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一章 ∼密境裝備∼
第二章 ∼聖妃產女∼
第三章 ∼魔尊骨肉∼
第四章 ∼婚姻生活∼
第五章 ∼魔武之惑∼
第六章 ∼原始血族∼
第七章 ∼情傷王子∼
第八章 ∼未來規劃∼
第九章 ∼兩族交手∼
第十章 ∼超高幸運∼
第十一章 ∼急救繃帶∼
第十二章 ∼陣營選擇∼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完結篇

未名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武俠科幻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12.06.15
發行公司
發售日期
預定價格
新台幣
本月人氣
5
累積人氣
440332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3827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10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未名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10.12.15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九章 ∼兩族交手∼



通過電話轉接,等著進入總壇的季常接到了門主的電話,還沒開口,就聽門主苦笑著說道:「季客卿,您帶來的是您的朋友嗎?」

「當然,怎麼了嗎?」聽到腳步聲音,季常看到通達室外走道上多了兩個剛剛來到全副武裝的女守衛,原本的守衛也把步槍放了下來,槍口朝著地面,面對著他們所在的方向,「怎麼回事?」

「我們不是針對您,是您的夥伴裡有一位聖血族人,您該知道的,我們現在與聖血族人處的不是很愉快,沒有弄清楚她的來意之前,我們不能輕易讓她進入總壇。」

季常輕拍了下額頭,他忽略這件事了,還在想怎麼說,左安娜已經靠著過來,兩手臂還著他頸項,下巴靠著季常肩膀,加入了對話,「什麼聖血族?吸血鬼就吸血鬼,不用說得那麼好聽。我是左安娜,原狼國第二軍區特種部隊第一小隊分隊長,軍籍編號玄宇四七一五一四九,不過已經退役了,現在妳可以稱呼我『季二夫人』……至於妳嘛……或者該稱妳『藍斯蒂』?」

電話機小螢幕上可以清楚看出來門主表情的僵硬,不一會兒,卻見她莞爾一笑,「原來是魔僕族姊妹,『女武刀神』左安娜……我好久沒聽到你們族裡的消息了,上一回與古族長聯絡也有百年時光了……」她停頓了下,「妳的來意究竟為何?」

門主思緒很複雜,以往負責守衛的聖血族護衛與魔僕族關係很糟糕,而她們情報暗夜則是兩邊討好,上任魔尊消失後,三者之間漸行漸遠,她只知道魔僕族隱居的位置和一些魔僕族人訊息,卻很久沒有與魔僕族直接聯繫了。

想到魔僕族,門主表情不變,雙手飛快操作著桌上的電腦,一篇一年前的報導被她找了出來,那是被認定為某種未知病毒的感染者發病情況,看著報導上的說明,門主表情越來越驚疑,「魔尊出世了?」

也不由得她疑問,雖然暗夜是魔尊手下的直屬單位,但是與魔尊的親密關係卻遠不如照顧魔尊生活的魔僕族,雖然僕役地位的魔僕族在魔軍中的地位不高,但他們卻始終都是第一個知道魔尊轉世,並且迎接魔尊的人。

歷代魔尊都是如此,她們也曾想改變過,卻始終沒有能獲知其中的秘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左安娜往前坐入了季常懷裡,手上把玩著一塊晶亮鐵牌,出發前她跟古碧迦找過族長,多少知道一些魔僕族與暗夜的關係,也知道眼前這個中年女子的真實身分,「魔尊出世是我們魔僕族的事,上任魔尊把聖血族跟不老族收為手下,不代表這一任魔尊還承認你們。我只是來逛逛,順便看看我們家老公混得怎樣……妳不知道吧?他也是我們魔僕族的,只是血緣遠了些而已。」

左安娜回頭看了看門口四個守衛,轉回來說道:「不歡迎我們?我們算是代表族裡來的喔!」

「妹妹哪的話……我們這一脈隱藏很久了,要是妹妹真是代表魔僕族,那姊姊怎麼會不歡迎?」門主知道那面簡樸鐵牌的含意,這樣的鐵牌有三面,她手中也有相同的一面,同樣擦得光可鑑人。


由副門主出面帶著三大一小的季常等人走入了總壇後莊,卻不是季常知道的總壇辦公處方向,而是另一條隱密的小道,小道入口甚至是一塊大石頭偽裝,穿過一片樹林,進入一座山洞裡。

轉過洞口玄關,眼前是十一個穿著紅衣,整齊坐在左邊的女子,副門主隨即進入旁邊小門,不一會兒一個同樣穿著紅衣的妙齡女子走了出來,坐入了左手邊的第二個位置。

她們對面有同樣十二個空座位,而正對玄關入口則是一個足可坐上三人的華貴金椅,金椅兩邊是稍小的兩張木雕長凳。

這一共十二個女子全是十來歲的年輕女孩,在第二位女子入座後,第五位女子起身,笑著對季常等人說道:「藍斯蒂歡迎各位的到來。」

抱著孩子的古碧迦往前走了一步,她對這個陣仗有些印象,看過記載,「這是內庭?這裡沒有我們魔僕的位置,不過,妳們應該不知道小內庭的擺設,對吧?」

藍斯蒂表情略僵,上代族長說過,在這內庭之後還有個小內庭,但是在過去小內庭是禁地,只有魔尊與魔僕才能進入,因此他們對小內庭的擺設一無所知,決定在這裡修建仿內庭的時候,就只能空著個房間。

「算了,反正也不是來跟你們翻臉的,隨便囉!」左安娜邊說邊瞧著這裡的擺設,目光經過十多個年輕女孩時,笑了笑,她能看出其中幾人眼裡的防備,「別這樣看著我,我只是意外遇上了一頭老吸血鬼,別把我當成那種怪物。」

左安娜雖然這樣說,女孩們對她仍然有著戒心,不老族與聖血族的不合不是短時間的事,在投入上任魔尊麾下之前,甚至一見面就是不死不休的情況,只是上任魔尊威嚴太甚,才讓他們即使千年過了也還忌憚著魔尊過去的命令,就算是上古血族也不敢輕易入侵不老族領地。

「妹妹還沒說呢!魔尊他老人家是不是已經出世了?」藍斯蒂並不在意左安娜的態度,如果是一般的吸血鬼也許她會小心些,但是既然已經提到了三族,就不用擔心會動手,畢竟三族都有著共同的底線,這是他們的共識。

「是出世了,要不然妳以為這兩年怎麼會出現那麼多魔物?」左安娜笑著看藍斯蒂詫異的樣子,跟著說道:「不過他老人家這回沒心思爭天下,否則我們早就通知妳們了。」

「是這樣嗎……」藍斯蒂說不上自己該高興還是失望,不老族能入上任魔尊法眼是她們許多先輩的努力,後來也證實了投資報酬率的確很高,可是,上任魔尊還在旭日初昇的大好光景卻突然失蹤了,讓她們留下了許多遺憾,然而以現在的環境來說,這卻不能說是不智的選擇。

坐在她身邊,有著雙細目的美麗女孩風姿妖嬈的起身,在她耳邊小聲耳語,讓藍斯蒂將目光轉到了剛接過嬰兒,與古碧迦在一旁小聲交談的季常身上。

對暗夜來說,季常是個謎,一個普通的貧苦人家少年經歷過被認定死亡的失蹤,再出現時卻擁有了極為強大的力量,這本來就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只是在暗夜迫切需要季常幫手的時候,卻不好深究其中原因,現在想來,季常的變化卻有了另一種讓藍斯蒂極為訝異,卻頗有些理所當然的猜想。

如果新任魔尊是季常,藍斯蒂可以想像的到,那的確會是新任魔尊可能做出的決定。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代表不老族歡迎你們來到這裡作客。」左安娜不挑明,藍斯蒂也不好當場揭開,雖然以往不老族與聖血族都看不起身為魔尊僕役的魔僕族,可是,實際上一向恭謙溫順的魔僕族在魔尊眼裡的地位比他們都還要高,現在新任魔尊似乎也是如此。

李香蘭、林晴依都外放了,也不好再把她們調回來……還是讓姊妹們試試?要是能當上聖妃的話……

邊想著,藍斯蒂看了眼美艷動人的古碧迦與正研究魔尊座位的左安娜,再看到季常手上抱著的嬰兒,思緒一團亂。

「靖兒,妳帶三位貴賓去休息。」藍斯蒂對著身邊的女孩吩咐著。

女孩會意地點頭,然後走向季常,「請三位跟我來。」


季常等人被請走之後,藍斯蒂連忙示意其他女孩,很快地穿入了旁邊的小門,來到他們平日休息的小客廳,不一會,被稱為靖兒的女孩匆忙回來,「三號樓!」

一個女孩在旁邊操作了下,小客廳的大螢幕亮起,沒有影像,但是有三人對話的聲音,似乎在另一個房間裡。

一段閒話之後,左安娜提到了讓她們驚訝的稱呼,「我說魔尊老公,不考慮看看嗎?也許我們能弄個新帝國出來呢!暗夜收了,回頭把那群吸血鬼也收了,加上我們魔僕,班底不就有了?」

「現在這樣不好嗎?我怎麼覺得很不錯?」

季常剛說完,古碧迦就接口說道:「我們私底下說說就算了,別在族長跟這裡的人面前說,這裡我不肯定,不過族長信誓旦旦保證他會做好一切準備,只等我們家魔尊登高一呼了,真那樣的話,可不見得好玩。」

「沒勁!」左安娜嘆息了聲,「希望你說的密境有趣一點,要不然我乾脆回部隊算了,至少那邊還刺激些。」

聽到這裡,藍斯蒂看著身邊表情各不相同的姊妹們,真相往往都很簡單,只要小小的手段就能清楚了。

「雖然左小姐轉達了魔尊的意思,但我們還是要做好準備。不管如何,這回我們算是比聖血族那邊還要有優勢,先得到消息不說,魔尊對聖血族似乎沒好感,要是這樣還輸給聖血族,我們誰都沒臉去見前輩了。機會稍縱即逝,大家想想有什麼好辦法沒有。」


魔僕族很有錢,季常只是隱約知道這一點,但是,當古碧迦輕描淡寫的說出幾個跨國知名企業時,季常才知道魔僕族的富裕程度,而且這些只是表面上的部分,佔魔僕族總資產不過數百分之一,因為另外更多的財富都是珍貴珠寶以及文物,由歷任魔尊在劫掠過程當中遺留下來的。

歷任魔尊沒有一個對文物感興趣的,但是,這不代表魔僕族人不明白文物的珍貴,他們小心翼翼地保存了大多數當時可能有些價值的文物,在經歷漫長的歲月之後,這些文物的大部分都成了珍寶,即使少部分沒有實際上的經濟效益,也具有非常高的歷史價值。

只是魔僕族人從未動用過這些寶物,他們現在開創的局面只是憑藉過去魔尊偶爾賜給他們的財物,對魔僕族人來說,魔尊的寶物不過是他們代替魔尊掌管,屬於魔尊,血脈中的從屬讓他們對這件事完全無法輕忽,直到這近百年,社會風氣飛快轉變,才隱隱有人打起了魔尊寶庫的主意。

沒有魔尊壓制,族長一職並沒有多少實際上的震懾效果,若不是相傳魔尊近年就會出世,讓有心人多了幾分忌憚,族長直系一脈也才被孤立在祖地當中,否則早就上演「逼宮」的戲碼了,因為魔尊寶庫以及魔尊轉世的祕密都掌握在族長手裡,沒有人敢冒著生命危險做出可能觸怒魔尊的事,才讓前後兩位族長維持著如今的局面,若不是去年魔尊適時出現,這件事恐怕就會出現變化了。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但如果殺的可能會是自己跟自己血脈關連的所有人,那麼無論是誰都會考慮再三,而新任魔尊的出現隨即消失,也讓有心人們使不上力,連想接近魔尊的機會都沒有。

魔尊寶庫有多珍貴,古碧迦只是提了件千年前文人墨寶的拍賣結果就讓季常訝異不已,那一件文物是寶庫中被歸類在普通價值部分的其中一件,保存狀況並不算太好,但拍賣的結果已經是天價了。

而那件文物之所以拍賣,為的是支付高昂的保險箱費用,魔尊所有寶物分別儲存在幾家國際銀行保險箱當中,只有魔僕族族長鐵令以及相應的密碼才能取用。

這一枚鐵令現在就在季常手上。

鐵令很不起眼,除了擦拭得非常光亮以外,鐵令面上就只有古文字「魔僕」而已,然而,隱約間季常能感覺鐵令有著一道微不起眼的氣息存在,那是很熟悉的氣息,雖然跟體內能量不同,但季常可以確認那是體內能量的來源之一,屬於「冥界」的力量。

劍靈倩兒曾經為季常講解過,季常體內力量的組成讓她感到很不可思議,因為不但有全然背道而馳的修真仙氣與幽冥魔氣,還有天地靈氣結合的龍氣,這三者被劫雷力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更分化為冰、火兩種屬性存在。

這一切超過了她能理解的範圍,能認出這些力量已經不容易了,全然沒辦法猜測季常是怎麼會擁有這樣的身體。

但是,倩兒並不認為過去魔尊都擁有這樣的力量,以她的閱歷來看,要是過去魔尊剛轉世就是如此,修真界不可能維持如今的局面,早被魔尊打上天去了。

「族長說要是需要錢用,他已經準備了一些,就不用在這裡打工了。」古碧迦攤著手,表情無奈,因為季常成了暗夜客卿這件事讓族長直呼胡鬧,也才在臨出門前對她跟左安娜上了堂「三族關係」這樣的課程,「當然,他只是建議,決定權在你。」

「我是覺得密境還不錯玩。」季常解釋著,他個性平和,但是亞魁時的經歷讓他偶爾也會熱血沸騰,戰意昂然,尤其是那種血腥的廝殺,對他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幾次從杜安堡出來都讓他酣暢淋漓,有著種飢餓之後飽食的滿足感。

暗夜對密境的存在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在某些情況被滿足的時候,密境就會開啟,其中杜安堡可以說是唯一一個不分時間開啟的密境。

過去曾經安然闖過杜安堡的人並不是沒有,只是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具有價值的是其他密境,在其他密境封閉的時候,杜安堡連遊樂場所都算不上。

魔僕族對密境卻多了幾分了解,這些了解來自過去魔尊的言談,密境是某些高人設置的,為的是消耗人間界多餘的冥魔力量,算是打擊魔尊一方的另一種手段。

只是,密境並不完全掌握在魔尊敵人手裡,時過境遷,大多數密境就只有暗夜知道確切位置,甚至還得到了魔尊對手使用的陣法殘缺,能連接不同的密境與設定好的地方。

現在人間界滿是冥魔力量,幾乎所有密境都已經開啟,杜安堡的意義相對重要許多,只不過東方有杜安堡,西方也有類似的初階密境,在暗夜與獵人協商合作的同時,雙方也都趁著這個機會優先豐厚自己的密境力量。

不說在境中戰鬥等於一種修練,高階密境更隱藏著許多難以想像的財富,西方密境甚至與西方文明起源脫不了關係,這也是暗夜不惜傷亡、不計代價一探杜安堡的原因。

凡事起頭難,杜安堡密境也是如此,季常的幫助對暗夜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步,甚至給出了異性客卿這樣史無前例的地位。

原本針對這個客卿還有許多後續手段,但是在季常展現了超越常人的蠻橫力量之後,這些後續手段都還處於觀望的地步,至於現在,暗夜更不可能趕走送上門來的魔尊,換做別人,暗夜已經開始修正這個歷史錯誤了。

過去魔尊喜好美色,暗夜高層無論情報或聖血全都是女子,魔尊貼身的魔僕同樣不外如是,暗夜招募異性客卿已經是違背祖訓的動作了。

「密境當然不錯玩,過去魔尊手下的高手都是從密境訓練出來的,這些密境都掌握在情報暗夜手裡,他們也被限制過不得擅自使用密境,就看你要不要追究了。」古碧迦看左安娜賴在季常懷裡的樣子就想笑,卻不得不說,兩人外貌其實還算登對,都是十來歲的少年少女模樣,「聖血跟暗夜爭的其實也是密境,依照聖血現在的情況來看,他們已經有了相當的規模,接下來迫切需要得到的是行走在陽光下的能力,這必須經歷過一個叫做『血色院』的密境考驗,要不然聖血能維持現在的樣子,已經是極限了。」

現在除了聖血族掌握的範圍以外,各國無論公私機關都有「早起運動」的新機制,包括各級學校,每天一早就是在陽光底下做早操,表面上說是增進健康,實際上卻是對隱藏在人群中的吸血鬼打壓。

偶爾也會傳出有人在陽光底下化為飛灰消失後,進而找出其他潛藏吸血鬼蹤跡的消息,這也是各國政府與聖血族的對談籌碼,沒能在陽光下存活,聖血族坐大就會有天然的限制。

雖然同為暗夜,但是密境方面都掌握在以不老族為首的情報暗夜手中,過去魔尊的勒令讓聖血族不敢輕易對不老族動手,否則不老族早就是聖血族的侵略對象了。

高階吸血鬼有好幾位都經歷過不只一位魔尊,對魔尊的威勢是打從心裡畏懼,左安娜的變化是聖血族的試探,否則以聖血族對血液氣息的了解,怎會分辨不出左安娜的魔僕族人身分?更何況一位聖血族的上位領袖,千年前就是聖血族族長的存在。

「那還真不能讓他們得到密境。」季常對左安娜以外的吸血鬼完全沒有好感,謝菁雅的死猶在眼前,如果有人打算抹去聖血族,他不會有任何意見。

「族長說的關於聖血族違背命令的事怎麼辦?」

「誰都不要插手!」左安娜幾乎是跳了起來,腦後的馬尾巴劇烈晃動著,「我會自己找回場子,我就不信我現在還打不過那傢伙!」

「那是兩回事,這關係到聖血跟魔僕兩族間的相處,不能當做兒戲。」古碧迦知道左安娜的想法,對把自己變成吸血鬼的那個聖血族人,左安娜有的是屬於武者的憤怒,成為吸血鬼是輸了的下場,左安娜更看重的是過去自己在那人面前毫無反抗之力的屈辱。

「既然是兩族之間的相處就交給族長去處理,要不然要這個族長有什麼用?」季常的想法很直接,也有些怒其不爭的意味。

過去季常一個人必須扛起自己跟妹妹的生計,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又不願違背自己的良心,要面對的就是喜怒無常的海洋,以為人子和為人兄的立場,季常都以行動表明自己的擔當,在他看來,族長既然是族長,就該有他的作為,而不是推給別人決定。

季常多少知道現任族長與古碧迦的意思,他並不想直接指揮魔僕族,雖然魔尊身分已經無可置疑了,可是現時不比以往,他沒有爭天下的野心,也不想把魔僕族綁在自己身上,他連自己的未來都不知道該怎麼規劃了,遑論三族。

是自己的責任,季常不會逃避,但是自己還弄不清緣由的情況下,要他擔起所謂魔尊的身分,他還需要一個原因,一個可以對自己交代的原因。

「我讓他們安排一下,要去杜安堡很簡單,應該不會有問題。」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未名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10.12.15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