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53
累積人氣
24655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11.01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八章 遺跡的戰況
前言:看第六章。



八章 遺跡的戰況

石像兵廊道前段

臉上略帶悲怒之色的斯維馬來到莉莎身前,舉劍欲砍,道:「再見了,去陪嘉儀上路吧。」

「嘖!欺負一個沒有反抗力的人,是你們的作風嗎?」莉莎瞪著斯維馬的臉說道,她還不能就此死去,她要作出掙扎。

「沒錯,斬殺一個沒反抗力的女性,可不是光榮的事。」

虛脫中的菲娜,還可以發出聲音已是她的極限。

「一定會來的,絕對!」兩人心中如此想著。

「對不起,這與作風沒有關係,我說過我已經有出手的理由…不論在公還是在私。」

斯維馬劍力一發,眼看莉莎快要被砍殺之際,長劍卻倏然在半空中停了下來。

「住手!」、「不許傷我家人!」

就在兩道斥喝聲中,斯維馬本能地在中途改變劍軌,砍下變成向上斜削,剛好斬開了一隻破空攻來的火鳥。

「這是…道術!」

想起了敵人當中是有一名女道士,斯維馬立時知道是誰人阻礙他。

不過,在他剛斬下了火鳥,又有另一人影瞬息間矮身切入他的胸懷中,而人影所持的東瀛刀極快速由下削上,斯維馬看著刀勢既急且迅,腳上用力即往後退,刀鋒僅是斬開他的衣服。

倉島和凌素清二人總算是及時出現,解救到莉莎和菲娜的性命之危,倉島一擊不成也同往後退,東瀛刀斜斜放下,目不轉睛盯著斯維馬,道:「素清,她們沒事吧?」

凌素清趁著這段空檔,趕忙在菲娜和莉莎身上用上了「回復術」,簡單而帶點慶幸語調道:「嗯,兩人也沒事。」

「那就好了。」

倉島聞言也放下了心頭大石,不過,剛一放心,直覺卻倏然作出警示,只見斯維馬搞清了場中的形勢後,即向她砍出一道斬空刃。

一道斬空刃還難不到倉島,東瀛刀用力一斬就斬散了那劍勁,斯維馬沉聲道:「小妹妹,我們又見面了。」

「是呢,又見面了。」

倉島兩手緊握刀柄,她雖然搞不清楚什麼事,但斯維馬卻散發著一種若有若無的殺意,這時的他比起在遺跡外更為危險。

菲娜和莉莎見著有她們二人到來,其實也放下了心頭的大石,把她們安置到安全的地方後,凌素清走至倉島身旁,道:「小心,剛剛菲娜告訴我,她和莉莎殺了其中一個叫林嘉儀的幹部,而斯維馬好像和她很要好的。」

言下之意,是要她小心現在的斯維馬。

「難怪他與外面時那種風度不大相同。」

倉島聞言知意,對於斯維馬那種若有若無的殺氣總算有點明白過來。

「他來了!」

就在這時,斯維馬已經發動了攻勢,握著長劍的他衝著二人連連刺出十多道足以刺穿大石的劍芒。

劍刺如電,若不是早有準備,二人還真是避不過即刻變成蜂巢。

「要拚了!」

凌素清心念一動,地威魔道即化成利劍狀甩出,。

「哼!」

斯維馬冷哼一聲,不避反衝向凌素清的方向,長劍如閃電般迅捷砍上地威魔道,以力量強制砍散了它。

凌素清可料不到他會作出突襲,剛施完地威魔道的她身體一時間未能回復過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斯維馬趕到自己身前,而且長劍還快要加身在自己的身上。

倉島可不會見著凌素清有危險而置之不理,全力趕到二人的身旁,用上了雨刀襲一連砍出四道刀勁,雨刀襲在背後殺來,斯維馬本能反應即棄凌素清,迴身擋格。

斯維馬一連截下四道刀勁,在刀劍相抵間,冷然道:「還弱得很。」

劍力爆發,隨即連砍兩劍於東瀛刀上,震得倉島的雙手發麻,隨後長劍往上一格,把倉島連刀帶手打至高舉,中門大開。

「糟…呃!」

倉島早就大叫不妙,誰知道結果竟如此快,長劍無情地刺傷自己的腰側,若不是自己及時扭著身體,這一劍本來就是刺進她的小腹而不是腰側。

斯維馬可沒有對刺傷倉島有任何感覺,抽回長劍後,隨即再斬向倉島的頸項斬去。

「住手!」

眼看倉島快要死去,凌素清登時甩出「白虎殺擊」,幻化成虎狀的白虎殺擊衝擊著斯維馬背脊。

在四靈術中白虎殺擊是以切割形式傷敵,那虎形之相中是由無數銳刃芒所組成,是以一旦擊上斯維馬的背脊即留下十多道傷痕。

倉島剛逃過鬼門關,連忙把高舉的東瀛刀砍下,反取斯維馬的頸項,晴刀襲是「三日刀」中最為強猛的一擊,想得出斯維馬若是挨上了這一刀鐵定會身首異處。

斯維馬本來感到背脊傳來的火辣感覺是想迴身欲砍,但同時間那把東瀛刀卻帶著驚人壓迫力,再也顧不得凌素清,斯維馬舉劍選擇擋下那東瀛刀鋒。

就在他想以劍術制敵,格開東瀛刀時,忽然長劍與東瀛刀交接的一點傳來極低微的「啪」一聲,隨即長劍與東瀛刀交接點崩裂,裂紋急速擴展。

眨眼間,長劍已經斷為兩截,東瀛刀長驅直進在驚呆中的斯維馬胸前留下一道深深的刀痕。

「怎…怎可能會這樣!」

這一把長劍雖不是什麼神兵利器,但也屬一把經千錘百鍊的精劍,它伴隨著斯維馬多年,對於身為劍手的斯維馬來說,保養劍的工作更是他每日的常事,早在入遺跡前的晚上他就檢查過長劍一遍,是以他根本不相信長劍會被同級數的東瀛刀砍斷。

他在腦海一片空白中,驀然一個臉孔浮現出來,心中叫道:「是他,一定是那個黑髮少年,他那一拳不單傷了我,還重創了我的劍!」

想到自己即使隔著劍仍能被他所傷,更何況是直接擋下拳頭的長劍,斯維馬一念及此,即時明白過來,然而,他在戰鬥中和林嘉儀一般犯上了錯誤,那就是發呆,而且還是驚呆。

「道.刀合技,朱雀刀襲!」

在半空中的倉島接受了凌素清的朱雀鬥炎,彷如火鳥一般直撲向下,火紅色的東瀛刀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紅芒。

「糟!」

斯維馬驚覺自己的情況也太遲了,紅芒在他意識到糟糕的時候,已經在他胸前多劃出一道比剛才更深的刀痕,這是致命的一刀。

重傷和致命的刀傷在他胸前像是一個交叉般,本來還是一個強者的斯維馬,在很多事情未搞清楚之前就已經倒在地上。

然而,他手上還是緊握著劍柄,劍在人在,劍斷人亡,與鎗手一般,作為劍手的自尊驅使他至死也不能讓佩劍離手,那怕是斷劍。

倉島坐在地上,看著斯維馬倒地死去,不由得嘆道:「勝得真險…呃!」

說到後來,突然腰側劇傳來一陣劇痛,那是劍傷開始發生作用。

「不要多說話了,妳中了那一劍還強行打出合擊技,已經很傷了!」

凌素清在她腰側施了個回復術,讓她腰間的傷口迅速癒合起來。

「怎樣?好了些沒有?」

「嗯,舒服多了。」

倉島點頭頓了一頓,又說道:「不過,看來我們要停在這裡一會呢。」

場中有三個受了重傷的傷者,要說繼續前進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凌素清微點頭道:「是的,現在我們不可能繼續前進,只望玉姐他們自己要小心。」


二樓廊道盡頭

「白雲無盡勢!」

方明火全力的守勢剛打出,一個拳頭已經強行打穿了掌影,印到他的肩上,而這個以力量壓下方明火人正就是易龍牙。

「嘖!竟然強行打穿!」

和易龍牙交手已近兩分鐘,但可怕的是易龍牙那種壓倒的力量、逼人的殺氣和可怕的拳招,足以在短短兩分鐘內,把他推入困境。

「你究竟是什麼人?還有你這究竟是用什麼武功?」

這兩分鐘內,方明火已經在心中不斷的問著,直到連自己最自傲的守招都在一瞬間破去,他終於忍不住質問著。

「葵花居雜工易龍牙,一個懂得滄海殺法的超強傭兵。」易龍牙淡然說著。

「滄海殺法!明滄海是你的誰人!」

聽到滄海殺法,方明火臉色為之一變,大聲問道。

「啊!你知道明大…明滄海這人?」

易龍牙對於還有「年輕人」記得明滄海倒是很意外,本來還想著打出的拳也凝住不發。

「破滅四狂神之首『破滅秀士』明滄海我怎可能會不知道。」

破滅四狂神是六大世外之境對四英雄的稱呼,因為他們曾遊遍六個世外之境,而且無獨有偶,他們四人因為各種原因也曾在這六個地方幹下了若干的破壞,所以六大世外之境的人都稱呼他們為破滅四狂神。

「是了,氣如汪洋,勁苦雷霆,靜時內斂不露,如平靜之海,動時強猛之極,彷怒海翻波,招式強猛,帶毀世之雷,招意浩翰,似無盡滄海,你用的的確是滄海殺法!」

「啊!看來你真是知道明滄海的事呢。」

聽到有人還記得著明滄海,不管是好是壞,易龍牙還是感到一陣感動,不過,感動歸感動,他仍是淡然道:「多謝你記得明大哥,不過,你仍然要死,接招吧!」

易龍牙運轉內力,一道雷龍狀的雷勁圍繞於身上,道:「這招『雷龍怒鳴擊』就當是我送你到黃昏路上的禮物吧!」

「嘖!想不到會遇上這種失傳的武功…」

方明火現在只感到一陣興奮,一想到自己對上的正是五十年前曾經轟動一時的絕強武學,他心中頓時充斥著昂然的高漲情緒,打出一招「裂雲破絕擊」。

易龍牙彷如一條憤怒的雷龍,方明火的拳只消碰上了易龍牙的拳頭,整條右臂骨即時被震成粉碎,然後是身體內外都承受著強大雷勁,最終歸於死亡的結果。

這本來是場強弱懸殊的戰鬥,易龍牙以壓倒力量得勝本就不是奇事,他望了一眼陷於牆壁中的方明火屍體,衝著他抱拳,說道:「易龍牙,謝過閣下指教了!」

說完後,他就往三樓跑去,方明火已經浪費了他不少時間,他可要全力追回來才行。


在遺跡的地下室中

由石像兵廊道掉下來的席悠悠,發揮了物盡其用的精神,在見著地面後,以直覺預好了時間在著地前數秒,全力把手上的屍體向下擲出,利用那種反動力,把下墮力量減至最弱。

有驚無險地落至地板面上,席悠悠平復了心中的激動,才環顧四周的情況。

只見在她眼前的是一個巨大平臺,不,應是一個巨大石臺才對,這個石臺不是太高,只有五至六米的高度,以席悠悠的身手要上去上面並不是難事。

「…這個石臺…嗯?上面好像有點光,看來要上去一趟。」

席悠悠望到在巨臺處的上空好像有一點閃光在閃動,好奇之心一動,就有上去之心。

然而,就在她想要上去時,一件事卻吸引了她的注目,只見孫明玉和姬月華二人突然從自己跌下來的破洞處掉了下來。

「重力變化!」

緊抓著姬月華的孫明玉,在見著石板地後,早已有所準備的她,立時起著二人著地的那一點施出了重力變化,令重力大大減低讓二人不致落得跌死。

「念力果然是神秘和厲害的力量,可以虛擬出各種領域的力量。」

放下了手上的屍體,席悠悠在見著她們掉下來時差不多是同時間有所行動,提起了那具幫她著地的屍體準備擲給她們,誰知在擲前的一刻卻看到了孫明玉的自救,才沒有擲出屍體打擾她的精神。

「呼…得救了,咦?風鈴草?」姬月華安然著地後很快就看到了向她們走過來的席悠悠。

姬月華看到了席悠悠孫明玉也自然看到,問道:「風鈴草?怎麼妳會在這裡的?」

「嗯,和妳們一樣掉下來的。」席悠悠簡短的答道。

聽到席悠悠的答案,姬月華只說道:「原來是這樣,是了,那這裡是什麼地方來的?」

「不知道,我也是剛掉下來不久。」席悠悠搖頭說道。

既然比她們早掉下來的席悠悠,也不清楚這裡是什麼地方,她們也只好靠自己找出回去的路。

而場中最能吸引人的,就是那個石臺和在上的閃光,三人自然地向石臺那處走去,在途中,她們三人也說出了雙方的經歷。

石臺對於三人來說並沒難度可言,可以輕易地上去,三人上到石臺後,才發覺這石臺除了外至不規則外,石臺表面也不是平面而是有凹凸不平,在石臺上面只消看了數眼,姬月華似發現到什麼,脫口道:「這不就是…」

「月華,妳在叫什麼?」

「怎麼了,玉姐,妳不認得這石臺是什麼地方嗎?這是我們剛剛從有玻璃窗的廊道望下來時望到的獅頭雕刻。」

「獅頭雕刻?」

席悠悠剛剛也曾聽過她們在二樓廊道時從玻璃窗望下時望到的景象,有了這個概念的席悠悠放眼望去,也隱約覺得石臺是依三眼獅的輪廓刻出來,曾親眼望過獅頭雕刻的孫明玉感覺就更甚,她被姬月華一提,只消一眼就認定了她的話。

三人總算是確認到自己的所在地後,也繼續尋找回去上面的路,而她們認為最有機會解決這問題的就是獅口處那點閃光。

「我們怎說也要去到獅口處看看。」孫明玉總結的說道。

「是……唔!是誰!」姬月華剛說話就感覺到一團外來的氣息介入她們其中。

其餘二人見姬月華這等反應,同時間對著她那視線處擺出戰鬥架勢。

「嗯?原來還有人跟我一樣掉了下來。」

隨著一道女聲響起,一個女性的身影也出現在三人眼前,令三人一呆,來人正是四幹部之一,也隱為四幹部之首的——紫苑。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11.01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