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646
累積人氣
2464528
本月推薦票(投票)
2
累積推薦票
23026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6.14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七章 新來的住客
這是哪裡?

我甫一睜開眼,便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處青草地上。呆呆的坐起來,看著眼前那些光景,我似是想到什麼,但偏是捉不住。我到底是怎麼搞的?

「命牙,你怎麼了?這時候還睡,我們還要救人的!」

我看著對面,金髮在風中飄揚的幽蘭正一手撥弄著給風吹散的髮絲,一手叉著腰對著我,看樣子是非常不滿意我的偷懶──真是前世欠她的,我竟會高興被她罵。

「幽蘭,這裡是哪裡?」我好像有短暫性的失憶,想不起為什麼會在這裡。

「笨牙!這裡是天空都啊!你該不會是睡到傻了吧!」

幽蘭擺著一副看著笨蛋的樣子看我,而令我感到的不是憤怒或者好笑,反倒是懷念……這是為什麼呢?真不明白,平時我一定會說些非常下流的說法作為還擊,為什麼現在我竟然會想多聽一些、多看一些……難道我這個絕代奇才病了,不可能吧!

不過,也多虧她提起天空都,我才想起這處天空都可是有我的威風戰績。憑著「幽蘭.零式」和兇星劍「計都」,再加上我這個有著傳說傭兵之稱的易命牙,這個天空都可是有七分之一的地方被我破壞過的。

等等……有古怪,為什麼是戰績……我們四人應該未曾行動,我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破壞程度,唉!又多了一個問號……真是麻煩。

「幽蘭,我們行動了沒有?」當然,有疑問就應該問人,所以囉!最靠近我的幽蘭,自然是最合適的人選。

「天啊!我看你真是睡到傻了,我們還未行動,不過,現在差不多要行動了!」

幽蘭沒好氣的說完後,手握著「幽蘭.貳式」,先是向著前方的城門射出普通的一槍,然後手腕一轉,貳式立時轉變成一枝自動步槍;對城門進行射擊後,手腕再轉,貳式也跟隨著變成一枝爆發彈砲筒……

我懷念的看著「幽蘭.貳式」在她主人熟練的操作中,變幻成各種型態,有迫擊砲、地對空砲、感應砲、重原子砲、光能砲、高溫度射線槍、全自動能量球連射砲等等……

除了最高階的黑洞砲和純能量衝擊砲塔沒有出現外,其他形形色色的武器也被變化出來,雖然每種型態只能維持五秒鐘,但是貳式在幽蘭這個惡女人手上,卻是能突破界限,讓各型態維持於八秒鐘,比起壹式的型態更是多了兩秒。

不過,看著她那神勇卻又是美得可以的姿態,本來應該參與破壞的我,卻不禁無聲無息的哭出眼淚,而且還是一發不可收……真丟臉。

「笨牙,你無端端的哭什麼?」正在破壞中的幽蘭,發覺到我的不妥,連忙停止攻擊,擔心的走來看我。

唉!她就是這樣,永遠到緊要關頭才肯把溫柔拿出來,雖然有時我會很懊惱她的吝惜,不過沒有辦法,我可是被她這樣愛面子的性格吸引,真是前世欠她的。

「沒有……沒有事呢!我……我只是為了能再和妳這惡女人說話而哭的……」我已經記起了,隨著每一次的懷念,我終於明白現在是什麼事。

「呃……是嗎?原來你快要醒過來了……算了,若你真有逆命本事,就記著來找我吧!」

「妳說什……呃,很刺眼!」


新曆九十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伏在桌上睡去的易龍牙,這時一醒來,便望到一個女人的背影正掀開了閉起的窗簾。

「易君,要吃早……嗯,你在哭嗎?」倉島這時看到易龍牙眼角的淚痕,好奇的問道。

「哭……不、不是,是太陽光太過刺眼,流眼淚罷了!」連忙把淚痕抹去,易龍牙說道:「現在是吃早餐吧?」

「呃……是的,那你換好衣服就來吧!」倉島對易龍牙的淚痕沒有多大留意,便離開了易龍牙的房間。

幽蘭……我到現在還忘記不了妳的音容呢!

易龍牙呆呆的望著自己的左手,感受著零式的存在,一幕幕的往事就如同走馬燈般,掠過腦海。良久,他才回復神智,換了一套新衣服走下樓。


今日是假期,所以當易龍牙來到飯廳時,可以看到葵花居的所有女人也出現在這裡。

「各位,早安!」找了屬於自己的位置坐下後,孫明玉便問易龍牙:「龍牙,我們昨晚救回來的那位小姐,你把她放在哪裡?」

「她……我好像是把她放在二樓盡頭處那間空房中……我現在就去叫她吧!」

正想起身的易龍牙,卻被坐在自己旁邊的姬月華曲指敲著後腦:「笨蛋,女生房間怎可以讓你們這些笨男生擅自闖入。」

「痛!……什麼闖入?說得我好像是賊一樣。」易龍牙正想反駁時,卻看到姬月華已準備多來幾記敲擊,所以他也只好改口道:「是、是,我不去亂闖行了吧!」

看著易龍牙那副不甘的神情,姬月華像是很高興女權受到提升般,輕撫著易龍牙的頭,說道:「乖、乖,姐姐這塊吐司就請你吃吧!」

接過已被咬了一半的吐司,易龍牙苦笑道:「這明明是妳吃不完才剩下來的。」

姬月華支吾道:「小、小朋友不要管大人的事!」一面說著,一面又握起拳頭,狀似要懲罰易龍牙的直言。

新聯邦政府的成人年齡為十八歲,所以肉體年齡還是十七歲的易龍牙,的確不算是成人。

「呃……玉、玉姐,救命喔!」這時易龍牙當然向坐在自己另一邊的孫明玉求救。

「喂!拜託你們兩個不要一清早就這麼吵!」把一塊吐司咬在口中的孫明玉,這時站起來說道:「現在我要去叫那位小姐下來吃早餐,你們兩個可不要失禮喔!」

整間葵花居,名義上是葵無忌最大,但實際的權力排位則是孫明玉永遠位居第一,而葵無忌也只能含淚排在第二位。

所以,孫明玉一出聲,姬月華也只好乖乖的收起拳頭,而易龍牙更不會傻得擺出一副勝利者姿態,這樣做等同和她這種衝動的人宣戰,非要戰至自己體無完膚才會停止。

停戰中的易龍牙把一條香腸放入口中後,坐在旁邊的姬月華卻像是記起什麼般,趕忙搖著他問道:「對了,龍牙,原來你這麼強啊!」

差點把剛放在口中的香腸吐出來,易龍牙暗呼好運後,便不解的反問姬月華:「呃……月華,妳在說什麼啊?」

「我是說你昨天的表現,玉姐昨晚和我們沖涼時,已經把你在水道的事講了出來。」姬月華滿臉疑惑的道:「你的內氣究竟有多強?怎麼可以連續近兩、三個小時不斷揮出真氣牆,你不會累嗎?」

「呃!這、這個嘛……我的父親其實是一位練氣高手,而我自小就被他伐毛洗髓、築基授業和浸泡藥浴,所以我的真氣比起其他人是強上一些……而且,若不是這樣,我也不能當一個獨立自主的傭兵吧!」

易龍牙這樣說完後,姬月華倒覺得原來如此,但是實際上,易龍牙並沒有直接回答問題,究竟他有多強,他始終沒有明確回答。

不過通過了姬月華的關卡後,一向很少開口的凌素清也加入說道:「那你又怎會懂得道術的?誰都知道會道術的人,可是很少數的。」

「這……其實也要怪我父親……他在一次巧合後,得到一本修練道術法門的秘笈,而我當然也會稍稍修練,所以才會懂得道術。」

易龍牙已經有把一切豁出去的悲哀自覺,既然作了一個虛擬父親出來,就索性把他的身分用得徹底,將所有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都推在他身上,把事情變得完全合理化。

看似是對易龍牙的說法感到滿意,凌素清便不再多說。其實內氣和道術都是存在於世外之境「神州」的不外傳秘藝,所以作為師父的人,其收徒也是很嚴謹的,而易龍牙他修來的內功是父傳子,當然沒有不妥。

至於道術方面的解釋,雖說是勉強一些,但一些道術仙書或妖書會流落在外這事,其實也不是什麼罕有的事,所以凌素清除了覺得易龍牙是比較幸運外,也沒有再去深究。

這時,孫明玉也回到飯廳,而她身旁站著的,正是昨晚在水道救回來的女子。

孫明玉拉著女子來到飯桌前,說道:「你們聽著,菲娜她有話要對我們說喔!」孫明玉說的菲娜,當然是指那位不知名的小姐。

「我……我叫菲娜,全名是菲娜.蘭格爾度,在此我要為昨晚的事表達謝意。」菲娜說完後,便衝著眾人鞠躬,一頭火紅色的頭髮全數垂於身前。

「蘭格爾度……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姓氏?」聽到菲娜的姓氏,易龍牙心中不由得想起什麼似的,但是這些片段卻很模糊,令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曾聽過。

菲娜坐在孫明玉的旁邊,已然擺脫睡意來襲的莉莎,已經能回復精神的說道:「菲娜,妳怎會倒在水道處的,還有那部機器是怎麼一回事?」

「這……其實我也不怎麼清楚,只是一個月前,我第一天來港城後,便被那票人強行捉到地下水道那處,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就儘說一些我不太明白的話語,一時說什麼遺族,一時說星什麼的,最多的時候是常常對我說我的血是什麼喚喚血……什麼的,然後便開始抽我的血……」

「什麼!」易龍牙起初還不太留意,但說到後來,他著實大吃了一驚,訝異的盯著菲娜說道:「妳擁有喚……喚星血脈!」

「對了,就是喚星血脈,他們就常常說我是什麼喚星血脈,又說我是星星後裔……怪了,你怎會知道的?」菲娜帶著疑惑反問。

「是啊!龍牙,你怎會知道的?」姬月華附和著菲娜,而其餘的人也跟著附和兩人,滿臉疑惑的望著易龍牙。

「這……因為我副修星學系,所以對星星之類的事物會特別熟悉,妳們就別這麼疑惑好嗎?」

莉莎釋然的說道:「原來小牙是修星學系,那就難怪了……對了,菲娜,妳被抽完血之後,又怎樣?」

「接著……也沒怎麼樣,他們抽完血後,便拿著我的血做研究,就沒有再理會我了,直到十多日前,他們說什麼實驗就是最好的研究方式,把我的血倒在那部會發黑光的機器上,跟著好像是……」

菲娜思索了一會後,才記起道:「……那部機器失控,而把那些老鼠異變後,他們就說研究失敗,且在機器附近放出電流,把第一批異變老鼠都電死後,便丟下了我逃走。那時的我還不能自由行動,只好再放出電流,形成一個電流屏障,阻擋那些異變老鼠的入侵,是直到昨晚能量源用光時,這位小姐剛好來到,還幫我設下結界……」

接下來的事,眾人也知道,所以也不必再說下去。

姬月華說道:「對了,菲娜,妳來港城後就遇到這些事,妳還是先打電話向家人報平安吧!」

「不、不用了,我……沒有家人的!」聽到家人兩字,菲娜的眼中閃過一絲惶恐,立時搖手說道。

「呃……對不起!我問了不該問的奇怪問題!」姬月華趕忙的道歉。

「不、不用道歉了,這事我其實……也已經沒有感覺了。有沒有親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姬月華聞言,立時回復開朗的性格,臉上的愧疚也快速換上令人愉悅的笑容,說道:「妳肯原諒就好了,那這份早餐給妳吃吧!」

「月華,妳不要混水摸魚。菲娜的早餐,素清一早就特意多弄了一份,妳自己那一份最好乖乖地給我吃下去!」孫明玉微笑道。

姬月華卻感受到孫明玉身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慌忙的陪笑道:「是、是,玉姐教訓的是!」

孫明玉安排菲娜坐在自己旁邊後,眾人便繼續吃著早餐。

吃到中途,食量一向只有普通人一半的姬月華,也終於吃完了自己那份量特別少的早餐,問道:「菲娜,妳說妳是外來的人,那妳來港城做什麼……是否來旅遊?」

菲娜搖頭說道:「不是來旅遊,我來港城是為了做一些私人研究的。」

莉莎略為驚異的說道:「研究,原來菲娜妳有研究者的資格?」

「嗯,不過我來港城做的研究是屬於私人性質的。」

孫明玉說道:「那妳是做什麼類型的研究?」

「能量、能源……我是專門研究一些關於能量或者能源的資訊,而這次來這裡的目的是,因為港城這裡好像蘊含著大量未開發的能量結聚點,所以想來這裡好好的研究一下。」

菲娜所說的研究,其實也包括尋寶在內。未開發的能量點,若真被自己找出來的話,除了日後研究用的素材不會缺乏外,更重要的是,研究資金這一環更是不虞匱乏。

「不過……被那些瘋狂的人這樣一搞,我預定在這裡做的研究也不得不停下來呢!」

倉島聞言,感覺菲娜就好像想要離開一般,出於自然反應下問道:「妳是要走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說把研究暫停一段時間,不是要離開港城……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先找工作賺錢,戶頭那一、兩萬銀元也不知可以生活多久呢!」

菲娜因為第一天來到港城時就被捉去,所以她的行李老早就不見了,而她的行李中又有著一些研究資料和大量現金,所以菲娜才說要找工作賺錢,因為在戶頭中的存款可沒剩下太多,大約只得一、兩萬銀元左右。

「菲娜,那妳現在打算怎樣?剩下這麼少錢,很難同時應付三餐食宿,而且找工作也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找到的,尤其是在港城這種競爭力大的城市。像妳這種外來人士,要找到工作的話,更是需要很多時間的。」

易龍牙本著善意的一席話,卻惹得菲娜一陣茫然的靜默。

姬月華看到如此,一記重拳就往易龍牙的臉頰揮去,低罵:「你這個笨蛋!」

「痛!月華,妳無端……呃!有、有事好說!雪櫻……」

易龍牙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坐在他對面的倉島,已把刀尖直抵在他的頸前,寒聲道:「易君,剛才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是……當然是啦!刀劍無眼……雪櫻,妳還是……把它拿開好嗎?」易龍牙陪笑的說著。

「……蠢才。」把刀收回後,倉島不禁低罵著易龍牙。

「菲娜,妳不用在意龍牙說的話,他有時會傻得把事實直接說出來的。」

孫明玉剛說完,莉莎便連忙道:「玉姐,妳也說錯喔!妳也把現實情況說了出來!」

孫明玉急道:「呃!糟了,莉莎,妳也說了!」

臉色已經有些鐵青的菲娜,苦笑道:「妳……妳們不要隱瞞我好了,我來這裡時也做過一些調查,港城的競爭力大,這事我也是早就知道的……」

姬月華這時安慰的道:「原來妳是知道的,那雖然是辛苦一些,但妳也要樂觀去面對喔!」

「這……原本我也想樂觀些……只是聽妳們的說法,現在的情況好像不容許我樂觀吧!」

姬月華本著善意的安慰卻造成反效果,菲娜的苦笑更是明顯。

凌素清這時柔聲道:「菲娜,妳千萬不要放棄,人生的大道就是要自己開創,我們的人生是不可以就這樣輕易屈服於殘酷的社會,只要有希望,就不應該輕言放棄!」

平時甚少有感情表露的凌素清,以她那驚人的演技和真實的感情,再配合那些宗教領袖般的正面話語,使得菲娜就如同溺水中的人看到救生圈般。

菲娜懷著希望問道:「那我應該怎樣解開現在的困局?」

「這……」原本只想著如何令她振作的凌素清,一時也想不到辦法。

菲娜見她那不知所措的模樣,也明白她只是想令自己振作,只不過,由希望變為絕望這種極端感受,可是會令自己變得更絕望的。

莉莎見菲娜的心情隨著眾人善意卻造成反效果的安慰而每況愈下,急忙的衝著易龍牙說道:「小牙,你是男人來的,身為男人,總有辦法幫菲娜吧!」

「這是那種理論……而且就算是有……我也是未成年的。」易龍牙雖然很想這樣說,但是自己的智慧和理性是絕不會容許他說出這話來「自殺」。

一時要想出幫菲娜的辦法本來是很難,但是易龍牙卻在這時靈光一閃,一個頗為出奇的想法湧上心頭。

他衡量這想法的可行性和後果並沒有什麼大不了後,說道:「其實菲娜的問題也不算大,若我們真是要幫,葵花……我們葵花居還有空房,只要妳們和葵叔首肯的話,那菲娜住下來也不會是什麼問題。」

「喔!小牙,你很聰明喔!」莉莎聽到易龍牙的提議,一個熱情的香吻就送到他的臉頰上。

孫明玉等人聞言,只是想了一會,便立即五票通過,讓易龍牙這個男性生物住進來這事都可以接受,更何況是一個女人。

孫明玉道:「菲娜,那妳不如就在這裡住下來吧!」

「這……會不會有不好的地方?那位什麼葵先生好像不知道這事。」

倉島道:「菲娜,妳不要擔心,葵叔是甚少會理主樓的事,除非是較特別的事情,而我們主樓這裡是可以隨時招收住客的。」

倉島所說的較特別的事情,是指招收男住客和傭兵這類的事。

其實聽到自己不用流落街頭,菲娜當然很高興,而且也不好再推拒孫明玉等人的好意,所以也高興的道:「那以後的日子就麻煩妳們了。」

孫明玉笑道:「嗯,歡迎妳來住喔!菲娜。」

在一片女人的歡聲中,沒有人留意到易龍牙正得意的笑著。雖然未取回幽蘭那本翻譯古文的大全,但是易龍牙對古文多少也有些認識,所以也隱約看出石版記載著,港城附近有一個能量結聚點和煉製一種能量結晶的方法。

若真如他所猜想一般,那麼一個信得過的研究者,自然就是他極為需要的人。他的博學可不像幽蘭這惡女人屬於科學層面,遇上這種情況,當然是要找人幫忙。

想起幽蘭精通大部分古文和多國語言、文字、各種槍械的運用,且在科學上更是躋身於頂點位置,再加上善於煮食等等,多才多藝的技能,易龍牙也不由得懷念起來。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6.14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