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一章 ∼密境裝備∼
第二章 ∼聖妃產女∼
第三章 ∼魔尊骨肉∼
第四章 ∼婚姻生活∼
第五章 ∼魔武之惑∼
第六章 ∼原始血族∼
第七章 ∼情傷王子∼
第八章 ∼未來規劃∼
第九章 ∼兩族交手∼
第十章 ∼超高幸運∼
第十一章 ∼急救繃帶∼
第十二章 ∼陣營選擇∼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完結篇

未名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6.1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4403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82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10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未名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0.12.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十章 ∼超高幸運∼


進杜安堡的確沒什麼問題,季常與左安娜和古碧迦連同孩子一起進來了,但是除了他們四人以外,其他原本打算陪同的人就只有一個年聖芽進得來,剩下的全因為「容量」問題被限制在外,那是已經成形的第一密境戰隊,擁有兩位跟杜安堡守衛一樣全副武裝的「戰士」,以及四個都學了急救,正等著「轉型」契機的隊員。

年聖芽是密境事務的總管,跟著季常等人進入杜安堡後,發現後邊沒人進來,很快就想到了所謂的「容量」限制,對古碧迦與左安娜不由得多看幾眼。

之前試過,即使季常一起進來,除了她以外,最多還能進來六個人,也就是說看似普通人的左安娜與古碧迦實際上等於六個經過嚴格訓練的護衛,至於嬰兒就不算了,那不具有任何意義。

聽季常說過這裡的一些介紹,雖然赤身裸體,不過左安娜並沒有半點羞澀,反正這裡只有她的男人,其他全是女的,農夫什麼的根本不能算是人。

一聲嬌笑,左安娜已經對著那個坐在田埂休息的「農夫一號」躍去,左腳剛落地,纖美的右足踢上了農夫後腦,將農夫化成飛灰。

「哈哈!」懶得理會農夫「掉」下什麼沒有,左安娜已經踩進了田裡,往第二個目標奔去。

看到她的樣子,古碧迦略微訝異,然後莞爾,左安娜的確是這樣的人,之前成為特種部隊隊員的刻苦訓練反而不像她本性,這才是那個飛揚跳脫的左安娜。

回過頭來,季常正研究著另一邊的風景,知道是自己身無寸縷的關係,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古碧迦知道自己的身體對季常並不是秘密,他跟帕斐勒是一個人,對古碧迦的身軀都很熟悉。

年聖芽撿回了「農夫」必掉的短褲,熟練地用剪刀剪開,然後做成一條短裙。這個過程她非常熟悉,幾乎每一個護衛隊員都擁有她製作的衣裙,她正朝著「後勤」發展,不說在杜安堡外的小販學了基礎烹飪,在暗夜總壇工作之餘也會抽時間研究簡單易製的各種飲食,在成功晉升為「祭司」之前,她依然是隊伍不能或缺的部分。

目前為止,杜安堡只有最基礎的裝備,其他的戰鬥技能一概從缺,只是暗夜玫瑰戰隊也已經準備從這裡「畢業」了,正等著季常回來進入下一個密境。

季常提出要先到杜安堡對年聖芽來說沒什麼關係,一方面季常擁有獨清杜安堡的實力,另一方面這花不了多少時間,還別說門主交代過盡量滿足他們的需要。

左安娜用幾種不同方式輕鬆解決農夫之後,很快地將目標轉移到了遠遠的城堡守衛身上,輕易地穿過農田,在季常他們發現左安娜的行動時,她已經跟兩個守衛交上了手,甚至巡邏過來的兩個守衛也進入了戰圈,四個鐵甲守衛舉著大劍圍攻一個赤身裸體的年輕女孩,場面驚險卻又有著另一種綺麗風情。

當季常等人趕到時,左安娜已經放倒了最後一個守衛,身上嬌嫩肌膚滿是運動的通紅,若不是季常衝過來拉著,已經往城堡裡去了。

「先等等!裡面有首領的,被發現的話會一次叫上百個人圍攻,穩一點比較好。」季常還記得第一回的危急場面,這裡還有古碧迦跟年聖芽,兩個都是沒有實際戰力的人。

魔僕族並非完全沒有戰鬥能力,但是必須「解封」,如果不是必要,季常並不願意這麼做。


在季常勸阻左安娜的時候,年聖芽目光複雜的看著地面上的一個卷軸,卷軸不大,只有一個手掌長,拇指寬,但年聖芽知道這就是目前她們暗夜戰隊最需要的東西,記錄著某種特殊技能的卷軸。

卷軸不但能學會特殊技能,也是「職業」歸類的依據,在使用某種卷軸以後,就只能學習同樣類型卷軸的技能了。

這一個卷軸是黑色的,代表的是潛藏黑影中的盜賊,無論哪一個戰隊隊員得到這個東西年聖芽都會很開心,偏偏這東西在幾十趟密境都沒出現,卻出現在這回「觀光」裡。

成為一個「盜賊」從來就不是年聖芽的選擇,雖然盜賊有它的特色,在隊伍中同樣有不可抹滅的功用,但年聖芽預計是成為最不可或缺的「祭司」,畢竟她是戰隊實際上的管理者,在後方運籌帷幄才是她的理想。

放棄這個卷軸?

「這是卷軸,應該是盜賊職業的,如果沒錯的話,這邊會出現的只有初階卷軸,也就是盜賊的最基礎技能,偷竊。」將「職業」解釋了一遍,年聖芽感覺輕鬆許多了,她已經決定放棄這個卷軸,那麼這裡不論是誰使用都無所謂,只要不是季常。

「偷竊嗎?打開就好?」看年聖芽點頭,左安娜拿過卷軸,把卷軸上的封繩扯開,慢慢攤開它,卷軸跟著消失。

偏頭感應了下,左安娜跟著笑了,「好像不錯,我進去試試。」

成為盜賊對左安娜的身手沒有半點影響,曾經是軍方體術比賽代表選手,而後成為特種部隊「女武刀神」,魔僕族加上聖血族的雙重血統,讓她擁有極高的個人戰鬥能力,與使用蠻力壓制的季常不同,左安娜的攻擊更具有技巧,簡單而有效。

貼身攻擊是左安娜的拿手好戲,在學會了偷竊之後,只要情況允許,每一個對手身上她總會摸上幾把,成功率雖然不高,而且會使對手進入惱怒的強化攻擊狀態,但是地面上明顯增加了不少戰利品,讓年聖芽邊撿邊眼紅,因為到目前為止的收穫,已經可以與他們之前數十趟合計相比了,這還不算之後兩個副首領以及首領杜安。

雖然「人品」可能也有關係,但是,不能否認這麼一個看似平常的技能,影響卻是不小。

邊想著,年聖芽邊跟著撿拾左安娜打落的戰利品,不光是硬幣與可能出現的道具,「布料」也是必須隨時收集的重要物資。

已經經過證實了,手工製作出來,看似粗糙的繃帶即使在密境外也具有非常優秀的止血效果,完全不輸現在醫院使用最好的止血噴劑。

這就是密境的經濟價值所在。

左安娜的身手不愧是戰場上與競技場上磨練過來的,不只是簡單有效的攻擊,各種高難度技巧同樣嫻熟,即使杜安呼喚了數十個守衛圍攻,還是能仗著地形絲毫不亂的從容面對,不時把從對手身上偷盜的戰利品往身後拋,不但讓年聖芽裝滿了兩個小包,連季常都得幫忙拿著了。

普通守衛與兩個副首領陸續犧牲,剩下杜安的時候,確定他就是這個密境首腦,左安娜不斷在他身邊挪騰移動,避開杜安攻擊的同時,接連不斷地使用偷竊技能,讓杜安從普通狀態到惱怒,然後狂暴,兩個「人」的動作快到古碧迦與年聖芽都看不清了,左安娜卻還是堅持著從杜安身上偷竊,直到確定再也摸不出東西以後,才放倒了怒吼不斷的杜安。

一地的戰利品讓年聖芽瞠目結舌,她發現左安娜比季常更「實用」多了。

戰利品幾乎都是戰士裝備,在地上擺弄了一會兒之後,年聖芽拼湊出了整套杜安身上的首領鎧甲跟武器,甚至還有非常罕見的兵符……也就是說,剛才杜安實際上已經被左安娜剝光了。

「真不錯玩,可惜這邊還是弱了一點,不然會更痛快一些。」

看左安娜姿態狂放的喝著飲水,年聖芽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城堡裡幾乎所有敵人都被左安娜弄成惱怒,甚至杜安也陷入狂暴,這種情況換做除了季常以外的暗夜玫瑰成員,肯定會有嚴重傷亡,可是在左安娜看來強度卻還是不夠,而這還是她第一次來到密境。

慫恿著季常穿上整套鎧甲,加上年聖芽帶來的頭飾,季常看起來就是個小了好幾號的杜安,古碧迦與年聖芽忍不住掩嘴,左安娜則毫不客氣地放聲大笑。一起觀光般逛了整個城堡一圈之後,一行人才愉快地離開杜安堡,回到暗夜。


季常對自己貿然帶著孩子「出走」的行為多了幾分汗顏,之前因為有保母照顧加上古碧迦幾乎沒離開過,季常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同,可是現在出遊在外,他能清楚感受古碧迦傾注在孩子身上的時間與心血,那不是他能負擔的,哪怕他是孩子的父親。

按照時間餵食,隨時留意孩子的衛生狀況,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卻是相當繁瑣的工作。儘管是自己女兒,在古碧迦安撫剛睡醒哭泣的女兒時,季常也只能揉著兩邊太陽穴,走出房間,在陽台上打著哈欠,雖然睏,可是不等孩子安靜下來,別想再回被窩安睡了。

以往季常的睡眠一向都很淺,最早是因為要照顧季巧巧,而後則是不能耽誤出海捕魚的時間,加上當時在課堂「補眠」的不踏實,讓季常只要有點風吹草動,就很容易了無睡意,而這樣的情況最近越來越明顯了。

在重新清醒之後,或許是融合了亞魁心性,有一段時間季常幾乎是說睡就睡,而且睡眠品質相當好,哪怕環境吵雜也能不受半點影響,這一點讓季常很是欣喜。

一個長時間睡眠狀況不佳的人,能重新獲得這樣的良好休憩,是非常值得珍惜的一件事,可是現在被驚醒的季常嘴邊卻有著難掩的笑意,因為他熟悉這樣的自己,這才是他自己。

儘管從幾個方面得到的訊息都說明季常已經是魔尊轉世的最後階段,可是他一直隱隱擔心著自己會不會在某一天又被取代,就像他取代了帕斐勒跟亞魁一樣,這讓他很不安心,也不敢考慮太久的以後,只能把目光放在眼前。

而這半年時間下來,尤其在這麼個被驚醒的夜晚,他覺得自己也許可以想遠一點了,情況似乎比他想像的還好很多。

要是不會再變成別人的話,那……

季常的笑容越發明顯了,雖然還沒想到以後要做什麼,但是現在的情況比以前好太多了,不但有著非常健康強壯的身體,也少了高昂醫療費用的負擔,就算不提魔僕族可以給予的幫助,季常也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在經歷過亞魁之後,他目光比同齡的普通少年更寬廣許多,對未來越發憧憬。


同時,原庫葉魯族領地的新聖血族中,被俘虜的狼國「神軍」戰士正面臨著煎熬。

多數血族的生活習慣跟普通人差距其實並不大,除了休眠狀態以外,他們會飢餓,也會想吃食物,累了也會想休息。可是跟普通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另一種身體需求,對新鮮血液的需求。

被俘虜的狼國「神軍」戰士們從開始的一個分隊一百多個人,到現在只剩下十一個,其餘的人多半都死於自己對自己的譴責,他們不是普通百姓,對自己變成吸血鬼在恐慌之外更多了仇恨。

原本大多數人都抱持著潛伏敵營的想法,可越是深入了解,他們越發現自己跟外面所有人都太小看吸血鬼了,吸血鬼遠比他們想像中來的強大,以往他們戰功彪炳,只因為他們面對的都是最底層的吸血鬼,那些是被推出來的假象,一個高階吸血鬼們希望外界以為的假象。

吸血鬼明顯可以分為兩個族群:一個是實力高深莫測的純正吸血鬼,而另一個是潛伏在人群中,近年才陸續「覺醒」的吸血鬼。

前者人數較少,享受的是庫葉魯族裡最崇高的待遇,她們邪異而且優雅,舉手投足間盡是難以言喻的美態,帶著笑容看著生活中的一切,彷彿興致高昂的旁觀者,對待所有事情都是那麼的愉快,哪怕是常人眼中極端殘酷可怕的事。

而後者則比較像人,凡是人類所有的缺點都能在他們身上看到,卑躬屈膝的奉承,恃強凌弱的作為,掩飾不住的無邊貪婪……

經過一段時間相處,李慕雲很悲哀的發現,真正的吸血鬼其實並不可怕,她們反而容易相處,只要把握一些原則就能取得她們歡心,對發展吸血鬼族群毫無興趣。而那些一年多前同樣是人的吸血鬼們,才是如今人類社會真正的大敵。

很不願意承認,但是李慕雲知道,如果沒有純吸血鬼們的壓制,現在外面不會這麼平靜,不會只有少數幾個地方被「聖血族」佔領。

在最初的破壞之後,現在庫葉魯族長老族地已經成了高階吸血鬼們的住所,不但建設得豪華舒適,也有許多方便的高科技產品,李慕雲的年輕俊秀臉龐與健壯的身體讓他被一位純吸血鬼挑選成為這裡的僕役之一,與其他一男二女共同服侍一位「聖者」,這樣的機遇讓很多吸血鬼眼紅,也讓李慕雲原本已經消磨殆盡的鬥志稍稍回復,或許在這裡可以讓深陷敵窟的情況有些變化。

如同過去幾日一般毫無慾念地為眼前的嬌嫩身軀抹去水珠,然後將年輕女子扶上墊著白兔皮的手推餐車,接著用一塊同樣潔白的毛皮毯將她覆蓋著,李慕雲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裝束,拉整皺褶,確定衣服並沒有任何髒污的地方,才推著餐車往遊戲室方向前進。

「為了檸檬!」

來到遊戲室門前,一句門內傳來的電子合成聲音讓李慕雲愣了下,那是他以往很沉迷的網路遊戲配音,曾經讓他花了許多課餘時間,勉強也能算是個高手,對遊戲內頻繁出現的口號再熟悉不過了,卻沒想到在這裡會聽見,這讓他有種莫名的感觸。

輕敲了兩下門,李慕雲語氣恭敬的說道:「主人,請問您用膳嗎?」

「用!去他媽的人類!又來守我屍!」

聽著嬌喝聲,李慕雲心裡忍不住笑了,臉上還是不動聲色地把餐車推入剛被人打開的遊戲室,淒冷的遊戲音樂讓李慕雲即使沒看投影布幕,也知道他的「主人」在遊戲裡正處於「靈魂」階段。

「該死的!牧師哪有這麼弱?一堆好技能偏都給騎士了!虧我還死命練到八十!」

隨著一個破碎響聲,李慕雲看到貼身服侍「主人」的兩個年輕女孩之一彎下腰開始收拾,而另一個女孩則快步取來一組新的鍵盤,從包裝上看來,還是專為遊戲設計的專屬鍵盤。

「主人」坐到了用餐的椅子前,雖然表情氣憤,動作卻依然優雅地在自己頸上繫上潔白餐巾,用漂浮著薄荷葉的清水淨手,等李慕雲將餐車推到面前,掀開兔皮毛毯露出餐車上女孩赤裸的上身後,她雙手在胸前交握,閉起眼睛祈禱。

「什麼都不會的全能之主,請容許我在用餐前向你傾訴,就像過去我每一次用餐之前一般,儘管你從來不曾做到任何一件我的請求……要是你真的有靈,就讓我看到守我屍的那三個也躺了吧!」轉頭看了眼投影布幕,「主人」挑了下秀氣的眉頭,略聳肩,「果然,你還是什麼都做不到,阿門。」

李慕雲咬著牙讓自己不笑,可是餐車上的「食物」卻忍不住「噗」的笑了,雖然她隨即平復呼吸,不過,顯然蒼白的臉有了些許紅潤。

「從我小時候開始,每一次吃飯前我都祈禱,但是從來沒有實現過,我想我應該有這一點抱怨的條件。」「主人」低頭在女孩口鼻間嗅了嗅,滿意的笑了,「果然是奶油巧克力。」

李慕雲戴著白手套的右手輕輕把餐車上的女子頭部轉向一旁,露出潔白頸項,他能感覺到女子的微微顫抖。

雖然以李慕雲這幾天的經驗看來,被用餐後女子不一定會死,全看「主人」今天的食慾,可是他也想起自己成為吸血鬼的那一段煎熬,忍不住說道:「她這幾天吃的都是純正北方奶油巧克力蛋糕,過來之前也剛用牛奶洗去一身奶油護膚乳液,相信主人會滿意。至於您說的牧師……其實牧師不弱,尤其在被守屍方面,牧師有技能上的絕大優勢。」

「哦?說說?」「主人」挺直身段美好的上身,帶著略訝異的笑容看著李慕雲,後者只是恭敬地低著頭。

「找個不太遠能遮掩的地方復活,只要能爭取到兩秒鐘,第一時間上盾,然後恢復,接著衝向守屍的人,懺悟自己,對包括近戰在內的恐嚇,然後沉默沒恐嚇到的另一個人,這就爭取了八秒時間,上馬就能逃開,回頭等他們落單,牧師擁有最遠的法術攻擊距離。」取過一份擺在旁邊的無菌濕紙巾包用小剪刀剪開,在女孩頸部擦拭幾下,然後將擦拭面向上擺在旁邊,「只要耐性足夠,牧師可以玩到任何一個對手都只剩下強制斷線的手段。」

「是個好提議,不過,我還是捨不得這麼個渾身奶油香的小美人。我會給你機會證明你的話,要是你說的屬實,這個小美人就歸你了,希望你有相當的實力來挽回你們的生命。」「主人」看了李慕雲一眼,在他半轉過身後,才俯下上身。

李慕雲站得筆挺,餐車上女孩的右手用力反抓著他的大腿,李慕雲知道她很疼,卻也鬆了口氣,因為會疼代表「主人」留她一命,否則應該是另外的一種反應。


鍵盤與環境的不熟悉並不影響李慕雲對遊戲人物的嫻熟操作,像是經典般的展現了被稱為最孱弱職業的另類玩法,李慕雲得到了一陣輕快的歡呼聲音與一個奄奄一息的美麗女孩。

「原來你還是個高手,看樣子我的小戰隊有好夥伴了。」帶著愉快的笑容,「主人」想了想,然後發佈李慕雲的新工作,「或許你可以加入我們工會,『坦克』應該滿適合你的。」

「樂意為您效勞。」李慕雲沒有多問,只是行了個西方禮儀,以一個遊戲老手來說,任何職業上手都不難。

「那麼我該去跟人談談了,杜安堡……還真是遙遠的回憶。」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未名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12.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