且傢俱很簡單,只有一張床、書櫃、木椅和書桌,席悠悠只是略微看了一眼,就已經可以決定要住哪一間房,因為選哪間的結果都是差不了多少。

至於房間中的被褥和檯燈之類的東西,則是放置於主樓和樺園之間的通道旁的雜物房中,方便眾人平時來三樓清潔時不會被這些東西礙著。

房間選定了,席悠悠把背囊放在房中,便跟隨著眾人下樓回去客廳。

「席……風、風鈴草,這是妳的門匙。」孫明玉在經過二樓時,順便回到自己的房中取了屬於席悠悠的門匙,並把它交給席悠悠。

席悠悠顯然對於孫明玉稱呼她作風鈴草感到非常開心,微笑道:「多謝妳。」語畢就接過了銀白色的門匙。

眾人回到客廳後,席悠悠出奇地沒有提出什麼參觀的提議,反而很安靜的坐在沙發椅上,並自然地取過放在沙發椅上的報紙來看,然後撥了一個電話到某間運輸公司,吩咐他們把自己之前交給他們保管的行李送來。

到了午飯時間,雖然平日這時間是很熱鬧,不過今日有新住客在場,氣氛比起平時難免會失色不少,不免讓習慣熱鬧吃飯的眾人有點兒難受。

然而,個性一向奇怪的席悠悠沒有什麼難受感覺,還是那般的自然吃著,由始至終,眾人也沒有見過她露出一絲不安的神情。

熱情的莉莎當然不想這種奇怪氣氛持續下去,縱然因為剛才她與易龍牙的親密舉動令自己不太喜歡她,但她還是想讓席悠悠快些融入眾人之中,便說道:「是了,風、風鈴草,妳說妳是來開咖啡室,但葵花街的情況妳應該看得到,這裡甚少會有人經過的,妳還是要開咖啡室嗎?」

「嗯,是的,我還是要開,這是我父母生前的願望,而且我對這裡也非常有興趣。」席悠悠點頭說道。

有人把話開了頭,接下話題倒是容易得多,姬月華接著說道:「不過,這裡始終甚少人經過,在這裡開咖啡室虧損會很大的。」

「是嗎……我無所謂,我只是來經營一間小型咖啡室,就算真的虧蝕我也不會太在意,因為我在其他地方的分店所賺的錢,足夠填補我在這裡開店的虧蝕。」

「分店?」

「……我有四間咖啡室。」席悠悠漫不經心的說著。

「原來妳是有錢人。」不用懷疑,當一個普通人聽到自己所認識的人會是四間咖啡室的主人,會對那人產生的聯想或者評語中,大多數會有「有錢人」三字。

「不算是,我只是有點兒積蓄。」

有四間咖啡室的人不一定是有錢人,但比起一般人來說,總屬於是富裕階層。席悠悠顯然對於錢或者分店的事情不是太在意,只是簡短回應了一句。對於一般情況而言,她的性格是不太願意驅使自己多說一些自己不感興趣的話題。

「砰砰砰砰──」在場面再次陷入沉默時,那如爆炸聲般的門鈴聲再度響來。

「我去應門。」孫明玉聽到門鈴聲,自然地離開椅子,急步趕往大門處。

「這些聲音?」對於這種如爆炸聲般的門鈴聲,席悠悠是第二次聽到,第一次她還想說是門鈴故障而沒有太在意,但第二次聽到又見著孫明玉的應門舉動,便問道:「這是門鈴聲嗎?」

「嗯,這種像極爆炸聲的就是門鈴聲。」菲娜點頭說道。

「啊!這樣子……很有趣呢!」席悠悠本來漫不經心的面容倒是泛起了一抹笑靨,似是對於有人會用這種門鈴聲而感到興趣。

不到一陣子,孫明玉已經回到飯廳,說道:「風鈴草,妳那些行李已經送來了。」

「啊……很高的效率呢!」席悠悠秀眉一挑說道:「那各位,我先離席了。」

「嗯,妳要幫忙嗎?」孫明玉問道。

「不用了。」席悠悠搖頭說道。

就這樣子,當席悠悠離席後,長形飯桌的熱鬧氣氛倒是回復不少。

席悠悠的行李其實不多,也不大、不重,但是當她搬完所有行李回房後卻沒有再踏出房門一步,直到晚飯時也沒有再出來。

後來,孫明玉入房看看她時,才發覺房中除多了些行李外一切如舊,只有那張單人床上的被褥已經換了過來,席悠悠因為太累而趴在床上沉沉睡去了。


翌日

今日葵花居所有人都沒有閒下來的時間。眾人一早就離開葵花居,來到一間鄰近於葵花居的廢店之前。這間廢店店面不大,對於只販售種類簡單的古代能量是非常適合,而且又因鄰近葵花居,更是得到眾人的青睞。

「龍牙,你懂得調油漆嗎?」

「懂。」茫然不知自己前路將有多坎坷的易龍牙自然的回答著。

「那就好了,幫我調一種近似粉紅,但又鮮亮的紅色出來。」姬月華把手上油漆罐塞到他手上。

「小牙,你懂得鑽孔穿電線嗎?」

「我學過一些,但等我……」

「那就好了,快些來幫我。」莉莎把手上的電鑽和電線也塞到他的手上。

「小易,這個破櫃很重,丟了它。」凌素清不擅長體力,所以一見到店中有著一個極為礙事的破櫃,即時就叫喚著易龍牙。

「素清,我現在很……」

「我明白了,那我自己來搬,用不著你……」

「呃……行、行,我搬、我搬就是了,不需這樣晦氣吧!」

「嗚哇哇哇!有蟑螂,龍牙,快過來打死牠!」

「喔……是、是,來了、來了。」

「龍牙,這裡要幫手喔!」

「等等……明、明白了……」

「小牙,這邊也要幫手,牆內的電線好像斷了。」

「嗚……就快,等我一會……嗚……」

易龍牙今日一早被莉莎搖醒後,大部分時間都陷入被孫明玉等人拜託、求援的另類勞役當中,想找一絲空檔休息也非常艱難,要說原因嘛,當然是出於昨天那檔「提背囊」事件。對於他這個「沒節操的男人」,她們六個女人都有著一種要懲罰他那「輕浮」舉動的想法。

只消一個上午,易龍牙就被她們聯手整得不成人形,身體的疲勞還是其次還可接受,但他的精神卻是大大的受創,整個人累倒在牆角,一臉慘白的樣子。

所幸孫明玉她們的懲罰只是儘量地利用易龍牙罷了,他把一切清理雜物的工作和接駁電線的工作幹完後,便可以名正言順的休息下來,至於裝潢、布置店中的一切,他可以只看不需幫忙。

她們有這樣的決定,是十分明白他對於設計、布置這些事上是極為不行。對於自己關係密切的房間,他也可以搞出不協調的「老化」味道出來,更不用想把店面的設計工作交給他。

吃過午飯後,她們也大致定出了店面設計的雛型。正當他們要開始動工時,一輛貨車卻駛進了葵花街。本來嘛!葵花街是行人街道,車是不可駛進來的,但街道荒廢已久,路人沒有半個行人,而且貨車又是慢速駛來,所以倒不至於會發生什麼車禍。

眾人可以看到貨車的車身是一片淡白色,貨車駛到廢店的前面,車上兩人也見著了易龍牙他們,其中坐在副手席的男人問道:「這位兄弟,請問這裡是不是葵花居?」

易龍牙當然知道他是在問自己,點頭道:「這裡就是了,你們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那就好了,我還怕找錯地方,請問這裡是不是有位叫席悠悠的小姐?」男人高興的說道。他們已經走錯了兩處地方,最後才來到這裡。剛才他們還擔心這條廢街是不是真有人住。

「我就是了。」易龍牙未曾回話,席悠悠已經站在貨車側面的車門旁邊。

「妳就是席悠悠小姐?我是閃光運輸公司的人,妳要的東西在車上,需要我們幫忙搬嗎?」男人指了指車後面。這貨車是屬於中型級數,有足夠空間擺下多件家具之類的大型東西。

「嗯,不用了。」席悠悠搖頭說道。

車上的兩個男人見她說不用幫忙,倒是呆了一呆。

一般情況而言,不要說女人,就連男人也未必可以一個人應付車上的東西,所以需要幫忙的是大有人在。

不過也只是呆了一呆,當他們看到易龍牙等人也隨即釋然。雖然他們是挺想幫幫這個美人的忙,順便再多看其他美女一眼,但對方既然不需要,那自己二人當然不會厚著面皮繼續留下來,坐在副手席的那人下車說道:「這是單據,妳可以檢驗一下車上有沒有東西遺漏。」

「嗯。」席悠悠應了一聲,就取過了單據。坐在車手席的那個男人把貨車的車身拉開,露出裡面的東西讓席悠悠檢驗清楚。

眾人只見車內都是一些純白色桌椅和淺棕色的木櫃或者吊櫃,不過,所有東西都是包著一層紙皮,只露出一小角,讓人可以看到顏色和猜到是什麼,但卻不能看到它們的全貌。

席悠悠大致看了一眼,就在一式兩份的單據上簽了名字,然後,把底下那一張收起,把表面的單據交回給男人,說道:「沒問題了。」

閃光運輸公司是港城內歷史悠久的運輸公司,倒不怕他們會出什麼錯誤。

「那我們走了,歡迎下次再光顧。」兩個男人取過了單據,就以步行方式離開了眾人的視線,這是因為他們的運送是包括了貨車本身,所以他們當然不能把車開走。

兩個男人離去後,易龍牙等人望著車上那些咖啡室必備東西,孫明玉問道:「風鈴草,妳需要幫忙嗎?」

「也好,多謝。」席悠悠不用細想就答應下來。她之前拒絕兩男人幫忙是與他們不熟悉,但現在換了是孫明玉她們就不同了,而且車上的東西如果只有她一人也夠她忙死,現在有人肯幫忙自然最好不過。

孫明玉說道:「那……龍牙,你先把那個大櫃搬下來吧!」就她們對易龍牙的認知而言,車上的東西沒有一樣可以難倒他,令他獨力應付不了的。

「是、是。」易龍牙來到車中,未曾搬起大櫃,卻發現到櫃後正橫躺著一件奇怪的「東西」。

「耶?這個……」易龍牙似是不信般,看清了那「東西」後,怪聲道:「怎會這樣的?」

「小牙,有什麼事嗎?」

「嗯,的確是有些事……風鈴草……妳訂的東西應該不會包括到這『東西』吧?」易龍牙把擋著眾人視線的大櫃推到一旁,沒有了視線阻擋,眾人可以清楚看到一個淡綠色短髮的小女孩正蜷縮睡倒在車上。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10.1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