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設定
 第一集 蘋果戰記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第二十六集
 第二十七集
 第二十八集
 第二十九集
 第三十集
藥桃葵
 外傳01
 外傳02

傭者領域
Mercenary Area
作 者
晨夜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8.04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453
累積人氣
2465518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302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6 / 352
總評
非讀不可
 
 暱稱:
 密碼: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7.2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章 幽蘭.貳式
新曆九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一個留著長長黑髮的少年在一幫身穿西裝的高大壯漢的「護送」下,來到城中一個杳無人煙的公園上。

「唉……一早就要見血,這可不是我所期望的事。」少年小聲的嘀咕著,眉頭略略皺起。

這少年叫易龍牙,是港羽學院中的三年級生,現年十七歲,是一個有著多個不同稱號的風雲人物,在港城中算是很有名氣,不過,是好是壞就屬一半一半,有人覺得他是好人,但有人就會覺得他是壞人。

然而,他本人對這種事卻沒有放在心上,原因是名氣和稱號在他心目中由始至終也只有那一個,那一個唯一的傳說傭兵。

不過,現在的他卻是一想到待會會發生的事情,他的頭就好像痛起來,雖然他不見得是個討厭見血的人,但他平常時間就是不願意喜歡血,就像一個不喜歡沖涼的人也不會去喜歡骯髒的道理一樣。

不論怎說也好,他現在還不太想見血,所以只好將就一下跟他們這幫穿西裝的手下去見一見他們的老闆,看看有沒有得談。

跟著他們走了不少時間,他心想現在已經是到了上課時間,雖然他平時不太喜歡上學,遲到早退這等事情也是經常的發生,不過,現在卻是因為一些外來因素而被阻,他就覺得有些不爽。

「真麻煩。」他打從心底的這樣說著,或者再這樣默默走下去,結果是他揚長離去而留下一眾穿著西裝的屍體。

「不,現在我應該要善良一些,不再是好勇鬥狠的人,打到他們重傷就算數了。」

在心中自說自話雖然是不怎麼光彩,但他也不會傻得去嘗試和這些木頭人說話,那只是一種浪費唇舌的行為,是絕對的不明智。

再跟著他們走了不久,易龍牙總算在公園的一角看到了要找自己來的那位麻煩人。

「洛卡先生,你找我來是有重要什麼事呢?」易龍牙問。

身上穿著眾多某名牌衣服的洛卡,看見易龍牙來到後,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很老練的從衣領處取了支票簿出來,冷冷的說道:「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想怎樣,你想要多少錢才肯離開伊亞小姐她們?」

對於洛卡的話,易龍牙倒是沒有多少在意,反正來之前他已經猜出是怎麼一回事,淡然道:「我還不想離開,所以你要我開價也是沒用的。」

洛卡一副早知你會這樣說的表情,說道:「不要裝了,像你這種街頭的地痞流氓裝清高還不是為了多拿點錢,開價吧!」

「嗯,我說過了,不想離開就是不想離開,你怎樣說也是沒用的。」本著老人家看小孩的心態,易龍牙還能勉強控制情緒。

「真麻煩,你這種人我真是看得多了,非要受一些教訓才知道什麼叫厲害,你們幫我好好的教訓他。」

易龍牙聽著洛卡的話,真麻煩這三個字才是他最想說的話,搖頭嘆道:「說實話,像你這種未學懂賺錢就學人花大錢的人,我也看得很煩了。」

二十秒後

一眾西裝壯漢全數倒在地上,而其中一個則是像失去了氣力一般,任由易龍牙一手抓著自己的臉部。

「嗯,這些人雖然是被秒殺,但說真的已經很不錯了。」

易龍牙隨手一揮,在他手上的人隨即被擲入牆壁中,當然易龍牙是運了勁道的一擲,那人自然是深深的陷入牆壁中。

洛卡看著自己自傲的手下們,不到一分鐘便被易龍牙打至重傷,心中的震驚可以由眼神或者身體的顫抖完全表現出來,對於易龍牙的話,他僅能發出意思不明的嗚咽聲。

沒有辦法,牙關打顫的他,是根本不可能好好的說出一音節來,他此時才明白到易龍牙為什麼可以留在葵花居。

「好了,跟著就輪到我們來玩玩了。」

「不、不、不要!」歇斯底里的驚叫一聲後,洛卡整個人便失去了知覺,因過度驚恐而暈死過去。

「耶?真無聊,原本還期待你這種人會有些骨氣和我過兩招,看來我是變笨了。」易龍牙算是自嘲的說著。


葵花居中

「玉姐,這樣做,真的沒有問題嗎?」倉島看著手上的工具,雖然知道孫明玉偶爾會有些出人意表的行動,但她現在提出的提議實在是很大膽。

「雪櫻,若果妳真是覺得不妥,就不要一副期待臉孔,第一個搶著工具。」孫明玉沒好氣的說道:「龍牙他雖然住進葵花居不久,但是他常常幫我們,我們總要答謝一下他的。」

「不過,話雖然這樣說,但總有些擔心呢!」倉島心想這樣充滿謝意的答謝行為,不論在什麼人眼中也應該是很過火。

「放心吧!龍牙他這麼溫柔,應該不會對這些小事發脾氣。」菲娜想到以往易龍牙對她們的態度,安心的說著。

「嗯,我也認為是。」凌素清附和菲娜的說法,對於易龍牙的溫柔她可是有切身感受。

姬月華笑道:「不用擔心,龍牙他自己也說過看不順眼,我們就幫幫他,讓他回來時給他一個驚喜吧!」

興致勃勃的莉莎,看著倉島仍是一副擔憂的模樣,拍著她後背說道:「不要再說啦!再這樣拖下去,讓小牙回來時看到現在半吊子的情況,才是最尷尬的事情喔!」

「這……也是呢!」


港羽學院

「龍牙,真是多謝你了。」

易龍牙茫然的說道:「謝我什麼?」

「哈!你看不出郭導師那個不良老鬼正開心的笑著。」

「這又有什麼關係……呃,我明白了,難怪今日的課會這麼輕鬆。」一想到自己成為下注對象,他的頭又好像痛了起來。

「真頭痛呢!你是不是想這樣說?」

對於張新海的挖苦,易龍牙沒好氣的說道:「不要搶我的話,這我可是由心而發的。」

「是、是。」

「嘖,若不是今日要處理那個麻煩人,我早就準時回來了。」

「……是之前打聽你的事的那個人嗎?」

「嗯,今日回校時被他的人找上了……說真的,實際上我們只見了兩、三分鐘左右,不過,被他的手下領著走就已經浪費了我不少時間。」

「唔?龍牙,你們剛剛是不是在海灣公園碰面?」

「好像是呢!我也懶得去記。」

「呵,那麼那個麻煩人我也知道是誰了。」看著易龍牙茫然的表情,他笑道:「不久前收到獨家情報,普斯議員的二公子昏倒在海灣公園,我想這和你也脫不了關係吧!」

「原來是普斯議員,那幸好沒有傷及人命。」

易龍牙雖然說得很安慰沒有鬧出人命,但是他的動作卻是懶懶伏在桌上,一面等待睡魔寵召一面說著:「他和他的大兒子可是很正派呢!若真是殺了洛卡,我也會很過意不去的。」

伏在桌上睡覺直至午飯時間,一覺睡來只聽見張新海說什麼追尋未來幸福便快步的離去。

「那小子去約會就去約會,用不著向我交代……不,用不著弄醒我才對!」看著課室中只有少數人留下,而且還是自己不熟稔的人,易龍牙心想:「看來今天午飯還是回家吃好了。」

廚房的兩大負責人是長期駐留在家中,他現在倒是很想回去叫凌素清或者孫明玉弄一個午飯給自己。

「好,回家吃飯。」

就在他剛步出課室時,一把熟悉的聲音卻叫住了他:「易學弟。」

看見聲音的主人,易龍牙笑道:「午安喔學姐,妳找我有事嗎?」

「呃,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事……只、只是,你現在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啊?」看著藍水影好像有麻煩的樣子,易龍牙聳肩道:「我現在很閒,當然可以幫妳啦!」

「那……那會不會妨礙到你吃午飯?」

「無所謂啦,反正我現在也是一個人,沒有什麼妨不妨礙的,倒是妳想要我幫什麼?」

「這個……」


海灣公園

「怎麼又會來到這裡?」易龍牙走在藍水影身後,而藍水影身周則是有六、七個保鑣跟著。

「學姐,妳要我跟來,是為了什麼事?」

易龍牙在來之前雖有問過,但藍水影卻像為了什麼原因而沒有說明下去,只是請求自己跟她走,這雖然是很奇怪,但又不忍心拒絕她,所以只好跟她走一趟。

「這個……其實是這樣的,我剛剛在學校時收到了父親的電話,他說原本要來代表藍家交易的叔叔突然不舒服,所以……」

在藍水影的簡短解釋下,易龍牙他總算明白到,原來負責這次交易的人因為有事而不能來,而她父親藍天正因為一時間調不出人手,又不想取消這次交易,所以只好找上還在學校的女兒來進行交易。

而因為時間緊迫的關係,藍水影除了找到自己那幾位私人保鑣外便再沒有時間去找其他人幫忙,湊巧地,在這個緊急時間中她遇上了易龍牙,所以她也順理成章的找上他這個人幫忙。

聽完後,易龍牙嘆道:「若果是這樣,那學姐妳就不要瞞我吧!我還道是什麼重要事,原來只是充當護衛罷了。」

藍水影慚愧的說道:「對、對不起,我怕你知道後會認為危險而拒絕呢!」

「唉……相信我多一些,會少很多煩惱呢……」易龍牙小聲的嘀咕著。

「呃,學弟,你想說什麼?」

「沒、沒有……其實妳也不用怕我會拒絕,反正這些保鑣的身手也很強,多了我一個或者少了我一個也不太緊要啦!」

這話半真半假,真的是保鑣很強是事實,假的是他的存在絕不是可有可無。

「學、學弟,你是想離開……嗎?」藍水影緊張兮兮的說著。

「不是,妳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說妳白操心一場,我是不會走的。」易龍牙搔著臉頰笑著說。

「多、多謝。」


葵花居

在易龍牙的房間「葬星墓」中,以孫明玉為首的六個女人正在徹底的改變著房中裝潢擺設。

「玉姐,這種海藍色真的可行嗎?」姬月華看著牆上原來的白牆染成了海藍的色彩。

「嗯,我曾經問過龍牙,他說很喜歡這種海藍色的,我想應該沒有問題的。」孫明玉想了一會,肯定的說道:「他一定會喜歡的!」

「嗯,希望他會喜歡呢!」

再過了一會,凌素清站在櫃子的前面,說道:「雪櫻,這個櫃好像很重呢!妳來幫幫手吧!」

「好的。」

「啪!」兩人合力移開櫃子後,卻突然聽到一種重物落下地板的聲音。

兩人好奇下望向櫃後,發現到櫃子後面有一個銀白色的鐵盒子,再看清楚些,原來櫃子的中間是有個剛好和鐵盒子大小一樣的虛位。

姬月華訝異的說道:「唔?原來有虛位的,難怪會看不出有個鐵盒子藏在這處。」

那一聲重物落下的突兀聲音,不單吸引到兩女,更吸引到其餘四女。

「奇怪了,小牙為什麼把東西收在這種隱秘地方,難道是有什麼秘密?」

「那會是什麼秘密呢?」倉島下意識的問道。

莉莎和倉島的話輕易地勾起了其他人的好奇心,六個已成年的女人不斷望向同伴,好一會後,孫明玉才勉強說道:「我們還是把鐵盒子放回原位吧……」

「是、是呢……怎說也好,偷看別人的秘密……好像不太好呢!」菲娜雖然是附和著,但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

「嗯,我們還是放回去好了。」眾人中最冷靜的凌素清,這時也免不了好奇心,雙眼在鐵盒子上游移著。

「是呢!偷看別人東西是很缺德的行為。」

「快……快些放回原處好了……」

就在六人此起彼落的贊同聲中,卻沒有人自願把鐵盒子放回原位。

其實對於別人的秘密,人總是或多或少會有好奇心,這些事她們當然是知道,本來早早把東西放回原處就沒有事,不過,因為這秘密可是那個一向高深莫測,又和自身有密切關係的易龍牙所有,那就讓她們有很大的動搖。

「各位……現在再這樣耗下去會很不妙的。」凌素清提醒其他人時又同時提醒著自己不要做錯事。

「嗯,素清說得很對,我們再這樣耗下去,會很危險的……那不如我們一起把它放回原處吧!」孫明玉的提議一向都沒有多少人會反對,而今次當然也是一樣。

六個女人有默契地各伸出一手取起了鐵盒子,正想把它放回原處時,菲娜卻不慎地被地上的油罐絆倒。

在這種牽一髮動全身的局面下,菲娜這一跌立時牽連到其餘五人,一瞬間六個女人全跌坐在地上。

「啪!」

鐵盒子就在半空中跌回地板上,而且還在撞上地板時,盒子的鎖巧合地被撞開,把內裡的東西掉了出來。

「菲娜,妳怎麼這樣不小心的。」倉島揉著臀部說完後,才發現到眾人的視線也落到鐵盒子掉出來的那東西──一把銀白色的手槍。

「是手槍……莉莎,這把槍很特別的嗎?」姬月華一問就問上那個對槍械有非常大興趣和認識的莉莎。

「不、不知道,這種類型的槍我根本未曾見過……不過……她很厲害呢!」

莉莎眼中閃出無盡的精光,不由自主的伸手把手槍取起,這槍就像有魔力般,不斷吸引著她。

把手槍拿到手上後,莉莎更感覺到槍的不凡,讚嘆道:「這種感覺……很特別、很好喔……這真是一把好槍……很厲害喔!」

忍不住手槍傳來的感覺,莉莎左臂托著右手,槍口指著房門外,哼道:「砰!砰!砰!……呀!什、什麼?」


葵花居,客廳

易龍牙剛推開大門,進到客廳後自言道:「這次學姐的交易雖然很成功……不過,為什麼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妥呢!」

「唔,客廳沒人……不會全部出去工作吧?」

想到自己還未曾吃午飯,易龍牙立時感應著四周的氣息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在,葵花居中隨便一個女人也是懂得煮飯炒菜的人,只要有一個還在的話,就不用怕午飯的問題。

葵花居的每一個女人都有一定的廚房能力,莉莎和姬月華煮的菜也是很好吃,不過,她們一個只愛弄牛扒一個只愛弄辣菜,而倉島是擅於東瀛料理,只是她常說武士在廚房工作是一件怪事,所以也推拒廚房的責任。

菲娜則是擅於西洋料理,但不知什麼原因,她煮的菜大多很有高級餐廳感覺,久久吃一次還可以,但長期吃的話就會有一種與家居不協調的感覺,所以她偶爾才會下廚。

結果,廚房的工作就落到孫明玉和凌素清身上,其中尤以凌素清為主,她的菜不但得到所有人的認同,而且也因為是藥膳的關係,所以一說到廚房的主人,首先一定是想到凌素清,其後才是孫明玉。

「耶?怎麼她們全部都在我的房間?」易龍牙只是略略用了氣息感應就發覺到她們的行蹤,雖然這是很費勁的行為,但為了肚子的問題也要勉強用一下。

「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把外套丟到沙發上,帶著疑惑走到二樓後,卻在自己房門前看到一幕他難以置信的情景。

對於男人發怒時可以有多大破壞力,孫明玉她們不太清楚,因為她們是美女,所以男士們的憤怒絕少會在她們面前表現出來,是以她們總認為像易龍牙這種溫柔的男人,即使發怒也不會恐怖到哪裡。

不過,這種想法在他出現在房門後,她們便立刻糾正過來,因為現實與她們所想的實在相差得太大。

「有人可以說說妳們在我房間搞什麼鬼?」

易龍牙的語氣很清淡、很輕柔,若果是沒有那種沉重的無形怒氣籠罩全身,想必六個女人會很樂意的回答問題。

被易龍牙的怒氣所壓逼,菲娜不用一秒已經抵擋不住跪倒在地上,而其餘五個女人也只能勉強的站著,更別說要說話。

「莉莎,妳在碰什麼!」易龍牙這時的語氣慢慢地變得嚴峻,一個箭步上前把手槍搶回手上,怒道:「誰准許妳們進來的?!」

「玉姐,是不是妳准許的?!」

被易龍牙那雙散發著兇光的眼盯著,孫明玉只感到恐懼指數正急速攀升,牙關不斷的打顫起來。

「究竟是誰批准妳們去碰貳式的?!」

「我、我們只……只是不小心……碰到的。」被易龍牙直接指名,孫明玉鼓起最大的勇氣解釋著。

「不小心!把我的房間搞成這樣也是不小心嗎?」

對於易龍牙的問題沒有人再敢答話,因為這件事的出發點雖然是好,不過事實上她們的確是有錯,這是解釋不了的事實。

「妳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危險,或者說妳們腦中有沒有這兩個字的存在,一句不小心碰到就可以解釋嗎?妳們知不知道就可能因為這個不小心而隨時要了妳們的命呀!」

恍如要爆發一般,易龍牙第一次對六女怒喝出他的憤怒,她們是動到了自己的逆鱗,一個他不願別人觸碰的大忌諱,而且這一個大忌諱,更可能隨時要了她們的命,這些都是促使他盛怒的主因。

「……」

「……」

「嘖!妳們真是不怕死!」

易龍牙看著她們都是低下頭一副慚愧的樣子,雖然這是應該,但自己卻如唱獨腳戲一般,自覺沒趣的憤然離開葵花居。

易龍牙一離開,連帶他的怒氣也一併帶走,女人們跌坐在地上。

良久,姬月華才慘然道:「原來龍牙發怒時是這麼恐怖的。」

「說得對呢!」其餘的五女當然是同意她的話。

要說不恐怖才怪,直到現在她們的心還是猛跳不止,可見剛才受嚇的事是有多大威力。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傭者領域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7.2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