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四女心結
第二章 血皇絕招
第三章 難得平靜
第四章 北陽戰事
第五章 意外連心
第六章 魔影皇現
第七章 魔皇陷阱
第八章 終究入魔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43
累積人氣
2581060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4.12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四女心結
公國由太空站傳出另一項消息,邀請願意移居一號星的民眾移居至一號星,並承諾會給予幫助,在一號星建設家園。

這項消息也被陸翼城貼在廣場公佈欄上,但是因為陸翼城本來就有相當不錯的生活環境,增加到五千多人的居民並沒有人在公告的時間內向官方報名。

不過相對其他動輒數百萬人的城市,一個多星期下來至少有三萬人移居到了公有星系一號星。

而同時位在原公國最北方的一座小城,驚傳一夜之間遭精神病患入侵,十萬人全員失守的消息。

這一個消息使得各大城往一號星移居的人民數量急速增加,數量多到各大城不得不加以控制。而原公國方面似乎樂觀其成,到太空站的人都被送往一號星。

與此同時,要求加入陸翼城的居民,在得知原公國將軍陸羽就在陸翼城後更是暴增,陸翼城也在能力範圍內逐步擴編人口至十四萬人。


陸翼城陸宅

如過去幾個月一樣,四女夜裡才分別回來,在跟陸羽道過晚安後,各自回房梳洗,就寢。近幾個月來隨著來到城裡的人越來越多,四女也幾乎都接近半夜才回到陸羽住的屋子裡。

知道她們在忙,陸羽也只能盡他所能的讓四女安心休息。

「相公不就寢嗎?」雪雁來到陸羽身邊,柔聲地問。

陸羽這時正在自家陽台上,看著城裡點點的燈火。

現在地球上因為公國避在太空站,為了抵禦精神病患集團入侵而分成許多大城市,各大城市也幾乎都宣佈脫離公國掌控,獨立為政。

精神病患最大的威脅,不在強大的殺傷力,而是無法抑止的體液感染。只要城市內有一人染上精神毒素,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整個城市就會成為互相攻擊,搶奪他人為食的修羅地獄。

因此各城對精神病患不僅非常小心,而且具有相當敵意。甚至陸羽知道的,連陸翼城在內,只要發現精神病患,幾乎都是格殺當場。

看著表面平穩安定的城市夜景,陸羽想著:為了生存,越來越多的人口進入陸翼城,由於時間過於匆忙,四個女孩才會忙得焦頭爛額。要讓她們能開心愉快的生活,似乎只有等到精神病患被肅清,或者一段時間後,由其他人接手工作吧!

就算精神病患被肅清,知道他仍存在的公國會放任他,不擔心他的報復嗎?以公國過去的做法,怕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可能性大些。

在陸羽身旁的雪雁沒有打斷陸羽的思緒,只是靜靜看著她託付終身的男子。她明白這段時間一直在她身邊的陸羽,並不是很開心。雖然到處都是忙碌的人,只有他整天無所事事,雪雁卻感覺得到陸羽是她知道的人當中最不開心的一個。

「雁兒?」陸羽發現不知何時雪雁到了她身後。

「相公想出神了,告訴雁兒,相公在想什麼呢?」雪雁輕柔的靠在陸羽身邊。

看著依偎在身邊的女孩,陸羽不否認,他心中其實對雪雁感情最深,一來是因為四女忙著城市的事情,都是雪雁單獨陪他。

二來,雪雁的獨特存在是陸羽少數可以傾訴內心的對象,因為他知道雪雁絕對聽他的話,不會洩漏他曾說過的隻字片語。

四個女孩對陸羽雖然極端愛戀,但是關心則亂的情形下,許多事陸羽沒敢讓她們知道,因為怕她們擔心。

而雪雁雖然也擔心,但是她有一點不同,她不會干涉陸羽的做法,而只是在陸羽身後全然的支援,聽從陸羽交代的每一件事。

陸羽伸手攬她入懷,他喜歡雪雁身上柔柔的髮香,不濃厚,但是令人安心。

「雁兒,妳看前面,看到十四萬人嗎?」陸羽閉上眼睛,仔細品嚐雪雁髮上特別的淡香。

「雁兒只看到好多盞燈,這邊有十四萬人啊?」雪雁驚訝的說:「前些天聽四個姊姊說的時候,不是才剛十萬嗎?」

「這些人會趕來這裡,除了因為這邊生活環境好之外,還因為我在這裡。」陸羽看著燈光說。

「相公在這裡?」雪雁可不懂了,雖然她也奇怪,為什麼大家都在忙,而相公跟沒事的人一樣。不過她不討厭這樣,反而她還很喜歡能待在陸羽身邊。

「因為我能對付病患啊!小呆子。」陸羽輕輕笑,跟著說道:「這些人我並不在意,可是這些人裡面有妳跟妳的四個姊姊……但是我並沒有那種把握,真的能對付那麼多的病患……」

雪雁第一次感覺到陸羽的不安,她印象中的陸羽一直都是笑著從容應付所有事情。她心想道:這是相公隱藏在笑容下面的嗎?

「我並不擔心自己能不能順利活下來,嚴格說來,我早該死了,可是我沒辦法想像,如果我真的守護不了妳們,那後果會是如何。」陸羽嘆氣,跟著閉上眼睛。

「相公,別想太多,好嗎?」雪雁不知該如何撫平陸羽的不安:「雁兒會一直陪相公的。」

「嗯……」陸羽收攏雙臂,感覺著雪雁在他懷裡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人,不安與雜亂的思緒一掃而空,剩下的是雪雁身上的溫暖與柔柔的情意。

夜空下,兩人在陽台緊緊相擁。


隔日中午,陸翼城辦公廳。

靈珊跟華欣放下工作,沒用餐就到了羅娜的辦公室,她們知道羅娜一定在。

熬不過兩女的要求,羅娜放下手上的筆:「怎麼了?」

平常上班的時間大家都忙著處理手上的事,幾乎都到晚上回家前才會再碰面。可今天怎麼了?

「大姊,這樣下去不行耶!」華欣說著。

楓情也在這時拿來四個人的午餐,放在三女面前的桌上,跟著坐在羅娜身邊,顯然她們說好一起來的。

「什麼東西不行?是哪一樣公文有問題嗎?」羅娜奇怪的看三個妹妹,思索著:最近城裡的事都很順利,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難道她疏忽什麼了嗎?

「天啊!大姊怎麼跟大伯一樣啦!我們說的是相公。」靈珊說的是羅娜父親,羅同裕,一工作起來就六親不認的。

「相公怎麼了嗎?」羅娜一驚,連忙問道:「早上出門不是都好好的?」

「我先說,我不是吃雁兒妹妹的醋。」靈珊說著,約兩個妹妹來是她的主意:「早上的時候,我發現相公跟雁兒妹妹的感情比跟我們好多了,甚至沒說話就能感覺到對方在想什麼似的。雖然有雁兒妹妹可以陪相公是大家決定好的,可是大姊有沒有想過,我們有幾個月沒跟相公多說上話了?有多久沒賴著他了?」

靈珊幾乎想不起最後她賴在陸羽身上的時間,只記得那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甚至我發覺,現在相公看我們的眼神跟看鄰居王伯差不多,都只有淡淡的平靜,都是那樣一抹該死的笑……但是他看雁兒妹妹就不一樣了,好像以前看我們一樣,會透著溫柔,會說話似的……我不要相公這樣看我。」

靈珊似乎想了很久,她很少說話前會想這麼多,也很少說出這樣長的一段話,羅娜猜得到她早上一定整個人都在想這件事。

「聽二姊這樣說,我也覺得好像真的是耶!我也有那種感覺……」楓情擔心的說,陸羽並沒有變得冷漠,只是對她們都……客氣,一點也不像之前,會隨手拉過人就輕輕咬一下臉頰。前些天難得她們回去吃晚餐,也堅持要她們好好吃上一頓,不讓她們像以前一樣餵他。

「欣兒沒注意到……不過欣兒寧可相公人不在身邊,也不要像現在這樣,看得到可是摸不到,也不再疼惜我們了……」華欣整個心裡酸酸的,她想起早上陸羽送她們出門時,臉上掛的笑容跟二姊說的一樣,像看隔壁的王伯。

華欣說完後,四女陷入一片沉默。

羅娜思索著:的確,幾個月來都沒好好陪在相公身邊了,曾幾何時他看自己的眼光變了,自己竟然都沒留意到。對我們的態度也不再霸道,雖然言語上還是一樣沒變,但是自己感覺不到其中的客氣嗎?還是連自己也要放棄這段感情呢?

羅娜想起剛認識陸羽時的點點滴滴,終於忍不住嘆氣──還能挽回嗎?曾經相公對我們的疼惜,愛憐是怎麼開始的?想不起來……應該是逐漸轉變來的吧?

相公原本對我們的態度也都很客氣,甚至還有些恭敬。現在的客氣雖然不明顯,但是顯然真的存在,尤其還有一個雁兒可以比對。

羅娜也不免泛起醋意,她知道為什麼靈珊一開始就強調不是吃雁兒的醋了。

「我知道了,下午大家都把事情儘快安排好,每天早上我們兩個人過來,下午再換兩個人,直到把事情交接好為止,好嗎?」羅娜可不想放棄陸羽:「我會讓爸爸他們儘快找人接手我們的工作,這樣可以嗎?」

看三個妹妹都欣然同意,可是臉上也都有些不安,顯然都在擔心陸羽會不會再像以前一樣。

羅娜接著說道:「可是我要先跟妳們說,雁兒妹妹是我們安排陪相公的,現在會這樣也是應該的,都不許跟雁兒妹妹生氣,知道嗎?」

羅娜說完,又嘆了口氣──如果妹子們對雪雁態度不客氣的話,說不定相公真的會對我們生氣。好奇怪的心酸啊!

羅娜感覺自己心裡的陌生滋味,對面前可口的午餐半點興趣都沒有。


中午休息時間剛結束,受不了心裡的猜想,靈珊拉著楓情,把事情扔給兩人哇哇叫的父親後,拋下一句「不想抱外孫就阻止我」,跟著就回家去。

兩人下午三點不到就回到了陸宅,找了許久才在陽台上見到陸羽與雪雁。兩人愕然看著眼前的景象。

陸羽赤裸著上身,躺在躺椅上,身上的薄被覆著具曼妙的身軀,雪雁睡在他身上。兩人顯然在陽台午睡著。

陸羽平常在家都不穿上衣,因為血皇勁的運轉,會讓他比常人耐寒,卻不耐熱。儘管秋天已經略涼,他還是覺得這樣舒服,女孩們也就沒堅持要他穿上衣服。

可是這時靈珊跟楓情見到雪雁躺在陸羽身上熟睡,本該極平常的,此時卻是截然不同的滋味。

她們兩人在雪雁身上見到了過去自己曾經的樣子,只是現在是另一個人。

「回來了?」陸羽張開眼睛笑著,輕聲說。

他懷裡的雪雁似乎被打擾般,在睡夢中動了動身子,陸羽伸手輕抱著她,讓她繼續安穩沉睡。

看到陸羽對懷裡雪雁的溫柔跟對自己的客氣,兩個女孩眼眶都泛起淚水。靈珊性子雖然直接、衝動,可是現在卻只能任憑傷心難過的感覺流竄。

看兩個女孩奇怪的反應,陸羽有些摸不著頭腦:「怎麼了嗎?」

「沒事!」靈珊咬牙說著,不讓淚留下來,轉身拉著楓情就下樓。

「怎麼了?」卻是陸羽懷中的雪雁抬頭問陸羽,半夢半醒的眨著一對眼睛,看的陸羽一陣愛憐。

「我也不知道,珊兒跟楓情剛回來,上來又下樓去了。」陸羽是有些奇怪兩女眼眶的淚,但是如果是公事遇到問題,那他也幫不上忙。

「姊姊們回來了?雁兒去準備晚餐的東西,好嗎?」雪雁知道陸羽還抱著她,想起兩個姊姊一定看到了,不免有些臉紅。

「嗯,我陪妳去好了,整天待在家好悶。」陸羽放開她,讓她能起身。


趕回陸宅吃晚餐的羅娜發現靈珊、楓情顯然哭過了,聽陸羽說剛他和雪雁買食材見到的趣事,羅娜心裡一陣奇怪:兩個妹妹不是放下工作先回來了嗎?發生什麼事了?

一餐飯在四女心態改變後,氣氛奇怪的進行著。


「我們回來找到相公跟雁兒妹妹在陽台睡午覺。看相公抱著雁兒妹妹好溫柔,還怕吵醒她。可是跟我們說話就又好客氣,人家難過嘛!」羅娜聽著靈珊說。

陸羽跟兩個妹妹都在客廳看電視,雪雁在整理餐具,羅娜跟著靈珊上樓後到了靈珊房間聽她說下午的事。

看靈珊又快落淚了,羅娜知道她真的傷心。她認識靈珊很多年,沒見過她這麼容易落淚的。

「大姊可以告訴珊兒該怎麼做嗎?」靈珊眼中都是不安,可是羅娜也不知該如何做,連羅娜自己都覺得好無力。

「讓大姊想想,好嗎?相公人還在這,會有辦法的。」羅娜安慰著她,可是心裡卻不免懷疑,真的有辦法嗎?


帶著靈珊下樓,羅娜驚訝的發現廳裡只剩下華欣跟楓情,兩女正落著淚。

「別哭了,相公呢?」羅娜忍不住生氣,雖然她也很難過,可是這樣的話,誰有辦法作改變啊?

「相公拉雁兒陪他去廣場散步,說我們難得可以好好休息,早些睡。」華欣看到大姊生氣了,忙抹去眼淚。

一旁的楓情可怎麼也停不了哭泣。

「都到我房裡來,我跟妳們說該怎麼辦。」羅娜無奈的說,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同時間,陸宅前方的廣場有許多人也在餐後散步著。

陸羽和雪雁攜手走在水池邊,雪雁的柔美本就令人注目,加上動人心弦的笑容,許多人不由羨慕起她身旁的高大男子。

當兩人走到燈光能照亮陸羽臉頰的地方,特殊的紅黑紋路,許多人這才知道,在這個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孩身邊的,竟是聞名全國的公國將軍──陸羽。

可是陸將軍不是和女城主們……在感嘆兩人登對的同時,許多人心裡都起了些疑惑。


「雁兒覺得好幸福。」雪雁開心的緊緊握著陸羽的手:「謝謝相公讓雁兒跟著相公。」

「呆子。」陸羽滿足的看著雪雁的笑容,心裡是一陣踏實。他這段時間已經發現自己喜歡雪雁陪伴的感覺,不論什麼感覺、什麼想法都可以告訴她,陸羽自己也不知道,原來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的感覺竟是這般美好。

「雁兒可以問相公一件事嗎?」雪雁開心的想起以前她表姊跟她說的事情:「相公喜歡雁兒嗎?」

「喜歡啊!」陸羽有時真的懷疑雪雁的年紀,說話常跟小孩子一樣:「不喜歡的話,怎會要妳陪我散步?早把妳丟掉了。」

「相公才不會呢!相公最好了,雁兒也好喜歡相公。」雖然雪雁受的教育,告訴她對夫君應該要舉案齊眉的恭敬,可是雪雁這時候只想能跟陸羽開心的在一起。反正時代也不同了,誰理她呢!

兩個人在涼涼的秋風中相擁,看著水池的水隨著音樂變化不同而激起炫麗的水花。


陸宅內,羅娜房間中,安撫好三個妹妹的羅娜在桌前坐著。

書桌燈下是一枝帶著珠花的簡單銀髮簪,那是在古中國時陸羽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她想起那時胖胖陸羽臉上的不安跟恭敬,還有臉紅的樣子。

陸羽不知道就是在那時候,在接過髮簪的時候,羅娜開始喜歡他這默默付出,不求回報的卑微人物。

「相公,娜兒還能叫你相公嗎?」羅娜輕聲的說。

燈光下的銀簪,映著千年不變的光芒。


兩天多了,楓情在夜裡翻來覆去睡不著,胡思亂想著。

前陣子工作太忙,往往一躺下就進入夢中了。這兩天照著大姊的安排,只有早上去辦公廳,過中午就回家了。

可是好像沒有用……相公跟雪雁好像很多事都變成習慣了,習慣下午到陽台看廣場上的人,習慣在陽台睡一下下,習慣一起去市場,習慣晚飯後一起散步……好像自己變成多餘的一般,雖然相公也會跟自己說話,可是總是少了什麼似的。

不只楓情,在其他三間房間的女孩同時都有這樣的感覺,也在這樣深的夜裡一同失眠。


躡著手腳,楓情輕輕打開陸羽的房門。

之前她睡不著,都直接找陸羽,窩在他懷裡,也總能一覺到天明。可是以前能輕易打開的門,雖然一樣輕,卻讓楓情覺得忐忑難安。

「楓情?怎麼了嗎?」陸羽沒睡,關著燈在聽音樂。

剛才楓情在門口,他就感覺到了,只是有些奇怪,她很久沒在半夜跑來找自己了。

「睡不著嗎?」陸羽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就像以往一樣,楓情窩在陸羽身邊,枕著陸羽的手臂。她呼吸著陸羽身上熟悉的味道,淚卻不自主的慢慢流下──心裡明明想問他,是不是已經失去對她的感覺了,可是又害怕聽到答案……

漆黑的房間中,陸羽聽著音樂,渾然不知身邊佳人心裡的煎熬。

直到陸羽關掉音樂,輕摟著楓情,她才在不知不覺間睡去。


天色剛亮,陸翼城城牆上的警報器突然大響,跟著是多如密雨的精神球攻擊。警衛在開啟第二級防護系統之後,頭一次依照城市重建後的規定,第一時間通知警備隊長李慶耀跟陸羽將軍。

通訊儀的警告聲音一響,陸羽跟楓情同時驚醒。陸羽看見手腕上通訊儀的訊號,知道是西邊城牆守軍在通知自己,忙起身,開門,跟著凌空飛往西邊。

密集的精神球攻擊被城牆上的防禦裝置分散給城市四周其他未受攻擊的裝置同時吸收,因此精神球攻擊威力雖然強大,但是一時仍無法破壞陸翼城的城牆。

陸羽飛到城牆上方,看陸翼城方面已經由城市中奔出一隊約四百人的警備隊,正要到城牆協防。可是城外約兩百公尺的距離,在剛明的天色下,至少千人分散著。

哪來這麼多人?陸羽看到許多病患還在彼此攻擊,知道那是剛發病不久的病患。

最近被病患攻破的城市的確離陸翼城最近,但是也有近百公里啊?

陸羽奇怪的盯著人群,卻不知道由被攻破城市中出來的病患原本足足有三千多人,在一路上的「自行消耗」之後,才剩下目前的一千二百多。

如果剛發病,那應該沒有意識,為什麼會整個聚集到這裡?

陸羽還在思索,腕上的通訊儀傳來李慶耀的聲音:「聖主,是不是讓慶耀帶人衝出去?」

「不用,你們沒有防護裝備,太危險了,守好城牆就行。」陸羽知道警備隊不是病患的對手,無論人數或實力都一樣。

「是,聖主請快,防禦裝置已經快撐不住精神攻擊,目前已經到第三階段了。」

李雲祥設計的防禦裝置能吸取精神力量,到第五級就必須更換四柔石,否則會立刻失效。

「我知道了,讓其他城門也都注意,病患人數可能不止這樣。」

雖然殺人已經不下數千,但是第一次同時面對上千個神態瘋狂的對手讓陸羽也不敢輕心。話說完,陸羽已經喚出翼的鎧甲,同時雷光槍上手,往人群擲出十多道槍光。

十多聲轟然巨響後,病患們僥倖沒死的都四散逃著,許多病患也跟著對空中的陸羽擊出精神球,架起「玄甲天幕」的陸羽在下方喚出穿山甲胖仔,利用眾人視線集中在空中陸羽身上的時候,進行襲殺。

許多病患就在瘋狂發射精神球的時候,被穿山甲胖仔的六道爪勁分成數截。然而數量太多的精神球攻擊,竟讓陸羽的玄甲天幕產生不斷的晃動,顯示快到崩散邊緣了。

陸羽飛身下撲,拔出手中長劍展開近身戰。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12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