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00
累積人氣
246556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5.01.0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八章 上山採藥
新曆九十三年,一月十七日

這日早上,葵花居的客廳一如往常般熱鬧、充滿著人氣。易龍牙被孫明玉一早弄醒硬拉到客廳溫習,其他人不是在趕論文,就是在看書或打電動,而席家姊妹則是拉著菲娜和森流繪離開葵花居去忙咖啡室的事。

「好……好累……玉姐,妳給我休息一下吧!一下子就好。」坐在沙發上的易龍牙彎著腰,以一邊臉頰貼在筆記上,雙手無力的垂下,眼望著孫明玉嘆著。

「不行,要繼續!」孫明玉擺出一副教師的模樣,把他那彎腰的身體拉起,說道:「不要做這種奇怪動作,長大了會駝背的。」

「駝背就駝背,我現在只是想休息一下。」剛被拉起的易龍牙一副無力的狀態,再次把臉頰貼到放在桌上的筆記上,嘆道:「不溫習了,好煩人,像這樣什麼也不想才舒服,嘿嘿嘿……反正我都是當傭兵的,學業成績也沒有多少用處,更何況上學期考試也過了,用不著溫習得這麼認真……嘿嘿……」

「啊……又崩潰了……」聽著他那傻笑的聲音和說話,其他人都是這樣想著。事實上,他的確是崩潰了。

「你喔……就不要像個小孩子一般嘛……呃,是了。」孫明玉正對著易龍牙那種因崩潰而自暴自棄的傻笑感到哭笑不得時,卻忽然有了個想法,說道:「龍牙,不如這樣……如果明天在我出的小測中,你平均分數可以拿到七十分以上,我就給你一個願望,怎樣?」

一說到有條件,易龍牙本來的崩潰也停了下來,呆了一呆,隨即雙眼帶著熾熱的視線盯著孫明玉,說道:「真的,什麼願望都行?」

「是的……」孫明玉露出一貫可以溫暖人心的溫柔微笑點頭說著,但是頓了一頓,又續道:「不過,你千萬不要有什麼不良、下流的願望,如果你敢說出來,我可是要你.洗.浴.室.的。」

孫明玉雖然臉上掛著微笑,但氣勢卻是異常迫人,迫得易龍牙那各式各樣的不良想法也要壓下,苦笑道:「那我不玩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才不要為一個鉛筆盒或是書包而辛苦,嘿嘿嘿……」

慾望無法達成,易龍牙重新回到崩潰狀態。昨天他考完試回來後,就要一個人修剪好前園的花草,現在可沒有多少體力剩下來。

「呃……」聽到易龍牙那不留情的拒絕,孫明玉也有點意外,說道:「當然不是鉛筆盒這麼簡單,再難些的也行,你就想想吧!」

「嗚……沒有不良慾望的願望,我才不要想,反正現在我最想的就是睡覺,嘿嘿……睡覺很好……好舒服……」

孫明玉現在真想問清楚成績究竟是誰的,他本人毫不在意,反而自己卻是萬分緊張。對著耍賴中的易龍牙她也沒辦法,哭笑不得地說道:「好了,那你的願望是什麼?先說出來讓我考慮一下。」

孫明玉肯讓步,易龍牙精神倒是來了,崩潰又暫停了下來,湊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後就退開來,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等著回覆。

孫明玉聽到他那句話後,先是一呆,然後臉頰泛出淡紅,一副好氣又可笑的樣子,嗔道:「你一定要?」

「就是。」易龍牙點頭的說道。

為難地凝望了他一會,孫明玉最終嘆道:「好吧!但你要有七十分才行。」

看著孫明玉在談判上失利不要緊,但看她那為難的樣子,其他人倒是起了好奇心。姬月華即時問道:「玉姐,龍牙要了個什麼笨願望?」

「月華,這個可不是笨願望,是很棒的,嘿嘿……的確是棒……嘿嘿……」易龍牙得意的笑著。

「啊?玉姐,易君是要妳做什麼下流的事嗎?」倉島看他那得意的樣子,著急的問著孫明玉,而東瀛刀也早就出鞘,一副隨時可以砍人的模樣。

「也不算是下流的事……」孫明玉想到他的願望,臉頰上的淡紅也慢慢加深,搖頭說道:「好了,不要問了……總之,我答應他的就不是下流事,其他的都是秘密。」

既然孫明玉堅決不說,其他人也知道很難讓她開口說出來,只好帶著疑惑的做自己的事。

就在易龍牙剛有了溫習目標時,凌素清忽然從二樓走了下來,來到客廳後,冷然的問道:「你們誰人有空嗎?」

「素清,有什麼事嗎?」正在看書的莉莎好奇地問道。

「嗯,我要上巨雷山採藥。」

聽到凌素清說要採藥,一眾人等並沒有什麼出奇,她是一個道士,而且也很喜歡煉丹、煉藥,所以她要上山採藥倒不是奇事。

「唔唔……那真是不巧了,我要趕論文,不能去。」姬月華第一個搖頭說著。她的論文現在只完成了一半,但是要後天交,根本分不開身。

姬月華說完後,莉莎也搖頭嘆道:「我和雪櫻也是不行,我們待會要回去明港幫教授搞活動。」

「不好意思呢!素清。」倉島無奈的說道。

「那玉姐妳呢?」凌素清望著孫明玉。

「我也不行,要去交電費,今日是最後一日,不去不行。」孫明玉也搖著頭。

「嗯……那小易你呢?」

「我更是不行啦!我現在可是要溫習,而且我待會還要好好睡一覺。」為了那個目的,更為了睡覺,易龍牙也只好拒絕說道。

聽到易龍牙是有時間,凌素清又說道:「不睡可以嗎?」

「耶?不行啦!睡眠很重要的。」易龍牙雖然很不想拒絕凌素清,但現在的他也捨不下床舖的舒服。

凌素清皺眉想了一想,隨即說道:「小易,如果你肯陪我,我後天弄一鍋『百草仙酒湯』給你喝。」

「百草仙酒湯!」

說到百草仙酒湯,諸女臉上無不有著愕然的驚喜,姬月華更是說道:「龍牙,你一定要答應!」

「龍牙,我准你今日全天休息。」孫明玉出乎意料的說可以讓他全日休息。

倉島呆了一呆後,笑著說道:「易君,那就拜託你了。」

「是喔!為了我們也好,為自己也好,你一定要答應!」莉莎也插口說著。

易龍牙可不知道什麼是百草仙酒湯,看著四個女人忽然積極要他上山,問道:「妳、妳們怎麼了?什麼是百草仙酒湯?」

「百草仙酒湯是素清四種秘製菜式中唯一一道湯水,非常好喝的。不過她可不是常常弄,只是偶爾弄一次,我們上一次喝也是半年前的事了……」姬月華說到這,忽然感嘆的說道:「……所以為了我們,還是為自己,你一定要答應。」

「等等……就算我不睡,我也要溫習,我小測可是要拿到七十分的。」易龍牙為了那個目的,真不想浪費時間在別的事情上。

然而,就在他說完後,孫明玉微笑道:「不要緊,你只要考四十分就行了。」

「耶?玉姐,妳何時變得這麼沒立場的?」易龍牙聽到孫明玉批准自己全日休息已經夠奇怪,再聽到她降低小測標準,不免怪聲的問著。

孫明玉聞言後,一手按著臉頰,俏皮的微笑道:「不好意思呢!百草仙酒湯很好喝的,而且機會難得,所以就拜託你了。」

「小易,那你答應嗎?」凌素清喜道。

易龍牙看了倉島她們一眼,發覺她們大有「不應承就要你好看」的意思,嘆道:「我看來沒得選擇了,去就去吧!」


若是以「港城北門外」的一點作為起點,如果是往東走,就是去「海崖古堡」;而往西走的話,就可以到達「逃亡之道」;如果再往西走一點,也就是踏進「仙霞山」範圍。

而在「逃亡之道」就轉往南下,偏東一點便是所羅門的大本營「思冰林」,偏西一些便是「淡綠草原」;如果不偏東西,筆直南下就可以到達「燕子林」。

易龍牙和凌素清兩人出了港城北門後,當然是不會向東或者向西亂走。他們兩人出了北門後,直接就往北走,踏進了巨雷山的範圍。

巨雷山是一座很大的山,山中除了有一條人工闢成的「巨雷山公路」和大量礦產外,就是有多不勝數的山峰,而當中最高的山峰就是「重雷峰」。這重雷峰直穿雲層,海拔約有二千六百米高,其山峰的頂層均是不斷有著雷鳴和雷擊現象,是重雷峰一大特色。

不過,易龍牙和凌素清兩人要去的採藥地方可不是這巨雷山的最高峰,他們要去的只是山腰位置罷了!

「我說……素清,妳那個什麼百草湯是什麼來的,可以令玉姐她們這麼失常?」易龍牙在前往山腰的中途問著。

走在他身旁的凌素清想了一想,才冷冷道:「是百草仙酒湯,用百種藥草作材料,加上一些補氣丹藥和適量淡酒而弄成的湯,雖然是很好喝和對身體有益,但我不常弄的。」

「為什麼?如果是有益和好喝,多弄些不好嗎?」易龍牙奇怪的問著。以他對凌素清的熟悉,這種有益身體和好喝的湯,她應該常常弄給大家喝才對。

「麻煩。由開始到完成,足要十個鐘頭,而且在中途還要常常顧火,在適當時候加入材料,還要不時攪拌,所以我才不常弄。」凌素清冷冰冰的說道。心想,若不是非要在今日找到煉丹用的藥草回去,她還想待至農曆新年才會弄一次。

易龍牙聽到她這樣說,雖然未曾見識過,但單是從她那語氣中,不難感受到要弄百草仙酒湯的辛苦程度。他搔著臉頰,一臉不好意思,轉問道:「是了,妳來巨雷山是想採什麼藥草?」

「裂地草和三日花。」凌素清淡然說道。

「這兩種藥草……妳怎麼不去藥舖買?」聽到這兩種藥草,雖然是貴一點,但他寧願出錢幫她買,也不想跑上山。

「藥舖那些品質不是太好,煉出來的藥效會大打折扣。」凌素清當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搖頭冷然道。

「這也對,藥舖的藥材大多普通,沒有親自採的那麼好……是了,妳今次究竟是煉什麼?」易龍牙無奈地說著。雖然不想承認,但她的選擇是很正確。

「祛毒深秋露。」凌素清說道。

「啊!祛毒深秋露,這種藥水很難煉成的。」易龍牙倒是帶點兒驚訝。

他想不到凌素清會煉祛毒深秋露,這種藥水可是非常有用,對很多毒都能壓抑、驅去,但相對也是蠻難煉成的。李清風年輕時,單是為了煉這種藥水,也失敗過十多次才勉強掌握到一點技巧,而易龍牙和他找材料的次數更是多到數不清。

凌素清點頭冷然道:「是的,所以我想盡可能用較好的材料。祛毒深秋露是我煉丹術中另一個層次,用品質較好的材料會比較容易掌握。」

她並不奇怪易龍牙會知道祛毒深秋露這事,他的道術雖和自己有大段差距,但知識方面卻絕不比自己差,甚至要說他超過自己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總括而言,易龍牙的底細在她和孫明玉等人眼中,是近乎永遠挖不完的程度。

兩人一面閒談、一面走,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山腰的高度,快要到達凌素清預定要採藥的地方,然而……

「站住!」就在兩人行至中途,看到三個一臉兇相的便服男人正擋在他們的前面,而當他們看到了兩人後,立時就喝住了他們。

兩人雖然未清楚是什麼事,但也很合作的停了下來。

易龍牙皺著眉頭問道:「有什麼可以指教?」

「指教倒是沒有,只是想問你們來幹什麼?」其中一個男人扯大嗓子說道。

「……我們要去前面,有什麼問題?」易龍牙略一沉吟後,只說了個大概。

「問題大了,前面有事,現在不能去,你們走吧!」男人繼續扯大嗓子說著。

「啊……有事……」易龍牙口頭上說著時,心想著:「拜託,該不會是什麼特殊集團正選這時間、這地點有活動吧……」

心中想著時,他也同時瞄了凌素清一眼,看著她那微皺眉頭的樣子,易龍牙心中有了決定,繼續說道:「對不起,前面即使有什麼事也好,我們仍要前進。」

「不行,你要是堅持前進,我不保證你會不會受到傷害。」

聽到男人帶著威脅意味的說話,易龍牙皺起眉頭正想要回嘴時,手上忽然傳來一陣柔軟舒服的觸覺,阻止了他的說話。

凌素清一手握住了他的手,低聲道:「走吧!不要再講下去。」

「這……」易龍牙略為愕然地望了她一眼,然後才呼了一口氣,對著男人說道:「好吧!那我們走了。」

「這是你這輩子最好的選擇。」其中一個男人笑著說道。

然而易龍牙和凌素清可沒有回嘴,徑自轉身由原路離去。

兩人直走了一段路,離開了三個男人的視線範圍後,易龍牙問道:「素清,妳為什麼要阻止我?」

「再讓你講下去,我怕你會殺掉他們,我不想看到這種情景,而且我很怕麻煩。」凌素清淡然說道。

聽到凌素清以為自己會殺掉他們,易龍牙一臉委屈的說道:「這是冤枉啊!我根本沒有幹掉他們的意思,而且身為女性的妳在旁邊,我更不可能這樣做,我知道妳是不喜歡血的。」

「……」凌素清聞言後,抬頭望了他數眼,然後說道:「那對不起,我搞錯了。我感覺到你身上的殺氣漸漸凝重起來,我還以為你想殺掉他們。」

「唉……又是這改不了的問題。」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易龍牙苦笑一下,說道:「好了,現在雖然有三個阻路石阻住,但妳該不會真想放棄吧!」

易龍牙聳肩說著,他才不信她會這麼輕易放棄。

「嗯,你不要明知故問,我只是不想和他們糾纏下去。」凌素清冷淡的說著。

「是、是,反正正路被封,還有其他偏路可走,但這種崎嶇山路妳可以應付嗎?」易龍牙困惑的說著:「妳的體能只比普通人好一點,走山路有點勉強。」

「沒問題的,我應該可以的。」凌素清說道。

「應該?妳的語氣真令人擔心,不如……」

「不如什麼?」凌素清淡淡的問道。

易龍牙見她認真的望著自己,搔著臉頰訕笑道:「沒、沒什麼。」

凌素清看他那尷尬樣,眉頭稍稍一皺又放鬆下來,說道:「那走吧!小易。」

「呃……嗯。」

兩人說定了後,就走上了一旁的山坡。這山坡無論是傾斜度,還是不可踏足的鬆散泥土都非常的多,易龍牙還算可以,但凌素清卻是異常的吃力。而上到山坡上,僅有一條半米寬不到的鬆散泥路可以讓他們行走。

「呼……這山坡也算是非常難走。素清,妳沒問題吧!」易龍牙站在泥路上,把身後的凌素清拉至泥路上後問著。

事實上,自腳底傳來的不踏實感覺,可是引起他相當的危機感,而且更危險的是山坡的另一邊是一條湍急河水,若不慎掉了下去,可不是鬧著玩的事。

「嗯,還可以……」凌素清略微喘氣地說著。

她本來略為蒼白的臉頰現在也因勞累關係而泛起一層紅霞,看得易龍牙忽然有種想要吻下去的衝動。

「可以走了……小易,你亂望什麼?」凌素清深呼吸一口後,很輕易就發覺到易龍牙那奇怪樣子。

「呃!沒、沒有,沒有望什麼……」易龍牙一被問到,連忙搖手說道。然而,在凌素清不信任的目光注視下,他才尷尬的搔著臉頰,訕笑道:「沒、沒有啦!只是妳臉紅很可愛,我才看呆了……我沒有什麼特別意思的……哈……哈……」

「……多謝。」凌素清呆了一呆,然後冷淡的回應著。

「她很高興呢!」雖然僅是多謝二字,但和她相處久了的易龍牙也大致感覺到她是蠻高興的,打哈哈的道:「不、不用客氣,我們走吧!哈……哈。」

他說完後,就轉身向前走,這條泥路是不怎麼適合他們繼續待下去。

兩人一前一後走著。這條泥路比起剛才的山路難行得多,雖然不是一步一驚心,但不小心踏上那些鬆散泥土而差點滑倒的情形,他們也遇到不少。幸好他們是兩人,而且反應也很好,才不致於落得滾下山坡或者掉落河水這結局。

雖然踏上泥路的情況不在凌素清預料之中,但山路難走這事她也很清楚,是以她才會非要找人陪伴才能來不可。要孤身一個人上山採藥,不要說她自己不願意,單是孫明玉她們也鐵定會反對。

兩人走了一段距離,易龍牙忽然問道:「是了……素清,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嗯……什麼問題?」雖沒有上山坡那樣累人,但要應付泥路她也是挺疲勞的,要不是有易龍牙在前面開路(泥路很容易留下腳印,她只要踏著易龍牙留下的腳印,倒是減低很多危險),她必定會更辛苦。如果讓她重新決定,她可能會選擇直接把那三個男人打暈就算了。

「這……妳那日在明港時不是說過,演技是妳必需要有的技能嗎?」易龍牙雖然看不到身後的凌素清,但也自然地搔著臉頰,問道:「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為什麼你突然想知道?」凌素清冷然的聲音從後傳來。

「也不是突然,我都有在想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機會問……當、當然,妳不說也可以,我是不會逼妳的。」

主動去追問別人的過去,實在是不怎麼好的事,所以易龍牙也覺得很不好意思。但現在這個只有他們兩人的時間,可是發問的大好良機,而他並不想錯過這機會。

「……」

「……」

「我明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凌素清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說道:「你也知道,我是個很冷漠的人,或者說我沒有感情也可以。」

聽到凌素清這樣說自己,易龍牙開始皺起眉頭,這種自嘲的現象他不願看到出現在她身上,說道:「不要這樣說自己嘛!」

凌素清頓了一頓,然後才淡然道:「這是事實,我是沒有感情的。我父親是有暴力傾向的酒鬼,而母親則是因產後抑鬱得不到宣洩,形成了精神病,整天喜怒無常,我和哥哥就是在這種家庭下成長……」

凌素清說到此處,頓了一頓,又淡然道:「我是有一個孿生哥哥的……我和他每天都要看父母的臉色,不管是什麼事也好,我們都不敢做。白天母親的喜怒無常就已經夠我們怕的,我們只是稍稍做錯事也有可能被打;到了晚上父親喝醉了回家後,我們更是怕的不得了,我們就算是說一句話,也有可能遭他毒打……還記得有一次,我只是笑了一下,剛回來不久的父親就不滿地叫著,一手握著拳頭打向我,那次還是多虧哥哥他幫我擋下,我才沒事。」

「世上竟然有這種變態的父母……」易龍牙心中暗自驚訝,但沒有表現於臉上,說道:「妳的哥哥對妳很好,他是個好哥哥。」

這時,他們也從三個男人的頭頂上穿過,但因為還在他們的視線範圍,兩人並沒有走下山坡的打算。

「是的,他是個好哥哥,但也因為如此,在我六歲時,因為維護我的關係而被父親活生生打死……我還記得那次是我偷偷把一隻被棄在街旁的小狗撿回家中,隔了一天後牠就被父親發現了,並說要把牠煮了來吃,當時聽到後我很衝動……真的很衝動,竟然會忘記了父親的恐怖,不斷哭著求他不要……」

凌素清頓了一頓,深呼吸一口氣,語氣不再冷淡,而是有著濃濃的哀傷,緩緩續道:「……然而,父親卻不聽,還對我發火,握著拳頭打了我一拳,而在一旁的哥哥見父親有毒打我的意思,為了保護我,急忙跑過來抱著我……我清楚記得,被他抱著時聽到的那種恐怖的骨折聲、他的低吟聲,是有多麼的可怕。他為了保護我,被父親一拳一拳,活生生的打至骨骼折斷破裂、多處內臟爆裂而死!」

易龍牙聽到後來,臉上有著不少驚訝,也多少明白到為什麼當日她在安慰希琳時的演技會大大失準。事實上,她就是有不愛自己的父母,單是會把自己兒子活生生打死這點,那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愛孩子的父親。

「素清,妳……」

就在易龍牙想說什麼時,凌素清已先自嘲:「我是個沒人愛的孩子……哥哥因我而死,父母不愛我,就連往後收留我的師父也是,師姐、師兄也是,在那次以後,我已經沒有感情,就好像哥哥的生命一般沒有了,我……是個冷血的人。」

「素清,妳不能這……」

易龍牙停下來正想回頭說什麼時,凌素清卻叫道:「不要停下來,不要看我……拜託……不要看我,我現在很不行!很不妥!」

就在易龍牙愕然凌素清會叫著時,凌素清低著頭,且竟然想在半米寬也不到的泥路上越過他。在兩人身體接觸的一瞬間,本來已經夠危險,再加上她的魯莽舉動,便立刻滑了一跤,整個身子向河水那面掉去。

「素清!」眼看著凌素清掉下,易龍牙心中大驚。

河面和泥路的高度差距只有三米左右,沒有時間讓他作出浮雲術來救援,而她一旦掉落了水中,以她的體能根本不可能應付河水的衝擊。

身隨心動,易龍牙想也不想,即時跳下泥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並且用力把她拉回泥路上。

然而,顧此失彼,他這樣一用力,凌素清的確是很安全地伏在泥路上,但他人在半空中,再加上反作用力,「噗通」一聲,他就代替了凌素清掉到河水之中。

「小易!」看著易龍牙落水,凌素清的腦中似是響起了「轟隆」的聲音,呆了起來。但終歸她是個極為冷靜的人,驚呆只存轉瞬間,下一刻已經有了行動,取出一道黃符,叫道:「冰封凍土!」

凌素清法力一貫,手上黃符瞬即變成一片冰藍色,然後她衝著易龍牙的遠處河面擲去。

河水湍急,易龍牙毫無準備的陷於河水中,除了冷之外,就是呼吸不順。而就在這時,他在強大的水聲中卻聽得到凌素清的叫喚,放眼望去,就看到一道黃符飛射至自己的前面。水很急,縱然黃符是落至他的遠處,但轉眼間,他整個人已被沖至那道黃符前兩米。

所幸,凌素清的距離以及計算的直覺不錯,黃符趕得及在易龍牙來到前結出一片冰塊。她深信即使只是一片薄脆冰塊,但只要對象是他,他要自救並不會是件難事。

果然,就在冰塊結出後,早知會有這結果的易龍牙並沒有什麼驚訝,在接觸到冰塊後,雙手按著冰塊面,以雙手作支點把自己整個身體提起,而一上到冰塊後,雙腳甫接觸到冰面,就即時往旁邊泥路跳去。那塊冰在雙手大力一按時已經龜裂,根本沒有時間容他停留一秒。

有了東西借力,餘下的事情可沒有難著這個求生能力和反應極強的男人,他已不偏不倚地跳至泥路上。

「嗚嗄……好、好險……呼……」

由頭至腳渾身濕透的易龍牙一跳回泥路上,即放下緊張,嘆著今次是有驚無險。即使是他這種強者,也不敢看輕大自然的威力。也所幸他落腳點的泥路較厚實,否則他這樣落下,恐怕又要落得再一次掉落河水或者滾下山坡的下場。

「小易!」就在他嘆著時,另一個當事人凌素清也趕到他面前,說道:「你沒事吧!」

「呼……沒事啦!這種小事……素清,妳、妳不要哭,我沒事的,這種小小險境我還可以應付的。」易龍牙本來是想多帶一點輕鬆語氣,然而就在他說話中途,他卻看到眼前的冰美人在苦笑盯著自己的同時,淚水不斷流下。

「為什麼、為什麼又要救我!像我這種沒人愛的孩子,隨便我落水就可以了,我不要再有我所重視的人因為保護我而死去。我是個冷血得沒有感情的人,不值得救的!」凌素清似是爆發一般激動的說著,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易龍牙的臉,眼淚還是不斷的流下。

被她帶著一點責罵意思地罵著,易龍牙先是一呆,隨即眉頭一皺一鬆,搖頭嘆道:「不是的,不是沒有感情,妳是有感情的,只是因為妳的過去才令妳不懂得去表達它們,而且妳更不是沒人愛……」

「不是、不是……我是個沒人愛的孩子!」凌素清不斷的搖頭叫著,她只感到現在的心很亂,一種她也說不清的感情在衝擊著她的意識。

易龍牙這時雙手抓緊凌素清的雙肩,道:「妳聽我說,妳是有人愛的,妳的哥哥就因為愛妳,所以才會保護妳,也因為這樣,他當時才沒有叫出來,只是低吟著,他是不願意妳聽到他的痛叫聲……」

「不是……他是因為保護我而死的,如果他是因為愛我而送命,我寧願他不愛我!」凌素清一臉慘然的笑著,而眼淚……還是浪費地流下。

「不要再哭,妳是被人愛護的,不要說妳的哥哥,玉姐她們也是愛妳的,我也一樣是愛妳的。妳在哭之前,也要為愛妳的人負責任,妳既然是被愛護還要哭出來,那我們的立場不是變得很奇怪嗎?妳有沒有想過我們?」

「我是被愛……」被易龍牙這樣一說,凌素清的淚水倒是慢慢緩和下來,但隨即她又甩頭道:「不值得,像我這種沒感情的人不值得你們愛,也不值得你冒險救我,這是不值得的!」

說到這時,易龍牙倒是有點冒火,低喝道:「值得,我說值得就值得!救人本來就是人類天性,更何況是我所重視、我所愛護的人,即使要賭上性命我也要救妳!要我說多少次,救多少萬次,我也只會說這是值得的!」

聽到易龍牙那樣說,話中所含的堅定感情,足夠讓她的淚水停止浪費流失。凌素清頷首,感動的問道:「我是個冷血的魔女,這樣你也要說值得?」

易龍牙點頭認真的說道:「這是一定的,就像太陽由東方升起、西方沉下,這是必然的事實。」

「多謝……真的很多謝你。」凌素清低頭閉起雙眼,小聲地喃喃說著。她現在不知道應該要怎樣表達感情,也不知自己應該做什麼好,只知道用最大的感情去說多謝,便是感謝他為自己解去多年心結的最佳行為。

「不用說多謝,換成妳是我,我相信妳也會這樣做……哈……哈啾!」易龍牙說到一半,突然打了個噴嚏,而且身上突然感到一陣寒冷,也打了個冷顫。

「小易,你沒事吧!」本來正喃喃說著多謝的凌素清,聽到易龍牙那一聲噴嚏聲,眉頭略皺的喚著他。

「嗚……很冷,一月天時掉進河水中,果然不是說著玩的……哈……哈啾……嗚……我沒事,應該是冷到了。」

凌素清看著他那抖震的樣子,似是有所決定。她今日身穿的是一身寬鬆的道袍,於是解去了衣帶,脫去了外邊那層的道袍。

看著她無端端寬衣解帶,露出內層的白衣,易龍牙一面盯著她的胸脯,一面訝異的說道:「素、素清,妳、妳、妳這是幹什麼……」

凌素清遞上了道袍,說道:「穿起它,即使是你這種強者也會病的。」

「給、給我穿?那妳不就只得……咕咕……身上那件薄薄的白衣……嘿嘿……這樣好像不是太好吧……哈……哈啾!」他雖然是這樣說著,但下意識仍是接,不,搶過了道袍,他可不想她會改變心意。

「不用擔心,這件白衣是由天蠶絲織造,雖然薄但很保暖,倒是你快些換上它。」凌素清說到後來,轉身回頭不去看他。

「連後面的曲線……咕……不知道觸感……」看著她那無防備的背部,易龍牙只感到一種衝動。凌素清平時的衣服很保守,要看到她這種似有還無的美景是非常難得的。

「小易,換好了沒有?」

就在他邪念大動時,凌素清的話倒嚇得他把手縮回來,打哈哈的說道:「就、就快可以了,哈哈……哈……哈啾!」

壓下了邪念,易龍牙火速的脫下衣服。在這方面,他的速度也是不容別人小覷。把衣服連內褲也脫下後,只穿上那外袍。幸而道服是不分男女,而且道袍更是長至腳踝,他穿起來也不甚奇怪。

「有種香香的味道呢!」易龍牙不算是戀物狂,但當他穿起女性慣穿的衣服,而且更是凌素清這等大美人,遐想、綺念是免不了的事。

「換好了沒有?」

正自沉醉於衣服上香味的易龍牙聞言後,急道:「好、好了……哈啾!」

「那我們就繼續走吧……快些採完藥草回家。」凌素清這時才正眼望回易龍牙。

「嗯……」易龍牙應了一聲。

這次倒是換他似是下了什麼決定般,先是把自己的衣服塞到凌素清手上,在她自然接過後,雙手忽然攔腰橫抱起她。

「你做什麼?」凌素清被易龍牙這舉動一嚇,皺眉的掙扎道。

「不要亂動,既然要快些回去,那我抱著妳走就是最快和安全的方法。我之前就想這樣做的,這不行嗎?」易龍牙理所當然的說道,但他內心卻是非常不安,要是她不答應,自己的立場會尷尬得很。

「……」被他抱著的凌素清定睛看了他一會,然後才嘆道:「可以,隨你喜歡……但你的手要規矩一些。」

「呃……明、明白。」她這樣說,無疑是看出自己是另有想法。易龍牙說完後,滑下了山坡,他們現在離三個男人那處已經很遠,即使離開泥路也不怕被發現。

當然,他其實在回到正常山道後就可以放下懷中的玉人,然而基於玉人沒有發言,而他也不想放下,所以即使回到正常山道上,他還是繼續抱著她,而他可不知道懷中玉人其實也很早就有想試試被他抱著行走的感覺。

「對象是你的話,倒是無所謂。」

「嗯?素清,妳說什麼……哈……哈啾!」

「沒有,只是叫你小心一些那三個男人的同伴罷了……」凌素清稍稍挪動身子,讓自己被抱得更舒服,以近乎夢囈般的音量說道:「……我並不想惹上什麼麻煩事,難得有這種時光。」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5.01.0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