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一章 ∼段宅一家∼
第二章 ∼小施奇能∼
第三章 ∼婚姻重整∼
第四章 ∼龍隱修練∼
第五章 ∼夫妻義務∼
第六章 ∼異星警告∼
第七章 ∼玲瓏遇劫∼
第八章 ∼鏡元門人∼
第九章 ∼男性尊嚴∼
第十章 ∼坦言身份∼
第十一章 ∼鏡元求教∼
第十二章 ∼戰鬥分隊∼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308
累積人氣
258102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6.11.13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 ∼段宅一家∼


這樣算不算背叛?雖然我在別人身上,用的是別人的身體,可是發生這種事情,我自己怎麼也不能說沒有責任……

該死,怎麼這次就忍不住了?這樣以後怎麼面對她們?要是她們也跟我一樣,跟別人發生這種事情的話……不行!

可是在這裡要活上多久還不知道,難道說要當和尚,清心寡慾度過這幾十年嗎?

去酒店?那跟這種行為好像沒分別啊!守了幾世清白了,怎麼會在這裡破功呢……


段玲瓏遠遠地就看到陸羽蹲在店門口低頭嘆氣著,與昨天同樣的衣服打扮,段玲瓏很確定自己父親就是昨天出現在電視中的人,然而段玲瓏的腳步卻突然停下了,因為她見到一個女子站在陸羽面前幾步,正看著自己,表情有些生氣,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不好意思,還沒營業,要不要裡面先坐,休息一下?」陸羽發現了面前這個穿著白色套裝的女子,女子約三十多歲,相當成熟美麗,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因為女子表情顯然很不開心。

「媽……」段玲瓏眼看躲不過了,走到母親面前低頭輕聲喊著。

「是你媽媽啊?」陸羽笑了一下,跟著說道:「裡面快請,現在是不熱,不過曬太久也不太好。」

「爸……」段玲瓏看著母親左邊眉角微微抖動,知道母親已經氣炸了,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父親似乎認不出母親了,不過她知道要是不提醒父親,最討厭被人忽視的媽媽肯定發火,而且不會考慮地點。

「什麼?」陸羽猛的眨眨眼睛,懷疑自己聽錯了。

段玲瓏說道:「是的,我就是你十年沒見過面的女兒,段玲瓏。」

「妳是說……」陸羽指著段玲瓏、面前的白衣女子,然後指指自己。

段玲瓏只能嘆口氣,然後點頭,拿出身分證明翻到背面父母欄,遞給陸羽。

陸羽低頭一看,在父親一欄果然寫著「段天寵」,深呼吸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母親欄,寫著「康月笙」。

「康小姐,裡面請坐。」陸羽跟著對段玲瓏親切地一笑,張開雙手,「好久不見,我的女兒。」

段玲瓏愣了一下,撲入父親懷中。


陸羽與康月笙隔著桌子面對面坐好,段玲瓏在分別為父母送上一杯飲料後,忐忑地坐在父母中央,陸羽的視線一直在她身上,他想著難怪會對段玲瓏有著很奇怪的熟悉感覺,原來是段天寵的女兒,或者說是自己的女兒。

「你這次又想要什麼?說吧!」康月笙冷著臉說著,看到陸羽一臉茫然,譏笑說道:「別告訴我,你把玲瓏弄在這裡沒別的原因,要不是有人通知我,我還不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呢!」

「媽……是我自己來應徵的,爸爸他一直都不知道……」段玲瓏說著,自己也感到悲哀,有哪個父親會像自己父親一樣,天天相處了快一個月卻認不出女兒。

「別叫他爸爸!放心,妳就快要有新爸爸了!」

陸羽對盛氣凌人的康月笙沒什麼好感,不過也只是笑笑,「那我先恭喜妳了,妳到這裡來,就是想找玲瓏嗎?」

陸羽的冷靜態度顯然與過去的段天寵不同,康月笙皺眉想了一下,由手提包中取出一張紅色請帖,拋到陸羽面前。

「喜帖?」陸羽看到紅色的帖面就想笑,他沒想到「前妻」居然會發帖子給自己,然而翻開一看卻不是那麼回事,只見帖上寫著「段天寵兄伉儷日安,敝會誠心邀請天寵兄伉儷參加特別盛宴,為兩國之間交戰進行戰前協調,事出突然,然而此事事關重大,還請千萬撥空參加」,署名「忠誠」,時間就在今日中午。

「是他們啊?我沒空去,這裡還要開店呢!」陸羽把喜帖退回給康月笙,伸手拉起段玲瓏,仔細看了看她,「我好像還沒這樣看過妳,嗯……看這個情況,妳也別想在我這裡上班了,我們之前多久沒見面了啊?」

「十年……」段玲瓏說著,眼淚輕輕滑落,她也知道母親不會允許她跟父親來往的,而那種臨別的依戀感覺卻讓她難以承受,比她想像中要深刻多了。

「乖,別哭了。」陸羽抹去段玲瓏的淚水,笑了一下說道:「妳有點小胖,我看來挺好的,不過女孩子都不喜歡這樣吧?嗯……就當爸爸送妳禮物好了,眼睛閉上。」

在段玲瓏聽話的閉起眼睛的同時,陸羽伸手搭在段玲瓏頭上,一抹淺藍色光芒閃動,在為她雕塑體型的同時,陸羽順便將她臉龐上的五官做了細部修改,連身上某些粗大的毛孔也一併解決了,只是瞬間,段玲瓏的五官就給人一種明媚艷麗感覺,卻不失她本有的清純。

陸羽過去身邊的女孩子幾乎全是美女,他以身為男人的角度,在不改變段玲瓏原本輪廓的情況下,細部修改了段玲瓏的五官與身體,使得原本已經相當出眾的段玲瓏更是嬌豔逼人?

「去洗把臉,順便看看爸爸給妳的禮物。」

「好……」段玲瓏剛才只覺得全身上下一陣溫熱,看一旁的母親不知為何睜大眼睛沒有反對,她就走往後頭的洗手間去了,「哇!怎麼會這樣!」

聽到洗手間傳來段玲瓏的驚喜呼聲,陸羽笑了,「果然是女孩子,外表至上啊!」

接著,他對康月笙說道:「玲瓏以後就麻煩妳們照顧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偶爾看看她。」說完起身,「不陪了,祝新婚愉快。」


陸羽發現今天沒辦法開業了,一個女兒兼服務生要回去了,另一個剛上班一天的服務生還躺在自己床上,沒到下午可能不會醒來,他決定歇業一天,打了電話通知蔬菜行之後,準備下樓寫告示。

「妳還在啊?妳媽媽呢?」陸羽意外的看到正拿著鏡子照個不停的段玲瓏。

段玲瓏一聽見陸羽的聲音,連忙放下鏡子,往陸羽的身上撲來,「謝謝爸爸!」

「說什麼謝謝呢!呵!」陸羽覺得有這麼個女兒也不錯,邊拿著紅紙與粗筆,邊聽女兒問話。

「爸要寫徵人啟示嗎?媽沒讓我回家啊!」

「是啊?那真好。」

陸羽剛想放下紙張,段玲瓏卻說道:「不過媽說要我中午一定要把你帶到那個會場,親愛的爸爸不會拒絕可愛女兒的要求吧?」

「那還不是得寫?」

陸羽搖頭輕嘆,大筆寫下「休息一天」後,想起樓上的葉樹茵,決定跟女兒去逛逛街,一方面買套正式衣服好參加宴會,另一方面也要為葉樹茵準備,因為她的衣服已經讓陸羽撕破了。

上街的人比尋常時候多,早上敵對國宣布暫緩進攻之後,整個街上都是慶祝的人潮。在來這裡的時候,陸羽接到了葉樹茵的電話,後者也是希望陸羽可以參加中午的宴會,她先回家準備了,稍晚會到包子店跟陸羽一同前往。


宴會設在一座豪華飯店裡,陸羽與葉樹茵、段玲瓏剛到宴會廳不久,就見到了葉樹茵的爺爺──葉國勳。

在陸羽婉拒了公開授受徽章之後,葉國勳取來了一個精緻銀盒,慎重地打開,為陸羽將黃金徽章別在衣領,「基於尊重你的意見,會長就不過來了,不過會長要我轉告你,歡迎你加入忠誠會,也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陸羽點頭之後,葉國勳取出另一個銀盒,示意孫女到他面前。

看著驚喜莫名的葉樹茵,葉國勳笑著說道:「妳猜到了,這是給妳的,讓我驕傲的孫女。」

銀盒中是一枚銀亮徽章別針,邊為孫女別上別針,葉國勳邊嘆道:「果然是時勢造英雄,妳一晚上比爺爺辛苦一輩子的評價還高,不過這也是妳應得的,我很榮幸有一個敢深入敵軍陣營裡的英勇孫女。」

「英勇?她叫的可大聲了,我沒聽到槍砲聲,聽到的都是她的叫聲。」

陸羽揶揄了句,葉樹茵不依地投入陸羽懷中,輕輕捶打了幾下,兩人關係不言可喻。

看到兩人的樣子,葉國勳微微一愣,而後大笑了幾聲,似乎很樂於見到這樣的發展。

然而,一旁的段玲瓏卻不是如此,她不是不喜歡葉樹茵,只是她並不希望看到自己父親懷裡的是除了母親跟自己以外的女子。

在葉國勳剛才的話語裡,段玲瓏知道自己父親的確就是昨晚出現在新聞畫面中的人,也是現在整個國家危機暫時解除的關鍵,看葉國勳靠近陸羽似乎要說什麼,段玲瓏好奇的豎起耳朵。

「有消息說那些大官全進醫院了,什麼情況?能多久?」

「跟你以前一樣,天長地久。」

接著兩個男人呵呵大笑,雖然許多人因為笑聲看向他們,不過或許是慶祝大危機解除的關係,沒有人對他們提出意見,但是當某些人注意到陸羽與葉樹茵衣領的別針徽章的時候,宴會廳裡開始竊竊私語,越來越多人看著角落的陸羽一行人,所幸這時舞曲響起,讓奇怪的情況緩解一些。


段玲瓏接了一通通訊之後,面色不安地來到陸羽身邊,看了一眼偎在陸羽另一旁的葉樹茵之後說道:「爸,三位媽媽說要見你,她們在樓下的一個房間等你,而且……她們希望文姊也過去。」

「見我?」陸羽疑惑地看了看金屬錶上的日期,回想當時簽離婚協議書的日子,剛好到今天滿一個月,想想或許與女兒有關,點頭說道:「好吧!反正在這裡也沒什麼。」

接著,他轉向葉樹茵問道:「妳呢?去嗎?」

「嗯,我對三位段夫人也很好奇。」

「段夫人?過了今天就不是了。」陸羽笑著隨女兒走出宴會廳。


由段玲瓏領著進入一間豪華客房,客房內有兩個房間與一個客廳,段玲瓏很快地被喊去一個房間裡,陸羽略奇怪的看著面前四個女子。兩個女子陸羽見過,一個是段玲瓏的母親康月笙,另一個則是丁律師,「如果我沒記錯日期的話,今天應該就是最後一天了,不知道四位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四個女子互相交換神色,也幾乎都看了看陸羽身邊依偎著的葉樹茵,後者只是吐吐舌頭,以年紀而論,葉樹茵在這裡是最小的一個,然而在看到葉樹茵與陸羽上衣領口的別針之後,連脾氣最暴躁的康月笙也沒說話。

丁律師打破沉默說道:「段先生、葉小姐請坐,我代表三位夫人跟先生討論關於四位婚姻的事情,當然,還有段玲瓏小姐的部分。」

「不用妳代表她們,人不就都在這嗎?都面對面了,難道還要妳當傳聲筒不成?」陸羽與葉樹茵相伴坐下,陸羽跟著說道:「今天是最後一天了,要是我沒記錯,明天開始三位跟我一樣都有重新婚嫁的資格了,這件事我不知道現在還有什麼好談的。至於玲瓏,我很抱歉過去沒有盡到作為一個父親的責任,也對她感到很愧疚,當然更沒有理由現在來跟妳們搶女兒了,而且那時候簽的離婚協議中,我記得就有放棄玲瓏的監護權,現在我還是同意這一點,只是我希望當玲瓏想見我的時候,三位可以給個方便,畢竟女兒也長大了,她應該有她的自由。」

攤開雙手,陸羽結束話題道:「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

「那換我說吧!」坐在陸羽正對面,穿著一身黑色金邊禮服,看來相當高貴的女子微笑說道:「二妹衝動,三妹內向,所以我們說好了,由我代表她們。我們要說的是,我們拒絕離婚。」

「為什麼?」陸羽對女子的話感到疑惑,而他身邊的葉樹茵則是表情一愣。

「在一個月之前,我們拿到你簽署的同意書的時候,老實說,我們感到開心卻又傷感,開心的是總算擺脫一個像是害蟲一樣的丈夫了,傷感的是歲月無情,一轉眼已經快二十年了,當初我們嫁給你的時候,月笙妹妹比現在的玲瓏還小。這些年來,我們獲得的是什麼?沒錯,我們跟我們原本預期的一樣,我們擁有了相當龐大的資產,在商場上可以跟任何一個人平起平坐,任何人都不能小看我們。可是一回到家,只有我們幾個姊妹孤單相對,卻還要擔心著來自我們丈夫所帶來的麻煩。結婚給我們帶來的,除了玲瓏與商團合法合併之外,在生活上就只有寂寞跟不安,我想你應該不會否認這一件事情吧?」

康月笙哼了一聲撇開頭,而另一個坐在邊緣的女子看了陸羽一眼,眼中就流出一串淚水,連忙雙手抹去,低著頭不敢抬起。

流淚女子的樣子讓陸羽一陣氣弱,雖然事情不是他做的,可是現在的確要算在他身上,「我不否認。」

女子很滿意陸羽的回答,「坦白說,今天我們都很奇怪你為什麼會被授與黃金徽章,但是由葉小姐的銀色徽章,我們聯想到或許與昨天有關……不過這並不重要,無論是在我們本身或者忠誠會成員的立場,我們都無權質問你過程。然而現在你有力量了,是不是該給我們這幾個虛度青春的女子補償?我們的要求不多,只要撤銷離婚申請就夠了,現在的我們需要忠誠會的資格,尤其是除了會長以外,唯一一個黃金顧問家屬的資格。」

陸羽這才注意到與他說話的女子身上別著銀色別針,而康月笙與另一個自己過去的妻子都是銅質別針,「原來是這樣……不過妳不說,我還真不敢相信妳們會是我妻子,我都已經是個中年怪叔叔了,妳們一個個卻美的跟花一樣。可以,如果是名義上的保留,那我無所謂,但是……」

陸羽看向身邊的葉樹茵,他還想過在今天之後,給葉樹茵一個名份的,反正三個都是空著,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

「我想葉小姐有她的選擇。」女子優雅地看著葉樹茵,在葉樹茵微笑說話之前,先一步說道:「葉小姐應該不用我提醒早上葉小姐的去處吧?」

葉樹茵臉色急變,站起身恨聲說道:「算妳狠!我不會忘記妳的!」跟著起身匆忙推開房門離去。

「怎麼回事?」陸羽對葉樹茵的反應感到一頭霧水。

「沒什麼,葉小姐早上在離開你的包子店之後前往另一個地方與人單獨在一間臥室裡待了一個多小時,只是葉小姐可能沒告訴你而已。」女子對葉樹茵的話似乎無動於衷,仍保持著相當的優雅。

「她早上去哪了?」陸羽直覺以為葉樹茵是回到葉家更換衣物,不過葉樹茵的反應並不像是這麼單純。

「將城西區龍頭葉丘億的私人別墅。」

「呵呵。」陸羽乾笑兩聲,雖然對葉樹茵談不上有多少感情,不過還是有著不快的感覺,「好了,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了。這下我兩個服務生都沒了,今天要是徵不到人,我就不用開業了。」

似乎看到了陸羽眼中的落寞,也或許有別的原因,女子阻止陸羽起身,說道:「別急著回去,你也連續工作一段時間了,不如趁這時休息幾天吧!順便陪陪玲瓏,她從小就夢想著可以跟你還有我們一起吃晚飯呢!只是別說你了,我們能夠陪她的時間也不多,好不好趁今天滿足玲瓏這個小小夢想呢?」

「妳真會說服人,能跟三位共進晚餐是再好不過了。嗯,換個口味也好,我跟玲瓏都連續吃一個多月的包子了。」陸羽還是起身,不過不是走向門口,而是走向玲瓏所在的房間,喊道:「別偷聽了,快出來吧!」

看女兒撲入「丈夫」懷裡,女子對丁律師示意,後者會意起身,準備離開,前往法院處理四人的婚姻問題。

陸羽抱著段玲瓏,悄聲問道:「幫個忙,妳三位老媽叫啥名字?」

「啊?一頓包子以外的大餐!?

「行!」

「皇月簫、康月笙、施月築。」

「都是樂器?這個好記!」

段玲瓏將頭埋入父親胸前,輕輕的啜泣,滿足地說道:「真好,我終於敲詐我爸爸了。」

陸羽只能溫柔的拍著她的背,安撫這個失去父愛已久的女孩。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6.11.13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