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第一章 四女心結
第二章 血皇絕招
第三章 難得平靜
第四章 北陽戰事
第五章 意外連心
第六章 魔影皇現
第七章 魔皇陷阱
第八章 終究入魔
第五集 
第六集 
第七集 
第八集 
第九集 
第十集 
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末世血皇
作 者
凌雲雪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連載中
最後更新時間
2007.02.22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未定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534
累積人氣
2582371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22409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2 / 283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4.04.16
全集閱讀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頁 | 下一頁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二章 血皇絕招
已經不知砍了多少人,陸羽的表情也逐漸瘋狂。當他正要砍下一個在聚力發精神球的老病患時,突然一陣精神衝擊,讓他眼前一黑,人也被老人的精神球擊飛出去,長劍雖然沒砍斷老人的身子,可也活不了了。

陸羽感覺的到穿山甲被打回他的神識中,重傷的胖仔連帶影響陸羽的精神狀況,陸羽這時才發現在他身前剩餘的上百病患前,站著曾被他重創的李東寧。

「陸將軍真是好樣的,我帶來千多個人,才一下工夫,居然剩這麼一點啊?」李東寧身上沒半點精神病患的樣子,筆挺的西裝,在一大群衣衫襤褸的病人前極不搭調:「都給我上!」

陸羽忙運起「血皇霸氣訣」,紅色氣勁登時佈滿陸羽週身,滴血的長劍也泛著紅光,更顯詭異莫名。

精神受創讓陸羽眼前開始昏黑,猜得到自己處於昏迷邊緣,陸羽只得咬牙,施展他從未試過的禁招。

「血焰滔天!」陸羽一聲大喝,週身紅光更盛,長嘯聲跟著發出,人也消失。

撲空的病患們隨即被無形劍氣絞成粉碎,血肉細末甚至化成黑煙揮發,而往陸羽原本所在空地撲去的病患也跟著淪落同樣的下場,一瞬之間百多個病患無一不化為黑煙。

只有李東寧強聚大量精神力幻成一面大盾,堪堪頂著陸羽停下身形的長劍。

陸羽因胖仔被傷,精神力大失下,只好使出血皇霸氣訣中的三招救命絕招,但是這三招絕招都會傷害使用者的元氣,大量縮短使用者的壽命,強鼓絕招時間越久,必須付出的代價就越大。

陸羽把體內所有真氣力量跟殘餘的精神力量同時加諸在手上的長劍,雖然李東寧精神力量的強大不在陸羽之下,但是第五層的血皇霸氣訣加上陸羽剩餘的精神力再合併絕招「血焰滔天」同時施為,威力絕強。

盾破,李東寧只來的及發出一聲怪叫,跟著往後就逃。

陸羽撐不住身子,跪了下來,眼前是李東寧留下的,連著西裝袖子的右手手臂。

城牆上的守軍不斷對著遠處正在逃竄的精神病患射擊,陸翼城在一個上午的時間,安然渡過了破城危機。

「準備水,幫我洗甲。」陸羽用長劍撐著身體往城牆走,邊跟通訊儀說,他可管不到接誰的頻道了。

踩著蹣跚的步伐,終於到了城門口,陸羽跟著軟倒在地,但仍堅持神智清醒,不讓鎧甲收回神識。當他剛倒下,大量的清水直接往他身上潑灑,是隨他之後來的五個女孩命人備好的。

陸羽笑了下,任由一堆毛刷跟大量的清水不斷清洗自己。

直到聽見羅娜說「好了」,陸羽才放鬆閉上眼睛,身上翼的鎧甲也消失在眾人驚呼聲中。


各大城中午時間的新聞媒體幾乎全數都在播放由陸翼城傳回來的畫面。

各大媒體在各城中都有派駐記者,而早先就有記者在城牆建好的時候就依照原公國的方式申請,並安裝好攝影監視器材。因此陸翼城官方雖沒有對這件事情做任何發表,但經由各媒體的直接報導,更說明事情的真實性。

雖然拍攝下來的畫面相當血腥可怕,但是對象是瘋狂的精神病患,各城市的人們沒有人質疑陸羽的處理方式,只有疑問──陸翼城是不是比較安全?

在陸翼城辦公廳負責入城居住申請的單位,接到數以萬計的申請信函,可也不知如何處理,能決定的人都在醫院裡。

陸翼城城立醫院急診室外,剛花一早上詳細檢查陸羽身體的副院長對他面前的一群人說明結果:「將軍的身體目前來說是比較虛弱而已,不過精神狀態似乎不太穩定,我們還必須觀察。」

陸羽的身份讓整個醫院一早就緊急動員,各科精英都集合在急診室內,一再的檢查,確定結果後才讓副院長出來跟陸翼城的重要人物們報告。

「不過我們還是建議,別吵到病人。」副院長可沒膽阻止這些掌握陸翼城的權貴。

特別病房非常寬敞,即使四家夫婦、四女和凌雪雁一起進入也不顯擁擠。一群人都一聲不吭的圍在病床邊,看著身上貼滿探測儀器的陸羽。只有雪雁顫著玉手,輕輕把陸羽亂了的頭髮撥好。

羅娜這才注意到,雪雁跟她們四人的不同。

是因為相公以前再三安全回來的關係嗎?所以自己跟妹妹們雖然關心,可是卻不會害怕。但是,應該也知道相公以前事情的雪雁卻仍然擔心?顫抖的手不正表示她心裡的不安嗎?

以前有過類似感覺的羅娜輕易記起那種極度擔憂的感覺,再細看雪雁,雪雁盯著陸羽的雙眼早已盈滿淚水。

「我們出去,讓相公好好休息。」羅娜輕輕的說:「雁兒留下來照顧相公,好嗎?」

雪雁連連點頭。

「妳們待著,有事的話再跟我們聯絡,我們先回去處理城裡的事。」羅同裕對幾個年輕人之間的事有些奇怪,但是知道他們會自己處理,說完就跟著妻子與幾個好友一同離開。

「大姊,妳怎不讓我們留下來陪相公啊?」靈珊奇怪的問道:「昨天大姊不是才說要盡量陪相公的嗎?怎麼現在反而單單留下雁兒?」

羅娜逐個地看三個妹子,確定真的不像雪雁般傷心,才緩緩的說:「我剛剛才發現的,我們包括雁兒五個,只有雁兒對相公目前的情形會擔心害怕。對我們來說,相公一定不會有事,所以我們也不擔心。可是雁兒也知道相公不會有事,她卻已經快哭出來了。」羅娜嘆口氣,搞不懂怎麼連自己都這樣了。

三女往牆上的玻璃看,房內的雁兒正在擦拭淚水。

「我們都該好好想想,是不是把相公的付出看得太理所當然,以為相公為我們做什麼都是應該的,半點都沒想到相公的感覺和付出的代價。相公也是人,他不說是怕我們擔心,可是並不表示我們就能像現在忽視他的想法,連續殺千多個人,感覺一定很不好,再加上相公說的,能力不弱於他的李東寧。剛剛相公回到城門的時候,連站著的力氣都沒了,我們卻都還不會擔心……」羅娜邊說,眼淚也邊流下,可是她氣自己,氣自己跟妹妹們一樣看陸羽。

伸手抹了下眼淚,羅娜接著說道:「我不知道妳們怎麼想,可是說真的,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他。」

「我好想進去抱著相公哭……」楓情說完,忍不住趴在一旁的華欣肩上放聲大哭。

病房走廊上,四女都落淚著。


知道陸羽只是精神方面的關係,需要休息比較長的時間後,五個女孩把陸羽送回了陸宅。

同一時間,承受過精神病患攻擊的城牆也在李雲祥的指揮下建設更多的防護裝置。精神病患的攻擊力讓他嚇一跳,他之前還以為陸羽說的比較誇張,沒想到是他低估精神病患的能耐。

陸羽昏睡的三天來,五個女孩隨時都保持有兩個在陸羽身邊。剛和靈珊換下雪雁跟楓情的羅娜拿起濕毛巾,幫陸羽擦拭臉龐和上身。

擦完後,羅娜看著陸羽胸口奇異的紅水晶,裡面有幾條正在流通的血管。

正在感嘆血晶玄妙,羅娜訝然發覺血晶多了一條裂縫,雖然細,但是整個穿過水晶的裂縫。如果不是坎在陸羽身上,可能已經碎開了。

什麼時候相公的血晶裂了?羅娜這時心裡真的不安。

「珊兒,妳看著相公,我去找雁兒一下。」


「雁兒,妳知道相公的血晶裂了的事嗎?」羅娜找到正在整理陸羽衣物的雪雁忙問。

雪雁只是點頭。

羅娜接著問說;「什麼時候裂的?是在城門作戰前嗎?」

「不是,雁兒在醫院時才看到,之前沒有裂開。」雪雁輕聲的回答。

這件事讓她這幾天都很難過,她知道陸羽胸口的水晶非常重要,也因此猜得到陸羽這次對敵,雖然表面上很輕鬆,可是卻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雪雁依然用輕輕的聲音說:「要不是幾位姊姊的家人都在這,雁兒真想把相公帶到沒有人的地方。雁兒實在不敢想像相公還要跟人打。」驀然,雪雁停下手上的動作,轉頭問羅娜道:「大姊可以跟雁兒說,萬一相公血晶整個裂掉會怎樣嗎?」

羅娜苦笑搖頭。

此時,陸羽房裡突然傳來靈珊的聲音:「相公醒了!」


在羅娜轉身找雪雁的時候,陸羽就醒了,只是沒睜開眼睛而已。因為他感覺到體內的不同。

精神力量受損許多,這是陸羽有心理準備的,不過他並不擔心,因為一來胖仔在對敵方面的用處不大,二來是曾有過的精神力量要修練回來並不會太難。

真正讓陸羽擔心的,是體內血皇真氣的狀況。一直以來都自行運轉的真氣在強使血焰滔天之後,陷入前所未有的衰竭,雖然真氣運行不至於停頓,速度跟真氣的流量卻大減,要恢復原本的強度,可要花上許多時間。

如果只是時間,陸羽還並不在意,問題在於一種力竭的感覺,彷彿身體細胞老化許多似的。

這就是血皇絕招的代價嗎?

張開眼的陸羽靜靜看著在一旁看書的靈珊,心裡想:如果沒打退李東寧,珊兒跟其他的女孩……怎麼說都還划算呢!

陸羽不禁笑了笑,輕輕的笑聲讓靈珊驚覺陸羽醒了。


「沒問題了!」三天來都住在陸宅客房的醫生簡單的檢查了一下陸羽的情形:「陸將軍還有哪邊覺得不適嗎?」

「有……」陸羽賊賊的一笑,說道:「我看你在我家,覺得非常『不適』。」

「呵呵,那我先告退了,有問題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醫生不在意陸羽的玩笑,笑著跟眾人交代。


跟著靈珊和羅娜,陸羽來到餐廳。雪雁正陸續端上剛熱好的食物,而楓情和華欣守陸羽一夜,還在休息著。

「後來還有其他的病患嗎?」陸羽想起他倒在城門,問著後續的事情。

「病患沒有,不過要加入我們城裡的多好多。」羅娜邊說邊跟靈珊餵陸羽吃東西:「雁兒跟我決定了,暫時都不讓相公應付病患,反正李叔叔會盡量加強城防,相公就別擔心了。」

陸羽聽羅娜說,不由得看雪雁,只見雪雁點頭。

「要應付怕也不行。」陸羽嚥下嘴裡的食物才說:「這次付出的代價不小,短時間內我都得好好休息,不然真的會出事。」

「相公知道就好,李叔叔已經在研究精神武器了,這幾天應該就能做出來,相公就安心吧!」羅娜說。

「對啊!交給我爸爸!相公乖乖養傷。」靈珊開心的說道。她知道接下來可以有很多時間陪在陸羽身邊了。雖然現在相處的情況還是差不多,但是總好過沒機會改變吧!而且她相信陸羽不會真的放棄她們的。

讓陸羽跟雪雁、華欣睡在陸羽房間的大床後,羅娜跟靈珊靜靜看著睡著的三人,楓情則往辦公廳處理一些事情。誰讓楓情的父親兼管居民遷入的事?做女兒的當然得幫父親忙了。

陸羽身邊兩女都面對著陸羽睡,分別枕在陸羽雙臂上,房裡是一片寧靜。

過了一會兒,先是靈珊受不住睡意,跟著羅娜也輕輕爬上陸羽的大床,當初她們就打算過,所以陸羽的床足足可以讓六七人同睡還不至擁擠。

陸羽因為精神力大失的關係,醒過沒多久就會疲憊,而稍睡片刻之後就會醒來,兩女躺上床不久,也都睡沉了,陸羽卻張開眼睛。

陸羽醒來第一個看到的,是華欣柔柔的臉龐。她睡著時一向都這樣,陸羽看著她微開的小口,頗覺有趣地笑了笑。

轉頭看,是絕美,極具東方味道的雁兒,讓他打心裡疼惜的雁兒。看她睡沉的樣子,陸羽猜得到這幾天她有多累。

越過雁兒身後,陸羽見到羅娜跟靈珊。這段時間好像跟珊兒她們比較疏離了。

陸羽記起那天晚上四女奇怪的態度,甚至隱隱對雁兒不滿,還有之後楓情睡不著,照以前一樣跑來窩在自己身邊,神情卻有些不安,好像擔心什麼似的。

陸羽這才發現,在雁兒陪他的這些日子裡,幾個女孩的難過。

如果要跟她們分開,現在應該是個機會,可是自己帶著雁兒走的話,這麼大的陸翼城能保的住她們嗎?

還有那個李東寧……可是如果不走,自己忍心讓幾個女孩一直面臨這樣的折磨嗎?由自己帶來的折磨。

陸羽在熟睡的雪雁額邊輕輕吻了一下,跟著閉起眼睛,回到睡夢中。


幾天來陸羽一直睡睡醒醒的,這是他第一次精神力大失,經過醫院的測定,剛出醫院的陸羽精神力值約莫在一萬四千五百上下。

不過因為醫生保證,過一段正常的「休眠期」之後,會恢復比較高的精神力量,才讓眾人都安心下來。

因為陸羽醒的時間很不穩,抓到一次陸羽偷溜去陽台看星星,結果睡在陽台之後,五個女孩決議分兩組,隨時可以有人睡在陸羽身邊,有人幫醒來的他準備吃的。因為都能在陸羽身邊,大家都開心的接受。


這時剛醒的陸羽被羅娜跟雪雁一左一右挽著,走在傍晚的廣場上。

這是羅娜的意思,陸羽一直躺在床上睡了好幾天,精神已經比較好了,當然該出來透透氣。而家裡的三個妹妹正在準備晚餐。

雖然陸羽穿睡衣有些奇怪,但見到是前些日子擊退精神病患集團的公國將軍,路人們也只是點頭打招呼,甚至避開三個人的附近,讓三人擁有寧靜的空間。

「妳們最近幾天都在我旁邊,辦公廳裡的事能處理嗎?」陸羽有些奇怪,以前連著幾個月沒看四女休息過幾天,怎麼這回足足一個星期有了,只有楓情偶爾會到辦公廳,也只是幾個小時就回來了。

「不行也不理它了,我們都想能多陪陪相公啊!」羅娜笑著說道:「其實還好,爸爸他們安排人接手我們的工作了。再說,女孩子本來就不適合在那種環境,壓力太大會老的很快。你沒看跟我們比起來,雁兒妹妹漂亮多了嗎?」

「姊姊說笑了,雁兒怎跟姊姊比。」說是這樣說,雪雁臉還是略紅,因為她身旁的陸羽正左看右看的比較著,而羅娜則是一副「看啊!隨你高興!」的樣子。

好一會兒,雪雁還忐忑在等陸羽的回答,陸羽卻收攏了雙臂,在兩女粉嫩的臉頰各咬了一口,而後居然……跑了?

「吼!」羅娜捂著輕痛的臉頰,陸羽正跑往一旁賣燒烤的小販:「妳家相公就是這樣,別理他,他身上沒帶錢,等下就回來了。」

說罷,羅娜轉頭挽起雪雁的手,看著面前的水花。

看雪雁一副想去付帳的樣子,羅娜輕輕笑著,揶揄著說:「雁兒真疼相公耶!」

雪雁這下可答不出來了,突然陸羽的雙臂從兩人身後伸出來,手上還有好幾袋燒烤:「嘿嘿,老闆不收我錢,免費相送!」

黃昏廣場水池邊,一左一右兩個極美的女孩餵一個穿著睡衣的高大男子,畫面雖然有些奇怪,卻仍賞心悅目。


飯後,六個人都在廳裡看電視節目,猜測得到四女的不安,陸羽伸手拉過靈珊,讓她像過往一樣躺在自己身上。

驚覺陸羽的舉動,六個人的廳裡竟只剩節目跟雪雁不斷取來水果,招呼四個姊姊跟相公食用的對話。而陸羽是唯一專心看新聞報導的人,其他四女心裡都紛亂著。

相公他……羅娜訝異的看著躺在陸羽胸口的靈珊,靈珊不像以往般聒噪活潑,只是安靜地待著,該也是被嚇一跳吧!

羅娜心裡逐漸開心,她知道陸羽慢慢在接受她們。

其實陸羽並沒有強烈與四女分開的意思,只是因為相處時間減少,而產生疏遠。當他跟四個女孩一起看電視,靈珊沒爬到他身上賴著,才讓他覺得有些奇怪。

「目前北陽城、寧通城正遭受病患攻擊,預計數天之內可以擊退。北陽城主呼籲各城加強防護措施,以免增加精神病患數量,造成大家的威脅。」原本數量大減的病患因為前些日子突破一個百萬人口城市的防守,數量大增。

「下一則報導,原公國官方發訊,要求各城回歸公國統治,目前預計……」

「娜兒,公國那邊沒找上我們嗎?我是說回歸官方統治的事。」陸羽看羅娜一臉茫然,知道她沒在看新聞,笑著解釋。而陸羽右手正抱著懷裡的靈珊,嘴邊正接過華欣遞的水果。

「喔!之前有,後來相公的報導發佈後,公國就沒跟我們發過信函了。」羅娜每天都會跟父親通話,掌握局勢發展。

「嗯……」陸羽想不通公國對他存在所抱持的態度,不過目前自己最重要的,應該儘快恢復大失的功力,才不致又遭暗算,而沒有自保的力量。

「相公在擔心公國那邊嗎?」羅娜猜著,眼裡看到靈珊雙手緊緊抱著陸羽的手臂,眼睛泛起淚光,心裡不禁一陣感慨──這傻妹妹……

「多少都有。不是說我們有研究精神武器嗎?我想公國應該也會製造,說不定已經做好了。而我這次血皇真氣大傷,不知道能不能應付。」陸羽搖搖頭,下巴在靈珊頭頂蹭了蹭。

羅娜沒問陸羽血晶的事,看看雪雁,雪雁也會意的搖頭,表示她沒問。

羅娜暗忖:以雪雁的個性是不會主動問相公,那相公知道血晶裂開的事嗎?是應該要跟相公說,看能不能補救。


「幾天之內絕對不要進來,都明白嗎?」陸羽盯著眼前五對透著不捨的美目:「我說真的,我要重修霸氣訣,不能讓人打擾。還是我去找個地方躲起來?」

「不要!楓情聽話就是了。」楓情剛知道陸羽並沒有要離開她們的意思,正想好好賴著他而已,誰知道陸羽一早就說要一個人在房間裡,重新修練功夫。

「在我重修的時間內,如果被打擾,很有可能真氣逆流,當場死掉,再也回不來喔!」陸羽說完,滿意地看著每張臉上的驚恐:「所以記得,只能等我出來,千萬不能來叫我。」

「相公放心,娜兒會看著妹妹們的。」

羅娜把血晶的事告訴陸羽之後,陸羽就決定要提早重修霸氣訣,因為沒有霸氣訣真氣護住體內氣脈的話,單修練精神力量是非常危險的。

關上門後好一會兒,陸羽平定了呼吸和思緒,才打坐入定。

血皇霸氣訣的初章,主要在培植體內的真氣,對陸羽而言,目前初章比之後任一章對他都重要的多。

隨著他的修練,緩慢移動運轉的真氣逐漸的增加速度。


不知道運行了幾個周天,陸羽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只是專心役使體內真氣朝著既定的方向流,卻不知道樓下五個女孩在監視器前已經看了四天了。

這是為了陸羽昏睡的時候,在餐廳準備食物的人也能知道陸羽狀況而裝設的。羅娜也因為想到有這監視器在,才有把握讓妹妹們不去打擾陸羽。

「相公不會餓嗎?」說話的是雪雁,她從不知道陸羽練功的細節,只覺得四天來都沒吃東西的陸羽一定很餓才對。

羅娜這時才知道雪雁在餐桌上準備餐盤的用意:「呆妹妹,可千萬不能送東西給相公喔!記得相公說的嗎?吵到他是很危險的,我們就慢慢等相公出來,好嗎?」

羅娜輕執雪雁的手,回身看監視器。

這時陸羽體內的真氣蓄存已經到了一個程度,真氣自行運轉入第二層的心法,由陸羽週身穴位透出紅色的氣體,形成一條暗紅色的光帶,凌空漂浮在陸羽週身,並緩慢繞著陸羽旋轉,陸羽的身體也轉為血紅色。

受到樓上陸羽血皇氣的流動,四女同時覺得自己體內真氣自行運轉的速度跟著增加,但是並沒產生任何不適的感覺。

「姊姊們會嗎?楓情身體裡的血皇真氣自己在跑耶!還好快!」楓情驚訝地說。

「我也是,因為樓上相公在練功的關係嗎?」靈珊看著螢幕,覺得身體內的真氣運轉似乎跟圍繞陸羽身邊的血紅光帶有關:「比平常練功速度還快好多!」

靈珊甚至明顯感覺到真氣緩慢增加,比她自己習練時要快上許多。

卻不知道這是因為四女正巧在陸羽身邊不遠,血皇勁運行中聚合往陸羽身上的地氣也跟著流通過四女身體,造成四女體內血皇勁的感應,自行運轉。

也正因為四女不知,否則若同時加上自身意識習練血皇霸氣訣,效果更大。

陸羽房間內由光帶消失,陸羽進入第三層血皇訣後開始,整間房間被紅色霧氣籠罩,在監視器前的五個女孩也只能依稀見到陸羽的身形,時間已經是第六天了。

收回釋放的勁氣,陸羽體內真氣充盈到了極至,他甚至覺得比受創前更高,也順水推舟的,進入能修習的第五層。

一改之前的異狀,監視器只見到陸羽靜靜的坐著,一動都不動。

「相公不會有事吧?」靈珊問著一旁的雪雁。

除了雪雁外,幾個姊妹都休息了,而雪雁幾乎都只有倦極才在桌上稍微睡一下,整天也幾乎都在監視器前。

這樣的關注讓四個女孩對她大為改觀,尤其在雪雁明顯消瘦之後。四個女孩也都分別勸過她,雪雁卻只是婉拒姊姊們的好意,一樣堅持守在監視器前。

「雁兒也不知道,都十三天了,大姊說相公不會有事……」說是這樣說,雪雁卻很擔心,因為她已經明顯看的出陸羽的身形已經瘦些了。

突然,畫面上的陸羽起身了,一陣長嘯跟著由樓上傳來,聲音響亮到窗子都共鳴震動著。

長嘯聲一斷,畫面上的陸羽竟然在兩女眼中消失。

「吃的!快!」陸羽隨即出現在兩女身後的餐桌旁,餓壞地吞著雪雁自己下午煮的,只吃了幾小口的粥。

「大姊!欣兒!楓情!快下來幫忙,相公出來了!」靈珊一邊喊,一邊跟雪雁匆忙的準備起食物。

隨著微波食品到五個女孩手忙腳亂燒的菜餚,陸羽來者不拒,也幾乎管不了熱度,盡可能往肚子裡填。他醒轉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前所未有的餓,偏偏他又是個極度受不了餓的人。

雪雁勉強地咬下手中雞腿上的一小塊,她從來不知道雞腿會這麼難以吞嚥,可是眼前陸羽生氣的樣子又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跟妳說過吧!唉……」靈珊坐到陸羽身邊:「相公別生氣了,雁兒只是擔心你而已。一次吃太多東西,會把雁兒的身體搞壞的!」

「妳啊!」陸羽拉過放下雞腿,低著頭的雪雁到他腿上坐著:「我不是說不會有事嗎?怎就不聽姊姊的話吃東西呢?」

「雁兒吃不下……雁兒會擔心相公啊……」雪雁小小聲地說,雖然知道陸羽心疼她,可是她怕透了陸羽生氣的表情。

「真是的。娜兒,我帶雁兒去晃晃,等下就回來。」陸羽直接抱起雪雁說。

「嗯。別出去太遠喔!附近可能還有病患躲著。」羅娜笑笑的點頭。


抱著懷裡的雪雁,陸羽坐在城市中最高的一座鐘塔上,鐘塔附近已經被開墾作為農田,鐘塔則是因為歷史意義而保留下來。

自從能自在飛行後,陸羽就喜歡在夜空中於高處吹風的感覺。

「相公還生雁兒的氣嗎?」雪雁穩穩的整個在陸羽懷裡,雖然旁邊幾步就是鐘塔邊,由下方小小的房子,可以猜到他們在的地方有多高,但是她一點都不害怕,她只擔心陸羽還在生氣。

「氣啊!雁兒不知道相公會心疼妳嗎?」陸羽低頭看著月光下的雪雁:「答應我,不管我發生什麼事,都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雪雁點頭,把臉埋進陸羽胸口:「雁兒聽話,相公別生雁兒氣了……」

「嗯。這樣吹風的感覺真好,還有一隻無尾熊抱著,真是暖和。」陸羽打趣笑著說。

總算將血皇真氣修練回來了,雖然身體感覺仍然有些用了絕招的後遺症,可是目前這樣應該就是最好的了。陸羽抱著雪雁在鐘塔上吹著風想著。

「相公,下面。」雪雁看到塔下有不少警備隊員正在包圍鐘塔,忙跟陸羽說。

「真是的……」陸羽調撥通訊儀接到李慶耀:「我陸羽,鐘塔上是我跟雁兒,還有事嗎?」

「沒有,抱歉打擾聖主,慶耀馬上帶人離開。」

陸羽滿意的看警備隊整齊的離開,倒是幾乎都忘記自己收的徒弟了,明天得看看他練的怎樣,還有紅蘿,陸氏城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慶耀,我去陸氏城一趟,你跟人打點一下。還有,明天安排一下時間跟娜兒說,我在陸宅等你。」陸羽對著仍連接李慶耀的通訊儀說道。

「是,慶耀馬上讓人撤下防護,聖主離開後會立刻啟動,還請聖主由城門回來,夜裡城裡是不能撤下防護罩的。」

「我知道了。」陸羽邊說,邊抱著雪雁離開鐘塔,往陸氏城的方向飛。


雖然大多數人都轉到陸翼城去了,可是在陸氏城仍有近千的民眾,原先的警衛隊也留了一部分下來。晚餐後的城門外廣場,依舊聚滿聊天的民眾。

跟警衛隊表明身份後,陸羽跟雪雁還沒到城門,許久不見的紅蘿已經衝出城門了。卻在不知想到什麼後,放慢速度,臉上也由極興奮轉為穩重。

「紅蘿見過聖主。」

陸羽伸手拉起她,不讓紅蘿行完古禮:「我來看看妳練功的情形,都順利嗎?」

「讓聖主掛心了,紅蘿一切順利。」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加入我的書庫   |   加入書籤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全集閱讀   上一頁 | 下一頁 | 末世血皇資料大全
更新時間:2004.04.16

個人化商品(用心愛的相片或自選圖片來製作)

CD盒

T恤

T恤吊飾

名片夾

抱枕

拼圖

原子筆

馬克杯

胸章

桌曆

掛軸海報

萬用手冊

滑鼠墊

隨手杯(個人、封面)

隨身化妝鏡

機動風暴畫冊

鑰匙圈
   
公告事項

※ 購物頻道已經啟用歐付寶公司信用卡安全刷卡機制!

▲ 大陸讀者購買實體書或方舟幣方式(新增支付寶付款與QQ客服)▼

◎ 博客來網購 港澳超商可取貨 ◎

※ 電子書只有線上閱讀版,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博客來、pc home、金石堂都可以購買哦~★★

●「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請全體作者注意,並請踴躍檢舉作品內容違反網路分級法規之著作!)

▲ 精美桌布也可至<資料大全>中的<下載區>下載哦!!▼


本站所報導之產品、畫面及商標、版權分屬各產品公司所有,
其餘圖文版權為本站所有,非經書面同意不得轉載節錄。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